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同人][ようりこ、曜梨]過去の我儘、今の愛おしさ(下)

作者:Kaze│2020-02-15 00:16:41│贊助:2│人氣:27
    「曜,妳怎麼從聚會一開始就悶悶不樂的啊?難得大家聚在一起不要擺著一張苦瓜子臉嘛~」

    「果南ちゃん妳喝醉了啦!還有,酒臭味很重。」

    「曜妳才是,都沒怎麼喝呢~該不會其實是不會喝酒吧?那就讓鞠莉大姊姊來幫妳鍛鍊一下吧!來,喝酒喝酒~」

    「鞠莉ちゃん我的杯子已經有酒了啦!真是的……」

    聚會已經過快一個小時了,我的身邊前前後後也換了不少人來打招呼,只不過現在在我旁邊的這兩人一坐下之後好像就不想起來了。

    雖然從以前就知道這兩人如膠似漆的關係,可是好歹也想想被夾在中間的我的感受好嘛……一開始拿著酒瓶過來的時候,彼此的步調都很正常,直到鞠莉ちゃん說了句「曜妳要不要來划酒拳」。

    然後兩人就被我一直灌酒,當然我自己也喝了不少,只是我沒想到他們會醉到這種程度,等我想阻止的時候已經為時已晚了。

    趁兩人不注意我從座位溜走偷偷來到窗邊,今晚的風比起以往更為寒冷,冷冽的寒風就像刀尖一樣,每吹過我的皮膚就感覺被劃了一到疼痛。

    然而跟天氣不同,我的背後反而傳來高漲的熱氣,久違的聚會大家都玩的不亦樂乎,談笑聲自從開始之後就沒停過。

    大家真的都變成大人了呢,董事長、老師、女將、服裝設計師……每個人都有了自己的生活,所以我覺得能再一次在千歌ちゃん家聚集真的是奇蹟。

    可是……那位鋼琴家此刻卻不在這裡。

    我事先聽千歌ちゃん說了,昨天好像和梨子ちゃん通過電話了,得知她明天很早就要搭飛機離開,很可能會趕不上聚會。嘛……這也是無可奈何的。

    「哈……」

    「曜ちゃん沒事吧?」

    「千歌ちゃん……」

    千歌ちゃん拿著兩罐酒來到我的身邊,我順手接過了一罐,是意料之外的罐裝啤酒。

    因為是地主的關係,千歌ちゃん包辦了聚會所有的工作,有時還得去應付其他房客,幾乎是屁股都還沒坐熱就又有事情要忙了,想當然酒也沒能喝上幾口。

    「果然啤酒一點都不好喝……」

    「如果不喜歡的話就給我吧?」

    「不要,千歌我今天都沒喝到幾滴,就算是曜ちゃん也不會讓給妳!嗚噁……好苦……」

    「所以說為什麼不拿日本酒來喝啊……」

    「再被我喝下去的話,旅館就要沒庫存了啦!」

    千歌ちゃん賭氣的又喝了一大口啤酒,果不其然露出了好像要把臉部器官全都皺在一起的表情,但對我來說這種苦澀正好恰到好處。

    「大家全都醉的一蹋糊塗……」

    「難得的聚會大家都喝開了啊。」

    「曜ちゃん倒是一點醉像都沒有,真的很會喝酒欸~如果千歌也像曜ちゃん一樣那該有多好……」

    「好險千歌ちゃん酒量沒有很好,不然妳那麼愛喝酒一定會不知分寸,把自己的身體喝壞的。」

    「沒事的,到時再請曜ちゃん來照顧我就好了!」

    「那不就跟現在一樣嗎……」

    不知道第一次有人跟我說我酒量很好是什麼時候了,只是等我回過神來大家已經都醉了,說真的我也不是很喜歡喝酒,酒量好對我來說幾乎沒有好處。

    很多人都相信藉酒可以消愁,我自己也不例外,可是我認為那很大一部分是因為人喝醉了可以暫時忘掉令自己痛苦的事情。

    梨子ちゃん走了之後,有很長一段時間我都在酗酒,希望可以從此醉生夢死忘記一切,不過老天爺似乎不想讓我如願,給了我不管怎麼喝都不會醉的體質,所以我就放棄了這個方法。

    我強硬地把千歌ちゃん手中的啤酒搶了過來,眼看千歌ちゃん一副快要撲過來的樣子,我趕緊一口把啤酒飲盡,故意把空的酒灌在千歌ちゃん眼前晃了晃,千歌ちゃん才死心地趴回欄杆上。

