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達人專欄] 【小說】將軍王妃養成計畫 (254)

作者:小褎│2020-02-18 10:58:28│贊助:2│人氣:29
第兩百五十四章 吃壞肚子?

  馮梓容看上的是道乾煸鴨子,十分酥脆、就像是零嘴一般,上頭還撒著研磨過的風藤種子與鹽巴。盛王見識廣,曉得這風藤乃是從大燁南方大開、昭俟等國那頭傳來,如今在最南方的洪州、昃州那頭都有種植,種子能曬乾用於調味,是十分溫和的辛香料。

  這道乾煸鴨與玉豆一道乾煸調味,由於離盛王眼前近,他早在一開始便夾了幾塊入口,只覺得十分下酒、還暗暗地記了下來決定回到盛王府後要讓廚房試著做一回。

  由於這道菜離盛王最近,因此靖王就算想夾、也得站起身來。

  盛王正愁不曉得該怎麼討好小姑娘以滿足自己對於她種種事蹟的好奇心,當下亦是琢磨著自家兒女的平日表現而大獻殷勤道:「馮小姐若是喜歡,便把這道菜給換過去吧!」說著,還親自端起盤子要往那頭遞。

  馮梓容睜大眼睛一臉訝異,道:「盛王府吃飯也是這般沒規矩嗎?」

  馮梓容這話不帶惡意,倒是盛王一旁的公孫豊與滑良一口飯還沒嚥下去便險些給噎著。

  盛王是個能進能退的,他聽出馮梓容這樣的話並沒有惡意,便道:「吃飯的話開心就好,無須在意這麼多,我想六弟也是這樣認為。」

  靖王頓了一下,的確單論吃這頓飯的話,「只要馮梓容開心就好」,但盛王他們幾個開不開心干自己什麼事呢?

  馮梓容看著靖王這般,也明白了他的想法,又道:「盛王別忙,讓衛名淵來就好。」

  盛王一怔,這才乖乖地將盤子給放下,一面也忽地意識到眼前的這位小姑娘竟是連名帶姓地叫著靖王的名字……

  盛王只覺得打從心裡起了雞皮疙瘩。

  太可怕了。

  他是看著靖王長大的,又怎麼不曉得其實這位六弟最討厭被連名帶姓地叫?

  那時在繆王府裡頭,下人們大多是外頭塞進來的人,對於他們這些天家血脈可是一點兒尊重也沒有,除了對繆王與繆王妃會蓄意因為那個「繆」字而特意稱其稱號,對於他們這些手足們可就當真連名帶姓地當狗使喚,甚至做些粗活兒什麼的也是日常的「工作」。

  在那時時刻刻都得擔憂自個兒的性命的日子裡,他們這些人自然敢怒不敢言,但直到當今皇帝復立為太子乃至站穩腳跟後,那些曾經把他們當狗使喚的下人們、外人們便開始遭受了宛若狂風驟雨的報復,而那樣的腥風血雨直到當今皇帝登基後數年才逐漸平息。

  那十多年來的憋屈對於許多人而言是個一輩子都無法平復的疙瘩。

  縱是他,也讓人處置了不少當年害慘了他家眷、甚至害得妻子落胎數回的那些惡奴。

  因此且不論靖王,便連盛王自己對於被這般隨意地呼喚也是有些不自在的。

  然則靖王對於馮梓容如此稱呼他似乎一點兒也不在意,那是不是代表他這位六弟的心已經完全栽在這位小姑娘身上了?

  盛王其實本來還不太相信。

  就算靖王掏空了自個兒的家當就為了送給這位未婚妻及笄禮、就算總把她捉來靖王府或者大營那頭,他也不相信這樣的「好」能夠讓馮梓容肆無忌憚地對著靖王如此無禮。

  難道只是因為馮梓容救過靖王性命的「回禮」嗎?

  他聽說若非馮梓容的機智與當機立斷,恐怕自己這位素有大燁戰神稱號的弟弟就要喪命於鮮托人的襲擊中……

  盛王看著靖王這位向來不假辭色的六弟夾了塊肉最多的煸鴨子放到了馮梓容的碗中,又多夾了玉豆與其他配料一道放進去,而後看著馮梓容吃得滿足的模樣微微地緩了緩神色。

  盛王不再懷疑靖王是否真心對她好,只是兀自在內心斟酌著這樣的「好」究竟到什麼程度?

