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22 GP

[達人專欄] 《沉莫-南方金雪》第一章:森林裡的野小孩(第四節)(校修20/10/16)

作者:和珖│2020-02-14 22:04:26│巴幣:1,791│人氣:933

沉莫-南方金雪(長篇小說/社會寫實/科幻/愛情)

故事簡介:
  世界記載的文明僅八百年。而人類在這短短的時間內,透過名為"謎文"的文字,從石頭、泥土演進到鋼鐵、機械時代。

  故事的主角是個由母親獨自撫養,在森林裡與動物成長的男孩。他眼裡的世界,只有森林與幸福。直到進入了城鎮、社會,失去原有的人事物,才明白幸福並非理所當然。

  長大後,基於好奇與理念,追隨起母親的職業"翻譯者",去解讀來自另個世界的文字"謎文"。

目錄:
序章:南方金雪
一章:森林裡的野小孩
二章:和平的星空
三章:黑龍並不可怕,可怕的是…
四章:屬於自己該走的道路
五章:我們說好了
末章:我們來自黑星



◆第一章:森林裡的野小孩(第四節)

    冬季,天色灰灰。寒冷的北風襲來,不斷將鳥群往南方驅趕。

    莫望著光禿禿的樹梢,靈機一動,想到一個有趣的點子。

    跑進教室找了司卡。

    話都還沒說,司卡立刻舉起手,擋在莫臉前「不行,我今天不能陪你玩了。如果我放學還沒想出答案,我回家又會被罵的。」

   「可是…啊!不然這樣好了。你先陪我玩,我待會再跟你一起想答案。這交換不錯吧。」

    司卡低頭看了看題目,又抬頭看了看莫邪惡的笑臉。

   「嗯…那你要玩什麼?我的瓶蓋陀螺上次被我踩壞了,到現在都還沒時間再做一個。」

   「沒關係,那個我已經玩膩了。我們今天來築鳥巢!」

   「蛤!?築鳥巢?要幹什麼…」

   「傻了阿,鳥巢當然是給鳥住的阿!我們弄些鳥巢在樹上,春天就會吸引很多鳥來孵蛋。到時候,在學校就能看到很多很多鳥兒了!」

   「這樣聽起來滿有意思的。」

   「什麼東西很有意思!?我也要參加!」

    伴隨女孩柔和的聲音,一個金髮藍眼的貴族女孩,蹭了過來。

    她笑容裡嶄露一口殘缺的乳牙。其名為,姍妮非亞-雷頓克爾。是有名的政治家族之女。

    姍妮的名字又長又難記,卻是莫第一個記下全名的同學。只因為她長得很可愛。

   「你又不知道要做什麼就說要參加。」

    莫嘴上這麼說,卻偷偷開心在心裡。畢竟人多有趣,而且她很可愛。

   「我是沒聽到你們要做什麼啦。但,莫每次做的事,不都很有趣嗎?」

   「有…嗎?」莫手指摳了摳臉,笑得靦腆。

    回到正題,莫開始比手劃腳,敘述著計劃。

    他們倆越聽越專注。只是聽著美好的假設,就開始幻想著事後的成果。

    中午,三人迅速吃飽飯,跑出教室,在樹下收集材料。以枯枝為主要建材,藤莖用以綁束固定。一圈圈綁束的枯枝,層層疊起,鳥巢雛形漸顯。

    三人樂在其中,越做越有心得。

    放學後,又聚到草地上繼續作業。

    天色漸漸由藍轉黃,三人臉上都沾了些沙石,卻一點也蓋不住喜悅。

    隨後,姍妮被她的管家接走。她從車窗探頭出來揮手再見。

    莫才想到「啊!最後一班公車要走了。」

    路口別過司卡。最後並沒趕上公車,只好徒步出城。

    街道寬敞筆直,行人稀疏。隨著日落,天色漸暗,兩側街燈齊亮。北風冷又強,吹得路樹影子在馬路上搖曳。兩旁住宅門窗透光的,不足一半人家。

    總有些說不出的淒涼,感覺這裡曾經更加繁榮……

    路邊攤販熱菜香味撲鼻而來,肚子咕嚕咕嚕抗議,加緊了回家的腳步。

    隔日清晨,綠月、藍月仍漂泊在星河中。

    貝亞熄了燈,躺上床。眼睛闔上沒多久,聽見樓下有聲響。

    起身走下樓,沿著燈光來到廚房,見莫穿好校服,正在爐灶前堆木柴。

   「阿莫,原來是你。怎麼了,起得這麼早?」

   「媽,對不起,把你吵醒了。昨晚忘了跟你說,我今天跟司卡約好了,要早點到學校一起做鳥巢。我們想要多做一些,吸引更多鳥兒……」

    貝亞坐在餐桌前,托著臉龐。眼看這孩子自己開伙,笑著訴說美好。

    都忘了他是什麼時候學會自己下廚的。自從他上學後,每天都見他有所成長。

