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 GP

【奇幻】孤獨的救世主第二集:第三章:第一個夜晚

作者:渺羽│2020-02-13 00:57:00│贊助:10│人氣:68
第三章:第一個夜晚

  「你知道他嗎?他很有名?薇提瑪?」我問。
 
  「並不,頂多在塞多尼爾小有名氣罷了,在寧靜修道院的戰僧之間比較有名吧?畢竟有相同的敵人。」
 
  那女裝塞多尼爾聖武士在薇提瑪開口之前就回答我了,聽到了答案後,我卻不知為何不認為他的話是出自於謙虛,而純粹只是陳述事實而已。他挑了下眉,似乎發現了異樣之處,隨後望向了穆法菈,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情。
 
  「你不是塞多尼爾人啊,語言不同。」名叫泰拉‧辛吉庫的聖武士在第一時間就發現了我的口型不對勁,並伸出手示意要穆法菈握住:「龍之子民?好一段時間沒見過了。我叫作泰拉‧辛吉庫,是一名自由聖武士,暫時在這難民營擔當警備工作。」
 
 
  「您好。」穆法菈眉頭緊皺,遲疑了一下後,才和那名聖武士握手,似乎對眼前的女裝男子有些難以適應,巴圖雷赫亞更是一臉看到了什麼骯髒的東西的作嘔模樣,看來仙忒民風也不能接受這類打扮的男性。
 
  而我說不定也不是很能接受這種打扮的男人,儘管他看上去就像是個美麗的年輕女性,我在情感上卻不知為何無法接受他們。
 
  「我叫作穆──不對,我叫作──」
 
  正要講出真名的穆法菈忽然改變了主意,似乎想要立刻瞎掰一個假名,估計是為了配合烏裴洛絲的謊言吧,但是──
 
  「妳叫作穆法菈‧狄拉克斯,巴魯赫亞‧狄拉克斯執政官的女兒。」
 
  眼前的聖武士老早看破了謊言,甚至明擺的告訴我們他知道穆法菈是誰。
 
  「你怎麼──」
 
  「妳的外貌特徵太顯眼了,而革命軍早就把誰殺了他們的頭頭的事情傳到這裡來了,又讓我聽到了龍語,我就知道妳是誰了。」辛吉庫搖了搖頭,目光放向了烏裴洛絲,又說:「而那邊的魔法師,那麼明顯的水晶義肢,是大名鼎鼎的烏裴洛絲,而她帶來受重傷的男人,應該就是那個最有名的西比盧高斯的聖武士愛吉歐斯。」他搖了搖頭:「真是嚇人,可能會麻煩人物都到了呢。」
 
  「喔,人類。」烏裴洛絲露出了笑容:「你看破了我的幻術啊,實力不錯。」
 
  說著,烏裴洛絲伸手往臉上一抹,解除了她的法術,露出了可怖的義肢與義眼。
 
  「那麼,你想要趕走麻煩?」烏裴洛絲瞪著自由聖武士,低沉而沙啞的聲音投過去的是威嚇。
 
  「挑戰一個在人類歷史上多次被記載的傳奇大魔法師,近幾年來還曾經殺過巨龍的英雄?你當我白癡嗎?」
 
  即使面對實力強大的烏裴洛絲,泰拉‧辛吉庫也翻起了白眼,就像是烏裴洛絲問出了真的十分愚蠢的問題一樣,竟是讓烏裴洛絲咬起了嘴唇生起悶氣了,隨後,他立刻就像是對亡靈法師失去了興趣一樣,轉頭看向我和巴圖雷赫亞。
 
