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1 GP

[達人專欄] 《沉莫-南方金雪》第一章:森林裡的野小孩(第四節)

作者:和珖│2020-02-14 22:04:26│贊助:533│人氣:417

沉莫-南方金雪(長篇小說/社會寫實/科幻/愛情)

故事簡介:
  世界記載的文明只有八百餘年。而人類在這短短的八百年,透過名為"謎文"的文字,從石頭、泥土演進到鋼鐵、機械時代。

  故事主角名為"莫依-洛特",是個由母親獨自撫養的男孩。他在森林裡與動物們成長,眼裡的世界只有這片森林與幸福。直到進入了城鎮、社會才領悟,原來幸福並非理所當然。同時明白了他母親的職業為"翻譯者"。

  對於世間萬物都好奇的他,長大後也追隨起了母親的腳步,去解讀來自另個世界的文字"謎文"。

目錄:
序章:南方金雪
一章:森林裡的野小孩
二章:和平的星空
三章:黑龍並不可怕,可怕的是…
四章:屬於自己該走的道路
五章:我們說好了
末章:我們來自黑星



◆第一章:森林裡的野小孩(第四節)

    冬天過去了一半。

    莫望著光禿禿的樹梢,突然想到一個有趣的點子。

    他跑進教室找了司卡,只可惜什麼話都還沒說,就被司卡潑了冷水。

   「不行,我今天不能陪你玩了。如果我放學還沒解出答案,我回家又會被罵的。」

   「嗯…好吧……啊!不然這樣好了,你先陪我玩,待會我再幫你想答案。這交換不錯吧。」

   「…那你要玩什麼?我的瓶蓋陀螺上次被我踩壞了,到現在都還沒有時間再做一個。」

   「沒關係,那個我已經玩膩了,我們今天來築鳥巢!」

   「蛤!?築鳥巢?要幹什麼…」

   「鳥巢當然是給鳥住的阿!現在冬天快春天了。我們弄些鳥巢放在樹上,應該可以吸引很多鳥來學校孵蛋。到時候在學校裡就能看到很多種類的鳥兒了!」

   「嗯…這樣聽起來滿有意思的。」

   「什麼東西很有意思!?我也要參加!」

    伴隨著女孩柔和的聲音,一個金髮藍眼的貴族女孩蹭了過來,笑容裡露出一口殘缺的乳牙。她名叫姍妮非亞-雷頓克爾,家裡是有名的政治家族。

    雖然姍妮的名字又長又難記,但她卻是莫上學第一個記下全名的人。因為她長得很可愛。

    莫對於貴族的印象就是傲慢又自大,但在她身上卻感受不到這樣的架子。反而因為活在不同的兩個世界,對彼此有許多好奇。

   「你又不知道要做什麼就說要參加。」

    莫嘴上這麼說,心裡卻是很高興她能參加。畢竟人多有趣,而且她很可愛。

   「我是沒聽到你們要做什麼啦。但莫每次不都做很有趣的事嗎?」

    莫當作讚美收下,把計劃跟他們倆敘述了遍。他們聽了興致勃勃,充滿幹勁。