  比起生死相許這樣膚淺而空口無憑的誓言,自己這位六弟是否願意將內心最深處的那道口子也對自己的未婚妻敞開呢?

  盛王忽地感到十分地期待。

  一席筵席酒足飯飽以後,該離開的人都離開了,而靖王也在近乎無視自己兄長的狀況下逕自牽著馮梓容的手往庭院那頭散步。

  盛王有心搭話、自也亦步亦趨。

  馮梓容因為貪吃而有些吃撐了,自也是苦著張臉賴在靖王的臂膀旁,全然沒有平常端莊得體的模樣,而靖王看著她如此、只想著馮梓容平日難得放肆、加上她頭一回經歷小日子,便也由了她這麼一回。

  盛王在後頭看得可驚奇,當下也忍不住搭話道:「今日筵席極其豐盛,六弟對待馮小姐可用心。」

  靖王沒有回話,倒是馮梓容順口替靖王周全了人際關係:「盛王真有眼光,他是除了馮家人以外,全天下待我最好的人。」馮梓容在說這話時還刻意打直了身子、不再如同方才一般整個人賴在靖王的臂膀上,因此說起話來倒也多了幾分認真。

  事實上,她真的很認真地在說這句話,只是胃部的飽足與腹部的悶痛夾擊下,她真想乾脆讓人給一棒子敲昏不省人事,但理智仍驅使著她得起來散步幫助消化、不能這般賴著。

  更何況盛王還在。

  盛王聽著小姑娘理直氣壯的模樣,便道:「馮小姐說話直截了當,十分爽快。」

  「我向來說話如此。」眼看再走幾十步便要往靖王府的內院去,馮梓容不住停下了腳步,道:「盛王不會也要隨我們往內院去吧?」

  「若是六弟也願意的話,求之不得。」

  「不行。」

  馮梓容倒是比起靖王府的主人還要早說上這麼句話:「堂堂盛王不會連進人家家門拜訪的規矩也不曉得吧?」

  通常大戶人家都分內、外二院,內院為私人起居的場所,除非是未出閣的姑娘間相互往來且宅院內將男女眷院落區隔開來,否則難以隨意進出──當然了!馮梓容這麼一個未出閣的姑娘家說起這話來倒有幾分自打嘴巴的味道,但在場的人可都沒想那麼多、也都將她當成了靖王府的女主人,自也是沒多想。

  靖王這時也道:「此言甚過。」

  盛王摸了摸鼻子,知道自己的要求過分了,也道:「其實今日也只是想來這頭與六弟說說關乎滑良那日所帶回來的情報還有後續進展……」

  靖王的回答倒是有些冷淡:「那又何必挑今日?」

  盛王本來也只是想趁巧見見馮梓容這位奇特的人才,當時卻也沒想過自己這時叨擾當真不合適,因此也道:「這事與馮小姐也算有關,難道馮小姐就不該曉得?」

  馮梓容一聽,抓著靖王的手明顯一緊。

  靖王本想拍拍她以示安慰,但馮梓容這動作之明顯可是連盛王都看得一清二楚的,當下也想加把勁兒增加自己留在靖王府的機會,但盛王正想開口再說些什麼,便見得馮梓容忽地旋身瞪向自個兒的丫鬟,而後主僕三人一道施展著輕功往內院點足竄去。

  盛王看傻了眼。

  更不用說跟在他身後的公孫豊與滑良也都傻住了。

  這是怎麼回事?

  難不成是……吃壞肚子?

  不像啊?

  盛王道:「馮小姐還好吧?」怎麼這般驚惶失措?若不是他曾見識過馮梓容的心計,或還認為這位毛毛躁躁又不著調的小姑娘當真是從哪兒找來的野孩子。

  「她沒事。」靖王曉得這時候多說多錯,便也沉聲道:「你今日前來……不會是來找我麻煩的吧?」

  「怎麼會呢?」盛王展現了身為長兄的自在神色:「六弟平時軍務繁忙、而我這幾個月在禮部亦是忙得不可開交,只是趁巧得了空閒前來叨擾。」

  靖王不冷不熱地說了句:「今日不巧。」

  盛王的厚臉皮可是打年輕起便訓練來的:「但馮小姐總不會在王府裡待過夜。」

  靖王用著近乎冷淡的語調道:「你是來看她的?」

  盛王曉得自己瞞不過這位內心實則十分細膩的弟弟,因此也爽快地道:「是,她的確勾起了我的興趣。」

  靖王的眼底閃現一抹精光:「怎麼,她的才華很讓你驚奇?」

  「她的才華洋溢、卻不足以令人驚奇。」盛王看著靖王的眼睛充滿著只有同為手足才能明白的訊息:「她能讓你傾心才令我感到好奇。」

  「你想表達什麼?」

  「表達我對未來弟妹的好奇而已。」盛王笑了笑,道:「六弟不會對自己的未婚妻一點信心也沒有吧?」

  什麼信心?