   「媽?你在笑什麼?這裡我可以自己來,你趕快去睡覺啦。」

    貝亞又是一笑「好。燒火記得要小心。」

    兩人道了晚安。一個進入夢鄉,一個則是迎接一天的開始。

    莫踏出家門時,藍月剛好漂至星河盡頭,沉浸山巒中。

    此時,林子漆黑得早鳥未鳴,連蟲鳴也窸窣。行進山腳田野,也只有呱呱蛙兒醒著。

    看見城門時,日陽正巧浮出山頭,點亮對側的山巒,使鳥兒從樹梢飛起。

    城門下,夜哨士兵打著哈欠,遠遠見莫跑來「臭小鬼今天可真早。」

    自從上次打過交道,這兩個士兵特別認得他,省去了辨證。

   「叔叔們早。」莫問了聲早,一溜煙就跑進城。
   
   「馬路上給我看車,小心點阿!」「這小鬼在搞什麼。」

    即使沒公車可搭,跑到校門口時,大門仍是關著的。

    眼看灌木叢低矮,正計劃偷偷爬進去。

   「喂!小鬼!現在都還沒六點!你這麼早來要幹嘛?」

    莫一顫。

    轉頭一看。如同低沉的聲音,是個身材魁梧、面貌粗糙、表情凶惡的大叔。

    拍胸慶幸,腳還沒離地。

   「我…我要……」莫把他的偉大計劃告訴了警衛。

   「哈哈哈…原來是這樣。」警衛低頭看了看錶,自言自語「雖然離六點還有幾分鐘,但不知道為什麼,我今天突然想早點開門。」

    莫一聽馬上揚起笑容道謝,而警衛只是撇開頭哼了一聲。

    來到昨日的草地,從草叢中挖出鳥巢半成品,繼續趕工。

    手邊在忙,仍不斷抬頭,注意司卡來了沒。

    只是天色漸漸轉亮,學生陸陸續續到校,還是不見司卡。

    直到鐘聲前,才見司卡低頭走進校門。

   「司卡!你怎麼了?感冒了嗎?」

    司卡搖頭「昨天太晚回去、功課也沒做,被我爸臭罵一頓。還說會幫我找家教,以後都要準時回家…所以鳥巢計劃我可能沒辦法參加了。」

   「抱歉…都是我昨天拉著你來,才害了你的。」

   「莫,這不是你的錯。是我自己貪玩,忘了時間。」

    鐘聲響起。兩個孩子望著草地上的鳥巢,感到惋惜。

    兩個月來,莫沒有再去打擾司卡讀書。剩下他跟姍妮,趕在春天前多做些鳥巢。

    北風不再那麼嚴寒。光禿禿的樹梢,開始萌生綠芽。

    莫拉著司卡走出教室,教了他們倆爬樹技巧。

    三人協力將十多個鳥巢,分散到各棵樹梢上。

    司卡雖然沒能幫上什麼忙,但依然能感受到滿滿成就。

   「莫…謝謝你們。」

    莫哼了一聲「謝什麼?這本來就是大家一起完成的。而且是姍妮提醒我記得找你,不然我都忘了有三個人呢。」

    姍妮反駁「少來了,明明就是莫一直掛念著,要不要去找司卡才好。」

   「你們……」司卡感動得抹了抹眼睛。

    三人望著同一棵大樹,展露笑顏。內心收穫滿滿成就,期待著鳥兒們搬進新家。

    然而期待越高,落空後的失落越深。

   「已經一個月了。明明幫鳥兒蓋了這麼漂亮的家,為什麼牠們都沒有搬進來呢?」姍妮失望又困惑。

    樹下另外兩人同樣不解。

    莫安慰「也許只是要再等一陣子鳥兒就會搬進來了。」

    司卡道「可是…都那麼久了。還是我們的鳥巢做得不夠好?」
   「沒有關係,已經做得很好了。如果鳥兒還不喜歡也沒辦法。」

    莫嘴上說沒事,最不甘心的人卻是他自己。

    突然,莫的腦袋瓜被厚實的手掌蓋住。

    抬頭一看,是上次幫自己開門的警衛叔。

    他仰望樹梢道「就是你們做得太好,牠們才不敢住進來。市區吵雜,本來就少有鳥類飛來。況且你們放在那麼顯眼的地方。」

    微風吹動他的黑髮。那張兇惡的臉龐嘴角略揚,似乎在笑。粗獷的容貌上,多了一種瀟灑的英俊。

    放學後,莫回到家,丟下書包又往山裡去。

    循著土壤上的小小足跡,撥開草藤,一雙惡狠狠的紅眼睛瞪著自己。

    那是隻灰白長角的兔子。牠拉高身子,守在兔洞前。

   「大灰你看,我帶了好吃的喔。」

    莫拎著提袋,在大灰面前晃呀晃。

    袋子裡頭裝滿菜梗,及賣相不好的紅蘿蔔。全是跟梅子伯拿的。

    大灰聞到食物的氣味,放下戒心湊到莫的腳邊。

    牛角兔生性凶悍。要不是跟牠們有些熟識,早被當成入侵者攻擊。

    趁大灰開心啃著菜梗,朝兔洞裡探了頭。