    三人趁著午休,把收集來的樹枝層層疊起,再用藤蔓綁束固定。鳥巢雛形漸顯,越做越有心得,每個人都樂在其中。

    放學後,大家又聚到草地上繼續作業。

    天色漸漸由藍轉黃,每個人臉上都沾了些沙石,卻一點也沒蓋過臉上的喜悅。

    隨後姍妮被她的管家接走。她從車窗探頭出來揮手再見。

    莫才想到「啊!最後一班公車要走了。」

    莫在路口別過司卡。最後也沒趕上公車,只好徒步出城。

    街道寬敞筆直,路上行人稀疏。隨著日落天色越來越暗,兩側整齊街燈亮了起來。冬天北風冷又強,吹得路樹影子在馬路上搖曳。兩旁住宅有透光的不到一半人家。

    莫總有些說不出的淒涼,感覺這裡曾經更加繁榮。

    雖然街燈整齊而美,但相對的這裡星空並不美,完全不及山上。

    路旁攤販熱菜香味撲鼻而來,肚子"咕嚕咕嚕"的抗議,使得莫加緊了回家的腳步。

    隔天清晨,白月高掛

    貝亞才剛熄燈準備休息,就聽見樓下廚房有聲音。下樓見莫已經穿好制服,自己動手煮早餐了。

   「天…阿莫,你這麼早起做什麼?現在才四點欸,我正準備睡覺你就起床了。」

   「我想早點到學校,多收集點樹枝多做幾個鳥巢,這樣就有更多鳥兒會到學校裡來了。」

   「這樣阿…那你燒火小心點。阿~我睡了。」

    昨晚貝亞就已經得知莫的偉大計劃。她從竊笑變成哈欠,帶著睏意倒在了床上。

    莫為了能早點到學校,今天沒繞去跟梅子伯打招呼,一路跑進城。

    夜哨士兵打著哈欠,遠遠見到莫跑來「臭小鬼今天可真早。」

    自從上次莫跟城門士兵打過交道,那兩個士兵特別認得他,後來也都省去了辨證。

   「叔叔們早。」莫問了聲早,一溜煙就跑進城了。
   
   「馬路上給我看車,小心點阿!」「這小鬼到底在搞什麼。」

    這時天才剛亮,連公車都沒有。

    莫毫不猶豫奔往市中心去。他到了校門口時,門竟然還是關著的。

    正計劃著從旁邊灌木叢偷偷爬進去時。

   「喂!小鬼。現在都還沒六點,你這麼早來要幹嘛?」

    莫被低沉的聲音嚇了一跳。說話的是個樣子凶巴巴的警衛,看起來就不好惹。也慶幸著腳還沒抬起來。

    莫把他的偉大計劃告訴了警衛。沒想到警衛竟然轉怒為笑,還特別為莫開門。

    心喜道謝後進了校門,又繼續昨天的工程。

    天色漸漸轉亮,學生陸陸續續到校。

    莫雖然手邊在忙,還是偷偷注意司卡他們來了沒。畢竟大家一起做事還是來得有趣。

    好不容易等到司卡來了,他卻是低頭一臉沮喪。

   「司卡你怎麼了?感冒了嗎?」

   「沒有…昨天太晚回去被我爸臭罵一頓。我的心情從昨天糟到現在…之後我都要準時回家了。我爸還買了習本要我每天寫,還說之後要幫我找家教…所以鳥巢計劃我可能沒辦法參加了。」   

