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達人專欄] 【同人】初戀的光輝溶於美麗的大海《番外篇.先代傳承的島之歌》

作者:安天~ebb and flow~│2020-02-14 23:29:56│贊助:2│人氣:97
番外篇.先代傳承的島之歌
 
  很久很久以前,在文字出現之前的史前時代,那個年代的人類都是生活在海裡,在海神大人的庇蔭之下逐漸發展出文明社會。
 
  不少生活在海平面底下的人們嚮往著陽光照耀的另一個世界,紛紛嘗試上岸探尋新的可能性,然而在陸地上久留就會受胞衣乾涸而苦,頂多居住在臨海的岸邊。
 
  唯有少部分天生胞衣偏薄的人得以遷居離海稍遠的陸地,在世代的通婚之下竟誕生了不具胞衣的嬰孩。
 
  捨棄了胞衣的人數日漸成長,開始四處拓荒、在陸地上建立起村落,人類文明正積極往內陸發展。
 
  隨著文明的增長,逐漸不再有人祭祀海神大人,人類忘恩負義的舉止終於觸怒了諸位神靈。
 
  對於海神大人而言,庇護的子民背離了大海,地神大人也不滿來自大海的移民侵占了土地,而後在天神大人的召集下,三位神靈相約於巴日共同決定人類的未來。
 
  巴日,是為掌管天、地、海的三柱神數年一次會面的日子。
 
  平時掛在天空的太陽是天神大人,但在巴日當天三神相會之時就會呈現三個太陽的幻日奇景。
 
  一位優雅的女神站在岸邊的巨石上,烏黑的長髮隨風飄逸,身穿莊重的服飾,輕輕伸手安撫停在肩上的烏鴉,等候另外兩柱的到來。
 
  「許久未見,高天大御神,妳的皺紋是不是又變多了?」
 
  海神坐在一頭大鯨魚身上浮出海面,用有些輕蔑的態度向天神問候,天神則是以正經八百的語氣回應。
 
  「久違了,龍宮大主,你還是一如既往的無禮,請有點身為神靈的自覺。」
 
  正當兩位神靈言語交鋒互不相讓,外貌狂野、猶如一頭大熊的地神姍姍來遲,騎著山豬從陸地的方向奔來。
 
  「抱歉!讓你們久等了!」
 
  「神居神威,你又遲到了。請搞清楚,今天要討論的議題是你們兩位的事,為何是妾身在等你們?」
 
  她不悅地指責我行我素的海神和粗枝大葉的地神,不過她也知道他們肯定不會反省,下次會再犯同樣的錯誤,只能無奈地嘆了口氣。
 
  「言歸正傳,人類正不斷從大海遷往大地,對兩位而言都是莫大的困擾吧?只要動用妾身的權能便可將地面上的人全數燒滅,不知兩位意下如何?」
 
  「萬萬不可!高天大御神,妳是想連同老子的土地一起燒盡嗎?」地神極力否決天神的建議,氣憤的放聲咆哮,簡直就是真正的野獸。
 
  「老夫也不贊成,即便那些人棄大海而去,他們仍是老夫重要的子民,這種極端的手段當然不能認同。」
 
  相較之下海神的情緒並沒有地神那般激動,但從他眼神流露出的凶煞之氣也不輸給地神,縱使平時性情輕浮,在重要的事情上也相當認真。
 
  面對天神殘忍的提案,地神和海神都持反對意見,不打算將離開大海的人們趕盡殺絕。
 
  「說得也是,但適當的懲戒仍是必要的吧?必須讓人類對神靈抱持崇敬之心,讓他們知曉並非憑藉自身的努力,而是受到吾等的恩賜才有今天。」
 
  天神退讓了一步,提出比較折衷的方案,在一定限度上懲治囂張傲慢的人類。
 
  「適當的懲戒嘛……具體來說是何種程度呢?」海神摸摸下巴,將天神的意見納入考量。
 
  「久旱不雨,作物無法收成,飽受饑荒之苦,讓他們意識到背棄神靈會有何下場。」
 
  「原來如此,如果只是這種層級的災禍,老夫尚可接受。」
 
  「只要別做得太過火,使大地淪為一片荒蕪的話,老子沒有異議。」
 
  正當他們即將定案人類的將來,海神臨時提出了解套方案,為人類留下一條後路。
 
  「但是,如果人類反省自身的無知,再次感念神靈的造化,為吾等獻上祭品誠心祝禱,是否可以降下甘霖放他們生路?」
 
  「若是如此並無不可,就採納你的建議吧,龍宮大主。」
 
  語畢幻日便散去,三柱神回到各自的神宮,此時尚無人料想到人類的命運即將面臨危及存亡的殘酷考驗。
 
 
 
