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37 GP

[達人專欄] 《沉莫-南方金雪》第一章:森林裡的野小孩(第三節)(校修20/10/3)

作者:和珖│2020-02-07 22:16:47│巴幣:1,826│人氣:914

沉莫-南方金雪(長篇小說/社會寫實/科幻/愛情)

故事簡介:
  世界記載的文明僅八百年。而人類在這短短的時間內,透過名為"謎文"的文字,從石頭、泥土演進到鋼鐵、機械時代。

  故事的主角是個由母親獨自撫養,在森林裡與動物成長的男孩。他眼裡的世界,只有森林與幸福。直到進入了城鎮、社會,失去原有的人事物,才明白幸福並非理所當然。

  長大後,基於好奇與理念,追隨起母親的職業"翻譯者",去解讀來自另個世界的文字"謎文"。

目錄:
序章:南方金雪
一章:森林裡的野小孩
二章:和平的星空
三章:黑龍並不可怕,可怕的是…
四章:屬於自己該走的道路
五章:我們說好了
末章:我們來自黑星



◆第一章:森林裡的野小孩(第三節)

    莫在上學的第一天裡,發現了一件詭異的事情。

    不論城裡、城外,街上行人幾乎都是黑髮,而校內卻相反,金髮學生才是多數。

    問了貝亞才知道。原來上學對於普通人來說,是件奢侈的事情。尤其是諾良學殿這種貴族學校,只有財力、身分、地位兼具的家庭,其子女才有就讀資格。

    莫也納悶家裡看起來又不有錢,自己為什麼可以上學呢?這他一併問了。

    但貝亞只是笑笑,沒有回答。

    瓦塔斯殘存的封建制度裡,金髮是貴族的象徵。國家禁止平民染金髮,加上貴族擁有優先讀書的權利,才使得校內金髮學生比例特別高。

    上學幾天後,莫又發現一件更有趣的事情。

    校內學生的父親,有一半要不是官員,就是將領。

    其中金髮家庭更是明顯。除了官僚,幾乎只剩無業。

    而黑髮家庭,在官僚以外,還有更多來自富商、大老闆。甚至是博士、學者、醫生、工匠,或像貝亞這種特殊職業等等……全是來自各行各業上流人士。

    國家對貴族的善意,反倒造就了一事無成的貴族。

    莫上學一個月後,也像個正常的孩子,結識了朋友。

   「莫,謝謝你!你又幫了我一次。我爸爸很高興,還誇獎我很聰明!」

   「你好意思說。答案是我想出來的,你只是把答案背下來而已。」

    跟莫說話的同學,名叫司卡-立萊。是個性格老實、內向,黑髮黑眼,標準的瓦塔斯人。

    然而能來這就學的黑髮人,家境都不簡單。

    司卡家裡經營著,諾良島數一數二大的商會。更是有三個妹妹的獨子,從小被賦予極高期望。

    但,老天是公平的。賜給他一個好的家境,便沒給他一個聰明的腦袋。
   
    司卡搔搔頭「對啦,是你聰明。可是我也沒辦法阿…我爸我媽一直希望我能爭氣些。唉…要是我能聰明點就好。」

   「我看是你懶得動腦吧。為了讓你多動動腦袋,我決定以後不幫你了。」

   「啊!怎麼可以這樣…」

    昨天,司卡著急的跑來「莫!你來幫我想想這題。早上我爸考我,要我放學回去給他答案。」

    題目是這樣的:今天商船資金有一百銀,要從"諾良港"到"比特港"行商,來回一趟,中途行經"霧港"。商船最多能獲利多少?

