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9 GP

[達人專欄] Keeper

作者:雅仲│2020-02-14 17:31:03│巴幣:18│人氣:167
  反光鏡桿上散布著交錯凌亂的塗鴉,它的身後業已滿載星辰;然而照映出的紅霞尚未褪去,彤雲仍籠罩在破敗建材的樓頂,也倒映出崩塌的水泥路道積水生苔,碎石瓦礫堆累在各處散落一地。

  斑駁錯落的招牌下方有著臨時搭建的牛津布帳篷,不過裡頭的人含括遭受破壞的玻璃櫥窗早已人去樓空。

  路徑靜止的水面毫無映射出生物的蹤跡,唯有天色輪轉。

  在人類泰半滅亡的如今,那行走在通衢大道上的並非真人,脫去因吐納氣息而起霧的防護頭罩下方,是一副運轉至今的老舊機殼。仿造的人臉業經剝落,凹陷處內的面板上爬滿蛆蟲蠕動。

  那具人形停留不移,色澤淺如碧空的義眼下方是可伸縮向外擴張的鋸齒形管線,它們各據一方來回張望,以資確認周遭除它以外別無他人;隨後戴上頭罩,機身因挪動而噴發的蒸汽再次使頭罩變得白濛一片,以一身之於它而言顯得毫無用處的防護衣不斷走著。


  賈克梅蒂的身體被人所貫穿,就挨在牆邊上,人依然吊掛在那裡。

  當這個消息一出的時候每個人皆陷入瘋狂,發了瘋似的自各個能夠鑽出的通道一湧而出到街頭上。家門、窗口,有的逕直從樓頂一躍而下,又或哪條久未疏濬的地下水道。大夥念頭所想的容或只有一件事。

  而那樣川流不息的人潮直接影響到阿布。

  阿布實質烙印在機體上的名字為艾布納。可憐的小東西,今天正打算動一個小手術,好讓自己能夠「看見」。

  他已經許久沒能瞧見真正的街景了。

  在他不到一尺高的矮小軀殼內,胸腔連接腹部朝左右延展皆毫無遮蔽可言,使人可以清楚看見那紅銅色的齒輪契合地運轉。

  那樣復古的軀體款式現今已很少見,但仍舊是破銅爛鐵,以致還未有傢伙閒暇到試圖去扯爛它。

  即便為極其老舊的機體,但也為阿布支持了好一段時間,因由習慣事到如今絕非使用上有任何不便。

  阿布可以透過感應周身狀況自動於腦殼內描繪出地圖,周邊街區的障礙物及目的地以「點」作為呈現或者區別,路徑則在大多數情況下沿著預設繪製好的「線」走便不會有問題。

  而如遭逢猝不及防的環境變化時,線通常也會即時反應當下的狀況,會隨之改變以迴避作為衝突的點;不過如果是當前這樣幾近狂歡的狀態的話,以他軀體運算而言還是遠遠不夠的。

  所以仍是會有被他人絆倒甚至辱罵的情況發生。

  所幸阿布亟欲前往探訪的診所近在咫尺,且佇足在門外觀望情勢的醫生也已察覺到他的來訪,即刻俯身一把將他拎起。

  「他們說賈克梅蒂死了。」醫生說道。

  阿布起身時動作略顯停頓,醫生可沒把這一幕看漏了。

  「啊,原來如此。」

  就算艾布納立即表示理解的頷首也是一樣。

  「那傢伙可讓你吃盡苦頭了。」醫生的唇角掀起上揚:「你一定很想『親眼看見』吧?那個人究竟是怎麼死的。」

  醫生持有火柴擦劃過自己的義肢,該隻義肢外型基準為曝露的肌理,相當單調,沒有其餘裝飾的個人愛好。

  唯有材質相當厚實的黑色皮製外骼,表層卻宛若經過多次拗折般,似是無數道閃雷交織而過。

  「現在大夥肯定都在為搶奪賈克梅蒂的軀體而大動干戈吧。」醫生神態自若的垂首,以義手遮掩徐徐傾吐著白煙,和身前壅塞的街況彷彿完全區隔開來,哪怕只是一個跨步的距離罷。

  賈克梅蒂,為R24少數能維持人形的承具之一。

  歷時至今大家都已逐一摒棄了人形。因應環境劇烈的變化,自然器官多重衰竭而無法遏止的衰退及病變,使人們想以更為單純的型態生活,也被迫著必須做出割捨。

  對於一般人來說,人形的維護哪怕只是機體都變得更為困難且繁複,光要能保存意識、存活下來,便已經是一筆相當吃緊的花費;也因此凡是能在街上看見較為人模人樣的傢伙,反倒才是最危險的。