    傍晚天色昏暗,兔洞裡更是漆黑。莫卻能清楚見小灰就在洞裡休息,還發現令人欣喜的事情。

    小灰的身旁,圍著許多紅紅的小身軀。

    牠們竟然生了一窩小兔子!怪不得前陣子覺得小灰動作變得遲鈍,原來是已經懷了孩子。

    莫將紅蘿蔔放在洞口。小灰聞到食物探出頭來,把蘿蔔拖進窩裡啃食。

    牠們吃得開心,莫笑得更開心。離開前不忘把草藤蓋回原狀。

    林中鳥鳴不斷,悅耳非常。

    莫其實是受警衛叔的啟發,來看看鳥兒們的窩長得是什麼樣子。

    過去都在森林裡打滾,卻很少仔細觀察。憑著記憶,鳥窩都是樹枝疊起的碗狀巢。

    然而循著鳥鳴爬到樹上、下到溪谷中,發現了各式的鳥窩。不僅是樹枝堆疊的,也有土砌成的,或是樹幹鑿出洞來的窩。

    倚著樹幹,不明所以的鬆了口氣。

    如果鳥兒能在這裡快樂生活,又何必強求牠們住進我們築的巢呢。

    閉上眼,放鬆心神,沉浸在自然中。感嘆自從上學後,已經好久沒能像現在這樣了。

    當莫再次睜開眼睛時,原來的視野裡多了許多"靈體"。

    靈體如同空氣般,存在於世上每個角落。祂們多半維持生前的樣子,但隨著時間會漸漸模糊,最終都會回歸大地。

    許多人說鬼魂很可怕,自己卻覺得,祂們只不過是自然界的一部分。

    隔天早晨。

    望著人來人往的馬路,心想幾個月前,還在悠然的山林裡,如今卻到了茫茫人海的城市中。    

    即使道路廣闊,人群的壓迫仍舊沉重。

    城裡的熱鬧剛開始還算新鮮,但當新鮮感消退時,重新萌生的是厭倦感。

    教室裡,聽莎莎在黑板上講課,粉筆"咚咚咚"寫個不停。

    讀書明明是很有趣的事,上課起來卻很無聊。課本的內容也是,翻過一次就不會想翻第二次。

    連放學後的時間,也被作業佔據。不想寫還會被莎莎罵,甚至寫聯絡簿跟媽媽告狀,回家再被念兩句。

    教室外陽光燦爛,照得庭園草地綠油油。不明白為什麼,自己要被關在狹小的石堆中。

   「洛特同學!上課麻煩專心點,別老是看窗外。」

    莫又被莎莎給點名了。同學如往常趁機鼓噪了起來。

   「同學們安靜!安靜!來,我們接下來看……」

    漸漸的,莫開始懷念過去的日子,懷念無憂無慮的山林、梅子伯的稻田。

    太陽翻紅,掛在山頂不遠處,把學生們的影子拉長。

    莫背著書包,心裡感到悶悶的。

    想找司卡玩,又想到大考將近,還是別去打擾的好。

    找姍妮也不成。聽她說,最近家裡都有宴會,必須回去參加。

    唉,一天又要無聊的過去了。

    心情一放鬆,靈體又浮現在視野裡。

    相較山林,城裡更多了人形靈。全是最近往生的人。

    比起動物,人靈輪廓更清楚、更強烈。甚至還保留著微弱的意識,做出生前的習慣動作。例如點菸、伸懶腰、沉思、說話、睡覺、工作……

    然而這些動作並不具備任何意義。那只是祂們殘留在這世上最後的痕跡,很快就會跟著眾靈沉落大地。

    莫閒著沒事,跟在靈的背後走了一會,忽然發現有些蹊蹺。

    記憶中,山裡的靈都是漫無目的,隨意飄流。而城裡的靈,卻一致朝同個方位緩慢移動。

    越走,靈越密集。

    如果靈前去的目的地相當遠,那祂們會朝同個方位平行移動。但走沒多遠,祂們前進的方向,已經在前方出現交點。

    到了"克拉克爾廣場"的前一個街口,祂們開始往地底下沉去,直到滅頂消失。

    廣場平時是攤販聚集的市集。黃昏時刻,人潮、攤車擁擠,占滿視野,什麼也看不到。

    地底下有什麼東西吸引著靈嗎?    

    忽然。

    "你也看得見靈對吧。"

    莫一愣。耳朵聽見的只有吵鬧,卻明確的收到這句話。更清晰得像是大腦直接收取。

    憑著感覺一個回身,在人海中找到了來源。是個與莫年紀相近,染著墨綠色短髮的男孩,羅普-泊尼。

    兩人四目相交。彼此不認識,也不陌生。充其量不過是,同間教室上課的路人。

    "你果然聽得見我的"心語"。你正在找的是"靈的墳場",就在這個廣場的下面。"

    羅普用名為心語的方式,將這句話又傳入莫的大腦。

    他是怎麼辦到的?什麼心語?什麼墳場?

