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 GP

【自由象限】紅白對抗賽(白組)龍使.尼肯

作者:獨峯│2020-02-09 23:21:13│贊助:10│人氣:52
龍使.尼肯

  「所以,就像我所說的。」胖子的身上的衣服鑲滿了大大小小閃亮的裝飾,一雙漆黑馬靴套在豬似的腳上,倒還算是挺氣派。尼肯看著他和身邊一個全身照在白色長袍裡的人面對這座夏風村的村長:喬瑞.文德。他同時也是尼肯的好友裘里.文德的祖父。

  「國王陛下已經下達命令,西薩王國中每個城鎮、每座村落都必須派出召喚師參戰。」他邊吐出幾顆櫻桃籽,又從碗中拿了一顆紅棗。那些可都是他們珍貴的收成啊,尼肯心想,夏風村上好的紅棗能在大城裡換到稻米、小麥和少許布疋,你吃的每一顆果子都是我們經年累月的汗水,至少露出一些感激的表情吧。

  「你們這個叫什麼?嗯,夏風村的,也不例外。召集好擁有召喚師資質的人,後天一早他們都必須跟我走。」

  聽他說完,人們隨即不安的竊竊私語,村長喬瑞緊皺著眉頭:「大人,恕我直言……」他今年已八十歲了,是村內年紀最長的人,也是他們之中最厲害的召喚師。「夏風村有幾百多年的歷史,但始終不是一個富庶的地方……我們靠著幾畝的果園和畜牧生活;從前,我曾祖父那一代時,這片土地上的人們還仍充滿著魔力,村民們召喚出強大的魔物,抵禦外來的入侵。但這些年來,我們血液中的魔力已經稀薄;現在台下的這些鄉親中,擁有召喚師資質的村人們不過三分之一,而他們的力量同樣微弱,只能夠和丁級的魔物簽訂契約……恐怕我們並不能提供足以滿足大人的人才。」

  「是,你說的沒錯。喬瑞。」胖子露出促狹的微笑。其實他的真正名字乃是葛雷.西薩,是統治西薩帝國的當今國王的親戚,夏風村便包含在他的封地之中。

  「你們這偏僻的小村莊情況如何,我可是知道的一清二楚。相信我,如果你們村裡有很厲害的召喚師的話,現在這張桌子上擺的會是我從城市裡帶來的美味佳餚。」他說著擠擠眼。尼肯暗暗祈禱他在出去時絆在門框上摔斷脖子,他看向同樣在台下,不遠處的好友裘瑞,看見對方眼中也充滿怒意。

