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支援系的強力反擊】 第一章 布聶彌爾森林(36)-與莎莉娜的秘密談話

作者:綠色奇蹟│2020-02-18 03:25:39│贊助:0│人氣:14
 
 
 
 
「姐姐,妳肚子餓了吧,把這個吃了吧。」
 
我把裝滿料理的小鍋子、輕輕的推到莎莉娜的前方,想讓她把這道料理吃下去。
 
這道料理已經證實了,擁有根除舊傷的強力效果。
 
所謂的舊傷、就是『錯過黃金時段治療、導致之後無法完全痊癒,留了下來對身體造成長期的影響,進而阻礙成長或身體的一種傷害。』
 
而這道料理強力到,讓我見識一個奇景。
 
剛剛冒險者們吃完、經過下跪道謝事件後,身體發出可觀的熱氣,一時之間讓冒險者們陷入了慌亂之中。
 
一段時間後,熱氣消失時,無法痊癒的傷口、長年的隱患、難以排除的毒素等部位全部痊癒,伴隨著熱氣一起消失了。
 
使得冒險者們對我的態度變得很不同、變得跟伯格一樣尊敬的態度。
 
發生那樣的奇景,伯格當然請奧爾瑟雅進行診斷。
 
經由奧爾瑟雅診斷所有冒險者後、所得出的結果,跟《解析者》鑑定出來的效果相符合,是千真萬確的。
 
冒險者們的《舊傷》完全消失。
 
只是最奇怪的是,在她診斷前以及冒險者身體發出驚人熱氣前,伯格卻已經先知道了效果並且先行跟我道謝,簡直像是有預知能力似的。
 
但本人說他沒有這樣的能力,只是有強烈的感覺罷了。
 
在我做完料理那瞬間、他就知道這道料理的不平凡,而這道料理將會大幅度的改變自己與他家人的未來。
 
伯格先生還是一樣難以捉摸。
 
誇大成這樣,我都覺得不好意思了。
 
〝凜然,為什麼要叫我姊姊?〞
 
為了掩飾身分喔。
 
我在莎莉娜來之後就直接靠著《精神連繫》、把事情經過簡單的說一下,她馬上就理解了,真的是幫了我一個大忙。
 
〝我是說,為什麼你不是哥哥?〞
 
原來妳的重點是那個嗎?!
 
