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7 GP

[達人專欄] 【自由象限】紅白對抗賽(白組)龍使.尼肯(2021/08/14修改)

作者:獨峯│2020-02-09 23:21:13│巴幣:22│人氣:167
絕處逢生召喚師——龍使.尼肯

獨峯

  「所以,就像我所說的。」胖子的身上的衣服鑲滿了大大小小閃亮的裝飾,一雙漆黑馬靴套在豬似的腳上,倒還算是挺氣派。尼肯看著他和身邊一個全身照在白色長袍裡的人面對這座夏風村的村長:喬瑞.文德。他同時也是尼肯的好友裘里.文德的祖父。

  「國王陛下已經下達命令,西薩王國中每個城鎮、每座村落都必須派出召喚師參戰。」他邊吐出幾顆櫻桃籽,又從碗中拿了一顆紅棗。那些可都是他們珍貴的收成啊,尼肯心想,夏風村上好的紅棗能在大城裡換到稻米、小麥和少許布疋,你吃的每一顆果子都是我們經年累月的汗水,至少露出一些感激的表情吧。

  「你們這個叫什麼?嗯,夏風村的,也不例外。召集好擁有召喚師資質的人,後天一早他們都必須跟我走。」

  聽他說完,人們隨即不安的竊竊私語,村長喬瑞緊皺著眉頭:「大人,恕我直言……」他今年已八十歲了,是村內年紀最長的人,也是他們之中最厲害的召喚師。「夏風村有幾百多年的歷史,但始終不是一個富庶的地方……我們靠著幾畝的果園和畜牧生活;從前,我曾祖父那一代時,這片土地上的人們還仍充滿著魔力,村民們召喚出強大的魔物,抵禦外來的入侵。但這些年來,我們血液中的魔力已經稀薄;現在台下的這些鄉親中,擁有召喚師資質的村人們不過三分之一,而他們的力量同樣微弱,只能夠和丁級的魔物簽訂契約……恐怕我們並不能提供足以滿足大人的人才。」

  「是,你說的沒錯。喬瑞。」胖子露出促狹的微笑。其實他的真正名字乃是葛雷.西薩,是統治西薩帝國的當今國王的親戚,夏風村便包含在他的封地之中。

  「你們這偏僻的小村莊情況如何,我可是知道的一清二楚。相信我,如果你們村裡有很厲害的召喚師的話,現在這張桌子上擺的會是我從城市裡帶來的美味佳餚。」他說著擠擠眼。尼肯暗暗祈禱他在出去時絆在門框上摔斷脖子,他看向同樣在台下,不遠處的好友裘瑞,看見對方眼中也充滿怒意。

  「既然我們都知道這裡沒有什麼好貨色,那為什麼我還要花時間跑這一趟?」葛雷說,似乎很期待有人能回答似的瞥了台下一眼:「喬瑞,你那隻鳥還好吧?」

  「鳥?」喬瑞愣了一下,似乎不懂他的意思,但哀傷的神情隨即浮現在他臉上。「大人說的可是……我的參天鴞?」

  「你簽訂契約的召喚獸叫那名字?我聽說牠是隻乙級的怪鳥,應該還活著對吧?」

  喬瑞垂下因蒼老而總顯得疲倦的雙眼「魔物的壽命大多比人長。是的,牠還活著;但就和我一樣,希望能平安渡過剩下的餘生。」

  「王國面臨動盪,有能者豈可獨善其身?」葛雷說。「喬瑞,你是我此行最大的目的。王國需要你身為乙級召喚師的力量。」

  「大人?」喬瑞困惑的眨了眨眼,尼肯從沒看過村長如此老態畢露,平時的他雖不好動,但皺紋的臉上充滿智慧,是整個夏風村最信賴的人。

  「大人,我已經老了,恐怕沒有體力應付征戰沙場這樣的事。」

  「你不是士兵,坐上車跟我走可花不了多少體力;更何況,是你的鳥要替我們殺敵,你只需要待在軍營裡,不必真的上陣。」

  喬瑞哀傷地看著葛雷,似乎在無形的乞求寬容,但他面對的人打從一開始便不打算聽進任何拒絕。過了一會,喬瑞輕輕點了點頭。「是的,大人。」他說。「我願意為國效力。」

  「我還在想你會不會拒絕呢。」葛雷抬起一邊眉毛,輕鬆的說。他準備起身離去,人群中卻走出一人,正是喬瑞的孫子,尼肯的好友裘里。

  「我爺爺已經八十歲了。」裘里憤怒的說。「你不能讓他上戰場。」

  葛雷的笑容在臉上凝結,他轉向喬瑞。「這是你的孫子?喬瑞,他很有勇氣嘛。孩子,把你要說的都說出來,別顧忌。」

  裘里沒想到這貴族竟然要聽他的話,有些吃驚,但仍是說道:「你一下便把我們三分之一的人都帶走,他們可能再也回不來了,剩下的人要怎麼渡過這個冬天?而且我爺爺——村長已經這麼老了,怎麼還能夠到外面去替別人打仗?」他說到後來,語氣已有些哽咽;尼肯握緊拳頭,激動地看著好友。

  喬瑞一言不發,看向孫子的眼神卻帶著驕傲。

  「很好。」葛雷歪著頭看向裘里良久,走上前去,拍了拍裘里的肩膀。「孩子,你是個召喚師嗎?」

  裘里臉紅了起來。「我、我不是。」

  「沒關係,孩子。你知道,我正好缺一位侍從,一個像你這樣勇敢而正直的人。」

  裘里困惑地看著他。「我不能當你的侍從。」

  「我沒說嗎?你來當我的侍從,我就派人手來幫你們村子收成和準備過冬。」葛雷說,裘里聽了頓時啞口無言。喬瑞開口道:「大人,請您別說笑了……」

  「我可是認真的。」葛雷坐回椅子上,輕蔑地看向喬瑞。「我還要帶著你和你孫子一起參戰,他會成為我軍部隊的先鋒,負責第一波衝鋒打亂敵人的光榮任務。」

  「胡說八道,你是叫他去死!」尼肯忍不住喊了出來。這實在太過分了。
  葛雷朝人群中的尼肯看去,那雙眼裡的惡意令他忍不住身體一顫。喬瑞也看向他,輕輕說道:「尼肯.史達,快道歉。」