   「…抱歉……」

    司卡的難過讓莫感到愧疚。因為追根究柢是自己造成的。

    在這之後司卡被迫用功讀書,莫也不再去打擾他。

    直到最後工程,莫才拉著司卡來參與,將十多個鳥巢分散到了校園多棵樹梢上。

    司卡雖然沒能幫上什麼忙,但他依然能感受到那份成就。

   「莫…謝謝你們。」

    莫笑道「哼。謝什麼,這本來就是大家一起完成的。而且是姍妮提醒我要記得找你,不然我都忘了有三個人呢。」

    姍妮反駁「少來了,明明就是莫這幾天一直掛念著,要不要去找司卡才好。」

   「你們……」司卡感動得快哭了。

   「你們這些臭男生少噁心了。真希望鳥兒們趕快住進來。」

    此時三人收穫滿滿成就感,期待著會有多少鳥兒搬進牠們的新家。

    只是期待越高,落空後的失落越深。

   「已經一個月了。明明幫鳥兒蓋了這麼漂亮的家,為什麼牠們都沒有搬進來呢?」

    姍妮失望又困惑,樹下另外兩人同樣不解。

   「也許只是要再等一陣子鳥兒就會搬進來了。」

   「可是…都那麼久了。還是我們的鳥巢做得不夠好?」

   「沒有關係,已經做得很好了。如果鳥兒還不喜歡也沒辦法。」

    莫安慰著兩人。但其實最不甘心的就是他自己了。

   「哈哈哈…就是因為你們做的太好了,牠們才不敢住進來。學校在市區裡本來就少有鳥類飛來。牠們對於住所挑得很,這裡人來人往又吵雜,牠們可不喜歡。」

    老成的笑聲是上次的警衛叔。他說完又提著工具瀟灑而去。

    莫放學回到家又馬上往山裡去。他循著小小足跡,撥開草藤,一雙惡狠狠的紅眼睛瞪著自己。

    那是隻灰白長角的兔子,牠拉高身子守在洞口。

   「大灰你看,我帶了好吃的喔。」

    莫拎著提袋,在大灰面前晃呀晃。裡頭裝了賣相不好的紅蘿蔔,還有一些菜梗。全是跟梅子伯拿的。

    大灰聞到食物的氣味,放下戒心湊到莫的腳邊。

    牛角兔生性凶悍。要不是跟牠們有些熟識,早就被當入侵者攻擊了。

    莫趁大灰開心啃著紅蘿蔔,朝兔洞裡探了頭。

    傍晚天色已暗,兔洞裡更是漆黑。莫卻能清楚見小灰就在洞裡休息,還發現令人欣喜的事情。

    小灰身旁圍著許多紅紅的小身軀。牠們竟然生了一窩小兔子!怪不得前陣子覺得小灰動作變得遲鈍,原來是已經懷了孩子。

    莫將紅蘿蔔放在洞口。小灰聞到食物探出頭來,把蘿蔔拖進窩裡啃食。

    牠們吃得開心,莫看得更開心。離開前不忘把草藤蓋回原狀。

    林中鳥鳴不斷,非常悅耳。

    莫其實是受警衛叔的啟發,來看看鳥兒們的窩長得是什麼樣子。

    雖然過去都在森林裡打滾,卻很少仔細觀察。憑著記憶,鳥窩都只是樹枝疊起的碗狀巢。

    然而並非如此。

    莫循著鳥鳴爬到樹上,發現了各式各樣的鳥窩。不同鳥種喜歡住的窩都不一樣。

    不僅是樹枝堆疊的,也有土砌成的,或是樹幹鑿出洞來的窩。

    莫不明所以的鬆了口氣,心情也跟著好了起來。想想鳥兒們如果能在這裡快樂生活,又何必強求牠們住進我們築的巢呢。

    倚著樹幹放鬆心神,沉浸在大自然中。久違的放鬆感,讓他感嘆自從上學後,已經好一陣子沒有像現在這樣了。

    當莫張開眼時,又一次見到了靈體充滿四周。他偶爾能見,並不驚訝。

    靈如同空氣般的存在於世上每個角落。

    祂們有時是藍、有時是金、有時是紅。不僅顏色,形狀也不定。雖然多半是祂們生前的樣子,但隨著時間會漸漸模糊,最終都會回歸大地。

    許多人說鬼魂很可怕,莫卻不認為。他很清楚祂們不會傷害任何人。祂們只不過是自然的一部分。

    然而很奇怪的,只要是被莫注視的靈,都會有不自然的變化。似乎跟觀測者的意識有關。詭異的關聯至今莫自己也不懂。

    隔天早上,莫對著人來人往的馬路發呆。

    經過昨天對山的懷念,讓他再次感嘆幾個月前還在山裡,如今卻到了茫茫人海的城市中。    

    即使道路十分廣闊,人群的壓迫感仍舊沉重。城裡的熱鬧剛開始還算新鮮,但當新鮮感消退時,重新萌生的是厭倦感。

    莫聽莎莎在黑板上講課,粉筆"咚咚咚"寫個不停。

    他心想讀書明明是很有趣的事,可是上課起來就是很無聊。課本的內容也是,翻過一次就不會想翻第二次。

    連放學後的時間也被作業佔據,不想寫還會被莎莎罵,甚至寫聯絡簿跟媽媽告狀。

    雖然只是被念兩句,但總覺得自己好像做了壞事。良心受到譴責的感覺很不好受。

