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遊戲王Smash! 第零話

作者:可可羅│遊戲王 VRAINS│2020-02-11 15:39:46│巴幣:1,004│人氣:193
傳說不會就此結束,因為那位支持創世和破壞之神的Playmaker,他墮落了……
我相信你們三個一定可以救出全人類的,邪不勝正才是我們的結局,沒有人可以戰勝這個鐵則,Playmaker他已經輸了第一次的決鬥,但你們的機會來了……


【某間知名的學校,在Dan City,公元2023年】
「這就是我的新學校嗎?」名叫Kris的人類14歲少年問著名叫Toriel的山羊怪媽媽。
「從現在開始,你就要過著跟人類青少年般的生活了,我的孩子。」Toriel說著:「這裡是你最好的朋友的居所,雖然對你來說有點偏僻……」
「妳放心吧,我會用日本那邊的禮儀的。」Kris說著:「對了老媽,財前學姐也是就讀這間學校吧?」
「是啊,要和她、以及其他人類學長要和好喔,絕對不可以吵架。」Toriel說著:「現在我們去辦你的入學手續吧,Kris。」

Kris看著自己的手錶決鬥盤,想起了這是家人給的生日禮物。
「有必要時,請呼叫Raisel試試看吧,他很聰明的。」Toriel說著。
「好的,到時候是不是要自我介紹?」Kris害羞地說著。

{第零話 2024年的秋天}


【某間教室裡面】
「這位是我們與決鬥四天王關係很好的大使,他很年輕,但是有很多事情要做,那麼Dreemurr同學,你似乎沒有漢字名字,不過你英文似乎很好吧?」老師帶領一位頭髮蓋住眼睛的褐髮少年,這是Kris本人。
「是的,我會教大家怎麼使用英文……」Kris用草書字體寫下自己的名字。
「我叫做Kris Dreemurr,我是新來的學生,請大家多多指教。」Kris害羞地說著。
「你很像女生耶,你是男孩子吧?」一位學生說著。
「怎麼會呢?」Kris臉紅的說著,「那我可以坐最後面嗎?」
「你真的要坐最後面嗎?Dreemurr同學,你在之前學校的成績優良,你不應該坐那邊的。」老師說著:「那你坐前面應該很受大眾歡迎。」


【下課時間】
「Dreemurr同學以前是在哪間學校上課的呢?」一位男同學問著。
「在很遠的地方,你們知道為什麼我的小鎮和這個國家的統治者有聯繫過嗎?」Kris問著。
「不知道耶,你問我這個做什麼?」另外一位男同學說著。
「其實我想知道一些有關我不知道的事情。」Kris害羞地說著。
「你應該去問財前學姐比較快,不過這個時間點,她應該很早就回教室了。」同學說著:「你已經聽說了嗎?從哪裡聽說的,財前葵是明星決鬥者的傳聞?」
「不過聽說你以前和財前學姐很要好,是真的嗎?」另一位同學說著。
「她只不過是我小時候的玩伴而已,我們一起在牌桌上玩各種遊戲。」Kris說著。
「既然這樣你要不要寫一份情書呢?搞不好她會願意和你交往呢!」同學說著。
「不是這樣的……其實財前學姐她跟我只是朋友而已。」Kris害羞地說著。
「搞不好你用一口流利的英文,就能擄獲她的芳心呢!」同學說著。
「我不知道該怎麼寫?」Kris臉紅的說著。