〝畢竟你比我年長……比我可靠太多了,所以我認為你當哥哥比較恰當。〞
 
謝謝妳對我這麼信任,但我還是覺得妳當姊姊比較適合。
 
以實力跟這模樣來看,真的會比較容易讓大家信服。
 
雖然是以當時情境上太緊張,導致自己先說出口的詞是《姐姐》、想要更改也來不及了。
 
即便他們早就知道我在說謊了,也不繼續追究,但我想盡可能的、繼續保持現狀就好,越少人知道我們的名字越好。
 
減少越多陷入危險的因素,對我們也比較安全。
 
莎莉娜很顯然的,很想再說些什麼,但我先讓她把這道料理吃下去,不然待會涼了、就不好吃了。
 
她的肚子此刻發出巨大的聲音,害羞地用雙臂藏起自己的臉。
 
沒事的,外面那些冒險者在我煮完的時候,發出比妳更大的聲音,妳並不是一個人喔。
 
我只能這樣安慰莎莉娜了。
 
「快吃吧,如果不夠的話,我再煮。」
 
「是黎……弟弟煮的嗎?」
 
好危險,差點就露餡啦,雖然在這個監牢帳篷裡面、只有我跟莎莉娜而已,但隔音效果很差,連我哭的聲音都能傳出去,還是謹慎一點。
 
莎莉娜稍微捂住自己的嘴巴,點點頭。
 
她拿起了勺子、撈起了湯汁,喝了下去。
 
瞳孔睜大了許多,隨即越撈越快、大口大口的吃,只花了幾分鐘、就將小鍋子裡的料理、吃得一乾二淨。
 
莎莉娜臉色紅潤、有些放空,看起來相當幸福、滿足的樣子。
 
對於她第一次露出這樣的表情,我感覺很懷念。
 
這副模樣跟我媽或傑克很類似啊!!他們也常常工作完後、吃完餐桌上的料理後,時常做出這樣的表情。
 
會露出微微的傻笑,然後攤在那邊一小段時間,莎莉娜現在也做出差不多的行為。
 
有點可愛。
 
「還需要再吃嗎?」
 
我將莎莉娜眼前的小鍋子回收,站起來、準備去煮飯的帳篷再請求奧爾瑟雅幫忙時,莎莉娜抓住我的衣袖。
 
「不用了,我已經飽了。」
 
莎莉娜傻笑地看著我。
 
「咦咦咦咦咦咦咦??!!」
 
實在不能怪我這個態度,莎莉娜的食量一向很大的,這樣大小的料理不吃上三鍋她是不會滿足的!
 
想想看,每次都要吃超過五顆銀鐵樹果實,她才滿足。
 
現在居然一鍋就飽了!!
 
「黎……失禮耶……」
 
莎莉娜有些不滿的低估著、嘴唇都嘟起來了。
 
「真的不要了嗎?妳不是通常都吃很多嗎?」
 
「不知道為什麼……身體湧出了熱氣,讓我產生了飽足感。」
 
莎莉娜相當滿足的、完全不想動的樣子。
 
在我有些不明白她說的意思前,她的身體開始散發發出驚人的熱氣。
 
跟其他冒險者一樣,料理的效果開始了。
 
熱氣瞬間充斥著整個帳篷,使內部變得相當悶熱。
 
但隨即這陣熱氣就被風給吹散,反而開始涼了起來。
 
莎莉娜身體上的魔法陣、透過衣服發出綠色的光輝後,隨即消失。
 
我驚訝的看著莎莉娜,她的新魔法不是都必須唸出《魔法名》才能啟動嗎?剛剛並沒有聽到任何一句關於《魔法名》的吟唱聲、魔法就已經發動了。
 
這到底是……?
 
「黎……弟弟!這真的好好吃喔!而且身體變得前所未有的輕鬆!!」
 
莎莉娜高興的說著,氣色好了許多,也比之前還要更有精神。
 
可能是自己太專注於其他的事情,沒聽到吧。
 
看莎莉娜那麼有精神,我整個把剛剛的事情丟到腦後。
 
「雖然不知道是怎麼回事,總之有可能是食材與食材間的相互配合產生的吧,具有恢復大量魔力及根除舊傷的效果。」
 
「真是了不起的料理!!黎……弟弟謝謝你!」
 
莎莉娜高興的抱著我,我無奈地笑著,感覺要她一直叫我弟弟很難吧?
 
與莎莉娜重逢相當的開心,自己也忍不住的笑出來、拍著她的背。
 
莎莉娜受到的傷一定比我多更多,之前幫她治療的時候、就看到大大小小的傷口,就算治好了、沒痕跡了,就是感覺哪裡不對勁、還是很擔心。
 
但這道奇異的料理讓莎莉娜完全的恢復了、連同我可能沒辦法治療到的部分一起痊癒了,我安心下來了。
 
雖然不知道這道料理的原理是什麼,但可以確定的是《加入自己的魔力》可以讓料理產生很大的變化。
 
增加需要研究的事項了,說不定未來能夠幫上莎莉娜或周圍的人。
 
突然感覺了一道視線,我順著感覺往那個方向看去。
 
「……啊,我記得他是……」
 
我一抬頭就看見有人隔著帳篷的門簾看向裏頭。
 
我記得沒錯的話,他就是背著莎莉娜回來這裡的冒險者……叫做陶德?
 
莎莉娜維持著抱著我的姿勢,轉過頭看著帳篷外的男人。
 
「……恩……他…恩…救命恩人…恩……」
 
莎莉娜露出一臉難盡的表情,她疑惑的看著我,腦中響起莎莉娜的聲音。
 
〝他就是把我打傷、又治好我的……冒險者。〞
 
因伯格發布的任務才進行攻擊的男人。
 
確實對他有點一言難盡就是了……雖然知道他是因為任務需求才攻擊,但就是對他沒有好感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但莎莉娜顯然在意的不是那個,她的表情像是想說什麼、但又不知道該怎麼說的微妙情況。
 
可以看出她很糾結於某些事情。
 
〝怎麼說呢……我其實並不是因為這點才對他有點意見……就是他……呃……〞
 
看莎莉娜想說卻又不知道怎麼說的樣子、重複幾次。
 
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妳這樣讓我非常好奇。
 
〝凜然,你說過我有不確定的事情可以跟你討論,對吧?〞
 
是這樣沒有錯,所以你目前無法分辨出他是好還是壞?
 