   「羅普…為什麼你可以這樣說話?」

    "你既然聽得見,那你應該也可以辦到。你不是跟我一樣嗎?這個給你看你就明白了。"

    羅普上前,把手搭到莫的肩上。

    突然間,莫的大腦又收到了訊息。但這次收到的不是句子,而是影像。

    浮現在腦海中的影像,真實得如自己親眼所見。其內容是羅普的記憶,從他的所見所聞,父母的樣貌、教訓,到他的思維。

    短短的幾秒鐘,莫幾乎理解了羅普的一切。

    原來,羅普跟自己一樣,有雙碧綠的眼睛,而且同樣用黑色隱眼遮蓋。

    包括他的父母,都是擁有紅髮綠眼的人族。但為了生活在黑髮黑眼的瓦塔斯社會,不得不拋開原來的身分,戴起黑眼、染上黑髮。

    另外羅普傳來的記憶裡,還有段令人震驚的影像。

    影像視線低矮。他的父母在一旁說了話,卻沒有聲音。

    羅普注視著擺在石頭上的蘋果。靈,附著了上去。隨著靈的增加,蘋果開始出現皺摺。

    不一會兒,蘋果在靈的壓力下,突然炸得四分五裂。嚇得羅普仰面朝天倒在地上。

    影像結束。

    徒手要壓壞一顆蘋果,許多人都辦不到。而羅普只是用想的,就能辦到。

    莫的手掌心冒出冷汗,畏懼了起來…如果羅普有意,那他可以輕易的殺害任何人,將人的頭如同氣球一樣捏爆。

    "你想試試嗎?我教你。"

    還來不及拒絕,羅普又一次傳來意念。省略溝通的直接教學,高效率的學習。

    莫一瞬間就學會了如何看見靈,甚至也能控制祂們。

    "你會了吧?要不要試一下吧?"

    莫看著自己的手掌,又抬頭看向攤上的水果。

    最終忍不住嘗試,將攤上水果給炸了。

    水果炸得果肉、果汁噴散四處。巨響蓋過鼎沸的人聲,吸引來眾人目光,投放在那灘果肉殘渣上。

   「什麼東西爆炸了?」「那巨響怎麼回事!?」「水果怎麼會自己炸開來?」

    莫壓著胸口,腦袋一片空白。耳裡聽不見任何聲響,卻得來一句話。

    "請你不要害怕。我不是你的敵人,我們也不會傷害任何人。"

    轉頭一看。陰沉的羅普難得露出微笑。而且是多麼得真誠,多麼的親切。如同在遙遠的外地上,遇見同鄉人時的親切感。

    (第一章:森林裡的野小孩,待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68540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小說|完結|長篇|愛情|寫實|社會|科幻|奇幻|催淚|原創

留言共 31 篇留言

小馬
太好了,遇到同族,還學到用意念操控靈,莫應該不再孤單了。

05-18 18:03

和珖
莫其實從未孤單過。森林裡的一切都是他的朋友。[e1]05-18 18:34
啪啦啪啦
今天繼續跟者小莫與小伙伴們繼續冒險

06-16 18:17

和珖
對於年幼的孩子來說,走在街上就是個大冒險[e1]
謝謝啪啦啪啦的閱讀與留言。06-16 18:26
大漠倉鼠
感覺又回到熟悉的地方了~

06-20 07:54

和珖
畢竟諾良島就是莫與羅普的故鄉[e1]
謝謝大漠蒼鼠的閱讀與留言。06-20 09:17

幫水果qqqqqq

07-08 12:04

和珖
QQQQQ,可憐的水果一瞬間變成果汁了。
謝謝小優的閱讀與留言。07-08 21:41
啪啦啪啦
今天再次看一遍XD,鬼魂是自然的一部分,很棒且貼切的解釋。

07-21 23:12

和珖
雖然我不信神,但我滿相信靈魂、鬼魂、意識這種東西的。
話說啪啦好有耐心,居然又看了一次。非常感謝[e1]07-21 23:31
闇之王者‧L‧雷剋司
怎麼感覺那個凶巴巴的警衛有點懶散....換成以前我自己也在當警衛的話,應該早就把莫給轟出去,不太可能這麼容易轉怒為笑還直接讓他進校門(笑)

08-01 10:06

和珖
怎麼可能把學生轟出校門呢?你不知道現在恐龍家長很多嗎XD
沒有啦,警衛也只是提早開校門而已。對於只是一個期待上學的孩子,我想大多人都會為他開門吧。
謝謝雷剋司的閱讀與留言。08-01 12:26
闇之王者‧L‧雷剋司
如果是我的話,我可能還會寫成被警衛轟出門後,莫自己找縫隙偷溜進去還比較適當,畢竟當過警衛就知道在規定的時間內,誰可以進來誰不能進來是要很清楚的,而以莫的理由而言,如果他真的是照自己本意來供出,除非他掰理由說是來早自習,否則警衛的態度轉變,讓我覺得有點牽強就是(汗)

08-01 12:35

和珖
也許警衛就像你說的,是個懶散的爛好人XD
雖然我覺得,他只是認為這小孩無害,提早為他開門而已。

我還記得我以前上學有一次去太早,學校大門還沒開,警衛也是幫我開小門讓我進去。他當時可能認為,與其讓小孩在馬路上閒晃,發生危險,不如就先讓他進校門。08-01 12:52
闇之王者‧L‧雷剋司
若是這樣的話,建議以莫自己的角度去思索想說警衛之所以讓他進校園的理由來做一次後續交代,不多不少簡明扼要就可,至於實際原因是什麼,那就只有警衛本人自己出面解釋才可能知道了,畢竟同樣都是警衛,可不是每個人都一定會守規則也倒是真的
真抱歉因為我個人對於故事劇情演進的合理度要求都比較高,如果覺得理由牽強的或是交代不夠明確的通常就會直接扣分了(也或許就是我自己每次都在修改自己作品的原因吧(汗))