    諾良港每百斤麥、米、果價格分別為二十銀、十銀、三十銀。

    霧港每百斤麥、米、果價格分別為十五銀、十五銀、十五銀。

    比特港每百斤麥、米、果價格分別為十銀、二十銀、二十五銀。

    幾分鐘後,莫從桌面上抬起頭「總共能賺七百五十銀。嗯…扣成本一百,利潤是六百五才對。」

   「為什麼!?怎麼可能賺這麼多?」

   「只要每次入港口,都做一次最划算的貿易。你看諾良的米最便宜……」

    司卡掐指嘀咕著「如果一百銀可以買一千斤米,到霧港再賣掉……咦!真的可以賺到七百五欸!」

   「是六百五啦!」

   「對對對,要扣成本的一百銀。」

   「走啦,我們出去玩。早上我在校門口樹上發現一窩四翅鳥。我們抓蟲上去餵牠們。」

   「等一下!我再算一次!不然我回家又會忘記怎麼算了。」

    莫望著低頭算數的司卡,突然萌生了同情心。

    明明是個認真的孩子,卻總是無法得到父母的認同。或許…自己能為他做些什麼。

    時間流逝,冬風落下樹梢最後一片紅葉。

    清晨,東邊星河正逐漸被晨光吞噬。

    漆黑的山林中,唯有兩樓高的小屋亮著微光。

    屋內的母子倆,已經開始吃早飯。

    貝亞眼袋垂垂,嘴裡打著哈欠,手上竹筷一正一反。

    莫早已見怪不怪。

    曾問過貝亞,為什麼總要在夜裡工作。她只說"因為喜歡晚上的寧靜,工作起來特別有效率"。

   「媽,可是梅子伯說,晚上不睡覺容易生病,而且皮膚會變差,還會老得特別快喔。」

    貝亞一笑「你很喜歡梅子伯對吧。有把他老人家的話記在心底。」

    她順勢用手掌,撫摸那點頭的腦袋瓜「皮膚變差我是不在意,倒是一轉眼我已經三十了。阿莫也真的長大了,很多事,都不再需要我來操心。」

    莫被母親一誇,開心得搖晃著腦袋,享受頭頂上的溫柔。

    飯後,莫穿上鞋子,踏上了上學的路途。

    從三個月前開始,他已經能獨自上下學。

    進入冬天,太陽東升較晚。家門前的樹林裡還十分昏暗。

    若是一般人,大概連路都看不著。但這樣的光線,對莫的眼睛來講已經足夠。

    到山腳下石子路,能見農田不再綠油油,而是一片片金黃稻田。稻穗飽滿低垂,等待農民收割。

    一大清早,農民在田間忙進忙出。將收割來的稻穗,一綑綑綁束。再搖著簡陋打殼機,分離稻子與稻桿。緊接著曝曬,脫去水分。

    至於前日曬乾的稻穀,已經裝袋丟上牛車,準備送進城裡。

    年末十四月,農民耕耘有了收穫,臉上笑容比起昔日更加真誠。

    莫原先也是一份子。縱使現在不是了,仍一同感到喜悅。

    不知道老伯現在還好不好。

    想著想,腳步便自然的轉了方向。

    走過幾條田間小路。眼見小小的農舍被金黃稻田包圍,一旁停了輛載滿稻穀袋的牛車。看來老伯也正準備到城裡一趟。

    老牛見到熟人開心得哞叫。

    莫也一樣。興奮得上前順了順牠的頭毛,讓牠舒服得甩了甩尾巴。

    牛車後方的老人,撐起駝背的腰。一顆白髮蒼蒼的頭從車後浮出。

    老人笑容和藹「原來是阿莫啊!來來來,進來喝杯熱茶吧!早上一杯熱熱的梅子茶對身體很好喔。」

    這正是梅子伯的由來。

    莫聽他說過,十年前因為國家政策,他們家被半強迫的搬遷到諾良。後來隨著約束鬆綁,兒女又搬離諾良工作。

    如今他的老伴在幾年前過世,現在只剩他一人在郊外務農。

   「不了老伯。今天我晚了些,還要趕著到學校去呢。」

   「啊!都忘了你已經開始上學了。正好,我現在要進城,你要不搭個順風車?」

   「好阿,可是…」

    莫望著車上滿載的穀物袋,感覺老牛拉車已經很吃力了。

    梅子伯見莫猶豫道「牠壯得很不用擔心,也不差你那幾斤肉。」

    老牛很有靈性得哞了一聲,似乎是表示認同。

    莫坐爬上了車。

    老牛踏著穩重的腳步,緩慢卻一點也不吃力。