  代表他們有足夠的能力進行掠奪,拼裝成過去當代,他們還記得自己身作為人的時候。

  大部份的爭鬥開始都沒有什麼太過深刻的理由。

  維持意識的清醒為第一優先,再來便是極盡所能爭奪他人資源以改造個人軀體;而在第二件事當中,也變成了人們日常中唯一的樂趣。

  同時也為阿布以前最熱衷的癖好。

  謀取、組裝,然後再計劃下一次爭勝。反覆不斷。

  賈克最先開始出現在這個街區時,便已經擁有完整性相當高的機械成體。而那也是他一再被人盯上的原因。

  他外罩一件黑色夾克,內穿淺藍色襯衫,仔細紮進業已刷白的牛仔褲頭。最廣為人知的是夾克圍頸部份另有一長條狀繫釦,上方清楚繡有一塊突出的名牌,上面有這具男人的名字:賈克梅蒂。

  那也是當時這名男人唯一的情報。

  除此之外R24對於這名男人是一無所知。

  賈克身形壯碩,並不高,目測約莫一米五六。那對以乳白色金屬材質為基底,表面呈有不規則紋路狀,密合度看來卻顯著極高的臂膀——那樣的作工他們從未見過。

  不過縱使向這名男人搭話詢問也沒用。

  賈克相當寡言,事實上根本沒人聽他開口說過話。他多個人行動。

  曾經有過要找他一同做事的傢伙,少部份人甚至試圖強迫他,現在那些人的意識都不曉得摻混到哪去了。

  這可不是什麼新聞。

  大夥經常談論如何攻破賈克梅蒂,他的弱點有可能藏身在哪裡云云。

  多只是說說罷了。

  但要說唯一有可能做到這點的,假使賈克真的死了的話——那麼蕾瑞的嫌疑恐怕最大。

  在他們這區有兩號知名人物,一個是賈克梅蒂,另一個則是名作蕾瑞的女人。

  都是尚且能夠維持人形的兩具怪胎,其中蕾瑞更是R24區中的偶像。

  那一頭深麥色的長髮(看來就像真的),與極度仿真的人造肌膚,僅穿件細肩帶背心,深壑展露無遺,幾乎沒人能夠拒絕得了蕾瑞的恫嚇。

  無論實質上的,或視覺上的。

  幸而艾布納沒有這個困擾。

  不如說以他的機體性能而言,根本無法成為蕾瑞亟欲脅迫的對象之一;同時蕾瑞也是R24中唯一可能對賈克造成威脅的械體。

  然而就像是說好了一樣,一條沉默的不成文規定。兩人共處在R24中,還尚未有過一次正面衝突,那使得艾布納越發感到好奇。

  「人類。」醫生刻意放緩語調的說:「聽說那傢伙藏了一個人類。」

  艾布納聽聞不由得倒抽一口氣。

  「那是不可能的。」

  如果說賈克梅蒂的身體已極具價值,那麼在這之上更大的麻煩,便屬「人類」了。

  不要誤會,他們自然都是人類。不過,他們的意識業經傳承好幾個世代,械體更是延續又或更換了好幾具。

  這裡所說的人類,是更加純粹上的定義。

  沒有經過手術,還未更換過械體,完完全全的肉身。

  即是說初生兒,如今人類已很難自然出世。

  他們大多都是同樣一批人滯留在此,只有外形不停更迭,等待他們的時間凋零。

  這也就難怪蕾瑞會打破兩不相傷原則對賈克出手了。

  人類的價值無論玩賞上研究上以及珍藏價值,皆遠遠超出一具足夠好的械體太多了。

  那麼接下來便只剩下一個問題而已。

  「那個人類究竟在哪裡?」


  沒人知道他們兩個究竟是如何打起來的,每個人都說他親眼目睹,但緊接著流傳出來的版本就多達好幾十種。

  等到他們聽見劇烈的撞擊聲響時,已經是賈克梅蒂被蕾瑞以鋼筋釘死在石磚牆垣上的畫面,即刻造成一片嘩然。

  眾多人蓄勢待發,想趁著賈克失去機能的當下奪得先機。

  不過他們並沒有歡快太久——這點即使包括蕾瑞在內也是一樣。

  賈克梅蒂那包裹住頭部,唯有鼻樑突出的平滑金屬製面罩,鼻樑上方本已呈現灰黑色一片的面板即刻流動出光點與線;並在眾人瞠視下將貫穿他本人的鋼條抽出,身形穩健落地,還漏出了點機油。

  顯然看似最為脆弱的胸甲也不是賈克梅蒂的要害。

  那麼會是頭部嗎?有這個可能嗎?

  在原體業經替換成機械的現代,「意識」是人們最優先看重的部位。

  就是說即便再如何窮困的傢伙,也都明白頭部是最應當先投資的要件;那也該會是個體中最堅實,短時間鬥爭中鮮少人會考慮去攻破的防禦點。

  但是沒有人看見賈克摘下那個面罩過。而金屬製面罩下方裸露出來的粗壯頸脖看來是多麼真實。

  不過會有那麼容易嗎?

