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從前從前有個指揮官 第二回

作者:皮克西斯.日進│2020-02-05 16:52:20│贊助:6│人氣:142

–––Memory 02:重櫻––––

俉島近海,一年前

兩位背著厚重儀裝的獸耳幼女正帶著艦隊,死命從敵人的包圍網突圍—儘管有群身穿西式服裝的少女支援,艦隊還是陸續有人被狐娘發射的艦載機或是包圍網發出的砲擊打倒。

「你還要阻攔我到什麼時候,長門?」
浮在空中的褐色狐娘以令人發寒的微笑俯瞰下方,從指尖彈出幾個式神—紙片化成的彗星俯衝轟炸機隊立刻衝向幼女的艦隊。

「新月...不想扯艦隊後腿!展開彈幕—!」
兩位左腰掛著高角砲的艦船已經見到褐色狐娘的目標所在,當下把高角砲對向天空,只見轟炸機一架架拖著濃煙墜落。

「你們這些人還是執意要做困獸之鬥...是吧?」同樣浮在空中的白色狐娘看著滿臉大汗、儀裝破爛不堪的兩位幼女嘆了口氣。

「吾不願和汝等交戰。」身材修長的幼女砲塔已經扭曲不堪,卻繼續向襲來的敵人發砲—他的每一輪砲擊都在迴避艦船的重要部位,就是擊倒了對方,他也不會趁勢追擊。
「姊姊這種時候還在手下留情...」站在他旁邊的幼女倉皇地叫道。一位拿著摺扇的藍毛狐娘此時帶著幾位驅逐艦衝了上來,幼女見狀馬上把其中一位隨伴的驅逐艦船主砲打爛,然後朝帶頭的狐娘開了一輪主砲:
「神通!你什麼都不知道嗎?」
「我只知道一件事,」他側身閃過砲火後叫道:「為了重櫻的未來,我選擇了這條路!」

「但是一定要自相殘殺才能解救大家嗎?快來支援,綾波!」驅逐艦宵月吶喊著補上幼女前方的位置。綾波提起斬艦刀,和神通身後的驅逐艦船們開始混戰起來。
「讓你看看吾輩的實力!」其中一位艦船陽炎話還沒說完,旁邊掛著的連裝砲魁儡已經被攔腰斬斷,下一秒背後的儀裝也被砍出了一道刀痕,動作整個慢了下來。
「你...!」
「我不能對從前的戰友下手。」他把陽炎從航程上推開後,目光立刻對向準備狙擊他的荒潮,從水面上優雅地躍起,伴著一記後空翻踢中他的下懷,然後俐落地削下右側掛載的半邊砲塔。對方立時帶著破碎的儀裝飛了出去。


雖然有兩人退出了戰線,幼女還是難以突破重圍—對方除了人數居於優勢,裡面還不乏有重型艦船發動炮擊,阻撓同樣是輕量編成的友軍支援。

「脫離碧藍航線是唯一的路!這沒有商量的空間!」白毛狐娘見到護衛幼女的驅逐艦船們和神通以及能代的小隊陷入了激戰,趁勢彈了幾個天山式神過去。

「前輩,不可以!」衣衫破爛不堪的翔鶴和妹妹沒有力量阻止她—航空機隊的經驗差距使得他們沒辦法再發射戰鬥機應戰了。

「隼鷹、龍鳳,把零戰叫回來保護隨伴的艦船!」
長門依然沒有慌亂。就是情況一面倒的不利,他仍然盡力保護和自己一起站在同一方的艦船—就是那些作戰中途趕來支援的也不例外。

「可畏、獨角獸,現在放出戰鬥機隊保護友軍!」身穿白色女僕裝的少女見到撲山倒海的機隊如同一道綠色光束從狐娘身旁射去,連忙命令艦隊裡唯二的空母艦船支援。

「這樣的決心真是可敬呢。哎呀,看我把你們都變成碎塊!」
褐髮狐娘帶著不屑的笑容招喚更多魚雷轟炸機進到機隊。四位空母的艦戰機隊一下就被綠蛇吞沒,無數的魚雷機竄向幼女四圍的護衛艦船。