  「倒是你們兩個,我對你們一無所知呢,叫什麼名字,哪裡人?怎麼會和這些大人物一起旅行啊?」
 
  「龐森‧燕。」我說出了自己來到這個新世界的新名字:「實際上我不認為我講我從哪裡來的你會知道,總之不是塞多尼爾。」
 
  「沒關係,世界很大。」他盯著我身上的鎧甲問我:「這是銀鐵對吧?還是由北方工藝打造成的,價值肯定不斐。重點是這件鎧甲是哪裡來的?」
 
  「這件鎧甲?從領主阿波凡斯瑪的屍體上剝下來的。」
 
  我決定直接了當,對方既然知道穆法菈殺了博普勒的事情,那肯定也知道格洛尼‧阿波凡斯瑪死掉的事情。
 
  「喔?你殺了他?」
 
  「不是,是愛吉歐斯他做的。」
 
  確認來訪者的身分應該是這名聖武士的工作,這也是為了確保難民營安全的例行公事吧,但對他一個接一個質問我們還是讓我感到不舒服。
 
  「那麼你呢?你是誰?從哪裡來的?」聖武士辛吉庫將視線投向巴圖雷赫亞。
 
  巴圖雷赫亞卻一臉不屑的望著對方,沉默不語。
 
  「你是誰?」辛吉庫瞇起了眼睛,低聲的話語問了巴圖雷赫亞第二次話,但同時手已經握在刀柄之上了。
 
  「嘖,我沒有名字報給一個不男不女的可笑變態。」那名年輕的騎士見到聖武士的威嚇,反而不以為然的譏諷過去,真不知道是出自於勇氣還是愚蠢。
 
  「喔?可是這個不男不女的變態,可比你強得多喔。」
 
  「嘖!」
 
  聽到這句話,巴圖雷赫亞也握住腰間刀柄,然而已經晚了,騎士的刀都還未出鞘,那名自由聖武士的刀柄就已經抵住了騎士的咽喉處,如果他沒有點到為止,以剛才那樣的速度撞上去,巴圖雷赫亞的喉結肯定會嚴重受傷,甚至破碎而流血窒息吧?
 
  我原本以為辛吉庫拿著這麼長一把刀,會因為拔刀需要更長的時間,以至於速度慢過巴圖雷赫亞,但他刀甚至不需出鞘就可以置對手於死地,就像我的眼鏡中顯示出的兩人等級差距一樣,辛吉庫也比我們強得多。
 
  巴圖雷赫亞似乎也嚇了一大跳,額上流出了冷汗,雙手離開刀柄,後退了幾步。
 
  「我再問一次,你是誰?」泰拉‧辛吉庫露出了微笑,問了第三次。
 
  「蘇維尼斯‧巴圖雷赫亞,是第七騎士團騎士。」
 
  「原第七騎士團騎士才對。」
 
  烏裴洛絲聽到了這句話,就像是要故意刺痛他一樣出聲提醒了他。
 
  「少囉嗦,我可不像是你們是叛徒。」
 
  聽到這句話,烏裴洛絲嘴角微微揚起,就像是聽到什麼可笑的事情一樣。但她並沒有進一步反應,反倒是薇提瑪火大了起來,那對被削圓的耳朵裡就像是冒出滾燙岩漿一樣。
 
  「我們是精靈。」她大吼著:「而最早仙忒是人類搶走了精靈的土地,屠殺了我們的先民,在他們的屍體上建立了仙忒王國,又擅自內亂成共和國,不論是王國還是共和國還不是奴役精靈直到現代?懂了嗎?我們從來沒『背叛』過你們過,人類!」
 
  「那已經是超過一千四百年前的事情了!妳翻舊帳也要有限度!」
 
  「一千四百年很長?那只不過是兩代左右以前的事情!況且現在仙忒也正在奴隸我們的同胞!你有臉說我們精靈是叛徒?」
 
  薇提瑪顯然被刺到了什麼,或著說,說不定她是在遷怒吧?明知道巴圖雷赫亞也改變不了這些問題,她仍然衝著他大吼。
 
  這麼說來,穆法菈好像還沒有和我聊過這個世界的歷史,直到現在我才知道人類和精靈有這樣的歷史恩怨,也難怪有精靈願意加入革命軍的行業。
 
  「和我說有用嗎?我不是血洗你們先民的人!」
 
  「但你卻玷汙了他們的──」
 
  這個爭吵聲忽然斷掉了,薇提瑪吼到一半就像是斷線的木偶一樣向後要倒下,幸好在一旁的穆法菈攙扶住她,不然她恐怕後腦杓就得碰地了。巴圖雷赫亞也是一臉愕然,伸手就拍掉聖武士手中的刀,急忙跑過去將她輕輕平放在地。
 
  「她怎麼了?這不是失去意識了嗎?」
 
  巴雷赫圖亞似乎是因為覺得是自己害薇提瑪昏倒,抬頭就問我,但說真的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她忽然昏過去。
 