    莫曾利用上課的時間,把整本習本全寫完,連莎莎還沒教的都一併解決。想當然是被莎莎罵了一頓。但比起媽媽的良心譴責,這樣的臭罵反而不痛不癢。

    教室外陽光燦爛,照得庭園草地綠油油。

    莫不明白為什麼自己要被關在狹小的石堆中。

   「洛特同學!上課麻煩專心點,別老是看窗外。」

    莫又被莎莎給點名了。同學如往常趁機鼓噪了起來。

   「同學們安靜!安靜!來,我們接下來看……」

    總之莫對上學越來越反感,不知何時開始懷念起梅子伯的稻田了。

    放學時間,太陽翻紅準備下山。

    莫背著書包想去找司卡玩。但又心想大考將近,他正努力用功還是別去打擾的好。

    找姍妮也不成。聽她說最近家裡都有宴會,必須回去參加。

    唉,一天又無聊的過去了…回家算了。

    莫心情一放鬆,又看見了靈體浮現各處。而城裡更多了人形靈。

    祂們都是城裡最近往生的人。比起動物,人靈輪廓更清楚、更強烈。甚至還保留著生前的一些意識,做出生前的習慣動作。例如點菸、伸懶腰、沉思、睡覺、工作……

    然而這些動作都沒有任何意義。祂們只是殘留在這世上最後的痕跡,很快得祂們都會沉落回歸大地。

    莫閒著沒事跟在靈的背後。他忽然發現城裡的靈,好像有些詭異。

    記憶中山裡的靈都是漫無目的,隨意飄流。但城裡的靈卻一致朝同個方位前進,十分不自然。

    莫越走靈越多,也越相信事有蹊蹺。

    因為要是靈前去的目的地相當遠,那祂們應該會朝著同樣方位移動。但才走沒多遠,祂們各別前進的方向,竟然出現肉眼能辨的角度偏差。這意味著離祂們正要前去的目的地並不遠。

    莫好奇得一路尾隨,在快到市中心"克拉克爾廣場"時,牠們開始往地底下沉去,直到滅頂完全消失。

    克拉克爾廣場常作為大型活動使用,平時是市集攤販聚集地。現在是黃昏市場人潮最擁擠的時段,視野裡全是人與攤車雜物。

    莫完全不明白是怎麼回事,地底下有什麼嗎…?

    拋開疑問這裡吵鬧得讓他頭痛。

    "你也看得見靈對吧。"

    莫一愣。耳朵聽見的只有吵鬧雜音,這句話卻清晰得像大腦直接收到一樣。

    莫憑著感覺在人海中找到了來源。

    那個人也正用雙眼注視著自己。他是個把頭染成怪異墨綠色的男孩,羅普-泊尼。他是自己的同學,只是從沒聽見他開口說過一句話。

    莫曾跟他搭話,卻被他完全無視了。他是班上第一怪人。

    "你果然聽得見我的"心語"。你正在找的是"靈的墳場",你其實已經找到了,就在這個廣場的下面。"

    羅普用名為心語的方式,將這句話又傳入了莫的大腦。

    什麼心語?什麼墳場?莫更訝異的是他怎麼辦到的。

   「羅普…為什麼你可以這樣說話?」

    "你既然聽得見,那你應該也可以才對。你不是跟我一樣嗎?這個給你看你就明白了。"

    羅普走來,把手搭到莫的肩上。

    突然間,莫的大腦又收到了他給的訊息。但這次收到的訊息不是句子,而是影像直接烙印在大腦中。

    畫面真實得如自己親眼所見的清晰。其內容是羅普記憶裡的東西,從他生長的地方,到他父母的樣子、父母的教訓,一直到他的思維。

    莫在短短的幾秒鐘內,幾乎理解了羅普的一切。

    原來羅普跟自己一樣,有雙碧綠的眼睛,而且同樣用黑色隱眼遮蓋。

    包括他的父母,原本都是擁有紅髮綠眼的諾達米人。但為了生活在黑髮黑眼的瓦塔斯社會,不得不拋開原來的身分,戴起黑眼、染了黑髮,生活在諾良島上。

    莫更了解羅普不僅看得見靈,甚至能操控祂們,把靈實體化做出物理效果。

    其中有一段影像讓莫震驚。

    因為影像視線低矮,莫猜是在羅普小時候。只見他把靈聚在蘋果上,用些微的意識讓靈向內擠壓。突然間蘋果就因為壓力而爆開。

    徒手要壓壞一顆蘋果,許多人都辦不到。羅普卻只是用想得就能辦到。

    莫突然畏懼了起來…如果羅普有意,那他可以輕易的殺害任何人,將人的頭如同氣球一樣壓爆。

    "你想試試嗎?我教你。"

    羅普給的意念就像是教學,高效率的學習。

    莫還來不及拒絕,一瞬間就學會了如何看見靈,甚至還能控制祂們。

    莫照著羅普給的意念去做,一不小心就將攤上的一顆水果給炸了。炸得果肉、果汁噴散四處。那聲巨響蓋過鼎沸的人聲,所有人將目光投到那顆粉碎的果子上。

   「什麼東西爆炸了?」「那巨響怎麼回事!?」「水果怎麼會自己炸開來?」

    莫從沒這麼害怕過。如今他心悸難平、腦袋一片空白。

    "請你不要害怕。我不是你的敵人,我們也不會傷害任何人。"