  尼肯和村長四目相接,頓時明白過來,他低下頭,說道:「對不起,請大人原諒。」

  葛雷哼了一聲,將臉轉回去。「喬瑞,你覺得怎麼樣呢?我這個安排還不錯吧?」他猙獰的臉正對著老人。

  「大人,何必對小孩子一般見識?」喬瑞說。「既然有我,連召喚師也不是的後生小輩算什麼?大人在自家城裡盡能找到比我孫子更稱職的侍從。」

  「嘿嘿,這也說的是。」葛雷在地上吐了口口水。「放心,我沒有那麼無情;你記得管管你孫子吧。」

  「謹遵大人之命。」喬瑞彎身鞠躬,葛雷瞪了裘里一眼,和白袍人雙雙走出大廳。

  待兩人身影消失,夏風村的村民們立刻吵雜起來,每個人聽到徵招這件事都很不安。

  喬瑞舉起手,待眾人平靜下來後說道:「各位,我很抱歉。夏風村受西薩帝國的治理是事實,就算我們村子在如此邊疆之地,也不能逃過一劫,只能祈求神靈保佑,讓我們大多數人平安歸來……現在,請有召喚師資質的人到前面來吧。」

  尼肯呼出一口氣,有些無所適從的看了看周遭,必須出征的人臉上多帶著嚴峻的表情,其他人或是安慰他們、或是替他們打氣,沒幾個人打算馬上離開。他不由自主地在人群中尋找她的身影,但思緒隨即被打斷,只聽一聲喊叫:「裘里,你給我回來!」

  他轉過頭去,看到裘里推開人群,牽著一個嬌小的身影離去;喬瑞追了幾步,帶著懊惱的表情放棄。

  我早該想到的,她也是明天就會離開的人之一。尼肯心想,趕緊快步追了上去。他自然而然前往村外的樹林,那裡的一個池塘邊是他們三人共有的秘密場所,雖然自一年多前他就不曾去過了。

  當他到達時,裘里和愛塔正在一棵樹下緊緊相擁;尼肯忍受著心裡沉重的滋味,慢慢走近。兩人查覺了他,隨即分開,臉上都有淚水的痕跡。

  尼肯發現今天的愛塔特別惹人憐愛。只見她纖細的身軀微微顫抖、藍寶石般的雙眼紅腫濕潤、努力忍住淚水而噘起的雙唇,一切的一切都是如此哀傷而美麗。尼肯有一股衝動上前抱住她,但剛跨出一步,隨即忍住。裘里也在這裡,他在心裡對自己咒罵,說些什麼別的,說啊!

  「喲。」還是裘里先開了口。「想不到我們之中要先出村子去的,竟然是愛塔。」

  「是啊。」尼肯感覺自己口乾舌燥。在他不再靠近這座池塘之前、在他們之間的關係改變之前,三個人一起離開村子旅行,是他們共同擁有的夢想。

  「小……小斯呢?」不知道該說什麼,尼肯看了看曾經熟悉的池邊景色,問道。

  在愛塔回答之前,朵朵白霜已經飄落在他們肩上。一隻有尼肯手臂兩倍粗的雪蛾自上頭飛下,落在他頭上。雪蛾小斯是和愛塔簽訂契約的魔物,翅膀上終年帶著冷氣。

  「牠還是那麼喜歡你。」愛塔噗哧一笑,裘里則看著小斯說:「真不知道他們要叫小斯怎麼戰鬥。」

  尼肯用手臂把小斯從頭上接下,不得不同意他的話。雪蛾是一種人畜無害的魔物,除了把周遭空氣變冷之外實沒有其他特異能力,甚至讓人懷疑牠究竟是不是來自異世界的生物。

  「尼肯。」裘里臉上表情一變。「你來的正好,我有件事想拜託你。」

  尼肯並不答話,他隱隱感覺自己不會喜歡接下來聽到的。

  「我打算上後山去找巴穆。」裘里的語氣堅定,也因此令尼肯皺緊了眉頭。

  「不行!」愛塔立刻反對。「裘里,你知道那裏是禁止進入的。」

  「愛塔。」裘里握住她的雙手。「只有那樣,我才有機會和妳一起走啊。」

  愛塔眼中再度湧出了淚水,尼肯實在不忍心,說道:「但是裘里……我們根本不知道巴穆存不存在,我們小時候聽的故事……」

  「但這是我唯一的機會。」裘里說,看向尼肯的眼神同時有著懇求與絕望;尼肯心中一緊,他知道自己在好友這樣的凝視下,絕對無法拒絕。

  愛塔仍不放棄。「裘里,你不能這樣。你爺爺為了保護你,不讓你被那個可惡的人帶走——」

  「正是因為這樣,所以我必須去。」裘里說。「我不要當一個被保護的人,我要保護自己重要的人;保護我爺爺……保護妳。」

  「你好卑鄙。」愛塔緊咬著嘴唇。「你明明知道沒有人希望你這樣……」

  裘里緊摟住她,看向尼肯,見他點了點頭,隨即露出欣慰的微笑。

  「我們必須馬上就走,否則就來不及了。」尼肯說,裘里放開愛塔:「若是有人問起,妳就老實告訴他們是我的主意。」愛塔以責備的眼神看向他們兩人,尼肯不禁別開視線。

  愛塔走了幾步,回過身來大叫:「你們在山頂上找到的除了泥土和熔岩之外什麼也沒有!這太瘋狂了!」說完,她哭著掩面離去。

  兩人目送著她消失在樹林中,裘里說:「我打賭她是去找我爺爺,快走吧。」

  尼肯點點頭,朝愛塔的方向望了最後一眼,隨著裘里離開。


**


  夏風村的後山是一座活火山,每年冬天北風將火山口上蒸騰的熱氣吹進夏風村,讓他們在寒冷還能保有少許的收成和餵養牲畜的草料。

  但現在,隨著靠近山頂,愈漸灼熱的空氣只令他們滿身大汗,風吹在臉上好似鞭打,令他們不停以手臂遮擋。我們太小看登山了,尼肯陰鬱的想。昨天兩人離開夏風村時偷了兩匹馬,連奔了好幾個小時,直到手上的火把終於燒完,才下馬小憩,天剛亮便又出發。儘管如此,尼肯還是不停擔心的向後張望,生怕被村裡的人追上。

  他們周圍盡是煞風景的暗色曠野,山巒起伏,四處可見白煙蒸騰,富含礦物的土壤十分肥沃,卻因缺少水分與高溫而生長不出植物。

  「裘里、尼肯。你們不可以再往前了!」愛塔聲音焦急,就在幾分鐘前,村長喬瑞的參天鴞載著她趕了上來,從那開始她便不停勸阻兩人。雪蛾小斯也跟了過來,緊貼著尼肯的手臂不放。