   「為了今年豐收,我還特地把車輪都保養一遍,好拉得很。若牠拉不動了,也是我該退休的時候了。」

    儘管平凡仍努力生活,努力保護他珍愛的人事物。

    莫瞧著他和的笑容,感到平靜。對他的崇拜,一點也不輸給戰場上的英雄。

    越近城,路鋪得更寬更好。

    牛車不再那麼顛簸,平穩的喀拉喀拉到了城門前。

    城門下,兩士兵守衛正對進城百姓,進行辨證與盤查。

    他們見滿載貨物的牛車,忽然露出一絲笑容。

    梅子伯出示了商會許可證。士兵點頭認可後,繞到車後對布袋摸了幾下。這時笑容開始變得詭異。

    士兵回過頭,比出五根指頭。

   「五銀?沒聽說最近要提高稅收啊。這車穀應該沒這麼貴吧?」

   「反正你這邊隨便賣,也有五十銀。五銀便宜得很。如果下次再遇到我們,就直接給你放行。」

   「但是…這…」梅子伯抓了抓頭,遲遲不答應。

   「好啦,今天特別優待四銀,不准再議價。」

    梅子伯無奈的把手伸進懷裡,準備給錢了事。

   「不可以!這些哪有四銀那麼多!我記得去年也才一銀。而且他們隨便摸兩下,怎麼可能就知道要收多少。」

    莫見不平跳下車,擋在梅子伯與士兵之間。

    士兵怒道「喂!死小鬼,大人的事你旁邊待著就好。你再多嘴試試看!」

    梅子伯當然也知道。只是在為金錢與人情間做衡量。

   「阿莫沒關係啦。人家站崗也是很辛苦,給些小費也無妨…」

   「才不要呢!我們不走這邊就行了。反正進城又不是只有這個門。」

    莫句句戳破士兵的計謀。加上彼此大吼大叫,引來旁人側目。

    士兵年少,血氣方剛。被個小鬼打亂計劃,惱羞成怒,折拳作勢要打人。

    莫過去在森林裡,見動物間有爭執都是用武力解決。自然的把這定律帶到人類社會,捲起衣袖想要一拼。

    老牛見狀,跺蹄也準備參戰。

   「好了!好了!」梅子伯跳進戰場中央,把莫推到一旁,把四銀塞到士兵手上「四銀就四銀。小孩不懂事,你們大人有大量,何必跟個小孩過不去。」

    銀兩在手,士兵立刻收起怒容「哎呀,早是如此也不傷和氣。還是你老人家明理。按照約定,下次又遇上我們,一定不會給你刁難。」

    士兵笑著把錢收進懷中時,背後即印來駿馬黑影。

    馬背上的中年人,黑髮黑眼,面容肅穆凜然。同樣身穿軍服,臂上徽章則少見到梅子伯也認不得。可見官階不小。

    兩士兵連他正眼也不敢多瞧,就急忙單膝下跪請安,眼神呆滯、肢體僵硬。

   「「薩爾侯爵大人…」」

   「他們剛剛要…」

    梅子伯打住正要告狀的莫,從容道「大人,他們只是要檢查牛車裡裝了什麼。這些都是剛脫完殼曬乾的稻穀。」

   「是這樣嗎?」

    薩爾對士兵質問,他們倆心虛得一時不敢答覆。而莫想替他們回答,卻被梅子伯攔著。

    一時半刻,沒人接話。

   「報告侯爵大人,我們確實是在做例行檢查。」士兵說了謊。

    忽然一把劍往士兵面前一插。鋼劍與石地發出沉重的碰撞聲,嚇得士兵低頭只敢發抖。

    薩爾雙手握著劍柄「別怪我不通人情,給你們懺悔的機會也不珍惜。我看你們連受審的資格都沒有。」

    劍從地上被拔起,高舉在陽光前,反射著刺眼光芒。

    莫原先還想落井下石。見到這一幕不禁想,這罪有嚴重到必須死嗎?說起來,有部分原因,也是我害了他們的…

    正當莫改變心意,想上前替他們求情時,又被梅子伯給攔在了後面。

   「薩爾大人,請您聽我一言。」梅子伯從容走上前「人總是在犯錯中學習。他們畢竟還年輕,也已經得到教訓。給他們些機會,日後好忠於國家。」
    
    薩爾眼神堅決,揮下了長劍。又一次劈在了石地上。

    莫緊張到心臟跳動都會痛。想必地上兩人更是。

   「軍人,保護人民是天職。你們不僅沒有做到,還反過來欺壓他們。老百姓養你們,還要來袒護你們。你們尊嚴何在?真是丟臉!丟臉!再給我發現一次,我必定就地執法。起來!給我好好站崗!」

