創作內容

1 GP

[達人專欄] 【小說】將軍王妃養成計畫 (255)

作者:小褎│2020-02-18 11:00:55│贊助:2│人氣:44
第兩百五十五章 山雨欲來

  馮梓容也沒說什麼,只是與靖王一道離去,而盛王竟是罕見地沒跟上來。

  馮梓容心底有了計較、卻也沒想多問,只是站在馬車邊透著燈火看著靖王倒映著自己面孔的雙眸道:「我曉得盛王來這裡必定是有要緊事,你便去忙、別惦念著我。」

  靖王沉默了一晌兒,道:「對不住。」

  「哪有什麼對不住的?」馮梓容笑了笑,道:「你不是想要許我一片無憂天下嗎?我亦是如此,所以在我們一塊兒努力的過程中總會有不少這樣的狀況,我只想說……」

  馮梓容忽地想起她從內院再度走出來時,看見靖王與盛王的神色,靖王就像是陷入了難得的困境,而盛王則是無奈中藏著哀戚,心裡頭便也曉得了或許他們兩人談論的事情是與萬家有關。

  而若這事真與萬家有關、卻又讓向來只安安分分地管著皇帝指派工作的盛王特地來找靖王商談,那麼會不會是得瞞著皇帝的事?

  順著這個思路走下去,便又讓她想起了衛乙岫所言、想早早替皇帝與靖王挑出心中的那根刺的想法,若是如此、靖王若應允了這樣的差事,會不會往後給皇帝曉得了、便是完全失去了皇帝的信任?

  想到了這裡,馮梓容驀地心中一凜。

  雖然常言道公私分明、公私分明,但他曉得天底下的人鮮有人能真正做到秉公無私。

  如若靖王插手那得隱瞞著皇帝的事、事後縱是皇帝曉得靖王是為了整的大燁乃至為了他那位做父親的好、心裡頭終究會植下疙瘩,而那疙瘩往後便可能成為磕絆靖王的檻兒……

  不行。

  她絕不允許──絕不允許靖王受到半點兒傷害。

  靖王見她突然陷入了沉思、便連那雙明亮而透徹的雙眼也忽地化為一池看不見底的深潭。他由著她思索了好一會兒,這才放輕了聲音問道:「想說什麼?」

  馮梓容無奈地笑了笑,道:「我答應你不管的,我又怎麼說起?」

  靖王的心中隱隱一動:「妳是說盛王的事?」他曉得馮梓容知道盛王的母族是萬家,而最近他與馮梓容提及「不管」的事情便是萬家,因此或許聰明如她、已然猜到了些端倪。

  馮梓容斂起眼,避開了靖王的視線:「我擔心你。」

  「我尚懂得自保。」

  馮梓容搖搖頭,道:「我信你會自保,但是有時候……有時候,我覺得你傻。」

  靖王一愣,沒想到「傻」這樣的字會被人套到自己頭上,尤其又是被自己的未婚妻套到頭上。

  馮梓容牽了牽嘴角,沒顯露出多大的笑意:「你跟我一樣,都是會為了自己重視的人豁出一切的傻子。當年你為了救我繞了好大的佈局、這才讓陛下同意對朝廷原有的佈防更動,那已經讓你的名譽還有知情者對你的印象給改了幾筆。」

  「妳在擔心這個?」

  馮梓容沒直接回答靖王的話,又道:「你曉得嗎?世上恐怕沒有人能夠完全秉公無私,就算明白了一項道理,若是那樣的道理難以下嚥、也會留下疙瘩。」且不說讓人勉強能夠接受的道理會留下疙瘩吧!只要是任何促使自己改觀的事物,終究可能成為日後的檻兒。