  「我說過了。」裘里又是生氣、又是懊惱的說。「愛塔,妳不應該來的——」

  「裘里,行不通的。」愛塔渾不理會裘里的抗議,上前一把抓住了他。「村長說……他說如果你們見到了巴穆,可能會死的!」

  「什麼?」尼肯和裘里同聲驚道。裘里立刻說:「所以那巴穆是確實存在的。」

  「裘里,不行!」愛塔尖叫,但裘里並不理會;他看向尼肯,彼此的臉上都有著既興奮且不安的神情。

  冷靜點。尼肯告訴自己。我們身處在一個全然陌生的地方,知道在前方除了熔岩之外確實有著他們想找的對象是件好事,但若是魯莽前行,只可能犯下大錯。他想起了夏風村中自古相傳的傳說,那是所有村民們都聽著長大的床邊故事。

  奧克與巴穆。幾百年前存在的英雄,召喚師與魔物。在西薩帝國尚不存在之時,日後成為初代西薩王的人身邊輔佐著一位絕世僅有的召喚師,叫做奧克;和他簽訂契約的魔物乃是一條龍,名為巴穆。西薩王靠著奧克和巴穆驅逐曾生活在王國境內的蠻族,招兵買馬,許多人都是為了一賭巴穆的風采而來投靠。在當時召喚師因而一改原本人人恐懼的印象,成為受到仰慕的對象。在今日召喚師多只被當作戰爭的工具,在夏風村之外,據說一般人大多是敬而遠之的。

  但這一個美談卻以悲劇收場。據說據說西薩王登基之後,害怕奧克以巴穆的威名建立自己的軍隊,因此派人暗殺了他。巴穆憤怒如狂,但失去了簽訂契約的召喚師,令他力量大減,抵擋不住西薩王的軍隊圍攻,只得逃出王國,來到邊境的一座火山中休養;那一座火山便是如今尼肯三人身處的地方。

  「為什麼我們會死?」尼肯問,寧可知道了這件事再決定要不要繼續前行。

  「那只不過是我爺爺胡說的。」裘里說道。「為了不讓我們前進。既然已經來到離巴穆這麼近的地方,至少也得要看到牠的樣子再說。」

  「裘里,那巴穆不喜歡西薩帝國,牠不會答應你的請求的。」愛塔說。

  「我們不屬於西薩帝國。」裘里說。「我做這件事不是為了他們。」

  若是巴穆能聽得進去就好了。尼肯心想。

  「總之,我是不會停下來的。」裘里固執地說,往前走去。尼肯看了愛塔一眼,他也不大相信巴穆真會要了自己的命,因此還是跟了上去。愛塔見兩人不聽勸,也真無法可想。參天鴞見他們並不停下,逕自往回飛去。

  他們攀上一道陡坡,終於來到了山頂;三人都不停四處張望,傳說中巴穆是能一口吞下牛隻的巨龍,如果他真的在這裡,一定很快就能發見才對。

  但周圍始終只有土石,在這個貧瘠的地方,任何東西都藏不住身形,他們只得繼續前行。

  攀過一道陡坡,只見不遠處的地面上有個巨大的破口,從裏頭不斷冒出紅光和濃煙。裘里看了兩人一眼,表情中有著確信。

  他們緩緩靠近火山口,心中都是忐忑不安;一股地鳴的隆隆聲隨之變大,填滿了空氣,除此之外再也沒有別的,彷彿整座山都有生命,而他們來到了龐然大物的心臟一般。裘里和尼肯一齊探頭望裏頭看去,只見熔岩在底下翻滾沸騰,好像一個大鍋,填滿了極鮮豔的紅,光是這樣看去,整張臉都要燒起來似的疼痛。

  尼肯縮回頭,和裘里互看了一眼,心裡想的是同一件事:那巴穆究竟在哪?

  裘里放聲大吼:「巴穆!」聲音遠遠傳了出去,回音在山頂上縈繞不休。

  「巴穆,我是來自夏風村的裘里.文德。請出來見我一面。」裘里繼續叫道。

  三人屏氣凝神,周圍並沒有任何動靜。

  「裘里,說不定牠有聽見,我們得讓牠知道我們沒有惡意。」尼肯說。

  於是裘里繼續叫道:「巴穆,西薩帝國要將我的愛人帶走,去打一場和我們一點關係也沒有的戰爭。我雖然不是一個召喚師,但人們都說召喚師和魔物之間的羈絆能比親人還深;突然間重要的人被奪走,這樣的感覺你一定也知道才對……求求你,和我簽訂契約,讓我有保護重要的人的機會!」

  尼肯心中思潮起伏,既自慚形穢,又有些羨慕裘里能說出這些話來。

  隔了好一陣,周圍仍是沒有變化。

  裘里臉色鐵青,很是挫折;愛塔默默走上前去,依偎在他身邊。原來一切都是白費。尼肯心想。就算村長和愛塔沒阻止,巴穆本來也不願見他們。

  「……走吧。」愛塔拉著裘里的衣服,但他卻不想就這樣放棄。

  「巴穆!」他大喊。「巴穆,我知道你就在這裡。我需要你的幫助,巴穆!」

  回音孤獨的響著,找不到它的目標。

  就是這樣,我們失敗了。尼肯看向愛塔,從明天起她將從自己的生命中消失,這是一件多麼沒有實感的事情!我們愚蠢的跟著傳說而來,但一切早已注定,因為對巴穆來說,他們只不過是幾個陌生的人類,以為靠著宣揚自己的不幸就能令別人實現他們的願望。

  裘里終於流下了淚水,和愛塔相擁而泣。尼肯看著他們,心中同樣翻騰。他感覺到手臂上有異狀,於是低頭一看,只見雪蛾小斯落在地上,虛弱的顫抖。

  「小斯!」尼肯立刻蹲下身去,這裡太熱了,他意識到,輕輕將小斯抱起,奔到遠離火山口的地方,裘里和愛塔也連忙靠了過來。

  他拿出帶來的水壺,澆了些水在小斯的翅膀和身上,又捧了一些餵給牠喝。平常小斯和尼肯最是親近,他不由得不自責竟然沒有多注意牠的樣子,這裡這麼熱,本來不是雪蛾能長久待著的地方。

  「我們馬上走。」裘里說,擔心的看著小斯。「如果小斯有什麼三長兩短,一切都是我們的錯。」

  尼肯點點頭,抱著小斯起身,剛要邁步,卻呆住了。

  在他們身前,有一頭龍。

  裘里和愛塔並不作聲,尼肯知道他們也和自己一樣為這突然的相遇而發楞。

  他的第一個想法是:牠好大。第二個則是:好美。

  龍足足有他們三個相加起來那麼高,這還是因為牠趴在地上,若是站起身來,只怕要超過村中的瞭望塔;龍身上的鱗片如燒紅了的黃金,耀眼奪目,兼又似乎能反射著光線,整個身軀微微發著亮光。