    梅子伯聽到這笑得愜意。像是早就料到了事情的發展。

    士兵聽懂意思後大喜,連忙向薩爾磕三個頭。

   「你們謝錯人了。」

    薩爾丟下一語,用眼神與梅、莫兩人打了招呼,轉身騎黑馬離去。

    士兵向梅子伯道謝後,也乖乖幫車輛秤了重,收取正常稅收一銀五銅。

    牛車繼續朝市中心出發。

    莫從進城後就一語不發。

   「阿莫謝謝你,讓我省下了不少錢。」

   「…………」

    莫得到梅子伯誇獎,依然懊悔得說不出話來。

    梅子伯駛著牛車,向後伸出手,摸摸莫的腦袋瓜「人總是在犯錯中學習。因為人生走在滿是錯誤的路上,犯錯是無法避免的。重要的是如何補救,及記取教訓。阿莫,你還小就懂得反省,已經非常了不起了。」

    薩爾教訓了士兵,同時也給了莫教訓。

    (第一章:森林裡的野小孩,待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67751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小說|完結|長篇|愛情|寫實|社會|科幻|奇幻|催淚|原創

留言共 30 篇留言

無名氏
看到收稅那段心頭有點酸,最後都好好收場就好QQ

05-01 19:24

和珖
嘿嘿,最後他們還成了朋友....阿!我怎麼自己劇透了...05-01 19:29
無名氏
啊......好在意><
慢慢追番QQ

05-01 21:01

和珖
在這裡心頭就酸了..後面你必須堅強一點[e1]05-01 21:04
無名氏
我是個成熟的大人,我可以......啊啊啊qq

05-01 21:10

和珖
還好你遇上的,是個喜歡幸福結局的作者。05-01 21:13
無名氏
居然自己說嗎XD

05-01 21:44

和珖
這必須交給你來驗證了[e1]05-01 22:09
周牧駒
Youtube的內容感覺好適合做有聲書,一定會很棒![e35]

05-02 21:29

和珖
我原本也是這麼想,只不過實際做起來有些困難。成品距離理想還有一大段距離。
[e8]05-04 21:01
小馬
貪心的士兵令人不悅,不過不懂世事的莫也讓人捏把冷汗。

05-17 20:14

和珖
士兵也是年少之人,人性的貪婪也是人之常情。
不經一事,不長一智。他們彼此都得到成長,這便是再好不過的結果了。05-17 20:23
小馬
是呀!人們都是在生活中學習成長。

05-17 21:24

和珖
父母、老師講了再多遍,都比不上親生體會。自己經歷一次,一生不忘。05-17 21:44
井爵
這一節裡面的數學題我也不會,我數學太差囧rz

阿莫還年輕,比較不會以說話技術化解危機,

經歷這些事後,他應該會逐漸成長。

05-28 14:38

和珖
唉,阿莫還只是個小屁孩。做事情太衝動了,也不顧慮後果。
看他最後有在省思,應該是有成長了。[e1]
謝謝井爵的閱讀與留言。05-28 18:00
啪啦啪啦
看者莫也開始適應學校生活了QQ

06-05 19:15

和珖
小孩子天真無邪。混在一起沒半天就能成為朋友。不像長大後,交朋友都有了條件。
謝謝啪啦啪啦的閱讀與留言。06-05 19:33
大漠倉鼠
談到盈餘的用途時,富人在自己內心有著無限的想像力XDD

06-13 07:47

和珖
富人對錢的看重也有著無限執著XD
謝謝大漠蒼鼠的閱讀與留言。06-13 08:33
蒼天落葉
照理說學校貴族讀的,莫肯定會被歧視吧,怎麼那麼和平,很怪

然後薩爾來救場,這更怪,雖然貴族一定有好人,但上面才寫 "國家對貴族的善意,反而造就了一事無成的貴族。" 現在現來個善良貴族,這不是挺自打臉嗎,除非梅子伯其實是爵位更大的貴族,而且說實在我蠻期待莫把荒野的那一套帶來城市造成的衝突,結果根本沒啥衝突有點失望