    「真是的……明明說要聚會的人是我欸,結果根本完全沒參與到嘛……」

    「沒關係啦,今天大家都要住在這裡吧?明天就可以好好玩了啊。」

    「喝酒跟玩耍是兩回事好嘛!算了……我出去走走……」

    「我也去。」

    整理了一下宛如被炸彈轟炸過的房間,再幫千歌ちゃん鋪好八人分的床鋪,然後一個一個把成員們塞進各自的被窩裡之後,我才跟千歌ちゃん出了十千萬。

    我們來到十千萬前面的海灘,即使已經進入了春天,冷冽的海風似乎還在做最後的掙扎,搭配上皎潔的明月,讓這份寒冷有了想像以上的威力。

    千歌ちゃん提議沿著海岸散步一下,我點了點頭便跟在千歌ちゃん身邊。現在仔細想想雖然從小就經常和千歌ちゃん在一起,可是好像從來沒有單獨兩個人一起在這片海岸上散過步。

    看著千歌ちゃん的身影,讓我把高中時代的放學時光重疊在一起。走在回家的路上,我們也常常會像這樣聊天玩鬧,通常這時候……

    「果然沒有梨子ちゃん在還是有點寂寞呢……」

    「曜ちゃん妳啊,其實都是一個不怎麼精明的人呢。」

    千歌ちゃん停下了腳步,在月光下轉身過來看著我,臉上卻是我從來沒見過的表情,這不禁讓我感到非常疑惑。

    「平常總是一副全能超人的模樣,可是只要是跟自己有關的事情就會化身……不,是變回原來的曜ちゃん,那個比誰都還要笨拙、比誰都還要溫柔的曜ちゃん。」

    「才沒那回事,我不是全能超人也沒那麼溫柔……」

    「有!曜ちゃん從小就一直承受著千歌的任性,明明是多麼不講理的撒嬌,結果還是會全盤接受。不只是千歌,曜ちゃん一路走來都在為了別人努力,都不管自己會怎樣,溫柔的像個笨蛋一樣。」

    千歌ちゃん走了過來摸了摸我的臉頰,此時她的笑容讓我完全忘了我現在正處在早春的寒風中,令我覺得如此溫暖,卻又無比不捨的笑容。

    啊啊,我知道為什麼我會沒看過這個表情了。


    千歌ちゃん也已經……長大了呢。


   「其實多年來千歌一直想跟曜ちゃん道歉,跟梨子ちゃん通過電話後讓我不得不正視這件事。一直束縛著曜ちゃん,千歌也是一個足夠差勁的人了,對不起呢……」

    我只能不停地搖著頭,說實在的我也不知道我此時是想拒絕什麼,又或者想否定什麼,我只知道連千歌ちゃん也要從我身邊離去了。

    但是令我意外的,以前這種時候我總是會感到無比害怕,可是這次我的眼前卻充滿光芒,彷彿之前遮蔽眼睛的東西消失了一樣。

    「曜ちゃん已經可以不用擔心千歌的事情了,妳看,千歌現在可是獨當一面的女將了哦!」

    「說的也是呢……我也不能再把千歌ちゃん當小孩子了呢。」

    「曜ちゃん妳一直以來都是這樣看千歌的嗎……」

    我笑了……發自內心的笑了,總覺得鬆了一大口氣。

    一直以來我都認為千歌ちゃん是我的英雄,我自己也必須努力成為千歌ちゃん的英雄才行,但是我忘記了在這之前,我們更是從小就互相扶持著的青梅竹馬,實際上根本沒有成為對方英雄的必要。

    梨子ちゃん也告訴過我,不必為了別人成為什麼,不必想著要為了別人做些什麼,最重要的是必須更加重視自己才行。

    看來我也該是時候,從幼稚的英雄幻想裡畢業了。

    「曜ちゃん妳為別人做的夠多了,該開始為妳自己的幸福去努力了,自己想做的事就放手去做吧!」

    「嗯,千歌ちゃん,謝謝妳。」

    「那就不能再讓我們的公主大人等了吧!曜ちゃん上吧!」

    「等……妳在胡說什麼啊!再怎麼說也太突然了,而且現在都幾點了,梨子ちゃん也已經睡了吧……」

    「梨子ちゃん明天就要搭飛機離開了哦?」

    千歌ちゃん對我投射擔心的眼神,不過這次我真的是已經想通了,我把手放在千歌ちゃん的頭上揉了揉她的頭髮,這是我在學校常常使用,用來讓學生消除擔心的方式。

    因為都這把年紀了還用ヨーソロー實在是有點羞恥,更何況是在學生面前。

    「不用擔心,在梨子ちゃん離開之前我一定會跟她聯繫的。」

    「嘛,曜ちゃん都那麼說了……」

    跟千歌ちゃん拿了梨子ちゃん的手機號碼後,像是放心了一樣,千歌ちゃん打了一個誇張的大哈欠,瞇起來的眼睛藏著壞笑,偷瞄了我一眼後滿意似的走過我身邊朝十千萬的方向離開。

    「那麼千歌先回去睡覺啦,曜ちゃん一起回去嗎?」

    「不了,我現在想去一個地方。後門應該會開著吧,我在從那裡進去就好。」

    千歌ちゃん揮了揮手就走上了堤防,整個海灘只剩下我一個人,寬闊的令人不安。開起了手機,現在時間是晚上11點多,日期就快要換了。

    我深深嘆了一口氣,一邊想著該對梨子ちゃん說什麼一邊邁開了腳步。

********************************************************************************
    從海灘回來之後曜ちゃん直到現在都還沒回來,因為從小就知道她不擅長熬夜,應該是時候要擔心一下了。我來到堤岸邊站在高處眺望整個沙灘,不過沒看見曜ちゃん的人影。