  巴穆血紅的雙眼盯著他們,三人忍不住一陣顫慄,牠的存在有股無形的壓力,令他們站在原地,不敢動彈。

  「巴穆……」裘里小心翼翼的開口。

  一聲厚實的聲響,巴穆張開雙翅,向旁猛然一振,一股強勁的氣流吹起,他們周圍的熱氣頓時消散,本來持續不斷的地鳴也逐漸消弭,寂靜降臨到了山頂。

  小斯在尼肯懷裡抖動一下,稍微取回了元氣。

  「巴穆,你……能請您和我簽訂契約嗎?」裘里顫巍巍跨出一步,巴穆看了他一眼,張開了嘴。

  「不。」那一個字,如此簡短,如此低沉,好似雷鳴、好似哀悼,帶給他們的衝擊卻遠超過實際聽見一頭龍開口說話。

  「為、為什麼?」裘里聲音激動起來。「你出來見我們,只是為了拒絕我嗎?」

  「裘里……」愛塔緊握著他的手,要他別惹怒了對方。

  「我沒有力量。」巴穆說。「要讓你成為召喚師,只有犧牲另一個才行。」

  「那是什麼意思?」裘里表情變得古怪。

  巴穆轉向尼肯。「你必須死。」

  什麼?尼肯心中一片空白,另外兩人臉上也同樣不解。

  「尼肯.史達。」龍的雙眸似乎有著某種力量,深深望進他的眼中。「我吃了你,裘里.文德便能成為召喚師。」

  「你在……你在說什麼啊?」裘里失笑。「為什麼要吃了尼肯,這是什麼道理?」

  「唯有喝下帶著魔力的血液,我才能重拾過去的力量。一介凡人要成為召喚師,便得付出相應的代價。」巴穆說。「在你們三人當中,只有尼肯.史達具有如此條件。」

  這是怎麼回事?尼肯感到一片混亂,他的血中有魔力?那是不可能的,否則他應該早已和魔物簽訂契約了;夏風村的人自小開始便嘗試召喚魔物,他當然也不例外,但從來沒有成功過,心裡早已確定自己不是有召喚師資質的人了,怎麼現在巴穆卻這樣說?

  「你的意思是,尼肯有召喚師的資質?」裘里驚訝地說,他一咬牙,走到尼肯面前。

  「裘里,我……」

  「尼肯,這件事只能交給你了。」裘里抓住他的雙肩。「我想要保護愛塔,但如果代價是犧牲你的生命,那無論如何也說不過去;但你其實是有力量的,你……你能和她一起去嗎?我知道這是個不情之請,但……」

  尼肯不知道自己該不該笑。他想不想做一個召喚師,去參加戰爭,可能再也回不來?這種事本來只要是尋常人,絕對都會拒絕的。他不由自主地看向一旁的愛塔,但如果能和這個女孩,他從小便喜歡上了,卻因為不想和好友爭奪而隱藏自己的心情,從去年開始避而遠之的女孩一起……那就是要他單獨面對千軍萬馬,卻也值得。

  似乎是讀到了他臉上的表情,裘里臉上的表情恍然,但隨即露出了令人心痛的微笑。尼肯和他相對而立,彼此都不說話,但沉默已在兩人之間達成了共識。

  「巴穆……請告訴我,該怎麼樣召喚魔物。」尼肯說道。

  「尼肯,你不必這樣!」愛塔說,尼肯對她笑了下,妳又怎麼知道我的心意呢?

  「你早已召喚了。」巴穆說。尼肯一楞,隨即聽到牠說:「牠不是正在你的懷中嗎?」

  三人都是一呆,巴穆張開嘴,發出一連串怪異的哈氣聲,三人慢了一拍才意識到,原來牠是在笑。「尼肯.史達,你和魔物簽訂了契約,卻不自知,只因你的一顆心都放在別的地方,魔物聽從你的意志,替你完成你做不到的事情,現在卻是時候醒覺了。」

  尼肯看向懷中的小斯,原來是這樣嗎?小斯在他出現時會黏著他,平常卻待在愛塔身邊,是因為牠正是自己簽訂契約的魔物,知道他的心意,所以替他守候在愛塔身邊?尼肯伸出手,輕輕撫過小斯的翅膀,不知怎的,一股從未有過的感覺在他的指間流轉,據說召喚師和簽訂契約的魔物羈絆之深,甚至能超越親人。

  「別……別開玩笑了!」愛塔大聲說道。尼肯轉過頭去,只見她大步站到巴穆身前。「小斯是我召喚出來的,不要說那種莫名其妙的話,我才是召喚師,這件事本來跟尼肯一點關係都沒有!」她帶著哭音怒吼。「你到底想做什麼?這樣玩弄我們很有趣嗎?本來……本來裘里為了想跟我一起走,才上山來的……我當然也想跟他一起去啊!但是不行,因為出去了就不知道能不能再回的來,我怎麼可以連累他?」

  「愛塔。」裘里輕聲呼喚,和尼肯一齊注視著終於爆發的她。

  「如果你不出來,這件事就可以這樣結束,裘里也可以安全地留在夏風村……但是為什麼,尼肯只不過是跟過來而已,因為我們三個從小一起長大……一下子要吃了他,一下子又說小斯是他召喚出來的,那我算什麼?我不是召喚師,所以是尼肯才應該去參加戰爭嗎?那跟我讓他代替我去冒險又有什麼兩樣?」說著,她坐倒在地,放聲大哭。

  「不能……不能就讓我們都待在這裡,平平安安的就好嗎?」

  一時之間,他們之間只有愛塔悲痛的哭聲迴響。裘里無言的過去抱緊了她,尼肯看著兩人,終於了解了一些事情。這場旅程,他一直是因為放不下愛塔的安危,而決定和裘里同行,他知道自己只是個局外人,除了支持好友完成他們共同的願望,再無別的想法;但此刻看來,這其實自始至終是屬於他一個人的旅程,是為了讓他知道真相、讓他能真正替所愛之人付出所的機會。現在,在場的三個人中,有一件事是只有他能做到,而他也應該去做的事情。如果是今天之前的他,一定不敢去做,但此刻的他無疑是目前為止的人生中最幸福的,剛才愛塔的一番話給了他勇氣,如果是現在……他一定能辦到。