「你們怎麼說情書的事情啊?」這時一個比較肥胖,性格樂觀的學長來關注這個議題。
「我們沒有打算說情書的事情啦!先閃了,Kris……」同學看到學長就立刻逃跑,似乎不想繼續跟他談下去。
「那個……我想我要去做AI的心理諮商了……」Kris看到這個胖虎身材的學長想要離開。
「放心,我不會咬你的,你是從怪物一族養大的吧?」名叫直樹的學長說著:「我叫島直樹,我可是VRAINS的心靈導師,在這裡,你會從決鬥找到快樂的。」
「我是有聽說過,這裡非常流行戰鬥怪獸卡決鬥……莫非你是決鬥者?」Kris問著。
「是啊,我們透過戰勝很多霸凌你的學長,來公平起見的報復你的恩怨。」直樹說著:「你可以從這裡找到很多快樂的,我就當作你的心靈導師,沒問題吧?」
「但是,我需要一點時間……」這時Kris的決鬥盤從背包裡響起來了,「我的決鬥盤AI已經開始叫我了。」
Kris拿起一個手腕型的決鬥盤,在上面打開開關,突然投影出一個魔法師小羊。


「Howdy!你今天似乎認識了一位朋友呢。」名叫Raisel的AI小羊說著。
「但是Raisel,他不是我朋友。」Kris說著。
「難道是欺負你的人嗎,應該不是吧?Kris,這是一個大好機會,你可以透過VRAINS來賺取你的人生經驗。」小羊Raisel說著:「這裡有很廣泛的魔法網路,所以不必擔心我們會斷線,而且我跟你說,也許有機會還會再和財前學姐見一面呢!」
「連你的心理師都說了,或許你可以從決鬥學會笑容呢!」直樹說著:「首先我們要幫你辦一個帳號,這是你在網路上的身分。」
「那要怎麼做?我只有在Instagarm的帳戶而已,這個帳戶已經沒用幾年了……」Kris拿著自己的手機說著。
「放心,我會為你做些調整的,事實上我有個沒有用到的D視鏡,它追加了讓你快速登入VRAINS的動作。」直樹給了Kris一個隱形的數位單鏡片:「至於數位密碼,你要自己想個辦法……」
「好吧,我調整一下,等申請完了之後再來找你。」Kris悄悄地離開走廊,回班上繼續上課,他不知道接下來,那會是他重要的一生。

【放學之後】
「島學長,我出來見你了……」Kris上樓走進學長的教室,「真是的……島學長明明就在這裡下課的說。」
「你找島同學有什麼事嗎?」這時一位還留在教室、藍色頭髮上有粉色龍蝦頭的學生說著。
「我要進入VRAINS……」Kris害羞地說著:「你是他的同班同學嗎?」
「我叫做藤木遊作,是一個很不起眼的學生而已,我不知道你在說些什麼?」名叫游作的學生說著。
「那你知道島直樹學長在哪裡嗎?」Kris害羞的問著。
「他居然可以帶你到VRAINS……不過他現在應該還在忙,你自己能設定密碼嗎?」游作說著:「像是自己的生日再重新排列的數字,或者自己的名字、自己喜歡的事物……」
「那我試試看……」Kris試圖打開D試鏡,眼前就跑出了一個新手登入的畫面。


「HOWDY,你終於過來了啊?」Raisel說著:「但是首先我們得先創造你的帳號模樣,你先試試看綁定自己的Email在設定密碼。」
「我在試試了……好了。」Kris不知道輸入甚麼密碼給自己記得。
「首先通常都是捏出自己的造型過來,不過這個VRAINS卻是依自己的初始牌組來創造自己的模樣。」Raisel說著:「試著放上自己的牌組試試看吧?」
「很久都沒有使用牌組決鬥了,自從網路的發達,人們再也無法滿足這個紙牌間的決鬥……我的牌組是以二重怪獸所組成的,他們召喚過程十分複雜。」Kris把自己的牌組放進決鬥盤裡掃描。
「那個決鬥盤……」名叫遊作的學生似乎注意到了Kris的決鬥盤造型。
「然後這就是你的造型,要現在換上服裝嗎?」Raisel給了一個騎士服裝在Kris的面前,但是Kris不想給別人看到這麼醜的服裝。
「我先離開了,藤木學長,我第一次來到這裡申請帳號,不好意思……」Kris暫時離開了。