  「既然我們都知道這裡沒有什麼好貨色,那為什麼我還要花時間跑這一趟?」葛雷說,似乎很期待有人能回答似的瞥了台下一眼:「喬瑞,你那隻鳥還好吧?」

  「鳥?」喬瑞愣了一下,似乎不懂他的意思,但哀傷的神情隨即浮現在他臉上。「大人說的可是……我的參天鴞?」

  「你簽訂契約的召喚獸叫那名字?我聽說牠是隻乙級的怪鳥,應該還活著對吧?」

  喬瑞垂下因蒼老而總顯得疲倦的雙眼「魔物的壽命大多比人長。是的,牠還活著;但就和我一樣,希望能平安渡過剩下的餘生。」

  「王國面臨動盪,有能者豈可獨善其身?」葛雷說。「喬瑞,你是我此行最大的目的。王國需要你身為乙級召喚師的力量。」

  「大人?」喬瑞困惑的眨了眨眼,尼肯從沒看過村長如此老態畢露,平時的他雖不好動,但皺紋的臉上充滿智慧,是整個夏風村最信賴的人。

  「大人,我已經老了,恐怕沒有體力應付征戰沙場這樣的事。」

  「你不是士兵,坐上車跟我走可花不了多少體力;更何況,是你的鳥要替我們殺敵,你只需要待在軍營裡,不必真的上陣。」

  喬瑞哀傷地看著葛雷,似乎在無形的乞求寬容,但他面對的人打從一開始便不打算聽進任何拒絕。過了一會,喬瑞輕輕點了點頭。「是的,大人。」他說。「我願意為國效力。」

  「我還在想你會不會拒絕呢。」葛雷抬起一邊眉毛,輕鬆的說。他準備起身離去,人群中卻走出一人,正是喬瑞的孫子,尼肯的好友裘里。

  「我爺爺已經八十歲了。」裘里憤怒的說。「你不能讓他上戰場。」

  葛雷的笑容在臉上凝結,他轉向喬瑞。「這是你的孫子?喬瑞,他很有勇氣嘛。孩子,把你要說的都說出來,別顧忌。」

  裘里沒想到這貴族竟然要聽他的話,有些吃驚,但仍是說道:「你一下便把我們三分之一的人都帶走,他們可能再也回不來了,剩下的人要怎麼渡過這個冬天?而且我爺爺——村長已經這麼老了,怎麼還能夠到外面去替別人打仗?」他說到後來,語氣已有些哽咽;尼肯握緊拳頭,激動地看著好友。

  喬瑞一言不發,看向孫子的眼神卻帶著驕傲。

  「很好。」葛雷歪著頭看向裘里良久,走上前去,拍了拍裘里的肩膀。「孩子,你是個召喚師嗎?」

  裘里臉紅了起來。「我、我不是。」

  「沒關係,孩子。你知道,我正好缺一位侍從,一個像你這樣勇敢而正直的人。」

  裘里困惑地看著他。「我不能當你的侍從。」

  「我沒說嗎?你來當我的侍從,我就派人手來幫你們村子收成和準備過冬。」葛雷說,裘里聽了頓時啞口無言。喬瑞開口道:「大人,請您別說笑了……」

  「我可是認真的。」葛雷坐回椅子上,輕蔑地看向喬瑞。「我還要帶著你和你孫子一起參戰,他會成為我軍部隊的先鋒,負責第一波衝鋒打亂敵人的光榮任務。」

  「胡說八道,你是叫他去死!」尼肯忍不住喊了出來。這實在太過分了。

  葛雷朝人群中的尼肯看去,那雙眼裡的惡意令他忍不住身體一顫。喬瑞也看向他,輕輕說道:「尼肯.史達,快道歉。」

  尼肯和村長四目相接,頓時明白過來,他低下頭,說道:「對不起,請大人原諒。」

  葛雷哼了一聲,將臉轉回去。「喬瑞,你覺得怎麼樣呢?我這個安排還不錯吧?」他猙獰的臉正對著老人。

  「大人,何必對小孩子一般見識?」喬瑞說。「既然有我,連召喚師也不是的後生小輩算什麼?大人在自家城裡盡能找到比我孫子更稱職的侍從。」

  「嘿嘿,這也說的是。」葛雷在地上吐了口口水。「放心,我沒有那麼無情;你記得管管你孫子吧。」

  「謹遵大人之命。」喬瑞彎身鞠躬,葛雷瞪了裘里一眼,和白袍人雙雙走出大廳。

  待兩人身影消失,夏風村的村民們立刻吵雜起來,每個人聽到徵招這件事都很不安。

  喬瑞舉起手,待眾人平靜下來後說道:「各位,我很抱歉。夏風村受西薩帝國的治理是事實,就算我們村子在如此邊疆之地,也不能逃過一劫,只能祈求神靈保佑,讓我們大多數人平安歸來……現在,請有召喚師資質的人到前面來吧。」

  尼肯呼出一口氣,有些無所適從的看了看周遭,必須出征的人臉上多帶著嚴峻的表情,其他人或是安慰他們、或是替他們打氣,沒幾個人打算馬上離開。他不由自主地在人群中尋找她的身影,但思緒隨即被打斷,只聽一聲喊叫:「裘里,你給我回來!」