  「讓開。」
 
  一聲讓人難以忘懷的美聲傳進了我的耳裡,剛才我沒有聽清楚,但那名叫作菲歐蕾蒂雅‧萊歌米的牧師,她的聲音真的十分好聽,她似乎已經將愛吉歐斯的傷勢做完了初步處理,轉身就來到了薇提瑪身邊。
 
  「全身發熱,體力不支,口腔發炎,是傳染性的熱病?不對,這是──」萊歌米說到一半,皺了皺眉頭,伸手摸向薇提瑪的胸口,接著向我們投來一個憤怒的眼神,就像是我們做錯了什麼一樣。
 
  「操!你們在搞什麼東西?你們眼睛又不像她一樣瞎了!居然白癡到這種地步!怎麼不把大腦掏出來去餵殭屍吃一吃算了!」
 
  誰能想到這個聲音這麼好聽、長相也這麼漂亮的半精靈,說話卻這麼粗魯呢?巴雷赫圖亞似乎被她的氣勢給壓倒,竟是嚇得一愣一愣的。
 
  「什、什麼?她怎麼了?」穆法菈大概是因為離她比較近的關係吧,所以率先問她了。
 
  「什麼怎麼了?你們怎麼能帶著孕婦這樣四處奔波!」
 
  什麼?
 
  隨著這句話說出來,我們都陷入了沉默,我們當中還醒著的每一個人,想必露出的表情都相當難看吧?尤其是烏裴洛絲,她的神情簡直像是憤怒與悲傷糾結在一起,完全不知道如何反應的樣子。
 
  我也有想過這種事情可能會發生,畢竟薇提瑪遭遇過那種事情,只是我太過天真了,一直在逃避這種可能性,說不定薇提瑪早就知道了。以她先前告訴我的那套「氣」的理論,她說過生物體內蘊涵更多的氣,以她對「氣」的敏感到失明都還能戰鬥的程度,會能不知道自己體內不知何時已經多了一個小生命嗎?
 
  至少我是覺得,她早就已經知道了,就是不說出口,所以才會這麼憤怒吧?
 
  「她連一百歲都不到,不過是個發育都還沒結束的小孩子。」烏裴洛絲抓住了自己的臉,又說:「但是類似的事情,我在這數百多年來看過無數次了。你明白她為何反抗了嗎?」
 
  這一句話,明顯是對巴雷赫圖亞說的。
 
 
  「我叫菲歐蕾蒂雅‧萊歌米,在這裡擔任醫師長,曾是西比盧高斯的牧師。」藍髮半精靈說。
 
  隔天一早,在狀況大致處理完後,明顯是難民營最高領導的菲歐蕾蒂雅‧萊歌米。她拉來了我、穆法菈、烏裴洛絲、巴圖雷赫亞四人,並向我們正式自我介紹。
 
  「醫師?但是依照仙忒法律應該不允許女性擔任醫師的。」穆法菈提出了疑問,看來依照仙忒法律甚至連女性行醫也被禁止,我好像越來越明白穆法菈的動機了。
 
  「在這裡規則由我來定,認為法律比救人性命重要的話妳最好滾回妳的糞窩去。」萊歌米甩了甩那頭藍色長髮說:「名義上是醫師長的大叔是個草包,老早被我趕走了。」
 
  「『曾是』,為何意?咳、咳!」躺在床上的愛吉歐斯,經過一晚的休息已經恢復了意識,這世界的「牧師」和聖武士們似乎擁有施展「聖法術」的能力,與魔法師和源術士施展的魔法「秘法術」是不同的,不論是能量來源或是施展原理,萊歌米的治療手段也頗為了得,我現在已經幾乎看不見愛吉歐斯先前受到的灼傷了。
 
  「意思就是傷患就該閉上嘴巴好好休息,現在對你來說休息比咬文嚼字的問話重要多了。」萊歌米白了愛吉歐斯一眼,從一開始就覺得了,萊歌米和辛吉庫兩個人的嘴上真是不饒人啊,就算本意是善良的也讓人有點生氣。
 