    這時身後響起了關車門的聲音,現在這個時間點……

    「我就知道妳一定會來的。」

    看著氣喘吁吁的酒紅色友人,看來是相當趕忙呢。也是,因為在過不了多久就要離開了嘛,那我也就不想耽誤屬於她們兩人的時間了。

    她們之間,已經失去太多了。

    那通電話的最後她告訴我曜ちゃん是怎麼看待我的,雖然語氣沒有很堅定也說了那只是她的臆測,不過我從來沒懷疑過,因為是從她嘴裡說出來的。

    她說曜ちゃん一直以來都把我當成是她心目中的太陽,雖然千歌表示曜ちゃん才是我的英雄,可是那只是曜ちゃん「必須是」千歌的英雄而已。

    曜ちゃん一直以來都害怕著,如果自己不再是千歌的英雄了,那千歌是不是會就這樣離曜ちゃん而去,拋下曜ちゃん孤單一個人。

    「曜ちゃん的話不在旅館裡,她只說要去一個地方。千歌不知道是哪裡,但是妳的話應該知道。」

    酒紅友人一瞬間露出非常慌張的表情,可是馬上就冷靜下來了,她大概是猜到曜ちゃん會去什麼地方了吧。

    沒有多說什麼,酒紅友人飛快地奔回車上,叫我替Aqours的大家問好,就要開車離開。人家常常說見色忘友,我現在確實覺得很有道理。

    「雖然電話裡那麼說,可是我好像意外的剝下了替曜ちゃん帶上去的面具。不過最後一層是曜ちゃん自己帶上去的,只有妳能幫她拿下來了,去讓曜ちゃん變得直率吧!」

    「嗯,謝謝妳,千歌ちゃん。」

    目送開車離開的友人,千歌明白到了這個地步,已經沒有我可以幫得上忙的事了,剩下能做的就是在心裡幫最好的兩個摯友祈禱而已。

    加油啊,曜ちゃん、梨子ちゃん。
*********************************************************************************
    眼前是一片展開的絢麗櫻花,在月光的照耀下白裡透紅,有種冷冽的感覺,用冰山美人這句話來形容再適合不過。

    沒想到在這個快速變遷的時代下,這裡的公園仍屹立不搖沒被時間的洪流給掩沒,雖然現在只有我一個人,可是處處都可以看見設施有被使用的痕跡。

    「好好的被保存下來了呢……」

    我到了樹下的長椅坐下,在這裡我們一起說了好多心事,卻也是在這裡留下了最後的遺憾,真是令人百感交集的地方啊。

    我把視線移回手裡的手機,期間我反覆思考著該怎麼開口,不過總覺得沒直接見面就說不明白,所以遲遲無法有個明確的答案。

    「果然還是直接說會比較好嗎……」

    「是曜……ちゃん嗎?」

    咦……?

    一瞬間我還以為自己產生了幻聽,踩踏著砂石的腳步聲,我感覺到有人接近的氣息。內心開始躁動不安,我根本還沒準備好要面對……不是,雖然我已經下定決心了,只是那麼突然果然還是……會有點膽怯。

    我該……抬頭嗎?

    不,對方都特意來到我的面前了,我沒有理由不去回應她。

    這是……重新面對彼此的……重要的第一步。

    我帶著忐忑不安的心情,緩緩地抬起了頭,然後……毫不意外的,我整個人僵住了無法動彈,只能全力睜大眼睛看著許久未見的那個她。

    眼前的她變得比以前成熟不少,可能是成為舉世知名的鋼琴家的關係,整個人都散發出高雅的氣質,更襯托出了只屬於她的女人味,無論幾次都能讓我沉迷其中。

    酒紅色的長髮飄逸在微風中,琥珀色的雙瞳此刻閃爍不定,明顯透露出些許不安……啊啊,應該是怕認錯人吧,畢竟我現在的形象和以前簡直是不同人,也難怪梨子ちゃん會那麼動搖。

    不過就算如此,我還是能感受到那雙眼睛和以前一樣飽含著令人安心的溫柔,在那雙眼睛面前我只能展現出最真實的我。

    在我因震驚而看呆的時候,梨子ちゃん居……居然靠了過來!梨子ちゃん的側臉無聲無息的撞進我的視野裡。無路可逃的我只能被梨子ちゃん緊緊地盯著……然後她露出了和記憶中一樣的美麗的微笑。

    「那雙漂亮的眼睛,妳果然是曜ちゃん呢。」

    「梨子……ちゃん。」

    「好久不見了,曜ちゃん。」

    「好久不見了……真的。」

    啊啊……妳到底……要吸引我到甚麼程度……

    從喉嚨裡發出來的聲音,沙啞的不像是自己的,跟梨子ちゃん動人的嗓音形成強烈的對比,讓我都有點感到不好意思。

     梨子ちゃん默默坐到我的身邊,一陣沉默馬上降臨在我們之間。我想起以前我們也常常像這樣並肩坐在一起,那種安心感我很喜歡,我從來沒想過還會有這一天的來臨。

    「曜ちゃん,頭髮留長了呢。」

    我張開嘴想說點什麼,可是依然無法組織成像樣的句子,最後只能點點頭。可是梨子ちゃん並沒有在意,馬上又補了句──眼鏡,也一直都戴著了,我依舊只能點頭。

    終於連梨子ちゃん自己也覺得好像接不太下去,我們之間又陷入了新的一陣沉默。

    我開始著急了起來,在不做點什麼我們之間還是什麼都不會改變,明明是個千載難逢的機會,我絕不想再錯過一次。

    快啊,渡邊曜!趕快說點什麼!如果梨子ちゃん再一次離開我的身邊的話,我……

    突然隔壁傳來了深呼吸的聲音,伴隨著一聲曜ちゃん,我的思緒被拉回了現實,然後心裡也隱隱約約覺得這將會是我最後的機會。

    「吶,我的內心一直有想對曜ちゃん說的事……願意聽我說嗎?」

    下定決心的氣息蘊藏在那雙琥珀色的雙瞳裡,強烈的氣勢整個蓋了過來,這反而使我降低了緊張感,心裡逐漸的平靜無波,所以我輕聲地回了聲「嗯」。

    所謂置之死地而後生就是這種心情嗎……

    不過梨子ちゃん會想對我說什麼,會是要責罵我……還是要跟我抱怨……還是說……

    「曜ちゃん,對不起!」

    嗯對,還有對不……起?欸?