  他轉過頭去,看到裘里推開人群,牽著一個嬌小的身影離去;喬瑞追了幾步,帶著懊惱的表情放棄。

  我早該想到的,她也是明天就會離開的人之一。尼肯心想,趕緊快步追了上去。他自然而然前往村外的樹林,那裡的一個池塘邊是他們三人共有的秘密場所,雖然自一年多前他就不曾去過了。

  當他到達時,裘里和愛塔正在一棵樹下緊緊相擁;尼肯忍受著心裡沉重的滋味,慢慢走近。兩人查覺了他,隨即分開,臉上都有淚水的痕跡。

  尼肯發現今天的愛塔特別惹人憐愛。只見她纖細的身軀微微顫抖、藍寶石般的雙眼紅腫濕潤、努力忍住淚水而噘起的雙唇,一切的一切都是如此哀傷而美麗。尼肯有一股衝動上前抱住她,但剛跨出一步,隨即忍住。裘里也在這裡,他在心裡對自己咒罵,說些什麼別的,說啊!

  「喲。」還是裘里先開了口。「想不到我們之中要先出村子去的,竟然是愛塔。」

  「是啊。」尼肯感覺自己口乾舌燥。在他不再靠近這座池塘之前、在他們之間的關係改變之前,三個人一起離開村子旅行,是他們共同擁有的夢想。

  「小……小斯呢?」不知道該說什麼,尼肯看了看曾經熟悉的池邊景色,問道。

  在愛塔回答之前,朵朵白霜已經飄落在他們肩上。一隻有尼肯手臂兩倍粗的雪蛾自上頭飛下,落在他頭上。雪蛾小斯是和愛塔簽訂契約的魔物,翅膀上終年帶著冷氣。

  「牠還是那麼喜歡你。」愛塔噗哧一笑,裘里則看著小斯說:「真不知道他們要叫小斯怎麼戰鬥。」

  尼肯用手臂把小斯從頭上接下,不得不同意他的話。雪蛾是一種人畜無害的魔物,除了把周遭空氣變冷之外實沒有其他特異能力,甚至讓人懷疑牠究竟是不是來自異世界的生物。

  「尼肯。」裘里臉上表情一變。「你來的正好,我有件事想拜託你。」

  尼肯並不答話,他隱隱感覺自己不會喜歡接下來聽到的。

  「我打算上後山去找巴穆。」裘里的語氣堅定,也因此令尼肯皺緊了眉頭。

  「不行!」愛塔立刻反對。「裘里,你知道那裏是禁止進入的。」

  「愛塔。」裘里握住她的雙手。「只有那樣,我才有機會和妳一起走啊。」

  愛塔眼中再度湧出了淚水,尼肯實在不忍心,說道:「但是裘里……我們根本不知道巴穆存不存在,我們小時候聽的故事……」

  「但這是我唯一的機會。」裘里說,看向尼肯的眼神同時有著懇求與絕望;尼肯心中一緊,他知道自己在好友這樣的凝視下,絕對無法拒絕。

  愛塔仍不放棄。「裘里,你不能這樣。你爺爺為了保護你,不讓你被那個可惡的人帶走——」

  「正是因為這樣,所以我必須去。」裘里說。「我不要當一個被保護的人,我要保護自己重要的人;保護我爺爺……保護妳。」

  「你好卑鄙。」愛塔緊咬著嘴唇。「你明明知道沒有人希望你這樣……」

  裘里緊摟住她,看向尼肯,見他點了點頭,隨即露出欣慰的微笑。

  「我們必須馬上就走,否則就來不及了。」尼肯說,裘里放開愛塔:「若是有人問起,妳就老實告訴他們是我的主意。」愛塔以責備的眼神看向他們兩人,尼肯不禁別開視線。

  愛塔走了幾步,回過身來大叫:「你們在山頂上找到的除了泥土和熔岩之外什麼也沒有!這太瘋狂了!」說完,她哭著掩面離去。

  兩人目送著她消失在樹林中,裘里說:「我打賭她是去找我爺爺,快走吧。」