【LINS VRAINS的世界中】
「歡迎來到LINK VRAINS的世界。」從魔界發往現世的死亡導遊歡迎著Kris,「你是第一次來到這裡決鬥的吧?很歡迎你過來決鬥,只要在決鬥中湊齊鑰匙獎勵,你就能挑戰傳奇決鬥者喔!」
「這不是很棒嗎?」Raisel說著:「或許能在這裡遇上財前學姐呢!」
「是啊,不過她現在應該在這裡有很棒的工作……」Kris說著:「不過我們先去找島學長試試看。」
「嘿,那邊那位藍色猴子,你是Kris Dreemurr吧?」一位假面壯漢突然出來說著。
「啊啊啊啊,人家不是……你認錯人了,我叫光明騎士,這是我的決鬥代號。」Kris說著。
「少來了,你果然認不出我過來啊?我就是直樹學長,不過要在這裡叫我孤獨勇者,我在這裡也一樣是新手,你有空對吧?我就和你決鬥一下吧!」名叫孤獨勇者的帳號突然提出了決鬥,手上出現了決鬥盤。
「好的……我很久都沒有決鬥呢……」光明騎士害羞地說著。
「決鬥!!!」

光明騎士 LP 4000 孤獨勇者 LP 4000


「由我先攻,我要從手牌通常召喚,『憤怒類人猿』!」孤獨勇者通常召喚了怪獸。
*憤怒類人猿 攻擊 2000 防禦 1000
*地屬性,獸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覆蓋上一張牌,結束這一回合。」孤獨勇者結束了他的回合。
「我的回合,抽牌……」光明騎士有六張手牌,但是他卻猶豫不決。
「光明騎士,看來你得打敗這個攻擊力2000的大屁屁,我想應該是沒有辦法。」Raisel說著:「你的手牌看來似乎有些問題。」
「我想有辦法的,我要從手牌通常召喚,『二重蠍子』!」光明騎士通常召喚了怪獸:「『二重蠍子』的效果發動了,將手牌一體『真化護法 主教』特殊召喚!」
*二重蠍子 攻擊 1600 防禦 400
*地屬性,戰士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真化護法 主教 攻擊 1500 防禦 1000
*炎屬性,戰士族,二重怪獸,在主要怪獸格2。
「發動速攻魔法,『二重電火』,將場上的『真化護法 主教』作為解放,破壞你的『憤怒類人猿』,並抽一張牌!」光明騎士發動了速攻魔法破壞了強力的怪獸,有五張手牌。
「戰鬥,我要將『二重蠍子』對玩家直接攻擊,蠍子聖劍光束!」光明騎士發動了直接攻擊,二重蠍子用鎖鏈攻擊對手。
「還真痛呢!」孤獨勇者的LP從4000降到2400點。
「結束這一回合,不過你應該能反擊吧?」光明騎士說著。
「像你這種會讓別人贏的決鬥者,還真是少見,不過你應該只能撐兩回合了。我的回合,抽牌!」孤獨勇者有四張手牌。
「我要從手牌召喚,『魔導猿』!」孤獨勇者通常召喚了怪獸。
*魔導猿 攻擊 800 防禦 1200
*闇屬性,獸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魔導猿』的效果發動了,捨棄一體『戰士猿』發動,將你的『二重蠍子』搶過來,在本回合使用控制權,並且發動魔法卡,『野性解放』,我要將『魔導猿』攻擊力提升到2000點,這麼一來你就受到很大的傷害了。」孤獨勇者奸笑的說著。
*魔導猿 攻擊 2000 防禦 1200
*這麼一來,你真的只有兩回合能活了。
「戰鬥,『二重蠍子』和『魔導猿』對光明騎士直接攻擊!」孤獨勇者命令怪獸發動攻擊,光明騎士似乎被揍得很慘。
「還真的很痛呢,不過……」光明騎士的LP從4000降到400點。
「結束這一回合,這時因為『野性解放』的效果,我的『魔導猿』被摧毀了,『二重蠍子』也回到你場上了,但是你應該沒辦法打倒我吧?」孤獨勇者大笑的說著。
「搜雷瓦……斗卡納……」光明騎士站起來說著。
「拜託,那句話也要很有骨氣地說才行。」孤獨勇者笑著說。
「我的回合……抽牌……」光明騎士有五張手牌。
「我要發動儀式魔法『超戰士的儀式』,我要將手中的『騎士戴‧古雷法』和『剛力勇者』作為解放,當光明切開了黑暗,黑暗之門將迎接光明,儀式召喚!等級8,『超戰士 混沌士兵』!」光明騎士突然儀式召喚了怪獸。
*超戰士 混沌士兵 攻擊 3000 防禦 2500
*地屬性,戰士族,儀式怪獸,在主要怪獸格2。
「戰鬥,我要將『超戰士 混沌士兵』對玩家直接攻擊,超戰士的聖劍光束!」光明騎士對孤獨勇者發動了強力的攻擊。
「啊啊啊啊啊,我的胸口好燙啊啊!」孤獨勇者的LP從2400歸零,他似乎痛的不得了。
光明騎士贏了,獲得了500點經驗值和4000分評價。
光明騎士拿到一些鑰匙和寶玉道具。