06-20 14:10

和珖
年幼的孩子只憑著感覺交朋友,並不會在意你的家境如何。
況且能就讀貴族學校的黑髮學生,背景都相當不簡單。
金髮是世襲的貴族。黑髮的薩爾是靠著後天努力,力爭爬到侯爵這個位置的。
國家也不可能全是無能廢材貴族,若真如此國家早就完蛋了。
莫還年幼,只是不懂事,大人教訓教訓就好。[e1]
謝謝蒼天落葉的閱讀與留言。06-20 14:22
LBH泓
這篇也寫得很棒,
在我小時候金髮的都是不良少年,不過感覺莫的同學都不錯
士兵的部分很現實

07-07 21:04

和珖
會不會染金髮的人,看到這裡就不想看了XD
故事裡,金髮是貴族血統特徵。也並非所有貴族都是惡人。
年幼的孩子天真無邪,不要受過偏激教育,多半能與同儕和樂相處。[e1]
謝謝LBH泓的閱讀與留言。07-07 21:12

一銀五銅 跟五銀差很捏 缺錢缺成這樣ㄉ嗎

07-08 11:58

和珖
若士兵能聰明點,別一次貪那麼多,或許就不會被發現了XD
謝謝小優的閱讀與留言。07-08 21:40

07-08 11:58

和珖
[e1]07-08 21:40
闇之王者‧L‧雷剋司
原來貝亞跟我差不多一樣,我也是在夜深人靜的時候,自己獨自寫自己的小說,效率比平常白天或任何時候不知強上多少倍(汗)

07-09 12:41

和珖
夜深人靜的確比較容易專心。但前提是當下精神要好,不然也寫不出東西XD
話說我覺得清晨,剛睡醒時也不錯。不但安靜,精神又好。
謝謝雷剋司的閱讀與留言。07-09 21:01
老周(LeviChou)
諾良港每百斤米、麥、果價格分別為二十銀、十銀、三十銀。

霧港每百斤米、麥、果價格分別為十五銀、十五銀、十五銀。

比特港每百斤米、麥、果價格分別為十銀、二十銀、二十五銀。

現有成本一百銀,所以先在諾良港買進一千斤麥。在霧港賣出得一百五銀,同時用這些錢買進一千斤果,在終點站比特港賣出得兩百五銀,扣除成本一百銀,淨賺一百五銀。何來獲利六百五銀之說?要是「往返」才會是這個價格,可是題目沒有說清楚是「往返」,解釋過程也沒有明確指出是「往返」。

07-15 10:56

和珖
的確,若是只寫“一行商趟”,會不知是單程,還是來回。
我想莫應該覺得是來回,才算得650 XD
不過行商通常,最後還是會回家鄉。應該是算來回,會合理些。
謝謝老周的閱讀與留言。07-15 12:46
時雨
商船的簡易邏輯(來回一趟):
諾良港買麥:100/10=10
霧港賣麥:10*15=150
霧港買果:150/15=10
比特港賣果:10*25=250
比特港買米:250/10=25
霧港賣米:25*15=375
霧港買果:375/15=25
諾良港賣果:25*30=750
營業額扣除成本:750-100=650
---
滿有趣的橋段,有帶入感,很喜歡這個部分 :)

08-12 22:35

和珖
完全正確。時雨有當商人的天賦喔[e1]
很高興你喜歡這橋段。不過我想,大多人遇到數學大概都略過了吧XD
謝謝時雨的閱讀與留言。08-12 22:48
艾爾琈
看到一半還擔心梅子伯被打~
一個和譪可親的人有時候只是勸也會莫名中槍

09-13 10:48

和珖
兩邊強弱太懸殊,這架肯定是打不起來的。
我想這老人家見一個小鬼頭,跟兩個士兵吵起架來,也是哭笑不得吧。
謝謝艾爾琈的閱讀與留言。09-13 12:04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知錯能改,善莫大焉。(小精靈正在偷盯看守城門的士兵)
不過對貴族太過放縱的話,反而會害了國家,雖然還是有努力與善良的貴族就是了。

10-03 22:59

和珖
的確。人總是在錯誤中學習。犯錯並不可恥,但一定要記取教訓。
能制得了掌權者的,只有人民自己。不過...就歷史看來,少有成功[e8]
謝謝小精靈再次的閱讀與留言。10-03 23:50
舞舞
雖然是說知錯能改,善莫大焉。但畢竟是守衛士兵,這樣的行為有損國家顏面,我認為還是要給點懲處較能服眾。
但如此一來,也是怕兩位守衛士兵會懷恨在心,會私底下報復,不知道作者有沒有想到這方面的考量呢?