  尼肯點點頭,朝愛塔的方向望了最後一眼,隨著裘里離開。


**


  夏風村的後山是一座活火山,每年冬天北風將火山口上蒸騰的熱氣吹進夏風村,讓他們在寒冷還能保有少許的收成和餵養牲畜的草料。

  但現在,隨著靠近山頂,愈漸灼熱的空氣只令他們滿身大汗,風吹在臉上好似鞭打,令他們不停以手臂遮擋。我們太小看登山了,尼肯陰鬱的想。昨天兩人離開夏風村時偷了兩匹馬,連奔了好幾個小時,直到手上的火把終於燒完,才下馬小憩,天剛亮便又出發。儘管如此,尼肯還是不停擔心的向後張望,生怕被村裡的人追上。

  他們周圍盡是煞風景的暗色曠野,山巒起伏,四處可見白煙蒸騰,富含礦物的土壤十分肥沃,卻因缺少水分與高溫而生長不出植物。

  「裘里、尼肯。你們不可以再往前了!」愛塔聲音焦急,就在幾分鐘前,村長喬瑞的參天鴞載著她趕了上來,從那開始她便不停勸阻兩人。雪蛾小斯也跟了過來,緊貼著尼肯的手臂不放。

  「我說過了。」裘里又是生氣、又是懊惱的說。「愛塔,妳不應該來的——」

  「裘里,行不通的。」愛塔渾不理會裘里的抗議,上前一把抓住了他。「村長說……他說如果你們見到了巴穆,可能會死的!」

  「什麼?」尼肯和裘里同聲驚道。裘里立刻說:「所以那巴穆是確實存在的。」

  「裘里,不行!」愛塔尖叫,但裘里並不理會;他看向尼肯,彼此的臉上都有著既興奮且不安的神情。

  冷靜點。尼肯告訴自己。我們身處在一個全然陌生的地方,知道在前方除了熔岩之外確實有著他們想找的對象是件好事,但若是魯莽前行,只可能犯下大錯。他想起了夏風村中自古相傳的傳說,那是所有村民們都聽著長大的床邊故事。

  奧克與巴穆。幾百年前存在的英雄,召喚師與魔物。在西薩帝國尚不存在之時,日後成為初代西薩王的人身邊輔佐著一位絕世僅有的召喚師,叫做奧克;和他簽訂契約的魔物乃是一條龍,名為巴穆。西薩王靠著奧克和巴穆驅逐曾生活在王國境內的蠻族,招兵買馬,許多人都是為了一賭巴穆的風采而來投靠。在當時召喚師因而一改原本人人恐懼的印象,成為受到仰慕的對象。在今日召喚師多只被當作戰爭的工具,在夏風村之外,據說一般人大多是敬而遠之的。

  但這一個美談卻以悲劇收場。據說據說西薩王登基之後,害怕奧克以巴穆的威名建立自己的軍隊,因此派人暗殺了他。巴穆憤怒如狂,但失去了簽訂契約的召喚師,令他力量大減,抵擋不住西薩王的軍隊圍攻,只得逃出王國,來到邊境的一座火山中休養;那一座火山便是如今尼肯三人身處的地方。

  「為什麼我們會死?」尼肯問,寧可知道了這件事再決定要不要繼續前行。

  「那只不過是我爺爺胡說的。」裘里說道。「為了不讓我們前進。既然已經來到離巴穆這麼近的地方,至少也得要看到牠的樣子再說。」

  「裘里,那巴穆不喜歡西薩帝國,牠不會答應你的請求的。」愛塔說。

  「我們不屬於西薩帝國。」裘里說。「我做這件事不是為了他們。」

  若是巴穆能聽得進去就好了。尼肯心想。

  「總之,我是不會停下來的。」裘里固執地說,往前走去。尼肯看了愛塔一眼,他也不大相信巴穆真會要了自己的命,因此還是跟了上去。愛塔見兩人不聽勸,也真無法可想。參天鴞見他們並不停下,逕自往回飛去。