〝我不知道該怎麼說……〞
 
莎莉娜感覺陷入了迷霧之中,已經束手無策了。
 
這時候就是我的工作了。
 
我稍微輕了一下喉嚨,對著還抱住自己不放的莎莉娜說著。
 
莎莉娜,如果是以打傷妳的元兇來說,反感是理所當然的,但知道背後的理由後、也並不能真正意義上的責怪他,因為對方也只是單純進行他的工作。
 
他也確實發現不對勁、就停止攻擊了,還幫妳療傷、最後將妳送到這個營地。
 
總結上來說,就是時間場合不對所造成的誤會,可以繼續對他反感,但還是要跟他道謝,謝謝他把妳平安的送到這裡,之後可以不用勉強自己。
 
但在那之前,該有的禮數還是要有。
 
莎莉娜的表情顯得更疑惑了。
 
咦?難道不是這件事情嗎?我搞錯了什麼嗎?
 
〝這個……這事情我確實想詢問凜然,剛剛的答案我…再回去思考一下,謝謝你替我解惑,但我還有一件想問的事……恩……〞
 
莎莉娜的眉頭皺了起來,放開了我,然後扶起了下巴,左思右想了好一段時間。
 
感覺莎莉娜在這段期間好像發生了什麼事情……
 
是發生了什麼難以啟齒的事情嗎?
 
〝……恩……凜然,我問你喔,假如有一個男人救了你,說你很像他以前認識的一個人…甚至直接斷定你就是那個人,但你很肯定的是……你跟對方完全不熟,記憶中完全沒見過這個人,你會怎麼做?〞
 
怎麼感覺有點繞口令啊,該不會……那個《假如》就是陶德對你說的話吧?
 
莎莉娜點了點頭,說這是那個男人對他說的話。
 
這下有點棘手了,如果是認識這個身體的原主人,那事情就變得很麻煩了……
 
我這麼一說,莎莉娜就突然有點激動。
 
怎麼了……?
 
〝對了!!說到這裡,我還知道那個召喚你過來的《集團》叫什麼名字了!!〞
 
喔喔喔!!真的假的?!妳是怎麼知道的?!
 
莎莉娜用手指指了外頭的那個男人,說著。
 
〝是他告訴我的,那《集團》的名字叫《夜寂》,夜晚的夜、寂寞的寂。〞
 
怎麼總覺得這名字好熟悉啊……好像不久前有聽過這個名字……
 
…………
 
…………
 
啊啊!!那個夢境裡出現過!那群穿著勁裝的人、就叫做《夜寂》!!
 
不會吧…………
 
〝夢境?〞
 
有點說來話長,我最近常常夢到過去的事情以及……我很肯定從來沒發生過的事情。
 
而且太過真實到,不像其他夢可以很肯定的說『這是奇怪的夢、這是假的。』或是直接醒來忘記自己做過什麼夢。
 
說起來,我把頻繁的夢境當作是《夢織者》的副作用,雖然神沒有明說有沒有這個效果,但我確實從進入《醒夢世界》開始,就一直頻繁的作夢、在那之前我基本上是很少作夢的。
 
但就算頻繁的作夢,夢到自己的過去、或是奇形怪狀的夢也挺正常的,但那個夢太過真實、像是自己曾經經歷過。
 
《夜寂》,就是那過於真實的夢。
 
我簡單跟莎莉娜講了一下夢境的內容,她的表情就有些難過了。
 
〝這夢的結局有點哀傷呢……〞
 
是啊……已經搞不清楚到底是真實還是幻想了。
 
夢到關於《夜寂》的事情已經兩次了,每次醒來都很想哭呢……太過真實了,而僅僅這兩次,彼此間卻有連結、延續著夢境。
 
〝凜然,你提到的夢境中,有個叫做《帝制令》的詛咒,父親給我的知識中有提到……這個夢,恐怕是真實發生過的歷史。〞
 
真的假的?!!
 
我激動的問著莎莉娜,她倒是挺冷靜的敘述著。
 
〝這樣一來……就說得通了。〞
 
什麼東西說得通?
 