「這麼一來就是我贏了……」光明騎士說著:「別重摔在地上啊,站起來吧?」
「你蠻厲害的,這點我是可以認同的。」孤獨勇者說著:「不過外面的人好像想要登出的樣子,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啊?」
這時,大家趕快開啟功能表使用緊急登出,但有些人還是登不出去,這時,VRAINS的大城市場面變成了熔岩的火山灰,大樓似乎正在崩塌著。
「不好了,VRAINS失控了,快掩護大家!」孤獨勇者說著,他朝著傳送門方向逃跑。
「那你怎麼辦?」光明騎士說著。
「Kris,你的決鬥盤似乎有一個繩索功能的裝置,你大概可以變成蜘蛛……啊啊啊啊!」Raisel話還沒說完,就被岩漿噴發彈開地面。
「Raisel!」Kris用決鬥盤發射了繩索,綁住了Raisel,將他拉到安全的地面上。
「啊啊啊,好燙啊啊啊!」這時一個女性帳號突然被岩漿吞噬。
「不,姐姐,你不要走!」一位小男孩帳號似乎想勾住自己的姊姊。
Kris看到這慘兮兮的一幕,心想這災難到底是誰做的。
如果是系統意外,那不可能,他想調查真兇,但是,他不知道要怎麼做?
「Kris,要我分析看看避難的路線嗎?」Raisel說著:「我可以幫個忙,但你的情緒似乎不太穩定耶。」
「RAISEL,你知道要往哪裡走嗎?」Kris說著。
「有一道海水的區域正在以河流的形式沖刷著VRAINS,我想那裡會是安全的地方……」Raisel拿出魔法地圖分析區域,「但是不對啊,怎麼有強大的決鬥氣息在那裏?」
「我得去看看!」Kris發射了繩索,跳上崩塌的大樓,並前往被Raisel說是河流的區域。
「等一下,還不確定那裡真的是安全的地方……」Raisel著急的說著。