「陣形改變成輪形陣!」幼女見狀連忙把隊形打散。「不要讓大家傷害長門!」
「抱歉了,陸奧。你的願望不會成真的!」
「為什麼質疑我?」
然而下一秒陸奧馬上明白為什麼—榛名還有青葉、伊勢姐妹都被調去戒備空襲後,敵方的重巡洋艦趁勢脫離友軍的牽制從後方包夾他們—就是負責戒備的初霜還有足柄、濱風有意識到這一點也沒用了。

「你失敗的原因就是你把同伴看得太重了,長門!」
褐毛狐娘冷笑看著能代還有神通筆直向反應不及的二人衝去。長門成功保護了自己的同伴—然而這麼一來位置也曝露得一清二楚。新月和宵月一個分神,就被衝鋒的神通和能代踹開。

兩位幼女立刻展開儀裝。砲擊把神通的半邊儀裝炸壞,對方立刻瑯嗆地倒在海面上。然而能代直接躍到陸奧面前,沒有半點猶疑就抽出她腰間的佩刀,抵住他的頸項。

「為什麼要這樣做?」
「因為有人對大局還不了解啊,」神通已經爬起身來,解下長門的佩刀。她的臉因為雙目被海水撥濺顯得非常猙獰。「所以我只能這樣做了。不要怪我,長門。」
「回來我們身邊是最好的選擇。」她把散發寒光的刀刃轉向自己昔日的領導。「在制空權完全喪失的情況下,你們是沒有機會逃跑的。」

「向真正的敵人借助力量也是在逃避問題—不是嗎?汝焉知吾當初選擇逃避落得何等下場?」
「你在說什麼,長門?」神通的手開始顫抖了。
「別跟什麼都不懂的孩子見識了!動手—不,我說是壓制他!」

=====

在兩百海哩外的一艘探測船上,三十幾名研究員正在看著這場超乎常識的海戰。

他們是為了觀察「艦船」而來到這裡的—考量在這之前有兩個研究團隊傳回相片後永遠沒了音訊,這次研究團隊帶上了十幾具沙星驅動的動力服,應對對方攻擊的情況。

「你的下一步是什麼,隊長?」

還沒戴上「馬拉賽」動力服頭盔的二級研究員皮克西斯已經檢查了船上的固定武裝—直連鍋爐的狙擊步槍、還有船上各處的防空機槍和飛彈,倘若賴光決意介入戰鬥,他會帶上穿著「薩克II」還有「里歐」動力服的研究員們一起上前支援。

「我的下一步很簡單—」他向前跨了一大步。「離開這艘船,前往戰場進行實際觀測!」

「搞什麼啊!快回來啊,賴光隊長!」皮克西斯見到隊長已經打開動力服背後的推進器,趕緊啟動了自己的推進器跟上他。其他穿著動力服的研究員見狀也一一跟在後面飛起。

「阿比該爾留下來看船,其他人全部上吧!」他說的自然是穿著「玉蘭鋼彈」的愛人—那本來應該是他穿的,只是賴光私下把最好的裝備讓給了他,自己只穿著一般型的鋼彈裝甲推進。


=====



白毛狐娘看到神通不自覺地往後退了好幾步—他沒有看過一個人在生命如此危急的時候,還是沒有半分退意。
「快逃...!」
「你在說什麼?現在給我後退,你會沒命的!」

白毛狐娘露出了驚恐的表情。方才放出的戰鬥機就像白堊紀的隕石ㄧㄧ化成火球墜落後,他才看清楚來襲者的面貌—十幾個綠色的機械人形兵器握著發出黃光的機槍,浮在空中掃射他還有其他包圍長門的重櫻艦船。

「請人類來當幫手嗎?切!」向後來回閃避砲擊的能代把武士刀丟下叫道。

「我不知道他們是誰—但我知道好運總是降臨在正義的那一方。再見!」衝上來和神通交鋒的時雨得意地叫道。他一把奪回陸奧的武士刀,拋向主人伸直的雙手,然後轉頭和其他的陽炎級再次混戰起來。

