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1 GP

[達人專欄] 光耀 | Chapt.11 冰旋雪凍(1)

作者:幻藍│2020-02-04 23:07:37│贊助:30│人氣:65


  如果能笑的話,就不會想哭泣了吧?
  如果能飛的話,就不會想奔跑了吧?
  那麼,有了他們的陪伴,就不再需要我了吧。

  ***

  「領袖,該如何處置他?」

  夏爾低著頭不敢逼視領袖奧德高高在上的背影,一旁菲莉雅則是不屑地靠在牆上,睨視夏爾。

  迪爾塞德內部分裂的情形已非一天兩天的事,近幾年更甚。重練兵而少行動的領袖奧德,以及當初意外敗在奧德手下而加入迪爾塞德,如今蠢蠢欲動,亟欲發動大規模行動,卻礙於奧德權威而遲遲未有行動的長老們。長老之中又以克洛迪雅的父親:巳金‧穆卡特為首。當年,巳金是在奧德面前,唯一打成平手、未吞下敗仗的人。

  這次,巳金派出最親近的徒弟‧夏爾前往水之帝國,比起幾個月前,隨性的派出幾個無關緊要的徒弟,在薩達克沙漠以強大的黑魔法術「影」襲擊旅團,是在更強烈的對奧德表示他的不滿。

  「我們失去了多少人?」奧德也沒看夏爾一眼,淡淡地問道。

  「兩名二等成員、三名三等成員,和五名四等成員。」

  「嗯。」

  「領袖?」見奧德沒接話,菲莉雅發出疑惑。

  「菲莉雅,妳先到外頭去,我有話對他說。」奧德這才緩緩回身,瞥了眼跪在地上不敢揚首的夏爾,然後略顯嚴肅地注視著噘著嘴、顯得有些不滿的菲莉雅,輕輕揮了揮手。

  菲莉雅倒沒有反抗,行了個禮後退出房間,說是不滿或許也不是,倒比較像是在對奧德撒嬌吧?

  「站起來,夏爾。」

  「是……是。」夏爾略帶驚恐與害怕地起身,一雙眼直瞪著腳尖發愣。

  「看著我。」奧德靠得很近,整整比夏爾矮了將近一個頭的他,需要微微揚首才有辦法與夏爾對視。話是這麼說,奧德的氣勢卻把夏爾壓得死死的。

  奧德身著無袖黑上衣與白色、輕質的直筒褲,黑色大衣半掛在手臂上,露出右肩黑魔法印記。他面蒙白巾,清亮黑眸微揚,凝視奧德,不透露一點情感,只是淡淡的、冷冷的,甚至有種不該存在於他們這種人身上的,潔淨而清高之氣;夏爾是渾身的黑,黑色短袖上衣、緊身皮製長褲,一樣深邃漂亮的眸子卻黯淡許多,沒有平日的自信與傲氣,身材黝黑壯碩的他,站在白皙瘦削的奧德之前,竟顯得柔弱渺小。

  「算了,你回去吧。」奧德嘆了口氣,像是放棄什麼。

  夏爾這才訝異得抬起頭來。

  「巳金長老很清楚地知道我要的是什麼,只要他對那些東西保持距離,其他事情我都可以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不作干涉。這一次沒管好菲莉雅是我的疏忽,請代我向長老致歉,我會好好告誡菲莉雅的。另外,你真的不用那麼緊張,我沒興趣令自己的團隊再有損失,我想這一點長老們也早就料到了,」奧德停頓了下,「好了,你走吧,就這樣對長老們說就好。啊,離開時順便讓菲莉雅進來。」

  「呃……是。」夏爾顯然還有點錯愕。

  「話說回來,你的印記穩定下來了嗎?如果有需要幫忙儘管說沒關係。」奧德會這麼問,顯然是知道夏爾正進行力量轉換,任由黑魔法力量吞噬原有的光明力量。同時,也是在暗示夏爾:他們的行為自己瞭若指掌。

  奧德知道,這次放夏爾走,巳金是不會感謝自己的,相反的,只會點燃長老們的憤怒。既然結果如此,那麼也沒必要特意去做些什麼好或不好,僅僅需要鞏固自己的位置。奧德背對菲莉雅的臉上盈起淺淺笑意,不知在思量著什麼。