Playmaker LP 1800 左輪 LP 900
Playmaker場上有『解碼語者』、『電容器 死亡殺人蠍』,『龍機代幣』,覆蓋一張牌,有一張手牌。
左輪場上有兩隻『嗅探龍』、『破解龍』和『雙三角龍』,永續魔法『龍機生成器』,覆蓋上一張牌,不確定手牌數。
「我要發動技能『風暴連線』的效果,出來吧,數據風暴!」左輪在數據風上呼喚了技能,跑進名為數據風暴的海浪中。
「他究竟要做什麼呢?」Playmaker說著。
這時他拿到一張連結怪獸,放進他的額外牌組中。
「召喚條件確認,召喚條件為效果怪獸兩體以上,我要把兩隻『嗅探龍』、『破解龍』和雙三角龍設置連結標記,迴路連結,連結召喚!出現吧,LINK-4,『拓撲邏輯爆彈龍』!」左輪連結召喚了怪獸。
*拓撲邏輯爆彈龍 攻擊 3000 LINK ↑↙↓↘
*闇屬性,電子界族,連結怪獸,在額外怪獸格2。
「他居然召喚電子界族的怪獸了?」Playmaker說著。
「『龍機生成器』的效果發動了,我要特殊召喚『龍機代幣』!」左輪發動了永續魔法。
*龍機代幣 攻擊 300 防禦 300
*地屬性,機械族,代幣怪獸,在主要怪獸格2。
「『拓撲邏輯爆彈龍』的效果發動了,當我特殊召喚怪獸,你場上主要怪獸格的怪獸全部破壞,完全複寫!!」左輪說著,拓撲邏輯爆彈龍發射了光束,Playmaker的電容器 死亡殺人蠍被破壞了。
「這是怎麼回事?」Kris這時在建築物上看著他們兩個的決鬥。
「然後『解碼語者』的攻擊力也就下降了,根據『電容器 死亡殺人蠍』的消失,『解碼語者』的攻擊力又下降了800點。」左輪說著。
*解碼語者 攻擊 2300 LINK ↑↙↘
*那……到底是什麼東西啊?
「你是不是忘了『電容器 死亡殺人蠍』的效果?」Playmaker說著,左輪的LP從900降到100點,Playmaker的LP從1800降到1000點。
「看來那個召喚強大電子怪物的,看來是這事件的真兇呢!」Raisel跑過來說著:「但是,我想那位藍色超人可以自己解決這件事的。」
「怎麼說?」Kris疑問著:「的確他有一個覆蓋的卡。」
「戰鬥階段,『拓撲邏輯爆彈龍』對『解碼語者』發動攻擊,終極惡毒編碼!」左輪發動強力的攻擊。
「啊啊啊!!」Playmaker的LP從1000降到300點。
「你還活著啊,但是才剛開始呢,『拓撲邏輯爆彈龍』的效果發動了,當他破壞怪獸時,給予對方攻擊力的傷害,總共是2300點,這樣你就輸了,Playmaker!」左輪說著,並發動最後的攻擊?
「翻開覆蓋的反制陷阱卡,『連結重啟』,對自己造成傷害的卡片效果無效,並從墓地復活,出來吧,『解碼語者』!」Playmaker緊急之下用反制陷阱卡復活了怪獸。
*解碼語者 攻擊 2300 LINK ↑↙↘
*闇屬性,電子界族,連結怪獸,在主要怪獸格1。
「那就結束這回合,不過你會出現一張『龍機代幣』在你的場上!」左輪特殊召喚了怪獸。
*龍機代幣 攻擊 300 防禦 300
*地屬性,機械族,代幣怪獸,在主要怪獸格2。
「我的回合,抽牌!」Playmaker有兩張手牌,「很不妙啊,下回和如果不做點甚麼的話,一定會被對方秒殺的!」
「Kris,這個能力似乎超出我們所得知的決鬥嘗試了……」Raisel說著。
「不過得替那位藍色超人加油打氣才行。」Kris說著。
「安琪兒,我想我應該可以助Playmaker一臂之力!」這時一位女性偶像帳號出現在Kris旁邊,她似乎有紅色的馬尾。


「請問妳是?」Kris看著這位紅髮少女說著。
「安琪兒,我是天上派來的天使,我賜予Playmaker『禁忌之力』讓他能夠使用,這股力量,會改變他所有的命運。」紅髮少女似乎沒說出自己的名字,手中拿著一張空白的連結怪獸卡,似乎想要做什麼。
「正是如此!而且,還要拿到比他更強大的怪獸才行。」Playmaker說著。
「所以妳願意助那位英雄一臂之力嗎?但是,我似乎感覺到可怕的力量……」Kris看著紅髮少女說著。
紅髮少女把空白的怪獸卡丟到數據風裡面,臉上出現邪惡的微笑。
「發動技能『風暴連線』,電子數據素材,解放!」Playmaker讓決鬥盤發光,這時河流裡出現了名為數據風暴的海浪,似乎有強大的力量在裡面。
這麼一來世界就毀滅了呢,安琪兒!」紅髮少女說著,之後她迅速地離開了。