我疑惑的看著莎莉娜,莎莉娜則是維持著扶著下巴的動作、說出令我驚訝不已的話。
 
〝《帝制令》這個詛咒,是在第三世紀的奧德里奇帝國的帝王-奧布裏‧奧古斯汀‧八世‧奧德里奇所研發出來的詛咒,距離這個世紀、也就是第七世紀差相了數千萬年了。〞
 
相差了四個世紀…………?
 
不……更重要的是……那是真的?
 
莎莉娜很認真點了點頭地繼續說著,關於這個《帝制令》的事情。
 
〝奧布裏帝王對於《概念》相當有研究,甚至利用《概念》激發了自己的潛在能力,最後成功研發出來的就是《帝制令》,利用了身為帝王這個在最上位的概念,對自己地位以下、在國土範圍內的靈智生物下達《絕對命令》的效果,但因為是《絕對命令》的關係,代表被下達這樣詛咒的靈智生物,是絕對服從、無法反抗帝王命令,就算內心不想、身體也會強制實行這個命令、意志強力的人會直接被詛咒摧毀神智,效果極其強大、是個很可怕的《詛咒型概念》。〞
 
…所以那個人才會幫《夜寂》解除詛咒……不惜犧牲自己的生命…嗎……
 
〝研發出這個能力的帝王,是千年來、萬中選一的天才,但最後結局也很諷刺,父親給了這項詛咒下了一個結論。〞
 
 
『既是天才又是愚者的奧布裏帝王,因這能力繁榮、卻也因為這能力讓帝國迅速滅亡了,僅此一代的能力。
 
帝王想也沒想過、自己的部下會犧牲生命打破他的詛咒、最後被自己的部下聯合外來國家、聯合滅國,反叛的部下們最後也因為重傷一一離世。
 
至此、最強大也最興盛的奧德里奇帝國,從此消失於世界上。』
 
 
是嗎……最後說的《盛宴》是指這個意思嗎……?
 
為了那位死者……從《帝制令》解放的《夜寂》,對帝國進行了報復,最後也成功了……
 
他們也在這場戰役中……死去了……
 
〝凜然夢到過去的事情《衰亡的奧德里奇帝國》,真是神奇……為什麼會夢到那樣的事情呢?〞
 
這……我就不知道了。
 
稍微安靜了一小段時間,我跟莎莉娜誰也沒說話。
 
我突然拍起自己的臉頰,重新振作。
 
我是不知道為什麼會夢到那樣的事情,但我很肯定的是,為了重要的人與帝國開戰的《夜寂》跟想殺我、進而召喚我的《夜寂》完全不一樣。
 
莎莉娜回過神、笑著點點頭。
 
這番話將剛剛憂鬱的氣氛、一掃而空。
 
回歸正題。
 
這麼一來掌握了召喚我的集團之名-《夜寂》,今後比較容易收集關於他們的情報。
 
或許可以詢問一下伯格?
 
感覺他知道的事情相當多,說不定會知道一些關於《夜寂》的事情。
 
說到這裡……
 
莎莉娜,妳是怎麼從那個男人口中知道《集團》叫這個名字?
 
莎莉娜有些尷尬地轉頭看向帳篷外,外面的陶德與莎莉娜對視了以後,他笑瞇瞇、招招手,她又馬上轉回來,有點慌張。
 
感覺就像是遇到蛇的小倉鼠、瑟瑟發抖。
 
〝我才不是瑟瑟發抖!!〞
 
莎莉娜不甘心的抗議著。
 
〝剛剛跟你說我遇到了那樣的事情,實際上……那個男人認識這具身體的原主人,並說我現在的這個樣子才是他以前認識的模樣,我變成原身體主人那個樣子以後、就變得很恐怖,連他都不認識了……〞
 
有夠饒口的。
 
所以妳的意思是說,陶德發現搞錯對象後、救了妳、幫妳療傷、然後覺得妳很像他以前認識的那一個人、甚至變成恐怖模樣之前妳就是那個樣子、確信妳就是那個人、然後妳很確定妳不認識他,這樣對嗎?
 