「薩爾教訓了士兵,同時也給了莫教訓。」,其實真的有給莫教訓嗎?我自己的觀點是看不太出來,頂多就是給莫一個新的為人處事的想法吧。

莫年紀輕輕,卻正義感十足,這很多人都做不到呢!不過不知道隨著年紀的增長,這份正義感是否會持續呢?
在大人們的世界,往往都是有事先閃,讓別人去扛......唉!

是說老天爺應該也不是真正的公平,家裡有錢就算笨一點,應該也無傷大雅,不要笨到無可救藥就好了XD

10-04 00:06

和珖
確實應該給予懲罰。才對得起被害人,也最為公正。
但懲罰的用意在於,讓犯錯者得到訓誡,改過自新。若已經知錯能改,懲罰又是否必要。
當然,犯錯者是否悔改,沒有人知道。因此才需要法律、法官來做出最客觀的判決。

莫會因此感到懊悔,從中有所學習,這不就也是教訓的目的嗎?
我想,年紀在長,心智也一定會成長。只是多與少的差別。

沒錯,老天從來就沒有不公平過!但也因此「不存在著公平而公平。」
謝謝舞舞再次的閱讀與留言。10-04 00:49
水墨靜
錢收進懷中時,背後及印來駿馬黑影(及印是……?)
昨看到一半發現文字仍在修正,於是先停在一章四節了……。

10-04 00:19

和珖
錢收進懷中時,背後(立)即印來駿馬黑影。
這邊我有省略掉了"立"字。然後"及"是錯字,"即"才對。
非常感謝水墨靜的糾正[e1]

先停住也好。雖然還沒校修也是能閱讀,但品質明顯差了不少。
最近工作有些忙,一個禮拜只能修出一節。非常緩慢[e8]
謝謝水墨靜的閱讀與留言,也期待你更多的指教。10-04 01:04

嗯...這樣嗎...0.0?
諾良價位麥20、米10、果30
霧港價位麥15、米15、果15
比特價位麥10、米20、果25

去程 持有100銀
首先在諾良買米 100銀=>(100/10)= 10米...
然後在霧港賣米 10米=>( 10x15)=150銀...
接著在霧港買果 150銀=>(150/15)= 10果...
最後在比特賣果 10果=>( 10x25)=250銀...

回程 持有250銀
首先在比特買麥 250銀=>(250/10)= 25麥...
然後在霧港賣麥 25麥=>( 25x15)=375銀...
接著在霧港買果 375銀=>(375/15)= 25果...
最後在諾良賣果 25果=>( 25x30)=750銀...

750銀-成本100=650銀(純利)...

基本上霧港就是個中轉站嘛...=w=a

=================================
這個嘛...我在想的是...如果薩爾沒來會怎樣呢...?
1.直接交4銀...士兵食瓍知味...終有一天事發完蛋...
2.阿莫看不慣.動手...不管結果如何.事情鬧大.薩爾過來.士兵一樣完蛋.但是阿莫動手一樣有事...

10-04 00:58

和珖
白也認真算了數學題,而且過程好仔細。我是數學老師一定給你一個大大的勾勾XD
沒錯,這就是標準答案。(應該沒有能賺更多的答案了吧?)

