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達人專欄] 謊言烏托邦 外篇《13 夢中晤談》

作者:安普特│2020-02-15 00:45:52│贊助:6│人氣:37
  聽說人死前陷入昏迷時都會做夢。

  夢裡,可能是自己最珍愛的家人,自己最信任的同伴,抑或者是生命中的某些片段。

  但我的夢境體驗顯然出了很嚴重的差錯。

  「哦,很好。」希爾達坐在沙灘躺椅上,手上則拿著插著小雨傘的高腳杯。一旁,滾滾河流不知流向何處。「妳終於過來了。」

  我忍不住脫口而出一串髒話,想要再度逃跑。但與在烏托邦訓練所的情況不一樣,我竟然動彈不得。「妳放我回去!我才不要跟妳這傢伙在這裡度過……」

  說這句話的同時,我才驚覺到一件事。

  如果說過河後就是死了,那我不就要跟她在這裡到永遠了?

  「妳別驚慌呀,我又不會吃人。」希爾達慢條斯理的啜飲一口飲料。

  妳別唬爛!妳連我的身體都「吞掉」過!

  「妳放心,妳沒死。我只是想和妳聊聊天,等等就放妳回我那可愛的亞修身邊。」怎麼辦,為什麼希爾達的笑容越來越欠揍了。

  「他才不是你家的。」我不悅的嗆回去。

  「哦?」希爾達挑起眉,表情完全沒變。「我猜亞修從來沒告訴過妳我在他心中的地位吧?」

  反正,我看過他拒絕妳的吻哦。

  「偷偷告訴妳,亞修這個名字是我取的。」希爾達的語氣中帶著得意。「既然他肯帶在身上一輩子,就代表著我對他具有一定的意義。」

  ……好啦,妳贏了。不過他大概是把妳當媽的成分比較多吧。

  「妳讓我來到這裡應該不是想要討論亞修屬於誰的事情吧?」我比較擔心的是要是事後亞修知道我在鬼門關前竟然是在和希爾達搶男人不知道他會作何感想,尤其他還是當事人。

  「啊?一定要有主題嗎?」我的話反而讓希爾達愣了一下。「我原本就只是找妳來瞎聊的。」

  所以還真的沒主題啊!

  好吧,既然沒話題,那我就來帶話題。「這裡是哪裡?妳又為什麼沒去投胎?」

  「冥河,忘川河,隨便妳叫那什麼。」希爾達隨手指了指河流。「至於第二個問題很簡單,我想要在離開前再跟妳聊聊。」

  為了跟我聊天等這個久還真是辛苦妳了。

  「……亞修下去過嗎?」其實我想問的問題是:亞修死後還有再遇過希爾達嗎?

  希爾達不滿地嘖了聲。「有,還在看到我的臉之後就毫不猶豫地往河裡跳,叛逆的傢伙。」

  啊,希爾達果然是把他當自己的小孩看吧。

  「好啦,我想妳現在最需要的應該是如何度過這段困難時期的建議。不過玩到讓烏托邦陷落的妳也真厲害,瞎搞技能竟然贏過我了。」希爾達臉上再度出現讓我想要拿刀子捅爆的表情。「很簡單,把那個女的殺了,沒有別的辦法。」

  ……

  看到我無言的表情之後,眼前的女人皺眉抗議。「喂,妳以為我在跟妳講廢話嗎?只要那個女的還在,妳和反抗組織那些就都沒有存活的機會,烏托邦島這麼小,你們無處可藏的。就算妳不想活,妳也要替亞修考慮一下。」

  「在這之後,妳還要處理這個新烏托邦的問題。」希爾達頓了頓。「基本上新烏托邦的問題妳都知道了,但強大的異能者只會越來越多,變成強者支配的城市。這是不可逆的過程。」

  「法律……無法阻止嗎?」我吞了吞口水。

  「如果說大家的異能沒有強弱之分還好處理,但妳不能保證每個強者都是善良的,正如現在那個紫級異能者一臉就是想要統治這個城市。」希爾達的眼神越漂越遠。「唉,人類這種生物真是難搞。」

  咳咳,聽說妳以前就是最難搞的那個。

  眼前的景象突然模糊了一瞬,我揉揉眼,懷疑那是錯覺。

  「真可惜,妳要醒了。」希爾達露出惋惜的表情。「最後替我好好管管亞修,他是個比你還固執百倍的人,尤其他現在執著的對象是妳。就算現在沒發生什麼事,他大概之後也會做出很蠢很蠢的事。到時候,就看妳選擇要阻止他是支持他了。」

  然後,希爾達朝我伸出手。我站在原地,沒有動作。她的嘴角往下撇了撇。「把手放上來啦,快點。」

  我嘆了口氣,將手覆上她的。一股暖流順著她的手掌暈染入我體內,然後倏地消失無蹤。「這什麼?讓我毀天滅地的力量嗎?」

  聽說主角陷入昏迷都會得到高人指點,然後醒來後功力大增,難道這刻被我等到了?哈哈哈!真虧我沒白活十八年!