「駕馭疾風吧,Playmaker!」Playmaker似乎用手來抓住紅髮少女給的禁忌怪獸卡。
「太棒了呢,現在他或許拿拯救這個網路世界呢!」Raisel說著。
「發動陷阱卡,『遠端蘇生』,從墓地復活『電容器 死亡殺人蠍』。」左輪突然搶走Playmaker的炸彈系怪獸。
*電容器 死亡殺人蠍 攻擊 2000 防禦 1000
*光屬性,電子界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拓撲邏輯爆彈龍』的效果發動了,破壞雙方場上所有主要怪獸格的怪獸,並且被破壞的『電容器 死亡殺人蠍』的效果發動了,給予雙方800點傷害,啊啊啊!!!」左輪打算用怪獸效果同歸於盡,他的LP從100點歸零。
「啊啊啊!!」Playmaker的LP從300點歸零,他和左輪從數據風暴摔了下來。
「怎麼會,我們逃不出去了……」Kris非常憂鬱的說著。
「Kris,你該不會很憂鬱吧?天啊,我已經沒辦法可想了……」Raisel說著。
「怎麼會?都是妳的錯!妳到底是誰,為什麼要做這多此一舉?」Kris看著紅髮少女說著。
「怎麼會呢?那張禁忌,名為『防火牆龍』的禁忌,應該會幫助他一下。」紅髮少女說著:「難道是那位伊格尼斯察覺到我們的行動了嗎?」
「快回答我的話!」Kris說著。
這世界早已崩潰,沒有人會記得毀滅世界之人的名字,也沒有人記得拯救世界之人的名字,他們的後塵會波及到所有人類的夢想和希望。」紅髮少女說著:「要是你知道這件事,你一定會有所反抗吧?我的孩子!」
「嗯嗯嗯……」Kris握緊拳頭,然後朝向大樓跳了下去,「我一定會救出名為Playmaker的英雄的。」

「安琪兒,果然在使命之後的世界,人們還是這個樣子呢!」紅髮少女說著。


「Kris?你還好吧,放心,這一切只是惡夢而已。」Kris的耳朵旁傳來的Toriel的聲音。
「他似乎昏過去了,不過也就很快醒過來了。」一位人類男性的聲音說著。
「嘿,Dreemurr同學,你還好吧?」這時一位熟悉的女同學聲音說著。
「財前學姐?」Kris睜開了眼睛,看到自己的養母Toriel和財前葵學姐,還有一位男性黑衣人,他們似乎很擔心昏過去的自己。
「我的孩子,我想你應該好多了吧?」Toriel說著:「果然這個城市適應的不太好,但我會再多觀察幾天的。」
「怎麼回事?VRAINS發生了什麼事嗎,那些被岩漿烤焦的人呢?」Kris說著。
「他們都在醫院安養休息,不過漢諾騎士居然會波及到我妹妹,真是……」名叫財前晃的生意人說著:「你不知道漢諾騎士嗎?他們是這個區域的犯罪組織,我們要小心他們,他們的駭客實力可以顛覆你的想像。」
「你是財前學姐的兄長嗎?」Kris問著。
「不過我們兩個卻沒有血緣關係,但還是很好的兄妹啦!」財前葵說著:「不過,我在裡面也被漢諾騎士的首腦給控制了,多虧Playmaker救了我一命。」
「那位Playmaker人似乎蠻不錯的,我想我應該可以找到他。」Kris站起來說著。
「不,不必了,這傢伙就由我們SOL來追蹤他,畢竟他也是駭客,也要負責任。」財前晃說著:「雖然他擊退了漢諾騎士的首領,但是漢諾騎士並沒有就此解散。」
「我可以幫他,我可以幫你們!」Kris說著:「我學過程式編碼,應該能幫到你們。」
「可是我們的工作可不是這些文字程式就能解決的,事實上,你應該可以找一位老師來教你吧?」財前晃說著。
「不用了,我的孩子,你只要乖乖念書就行了。」Toriel說著:「至於財前先生,我們就告辭了。」


