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達人專欄] 【天.命】第十七節 交錯的星期天:早報

作者:LanTern│2020-02-09 20:02:16│贊助:8│人氣:73
 






 

 
  仔細一想,我似乎一直是個很悲觀的人。
 
  我不會對未來有什麼過份的期待、一向會做好最壞的打算、一向明哲保身。
 
  比起期待著什麼事,總是以避免最壞情況為行事方針。
 
  基於我一路走來的人生,以及我一直以來的信仰,阿嬤那句深深烙印在我心底的話。
  
  基於我這條不會發生什麼好事的爛命。
 
  但是最近的我,不曉得為什麼很幸運,幸運到幾乎快要捨棄這一套悲觀的行事準則了。
 
  雖然我不斷在心裡告誡自己不要太得意,但我還是會對最近這看似谷底反彈的生活有所期待。
 
  我忍不住會在心裡問自己,這該不會是我二十年苦行後的否極泰來吧?
 

 
  「說起來,他們最近好像比較安分一點了,天海幫。」
 
  「這應該算是好事吧?」
 
  義哥哼了哼,將他面前的最後一塊火腿蛋餅加起司塞進嘴裡,抖了抖手上的報紙。
 
 
  我和義哥坐在精緻早午餐店角落的雙人座,人聲吵雜,生意似乎完全不受幾星期以來這座城市的低氣壓影響。
 
  絕大多數的客人都是年輕女孩,少部份是看上去經濟條件優渥的小家庭,像我們這種穿著隨便、不修邊幅的人在這裡顯得格格不入。
 
  有的時候——一個月一次左右的頻率——我和義哥會在星期六或星期天的早晨,相約到這樣的店裡吃個悠閒的早餐,再動身前往老陳上中午班。某種程度上,算是我們兩人對乏味生活的一種排解。
 
  不過自從我認識彥希後,和義哥一起出來的次數就減少很多了,事實上,這次是我這幾個月來第一次和他一起出門。
 
 
  義哥翹起的小腿不斷抖動,粗魯的拿著牙籤剔牙,瞇著那雙像是豆豉一樣的眼睛,聚精會神盯著早報社會版。
 
  我則正在和作為點心的奶酥厚片奮鬥,朝遠處一個看起來不超過三歲的小孩子扮鬼臉。
 
  「沒消息就是好消息。」義哥口齒不清,「現在也只能這樣自我安慰了。」
 
  「如果他們再繼續報選舉的消息,大家很快就會忘記李龍州要回國的事情。」我實事求是地說。
 
  「至少他們還知道遮掩,對吧?」義哥將報紙翻了一頁,「三五個人在暗巷裡揍人,總比鬧上新聞好……上次那樣明目張膽的幾十個人當街談判,對大家都沒有好處。暗地裡的事情,最好就在暗地裡解決。」
 
  我將目光從那個孩子身上移開,壓低聲音。
 
  「義哥,這就是最奇怪的地方,不是嗎?為什麼他們突然變得那麼收斂?我還以為……」
 
  「明哲保身啊,鬧得太大龍太子臉上也不好看。」
 
  「你不是說你認識他嗎?那個李孝遠。」
 
  「他跟我同梯,不等於我認識他。」他糾正。
 
  「你覺得他是為了什麼這樣鬧事?」
 
  「宣示主權吧。」義哥滿不在乎地說,「讓全台灣的黑幫都知道,天海的繼承人是他,等到龍王回來,他就不再是任人欺負的青玉堂堂主,而是天海幫的小老闆、整個黑道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人物。」  
 
  「你不是說他是個很低調的人嗎?」
 
  「我認識他的時候是啊,可是都過那麼久了,誰知道他會不會變?尤其又身處那種環境。」
 
  「我就是不太懂,」我沉吟,「再怎麼樣,他老爸都是李龍州不是嗎?如果李龍州在國外死了,或是發生什麼意外回不來台灣,他這樣大張旗鼓的鬧事、宣示主權也就算了,但他爸再幾個月就回來了,這個位子遲早會是他的,他又何必……」
 