08-01 13:02

和珖
抱歉,剛下班,現在才回。

要解釋,任何不合理的東西,都可以變得合理。所以不太重要的地方,我是偏向乾脆都不解釋,節儉篇幅。這些細節交給讀者自己腦補就好。

重點是,大多讀者根本不喜歡看冗長的解釋。別小看多一句、兩句,很容易影響到讀者情緒。有時不解釋,更能吸引讀者繼續讀下去。

雷剋司不用道歉啦,很高興能看見你留言[e1]
謝謝你的閱讀與留言。08-01 18:20
闇之王者‧L‧雷剋司
那我或許就是那當中的特例了,還有一點忘記說明,要說角色的初始性格設定向來都是決定事態發展的關鍵。像以我看來,從文中警衛的說話語氣和用詞,多少是可以看出他平常的,或是上工時所經常表現的性情,也導致若就現實角度而言,他這種個性似乎不太可能這麼容易就通融對方也絲毫不像是濫好人。以原本的寫法而言,就好比一個懦弱膽小者沒啥明確理由就突然小宇宙爆發還變成超級賽亞人一樣的不合理,更慘是還沒有交代這前因後果究竟為何,以致我覺得這前後轉折有那麼一點點『硬』。以上終歸是個人意見,至於和兄覺得有沒有幫助那就見仁見智了,反正我就是那種只要沒有交代清楚,看到有點霧煞煞就會有意見的怪讀者...(笑)

08-01 19:10

和珖
好吧,我還是為你解答。
警衛其實並非轉怒為笑。而是他打從一開始就沒有生氣,只是他長得兇,莫以為他在生氣罷了。你可以想像成蠟筆小新裡的園長。
還有這警衛其實就是序章裡的那個阿傑,那時候對他的描寫,就是個外硬內軟的人。
另外莫將他的計畫告訴警衛。那並不是幾秒鐘的事情,而是幾分鐘的對談。交談後警衛才露出了笑容,一點也不奇怪。

沒關係,我很樂於接受各種建議,雖然不見得採納XD
我很高興能收到雷剋司提出的建議[e1]08-01 19:25
闇之王者‧L‧雷剋司
好,若此說為真,那以下這是我個人會採用的寫法:


「喂!小朋友,都還不到六點,這麼早來幹嘛?」

莫被低沉的聲音嚇了一跳。一看原來是個樣子凶巴巴的警衛,光看就不太好惹。也慶幸著腳還沒抬起來。

莫把他的偉大計劃告訴了警衛,好在對方面惡心善,聊著聊著,警衛也終於綻露難得的笑容,還特地為莫開門。

莫欣喜的道過謝後,懷著愉快的心情踏進校門,準備繼續昨天的工程。


以上,是按照現在的解釋,個人會採用的寫法。而如果按照本來領會的意思去寫的話,個人則會再加點小工這樣寫:


「喂!小鬼。現在都還沒六點,你這麼早來要幹嘛?」

莫被低沉的聲音嚇了一跳。說話的是個樣子凶巴巴的警衛,看起來就不好惹。也慶幸著腳還沒抬起來。

莫把他的偉大計劃告訴了警衛。沒想到警衛竟然轉怒為笑,還特別為莫開門。

莫心想,這個警衛大概是覺得與其讓他這種小孩子在馬路上閒晃,發生危險可不好,不如就先讓他進校園為佳。

莫仍心喜的道謝後就走進校門,又繼續昨天的工程。



如此,兩種寫法我個人是覺得都有適用的空間,再看看和兄怎麼斟酌囉[e34]

08-01 19:48

和珖
上段增加的細節不錯。篇幅不會增加太多,又能詳細表現出畫面。[e1]
下段增加莫的心裡話,感覺就有點多餘了。

若雷剋司願意,我就採納上半段。但我應該還是會再小修改。08-01 20:14
闇之王者‧L‧雷剋司
我也覺得其實第一段較佳,主要在如果對方只是長得很兇,實際上並沒有針對莫的意思,轉怒為笑就不太恰當,因為明明都沒生氣,何怒之有?又如何從怒轉喜?不如直接面惡心善就好而且也淺顯易懂。加上既然跟對方聊到都能讓本來臉色難看的人家露出笑容,以莫的心情想必也愉快,何況也沒發生什麼不好的事情就更好,所以才額外加上莫最後的心情描述,是說個人覺得這樣會比較適正[e34]

08-01 20:23

和珖
轉怒為笑,是以莫的視角做的解讀,並非是事實描述。
話說,面惡心善,其實在後面幾節有更詳細的描寫。
雷剋司不仿先把第一章先讀完,再思考改過是否比較好。08-01 20:28
闇之王者‧L‧雷剋司
我是覺得這個小地方能改就稍微改一改會比較好,最終看作者自己意願。終歸只能說因人而異,若是我的話則就比較不會這樣寫而已,至於後面的我也會陸續慢慢補完,再說囉[e2]