【大使館裡面】
Kris正在用電腦查詢VRAINS網站的紀錄。
「奇怪了,這裡的排行榜沒有一個叫Playmaker的……」Kris看著排行榜說著。
「所以也就不是排名冠軍或領導決鬥者,看來似乎是位很冷清的人,不過……」決鬥盤上的Raisel說著:「他的牌組卻很強大,這就是一個問題,看來是從外地過來的人吧?」
「或許真的像財前先生所說,他是一位駭客,但是……」Kris說著:「這樣的話,就不能幫助他了。」

「BOOOOOM!!!」一震槍聲響起來了。
「怎麼回事啊?」Kris說著,他被這個聲音嚇得驚慌。
「Kris,我建議這個時候別先出去。」Raisel說著,他似乎很關心Kris的狀況。
Kris打開窗簾,看著外面,似乎有人受傷了。
這是一位褐髮男子,穿著白色長袍並染上鮮血倒在地上,有一位似乎是Kris遇見的龍蝦頭男同學抱著男子。
「有人受傷了,Raisel,你趕快叫救護車!」Kris說著,並跑到外面去。


「Playmaker……有一件事……絕對不能和大家說……」這名白衣男子似乎傷痕累累的說著:「我封印了『防火牆龍』的力量……現在絕對不能使用他……否則……『那個計畫』會被大家知道……」
「放心,海馬瀨人先生,我絕對不會告訴任何人的。」名叫遊作的學生說著。
「你在這裡做什麼?藤木同學,你會害警察誤會的。」Kris這時跑過來說著。
「有人遭到攻擊,這傢伙慘遭漢諾騎士的毒手了。」遊作說著:「你一定不會原諒他的吧?那就跟我這位Playmaker一起行動吧!」
「怎麼會這樣?」Kris睜大眼睛的說著。
「大概是因為我從『風暴連線』拿到的卡片,就是這傢伙公司的產物,他們一定很忌妒這製作卡片程式的人。」遊作說著。
「不過,你就是Playmaker?」Kris說著。
「你就是光明騎士吧?你的英勇行為讓我很敬佩,但是要成為英雄,必須得從後台做起才行。」遊作帶著Kris逃離現場。

沒有人注意到海馬瀨人的屍體旁邊有一把左輪手槍,只是上面的KC標誌被磨掉了。
其實,藤木遊作唆使了海馬瀨人自殺,理由是數據風暴有禁忌的卡片,知道真相的,只有藤木遊作一人……


【2019年,見瀧源市,Kris干擾的事件】
「沒想到Kris居然有這樣的故事……」香吉士說著。
「只不過是一起命案,Kris就當上了駭客了……」Raisel站在大家面前說著:「不過故事還沒說完,在Playmaker解決掉漢諾騎士後,更大的麻煩還在後頭。」
「喂,魯夫,你到底有沒有在聽?」索隆叫醒了魯夫:「看看Frisk,他快哭出來了。」
「沒想到遊作居然會做出這種事?」Frisk說著:「Kris被害死了,他居然可以無所事事?」
「我覺得應該是海馬瀨人自作自受,不過……」Ness說著。
「瑟特在這樣下去,絕對會死!」Frisk說著:「我們必須了結他們,Playmaker是我們真正的敵人之一。」
如果還想再聽的話,我當然願意和你們一起聽。」Raisel說著。
「換作是艾斯……我已經失去一次報仇的機會了。」魯夫假裝認真聽的說著:「Frisk,儘管把那位龍蝦頭給揍飛!」
「但是我沒有辦法,這是未來發生的事情,我沒有證據。」Frisk說著。
「而且三幻神也沒有能力對付遊作這個人……」Lucas說著。
「Frisk……我知道你的痛楚,現在我有機會可以填補大家的洞嗎?」這時遊星站出來說著。
「梅傑德,那個混蛋居然傷害我的對手,現在他即將墮入黑暗中!」亞圖姆說著。
「現在因為這個原因,瑟特現在正在努力想辦法復仇……」Frisk說著:「他們已經想好了計劃了吧?」