  「別想太多,這次的妳是配角,絕對是配角。」我的高興並沒有持續太久,希爾達便毫不留情地戳破我的妄想。「雖然不知道我的力量什麼時候會派上用場,不過這是我請妳協助亞修的謝禮。這次,讓他當一回主角吧。」

  交代完所有事項之後,希爾達滿意的吁了口氣。身影也開始消失在霧氣中。「亞修,就拜託妳照顧了。」

  世界反轉,我在現實中清醒。

  §

  我的第一個想法是床很硬。

  跟亞修的床完全不一樣,可能也是我剛醒來時腰酸背痛的元兇。

  房間的窗簾全部都被拉上,刺鼻的消毒水氣味有些嗆,但還不到令人咳嗽連連的地步。總之,我是真的不曉得我在哪裡。

  強烈的不安感讓我立刻轉頭尋找亞修的身影,還好他從來不讓我失望,正站在窗邊低聲講電話。微光之下,他的側面一樣非常好看,輪廓分明,線條優美。我撐起自己想去找他,卻忘記自己不久前才吃了一顆子彈這件事。

  腰間的痛楚讓我忍不住哼叫出聲。

  亞修瞬間轉過頭,然後驚恐的衝過來,活像是看見了世界末日。「別動!」

  他低聲對電話那頭說了一句,多半是說我醒了還怎樣,然後便直接掛上電話。「因為太晚獲得治療,妳的傷還需要一陣子才能復原。」

  我掀開自己的衣服,看見自己的腹部還裹著一層厚厚的繃帶。好吧,至少我還活著已經是最大的幸運。亞修小心翼翼朝我伸出手,彷彿我是什麼貴重的珍寶。至於我可就沒他這麼磨磨蹭蹭,直接投入他懷中。

  噢該死,又扯到傷口了。

  「當時在烏托邦訓練所,我以為……」他的聲音低低的,帶了點沙啞。「我以為我會失去妳。」

  沒關係,我也以為我會死掉。

  「然後這之後妳又昏迷了好幾天,我真的很害怕。」就算是我主動抱著,亞修的撫觸仍是輕柔的,就像在對待一個易碎品。「然後妳醒來了,我現在卻怕這只是我的一場夢。」

  「是我,我向你保證。」我仰起頭,在他唇上一啄,就像亞修當初向我證明他不是我的夢一樣。對了,我現在根本不在乎我在哪發生什麼事了,我只要有亞修就夠了。

  這個舉動讓亞修露出了笑容,表情也不再僵硬。「不要離開我。」

  「你也是。」我在床上調整自己的姿勢,讓亞修更好抱。「我猜你要開始講壞消息了?」

  「事情有些變動,不過如果妳覺得自己還無法承受,我可以全部幫妳擋在外面。」亞修輕嘆了聲。「雖然這是我最不樂見的事,不過看來已經發生了。」

  哈,竟然給我賣關子。「我要知道。」

  「羅絲琳──就是那個紫色等級的女人幾乎控制了整個烏托邦,特爾斯派只剩下政府大樓沒失守,這也是妳現在所在之處。」亞修拉了拉棉被,讓我的腿不至於受涼。「其實到這裡為止我都沒意見,但羅絲琳下令要殺掉所有反抗組織的人,而這也包括妳。我不會讓這件事發生。」

  我相信亞修這句話是認真的。

  「雖然靠著僅剩的異能者,我們守住了這塊地,但大概也撐不久。現在還有用是因為政府大樓囤積了許多對異能者武器。近期之內,我們必須打敗羅絲琳,否則我們的物資會先被消耗完。」亞修先生,這麼危急的狀況你竟然還考慮過要隱瞞我呀?

  「瑪可辛他們呢?他們都有逃出來嗎?」當我看見亞修點頭,內心的一小部分才終於安定下來。「那……我們該如何打敗羅絲琳?」

  「遇到她,捅她。」他用故作玩笑的語氣,但兩人都沒有笑。

  好吧,死局。

  亞修尷尬的咳了咳,鬆開我。「我去幫妳弄點吃的。」

  我拉住了他的手臂。「不要走。」

  我突然有預感,要是他現在走了,將會有很恐怖的事發生。

  面對我的撒嬌……其實也不算是撒嬌,亞修愣住了幾秒,還真的就這樣坐回床上。「好,我不走。」

  「但就算我不走,妳還是會餓。」讓我來告訴大家亞修是如何解決這項問題的──他叫艾妮絲外送。

  「哈囉哈囉布蕾伊早安我猜妳一定很想我!」艾妮絲一如往常的繃繃跳跳現身,絲毫沒有因為現在的處境而放棄自己的樂觀。當然,她手上的食物也保護得很好。「哎喲,竟然在這邊和男朋友約會,太狡猾了啦!」