「艦隊,更改陣形為單縱陣!全員跟上,和友軍會合!」

——


第三方的支援讓長門的艦隊再次燃起鬥志。援軍艦隊見到天山機隊被消滅,決定跟上那群人型兵器去找那兩位狐娘。

「棒透了—貝奇、拉菲,我們一起上去絆住他們。」戴著眼鏡的女僕抽出手槍,跟在白衣女僕的後頭衝了上去。

「西方人只會打順風仗就是了,嗯?我可沒有這麼好收拾。」

冷靜下來的褐毛狐娘找到一台有些脫隊的薩克,朝他射了幾個零戰式神過去。

「想用遙控飛機戰勝我真是可笑。」
研究員見到對方發射了三架52型零戰,用機槍打倒了從右側飛來的其中一架—然而第二架馬上補上了原本的位置,自己的左上方和腳底下還憑空多了兩架。
他雖然可以閃過零戰的機槍攻擊,只是敵機的數目不見減少,襲擊方向也越來越錯縱。

「這是怎麼回事?那個狐娘...還可以繼續發射艦載機?請求支援、請求支援!」
機槍開始以驚人的射速貫穿薩克的裝甲。他的子彈已經見底了,然而狐娘指尖的紙片似乎不會用盡似地一直飛出。在他和三四位同僚失去動力向下墜落的同時,對方還看著他擺出幸災樂禍的笑意。

「一群空有火力的合金玩具罷了—你們人類果然還是有極限。那個英國人說得對極了,哼哼!」
「但是他是被人類打敗的!你只有看第一部,沒錯吧?吃下這記『海蛇』吧!」

紅色的馬拉賽不知何時放棄和白毛狐娘交戰,在朝他背後衝去的同時把手中的鋼纜射向他。鋼纜前頭的推進火藥立刻驅動鋼纜如同白蛇圍繞對方。
「閉嘴,不要在這裡劇透!還有那個人類後來不是連老鼠都打不贏?」狐娘從衣袖中擲出幾把匕首向馬拉賽射去。馬拉賽用右肩上的大盾擋下了前面三記,頭盔和左腿還是被貫穿了。儘管鮮血還有機油不停從破口流出,他卻還是沒有鬆開握著鋼纜的手。

「再不退後我就要把你變成碎塊了!」
幾秒間褐毛狐娘的上半身被鋼纜緊緊捆住了。她開始失去平衡向大海落下,馬拉賽的身上此時也多了五六把匕首,其中一把還插在他的腹部裝甲上。
然而馬拉賽繼續拖曳著褐毛狐娘向下墜落,完全不理會他身旁的艦載機攻擊。


「我說那個紅色機器人,快點放手!這種害蟲讓我來處理!」
戴著眼鏡的女僕緊扣兩把手槍的扳機不放,每一發子彈都打落褐色狐娘方才放出的零戰。機械人現在只剩下七位還在戰鬥—不過長門的艦隊成功脫離包圍了。她回頭展開儀裝,把僅殘的幾門主砲照準天空,射出零星幾道彩色的砲火:
「通告各路援軍:今日汝等救助在下安然來到此地,吾等不勝感激。現請撤離此地,與吾等會合。」
「為什麼這麼客氣呢,姊姊?」
陸奧朝圍著伊勢不走的神通等人開了一輪主砲後,才拖著幾成廢鐵的儀裝回到隊列中間。旁邊又多了一些白鷹還有皇家陣營的艦船—看他們狼狽的模樣,顯然是被亂流耽延所以拖到現在才到。

「我決定遵從長門的原則不殺你—狐娘。何況我自己也不喜歡殺戮..嗚咳!」馬拉賽在對方墜下海面的前一刻把「海蛇」收了回去。說完這句話後,皮克西斯伴著爆咳吐了一大灘血在動力服裡。
「不要勉強了!」一位穿著薩克II的研究員上前把他扶起。「走吧,我們一起掩護長門回去。」
仍然浮在空中的白毛狐娘在一旁看著皇家還有白鷹的艦船拉起方才落水的士兵們,在其他人的攙扶下跟上長門。
「我不需要敵人的憐憫!再見到你我會把你變成碎塊,紅色的獨眼機器人!」
散失泰半生命能量的她留在海面上喘著氣,憤憤看著對方的身影跟著逃亡的重櫻艦船們,變成海平面上幾個往俉島航去的小黑點。