    看著低下頭的梨子ちゃん,我霎那間完全不知道該怎麼回應,只能急急忙忙讓梨子ちゃん把頭抬起來,然後……我發現那雙眼睛變得更加濕潤了。

    「我從千歌ちゃん那邊聽說了,曜ちゃん妳一直以來都過得不太好。」

    「沒……沒這回事啦,再說就算是真的,那也跟梨子ちゃん完全沒關係啊!」

    「怎麼可能……沒關係!」

    「欸?」

    那股濕潤感終究還是化為了現實,滴落在梨子ちゃん的手上,一瞬間我想舉起手拭去她臉頰上的淚水,但馬上又覺得不妥,現在的我……真的可以嗎?

    雖然通常是我對梨子ちゃん撒嬌比較多,可是我也想成為梨子ちゃん的支柱,當她陷入瓶頸或是演奏會有失誤的時候,我總是會在梨子ちゃん的心房前經歷一番苦戰,才能讓不太服輸的她在我的擁抱下哭出來。

    我像以前一樣,帶著膽怯的心情伸出手撫摸了梨子ちゃん,梨子ちゃん似乎是我突然的舉動嚇到了,眼睛睜的老大,眼淚也像堤防被解除了一樣大量湧出。

    看到梨子ちゃん這個樣子我不禁慌了,下意識想把手收回來,可是梨子ちゃん卻沒有讓我得逞,細長的手指溫柔而強力的包覆著我的手掌,宛如母親呵護著小嬰兒的這副光景,對我來說是那麼的……脆弱。

    不再猶豫,我鼓起勇氣用空著的另一隻手拭去梨子ちゃん的眼淚,之後慢慢的將梨子ちゃん擁入懷中,在梨子ちゃん冷靜下來之前,來回輕撫著背部的手沒有停下來過。

    「梨子ちゃん,稍微冷靜下來了嗎?」

    「嗯,抱歉曜ちゃん。情緒突然湧了上來沒能忍住……」

    「沒事的,梨子ちゃん。這幾年一直在國外獨自努力,一定很辛苦吧?」

    「沒那回事,因為是自己的夢想嘛……曜ちゃん呢?」

    「我……」

    「為什麼不繼續跳水了?」

    「…………」

    嗯……這該怎麼說才好呢?

    如果照實話說的話,梨子ちゃん一定會把錯攬在自己身上,這樣我怎麼可能說得出口……

    「曜ちゃん,我們之間……沒有謊話哦?以前說好的。」

    「抱歉,梨子ちゃん……」

    「沒關係,慢慢來就行了。」

    我在梨子ちゃん的引導下,一字一句慢慢的,把跳水的事、自己一個人被遺留在世上的事、悲傷的事、恐懼的事,有關梨子ちゃん離開後的我,全部都跟梨子ちゃん說了。

    換作是之前的我,肯定沒辦法這麼坦率的說這些沉重的話題吧,連我自己都感到驚訝,沒想到自己竟然沒有哭出來,跟善子ちゃん那時候簡直判若兩人,這大概是我最後且幼稚的矜持吧。

    十分鐘?二十分鐘?半小時?

    因為身在其中到底過了多久我也不清楚,只是當一切都結束的時候,梨子ちゃん她沉默了許久,反芻著後來湧上的情緒,等我冷靜下來要抬起頭的時候,這次換我被納入了溫暖之中。

    「曜ちゃん……對不起……對不起……」

    「為什麼梨子ちゃん要說對不起?全部都只是我自己的問題而已。」

    沒錯,這都是我的問題。

    我並沒有想把錯攬在自己身上,這反而是我再重新審視之後,無法辯駁的部分。一直以來,我活著方式、追求的東西都是錯誤的,只是和梨子ちゃん在一起時我被迫認知到了這件事。

    那時我根本無法接受甚至是抗拒,可是梨子ちゃん讓我別無選擇,所以在梨子ちゃん離開之後我變回了以前那個總是被別人定義的自己,繞了這麼多遠路我才終於又醒悟了。

    「一直一個人努力真的辛苦妳了,一定很痛苦吧?為什麼我沒能在曜ちゃん最難受的時候陪在妳身邊呢……」

    「梨子ちゃん妳應該比我還難受吧?」

    「才沒那回事,跟曜ちゃん比起來根本就沒什麼大不了的!」

    「聲音。」

    「欸?」

    「梨子ちゃん的鋼琴的聲音,我從那裡面已經感受不到任何梨子ちゃん的心情了。」

    看到梨子ちゃん睜大了雙眼,我內心不禁微笑了起來,總覺得……好像看到了以前的自己。梨子ちゃん之前有說過,每次我被拆穿心事的時候,雖然會硬掰模糊焦點,可是臉上的表情總是會出賣自己。