  「非也、此事至關重要!同為西比盧高斯之、神使,咳、汝為何『曾為』牧師?為何、棄此正道於不顧!」
 
  果然,愛吉歐斯很在意這個半精靈的想法,尤其西比盧高斯似乎又是愛吉歐斯最尊敬的諸神之一,但見到愛吉歐斯繼續用那文謅謅的話質問她,藍髮的半精靈嘆了一口氣,語帶無奈地回答:
 
  「因為信西比盧高斯的人都該吃屎,所以我不幹了。」
 
  只見她兩手一攤,萊歌米說出了愛吉歐斯最不想聽到的話,烏裴洛絲在一旁哎呀哎呀的叫著的同時苦笑了出來,她知道大事不妙了。
 
  而我也知道。
 
  「妳這叛教──」
 
  然而,出乎我意料的是,愛吉歐斯在指責對方後卻立刻陷入了沉默,比烏裴洛絲與我預料的更加冷靜,他的表情猙獰,所相信的一切都被否定,他內心地憤怒是顯而易見的,但他仍忍耐了下來,說出口問了:
 
  「為何妳如此想?」
 
  看到他邊氣到牙齒打顫,居然還能問出這麼普通的問題。
 
  「西比盧高斯沒有屁用,所以我把它甩進糞坑,因為我知道能救人的最終還是我的這雙手。」半精靈說:「你現在沒有體力聽故事,但我會說就因為西比盧高斯不喜歡某些事,我曾因為這樣不得不任由我本能夠救下的傷患去死。」
 
  萊歌米瞇著眼,轉回頭看向昏厥過去的薇提瑪,緊咬著下唇,似乎眼前的景象哪裡觸動了她,令她煩躁了起來。
 
  「你就先休息吧,小愛。」烏裴洛絲沉著臉,也看向了薇提瑪說:「她不會想要那個孩子,而且她的年紀要生產也嫌太小了,會有生命危險的。」
 
  烏裴洛絲的話語十分冷酷,擅自決定了一條生命的結局。
 
  「等她醒來後確認她的想法吧,我是認為長痛不如短痛。」亡靈法師又補了這麼一句。
 
  「汝竟想殺害如此年幼之──」
 
  愛吉歐斯聽到了烏裴洛絲的說法,就像是被踩到了痛點,不顧重傷再次對往年的夥伴喊著。
 
  「你是說我要殺嬰嗎?小愛。」
 
  「對!殺嬰!」愛吉歐斯嘶吼著:「『墮胎者』將在死後被西比盧高斯祂拋入『灼炎獄』之中,承受永世的灼烤!」
 
  「小愛,我會愛你是因為你的正義感沒錯,不過你那個信仰有時真的令我很煩躁,你們信仰中有說不能婚前性行為也不鼓勵異族結合吧?但你還不是和我──」
 
  「那是我鬼迷心竅了,而且,事有輕重之分──」
 
  「嗯,那你鬼迷心竅的次數還真多啊,而且每次都樂在其中呢。」烏裴洛絲嘴角微揚,笑了一聲,但轉眼間又回到話題上來:「不過小愛,不拿掉它的話,薇提瑪很可能會死。如果她死了,她的腹中胎兒也會死。」那個精靈長老冷冷的說:「你負擔不起這個風險,小愛。」
 
  我還以為愛吉歐斯和烏裴洛絲只是一般的戰友關係,沒想到他們之間的關係是這麼的親密啊,也難怪愛吉歐斯反應這麼大,自己所相信的事物、信念被所愛的人給否定了。
 
  那肯定是相當痛苦的事情。
 
  「汝要……否定我嗎?」
 
  「我只是要你肯定她的生命,還有肯定你對我的愛。」
 
  「……。」
 
  現實世界不是童話故事。
 
  總會有必須妥協的地方。
 
  如果可以的話,當然是希望兩個人都能救下。
 
  但現實狀況不是如此,我看不懂精靈的年齡,原本以為薇提瑪在精靈中已經成年,但以烏裴洛絲的說法聽來,薇提瑪根本還是還沒發育完全的未成年少女,甚至於生育都會有嚴重的生命危險。
 
  所以這事情上我們不得不退讓。
 
  我也該學會這點。
 
  面對沉默的愛吉歐斯,烏裴洛絲結束了對話,轉向我和穆法菈這邊。
 
  「還有你們,我有事找你們。」
 
  說罷,亡靈法師就走到了巴圖雷赫亞身邊,從他手中拽過來一個皮袋子,那似乎是她早先吩咐巴圖雷赫亞要拿的東西,巴圖雷赫亞一臉厭惡的模樣,也不知道裡面是裝著什麼讓他這麼不爽。
 