08-01 20:50

和珖
感謝雷剋司[e1]08-01 20:53
井爵
抱歉啊,拖到現在才來追進度,不過每次看和珖大的文章感覺都很舒服。XD

莫與森林的動物們互動過程相當溫馨,最後遇到了有同樣能力的族人,

還好不是什麼心懷惡意的人,不過教了莫這麼多能力的使用方法,

期待後續莫會怎麼善用這些能力。XD

09-20 02:10

和珖
沒關係的。井爵願意閱讀我就很開心了。你有讀小說的心情時,再讀就好XD
對莫來說,森林就是最安心、最熟悉的家。
兩位流離瓦塔斯社會的少數民族,能在人海中相遇,彼此肯定是十分欣喜。
謝謝井爵的閱讀與留言。09-20 12:06
陽元
成熟的大叔警衛,仰望樹梢略帶笑容,風吹動黑髮的樣子好有畫面。雖然是第二次閱讀,但整體感覺帶入感變得更好了,期待後面精采的片段也能更進一步。

10-16 22:34

和珖
大叔的帥似乎都來自成熟的瀟灑[e6]
校搞上,我確實對情景、人物表現做了很多改進。
寫作確實越寫會越進步。以我現在的程度讀自己的舊文,都覺得好多地方可以改[e8]
謝謝陽元再次的閱讀與留言。10-16 23:03
水墨靜
想確認藍月是正在沉進或已經沉浸於山巒中。

我小時候編鳥巢是研究過親戚摘下的小型鳥類(蘆葦間那種)巢再去編製的,主要以藤莖等有韌性且足長的草桿、選過的樹枝、毛絮狀的枯草與植物根,再加上含水土塊交錯構成,也會加入我蒐集到的鳥羽。巢編得小而緊實,底盤能做到放重物進去也穿不了洞的地步,甚至會直接學鳥的方式將素材一根根疊繞在樹杈做成,以求最大限度模仿(只差沒有唾液糞便);但是其仿真的主要目的卻是為了讓它牢固地掛在樹杈間撐過風吹雨打,作為一種個人成就。同時也是用來混淆視聽承受其他同齡小孩的投擲攻擊,以免他們找到正在抱蛋的正牌鳥窩。一般人是辨認不出那些仿冒品的……

10-16 22:52

和珖
既然能看見藍月漂至星河的盡頭,那代表還能看見,屬於正在沉浸中。

原來水墨靜也做過鳥巢XD
當年我做的鳥巢,如同他們沒有半隻鳥住進來。反而看見騎樓店家,放一塊板子在騎樓天花板,也有燕子來築巢。

感覺你的鳥窩好高級,颱風來也不怕的樣子。你的鳥窩應該有鳥入住吧。
話說你怎麼能對小時候的記憶這麼清楚。我對那時候的記憶已經極度模糊,只記得用地上撿的樹枝拼起來的。
謝謝水墨靜的閱讀與留言。10-16 23:11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每個鳥兒都有屬於自己的歸宿,其實刻意製造的巢反而不一定會吸引牠們。
莫的兒時記憶,讓人感到暖暖可愛,而且這次變得更加流暢輕鬆了,阿珖辛苦了。(*´ω`*)(給藍莓茶

10-16 23:07

和珖
看來鳥兒也是很勤勞,免費的房子都不要,寧可自己蓋。
我想大多人的兒時記憶,應該也都很精彩、可愛XD
太好了,校修有所成效。我也很怕改了變成反效果。
謝謝小精靈再次的閱讀與留言。

藍莓茶好特別喔,第一次嘗到[e7]10-16 23:25
那隻哈士奇 ≧ω≦
再看一次推推

10-16 23:11

和珖
謝謝Husky在百忙中又看了一次XD10-16 23:27
水墨靜
因為我至今都還保有編織鳥窩的習慣,堅固耐損一直是我的目標……
其實我有注意到,真正的鳥窩有時比我做的更不經狂風吹打……

10-16 23:16

和珖
你真的是多才多藝[e6]
堅固耐損,對鳥來說好像不是很在意。牠們入不入住,似乎只看心情。

牠們的窩都是口水黏,不堅固好像很正常。我忘了在網路,還是現實看到的。有的鳥窩築好了還破洞,蛋會從破洞滾出來[e8]10-16 23:33
和珖
確實是一廂情願。但...被鳥拒絕,多少有些不能接受。
三尾鳳凰?真的有這種鳥嗎?我居然GOOGLE不到。滿想知道牠漲得有多英俊。

堅持不懈,終於知道你多才多藝的原因了。
不過這樣也很難專注於某件事,時間的使用應該會很吃緊吧。

送信的話,你可能要記得貼郵票(蚯蚓),或許有機會。10-16 23:51
喵君
[e12]

10-17 00:28

和珖
喵君,晚上好。很高興見到你[e1]10-17 22:33
卡在槍機裡的香腸
為了做鳥巢而沒寫功課肯定會被臭罵的阿(゚д⊙)

10-17 01:14

和珖
讀書固然重要,但對孩子而言玩樂更不能少。
即使我到了當父母的年齡,也還是這麼認為[e6]
謝謝熊頭的閱讀與留言。10-17 22:43

靈還能這樣使用啊...0.0
(一開始看說要教...還以為是謎文之類的...