  他們攀上一道陡坡,終於來到了山頂;三人都不停四處張望,傳說中巴穆是能一口吞下牛隻的巨龍,如果他真的在這裡,一定很快就能發見才對。

  但周圍始終只有土石,在這個貧瘠的地方,任何東西都藏不住身形,他們只得繼續前行。

  攀過一道陡坡,只見不遠處的地面上有個巨大的破口,從裏頭不斷冒出紅光和濃煙。裘里看了兩人一眼,表情中有著確信。

  他們緩緩靠近火山口,心中都是忐忑不安;一股地鳴的隆隆聲隨之變大,填滿了空氣,除此之外再也沒有別的,彷彿整座山都有生命,而他們來到了龐然大物的心臟一般。裘里和尼肯一齊探頭望裏頭看去,只見熔岩在底下翻滾沸騰,好像一個大鍋,填滿了極鮮豔的紅,光是這樣看去,整張臉都要燒起來似的疼痛。

  尼肯縮回頭,和裘里互看了一眼,心裡想的是同一件事:那巴穆究竟在哪?

  裘里放聲大吼:「巴穆!」聲音遠遠傳了出去,回音在山頂上縈繞不休。

  「巴穆,我是來自夏風村的裘里.文德。請出來見我一面。」裘里繼續叫道。

  三人屏氣凝神,周圍並沒有任何動靜。

  「裘里,說不定牠有聽見,我們得讓牠知道我們沒有惡意。」尼肯說。

  於是裘里繼續叫道:「巴穆,西薩帝國要將我的愛人帶走,去打一場和我們一點關係也沒有的戰爭。我雖然不是一個召喚師,但人們都說召喚師和魔物之間的羈絆能比親人還深;突然間重要的人被奪走,這樣的感覺你一定也知道才對……求求你,和我簽訂契約,讓我有保護重要的人的機會!」

  尼肯心中思潮起伏,既自慚形穢,又有些羨慕裘里能說出這些話來。

  隔了好一陣,周圍仍是沒有變化。

  裘里臉色鐵青,很是挫折;愛塔默默走上前去,依偎在他身邊。原來一切都是白費。尼肯心想。就算村長和愛塔沒阻止,巴穆本來也不願見他們。

  「……走吧。」愛塔拉著裘里的衣服,但他卻不想就這樣放棄。

  「巴穆!」他大喊。「巴穆,我知道你就在這裡。我需要你的幫助,巴穆!」

  回音孤獨的響著,找不到它的目標。

  就是這樣,我們失敗了。尼肯看向愛塔,從明天起她將從自己的生命中消失,這是一件多麼沒有實感的事情!我們愚蠢的跟著傳說而來,但一切早已注定,因為對巴穆來說,他們只不過是幾個陌生的人類,以為靠著宣揚自己的不幸就能令別人實現他們的願望。

  裘里終於流下了淚水,和愛塔相擁而泣。尼肯看著他們,心中同樣翻騰。他感覺到手臂上有異狀,於是低頭一看,只見雪蛾小斯落在地上,虛弱的顫抖。

  「小斯!」尼肯立刻蹲下身去,這裡太熱了,他意識到,輕輕將小斯抱起,奔到遠離火山口的地方,裘里和愛塔也連忙靠了過來。

  他拿出帶來的水壺,澆了些水在小斯的翅膀和身上,又捧了一些餵給牠喝。平常小斯和尼肯最是親近,他不由得不自責竟然沒有多注意牠的樣子,這裡這麼熱,本來不是雪蛾能長久待著的地方。