    「我一直都有在聽,梨子ちゃん的琴聲。快樂的、悲傷的、徬徨的、憐愛的,不管是哪種音色,都各自具有不同的世界,而且在那之中一定都有一位美麗的鋼琴家在彈奏曲子。」

    非常鮮明的印象,高中時期每次梨子ちゃん在彈奏曲子,對我來說都是不可多得的享受。梨子ちゃん常常會笑說我這個人非常好懂,只是我那時候沒告訴她,談著鋼琴的妳才更是一覽無遺。

    「我……已經不曉得了。我到底是為了什麼才繼續彈鋼琴。不知不覺間,鋼琴對我來說就只是冷冰冰的工作,寒冷到我不想再碰它。」

    梨子ちゃん正在顫抖,卻還是緊咬著嘴唇硬撐著,我很明白梨子ちゃん直到現在依然喜歡著鋼琴,不然的話也不會像現在這樣掙扎。

    明明是自己最喜歡的東西卻無法在坦率的說喜歡,這種感覺……我非常能體會,但即使如此我還是希望梨子ちゃん不要步上我的後塵,我想看到梨子ちゃん在舞台上閃閃發光的樣子。

    「吶,梨子ちゃん,要不要稍微先不要管工作了,回來內浦休息一陣子?我覺得這麼難受是沒有意義的,這可是梨子ちゃん好不容易才達成的夢想……」

    「這個夢想早就已經不單單只是我自己一個人的事了!不要把它說的這麼輕描淡寫!」

    突如其來的吶喊讓我原本要安慰梨子ちゃん的話瞬間瓦解,梨子ちゃん似乎也被自己嚇到了,睜大著雙眼隨後小聲地對我說了句對不起。

    我並沒有責怪她,因為我很清楚現在的梨子ちゃん最需要的就是抒發情感,我用眼神告訴她自己並沒有在意,並示意說要她全都說出來。

    不知道梨子ちゃん有沒有了解我的意思,但她還是一字一句的道出這些年來她的所思所念。
*********************************************************************************
    第一次和曜ちゃん說話的時候,我就依稀覺得自己好像能從這個人身上聽到聲音,那是非常讓人冷靜、感到舒適的聲音。這是很特別的一件事,因為即使是對聲音如此敏感的我也無法聽到人的「音色」。

    打了那通電話給妳越過那段苦手期之後,我發現自己慢慢的被曜ちゃん所吸引,我也渴望能更加深入瞭解妳,然後我們的關係便一下子拉近了不少。

    不知不覺間,和曜ちゃん在一起的時光在我心目中已經是不可取代的一部份,會因為見到曜ちゃん感到開心,會因為有事不能在一起而感到寂寞。等我意識到時,曜ちゃん在自己身邊似乎是再理所當然不過的事了。

    所以收到推薦信時我才會這麼猶豫,當下我重新認知到了很多事情。原來我還會有除了成為鋼琴家以外的願望、原來我是個這麼貪心的人、原來這個感情會讓我這麼苦惱、原來……自己喜歡曜ちゃん的程度遠遠超出自己的想像。

    「其實那時候我幾乎已經篤定了自己會拒絕推薦信,甚至已經想辦法取得了東京知名音大的推甄,可是……」

    我無法輕易的放棄這個難得的機會,畢竟成為鋼琴家的夢想在我心中有著無法輕易取代的地位,而出國留學對這個夢想來說是最快的捷徑。

    「最後我決定把自己的未來賭在曜ちゃん的身上,如果曜ちゃん希望我留下來我就留下來,希望我出國就出國。」

    我當然知道這是非常殘酷的事情,但那時的我已經被壓的喘不過氣,哪怕是卑鄙的手段也好,我依舊想快一點脫離這個快讓我發瘋的選擇。

    說出了這個事實,我根本不敢跟曜ちゃん對上眼,感覺就像是再重申自己的罪刑一樣。我沒有說坦白這個事實就可以減輕自己的罪惡感,只是我覺得至少不要再讓曜ちゃん為自己當初的選擇感到自責。

    每天夜裡我都詛咒著自己的不坦率,想藉此讓自己可以忽略這股罪惡感,白天就把自己埋進鋼琴裡,像是要把自己累死一樣,不管是身體還是心靈都變得殘破不堪,但是只有這麼做我才會沒有多餘的心力去想曜ちゃん的事。

    然而最終我還是不得不誠實面對自己,自從有了那段音樂教室的時光,我的鋼琴已經不再是只為了自己而彈,而是為了每次都會稱讚我的曜ちゃん。

    「在我心目中最重要的願望早就不是成為世界知名的鋼琴家這件事,我想要的只是希望可以陪伴在曜ちゃん身邊,只為了妳彈琴,僅僅如此而已。」

    啊啊……終於說出來了,自己最真實的心情。

    千歌ちゃん,我做到了唷。我誠實地對自己,對曜ちゃん表達了歉意和心意,即使這就是最後了,我也覺得心滿意足。
    …………
    可是為什麼……內心的某處似乎仍然覺得恐懼。
    事到如今,我在害怕著什麼?害怕著失去什麼?
    我還在期望著什麼?
    吶……
    曜ちゃん。
    對不起。
    最後請讓我再任性一次吧。
    求求妳了,請讓我留在妳身邊吧。
    別再……讓我獨自一個人。
*********************************************************************************
    聽完了梨子ちゃん的肺腑之言,該怎麼說呢……各方面都十分震驚,自我了斷的事、留學的事……當然還有梨子ちゃん一直喜歡著我的這件事。