  靖王深深地看向盛王,道:「就算我不保護她,你定也動不了她。」

  「六弟。」盛王一時間只覺得這當中的誤會非常大:「我說過,我永遠不會是你的敵人──只要馮小姐一心向著你,那她也不會是我的敵人。」

  「你要我如何相信?」

  盛王反問:「六弟要如何才能相信我?」

  靖王的神色無波,但言語裡究竟帶著刺:「長兄如父,我又如何不相信你?」

  盛王的笑容從容不迫,明白地揭開了靖王話裡頭的貓溺:「六弟這話可是違心之論。」

  靖王牽起了嘴角、不帶一絲笑意:「那你說呢?」

  「因為我的母族是萬家,所以你究竟不相信我。」盛王揭白了自己最為敏感的身分問題,又道:「恐怕因為如此,整個朝中上下也沒有人願意信我。」

  靖王深深地看向盛王道:「他們不是不信你,是不信萬家、也不願沾上萬家。」尤其是萬家在當今皇帝最為艱困的時期屢屢扯了後腿,讓如今的百官朝臣們也都對萬家的一切諱莫如深,自然帶有萬家血液的盛王就算受到皇帝信任而獲得了禮部郎中的位置、卻也沒能掃除同僚們的疑慮。

  盛王笑了笑,一派輕鬆自得的模樣:「其實我覺得除了父皇以外,恐怕也就你是最信我的了,否則我便連靖王府的大門也踏不進來。」

  靖王的語氣十分平淡:「你說得是。」

  盛王意外靖王並未否認自己的話,也是略微訝異地說道:「六弟從前可不這麼好親近。」

  靖王的神色依然冷淡:「你若是只想閒聊,還是改日再續吧。」

  「六弟口中的『改日』根本遙遙無期。」盛王牽起了微笑:「擇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吧!如何?趁著馮小姐回去以前,咱們三人好好聊聊。」

  「你以為這樣可好?」這意思就是不可以給馮梓容曉得──並非靖王定要隱瞞馮梓容,而是馮梓容也主動與自己說起她要乖乖聽從自己的安排、不主動涉險。

  盛王自然聽出了弦外之音:「若是六弟覺得這樣不妥,我便在這裡直接說明白可好?」

  「靖王府上下無外人。」

  「我信。」盛王停了一會兒,便是直接開口破題:「萬家十多年來在南方那頭早紮了根,如今也回來了。」

  「我曉得。」

  盛王的神色平靜無波,全然不見方才馮梓容還在時的那般親切而略微不著調,如今略帶冷淡而沉穩的模樣倒像是他本來的樣貌。「距離京城最近的乾元府縣城有五座,接著麗州那頭運河而上的泂縣有片大湖,還有工部的都水清吏司在那頭。雖然泂縣並非最為富裕、也非窮鄉僻壤,但卻是最好躲藏的地方。」

  靖王牽了牽嘴角:「那頭專運南方上來的貨,若要佯裝為商家可是萬家的專長了。」

  「沒錯。」盛王停了一會兒,又道:「那頭還有幾個莊子、都與南方的大戶有關,其中自然多有朝臣的親族在裡頭攙和……六弟,那頭目前暫且是萬家在乾元府的本營。」

  靖王皺起眉來:「你與我說這些做什麼?」

  「六弟,我需要你的幫助。」盛王的神色十分認真:「他們懷疑我了。」

  「懷疑你做什麼?你可是恭敬皇后的血脈。」

  盛王自嘲般地笑了笑道:「但對他們而言卻是不好拿捏的魁儡。」

  「他們想做什麼?」

  「他們想做什麼難不成六弟心裡沒有數?」盛王牽起了嘴角,嘴邊掛著溫和的微笑:「他們只是想要當一回正正當當的皇親國戚而已。」

  靖王冷哼了一聲,道:「所以我得幫你?」

  盛王道:「六弟,你是所有人的眼中釘,所以在他們憎惡的帳上肯定不介意再多上一筆;從前他們遲遲不肯對你下手,便是因為你孑然一身、防衛周延,然則如今你與馮家結親,倒是也讓馮家開始替你承擔那不可見的危險了。」