  「我們馬上走。」裘里說,擔心的看著小斯。「如果小斯有什麼三長兩短,一切都是我們的錯。」

  尼肯點點頭,抱著小斯起身,剛要邁步,卻呆住了。

  在他們身前,有一頭龍。

  裘里和愛塔並不作聲,尼肯知道他們也和自己一樣為這突然的相遇而發楞。

  他的第一個想法是:牠好大。第二個則是:好美。

  龍足足有他們三個相加起來那麼高,這還是因為牠趴在地上,若是站起身來,只怕要超過村中的瞭望塔;龍身上的鱗片如燒紅了的黃金,耀眼奪目,兼又似乎能反射著光線,整個身軀微微發著亮光。

  巴穆血紅的雙眼盯著他們,三人忍不住一陣顫慄,牠的存在有股無形的壓力,令他們站在原地,不敢動彈。

  「巴穆……」裘里小心翼翼的開口。

  一聲厚實的聲響,巴穆張開雙翅,向旁猛然一振,一股強勁的氣流吹起,他們周圍的熱氣頓時消散,本來持續不斷的地鳴也逐漸消弭,寂靜降臨到了山頂。

  小斯在尼肯懷裡抖動一下,稍微取回了元氣。

  「巴穆,你……能請您和我簽訂契約嗎?」裘里顫巍巍跨出一步,巴穆看了他一眼,張開了嘴。

  「不。」那一個字,如此簡短,如此低沉,好似雷鳴、好似哀悼,帶給他們的衝擊卻遠超過實際聽見一頭龍開口說話。

  「為、為什麼?」裘里聲音激動起來。「你出來見我們,只是為了拒絕我嗎?」

  「裘里……」愛塔緊握著他的手,要他別惹怒了對方。

  「我沒有力量。」巴穆說。「要讓你成為召喚師,只有犧牲另一個才行。」

  「那是什麼意思?」裘里表情變得古怪。

  巴穆轉向尼肯。「你必須死。」

  什麼?尼肯心中一片空白,另外兩人臉上也同樣不解。

  「尼肯.史達。」龍的雙眸似乎有著某種力量,深深望進他的眼中。「我吃了你,裘里.文德便能成為召喚師。」

  「你在……你在說什麼啊?」裘里失笑。「為什麼要吃了尼肯,這是什麼道理?」

  「唯有喝下帶著魔力的血液,我才能重拾過去的力量。一介凡人要成為召喚師,便得付出相應的代價。」巴穆說。「在你們三人當中,只有尼肯.史達具有如此條件。」

  這是怎麼回事?尼肯感到一片混亂,他的血中有魔力?那是不可能的,否則他應該早已和魔物簽訂契約了;夏風村的人自小開始便嘗試召喚魔物,他當然也不例外,但從來沒有成功過,心裡早已確定自己不是有召喚師資質的人了,怎麼現在巴穆卻這樣說?

  「你的意思是,尼肯有召喚師的資質?」裘里驚訝地說,他一咬牙,走到尼肯面前。

  「裘里,我……」

  「尼肯,這件事只能交給你了。」裘里抓住他的雙肩。「我想要保護愛塔,但如果代價是犧牲你的生命,那無論如何也說不過去;但你其實是有力量的,你……你能和她一起去嗎?我知道這是個不情之請,但……」

  尼肯不知道自己該不該笑。他想不想做一個召喚師,去參加戰爭,可能再也回不來?這種事本來只要是尋常人,絕對都會拒絕的。他不由自主地看向一旁的愛塔,但如果能和這個女孩,他從小便喜歡上了,卻因為不想和好友爭奪而隱藏自己的心情,從去年開始避而遠之的女孩一起……那就是要他單獨面對千軍萬馬,卻也值得。

  似乎是讀到了他臉上的表情,裘里臉上的表情恍然,但隨即露出了令人心痛的微笑。尼肯和他相對而立,彼此都不說話,但沉默已在兩人之間達成了共識。

  「巴穆……請告訴我,該怎麼樣召喚魔物。」尼肯說道。

  「尼肯,你不必這樣!」愛塔說,尼肯對她笑了下,妳又怎麼知道我的心意呢?