  尼肯抬起頭說道:「巴穆,據說奧克戰死沙場,你因此對西薩帝國懷恨在心對吧?」

  巴穆並不回答。

  「我願意把血給你,只要你答應我一件事。」

  「尼肯,你在做什麼?」裘里不安地問。

  「……說吧。」巴穆緩緩起身,全身的鱗片迎著陽光,散出陣陣金光。

  「保護夏風村,別讓西薩帝國帶走任何一個人。」

  「尼肯,住手!」裘里叫道。「你這樣做,小斯該怎麼辦?」

  「小斯知道牠該待在的地方。」尼肯說,他走過去,將小斯放到不知所措的裘里手上。

  「很好,很好。」巴穆說著,垂下頭來。「過來吧,我答應你。」

  尼肯看了兩人最後一眼,視線停留在愛塔美麗的臉上。「謝謝妳。」

  他轉身巴穆走去,聽見兩人大聲制止,但並未停下腳步。巴穆大口一張,朝著他身上罩下——

  這樣就好。妳的願望,讓我來達成。


**


  喬瑞焦急的看著窗外。自他經愛塔得知孫子裘里竟帶著好友尼肯.史達踏入禁忌的後山,去尋找傳說中和大英雄奧克簽訂契約的魔物巴穆,便派出兒子追趕。今天早上,為怕他們來不及趕上,更讓參天鴞帶著愛塔前去;就在幾個小時前參天鴞獨自歸來,料想是有追上裘里等人,但於此同時,喬瑞卻透過和參天鴞之間的聯繫,感覺到牠強烈的不安。

  裘里輕率幼稚的舉動,已驚動了巴穆數百年來的休眠。喬瑞身為夏風村中力量最強的召喚師,即使他被賦予的只是召喚乙級魔物的能力,仍能感受到後山上一股氣息不斷增強,那是只有甲級或更高等的魔物才擁有的存在感。

  坐在他對面的葛雷.西薩對此自然一無所知,只是嘲弄的開著玩笑假作安慰;自從知道裘里上山後他便興味盎然的在自己周圍打轉,想來是為了湊熱鬧,一點也沒有身為始作俑者的自覺。當然,若是他有的話就不會姓西薩了,貴族何時對平民有過好心?

  但葛雷帶來的那個白袍人卻也同樣臉色凝重,坐立難安;喬瑞知道他也是和乙級魔物簽訂契約的召喚師,這人不比他主子,要機靈的多,這時八成在盤算如何安全脫身。巴穆的存在想必也給了他龐大的壓力。
  「喬瑞,你說他們什麼時候回來?」葛雷幸災樂禍地說。「只等待也挺無聊,不如咱們來賭一把,也好排解一下氣氛。」他轉向白袍人。「還有你,你緊張個什麼?上山的又不是你孫子。」

  「大人,我建議我們提早出發。」白袍人瞥了一眼喬瑞,說道。

  「怎麼?那小子為了和戀人一起走,才上山找條老不死的龍;這麼蠢的事想也知道不會成功。等他們回來,我要好好看看那小倆口怎麼道別。」

  「……村長,你對『翔炎龍』巴穆知道多少?」眼見葛雷不改變心意,白袍人轉而對喬瑞問道。

  「牠是夏風村的起源。」喬瑞說。葛雷聽了,無聊地打了個哈欠。

  「兩位都知道西薩帝國的第一代國王是靠著親信的召喚師奧克得到天下;外頭的書上並沒有寫到奧克簽訂契約的魔物的名字,但那便是巴穆。一般而言,在召喚師死去後,魔物得不到魔力支持牠們活動,便會被迫回到異世界去;但巴穆不同,牠留了下來。有人說牠是為了奧克被殺的怨恨、有人說牠與奧克的情誼太過深厚,不論原因究竟如何,事實就是如此。」

  他頓了頓,續道:「總之,沒有了奧克,巴穆也失去大半力量,不得不逃到這裡躲藏;那時候整個西薩帝國中許多人在尋找巴穆的蹤影,不僅有國王手下的軍人,更有仰慕奧克和巴穆的人四處打聽,最先在這片土地上定居的人便是其中之一。」

  「我想問的不是這個。」白袍人說。「經過了幾百年,這條龍是不是累積了龐大的力量?他的弱點是什麼?你應該也有感覺到才對,那東西在昨天還沒有這般強大。」

  喬瑞搖了搖頭。「就像我說的,我們向來禁止村民到後山去;所以除了傳說以外,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撒謊。」白袍人嘶聲說。「你兒子是為了和那條龍簽訂契約而上山的,現在發生了異變只能證明一件事:他成功了。」

  「等等,這是怎麼回事?」葛雷皺眉道:「就連我也知道成為召喚師的資質是天生的,那小子體內明明就沒有魔力,怎麼能成功?」

  喬瑞按奈心中悲傷的怒火。「魔力不是只有一種型態,像巴穆這樣強大聰慧,甚至能操人語的魔物,很可能有別的方法從常人身上得到所需的魔力。」

  葛雷睜大眼看了他一會,隨即哈哈大笑。

  「這真是傑作!」他重重一拍桌子。「那樣我就把他們一起帶走。嘿嘿,那龍絕對至少是甲級魔物,平常要數十人才能召喚出來的大怪物,只用一人便收服了;等我把他帶到國王面前,不只是我,喬瑞你也能跟著沾光!」

  喬瑞衷心希望白袍人所說的不是真相,但他無法不認為那就是現在感覺到山上的那股力量所代表的意義。裘里,為了一個女孩,你究竟做出了怎麼樣的犧牲?

  「他若真的得到了巴穆的幫助,大人,我們無法制服那條龍,萬一發生了什麼事……」白袍人說。葛雷看了他一眼,皺眉想了想。

  「喬瑞,我相信你是明事理的人。」

  喬瑞眨了眨眼,他從葛雷眼中讀到了那惡毒的想法;他的第一個反映是拒絕,但口中卻反而說道:「……是。」

  他緩緩低下了頭,對一個遲暮之年的老人來說,他早已失去了任何反抗的想法;歲月將活力與力氣取走,與之相對給了他頑石一般冷靜沉穩的心。擔負在他彎曲的背脊上的責任,令他必須做出對夏風村全體來說最好的選擇,而那甚至包括了和自己的孫子戰鬥。

  「我聽候您的差遣。」

  村外傳來一陣驚呼聲,引起三人的注意。突然之間,天地似乎產生了異變;一道璀璨的金光陡然從外頭射進他們所在的小屋中,葛雷大叫一聲翻倒在地,為那幾乎可說是神聖的光芒所懾,喬瑞和白袍人一時之間凍住了身軀,竟無法移動半步,他們不禁看向對方,眼中都充滿不安。