  雖說是這樣,但她一點也沒不開心的樣子,放下食物後便旋轉跳躍離開,還好心幫我們帶上了門。

  感覺,一切似乎都回到了常軌。

  為了讓亞修安心,接下來的幾天我也拚命養病,不到幾天便能自由行動。不過,一棟樓的面積其實也沒辦法行動到哪裡去。

  這段時間,我也參與了特爾斯的會議數次,但大家依舊一籌莫展。當我走出房間時,也能感受到緊張氣氛明顯地升溫。

  「目前的烏托邦被分成了兩派,舊烏托邦成員幾乎都支持我,而外進者則是中立或支持羅絲琳居多。」特爾斯坐在會議桌桌首,面色凝重。「我的提議是盡可能煽動支持我的異能者,進而在烏托邦混亂之時將羅絲琳及她的黨羽趕出烏托邦。這不會比推翻凡妮莎難多少的。」

  「特爾斯,想必你已經忘記自己現在的立場了。現在的你就是在凡妮莎的位置,而羅絲琳就是當初的妳。因此你剛剛的話就等於在說推翻你很簡單。」切揉了揉太陽穴。「我們所能做的就是安定烏托邦居民的心情,把大家重新拉攏回來。」

  「問題是要怎麼拉?根本沒人做過這種事。」以賽亞提出。附帶一提,雖然以賽亞年紀尚輕,但在反抗組織中早就確立自己重要的地位,因此也是軍師群的其中之一。

  「無論怎麼拉,羅絲琳都會回來,策畫著下一次的襲擊,這樣會沒完沒了的。」亞修沉聲開口,抱著胸靠上椅背。「唯一的選擇就是殺了她,我們別無選擇。」

  感謝亞修,這次的會議再次以死局告終。

  特爾斯無奈地宣布散會,我們帶著沉重的腳步走入飯堂。用餐時,我突然感受到異樣的冰冷視線。雖然過去幾天有時會感覺到,但似乎沒有一次這麼強烈。仗恃著亞修在身邊,我冷靜的回過頭去。

  我很快便找到了人。無庸置疑是尼特。

  當我對上他的眼睛,他也毫不避諱的瞪回來。實際上,我能理解他憎恨的理由,因次也生氣不起來。這幾天,我一直想找時間向他道歉,但一方面自己怕把情勢越搞越糟,另一方面他似乎都刻意不出現在我的視線中。

  我嘆了口氣,拿起已經用餐完畢的碗盤。今天一定要解決這件事。「亞修,我去找一下尼特。」

  「我跟妳去?」他的眼神中有著明顯的不信任,但還是紳士地詢問我的同意。

  「我會把他約到走廊聊聊,希望你可以在轉角等著,以防發生什麼情況。」我的膽子還是沒那麼大,不敢不替自己留後路。

  我把托盤放到回收區,故作冷靜來到尼特桌旁。「尼特,我想跟你談談。」

  其實在開口前我有點害怕要是尼特拒絕怎麼辦,但他只是冷漠的掃了我一眼後便站起身。我戰戰兢兢地把把他帶到外頭的走廊上,醞釀著第一句話該怎麼開始。

  「尼特,關於在烏托邦訓練所發生的事,我覺得我必須要負一部分的責任。因此我在此向你鄭重道歉。」好,希望用這句開頭是對的。

  「然後呢?」他雙拳緊握,似乎在努力克制自己的怒火。「然後妳現在就覺得這一切都不關妳的事妳可以輕鬆走了?」

  「我們會打敗羅絲琳,替你姐姐報仇的,若你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我定會鼎力相助。」說實在的,現在真的是我站不太住腳,這也是為什麼我一直嘗試逃避這次的談話。

  「思萊以前在反抗組織時期曾經跟妳有過過節,妳是因為這件事才心生怨恨想報仇吧?」未料,尼特竟然說出了我意想不到的事。

  我還記那件事起因於我在模擬戰中偷戳她的臉,因此得到她的怨恨。雖然直到現在我都不曉得是不是她告訴特爾斯我是叛徒,但當時我被捕時她在旁邊落井下石倒是真的。

  見到我的表情,他更得意的逼近我。「妳以為我不知道嗎?思萊全都跟我講了,她叫我小心妳。」

  雖然我很想吐槽他一兩句,但我也知道現在並不是很好的時機。「尼特,那件事早在很久以前就過去了,而且我完全不知道羅絲琳的事,更沒有人知道那日在烏托邦訓練所有什麼在等著我們。思萊死得很英勇,而我們現在更應該繼續堅持下去,打敗殺死她的兇手。」

  當務之急不是全盤接受對方的指責,要是我自己也站不住,就等於自己罪該萬死。

  「我想我們已經沒什麼好談的了。」奇怪的是,原本瀕臨爆發的尼特突然瞬間冷靜了下來。不,應該說他彷彿把自己的情緒跟全世界隔絕。他冷冷的轉身離去。臨行之前,只烙下了最後一句話。

  「我永遠都不會原諒妳。」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68576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小說|奇幻|愛情|女性向|BG|虐心|異能|反烏托邦|半架空|HE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melody86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謊言烏托邦... 後一篇:[達人專欄] 謊言烏托邦...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7119926好討厭喔
男生和女生的故事,都會被我寫成大家死光光,怎麼會這樣...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