  靖王不是笨蛋,待到馮梓容說到了這裡、也就明白了她的意思:「妳猜到些什麼?」

  「我不想猜。」馮梓容牽了牽嘴角,道:「我答應過你不管的、所以我不會再繼續深想,就是擔心你。」

  「我自有分寸。」

  馮梓容點點頭,又低下頭來低聲道:「都是家裡頭的人,沒有什麼事情是不能說開的,有時候只是需要點時間、需要點陪伴。」

  靖王明白了馮梓容的意思,便是伸手擡起她的下巴道:「妳希望我把事情告訴父皇?」

  「你有你的考量。」馮梓容不得不看向靖王的眼睛,道:「你知道你比我聰明、考慮的事情比我多,我只是很自私……不想要你受到任何一丁點兒的傷害或者另眼看待。」

  靖王將馮梓容眼底對他毫無保留的關懷看在眼裡,而後牽起嘴角道:「妳說得有理。」

  「你會依照自己的判斷做出最好的決定。」馮梓容丟了這麼句話,又道:「總而言之,無論你選擇怎麼做、我就怎麼跟你跑,除了你不要我以外、你做什麼我都永遠幫著你。」

  靖王沉默了好一晌兒,這才說道:「宮裡頭上鑰了,明日我會往宮中一趟,若妳還要來便來、若是想待在馮府便待著好生歇息。」

  馮梓容點點頭,又道:「可會對你造成什麼影響?」

  「盛王要給我的材料我還沒看,如此便不能論及有什麼影響。」

  馮梓容抿了抿嘴,沒再說些什麼,而靖王看著她也沒有什麼話要說了,便是在她額頭上落下一吻,道:「別想多了,早些回去歇息。」

  馮梓容點點頭,溫順乖巧地坐上了車。

  靖王府的馬車在夜色下緩緩地駛回馮府。不曉得是想多了或者有其他因素,馮梓容只覺得自己被一雙雙眼睛盯著。

  是啊!自己已經及笄了、宮中也公告了婚期,所以若是真有心針對靖王的人,是不是也開始蠢蠢欲動了呢?

  她明白自己在外人眼中就是個好拿捏的軟柿子,一個恐怕早不是清清白白的小姑娘、在消失於社交舞臺後獲得了帝后一力包庇,事後再度出現時便是有了個「祕密辦差」的由頭與靖王的賜婚。

  說實在話,就算她的腦袋長在膝蓋、都不會被這樣拙劣的謊言騙過!

  只是這樣的謊言皇帝亦願意配合演出,那樣的箇中涵義便十分明顯……

  除卻避免有心人將其養成日後自己──或者說養成靖王的致命傷,不如率先把這簍子給捅破、以一紙詔書大張旗鼓地宣揚,並且開始光明正大地將馮家再次推到浪尖口上。

  ──皇帝究竟是對這兒子寄予厚望的。

  馮梓容雙手十指交扣,也說不出自己如今是什麼樣的滋味。

  然則她卻曉得如今早是山雨欲來……

  或許直到自己成婚前、還能看到更多的暗潮湧動也說不定。如此,她還真的得繼續努力不懈地學習太叔燿給自己的功課了。

  回到馮府以後,馮梓容這才走沒幾步、便看得馮升美迎上前來道:「小姐,太老爺與幾位夫人都在中堂等您呢!」

  馮梓容一愣,又道:「祖母也在嗎?」

  「太夫人已經歇下了。」

  馮梓容點點頭,道:「我便去。」

  馮梓容在馮升美的引領下來到燈火通明的中堂,一來到便輪流向馮煦、曹衷玉、周幼芍以及曹衷珮等四位長輩問安,接著又在馮煦的指示下於末座坐下。

  魚竹與方純等自是跟幾位女眷長輩們身邊的大丫鬟一道守在門外的,因此中堂裡頭也就五人坐著說話。

  馮梓容坐定以後,倒是不見馮煦說話,而是曹衷玉率先開口道:「容兒,今日白天的事情、妳叔母都與我們說了。」

  馮梓容點點頭、卻沒有答話。她想看看馮煦的神色如何,但卻因為曹衷玉正在跟她說話而沒能將視線移開──中堂的位置與位置之間都隔著張小茶几,人與人之間相隔的距離甚遠,是以她也沒能從餘光中看見馮煦的神情。

  曹衷玉停了一會兒,又看向馮煦道:「公爹,這事……」

  馮煦沉吟了一會兒,道:「丫頭,這事莫要再與其他人說了。」

  馮梓容曉得這事若傳了出去,且不說是否會走漏風聲、打草驚蛇,更會讓馮家上下人心惶惶,因此也點頭應道:「我曉得。」

  馮煦深深地看向馮梓容,那是她印象中未曾接受過的目光:「丫頭,這事妳別管。」

  馮梓容聞言一愣,道:「祖父……」

  周幼芍這時露出了難得在這類事情上頭維護馮梓容的表情:「爹,但是放著這樣的事可好?」

  「別管。」馮煦又是重複了這樣的詞彙,緊接著在一段沉默後才道:「王府那頭至今依然會有大夫過來看看,這樣便好、其餘一切照舊,外頭該請的大夫、該抓的藥抓了放進藥房便是。」