  「龐森、穆法菈,你們倆跟我到外面去。」
 
  完全是命令式的口吻,卻沒有讓人想反對的意思。
 
  ※
 
  「找你、兩件事情,而我找妳,另一件事情。」
 
  把我們拉到角落後,烏裴洛絲對我和穆法菈說了些話。
 
  「怎麼了?」穆法菈問。
 
  「狄拉克斯家族和我也有一些淵源,不過還是妳的旅伴的事情比較緊急。」亡靈法師視線投到我左手的斷臂上來,接著將皮袋子內的東西拿了出來。
 
  立刻讓我聞到濃厚的血腥味。
 
  我們都沒有想到她會帶來這樣的東西。
 
  「我已經盡可能保存它了,但再久一點恐怕就會腐壞到不能使用了吧?」
 
  烏裴洛絲這麼說著,給我們看了一條血腥腥的斷臂,正巧也是左手,創口處那稀爛的撕裂感顯示被撕扯下來時的殘暴;而那健壯肌肉如同外表一般彰顯著斷臂主人生前的強大。
 
  那是杰尼科‧史波諦的當初被伊赫杜‧博普勒踩斷的左臂。
 
  難怪巴圖雷赫亞臉會變這麼臭。
 
  「這……是要做什麼?」
 
  我不禁對眼前的狀況感到不解,穆法菈看到這場面,卻若有所思。
 
  「看看我的這隻手臂。」她揮動了下自己那隻水晶製成的義肢:「來自於南方格瑞林領域的一具巫妖,大約是一百五十年前的事情吧?我發現它時它已經讓兩個村子的人化為不死生物。所以我把它給消滅掉了,用它殘餘地左臂改造成了義肢。」
 
  「妳──什麼?巫妖?妳打敗了一具巫妖?」穆法菈好像聽到什麼很驚人的事情一樣,而還不理解這個世界常識的我只能一頭霧水。
 
  「準確來說,是很多具,我還活得足夠長,要撞見巫妖也不困難,我也有一些人類朋友選擇成為了巫妖。」烏裴洛絲淡淡地說:「的確有不少高強的魔法師選擇將自己轉化為巫妖這種不死生物來延長自己的壽命,所以也因此人們認為巫妖是至高的施法者,也有人認為他們是和龍並列同等危險的生物。」
 
  穆法菈又倒抽了口冷氣,驚訝的原因我才明白,將傳說中的危險生物,烏裴洛絲說出了「她打敗過很多」這種話,雖然在平常人說出這樣的話會被當作是吹牛,但眼前的女性可是活生生的傳奇,說出這種話來可信度可不低。
 
  不過,眼下更重要的是另一件事,我的事。
 
  「妳打算把史波諦的手作成義肢替我裝上?」
 
  「對,這是我獨自的研究成果,屬於很多人說的亡靈魔法的一種。但我不可能隨便去找個人類的手臂砍下來送給你,以我對你的觀察,你是不可能會接受那樣事情吧?」烏裴洛絲輕笑一聲:「有些人認為這是褻瀆死者,而且你厭惡的對象的手臂會接在你身上。」
 
  那隻綠寶石的義眼盯著我的臉,就像是要把我全身上下給看穿一樣。
 
  「裝上去會有什麼副作用──我是說壞處嗎?」
 
  「奇怪的詞──你真的和博普勒他來自同一個世界。」烏裴洛絲搖了搖頭,說:「這相當於將殘肢復活成聽命於你的不死生物並與你的身體連結,你要不一生忍受旁人奇怪的目光,要不一生遮掩你的左手,並且與不死生物一輩子的相處。」
 
  我還是沒能理解烏裴洛絲準確的意思,坦白說我對他們口中的不死生物也只有聽過個大概,那就是:「不死生物由死亡的能量所驅動,所以憎恨所有生命。」
 
  「別答應她,龐森。」穆法菈忽然扳起面孔,皺起眉頭狠瞪著烏裴洛絲:「她在褻瀆你和我的救命恩人啊,而且還要你接著他的屍塊過一生,你真的覺得不會有其他問題嗎?」
 
  「年輕的源術士,我裝了一百五十年巫妖的手臂也沒出現問題,妳或許應該信任我的技術。」烏裴洛絲搖了搖頭:「我知道對仙忒人類來說亡靈魔法是禁忌,但對我來說這是我畢生研究的技術,如果死者可以幫助人好好過活,那就利用它。對龐森來說,也是讓他再次拿起盾牌的機會。」
 