  觀眾的質疑不會持續太久,蕾瑞那對快捷的鐵銀色雙腿,鑲嵌臀部的渦輪高速運轉著,腿根的側孔亦快速噴氣;她迅即衝上前自背後展開另外負載的兩雙手,共計六支槍械彈擊出子彈,一發發落實在賈克梅蒂的面罩上。

  他們看見賈克身形一頓,頻頻向後退;也看見面板閃現出錯誤的訊息,最終當面罩螢幕完全停擺時,賈克梅蒂亦跌坐在地,沒再動作。

  這一次蕾瑞不打算再給賈克喘息空間的傾身,拉伸臂肘正打算展開更進一步攻勢時,賈克那原先平滑的面罩陡然自鼻樑上方向側滑開,眾人無不屏息,為一窺賈克梅蒂的內部簇擁而上;周遭人們的接近與嘈雜同時也使蕾瑞分神,哪怕僅只片刻。

  而備受矚目那副面罩下方的臉孔,卻只有向內側凹陷下去的一塊面板,其間沒有任何人在那裡。

  鼓起的胸膛裡側容或還能塞進一個人,不過實際上僅只空心的械具運轉聲在迴盪著而已——這自然是理所當然的,但對於業已神話化的這名男人而言,群眾也已經不明白自己期待看到的是什麼了。

  從中裸露出一對清湛得宛然藍天的義眼,當在蕾瑞分心的剎那,賈克當即以虎口掐握住蕾瑞的頸脖。

  蕾瑞並未有時間能作掙扎或振作,當賈克那對義肢觸碰到其他人的瞬間,便只能依循那股怪力自動繳械。

  對上賈克梅蒂,任何近身戰鬥都不具意義。沒在第一擊拿下他,蕾瑞的失敗是可以預期的。

  遂後在所有人的見證下,蕾瑞的意識噴發而出,將會傳遞到她預先設置的儲藏點。這是最為糟糕的狀況。

  想必接下來會有人循著光線,前去探索她的意識價值吧。

  雙方交戰的最初可能並未有人見識到是如何開始的,不過往後流傳而出的版本,最終篤定的結果肯定都將會是一樣的吧。


  那並不是他率先想看見的景象。

  艾布納結束了手術,準備從小巷離開時,他入眼所及盡是白日流星一道道劃過,彷彿天色被切劃開似的。

  那意即人們意識的脫離,被迫離開現有的機體。不管白晝黑夜流星的頻率繁多得宛若它一直停留在那裡,而那也意味著人們之間的爭鬥毫無止息。

  正待他打算拉回視線,盱視前方時,倏地一道陰影籠罩住他,使他無法再輕易別開目光。

  他目睹傳聞中理應被吊掛在牆上的賈克梅蒂,正亟欲橫跨他那過分矮小的軀體,似乎完全沒有注意到他,也全然沒有把他放在心上。

  且不確定會否是自己看錯,他好像也看見了賈克梅蒂手提的塑膠袋內,裝盛兩盒雞蛋和可樂,尚有許多零食等五顏六色的包裝充斥在其中。


  待賈克梅蒂回到家,他旋即窩坐在門旁壁內鑲嵌有軟墊的圓座椅內,幽暗的房間須臾以賈克背脊連結的線路為首,散布交接、遍及天花板和地面的管線逐一流動起水色的織網。

  賈克本人則自此垂下雙臂,俯首的頭罩螢幕也不再閃爍。伴隨訊號中止,室內一隅傳來一聲嘆息。

  嬌小的身形和細瘦的手臂,在奮力褪下對於她而言實在過於笨重的全罩式頭盔後,是名看來年約十四、五歲的女孩。

  黑暗中她赤腳輕快的橫越地面突起的管線,以指尖勾起男人臂膀旁的塑膠袋並探內摸索,與此同時喃喃自語道:「啊啊,被發現了。」

  「明明這裡生活機能性絕佳的說。」

  女孩信手將除雞蛋盒以外的東西全數傾倒在床上,遂撲倒在床鋪上翻身,以手臂掩面:「就不該偷跑出去的。」

  女孩仰望著漆黑的天花板好一會,室內亮光僅有透明管道內流淌而過的水藍色液體而已。且伴隨女孩身體的動作時快時慢。

  「……但是啊,要我一個人一直待在房間內,只能夠操控機器人在外頭遊蕩也很空虛,對吧?」

  「至少當初父親把你製作成女性就好了,像蕾瑞那樣的?」女孩撐著腮幫子凝睇動也不動的賈克,白皙的踝足翹起來回擺動:「你也想要變得更可愛一點的對嗎?」

  當女孩伸臂準備去拿床畔旁電腦桌上的飲料,指梢探索時顫動了一下。

  「啊,差點拿錯了。」

  桌面上傾倒而出的機油和可樂的顏色相當,不過一瓶寫上賈克,另一瓶則寫下梅蒂的名字。



  為看完影集《Love, Death & Robots》後的衍生靈感
  操作大肌肌ㄉ小女孩不是一定要有ㄉㄇ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68497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Love| Death Robots|愛x死x機器人

留言共 1 篇留言

ilwiKAMINA
等等,所以女機器人是抓包主角操控的機器人去買衛生棉?

02-15 03:17

雅仲
幹哈哈哈哈
您怎麼如此精明呢!02-15 06:1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9喜歡★sin63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鐘聲響起... 後一篇:問卷調查!填一下嘛(シ_...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