    說實在的,如果我說以前都沒有察覺到那一定是騙人的……不對,應該是說我希望是這樣。不過可能是電話那個事件的關係吧,每次梨子ちゃん主動來接觸我,我總是會覺得那是不是梨子ちゃん在照顧自己而已。

    腦袋湧上了一股暖流,彷彿可以把周圍的寒氣驅散掉一樣,整個人都暖和了起來。如果可以的話,我也想把這股溫暖傳達給顫抖著的梨子ちゃん,我也想跟梨子ちゃん說自己才是已經喜歡她好久了。

    可是雖然梨子ちゃん說她利用了我,但當初親手把梨子ちゃん推開的人就是我自己,事到如今才在這裡喊著好悲傷、好痛苦,不會已經太遲了嗎?事到如今才反悔了,想要把人家留下,不會太厚臉皮了嗎?

    正當我內心的天人交戰如火如荼的展開時,梨子ちゃん站了起來,我這才想起梨子ちゃん的時間是有限的,已經是再不動身就來不及趕上班機的程度。

    也就是說我必須馬上做出決定才行。

    「曜ちゃん抱歉,這麼晚了還耽誤妳這麼多的時間,我只是想跟妳好好的道歉而已。」

    道歉……?我根本沒有想要聽妳道歉的意思,我只是希望能好好彌補我們之間的關係。

    「算是為了補償吧,我以後還是會繼續彈鋼琴的,如果曜ちゃん願意的話,也希望妳之後可以守望著我。」

    補償……?不要說的這麼委屈,鋼琴不是妳最喜愛的東西嗎?給我好好的對待自己珍視的事物啊,不然的話……這樣叫我怎麼守望妳。

    「不用在意我的事了,外面很冷妳趕快回去吧,千歌ちゃん應該還在等妳呢。那麼我走了……」

    
    …………
    「開什麼……玩笑……」

    「曜……ちゃん?」

    「別開玩笑了!突然離開又突然出現,任性也該有點限度吧!」

    啊勒……我在……做什麼?
    

    「擅自說了一大堆東西、擅自隨便道歉……為什麼我非得要聽你說這些東西不可,妳有想過我有沒有想要聽嗎?妳總是這樣,讓自己的任性搞的我團團轉,多少也替我著想一點吧!」

    我強硬地抓住梨子ちゃん的手腕,纖細的彷彿力道掌握不好就會被捏碎一樣,幸好梨子ちゃん也沒有想要掙脫的意思。

    這時候腦袋像是被雷打中,自己該做什麼突然變得很明朗,以前沒有抓住的那雙手,現在重新給了我一次機會,梨子ちゃん正在希望我把她給留下來。

    「我想要的不是梨子ちゃん的道歉、解釋,甚至是賠罪,我只是單純的不想要梨子ちゃん再離開我身邊,我也……喜歡著梨子ちゃん,從以前開始就最喜歡了……所以不要在意梨子ちゃん什麼的……我怎麼可能做得到啊!」

    感覺有點像壞孩子一樣,從前都是我去迎合別人,現在卻耍著自己的任性,對我來說是種新鮮的體驗呢。

    可能是被我的氣場嚇到了吧,梨子ちゃん顯得有些不知所措,秀麗的臉龐因為困擾而變得扭曲,同時自己的壞習慣也發作了起來,明明剛剛那麼氣勢逼人,我現在卻開始萌生出膽怯的想法。

    在寒風中佇立了一陣子,這段期間我都沒有把眼神從梨子ちゃん身上移開,從驚訝到沉默,再從下定決心到欲言又止,最後梨子ちゃん終於用細微的聲音開口了。

    「可是我傷害了曜ちゃん……」

    心裡不禁升起一把無名火,明明大部分的時候都很帥氣,卻總是在關鍵時刻犯傻。我沒能忍住心中的衝動,硬是把梨子ちゃん拉過來抱進懷裡,這樣她多少能更了解一點我的決心了吧。

    「所以就說了,那種事怎樣都好!過去的事就讓它過去吧,再怎麼去苦惱都不會改變!比起那個,我現在所期望的,是一個可以和梨子ちゃん一同歡笑、一同走下去的未來!」

    梨子ちゃん沒有回話,環抱住我的那雙手緊緊抓住我的衣服,好像在害怕我會突然消失一樣,懷中柔軟令人愛憐的身軀正在顫抖著,小小的嗚咽聲迴盪在耳邊,濕熱的水滴落在肩頸上,保含心意的溫度滲入身體的每個角落,有如喝了紅酒一般溫暖。

    我輕撫著梨子ちゃん的秀髮,而她則像個小孩子一樣,不斷叫著我的名字。時間彷彿回到高中,我因為一些小事感到難受的時候,梨子ちゃん也會像這樣抱著我,我也會像梨子ちゃん這樣喊著梨子ちゃん的名字。