    莫第一次見到羅普露出微笑。而且是多麼得親切與真誠。如同在遙遠的外地上,見到同鄉人時的親切感。

    (第一章:森林裡的野小孩,待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68540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小說|連載|長篇|愛情|寫實|社會|科幻|沉莫|南方金雪|和珖

留言共 12 篇留言

小馬
太好了,遇到同族,還學到用意念操控靈,莫應該不再孤單了。

05-18 18:03

和珖
莫其實從未孤單過。森林裡的一切都是他的朋友。[e1]05-18 18:34
啪啦啪啦
今天繼續跟者小莫與小伙伴們繼續冒險

06-16 18:17

和珖
對於年幼的孩子來說,走在街上就是個大冒險[e1]
謝謝啪啦啪啦的閱讀與留言。06-16 18:26
大漠蒼鼠
感覺又回到熟悉的地方了~

06-20 07:54

和珖
畢竟諾良島就是莫與羅普的故鄉[e1]
謝謝大漠蒼鼠的閱讀與留言。06-20 09:17
呆毛呆毛的啦
幫水果qqqqqq

07-08 12:04

和珖
QQQQQ,可憐的水果一瞬間變成果汁了。
謝謝小優的閱讀與留言。07-08 21:41
啪啦啪啦
今天再次看一遍XD,鬼魂是自然的一部分,很棒且貼切的解釋。

07-21 23:12

和珖
雖然我不信神,但我滿相信靈魂、鬼魂、意識這種東西的。
話說啪啦好有耐心,居然又看了一次。非常感謝[e1]07-21 23:31
雷剋司(怪獸王模式)
怎麼感覺那個凶巴巴的警衛有點懶散....換成以前我自己也在當警衛的話,應該早就把莫給轟出去,不太可能這麼容易轉怒為笑還直接讓他進校門(笑)

08-01 10:06

和珖
怎麼可能把學生轟出校門呢?你不知道現在恐龍家長很多嗎XD
沒有啦,警衛也只是提早開校門而已。對於只是一個期待上學的孩子,我想大多人都會為他開門吧。
謝謝雷剋司的閱讀與留言。08-01 12:26
雷剋司(怪獸王模式)
如果是我的話,我可能還會寫成被警衛轟出門後,莫自己找縫隙偷溜進去還比較適當,畢竟當過警衛就知道在規定的時間內,誰可以進來誰不能進來是要很清楚的,而以莫的理由而言,如果他真的是照自己本意來供出,除非他掰理由說是來早自習,否則警衛的態度轉變,讓我覺得有點牽強就是(汗)

08-01 12:35

和珖
也許警衛就像你說的,是個懶散的爛好人XD
雖然我覺得,他只是認為這小孩無害,提早為他開門而已。

我還記得我以前上學有一次去太早,學校大門還沒開,警衛也是幫我開小門讓我進去。他當時可能認為,與其讓小孩在馬路上閒晃,發生危險,不如就先讓他進校門。08-01 12:52
雷剋司(怪獸王模式)
若是這樣的話,建議以莫自己的角度去思索想說警衛之所以讓他進校園的理由來做一次後續交代,不多不少簡明扼要就可,至於實際原因是什麼,那就只有警衛本人自己出面解釋才可能知道了,畢竟同樣都是警衛,可不是每個人都一定會守規則也倒是真的
真抱歉因為我個人對於故事劇情演進的合理度要求都比較高,如果覺得理由牽強的或是交代不夠明確的通常就會直接扣分了(也或許就是我自己每次都在修改自己作品的原因吧(汗))

08-01 13:02

和珖
抱歉,剛下班,現在才回。

要解釋,任何不合理的東西,都可以變得合理。所以不太重要的地方,我是偏向乾脆都不解釋,節儉篇幅。這些細節交給讀者自己腦補就好。

重點是,大多讀者根本不喜歡看冗長的解釋。別小看多一句、兩句,很容易影響到讀者情緒。有時不解釋,更能吸引讀者繼續讀下去。

雷剋司不用道歉啦,很高興能看見你留言[e1]
謝謝你的閱讀與留言。08-01 18:20
雷剋司(怪獸王模式)
那我或許就是那當中的特例了,還有一點忘記說明,要說角色的初始性格設定向來都是決定事態發展的關鍵。像以我看來,從文中警衛的說話語氣和用詞,多少是可以看出他平常的,或是上工時所經常表現的性情,也導致若就現實角度而言,他這種個性似乎不太可能這麼容易就通融對方也絲毫不像是濫好人。以原本的寫法而言,就好比一個懦弱膽小者沒啥明確理由就突然小宇宙爆發還變成超級賽亞人一樣的不合理,更慘是還沒有交代這前因後果究竟為何,以致我覺得這前後轉折有那麼一點點『硬』。以上終歸是個人意見,至於和兄覺得有沒有幫助那就見仁見智了,反正我就是那種只要沒有交代清楚,看到有點霧煞煞就會有意見的怪讀者...(笑)