  轟轟的風聲和光一同到來,從那之中傳來了熟悉的嗓音。

  「葛雷.西薩,給我出來!」

  「他、他媽的。那小子果然膽大!」葛雷躲在桌下,氣急敗壞的叫道:「喂,別只站在那,快出去搞定他!」

  白袍人沉著臉看相喬瑞,從懷中掏出一個金屬盒子來,上頭畫著召喚魔物時所需要的魔法陣。他快步走出,喬瑞此時才發覺自己身體不斷顫抖,他害怕出去之後會看到的景象。

  「葛雷.西薩,我不會傷害你,只是要和你做個交易。」外頭再度傳來聲音,葛雷聽了,乾笑一聲:「嘿、嘿嘿,究竟是不敢反抗我。是啊,誰敢反抗西薩帝國的臣屬?」

  眼見葛雷胖的無法自己從桌子下出來,喬瑞只得拖著老邁的身軀上前幫忙;於此同時,他在心底做好了覺悟,和葛雷一同走到外頭的光芒下。

  街上滿是村民,所有人都帶著震驚的表情仰望,白袍人站在稍遠處,臉色慘白的低聲咒罵。喬瑞也跟著抬頭看去,心跳的幾乎要窒息一般。

  那個龐然大物,被太陽灑下的金光包圍,連同背上的人都成為了一個剪影,但從邊緣不斷反射著的光芒,令人很快看清了牠的樣子。

  「翔炎龍」巴穆。喬瑞不禁喃喃唸誦,傳說中曾與英雄並肩的魔物有著細長的脖子和四肢,光滑而閃爍著色彩的鱗片覆蓋全身,一雙紅眼有如鬼魅,朝著底下眾人掃視。

  在牠背上的,卻是尼肯.史達。

  「尼、尼肯?」喬瑞幾乎不敢相信,出聲詢問。「發生了什麼事,孩子?裘里和愛塔呢?」

  尼肯.史達那張憂鬱的臉露出了苦笑。喬瑞不知怎的為他那表情而心中一緊,過去每有村民犯下罪刑,被眾人逐出村去時,他們的表情和此刻的尼肯如出一轍。

  「村長,你放心。他們倆人都很好,正在下山的路上。」

  那你又怎麼樣呢?喬瑞吞下了到口的疑問,眼前的景象實在太過衝擊,他不知該作何反應。

  「你,原來是你!」同樣看清了巴穆背上的人,葛雷指著他大叫。「你要做什麼?我警告你,我可是這塊地合法的統治者,你不能對我無禮!」

  尼肯撇撇嘴,露出不屑的表情。「葛雷.西薩。你看見我底下是什麼了吧?或許你的豬眼已經被閃瞎了,才敢繼續說那種話。」

  「你說什麼?」葛雷倒還有餘力發怒。「我警告你,你這是——」

  「大人!」白袍人厲聲蓋過葛雷的話。他意外的還十分理智。喬瑞心底有些佩服,知道最好不要隨意刺激巴穆和騎在牠身上的人。

  「小……年輕人,讓我問問你,就是你收服了巴穆嗎?」白袍人說,誰都看的出來他是假作鎮定。

  「收服?『翔炎龍』巴穆豈是人所能夠駕馭的?」尼肯反問。「我得警告你,最好不要激怒牠,巴穆可是聽得懂人話的。」

  「我知道。」白袍人的視線一瞬間下移到巴穆臉上,很快的又回去看著尼肯。「我想你已經和牠締結了契約。但恐怕牠並不知道我和葛雷大人前來夏風村的目的,所以在你採取任何魯莽的行動前,讓我向巴穆解釋我們沒有敵意。」

  「契約?你在說些什麼?」喬瑞道:「尼肯.史達不是召喚師,他的血液當中沒有魔力。尼肯,這一切是不是裘里的計畫?你們究竟做了什麼,請到巴穆下山來?孩子,在還能挽回之前把一切告訴我。」

  又來了。喬瑞再度在尼肯臉上看到那好似心中被掏空的表情。他心裡的恐懼不斷嚙咬,恨不得上去抓住少年的肩膀,把所有的事一次問個明白。

  「村長……喬瑞先生。」尼肯搖搖頭。「這一切都是我自己要做的,和裘里沒關係。」

  你可以放心。他補上一句。

  「你老了神智不清嗎?」白袍人怒道:「他當然和巴穆簽訂了契約。你自己剛剛才說像牠那樣的魔物有其他獲得魔力的方法。」

  喬瑞在原地顫顫巍巍。也許他真是老了。他想。歲月帶走了雄心壯志,只留下恐懼。害怕夢靨成真、害怕面對現實……害怕失去裘里。

  「你穿白色的傢伙,要回答你剛才的要求。」尼肯冷冷道:「第一,你沒有資格和巴穆交談;第二,你們自從來到夏風村,除了輕蔑以外什麼印象也沒留下。我說你們有敵意,而且還很充分。」

  「那是你要那麼想。」白袍人鐵青著臉道:「不是事實。」

  「也許吧。」尼肯說:「但是你覺得巴穆會聽誰的?」

  白袍人臉上驚懼陡增。尼肯臉上露出嗜虐的表情,葛雷.西薩對著喬瑞頻打信號,他在心裡嘆了口氣,出手的時候近了。

  「現在,既然你知道最好別輕舉妄動,我要談談剛才我說的交易。」尼肯說,語氣中有著從前村民們未曾聽過的傲慢。

  「好、好啊。咱們就聽聽你要說什麼。」葛雷搶著道,他似乎太過害怕,一手抓住白袍人的手臂不放。

  尼肯滿足的點頭。「葛雷.西薩,你來到這裡的目的是張羅人馬,替帝國上場打仗,所以要帶走所有召喚師,這包括村長;我說的沒錯吧?」

  「沒錯。」葛雷大聲說,聽尼肯提到帝國似乎給了他一些勇氣。「以轄有這個村子的帝國之名,還有國王賦予我的統治權力,這是夏風村必須完成的任務。」

  「換句話說,只要有足夠的人手,也許你可以放棄不帶走一些人?」

  「什麼?」葛雷呆看著他。

  「我的意思是,只要有夠強大的召喚師跟你走,其他人不去也沒關係吧。」

  「噢。」葛雷怪異的看著他,顯然沒料到尼肯會這樣要求。「你是要我放過你朋友的戀人,是吧?我聽說那女孩的召喚獸不過是條蟲,派不上用場,那有什麼問題?」

  「不只有艾塔。」尼肯鄙視的說。「包括其他夏風村的居民,還有村長,你一個都不能帶走。」

  「什麼?你在開玩笑吧?小子,我可是奉了西薩帝國國王的命令——」

  「我沒說要你就這樣回去。」尼肯高聲打斷他。喬瑞隱隱察覺到了他的意圖,卻不知道該如何出聲阻止。

  「我。我和巴穆會跟你去打仗。」尼肯嘶聲說道。那想必對他來說是最難出口的一句話。喬瑞哀傷的想。對他這個年紀的男孩而言,離開家鄉、和好友分別是多麼困難的事。更何況他還是自願去打一場不屬於他的仗。