    因為擅自為了對方的任性,我們之間失去了太多東西。但是過了這麼久,我終於才又覺得,我們的思念再一次地合而為一。

    這時候我才注意到,以前比梨子ちゃん還要矮小的我,現在似乎可以和她看到一樣的風景了。

*********************************************************************************
    「今天好可惜哦,差一點就可以拿第一名了……」
    「不過評審都是鎮上的中老年人,他們的審美很明顯有問題吧?」
    「沒錯沒錯,曜ちゃん老師跳的這麼漂亮,怎麼可能拿不到第一名啊!」
    「好了好了,你們冷靜一點,這裡還是公共場所,太吵會影響到其他人哦。」

    一走出選手休息室,我就被守在外面的學生們纏上了,大家圍繞著我七嘴八舌地談論著今天的比賽,顯得很熱烈的樣子。

    被圍在中間的我只能安撫著他們不滿的情緒,不過真沒想到這群死小孩會這麼為我著想啊,明明平時捉弄我捉弄的要死。

    「但是曜ちゃん老師一臉很高興的樣子欸……」

    「啊,這麼說的話,總覺得最近在學校曜ちゃん老師的心情都很好,是變得更開朗了嗎……」

    「而且常常會一個人看著手機傻笑,給人一種好噁心的感覺……」

    太失禮了吧,有哪個學生會當著老師的面說老師很噁心啊,這樣讓老師我很受傷欸!

    不過他們說的……好像也不是……好吧,的確有這回事,我自己也有自覺。

    「果然是交男朋友了吧?」

    「不是啦,話說就算是的話,你們驚訝個甚麼勁啊……平常不都會用這樣來捉弄我嗎?」

    「捉弄是另一回事啊,我們都很清楚曜ちゃん老師是交不到男朋友的。」

    「「「因為很普通(地味)嘛~」」」

    「這樣的曜ちゃん老師有男朋友什麼的,想都想不到啊。」

    「你們的嘴巴真的很賤欸,然後再說一次,我沒有交男朋友!」

    嘛,我也沒有說謊,因為我交的是女朋友啊。

    「啊,老師妳要去哪裡啊!」

    「一定是要去跟男朋友炫耀吧!」
    「嗯嗯,真是火熱呢~」
    「我有急事啦!你們很吵欸,就說沒有男朋友了!」

    是女朋友!!

    呣!差點就脫口而出了……

    為了避免替自己挖更多的坑,我不再理會那群叫囂的死小鬼……

    「朝著梨子ちゃん,全速前進~ヨーソロー!」

********************************************************************************
    「「我們回來了!」」

    對著空無一人的家裡我們這麼說著,因為我常常不在的關係,即便只有一點點我們都想讓兩人在一起的證明多一些。

    自從那天之後,對彼此說出了真心話的我們,繞了許久的遠路終於成為了戀人。而我們第一件一起決定的事,就是同居。

    曜ちゃん說希望我回來的時候,有一個溫暖的家可以迎接我,所以強烈要求擁有屬於我們倆的一間房子,最後因為曜ちゃん還有工作,所以就決定把曜ちゃん的家當作我們的屋子。

    我把行李拿到臥室放著,看著不大的臥室裡放著一張不大的雙人床,我總是會感到特別安心,一想到我們一起在這裡共度了為數不多卻幸福的夜晚,就會讓我有種這裡就是我的歸屬的感覺。

    環視了房間一圈,視線被桌上的白紙吸引,拿起來一看上面寫著曜ちゃん的名字還有第三名的名次。

    「曜ちゃん,這是今天的?」

    「對啊,這次還蠻多人參加的,久違的活動了一下筋骨~」

    曜ちゃん重新開始了跳水,能再次面對喜歡的事物我也替她感到開心,但據她所說現在只是興趣的等級,自己已經沒有想要再次回到賽場的心情。

    「…………」

    背後突然傳來一震奸笑聲,柔軟的身軀從後面貼了上來。變成了戀人後,曜ちゃん就似乎很喜歡和我有親密的肢體接觸,明明以前很ヘタレ的說。

    「曜ちゃん,手安分一點啦……」

    「我呢,現在覺得非常的幸福哦,梨子ちゃん妳呢?」

    「真是的,不要模糊焦點啦!」

    「欸~梨子ちゃん不喜歡和曜在一起嗎?」

    「那種事怎麼可能啊!」

    「欸嘿嘿,太好了~」

    我倔著嘴表示我的不滿,曜ちゃん揉了揉我的頭髮接著親吻了我的額頭,還沒等到臉紅似火的我發怒,曜ちゃん就拉著我的手來到電子琴前面。

    這台是我放在東京的那台,仔細一看上面一點灰塵都沒有,出去半個月不可能沒有出現任何灰塵,想必是曜ちゃん辛勤整理的結果吧。

    曜ちゃん拍了拍座位,這是每次要我彈琴給她的小動作,曜ちゃん通常會給我一個主題,讓我選擇適合的曲子。

    「嘿嘿……當初梨子ちゃん也是像這樣強迫我的呢~」

    「完全不像,現在我是自願坐在這裡的。」

    「梨子ちゃん在這方面總是意外的不想認輸呢。」

    曜ちゃん呵呵的笑了幾聲,看起來真的很開心的樣子,眼神裡充滿無限的溫柔,這個瞬間我大概知道了,曜ちゃん她已經看穿我內心的想法了。

    「跳水的確是我曾經的夢想,可是後來卻變成我逃避的手段。正因為喜歡這項運動,所以我反而覺得現在的情況是最好的,所以梨子ちゃん沒必要再替我感到擔心或自責。而且我現在的夢想……」

    曜ちゃん說著牽起了我的雙手,這時我的視線已然模糊,為什麼呢……為什麼妳總是能說出我最想聽的話呢?