10-17 01:27

和珖
靈真是個奇妙的東西。配合上特定人族的意念,又變得更難以想像。
這人族不僅能操控靈,還有方便的"心語"能使用。
不過最後統治諾良的,卻是最平凡的瓦塔斯人。
謝謝白的閱讀與留言。10-17 23:07
舞舞
在這個章節裡頭,我看見的是
一、填鴨式教育的議題
從以前到現在,台灣就是用這種模式教育下一代,老師在白板前授課,學生在底下寫筆記、畫重點、考試。雖然這樣的方式較容易管理,卻也讓其創造力逐漸流失。
主角莫來自於森林,來到城市後一開始難免好奇、興奮,但最終人們還是會選擇最舒服的地方、及方式過活。

二、生前生後
其實我是還蠻相信作者所說的,
「甚至還保留著微弱的意識,做出生前的習慣動作。」
這些習慣動作在死後完全沒意義了,多麼殘酷的現實。
最近我意識到,人的生命不只有上班與下班,而是要在生活中做些努力,生活才有意義。

就像作者完成一本小說,獲得許多回饋,令我羨慕不已。

三、諾達米人的能力
雖羅普說「不會傷害任何人」,但一個種族不可能全部善良,
只要有個諾達米人心懷不軌,這技能就變得相當可怕。
但作者似乎沒有提及
這種能力有沒有辦法被反制?或是被限制呢?

作者辛苦了,謝謝給我們這麼好的作品。[e12]

10-17 12:35

和珖
舞舞的留言真的好厲害。上述所說的,幾乎都是我想表達的東西。

教育是個多麼重要的東西,我們卻常把它侷限在教科書上的內容。
以台灣為例,這樣的教育根本是為了社會、經濟而建立的。更方便把孩子製造成,為工作而生的機器。
也許我有點反社會。我會認為現在的社會已經病了。許多人的生活,已經稱不上是人生了...
雖然這是個人選擇,但有些人卻是不得不的選擇。

我認為工作外,必須要有個目標去實行。特別是工作單調、難以成長的工作者。

的確,不論是多善良的人族,也一定會存在著善與惡。
靈雖然強大、可怕,但統治諾良島的,卻是平凡的瓦塔斯人。
限制,這確實也有。有個東西叫"藍石",不過目前還沒詳細寫到。

雖然真的很辛苦,但能收到你們的回饋,我覺得非常值得。
謝謝舞舞的讚許,還有再次的閱讀與留言。10-17 23:42
水墨靜
三尾鳳來自我家的一捲絲絨畫軸,在我移情別戀之後就莫名失蹤了。當它還在時我就問過家裡,居然沒有人記得那畫軸怎麼來的;它失蹤後我就一直試圖尋回它。

三尾的事情目前網路僅在自介和去年三月的叭啦提到:我小時候有畫過一個繪本以記住這隻鳳凰身上的五彩羽色,但當時不知它的名字;就連三尾也是去年三月和人提及這段過往臨時使用的代稱。不過今年三月某個早晨即將醒來時,似乎(聽)讀到了一個很像是它的名號,未來大概會在夢讀系列分支的異化型自傳《烏靈》系列後續文章用這個名字寫有關它的故事。

魔幻境界故事裡有一個守護使者化身角色的原形就是這隻鳳凰,雖然在故事裡被寫成孔雀的形貌,我仍將自個兒是如何自作多情的心情原封不動地刻畫了進去(魔幻境界 外篇之一:始源的印記)。
當我深深喜愛一件事物時,有時能夠透過一些方式感受到比較直接的回應,但是無論從以前或現在,三尾鳳給我的感覺都是若即若離……我想我從頭到尾都被當小孩子對待,我們的情感並非同等,我因此感到不平而令自己移情別戀。

公開這樣的單戀既不切實際又有些丟臉(而且總感覺它並不喜歡有人喧嚷有關它的事)……只是我不能否認,也不想忘記,曾經戀慕過那樣遙不可及的存在的感覺。

10-28 18:06

和珖
我記得你有說過,三尾鳳凰有到你家陽台,還是窗口。所以它是真實存在過的吧!
而後來它離開後,卻連帶畫軸一起消失了。
總覺得三尾鳳凰跟你,或你們家曾有一段淵源。也許它的離開,是它已經達成了某些目的、使命...(我自己亂猜的XD

謝謝水墨靜的故事[e6]
我已經閱讀完了。如果你覺得這文章放著會尷尬,隨時可以回收喔!10-28 18:30
和珖
滿想知道它的來歷。不過...既然它喜歡隱沒,還是讓它保持神祕好了。10-28 18:35

金:

這節看下來的感覺大概是「交通工具」讓我很想一講。
我原以為故事背景的文明應該還沒發展到有汽車存在,所以看到公車在故事裡頭出現有點驚喜。

再來就是覺得在「莫」這個角色的設定上真的很不賴,
總有些出人意料的想法或舉動,竟然會想要築起鳥巢,
可是又不乏映照出我們的青春。

我比較好奇的是藍月在故事裡有沒有什麼特別的寓意?
在故事裡寫敘兩次藍月的緩移,彷彿是藍月欲歸何處,
雖然第二次寫到藍月的時候,藍月「沉浸山巒中」,但感覺山巒其實並非是真正的結束,結束應在故事結尾前提到的「靈的墳場」。
我有想到的是,藍月沉浸的這個動作,跟故事的名字「沉莫」有所呼應。

末段「轉頭一看。陰沉的羅普難得露出微笑。而且是多麼得真誠,多麼的親切。如同在遙遠的外地上,遇見同鄉人時的親切感。」看得出是要做出對比,不過陰沉一詞讓我以為後面的笑應該是接著不太自然的詭笑。倒也沒什麼不好,只是或許換成「沉鬱」會更貼切。

最後羅普跟莫的相遇,讓故事多了點奇幻,其實會讓人蠻想知道後續怎麼發展的~
待之後再來繼續品讀![e12]

12-12 16:48

和珖
宥,晚上好,很高興見到你^^

序章開頭有提到,飛機剛出世不久,代表著汽車理論上也已經被發明出來了。

小孩子什麼沒有,怪點子最多了XD
很多時候,會因為好奇,去做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

哇!宥居然對藍月有好多細微的分析,及想像,而且內容好詩意喔。
老實說,這裡指的藍月,其實是真正的藍色的月亮喔。比較屬於科幻的部分。
例如藍月上,多半存在著某些藍色的氣體,或液體......

靈的墳場,則是一個伏筆,未來會有它上場的機會[e6]

「陰沉」換成「沉鬱」絕對可行,而且有可能會更好。
至於當時我選擇陰沉,或許是我從莫的角度去看羅普,會覺得他少言少語、行為古怪,所以使用「陰沉」。

謝謝宥的期待。也感謝你,每次都給我好多好多的回饋。看見你仔細的閱讀、用心的體會,我就很開心XD12-12 22:17
虚ろな光
我來啦朋友 是說這篇看下來 莫的內心的感性似乎比其他的孩子多呢

然後姍妮非亞我挺留意的

當中看到靈體 我總好奇 所謂生前的樣子 倒底該是身亡當下的年齡為基礎 還是回到自己的裡想狀態為準呢w

01-07 17:59

和珖
虚ろな光,晚上好[e1]
會嗎?我想是大多人都會在無意間思考許多事情,只是思考過後都忘了而已XD

該不會你也跟莫一樣,被姍妮的可愛給吸引了ww

我想是以靈在世時,最長久的模樣,或是祂意識最深處的模樣。
謝謝虚ろな光的閱讀與留言。01-08 00:30
西因娜
覺得用靈就把水果炸了好有趣www
市場上不知情的人們一定很錯愕(*≧▽≦)

01-27 12:10

和珖
何止錯愕,經過的人一定被嚇個半死[e6]
謝謝西因娜的閱讀與留言。01-27 23:15
泡菜牛肉鍋
喜歡你對靈的描寫本身就對神祕學和宗教有些涉略對這方面蠻感興趣的,劇情逐漸開始有奇幻的部分讓人期待,珊妮感覺好可愛啊讓我想起小時候也是有青梅竹馬的[e16] 。

01-29 12:13

和珖
靈在故事中,是非常重要的存在。會貫穿整個故事。
姍妮活潑可愛,的確很討喜。青梅竹馬一定是最美的回憶[e6]
謝謝泡菜的閱讀與留言。01-29 20:53
鷗鳥
為什麼要一大清早去做鳥巢,前一晚在家裏做完,第二天帶過去不就好了?=.=

06-12 21:30

和珖
以效率來說,當然是大家各自帶回家最快速。
但我想孩子們應該是希望能跟朋友一起做,這樣會感到更加快樂[e1]
謝謝鷗鳥的閱讀與留言。06-13 00:26
路邊的野貓
感覺是很強的力量呢>< 但也不是能輕易在他人面前展現的能力[e15]

06-28 13:24

和珖
這樣的能力,用錯地方感覺會出大事[e8]
謝謝路貓的閱讀與留言。06-28 23:47
(๑˘• ¸•)˘〈影ヨ⁆
能仰躺在清新大自然的環境,感覺就是件心曠神怡的事。

「心語」這樣的能力,似乎若用在傳授用途,很是實用的感覺。

08-01 01:17

和珖
現代人要在自然環境中好好放鬆,真的是一種奢求。

心語有點像我們的網路,即使不面對面,也能傳遞訊息給彼此。不過心語的範圍,受當事人的能力強弱決定。

謝謝影的閱讀與留言。08-01 23:55
空澗飛湍
拜訪 ~ ^^

09-05 20:37

和珖
歡迎你^^09-06 22:2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22喜歡★ar2662097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沉莫-南... 後一篇:[達人專欄] 《沉莫-南...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ki308431大家
歡迎來我的小屋看看動畫推薦或美食推薦的文章yo~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10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