  葛雷聽到尼肯的話,一時間愣在原地。「……哈!你?你要跟我去?」之後,他誇張地笑了起來。「哈哈哈哈!太好了,太棒了!」葛雷大笑。

  「小子,你是認真的?那條龍能抵得上幾十個召喚師,甲級而且如此傳奇性的魔物可不是隨便就能遇到的。哈哈!這下我可立了大功!」

  葛雷高興的在原地蹦跳。尼肯垂下嫌惡的眼神,待他收緩笑容後問:「這麼說你是答應了?」

  葛雷點頭道:「不錯!小子,我就聽你的;你和巴穆歸我旗下,我就不帶走夏風村一個人。」

  尼肯放鬆原本緊繃的肩膀,臉上的表情卻不見有絲毫舒緩;想到他今後的去處,那也是當然的。

  「請等一下。」想不到,此時白袍人和喬瑞同聲介入,葛雷驚訝的看向他們。「怎麼?」

  白袍人看了喬瑞一眼,搶先開口:「大人,就這樣單方面相信他好嗎?」

  葛雷一楞。「你的意思是?」

  「如果巴穆真如同傳說中一樣,那確實會為我國帶來無與倫比的戰力。」白袍人說,將葛雷拉到一旁,在他耳邊低語。

  沒錯,這事來的太過突然,會產生懷疑也是合理的。喬瑞不須多花心思便能明白白袍人心中所想。雖然並非本意,但他不得不感謝他在這時候拖延時間,他走向巴穆,抬頭看向龍的雙眼。

  「翔炎龍巴穆,您的存在是本村的象徵和意義,對於您的回歸,我代表夏風村表達由衷的喜悅。」他對巴穆低頭行禮。「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向您背上的尼肯.史達說幾句話。」

  被金色鱗片覆蓋的龍轉動瞳孔,居高而下俯視著他。喬瑞能感受到牠強力而具威脅的視線,沿著自己的後頸滑下背脊。

  巴穆保持沉默,但轉過身體,讓尼肯面向喬瑞。周圍的村民們小小的倒抽一口氣,他們敬佩喬瑞能夠和傳說中的魔物溝通,同時也為他如此舉動捏了一把冷汗。

  尼肯有些驚訝,他沒想到巴穆竟會回應喬瑞的請求。

  「尼肯。」喬瑞說。「孩子,可否請你下來?我有話要說。」

  尼肯露出為難的表情,他看得出他原本只打算短暫停留,盡快離開夏風村。他想把葛雷帶走,同時卻也不情願如此急著離開家鄉,互相矛盾的情感在他的臉上做出陰影,使他看起來和不久前判若兩人。

  尼肯思考了一會後點點頭,從巴穆的背上跳下,年少的焦躁和自我放逐在喬瑞眼中一覽無疑。

  「村長。」

  「尼肯,你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尼肯別開眼,沒有回答。

  「說點話。」喬瑞無法隱藏語氣中的氣憤,他知道這是不合理的情感,尼肯此刻需要的也不是責備,但他就是無法克制。

  尼肯繼續沉默了幾秒,才終於開口:「……這樣不是很好嗎?」

  「什麼?」

  「我幫大家除去了那個討人厭的傢伙,這不是很好嗎?」

  喬瑞看著逞強的少年,嘆了口氣。他從未想到自己會必須採取這種立場,站在和保護村民相反的立場;但要他以尼肯一人換得其他人留下為喜,那也無論如何說不過去。

  「不,一點也不好。」喬瑞說:「尼肯,像這種事你應該先來跟我說的;就算不是我,和裘里或任何人說,都比現在這樣要好。」

  不給他任何反駁的時間,喬瑞繼續道:「你和裘里擅自進入後山,已經難以容忍;現在又自作主張,未經許可就和帝國的領主做出約定,還擅自要把巴穆帶出夏風村。尼肯,這幾件都是必須受到嚴懲的事情。」

  尼肯臉上的陰影愈發的深沉,他怒目瞪視著喬瑞,好似被逼到牆角的幼犬:「……你要把我逐出村子嗎?」

  「不。」尼肯,你為何如此躁進?喬瑞在心裡嘆息。像你這樣的年輕人,儘管為了自己的事便無暇他顧,卻也不該做出此等事情來。

  「正好相反,尼肯。我要你留下來。」

  周圍村民們沉默的觀看。尼肯聽了他的話後愣了愣,隨即抗議:「不、不行!我已經決定——」話的後半卻沒能說出口。

  「尼肯,你沒有權利代表夏風村的居民或是我決定如何應對帝國,這一切胡鬧必須停止。」喬瑞轉向巴穆:「翔炎龍巴穆,很抱歉驚擾到您,但這孩子還年輕,什麼也不懂,請您別為難他。」

  巴穆看了喬瑞一眼,似乎不打算理會,又轉頭眺望著遠方。尼肯看看巴穆,又看看喬瑞,臉上越發的著急。

  「巴穆、巴穆,你……你也說些話吧!」尼肯抓住巴穆的金鱗閃爍的腳,緊繃著身體喊叫。

  看來雖然巴穆和他簽訂了契約,但還沒有完全認同他。喬瑞暗想。如何和魔物相處,有時連召喚師都難以掌握,更何況只是沒有魔力的普通男孩。

  喬瑞下達完禁令,走向葛雷和白袍人;西薩的領主見他靠近,伸手制止白袍人說話。

  「大人,我要請大人高抬貴手。」喬瑞說。「召喚師有召喚師的宿命,但這孩子不過是個普通人。就按照原本的約定,讓我帶著有召喚師資質的人隨您前往。」

  「嗯,關於這件事嘛。」葛雷摸摸下巴,似乎有些猶豫該如何出口。一旁的白袍人卻代他說了:「大人要先試試那巴穆究竟是真是假。」

  「什麼?」喬瑞不禁愕然。

  只見白袍人伸手從袖子當中拿出一個金屬盒子。「巴穆如此名頭響亮的魔物,和一個並非召喚師的小子簽訂了契約;而那小子自願加入大人軍下,這當然是好事,但……」

  「這個……有點太過順利了。」葛雷嘿嘿笑了兩聲,道:「喬瑞,別怪我,這都是為了帝國。我不相信那小子是甘願的,翔炎龍巴穆名字好聽,但經過這麼多年,誰也不知道牠的實力究竟還有多少。」