    「……就是守候著我們兩人的這個家,等梨子ちゃん回來的時候可以一起做飯、一起洗澡、一起睡覺,在這裡度過無數個屬於我們的『一起』,這樣我就覺得非常滿足了。」

    「曜……ちゃん……」

    「欸!?梨……梨子ちゃん,不要哭啦。」

    即使顯得有點慌張,曜ちゃん握著我的手也始終沒有放開,讓我再次認知到有這個人在自己身邊是多麼感謝、多麼幸福的事。

    啊啊……真的是有夠狡猾的這個人,讓我這麼幸福的話,會讓我覺得自己對妳的愛根本就微不足道啊。我感到非常、非常的不甘心。

    像是反抗心態,我強制把曜ちゃん的臉對準我,在她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朝著她的櫻桃小嘴把自己的唇瓣貼了上去,像小鳥輕輕啄了一下就離開。

    「梨子……ちゃん?」

    「吶,因為曜ちゃん的錯,我現在覺得我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了。」

    「我……也是……」

    「呵呵,為了報答這樣的曜ちゃん,今天的曲子由我來替妳選,可以嗎?」

    「嗯……嗯……」

    看著木訥的曜ちゃん,我在內心忍不住笑了出來,不過這實在是有點太欺負人了。為了掩飾這股笑意,我把注意力全都集中在鋼琴上面,腦袋浮現出令人懷念的音譜,手慢慢地開始動了起來。

    咚!我的左肩感受到了一點重量,恰到好處會令我會心一笑的重量,就算從暗戀變成了戀人,這股重量也絲毫沒有改變,一如既往的感到舒服。

    音樂的印象是水藍色,外頭的雨聲和歌曲的曲調互相調和,水藍色的音符和灰白色的音符迴盪在整個室內……這個,是我沒聽過的聲音。

    這大概是這首曲子的特徵吧,非常容易就和周圍的聲響融合,演奏中有可能會出現不同的風格,期待著這首樂曲還有什麼新的樣貌,已經變成我彈這首歌時最興奮的地方了。

    旁邊此時也傳來陣陣的鼻音,我依著曜ちゃん的歌聲調整了曲子的進行,身旁的她似乎很高興,哼歌的音量在不掩蓋琴聲的前提下,又稍稍大了一些。

    據我所知每當有新的風格出現時,曜ちゃん總是會跟著哼歌,這個時候是我最能覺得兩個人心意相通的時候。

    曜ちゃん每次都叫我把這麼令人感動的一首歌傳達給更多人知道,但我一次都未曾對外向觀眾披露過這首歌。

    バカ曜ちゃん,這首可是只寫給妳的歌啊,怎麼可能彈給其他人聽啊!

    曲子彈完肩膀的重量依舊沒有離開,我輕輕喚了聲「曜ちゃん」她也只是回了一聲「嗯」,流淌在我們之間的時間彷彿靜止了一樣……

    不……說是倒退可能比較妥當吧。

    「梨子ちゃん,我可以親妳嗎?」

    「欸?那麼突然!?等等,這就是妳對我彈這首歌的感想嗎?」

    「呣……感覺用說的很困難,用做的比較簡單。妳看,在Aqours裡面我也算是頭腦簡單型、行動派的一員啊!」

    「什麼叫妳看啊!完全不能這樣解釋……等……曜ちゃん……!」

    「我才不管,聽完梨子ちゃん的鋼琴之後對梨子ちゃん的愛意不斷湧現出來,不做些什麼的話感覺心臟就快爆炸了!」

    「我這邊才是快……等一下……曜ちゃん!!!」

    這次的休假大約兩個禮拜,之後的工作大概要離開日本一個月,在這個期間……在以後的時間,我想我不能再隨便彈這首歌了。



    過去的我希望留在她身邊卻無法放棄自己的夢想。
    過去的我希望把她留在身邊卻不想自己成為對方夢想的絆腳石。
    為此傷害了自己。
    為此傷害了對方。
    但是
    正因為繞了這麼多的遠路。
    正因為走了那麼多的岔路。
    我(我)才意識到她是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最重要的人。
    現在的我(我),非常的幸福。

    (End)

***********************************************************************************************************

大家好,這裡是溺死已久突然又復活的Kaze。
因為一些個人因素,停止動筆有好一陣子了,雖然期間腦洞沒有斷過,可是文筆就......QQ
總之,現在會努力以1個月一個單篇的目標去努力,還請各位多多指教了。
最後感謝看到這裡的妳和你。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68571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LoveLive! 校園偶像計畫 SunShine!!|曜梨|ようりこ|渡邊曜|櫻內梨子

留言共 1 篇留言

守護之熊
沉潛多時的Kaze大,一出手果然深情凝鍊!! (?)
能有個好結局,大家都把話說開真是太好惹

02-15 19:50

Kaze
嗚嗚嗚,謝謝熊大花時間看完了其實不是單篇的單篇QQ
看太多P站的めんどくさい曜梨後就一直想寫,之後或許可以寫個BE試試看ww02-16 23:2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zxy880124zxy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同人][ようりこ、曜梨...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bingh21所有讀者
心理學專業與刺激冒險的《心理駭客》正在連載,訂閱我的小屋確保你的收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4:4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