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達人專欄] 【鬼滅同人】如同日落 (煉獄杏壽郎X自創角)—(5)

作者:多多綠│2020-02-18 10:50:58│贊助:4│人氣:88
第五章


— — — —


    不過,我的自卑心大概永遠修不好吧。
    
    
    訓練到一半時,杏壽郎突然挑了挑眉,用手壓下了我的刀。正當我覺得奇怪的時候,他便開了口。
    
    「今天就到這裡好了。」將手收了回去,杏壽郎同時也將自己的日輪刀收了起來。
    
    「為什麼?」我狐疑地看著他,「現在還很早不是嗎?」
    
    才不過幾個鐘頭而已,太陽都還掛著呢,突然終止訓練,讓我挺錯愕的。
    
    「妳今天看起來精神不大好喔,陽加!」杏壽郎那笑容收了起來,連經常揚起的眉頭都緩了下來。
    
    他似乎是在擔心我。
    
    我在搞什麼,心情都寫在臉上了嗎?
    
    明明以前總是能對人擺著那張無所謂的臭臉,除了姐姐以外對什麼事都興致缺缺的我,如今卻已經能夠讓心情坦率的浮現在臉上了。
    
    不不,朝日陽加,現在是稱讚自己的時候嗎?妳害杏壽郎擔心妳了!
    
    一面這麼想著,我一面低下了頭。
    
    不過我迎來的是一個厚實的手掌輕拍著我的頭的觸感。
    
    「狀況不好的話強迫訓練也不會有好效果,今天就稍微休息一下吧!」當我抬起頭來時,看到的是杏壽郎和平常一樣的笑容。
    
    他一早就看出我狀況不大穩定了,可他卻沒有過問我究竟是什麼事,甚至還提出要不要去街上逛逛散散心的提議。
    
    「要……我要……!我要去!」本來是想多說個幾句的,但聽到他提出邀約我連忙附和了上去。
    
    
    今天這一天,變成了我最常懷念的幸福時光……
    
    雖然有一大半都在吃東西就是了。
    
    杏壽郎的食量真的很大,也不知道是不是身為柱的他運動量極大才導致的。其實想想也不難看出,他來我店裡的時候總是一個人點了很多樣東西。他帶我到街上各式各樣的料理屋品嚐他認為相當好吃的美食,每一次又都點了好幾份。
    
    如果他不是劍士的話,肯定會變成大胖子的吧。
    
    我坐在杏壽郎身旁,看著他吃得津津有味的,心裡默默這麼想著,忍不住笑了出來。
    
    而察覺了我在笑的杏壽郎,也沒有責怪我不禮貌的意思,就只是對我露出微笑。
    
    那是總讓我心跳漏一拍、讓我覺得自己下一秒就會死了的燦爛笑容。
    
    我從沒想過,看一個人吃飯也能看得這麼開心。難道他是知道這點才帶我出來的嗎?
    
    朝日陽加妳傻啊,誰會為了讓人開心而帶人出來看自己吃飯,這聽上去是個極蠢的事。而且那不就意味著他知道我對他存著什麼心思嗎?
    
    不不,他應該不知道才對……不知道……對吧?
    
    到最後我自己也想不通這個問題的答案。不過,光是這樣看著他,我的心裡就暖暖的。不用去什麼特別的地方,不用做什麼特別的事,就算只是像吃飯這樣的小事,也能讓我感到快樂。
    
    陽光已經逐漸滲透到我的心裡、火苗已經逐漸在心底燒得旺盛了吧。撐著頭看著杏壽郎的我是這樣想的。
    
    
    後來,杏壽郎才告訴我,他是覺得我經常不是在訓練就是開店,也沒和我聊過我的興趣,但從他的觀察裡他感覺我肯定有一個喜好。
    
    「妳在做菜的時候看起來最有精神,妳很喜歡料理啊!」他是這麼說的。
    
    我喜歡料理?我不知道,我從前只是為了賺錢才做菜的。可經他這麼一說……或許真的是這樣,做菜的時候我的心情會好一些,比較這是我唯一擅長的事了。
    
    而且現在,我還多了一個做菜時能歡喜的理由,那就是……
    
    杏壽郎這樣的大食量,未來替他煮飯做菜的時候能夠招架得住的我一定很適合當他的……
    
    搖了搖頭,立刻晃去腦裡那太不切實際的想法,我感覺自己的臉在發燙。
    
    
    一開始,在杏壽郎點餐時,我也會點幾道菜。不過後來發現他的胃實在是跟無底洞一樣,我完全望塵莫及,再這麼點下去我的肚皮可是會撐破的,後來我就是讓眼睛大開眼界,看看他人的料理都長什麼樣、生的是什麼味道就滿足了,繼續吃下去什麼的,我做不到。
    
    但杏壽郎還是會將他的餐點分給我。每一道料理的第一口,他都笑著問我要不要嚐嚐。
    
    親……親自餵……!你這傢伙都不害臊嘛……!
    