  「誰知道他這種少爺在想啥?搞不好他就是要趁他老爸不在轟轟烈烈搞一波,讓各方各界沒話說,名正言順的上位啊。」
 
  「如果真是這樣,他們應該會更激進一些吧?這樣的小打小鬧一點不轟轟烈烈啊。」我反駁,「我實在覺得他的作法很奇怪,好像有……有什麼目的一樣……」
 
  義哥放下報紙,瞇起眼看著我。
 
  「怎麼啦文仔,你現在當起偵探來啦?」
 
  我聳聳肩,將奶酥厚片吃完。
 
  「只是覺得奇怪而已,他們最近的作法怎麼看都說不通,」我從他手上拿過早報,將社會版湊到他眼前,「義哥,你該不會覺得他們做的這些事合情合理吧?」
 
  他發出一陣刺耳的笑聲。
 
  「黑幫做事,又哪有什麼情理可言?」他罕見的壓低聲音,「文仔,就我所知你不是那種人,但哥哥我還是先警告你,你別想著要去淌天海幫的渾水啊,聽到沒?那種傢伙我們惹不起。」
 
  「我才不會。」我把早報拋給他,「義哥你是了解我的,這種事情我恨不得離得越遠越好。」
 
  「那就好。」他滿意地點點頭,「命留著,其他才有得談,這是不變的真理。」
 
  「只希望不要再出事就好了。」
 
  我嘆口氣,望向那個孩子,繼續朝他扮鬼臉。
 
  「說到這個,文仔。」義哥放下報紙,清了清喉嚨,用嚴肅的口吻開口,臉上卻滿是賊笑,「我聽說,你每天都接送妳女朋友上下課啊?」
 
  「你聽誰說的?」
 
  「老闆和張姐。」
 
  我明明只告訴陳哥一個人,為什麼連張姐也知道?
 
  「沒有接她上課啦,只有下課而已。」
 
  「每天?」
 
  「幾乎。」
 
  義哥吹了聲口哨,樂不可支地拍著桌子,吸引了不少目光。
 
  「進展到哪裡啦?」
 
  「什麼意思?」
 
  「少來,臭小子,賣尬挖來機抖。快說,上床了沒?」
 
  「不是你想的那樣,」我盡力冷靜地說,「現在外頭這麼危險,身為男朋友,總不能讓她走夜路吧?」
 
  「快點啦,上床沒?」
 
  我厭煩地別開眼,飛快點了點頭。
 
  「哈。」
 
  義哥用力捶了桌子一下,隔壁桌的年輕小姐看過來,他毫不畏懼地瞪回去。
 
  「不錯嘛,你比我想像得有種內。」
 
  「這很平常吧,以現在這個時代來說。」我嘗試就事論事。
 
  「所以你就可以知道你在我眼裡有多孬。」
 
  幹哩。
 
  義哥粗魯的哈哈大笑,用力拍拍我的肩膀,拿了帳單起身結帳,頭也不回。
 
 
  離開早餐店後,我們晃到一旁鐵門深鎖的騎樓前扯淡,等義哥抽菸。
 
  就好像算好一樣,就在他將抽光的菸蒂丟進水溝的瞬間,我屁股後的手機振動起來。
 
  來電顯示的是這時間打來有點奇怪的人,我忍不住看了一眼畫面右上角,確認離開店時間的確還有三十五分鐘。
 
  「喂,陳哥,早。」
 
  聽見我的話,義哥立刻湊過來。
 
  「早,阿文。」他的語氣聽起來很疲倦,不曉得是不是我的錯覺,傳來的聲音似乎隱約有點回音。
 
  「抱歉,你今天先——」
 
  「喂喂喂?老闆老闆!」義哥貼在我的耳邊,興高彩烈。
 
  「等、義哥,很噁心,你別這樣——」
 
  「義仔?你們在一起?」
 
  「呃,對,抱歉。」不曉得為什麼但下意識地道了歉。
 
  「喔,那正好,」陳哥咕噥,「省得我再打一通,你順便跟阿義說,今天店休一天,你們不用過來。」
 
  因為義哥湊得很近,他也聽見了陳哥的話。
 
  我們兩人對望一眼。

  「怎麼啦老闆?」他立刻大聲的問。
 
          「嗯,該怎麼說呢?」
 
  陳哥似乎有點困擾,大概是覺得解釋很麻煩吧,我可以想像他搔著後腦勺的習慣動作。
 
  「簡單來說,我老婆的姪子出事了。」
 
  「出事?」我和義哥異口同聲。
 
  「出啥事啦?」
 
  「碰上天海的人,被打啦。」
 
          「什——」
 
          「不是吧?」
 
  「你們先別緊張,」陳哥打斷我們,「惹上麻煩的是他朋友,他只受輕傷而已,手上烏青了幾塊,算是受到池魚之殃吧,沒事。」
 
  這還叫沒事嗎……
 
  「主要是他那個朋友,現在還在動手術,傻孩子,這時節還在外頭開天海幫的玩笑,大概是腦子進水了吧……」陳哥同情地說,「總之,我和我老婆現在正在警局幫他們備案,大概是趕不上開店了。」
 