  馮梓容忽地明白了馮煦的意思,這才說道:「祖父,這事我告訴過王爺。」

  馮煦道:「妳定會告訴他的。」

  馮梓容沉默了下來,又等著馮煦說話。

  馮煦好一會兒也沒說什麼,只道:「這事且再讓我考慮幾日。」說著,便逕自站了起來離開廳堂。

  馮梓容一愣,從未見過祖父如此模樣,心裡頭也有了幾分計較升出來。她看著三位女眷長輩的臉一會兒,這才問道:「今日怎麼了?」

  周幼芍道:「妳祖父要我們安安靜靜地、與平常一般過日子。」

  馮梓容道:「我曉得,以免打草驚蛇。」

  曹衷玉看了周幼芍一眼、又看向馮梓容道:「容兒,馮家本就被許多有心人盯著,如今比往常更有過之而無不及……這事畢竟不是一日、兩日的事,妳別把事情往自己肩上扛。」

  馮梓容點點頭、沒有說話。

  她忍不住想起了今日與靖王臨別時說的那番話。馮家人可能遭受藥害一事至少也有十來年、讓馮梓容的平輩手足都無有後嗣,甚至景子珈的孩子與腹中胎兒也都沒能活下,若是因為自己而把馮家推到浪尖口上,那定不會是這麼一齣──

  所以在更早、更早之前就有人窺伺馮家。

  為什麼窺伺馮家?明明馮家不結交、不逢迎,甚至在更早前應當也是……與靖王那頭也沒連絡才是,因此若是幕後元兇在更早更早前就想翦去與自己擁立對象以外的皇嗣羽翼,至少也不會如此下手?

  真要說來,製造些兇案、就好比她此次從坤元府往麗州時遇劫一般,還遠比現在這般更要簡單得多!何必搞一個什麼永絕後嗣這樣的劇碼?不但勞心勞神、而且途中還可能有很多意外因素破壞自己的計畫。

  想到了這裡,馮梓容忍不住問道:「在更早前……祖父可有說什麼?那大夫……確定真有問題?」

  三名妯娌相視一眼,最後由曹衷玉道:「大夫是有問題的,但這些年來每位大夫……包含王府那頭派過來的大夫們所開的方子都是存好的,眼瞧著也沒什麼問題。」

  曹衷珮更道:「這陣子我也看了不少醫書,就算是相生相剋之理也斷然不到那樣的程度。」

  馮梓容看見了曹衷珮眼底裡頭閃爍的意思,又道:「這事祖父都說了莫要再對人提起,但既然王爺那頭我已經先知會過了,那麼等到書太醫往這兒跑一趟時再問問他老人家吧!」

  曹衷玉聽了有些吃驚:「書太醫?」

  馮梓容一愣,接著才低下頭道:「我說得太順了,是書大夫,他老人家從前在宮裡頭當過太醫。」

  她蓄意說溜了嘴的意思便是要三位長輩特別找上書樵陽將這事給理清,雖然她曉得自己這樣的小心思肯定很快就能被揭破,但在馮煦發話不要深究的狀況下,會定期往馮府看診的王府大夫們自然是幾位主持馮家的女眷長輩們唯一探究的對象。

  她暗暗想著自己偷偷地坑了書樵陽那麼一筆、不曉得自己會不會被算帳捱上一頓念叨,但若是能夠多少探得真相,哪怕是自己被書樵陽罵到臭頭、那也是值得。

  曹衷玉沉吟了會兒,又看著兩名妯娌一眼,道:「容兒,這事便如妳祖父所說的一般,我們安安靜靜地過日子,這內宅也只能如此,至於外頭還有妳爹、妳叔父和手足們應付,不需要多煩心。」