    這麼想著的時候,我通常都會直接一口咬下他遞來的無論是什麼料理。
    
    好吃!真好吃!
    
    我彷彿變得跟杏壽郎一樣,雙眼睜得大大的,就像是在讚嘆料理的美味似的。
    
    不過我的表情會表現出來的,大抵上還是因為杏壽郎的緣故吧。
    
    他真的不覺得這樣的互動有什麼,但我卻是心跳不已。
    
    如果人生能重來,我至少要學會跟男性互動。指不定杏壽郎早就很擅長跟女性互動了,我的層次簡直跟不上啊!
    
    看著他一副沒事兒的樣子,因為餵食而臉紅的我撇過了頭,自個兒陷入自己的思緒裡好幾次。
    
    
    除了正餐以外,他也帶我逛了許多甜品屋,說是女性都很喜歡的店。
    
    我上一次吃甜品,是姐姐在沒有被那兩人發現的情況下,偷偷留了晚餐的甜點給我。
    
    很好吃,甜甜的在嘴裡化開,濃到心裡去了。
    
    現在我的心就是這種感覺,不需要吃什麼甜品,我光是看著杏壽郎,就覺得心頭像是會被螞蟻啃似的甜膩。
    
    在我還身處在那股甜蜜之中時,杏壽郎遞了一匙甜品到我的嘴邊。大概是以為我會習慣性的張口,湯匙差點要戳到我的嘴巴那樣的近。
    
    「嗚……!」嚇得身子往後傾,還不小心撞到其他客人,我連忙轉身向對方說聲抱歉,接著很不好意思的轉了回來,垂著頭覺得自己蠢得可以。
    
    大概是我這反映很有趣吧,杏壽郎看了這一幕以後哈哈大笑,又多撈了幾些料,說是要安慰我一下,要我多吃一點。
    
    我搞不懂他是情商高還是低了,就說我吃不下了嘛!
    
    這麼想的我,不爭氣的湊了上去,配著杏壽郎的微笑把湯匙裡的東西一口吃了下去,渣滓都不剩。
    
    
    很快的,黃昏的金光灑落了整條街。當我們從店裡出來後,才意識到已經到了這個時間了。我差不多要去擺攤,而杏壽郎也不是完全閒著沒事做,還有些訓練跟巡視自己負責的地區要做,所以我們就不再決定接下來要逛哪一家店,而是直接往回家的方向走。
    
    其實,晚點開店也無所謂。畢竟這店是天天開,可能跟杏壽郎一起逛街的機會可能就這麼一次,我真希望能走慢一點。
    
    不知不覺間,我的步伐慢了,而杏壽郎竟也沒有催促,就是配合我的步調一起走,在夕陽餘暉下就我們兩個緩緩的散步著。
    
    他一直都是這樣,從不去過問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就只是陪在我身邊而已。不管時間長短,真的都讓我感到很幸福。
    
    可他真的完全不會想知道嗎?肯定是顧慮我的心情吧。
    
    「杏壽郎。」在我這麼喚著的時候,他看向了我,仍是露出那好看的笑容。我不打算再隱瞞了,便直接開口,「其實啊,我今天心情不好的原因……是因為訓練的事。」
    
    沒有說話,他就是靜靜的等我繼續說下去而已。我們就因為這樣停在了街道之中。
    
    「有件事,我想聽聽你的答案。」頓了頓,吞了吞口水,我緩緩道出了我心中的不安,「老實說我……是不是沒有成為劍士的天賦?」
    
    雙眼圓睜,杏壽郎的笑容退去了。這讓我很沮喪,就好像在說「沒錯,妳沒有才能,被妳發現這一點了」一樣。
    
    但是,我那因洩氣而垂下的肩膀卻被一隻厚實的手輕輕地按住了。
    
    「陽加,妳想成為一個劍士嗎?」
    「啊?」
    
    他的問題,和我剛才問的完全沒關聯。總的來說,是我先問問題的吧?怎麼被反問了呢?
    