  「你早已召喚了。」巴穆說。尼肯一楞,隨即聽到牠說:「牠不是正在你的懷中嗎?」

  三人都是一呆,巴穆張開嘴,發出一連串怪異的哈氣聲,三人慢了一拍才意識到,原來牠是在笑。「尼肯.史達,你和魔物簽訂了契約,卻不自知,只因你的一顆心都放在別的地方,魔物聽從你的意志,替你完成你做不到的事情,現在卻是時候醒覺了。」

  尼肯看向懷中的小斯,原來是這樣嗎?小斯在他出現時會黏著他,平常卻待在愛塔身邊,是因為牠正是自己簽訂契約的魔物,知道他的心意,所以替他守候在愛塔身邊?尼肯伸出手,輕輕撫過小斯的翅膀,不知怎的,一股從未有過的感覺在他的指間流轉,據說召喚師和簽訂契約的魔物羈絆之深,甚至能超越親人。

  「別……別開玩笑了!」愛塔大聲說道。尼肯轉過頭去,只見她大步站到巴穆身前。「小斯是我召喚出來的,不要說那種莫名其妙的話,我才是召喚師,這件事本來跟尼肯一點關係都沒有!」她帶著哭音怒吼。「你到底想做什麼?這樣玩弄我們很有趣嗎?本來……本來裘里為了想跟我一起走,才上山來的……我當然也想跟他一起去啊!但是不行,因為出去了就不知道能不能再回的來,我怎麼可以連累他?」

  「愛塔。」裘里輕聲呼喚,和尼肯一齊注視著終於爆發的她。

  「如果你不出來,這件事就可以這樣結束,裘里也可以安全地留在夏風村……但是為什麼,尼肯只不過是跟過來而已,因為我們三個從小一起長大……一下子要吃了他,一下子又說小斯是他召喚出來的,那我算什麼?我不是召喚師,所以是尼肯才應該去參加戰爭嗎?那跟我讓他代替我去冒險又有什麼兩樣?」說著,她坐倒在地,放聲大哭。

  「不能……不能就讓我們都待在這裡,平平安安的就好嗎?」

  一時之間,他們之間只有愛塔悲痛的哭聲迴響。裘里無言的過去抱緊了她,尼肯看著兩人,終於了解了一些事情。這場旅程,他一直是因為放不下愛塔的安危,而決定和裘里同行,他知道自己只是個局外人,除了支持好友完成他們共同的願望,再無別的想法;但此刻看來,這其實自始至終是屬於他一個人的旅程,是為了讓他知道真相、讓他能真正替所愛之人付出所的機會。現在,在場的三個人中,有一件事是只有他能做到,而他也應該去做的事情。如果是今天之前的他,一定不敢去做,但此刻的他無疑是目前為止的人生中最幸福的,剛才愛塔的一番話給了他無與倫比的勇氣,如果是現在……他一定能辦到。