          「這樣啊,好吧。」義哥爽快地說。
 
  我用手肘頂了他一下。
 
  「真的沒問題吧?」我擔心地問,「有沒有我們能幫得上忙的?」
 
  「沒事,哪有什麼忙好幫。」陳哥說,「況且我哪敢找你幫忙啊,你下午不是還有重要的節目嗎?」
 
  我忍不住感到一陣窘迫。
 
          「是、是這樣沒錯啦……」
 
          他哈哈大笑。
 
  「好好去玩吧,記得替我向蘇小姐問好啊。」
 
          「好。」我只能這麼說。
 
 
  我和陳哥道別,掛斷電話。
 
  雖然自從上次的大規模鬥毆後,天海幫就沒有惹出什麼大事,近期的新聞就連李龍州的報導都少了很多,但事實上他們暗地裡活動的流言蜚語卻一點也沒少過。
 
  時不時就會聽到又有哪裡被暴力討債、或是誰又被地痞流氓打到送醫院的傳聞。
 
  雖然表面上天下太平,但這座城市裡頭的某種東西正在慢慢改變。
 
 
  我抬起頭,想和義哥交換一個不安的眼神,但他卻一臉興奮地湊過來。
 
  「欸,文仔。」
 
  我不知道他要說什麼,但我有預感絕對不是什麼好事。
 
  「不要。」
 
  「我話都還沒說,你是在不要三小。」
 
  「不管你要說什麼,我都沒興趣,拒絕。」
 
  「你下午不是要和彥希美眉約會嗎?去那個什麼會的。」
 
  「呃,你是說園遊會嗎?」
 
          「沒錯沒錯,就是那個啦,哈哈。」他拍拍我的背,「既然哥哥我也沒事了,我跟你一起去啊。」
 
  我張開嘴巴。
 
  他說得一副順理成章是怎樣?還「一起去啊」咧。
 
  「義哥,那是大學的活動喔。」我提醒他。
 
  「我知道,你把我當笨蛋?」
 
  我揉揉太陽穴,「不是,你去大學活動幹嘛啊?」
 
  「我也想去體驗一下大學生活不行嗎?現在是怎樣,只有你能吃幼齒學生妹,我就不行喔?」
 
  「誰吃幼齒學生妹啦,我才二十四歲!」我忍不住吐槽,「義哥,你不要對那種活動有奇怪的幻想啦。像我們這種人,根本就不適合那種地方,我也只打算去晃晃而已,你如果真的想要來場豔遇,去有陪酒小姐的熱炒攤或是色色的按摩店機會更大喔。」
 
  「我才沒有想要豔遇,你把你哥哥我想成什麼人啦?」他一臉受不了,「我真的只是想體會一下學校生活嘛!我也想知道念大學是什麼感覺啊!而且,就算只能看不能吃,至少看看年輕的大學妹、讓眼睛吃吃冰淇淋不犯法吧?什麼色色的按摩店,我才不要去那種只有老女人的地方咧。」
 
  最後面那段話才是真心話吧!既然這樣就不要裝什麼正人君子啦!
 
  「好啦,文仔,拜託啦,我可以自己逛沒關係,不會打擾你們約會,帶我去啦,拜託嘛。」
 
  「……」
 
  「拜託嘛拜託嘛拜託嘛拜託嘛——」
 
  這個大男人居然抓著我的手撒嬌。

  我嘆口氣,太陽穴已經被我揉得有點發麻了。
 
  「好吧,可是我話先說在前頭,你真的別亂來——」
 
  「耶!我愛你文文!耶!」
 
  「義哥,我真的,你別——」
 
  「耶!」
 
 
  看著義哥手舞足道的樣子,我的心不斷下沉。
 
  慘了。
 
 

  【下一節】





  FB
  Blog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67958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輕小說|連載|天.命|小說

留言共 2 篇留言

Renart
阿文跟彥希真的做過了嗎?還是隨便打發義哥的?

02-10 00:51

Renart
還有,拜託下一篇能快一點,我想看義哥被教訓,拜託。

02-10 00:5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ga83942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影評】閒聊《猛禽小隊》... 後一篇:[達人專欄] 【影評】一...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dot9987巴哈巴哈
總之我不知道該宣傳什麼,但是這有故事就是了。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3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