「一切都還好吧,哥哥?」
見到賴光平安歸來,阿比該爾第一個衝上來幫他卸下頭盔,還有左肩凹陷一大塊的裝甲,丟在地上。對方緊緊給了他一個擁抱作為回答。
「一切都好。今後我們要在這裡待上一段時間—凰教授也同意我的決定。」
「按照一航戰的個性,敵人不用等多久就會做好準備攻打這裡。」白衣女僕不知何時,已經到研究船上煮好了咖啡,然後向賴光行禮。「我是皇家的女僕長—貝爾法斯特,今後請多指教。」
「女僕長?可是大姊姊不是巡洋艦嗎?」
「我是輕巡洋艦,」對方有些不好意思地笑道。「不過在卸下儀裝時我的職責是服務主人。賴光先生,有什麼需求儘管提出吧,我會給你上好的服務。」
「那麼...先帶我認識一下這裡吧。」賴光的臉上浮現了紅暈。他很久沒見到一見面就把對方當成主人的女性了:之前在公園當飼育員的時候,他很常光顧自己照顧的銀狐工作的咖啡廳,然後請他在蛋包飯上寫上愛人的名字...
但是他沒有機會再和她相見了。

「主人?怎麼了嗎?」
「思緒一時之間有點亂...沒事,在帶我四處閒晃之前,先跟我說你們是什麼人吧。」
貝爾法斯特露出了微笑。
「跟我來吧,主人。但我有一個小小的要求,那就是在我說睜開眼睛以前,請先把眼睛閉上。」



—————File 02:重櫻 End—————-

重櫻流亡艦隊脫出掩護行動

重櫻流亡艦隊

指揮官 長門、陸奧

新編一航戰 翔鶴 瑞鶴
隨伴空母 隼鷹 龍鳳
重巡 青葉 足柄
戰艦 榛名 伊勢 日向
驅逐 時雨 雪風 磯風 濱風 綾波 新月 宵月 霞 初霜
工作艦 明石

白鷹、皇家 緊急支援艦隊

皇家 :貝爾法斯特 螢火蟲 吸血鬼 謝菲爾德 小天鵝 獨角獸 可畏
白鷹:貝奇 拉菲 弗萊徹 唐斯 大黃蜂
(皇家的反擊、胡德,白鷹的克利夫蘭、亞特蘭大、約克鎮、長島以及哈曼因為遭遇亂流,在作戰後一小時後合流,並擊退追擊的二航戰)

沙星研究所 艦船勘察隊
機械動力服”Mobile Suit”
里歐 15具
薩克II-R 10具(4具未出戰)
茲達 2具
特種動力服 3具(1具未出戰)

交戰後多人受到中破以上損害。流亡艦隊艦載機損失九成,勘察隊12名戰鬥員受傷,10具動力服無法修復。合流的艦隊其後前往俉島。

本作有大量惡搞「碧藍航線」動畫版以及遊戲原作的內容,和原作出入極大的部分眾多,煩請見諒。
—————

算是惡搞動畫史觀的一回XD
直接把長門改成主動反抗的那一方,不過生存到吳港的實裝船真的太少了,這個開局實在挺慘的
何況後面對方還可以搞出一堆科研船...賴光這邊一定要加油啊QQ

本週艦隊回復資源中,月初最累的事情就是解EO
另一方面推圖很可能要叫援軍,所以能不能在上任滿一週年之前和瑞鶴相遇還有很多變因
至少大造從活動頻率來看不太能再放(崩





下一章後天出刊預定!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67512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碧藍航線|螢火蟲|碧藍長門|碧藍一航戰|皇家|貝爾法斯特|謝菲爾德

留言共 1 篇留言

小薑_立志只用圖留言
科研www 直接把幻想艦隊叫出來了www

02-05 22:50

皮克西斯.日進
難度:EX LEVEL02-05 22:5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Pixis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傑帕利公園的提督 第六章... 後一篇:從前從前有個指揮官 第三...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doraemonwu玩對馬戰鬼的公民
你好奇對馬戰鬼的劇情如何批評民族主義和本土主義嗎?你好奇左翼如何看待兩者?好奇就來我小屋一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4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