  尼肯抬起頭說道:「巴穆,據說奧克戰死沙場,你因此對西薩帝國懷恨在心對吧?」

  巴穆並不回答。

  「我願意把血給你,只要你答應我一件事。」

  「尼肯,你在做什麼?」裘里不安地問。

  「……說吧。」巴穆緩緩起身,全身的鱗片迎著陽光,散出陣陣金光。

  「保護夏風村,別讓西薩帝國帶走任何一個人。」

  「尼肯,住手!」裘里叫道。「你這樣做,小斯該怎麼辦?」

  「小斯知道牠該待在的地方。」尼肯說,他走過去,將小斯放到不知所措的裘里手上。

  「很好,很好。」巴穆說著,垂下頭來。「過來吧,我答應你。」

  尼肯看了兩人最後一眼,視線停留在愛塔美麗的臉上。「謝謝妳。」

  他轉身巴穆走去,聽見兩人大聲制止,但並未停下腳步。巴穆大口一張,朝著他身上罩下——

  這樣就好。妳的願望,讓我來達成。


**


  尼肯回到夏風村時,正是許多人忙碌的時候。除了忙著平日的工作的人之外,還有準備明天一早要離開村子,前去作戰的召喚師們。當他從上空降下,所有人都停了下來,看得呆了。

  「叫葛雷.西薩出來!」尼肯高聲叫道。

  底下一陣忙亂,更多人從房屋中奔出來查看,一見到他身子下的生物,便猶如遭到凍結一般,再也無法移動半步。

  「我是召喚師尼肯.史達,你們眼前看到的,便是傳說中的甲級魔物,大英雄奧克召喚的『翔炎龍』巴穆!」他對底下的人們宣布。「我已經和牠簽訂了契約,只要有我們參戰,夏風村便不必再派出任何一個人,你們都可以留下來為過冬準備。」

  村人們對著他指指點點,臉上都是既驚訝又讚嘆的神情。尼肯看見葛雷和白袍人也來到了屋外。

  「你說是吧?葛雷.西薩。」

  「哈哈哈哈!太好了,太棒了!」葛雷對著他大笑。「小子,原來你深藏不漏!這下子我可是立下了大功,你那條龍能抵得上幾個召喚師,甲級魔物沒有幾十個人本來是召喚不出來的啊!」

  看來他歷史不太好,竟然沒有認出巴穆來。尼肯心想。

  「大人。」白袍人說。「巴穆是當初背叛第一位西薩國王的召喚師的魔物,怎麼可能到現在還活著?」

  「什麼?」葛雷皺起眉頭。「你說那龍是假的嗎?」

  「我認為這是某種騙局。」白袍人向前一步,掏出一個盒子,上頭有著呼喚魔物用的魔法陣。「一個昨天還躲在人群中的小夥子,怎麼可能擁有這種力量?他只是想騙大人答應,好讓其他村民逃過為國出征的責任罷了。」

  眼見葛雷努力思索,尼肯知道此刻唯有先發制人。「巴穆,展現力量吧。」

  巴穆發出一聲怪異的笑,隨即吐出一股火焰,白袍人待要反應,卻已不及。他連人帶盒被火焰吞噬,發出痛苦的哀號,一旁有人趕緊上前潑水。

  「走吧。我們不該多待。」尼肯說,想起到這裡的路上曾看見上山途中的村長等人,那時他哀傷的表情,似乎已經明白了他的選擇。再留在村子裡,只是徒增不必要的騷動。巴穆一口叼起葛雷肥胖的身軀,在他的尖叫聲中展翅飛起。

  「別怕,葛雷.西薩。我會把你安全送回家裡。」

  他們出了夏風村,前所未有的景色立刻進入尼肯的眼簾,山川、丘陵、城鎮在眼下一覽無疑,四處盡透著新鮮。他懷著興奮且惆悵的心情看著,身後的葛雷不停發出驚喜的笑聲。

  這感覺還真是奇怪。尼肯心想。「巴穆,隔了幾百年又出來,你覺得怎麼樣?」

  「變了很多。」巴穆承認。「不過,和以前一樣美。」

  「我懂。」尼肯沒來由地如此說道。他能感覺到巴穆心中也有同樣的雀躍,這就是召喚師嗎?他以前從來沒有意識到過。

  見到他將小斯留下,打算犧牲自己,似乎令巴穆有了不同的想法;牠最後決定不吃了尼肯,改以和他簽下契約的方式獲得魔力。為了完成令夏風村的人們留下的目的,他們必須遵守條件,上戰場替西薩帝國而戰;但在那之後……

  「現在談報仇也已太晚,但有葛雷這樣的貴族,西薩帝國不公義的事還能少了?」尼肯對巴穆說,後者報以豪快的笑。

  「就讓我們大鬧一番吧。」

全文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67985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小說|自創|原創小說|原創|短篇|奇幻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喜歡★k786617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作者猜猜樂》方心雨的選...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flys8028大家
食譜更新,橙汁奶油烤鮭魚~超好吃的歡迎大家來看看喵>w<!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5:0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