  在那之後連年乾旱,因糧食歉收引起嚴重饑荒,人們為了爭奪水源而大動干戈,遭受各式各樣的苦難。
 
  就算想回歸不受旱災影響、物產豐饒的海裡,但失去了胞衣守護的人們如今已無法再回到海神大人的懷抱。
 
  直至生死交關之際,人類才總算憶起自己原是海神大人的子民,深信是海神大人動怒才降下災厄。
 
  他們從臨海的陸村徵召了少女作為活祭品舉行海船祭,讓祭品的少女伴隨擺放供品的小船流放至海上,試圖平息海神大人的怒火。
 
  大浪襲捲而來,無情的將少女搭乘的小船擊沉,獻給海神大人的祭品全數被海流給吞噬、拉至深海。
 
  被選中成為活祭品的少女,自知就連家人也捨棄了她,即使逃跑也無處可去,不可能擺脫命運的枷鎖,只好說服自己若是犧牲小我就能拯救更多人,也只能乖乖認命。
 
  原以為自己早已做好赴死的覺悟,但當死亡就近在咫尺,才發現自身對生命的執著遠比預想的還強烈,不禁對即將消失在大海深淵這回事感到無比恐懼。
 
  好痛苦……海水不斷從口鼻湧入,手腳被冰冷的海水凍僵無法自在游動,全身上下無不被遽增的水壓擠得隱隱作痛,五臟六腑也因莫大的壓迫喘不過氣。
 
  啊……果然還是會感到遺憾……就算此生無緣也無所謂了……好想再見那個人最後一面……
 
  『真是的,老夫確實說過要人類獻上祭品,但可沒要求活祭品啊。』
 
  海底傳來了人聲?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海神大人?還是臨死前產生的幻聽呢?
 
  『喂,女人,妳還不想死吧?』
 
  縱使想回應那道聲音,此刻的她已經瀕臨窒息,幾乎失去意識。
 
  眼見這個人已經無力答覆,海神大人的嘆息聲在海底迴盪,不忍看到少女白白犧牲,便擅自賦予她胞衣挽救了她的性命。
 
  海色的光輝如群星在少女四周閃耀著,獲取胞衣的她不再感到痛苦,本能般的習得如何在海中呼吸。
 
  「可以……呼吸了?」
 
  她花費幾分鐘的時間才逐漸適應,緩緩睜開雙眼,映入眼簾的是從未想像過的美麗景緻。
 
  蔚藍的世界,從海面上灑落的陽光折射出繽紛的波光,色彩斑斕的魚群環繞在周遭,簡直是只可能出現在童話世界的夢幻秘境。
 
  「喔?妳終於醒啦。」
 
  直到海神大人出聲,她才驚覺身旁有人看照著她,連忙爬起身以免失禮。
 
  環顧四周,自己正躺在手掌形狀的巨大岩石上頭,有位銀色長髮、衣裝隆重的美男子就坐在一旁。
 
  「請問……您就是海神大人嗎?」
 
  雖說她就是被村人獻給海神大人的活祭品,但她的語氣似乎是難以置信,原來海神的信仰並不只是迷信,而是真實存在的神祇。
 
  「真是……竟然把活人當成給老夫的供品,以為溺死無辜之人就能取悅神明嗎?真是膚淺!」
 
  海神大人並沒有直接回答她的提問,露出些許不悅的神情,不能諒解陸地上的人自作主張將少女獻祭的行徑。
 
  眼見自己好像惹海神大人不高興了,少女不禁渾身顫抖,深怕祂一旦動怒會帶來更大的災難。
 
  留意到她嚇到說不出話,海神大人輕嘆了一口氣,試圖安撫她混沌的情緒。
 
  「用不著擔心,等妳的身體狀況調理妥當,便會將妳送回岸上。」
 
  「不……我已經無處可歸了。」少女愣了一會兒才開口回應祂的關切。
 
  她既已被選為祭品的少女就再也沒有退路,要是平安無事回到陸地,肯定會遭村人責怪沒能平息海神大人的怒火。
 
  當初陸村會選擇活人獻祭,一方面也是為了減少糧食開銷,就算她能活著回去也很有可能再被趕出村落,陸地上根本沒有她的容身之處。
 
  「妳的難處老夫明白了,雖說龍宮本不是凡人能任意逗留的場所,老夫也不好放妳自生自滅,妳就留下來吧。」
 
  原以為海神大人是個冷酷無情的神祇,沒想到祂會特意挽留她,少女又驚又喜看著祂,心中盡是感謝之情。
 
  但是區區一介平民竟然得到海神大人如此禮遇,如此踰矩之舉令她惶恐不已,連忙搖搖頭回絕。
 
  「這……這怎麼行呢?像我這種貧賤之人怎能勞煩海神大人?」
 
  「少囉嗦!女人,搞清楚自己的身份,妳這是想牴觸神明的旨意嗎?」
 
  祂蠻橫的留下這名失去歸處的少女,少女也沒有選擇的權利,只得接受海神大人的好意。
 
 
 