莎莉娜點頭,點的很大力。
 
莎莉娜不認識他是理所當然的,因為她是神造出來的《使徒》,所以記憶中只有我跟神,這很正常……
 
關於那個女人已經被神送到冥界去了,所以不可能有那女人的記憶。
 
況且莎莉娜的樣貌也跟那女人完全不同,但問題點就是、陶德很確信莎莉娜就是他以前認識的人……
 
某種程度上……事情變得有些麻煩了。
 
〝對了!那個男人說……我是因為進去《夜寂》後,才被首領變成之前那個模樣,連他都不認識了……〞
 
莎莉娜還是小心翼翼地看著帳篷外,陶德看到後又招招手了,她直接躲到我背後了。
 
《夜寂》的首領曾經被神稱讚過擁有一流的技術、為此還想跟他交流一番,所以對這身體的原主人搞出什麼東西都不意外了。
 
況且……還聽到了很關鍵的話。
 
點跟點漸漸連了起來,導向越來越明確的真相。
 
不會吧……真的假的……不不,這還沒證明真的就是那樣……
 
恐怕我的臉色有點難看吧,莎莉娜有些擔心我,但我現在必須要跟她詢問一些事情。
 
為了推翻我所想的。
 
莎莉娜,妳被陶德攻擊後,妳是怎麼平安無事的?
 
莎莉娜有些不解我為什麼這麼問,但還是老實回答了。
 
〝我是利用了《能量眼》及《魔力感知》找到攻擊中、最脆弱的那一點,用最強的包覆型魔法突破……但實際上我全身重傷,將剩餘的魔力全部拿來《轉換》成治癒力就昏過去了……〞
 
我沉默了一下,又再繼續問。
 
那關於陶德,他還有對妳說過什麼話嗎?任何事情都可以。
 
〝他……發現我不是任務目標後,就把攻擊取消掉了、然後說會對我負起責任的……然後就幫我療傷、甚至背著我到這裡。〞
 
名為真相的那條線出現了,一切都開始明朗了。
 
簡直糟透了,我的運氣又一次的嘲諷我了。
 
對於莎莉娜來說是好運、對我來說是不幸。
 
我語重心長的跟莎莉娜說著。
 
莎莉娜,這傢伙離的越遠越好,恐怕他根本不只是有關係這麼簡單,他就是裡面的幹部吧、說不定就是召喚我的其中一人……
 
〝??!!!!〞
 
莎莉娜驚恐地看著我。
 
這不難推測,伯格告訴我關於密令的事情,提到了陶德是超過A級、到達S級的冒險者,這點是伯格親自認證的。
 
陶德認識這具身體的原主人,還認識變成那樣之前的模樣,代表他跟那女人關係非淺,所以才會為了找她、特地混進發布任務的冒險團。
 
剛剛說到的關鍵、『進去後才被首領變成那個模樣』,代表他知道是首領搞的鬼,為什麼會直接認定是他做的?而不懷疑是其他人做的?
 
代表他對首領的實力算很了解,所以才不會懷疑是組織裡的其中一人幹的,因為能擁有這樣技術的人、僅此一人而已。
 
神跟我說過,使用《完全指定召喚》、需要的《對魔力相關技術》掌握相當高,才有辦法分擔主術者的工作,而且這樣的人數是複數……
 
那麼……
 
莎莉娜被陶德攻擊後,原本應該很危險,她根本不可能撐過那道攻擊,是陶德輕易的將攻擊取消後,弱點才出現、她才能順利突破吧……完全是莎莉娜運氣好。
 
有這樣層面的技術……那被拉進召喚術中、擔當其中一員也不奇怪的程度。
 
以上這幾點可以很明確的推斷出,陶德就是《夜寂》的幹部、甚至是召喚我的其中一員的可能性相當之高。
 
莎莉娜聽完我的推測後,表情變得很難看,我同樣也好不到哪裡。
 
完全不想接受的噩耗。
 
對上視線笑瞇瞇的陶德,從見面就一直瞇著眼睛的男人,開張了那微瞇的雙眼、一副很有趣的表情盯著我看。
 
至今為止,都是盯著莎莉娜的他,朝向我的方向,意義不明的微笑著。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68924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ex1234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支援系的強力反擊】 第... 後一篇:【支援系的強力反擊】 第...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a1231546tw大家
禮拜天就是要各種玩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8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