    但我還是思考了一會兒後做出了回應,「我……現在不太知道了,如果我沒有才能的話,繼續訓練有什麼意義?」對上他那無比純淨的雙眸,我的睫毛顫動著,口吻變得有點苦澀,「沒有才能的我還要繼續給你添麻煩這種事……我不想做啊……」
    
    就算不被喜歡,我也不想被杏壽郎討厭,至少要在更討厭以前收手。
    
    因為我喜歡杏壽郎,喜歡他燦爛無比的身影,喜歡他熱情如火的意念,喜歡他的一切,所以,不想讓自己在他的心目中成了一個大麻煩。
    
    嘴上說著不會受那個男人的話影響的我,果然還是自卑著。
    
    就在我心理想著各種被杏壽郎證實剛才想法的場景時,只見他拍了拍我的手臂,往回家的路的反方向走去,示意我跟過去。
    
    「跟我來!」他一邊說著,一邊露出溫和的笑。
    
    
    在這種關鍵緊張時刻,我還以為杏壽郎是不是又出乎意料的展現他那自然的反應——肚子餓之類的,雖然剛才明明吃這麼多了但我還是這麼認為。
    
    沒想到,他帶我來的地方是花店。
    
    「歡迎光臨,請問要什麼?」一個看上去應該是老闆娘的中年女子笑瞇瞇的走了出來,「哎呀,是煉獄先生啊!」
    
    咦,他們認識?
    
    「妳好,我又來買花了!」充滿朝氣的喊出口,杏壽郎和老闆娘打了招呼。
    
    又?杏壽郎會買花?而且還是經常?連我這女孩子都不懂花,杏壽郎居然熟門熟路的?
    
    大概是我那不受控瞪大的眼,又被杏壽郎全部瞧見了。他並不在意我那無禮的想法,只是笑著和我解釋。
    
    「我母親喜歡擺一些花在身邊,看著心情也好!」說起這件事時,他笑得特別開心。
    
    那或許是對他而言相當美好的記憶吧。
    
    看他笑得那樣開心,我的嘴角也不自覺的揚了起來。以前的我,根本無法想像現在的我會因為姐姐以外的人而感到快樂吧。
    
    杏壽郎對我而言是相當特別的存在,那唯一能讓我心裡開始變得如此光明踏實、胸懷夢想、充滿希望與意志。
    
    老闆娘看了看杏壽郎後,又看了看我,接著敲了敲自己的腦袋,「我記得煉獄先生你幾天前才來替你母親買過花了,又是第一次帶女性來我店裡,難不成……」她突然對我拋了一個眼神,而後對著杏壽郎笑得合不攏嘴,「是要買花給戀人嗎?」
    
    「啊,我是……」
    「才不是啊--!」
    
    我就這麼忘我的大喊,心底熊熊燃燒著。
    
    那在燒的是我害羞的心。
    
    兩人被我突如其來的一叫怔住,一雙雙眼睛都睜得大大的。
    
    「這樣會讓陽加感到困擾,我們……」
    「才不是啊--!」
    
    我那再一次的大叫,杏壽郎看起來很困惑。
    
    「搞不懂啊!」
    「那你別懂啦!」
    
    杏壽郎一面露出平常的淺笑,一面認真的表達疑惑。而我總不可能跟他講實情,心裡慌亂之下只好裝的兇巴巴的懟了他幾句,趕快把話題帶過,結果惹得老闆娘在一旁笑了出來。
    
    「唉唉!好了好了!是我多嘴,我多嘴!別再繼續下去啦!看得我真是……」老闆娘笑得眼角都帶淚了,她就是拿出手帕擦了擦淚後,才繼續說道,「不過啊,煉獄先生,你這個年紀也是該好好重視一下自己的婚事了,不是嗎?」
    
    薑還是老的辣……!
    
    吞了吞口水,我一面在心裡謝過老闆娘開話題提點杏壽郎,一面一臉緊張的偷偷瞄向杏壽郎的反應。
    
    「我是一名劍士,還有職責在身,婚姻的事,就等到了再說吧!我沒有特別強求!」杏壽郎很自然的回答她。
    
    你這木頭般的男人……!
    