  「你是在說這都是我的計謀?」喬瑞不敢相信的說。「究竟是怎樣的無知狂妄,讓你有這種想法?」

  「你說什麼?」葛雷臉脹紅起來,顯然被激怒了。但喬瑞根本沒想到要理會,他立刻轉向白袍人。「你瘋了不成?我們兩人先前都感覺到了巴穆的力量,現在你卻打算觸怒牠嗎?」

  「我是感覺到了山上有東西存在。」白袍人冷冷地說:「但那不代表就是牠。」

  「你——」喬瑞驚怒之下連話也說不出來。

  「翔炎龍巴穆。」白袍人朗聲說道:「雖然失禮,但我要試一試你是否值
得帝國重用,或已經太老太弱,只剩外表而已。」

  「你是找死!還會牽連我們所有人!」喬瑞怒道,轉頭對尼肯說:「孩子,回家去。你和這事沒有關聯。」

  尼肯看著白袍人,咬了咬牙,巴穆低頭看向尼肯,他們之間似乎交流了些什麼。

  喬瑞大聲道:「巴穆,請不要受這無聊的挑撥。」

  但巴穆仍像沒聽見他似的,只見牠展開雙翅,輕輕一拍,周圍隨即颳起狂風。喬瑞伸手護臉,自指縫間看見了尼肯爬上巴穆的背。

  「尼肯——」

  「你穿白色的傢伙,給我聽好了!」尼肯的聲音夾雜在風聲中,不知怎的卻異常清楚。

  「如此的無禮不會被輕饒,你要巴穆證明自己的力量,我們便奉陪到底……跟你一樣,我也是召喚師!」

  聽見那句話,喬瑞大吃一驚。

  風聲漸趨強大,地面的沙塵被刮起,形成一片灰濛的霧,遮蔽了視線,喬瑞認出了熟悉的驚叫,他不得不退後到房屋之內,和幾個村民一同避難。

  他們看著外頭,卻不見巴穆或白袍人的身影。這不可能。喬瑞心想。尼肯怎麼會是召喚師?他自小失去雙親後,我親眼看著他和裘里一起長大,那個曾經封閉了心靈的小男孩,在得到裘里和愛塔兩個青梅竹馬之後,也終於開始嶄露笑容,但現在……

  隆隆的風聲中,隱隱似乎夾雜著某種異質而低沉的語音。

  「尼肯.史達,給我你的魔力。」

  「要多少儘管拿。」

  「……就這麼點?不過對付這傢伙也夠了。」

  喬瑞不知道這究竟是巴穆和尼肯間的對話,又或是他自己的幻覺,但當風聲平息,沙塵散去之後,只見白袍人跌坐在地,面前一個看似原本是金屬箱子的物體失去了上半截,僅存的部分填滿了異形的肉塊。肉塊灰暗而滲著血水,一股烤熟了的香味竄進喬瑞的鼻腔內。

  「啊……」白袍人瞪大了眼看著箱子,表情上震驚與絕望交雜;他張口說出一個字,卻無法再往下講。

  不必多加說明,所有目擊了現場的人都能夠理解發生了什麼事。那箱子是白袍人魔物的一部份,他像巴穆挑戰,代價便是自己召喚獸的性命。

  翔炎龍之名並非虛傳。

  巴穆收起拍動的雙翼,緩慢而優雅,睥睨著底下不自量力的人。

  喬瑞一點也不替白袍人可憐。但是這樣一來也確定了一件事,尼肯的確是一名召喚師。縱使是巴穆如此傳奇性的魔物,沒有召喚師的魔力供給,力量一定會大打折扣;現在牠在眨眼之間奪走一頭魔物的生命,白袍人的力量不低,那金屬箱子的魔物至少也有乙級,如此明顯的力量差距,只能說明牠得到了能夠盡情施展的魔力,雖然魔物之間使用魔力的效率也有差距,但……

  「滾吧。」尼肯冷冷地說,白袍人表情猙獰起來,他又羞又怒的從地上爬起,頭也不回地離去,那身影微微顫抖,幾乎令人不忍卒睹。

  「葛雷.西薩。」尼肯高聲道:「現在你得到你要的證明,該滿意了吧?」

  葛雷躲在和喬瑞不同的另一間房子裏頭,村民們聽到尼肯的話,一齊轉頭看著他,前者不自在的清了清喉嚨,走出街道。

  「小……沒錯,沒錯,我知道了。」他說。「我沒有任何問題,巴穆確實強大非凡。」他的視線在尼肯身上逗留一會,便立刻轉開,似乎是怕和巴穆四目相對。

  「那麼我們該走了吧。」

  「什麼?噢,沒錯。讓我去把我的馬車叫來——」

  似乎是失去了耐心,尼肯在巴穆背上說了些什麼,金黃色的龍隨即拔地而起,狂風再度颳起,人人的目光都被那美麗的生物奪去,眼看著牠不斷上升,化做藍天中的一顆流星,隨即又越變越大,朝著地面俯衝而下。

  不知是出於什麼樣的原因,喬瑞本能地感覺到不能就此讓他們離開,有什麼重要的變化在尼肯身上發生,讓他突然有了要代替其他村民的決定;原本這樣的舉動該稱之為高貴,但尼肯不是,比起替村子著想,在喬瑞眼中他更像是自暴自棄。

  「參天鴞!」喬瑞大聲道,吸引了不少村民的目光;相伴了數十年的魔物自屋裡飛出,來到他的身邊。

  「把那孩子帶回來。」他說:「小心點,別受傷了。」

  有人出聲勸阻,但喬瑞沒有理會,他順了順參天鴞的羽毛,送牠出去。魔物發出一聲清亮的叫,展開身長兩倍的翅膀,追逐巴穆而去。

  只見巴穆越衝越低,開始有人發出驚叫,牠身形和地面近乎垂直,背上的尼肯用整個身體攀在牠身上。參天蕭灰色的影子從旁快速靠近,為了趕上,牠也跟著向下,和巴穆平行。

  一金一灰兩道流星近乎合而為一,只見參天鴞伸出腳爪,要將巴穆背上的尼肯捉下來,喬瑞皺起眉頭。

  就在此時,巴穆陡然用力震動翅膀,空氣隨之攪動,亂流產生,將參天鴞捲入其中,灰色身影夾雜著無數羽毛紛飛。

  「參天鴞!」喬瑞不禁大叫。

  巴穆在快要和地面接觸之際,以極陡的角度轉為水平,風壓令地面上的草木盡皆折腰,牠竄進街道,直撲單獨站在中央的葛雷而去。

  只聽得一聲尖叫,西薩帝國的領主已從原地消失,巴穆提升高度,拋下夏風村,只留下人們眼中的金光閃耀。

  喬瑞踉蹌著走出房舍的陰影,看著巴穆的背影,心中悵然若失。

全文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67985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小說|自創|原創小說|原創|短篇|奇幻|召喚師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7喜歡★k786617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作者猜猜樂》方心雨的選... 後一篇:自由象限七月活動《安價接...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ar26620972 《沉莫-南方金雪》
「若自己始終無法成長,就如同地上小草,任人踩踏。若已茁壯成大樹,也請守護你枝葉下,所珍愛的小草們。」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00:2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