  在東方的深海底下,矗立著一座華麗的神宮,由珍珠、珊瑚等寶物裝飾得美輪美奐,那正是海神大人的住所。
 
  少女在海神大人的安排下換上了莊重典雅的衣裳,出眾的氣質頓時煥然一新、鋒芒畢露。
 
  她正經八百的跪坐在殿內,魚蝦們就如同侍者招待她,為她端出此生從未見過的精緻料理,那些全是人們奉上的供品。
 
  明明陸地尚處在水深火熱之中,作夢也沒想過會有如此佳餚擺在她的面前,她試圖止住嘴角的垂涎,但長年飢餓發出了咕嚕咕嚕的鳴叫聲感出賣了她,雙頰不禁漲紅。
 
  「用不著客氣,妳從出生到現在從沒好好填飽過肚子吧?」
 
  海神大人拉開門扉走了進來,祂知道陸上四處都在鬧饑荒,眼前的料理對她而言極其奢侈,難免會有所顧慮。
 
  得到了神明的許可,她才津津有味地享用起奢華的美食,首次感受到填滿口腹之慾的飽足感。
 
  「對了,妳叫什麼名字?」
 
  海神大人這才想到還未知曉少女之名,總不能一直喚她作「女人」,便想詢問可以稱呼的名字。
 
  「我……沒有名字。名字是有權有勢之人才有資格享有的特權,像我這種出身卑微的女人是不會被取名的。」
 
  「哈?豈有此理!既然妳沒有名字,就由老夫來為妳取名吧。」
 
  「由海神大人親自賦予之名……榮幸之至!」
 
  也許只不過是海神大人的一時興起,但無庸置疑是千載難逢的莫大光榮,少女連忙磕頭感謝海神大人的恩賜。
 
  「祭品的少女……那好,往後就稱呼妳為『祭海』吧。」
 
  「祭海……這就是我的名字嗎?萬分感謝,海神大人!」
 
  「用不著道謝,要是海神的妻子沒有名份,可是會有損老夫的威信的。」
 
  聽到海神大人如此說道,令祭海愣在原處久久吐不出半個字,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什麼。
 
  「……妻子?」
 
  「不錯,既然是獻給海神的祭品,老夫當然有權處理自身的所有物,妳今年幾歲了?」
 
  「那個……我……剛滿十四歲。」她緊張得舌頭差點打結,腦袋尚呈現一片混亂。
 
  「那不就成了?已是適婚年齡便沒什麼好顧忌的。」
 
  「不……不是這個意思!像我這種人怎麼有資格成為海神大人的妻子……」
 
  在她的認知當中,被選中的活祭品是以生命為代價向神明祈求,根本沒想過祂竟要求身為祭品少女的她成為海神的妻子,整張臉發燙到幾乎要沸騰。
 
  「無妨,雖說老夫確實希望人類獻上更有女人味的妻子,不過老夫很中意妳,因此不會有怨言的。」
 
  海神大人自以為是在安撫祭海的情緒,殊不知反而戳中了她的自卑之處。
 
  「女人味……」她雙手扶在胸前,對自身貧乏的身材有自知之明。
 
  「啊啊,沒錯,女人就是要足夠豐腴才好,要是妳的胸部和臀部再豐滿一些就完美無缺了。」
 
  遲鈍的海神大人絲毫沒注意到祭海的眼神黯如死灰,恣意大談充滿性騷擾意味的言論。
 
  祭海不滿的嘟起嘴,不發一語起身朝海神大人身後走去,突如其來的舉動令海神大人感到些許困惑,回過頭想看看她打算上哪去。
 
  祂怎麼也沒想到,祭海竟狠狠朝祂的後腳跟踢了一腳,瞬間的劇烈疼痛令祂喊了出來。
 
  「好痛!……臭丫頭,妳做什麼?竟敢褻瀆神明,當心我詛咒妳喔!喂!」
 
  當海神大人痛得蹲下身扶住腳踝,祭海頭也不回往龍宮外頭跑去,簡直就是闖了禍又不知如何是好於是先逃跑再說,氣質看似成熟實際上也有小孩子般幼稚的一面。
 
  祂坐在原處一段時間,突然間哈哈大笑了起來,作為神明被人類如此對待可是頭一遭,對祭海的興趣更加深厚。
 
 
 