  靖王的眉宇間閃現一抹寒色:「你可曾想過萬家恐怕會被抄家滅族?」

  盛王又牽了牽嘴角,那語氣之平淡很難讓人想像他說出的是捨棄所有母族的決定:「六弟,我姓衛。」

  「如此可會讓人寒了心。」

  「然則那是因為他們先令人心寒的。」盛王一副毫不在意的模樣,又道:「你們在南方的事情我也曾耳聞,只是我沒有餘力將手伸那麼長……那時我便想了,六弟,你會同意讓那樣的小姑娘習武、不會就是想未雨綢繆吧?」

  靖王淡淡地說道:「你問多了。」

  「的確問多了。」盛王停了一會兒,又道:「倒是六弟,你猜猜,為什麼襲擊馮小姐車列的那些殺手們的身手難以端上臺面、而且也沒有痛下殺手?」

  靖王神色冷然:「你若要兜圈子,大可不必久留。」

  盛王的表情十分從容:「我若有本事曉得那麼多,又何必來求你呢?」

  靖王看著自己的兄長好一會兒,這才道:「你想要做什麼?」

  盛王沉默了好一陣子,方才泰然自若的模樣已然在他的臉上不見痕跡:「六弟,萬家……能幫我瞞著父皇全端了嗎?」

  靖王聽了不住皺起了眉來。

  「若是把事情交給父皇,不是抱蔓摘瓜、便是繼續姑息,這不是我想見的。」盛王停了一會兒,又苦笑道:「況且父皇肯定也會念著舊情、念著所謂人倫綱常而繼續姑息,這樣……我便覺得自己罪孽深重。」

  靖王不輕不重地說了句:「你想多了。」

  「也許吧!但就因為想多了,才會向你開口。」盛王深吸了口氣道:「我曉得你有本事瞞著父皇,所以才問你。」

  靖王心中的思量盛王看不出,只能聽得自己最有本事的六弟緩緩地說道:「你莫不是想陷我於不義?」

  前任皇后所出之嫡子慫恿現任皇后所出之嫡子將前任皇后的外家全給端了,這不是很耐人尋味?

  盛王苦笑了聲,道:「我便曉得你會這麼說,所以這才帶來了不得不讓你好好考慮的情報。」

  靖王沉默了好一會兒,道:「且看看你的情報是否值得我主動蒙上汙名。」

  盛王一聽,眼神放光道:「滑良!」

  原本跟在盛王身後的滑良聞言立刻將貼身藏於胸前的一封信遞給了盛王,而盛王則將其交給了自己寄託希望的六弟:「六弟,我所探查到的都在這裡了。」

  靖王沒有伸手拿取,只道:「你這樣不怕我將信原封不動地交給父皇?」

  盛王的手指搓磨著那封看起來已被反反覆覆摺疊復又打開來的信道:「其實我也想把這封信交給父皇,只是……我又何嘗希望看見父皇再為此想起從前那些破事?雖然父皇身體康健,但這一、二年來弟弟們的心思蠢動已經讓父皇多了不少白髮。」

  靖王沉默了好一晌兒,終究是沒有說話。

  盛王道:「你平日不上朝、難以知曉那些朝臣們的嘴臉。父皇明明還聲如洪鐘、神爽體健,但他們那些人一個個竟然開始隨著其他弟弟們的暗示開始站列了……你可曉得支持你的也不在少數?」

  靖王的回話很是認真:「我無意此位。」

  盛王沉默了好一晌兒,道:「這事是我唐突了,且別再提,至於……」盛王的眼角餘光看見馮梓容領著近侍們遠遠地走來,便也住了嘴。

  靖王看向馮梓容走來的方向,見她一臉嚴肅、心裡頭暗暗地起了計較,直到馮梓容走來以後,這才開口問道:「怎麼了?」

  馮梓容看著靖王好一會兒、又看著盛王的表情好一會兒,這才對著靖王說道:「我曉得你們有要事要商討,這才在裡頭多待一會兒,但眼下天已經全黑了、我再繼續待這兒會有人說話的,所以想來與你告辭。」

  靖王難得沒挽留,只道:「我送妳。」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68938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小說|將軍王妃養成計畫|古風|女性向|架空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ast35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小說】將... 後一篇:[達人專欄] 【小說】將...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ua4au6cj6大家
小屋繪圖更新 歡迎參觀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2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