    我在心裡著急著,可我喜歡的男人就是這個樣子,我能怎麼辦呢?
    
    老闆娘不愧是和杏壽郎熟識的人,她搖了搖頭,笑得無奈,「煉獄先生啊,有的時候稍微強求一下也無妨啊!身旁每一個機會都去試試,總不是個壞事?」
    
    「準備好的時候機會就會來了,無須擔心!」滿臉透著真誠,杏壽郎笑得自信,「不說這個了老闆娘,我是來買花的啊!」
    
    我笑了,皮笑肉不笑的那種。而老闆娘對我使了個眼色,就像是在說我只能幫妳到這裡似的,和藹裡透出了無奈。
    
    「好,你想買什麼?」不再去八卦或勸說,老闆娘開始正經的做生意了。
    
    「就給我偶爾買的那種吧!」杏壽郎毫不猶豫的說著。
    
    「哎呀,上次買的已經枯萎了嗎?這麼快?」老闆娘一邊去取花,一邊疑惑的問。
    
    「不是,我是要送給陽加的!」站在我身旁,他直接伸手指了指我。
    
    送……送我花……!
    
    不只是我,老闆娘似乎再度瞪大了眼睛。
    
    這個整天燃燒的木頭,雖然平常總是沒感覺出我對他的情意,可他居然要送我花,他應該比我懂花,不會不知道男性送女性花的意思吧?
    
    我感覺到我笑得合不攏嘴,立刻用雙手遮住了嘴巴,並祈求杏壽郎沒有看到。
    
    杏壽郎的確沒有看到,但倒是被老闆娘看得一清二楚了。她將選好的花連同盆栽捧了起來,經過我身旁的時候小小聲的對我說了話。
    
    「陽加小姐啊,有些事情,坦率的說開會比較好喔?」這麼說了以後,她走回櫃檯,開始熟練的包裝了起來。
    
    忽然的對我那樣說,但哪有說坦率就坦率那麼容易啊,我可不是杏壽郎啊。
    
    小聲的嘀咕了一下,我鼓起了腮幫子。
    
    
    過了一會兒,小巧的花盆被老闆娘的巧手裝飾的精緻。藉由杏壽郎之手,他將花盆遞給了我。
    
    「妳剛才不是問有沒有給我添麻煩嗎?」豪邁的笑著,杏壽郎那抹笑中似乎帶著柔和,「妳就想著自己想不想做就行了!只要是妳想做的事,就全力以赴的去做!」
    
    「不要放棄燃燒自己的意志!」
    「不要放棄燃燒自己的意志!」
    
    他說過的話我從來都沒有忘記過,字字句句都牢記在心裏,就像是指南一般,我現在都是靠著那些話替自己加油打氣的。而此時我恰恰用所學的和杏壽郎異口同聲的說了出來,和他相視而笑。
    
    
    那天,我就那樣順勢收下了杏壽郎送的那盆花,甚至都不知道那是什麼,但心裡喜滋滋的、甜滋滋的,和他在夕陽中漫步歸去。在路途中我不斷撫著盆栽,早早想好等會兒要把它擺在店裡最顯眼的地方。就如同杏壽郎描述他那過世的母親一般,我真的感覺到了,看著花心情似乎都能變好。
    
    可我不知道的是,這盆小小的花後來引起了我的傷痛。
    
    
— — — —

文章字數★極☆度★不☆平★衡☆

可以的話
大概兩~三章內完結
不過不排除不小心寫太細結果又加長的情況存在
我不要再亂說話了

陽加是屬於那種
表面上極度嘴硬
但也很容易因為被逼急而把內心話大喊出來的傲嬌
而且會因為自卑性格常常覺得自己沒能力、沒希望、沒可能
但是在心裡會偷偷地幻想自己做到了的可愛少女
不過很多時候都是自己想太多了以為自己做不到


跟大家預告下一章會有某個大家熟悉的柱會登場
但這時的那個人似乎還不是柱……?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68938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鬼滅之刃|自創角|煉獄杏壽郎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melodyfu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鬼滅同人... 後一篇:在怪物彈珠打鱗瀧左近次的...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mistyrainlin熱愛落命的巴友們
小屋內更新《仁王 2》的白金心得!另有Twitch和YouTube以及《仁王 2》中文特別版的開箱,也請各位多多支持^^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4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