  往後的日子,海神大人對祭海展開了熱烈的追求,但祭海總是迴避這個話題,始終不願接受祂的求婚。
 
  坐擁操縱氣候權能的海神大人大可用讓陸地繼續乾旱來威脅她妥協,但祂覺得用這種方式才使她就範有辱自身的尊嚴,無論如何都想讓她打從心底愛上自己。
 
  但是海神大人注意到了,她住在龍宮的這些時日,不時會面露寂寞哀戚的神情,不禁懷疑她心中已有思念之人,便直接找她問清楚詳情。
 
  「祭海,妳有喜歡的人了嗎?」
 
  本想隱瞞的心事被看穿,祭海肩頭震了一下,撇開泛紅的臉頰避免眼神的接觸。
 
  「看這反應,果然有嗎?」
 
  「不……不是的!我跟先生不是那種關係……只是單相思而已。」
 
  「……願聞其詳,但說無妨。」
 
  海神大人心裡很不是滋味,但祂想搞清楚盤踞在她心頭的究竟是什麼樣的男人,才耐住性子想了解詳情。
 
  也許是跟海神大人朝夕相處的緣故,逐漸對祂敞開心扉,存有友人般的信任感,雖因害羞一時感到猶豫,仍將不曾向任何人吐露過的心聲一五一十據實以告。
 
  「先生……他是地主先島家的少爺,由於每天工作都必須打水送去地主家裡,便與他相識了……可是,我明白彼此身份差距太大,若非門當戶對是不會有結果的,因此只能把這份心意埋藏在心底。」
 
  聽到中意的女孩傾訴著其他男人的事,海神大人心中的醋意幾乎滿溢出來,但祂也了解到為何她不肯接受自己的追求——她仍有念念不忘的心上人。
 
  然而,掌管大海的海神大人知曉,在她被村人獻祭的不久之後,地主家的兒子便奮不顧身跳海找人,最終不幸溺斃。
 
  雖然祭海本身並未意識到,但她與那個人其實是兩情相悅,要是讓她知道這些,她恐怕會無法接受事實而選擇自我了斷。
 
  隱瞞真相對彼此都好,祂沒有多說什麼,也沒有持續追問下去,沉默不語轉身離開,直到入夜都不見祂的身影。
 
  夜闌人靜,除了海流湧動的浪潮聲就是一片寂靜。
 
  在祭海意識矇矓即將進入夢鄉之際,隱約看見熟悉的人影浮現在她眼前。
 
  「……先生?」
 
  她睡眼惺忪爬起身,不解為何她朝思暮想的那個人會出現在這種地方,難道是在作夢嗎?
 
  「我來接妳了,一起回到陸地上吧。」
 
  他伸手握住祭海的手腕,想帶她離開龍宮,不過她猶豫了一會兒就掙開他的手。
 
  「回到陸地……可是,我已經回不去了。」
 
  「難道說,妳不想回去嗎?」
 
  「當然想回去!想再見家人一面、想再見朋友一面……想回到有先生在的陸地上啊。」
 
  祭海雖面帶欣喜的笑顏,惆悵的淚水卻止不住,投入他的懷中低聲啜泣。
 
  對方先是愣了幾秒,才有些不好意思地伸手擁抱她、安慰她,用有些笨拙的方式對她做出愛的告白。
 
  「沒事的,祭海,我會一直陪伴在妳身邊。」
 
  「是,真的非常感謝……海神大人。」
 
  沒想到會這麼快就露出馬腳,化身為她意中人的海神大人渾身猛然一顫,頓時現回原形。
 
  「怎麼可能?竟然這麼輕易就被識破……啊啊,不該用名字稱呼妳,畢竟那是老夫所取的名字啊。」
 
  「不,海神大人,從一開始就知道是您了。」
 
  祭海挺起身子,手指輕輕拭去眼角的淚水,發自內心綻放笑容,正視在她面前的海神大人。
 
  原先她以為海神大人是想偽裝她喜歡的人伺機佔她便宜,但她看出祂只是單純想討她歡心、並非懷有不軌的意圖,使她倍感欣慰。
 
  「謝謝您,如此重視著我……海神大人,請允許我以妻子的身份侍奉您吧。」
 
  她被海神大人的誠懇打動,俯首跪在海神大人面前,總算答應與祂結為連理。
 
  這就是海神與祭品少女戀歌的起始,口耳相傳一代又一代傳承下去。
 
  至於五年後的事又是後話了——



序篇:飄散於海中的鱗片之獨白



(番外篇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68558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aa1357932大家
各位有空可以來我家看看畫作或聽聽冷門音樂~有將近六千首!看更多我要大聲說23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