  依照她的說法,沒有任何理由拒絕她,只是我還不能說是了解烏裴洛絲這個人,不確定能不能信任她。
  
  「我接受,移植手臂這種事相當於器官捐贈一樣的事情,在我們的世界多數人都很能接受。」我說。
 
  我決定接受他的提議,少了一隻手很不方便以外,也很可能影響我之後的生存,生前的我已經沒有了一對平凡的雙腿,現在的我又少了左手,沒辦法持盾真的十分危險。
 
  「龐森!你──你的世界這種事情很平常?這種褻瀆死者的事?」
 
  看來穆法菈又一次的感受到了文化衝擊。
 
  「嗯,我是說過不同文化不同價值觀,將死者的器官移植到另一個人身上這種事對我們的世界來說行之有年了。」
 
  穆法菈聽到以後,低下頭來,若有所思。
 
  「答應的比我想像中的快。但我也要先和你說,你沒有施展亡靈法術的相關經驗的話,所以需要很多時間去練習才能讓你的義肢靈活運作。」烏裴洛絲說。
 
  那說不定我會學得比你想像中快。
 
  「好,這件事就這麼答應了,我之後就去把他的手處理成你的手,那麼還有另外兩件事,首先是語言的問題。」
 
  烏裴洛絲說我不可能一直跟著穆法菈身邊走,所以要盡快學會仙忒語外,烏裴洛絲也教了我一個魔法,雖然源術士不太能依照魔法師那樣依靠學習來施術,但如果是掌握了屬於自己的訣竅卻能在更短的時間內學會一些較低水平的魔法。
 
 ──通曉語言。
 
  烏裴洛絲稱這個魔法可以讓人在一個小時內聽懂多數語言,只是我一天最多只能用兩次,這其實只是個應急手段,我知道我不可能永遠依賴穆法菈,還是該趕快學會仙忒語才好和大家溝通。
 
  另一方面,她似乎藉著「狄拉克斯家族和我有一些淵源」為由,希望親自指導穆法菈,老實說我不太清楚她在打些什麼主意,但目前為止她都沒有害我們的樣子。
 
  在穆法菈練習結束後,我們決定就寢,難民營的兩位管理者:萊歌米和辛吉庫兩個人把難民營管理得還不差,即使接納了不少傷患,床位仍然有多餘的,本以為我們只能睡草堆的。
 
  就這樣,我們在晚餐過後度過了在法比歐斯城的第一晚,本該是這樣子的──
 
  
 
 
  註:雖然先前沒有說,但本故事中銀鐵的英語就是Mithral,中文通常翻譯叫作「秘銀」,我選擇了比較能反映其性質的譯法。至於「精金」則是Adamantine,通常常見的中文翻譯則是「亞德曼金屬」,其實我世界觀中還有第三種虛構金屬,叫作山銅,原文為Orichalcum,通常翻譯成「歐利哈剛」。
  雖然我採用了這些神話傳說中的金屬名稱,但不代表我筆下的這些金屬性質和那些傳說或其他也採用這些傳說或創作的作品相同。例如我筆下的Adamantine就是呈現藍紫色的金屬光芒。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68320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奇幻|小說|原創|糞作|穿越|原創小說|偽DND

留言共 2 篇留言

第三書語
年更~

02-13 12:38

渺羽
縮得沒錯,年更,躲回來了www02-13 16:39
渺羽
奈央阿姨也要加油w02-13 16:39
巴哈姆特小管家
親愛的勇者:

感謝您對勇者小屋的支持,
我們會將此篇設定在首頁的精選閣樓中增加曝光。

--
巴哈姆特小管家 敬上

02-14 15:06

渺羽
感謝02-14 18:4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喜歡★duedanny2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致諸蛇之手們》:Cha...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imusong米納桑
有狠香的妹子唷!歡迎來我的小屋看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7:4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