  不煩心是不可能的,但曹衷玉也是勉強給個長輩該給的提點。

  「我明白了。」馮梓容停了一會兒,為了加強自己並不會妄動的印象,又道:「但屆時若真有什麼事,能告訴我嗎?」

  曹衷玉這廂將回答問題的權力丟給了周幼芍,而周幼芍接到了眼神後也猶豫了好一會兒,這才說道:「可以。」

  馮梓容鬆了口氣,又看得曹衷玉率先站起來道:「妳今日回來也有些晚了,就快回去漱洗歇下吧!」

  馮梓容也跟著站了起來,蓄意望了周幼芍一眼、捱著她一起走在最後面。周幼芍曉得馮梓容有話要說、也沒多說些什麼,便是帶著她一道回自己的院子。

  馮梓容左右看了看,只覺得怪緊張的,又惹得周幼芍不住催促問道:「怎麼了?不是有話與娘說?平日膽子可大,現在卻不敢說話了?」

  馮梓容看著雲璧在、魚竹與方純也在,心裡想著待會說出的話不曉得會不會捱罵,又是掙扎了好一會兒才道:「娘,我今日……癸水來了。」

  「什麼?怎麼沒聽妳說……」周幼芍驀地住了聲,又道:「在王府?」

  馮梓容百般掙扎地點點頭,並且閉起眼睛低下頭來準備捱罵,卻聽得周幼芍道:「睜開眼睛看看我。」

  馮梓容看著周幼芍,眼底飄盪著幾分真誠的害怕。

  在這民風相對保守、又生在禮儀嚴苛的家庭裡頭,馮梓容簡直無法想像自己在周幼芍面前坦承了這樣的事情後究竟會迎來什麼樣的懲罰──在外頭癸水來了只是不湊巧、不是什麼值得提起的事,但在未婚夫家裡頭癸水來了沒趕緊回來、還在那頭將一切打點妥了,才像個沒事人一般地回到家中可是不合禮數的。

  她好不容易才熬到了周幼芍對自己的選擇與作為看開、可實在不想再看到她生氣。

  周幼芍看著馮梓容好一會兒,這才嘆了口氣道:「怎麼解決的?」

  「是魚竹與方純……」馮梓容停了會兒,只覺得怎麼說都不對,但最後仍誠實地道:「王府裡頭供著女衛士住下的房間內還有些月事布,乙岫從前也有給我備下一些留在王府裡頭。」

  周幼芍又是嘆了口氣:「王爺曉得了?」

  馮梓容點點頭,道:「我與王爺聊天的時候發現的。」

  周幼芍只覺得有些不對勁,初迎癸水的女孩子怎麼能夠如此鎮定?想當初且不說自己,便連幾個庶姊妹、甚至她從前在安秀宮裡頭學習時所遇見的大家閨秀們迎上初經時都是十分惶恐、甚至覺得自己可能生了病,無論如何都不會往癸水那頭想去……

  「妳……」周幼芍想問怎麼發現的,但最後仍是沒問出口。這話就算在母女間問出也是有些敏感了,因此她還是決定交代幾句該怎麼照顧自己的話,這才讓馮梓容回到自個兒的院子裡去。

  馮梓容回到自己的院子以後只覺得滿心都裝著事,便連晚上與靖王吃的那頓飯也都難以消化,因此又是讓魚竹與方純陪著自己在院子裡頭繞了好幾圈這才熄燈歇下。

  而這晚,卻徹夜無眠。

  與之遙遙相對的靖王府中,靖王倒是早早歇下了,但卻在隔日天還沒亮的時後便睜開了眼、連朝晨的練功也沒能顧及,直接乘上了王府的馬車待到宮門一開後、直奔皇城裡頭的通明殿等皇帝下朝。

  靖王的舉措雖然急、卻也惹不得人疑心,畢竟往前北方傳來軍報時、他也總如今日一般進入皇城、直往通明殿等著議事,甚至更有攜帶要緊的軍情而直被皇帝點去皇帝的寢宮龍煜宮也是常有的事。

  皇帝早在靖王一進宮門的時候便被內侍通知過,他曉得若是靖王無事定不會如此緊急,因此也就在一日朝會過後略過召見重臣議事的安排,直接往後頭的通明殿走去。

  那時,他卻也沒注意到身為禮部儀制清吏司郎中的嫡長子盛王也隨後跟了上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68939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小說|將軍王妃養成計畫|古風|女性向|架空

留言共 1 篇留言

澄君
覺得寫的不錯 但是巴哈的人好像不太看這類的小說

02-18 13:43

小褎
謝謝,不過之前有試驗過,貼在巴哈的GOOGLE搜尋曝光度是最高的,一步步慢慢來~~如果要看我近幾年別的類型的小說,可以到我的網站看:
http://www.deardeer.name02-18 14:1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ast35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小說】將... 後一篇:[達人專欄] 【小說】將...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andy200239大家
Afterglow的佈景已完成,歡迎套用d(`・∀・)b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5:45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