「我宣布即將發動與審判之戰的全面戰爭,當然,這個戰役只要失敗,世界就是創世與破壞之神的。」海馬瀨人說著:「首先我們分成衝鋒部隊、決鬥部隊和技術部隊。」
「我,城戶沙織,名為雅典娜的智慧女神,負責衝鋒部隊,我會帶領聖鬥士和JUMP英雄來對付吉拉和達斯的手下,救出被洗腦之人。」雅典娜說著。
「我,瑪莉歐‧瑪莉歐,作為蘑菇王國的英雄,負責決鬥部隊,我們會將吉拉和達斯軍的三位幹部擊倒,並拿著她們的頭,來守護這個世界!」瑪莉歐說著。
「我,四葉愛麗絲,作為守護撲克牌王國的光之美少女,我將進入城市內的核心,那裏就是控制我等前輩的地方,我將會在那裡解除封印,救贖所有決鬥者。」愛麗絲說著。
「現在,鬥士們,我們已經有一位前輩倒在那裡,為我們犧牲這麼多,我們要為這個黑暗的世界而戰!」瀨人說著。

準備進攻新童實野市,救出所有光之美少女!

{To be continued or FIGHT}

下集預告:
遊星為了對Kris復仇,打算與遊作正式決戰,但是遊作卻在這裡呼叫了鴻上了見,面對怪盜團、亂鬥軍和JUMP FORCE的怒火,遊作終究能抵擋這份怒氣嗎?就在這時,一位令愛麗絲感到熟悉的光之美少女們,打算破壞他們的行動,難道又要在他們面前離開了嗎?

{第二十話 大連結時代的終結}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68145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遊戲王 VRAINS|同人小說|遊戲王 系列|遊戲王 怪獸之決鬥|Undertale|任天堂明星大亂鬥 特別版|JUMP FORCE|遊戲王Smash!|ONE PIECE|Deltarune

留言共 1 篇留言

深藍烈火
  新故事,新認知,新玩法--然後在下想說的是,雖然在下完全沒有看過遊戲王VRAINS(所以連主角叫甚麼名字都不知道),不過看到龍蝦頭三個字,在下好像就知道他就是原作中的主角了~

  另外,看到主角開局用超戰士混沌士兵打贏首戰,在下本來還在想,昔日的最強戰士一下子就出馬了,不成是因為後面的舞台要交給別人了。結果一查才發現,原來這是一張破壞攻擊狀態敵人形同直接攻擊並有特召功能的新卡片。所以這到底是王牌首戰現身,又或只是前鋒的實力呢?

  最後,雖然海馬一下子就先下場休息了,龍蝦頭的唆使彷彿也像是在臉上寫上"我就是BOSS",不過,看到本回最後一句話,在下就忍不住想問一句,貌似很多人都很哈的財前學姊,不成將會有成為光之美少女的可能嗎?

02-26 08:56

可可羅
可惜過去的歷史已經被Kris修改,財前葵的命運還是非常地慘兮兮02-26 09:2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cocoro112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魔法少女小裕 活埋的魔女... 後一篇:小說 魔法少女小裕 第九...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orochi1650所有巴友
同人小說「偶像異聞錄」已經更新,歡迎大家到我的幻想小屋收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41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