08-01 19:10

和珖
好吧,我還是為你解答。
警衛其實並非轉怒為笑。而是他打從一開始就沒有生氣,只是他長得兇,莫以為他在生氣罷了。你可以想像成蠟筆小新裡的園長。
還有這警衛其實就是序章裡的那個阿傑,那時候對他的描寫,就是個外硬內軟的人。
另外莫將他的計畫告訴警衛。那並不是幾秒鐘的事情,而是幾分鐘的對談。交談後警衛才露出了笑容,一點也不奇怪。

沒關係,我很樂於接受各種建議,雖然不見得採納XD
我很高興能收到雷剋司提出的建議[e1]08-01 19:25
雷剋司(怪獸王模式)
好,若此說為真,那以下這是我個人會採用的寫法:


「喂!小朋友,都還不到六點,這麼早來幹嘛?」

莫被低沉的聲音嚇了一跳。一看原來是個樣子凶巴巴的警衛,光看就不太好惹。也慶幸著腳還沒抬起來。

莫把他的偉大計劃告訴了警衛,好在對方面惡心善,聊著聊著,警衛也終於綻露難得的笑容,還特地為莫開門。

莫欣喜的道過謝後,懷著愉快的心情踏進校門,準備繼續昨天的工程。


以上,是按照現在的解釋,個人會採用的寫法。而如果按照本來領會的意思去寫的話,個人則會再加點小工這樣寫:


「喂!小鬼。現在都還沒六點,你這麼早來要幹嘛?」

莫被低沉的聲音嚇了一跳。說話的是個樣子凶巴巴的警衛,看起來就不好惹。也慶幸著腳還沒抬起來。

莫把他的偉大計劃告訴了警衛。沒想到警衛竟然轉怒為笑,還特別為莫開門。

莫心想,這個警衛大概是覺得與其讓他這種小孩子在馬路上閒晃,發生危險可不好,不如就先讓他進校園為佳。

莫仍心喜的道謝後就走進校門,又繼續昨天的工程。



如此,兩種寫法我個人是覺得都有適用的空間,再看看和兄怎麼斟酌囉[e34]

08-01 19:48

和珖
上段增加的細節不錯。篇幅不會增加太多,又能詳細表現出畫面。[e1]
下段增加莫的心裡話,感覺就有點多餘了。

若雷剋司願意,我就採納上半段。但我應該還是會再小修改。08-01 20:14
雷剋司(怪獸王模式)
我也覺得其實第一段較佳,主要在如果對方只是長得很兇,實際上並沒有針對莫的意思,轉怒為笑就不太恰當,因為明明都沒生氣,何怒之有?又如何從怒轉喜?不如直接面惡心善就好而且也淺顯易懂。加上既然跟對方聊到都能讓本來臉色難看的人家露出笑容,以莫的心情想必也愉快,何況也沒發生什麼不好的事情就更好,所以才額外加上莫最後的心情描述,是說個人覺得這樣會比較適正[e34]

08-01 20:23

和珖
轉怒為笑,是以莫的視角做的解讀,並非是事實描述。
話說,面惡心善,其實在後面幾節有更詳細的描寫。
雷剋司不仿先把第一章先讀完,再思考改過是否比較好。08-01 20:28
雷剋司(怪獸王模式)
我是覺得這個小地方能改就稍微改一改會比較好,最終看作者自己意願。終歸只能說因人而異,若是我的話則就比較不會這樣寫而已,至於後面的我也會陸續慢慢補完,再說囉[e2]

08-01 20:50

和珖
感謝雷剋司[e1]08-01 20:5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1喜歡★ar2662097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沉莫-南... 後一篇:[達人專欄] 《沉莫-南...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nate0527大家(`・ω・´)
今天窩生日 可以給小妹一ㄍ紅心ㄇ(`・ω・´)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7分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