我覺得(1)的可能性比較大。犯罪在嚐到甜頭後,往往會再犯,直到受到制裁為止。
當然在受到制裁前,良心發現的機率也是有。
(2)的話,梅子伯應該會阻止莫。況且這大人跟小孩打架,強度差太多,這架肯定是打不起來的。
所以答案是(1)
謝謝白的閱讀與留言。10-04 01:16
陽元
保護主人的老牛、不懂事的孩子、衝動的年輕士兵、有智慧的老人家、嚴厲卻帶有人情的長官,從故事發展了解到各個角色的身分,細膩且帶有情感。

10-16 22:25

和珖
抱歉!一直沒看到,這麼晚才回覆[e8]
一次寫這麼多個角色,有時還會感到有點人格分裂呢XD
以故事的發展來表現角色的性格,這確實是比較好的做法。
謝謝陽元再次的閱讀與留言。11-01 00:26
虚ろな光
呀 在晚上工作的確較能集中呢

不過我是日夜皆可 某種程度 會吃天氣狀況而定XD 反倒晴雨或風的有無容易影響我XD

是說梅子伯在上一章也發揮"雖然平淡 但重要"的關鍵影響 要我來說 莫是喜歡媽媽才會記住梅子伯的話吧W

再來關於封建制度 我想 這後面應該會很有戲 這章已經開始展現部分了WW


11-09 12:20

和珖
原來有這麼多人,都是晚上比較能專心。
天氣的話,我是覺得雨天特別容易專注。

梅子伯雖然平凡,對莫來說卻是很重要的學習對象。
我想莫一定是很喜歡媽媽的。與世隔絕的生活,兩人只有彼此的陪伴,感情肯定是很好的[e6]

謝謝虚ろな光的閱讀與留言。11-09 22:28
愛香-減肥ing
不知道為什麼我的腦袋突然浮現了RPG遊戲的畫面出來[e21]

01-22 01:55

和珖
一定是貨幣的關係XD
謝謝愛香的閱讀與留言。01-22 23:42
廢墟貓
莫太善良了w

即使士兵因為刻意壓榨居民被長官發現,而判了死罪,也與莫絲毫不關,更不可能是他犯下錯。還沒看後續,不過希望日後梅子伯有機會和莫說清楚。『是非分明』,不單單是「分辨出錯誤」,也應該「分辨出正確」,他只不過是促成這件事的可能性之一,關鍵還是在長官的決定。

並非自己所為而一直被罪過困擾,這點倒是很多故事裡會描寫情況,卻不會特別去說清楚的,倘若日後有點出這些,感覺故事會增加多色彩。

01-24 11:38

和珖
我相信大多孩子都是善良的[e6]

士兵收賄,受到懲罰是罪有因得。以事理正義的來說,莫甚至是抓賊有功。
但人性的同理心會更為直接。尤其是單純的孩子,會認為自己害死了他們。即便他們罪該萬死。有點像是台灣法官明知犯人罪行,仍不願判下重刑一樣。

的確有很多故事,主角因為愧疚、挫敗一蹶不振,或黑化。
放心吧,這一點,我也是很討厭的。我並不會讓這種事發生XD

謝謝廢墟貓的閱讀與留言。
01-24 23:26
黎黎貓
看到這章也算起題目來XD
我覺得梅子伯的舉動反倒像不想惹事......
人都會犯錯,但像這種錯還是該處罰就是了。


02-08 23:34

和珖
好奇黎黎貓有算出答案嗎XD?
老人家都喜歡以合為貴,應該吧。這算是一種智慧表現。
犯錯處罰是應該!但目的也是要犯錯者記取教訓,下次千萬不可再犯。
謝謝黎黎貓的閱讀與留言。02-09 23:38
黎黎貓
有算出來,就是每停靠一次就做一次買賣。
不過真實情況一定更複雜,
還要考慮到稅、存放問題、重量限制等等。

02-10 15:55

和珖
不錯喔!恭喜黎黎貓解出答案[e6]
這個題目是給小學生動腦用的,不能太複雜。(其實有很多人,看到數學題就先投降了。
真實情況還有人事、船隻成本,天候風險等變因。如果有玩過大航海時代,應該很容易體會XD02-11 00:38
路邊的野貓
侯爵也太帥啦>///< 教訓了想壓榨梅子伯的士兵

06-28 13:20

和珖
能有這樣的大臣肯定是百姓的福氣!
謝謝路貓的閱讀與留言。06-28 23:44
空澗飛湍
來回訪了。

09-03 23:46

和珖
歡迎隨時來玩^^09-04 23:4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37喜歡★ar2662097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沉莫-南... 後一篇:[達人專欄] 《沉莫-南...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wer227942914兔兔
【貓咪學園】《潛水系Vtuber 釣碧兒老師出來玩!》遊戲完成啦! 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5265311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6:41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