  ***

  於是,在湛藍深海中,他們找到其中一個可能。

  第一眼,被透明而白的冰屋吸引了目光;寒玄之冰,僅有火之極致能輕易的與之抗衡外,風或光等其他極致處理起來都顯得麻煩許多。

  在半透明的冰中,他們很容易地找到一朵朵花似的紋路,那樣渾然天成的美麗蓮艾笛都鮮少能見,而深深撩動他們心弦。下一秒,視線穿過冰層,艾笛的臉色同樣白得如雕花。

  水色藍眸對上那雙熟悉的蔚藍瞳仁,艾笛突然明白了,這片絕麗分明是牢獄,冰製的監牢,監禁了卡洛菈及瑟蒂,以及她們的精靈。

  「亞希達,米緹絲小姐她們……」

  亞希達的臉幾乎貼到冰上,看見冷得發抖的瑟蒂環膝、蜷縮起身子,芬琦著急而疲累地擁著自己的主人;德洛菲深藍眸子則透露著憂愁,目光在勉力堅持著,或來回踱步,或貼在冰上往外望的卡洛菈與芬琦之間徘徊,——卡洛菈看見艾笛。

  「米緹絲小姐,米蘭小姐,妳們聽得見嗎?」亞希達敲著冰大叫。

  「可以——」卡洛菈撐著疲憊的身體,竭盡力氣的嘶吼聲在亞希達聽來仍是十分地微弱,但是能夠交談想來已是不幸中的大幸。

  瑟蒂也衝上前來,淚流滿面。

  「我要試著擊破它!」

  「沒用的,連芬琦和德洛菲都做不到啊!」瑟蒂哭吼,漂亮容顏已被凍得發白發紅,這樣激烈的反應更使得原本乾燥的嘴角裂開、淌下殷紅鮮血。

  「不,我一定要試試看。」亞希達說著退了開,雙手握刀、碧眸專注,聚氣凝神,淡黃光點用著極緩慢的速度集結,好一陣子才如願包覆整把刀。

  亞希達深吸一口氣,目光轉而凌厲,緊接著低吼一聲,滿載力量的一擊砍向冰牆,發出巨大聲響,更激起狂亂的水流,帶起眼前一片混濁,分不清成功與否,只有屏息,祈禱。

  ***

  「王!王!」

  女法師喚了兩聲後,帝王奇斯才回過神來望向她。法師們不知何時排作一列,站在他身前,各個眉頭微皺,顯得侷促不安。

  「怎麼回事?」奇斯用最鎮靜也最溫柔的話聲道,試圖安撫法師們的情緒。

  「王,結界並沒有被二度破壞的痕跡。」

  「除了一開始數名叛軍人員進入的跡象外,找尋不到他們離開時,穿越結界的氣息。」法師們接連道,說得連奇斯都皺起眉。

  「光是那女孩就夠強了……」王呢喃著,「王家法師團四至六人為一組,務必地毯式搜索整個海之宮結界……不,整個葛蘭緹斯、整個幻之大陸,再三確認他們並沒有留在國境內。」

  法師們允諾。

  「嚴加看管出入境飛船,帝國結界務必加強防治瞬移魔法的施用……」奇斯又接連下了數個指令,而後才遣退他的法師們。

  整個水之地國裡裡外外有數個防護結界,其中最嚴密的自是以海之宮為中心、包含海域與水之宮在內的結界,它不但能限制瞬移魔法的施用,未經水術士加持的人們也將無法使用魔法。話是這麼說,十年前的那個清曉和今日由夏爾領頭的這個侵略,都成功地破壞了結界。是結界變弱了嗎?奇斯也曾經這樣懷疑,但他不確定答案,僅僅知道世界在變,敵人變強了,水的氣息變得紊亂而不安定。

  除了中心結界外,一些機要的辦事處也都有專門的法師負責維持小型護罩;而在帝國的最外層,直至幻之大陸以外、一片不小的戴斯德尼海域及空界,巨大而由水神之力所守護的結界,能夠抵擋一般魔法的攻擊與簡易的瞬移魔法防治。現在,奇斯便是要求他的法師團進行加強瞬移魔法限制的能力。

  冬日的葛蘭緹斯真的很冷,這是連自幼在此長大的的奇斯都難以置否的。話雖是這樣說,今年才初冬的就冷得出奇,足以與過去深冬的寒氣聘美,讓人無法想像真正來到暮冬的時候該是怎麼辦才好。

  浪潮恣意撲打著海岸,帶走逐漸轉而黯淡的血液。奇斯望向無盡遠方,寶藍眸中印著暗灰色的天,然後緩緩闔眼。當黑暗停駐於他腦海中時,一幕幕過往傷悲的情景差點淹沒他,他在記憶中載浮載沉,然後看見了那個人……

  「照顧他……定點傳送,海之宮。」

  奇斯永遠忘不了,葛萊蒂絲在他頰上的那一吻,忘不了腳下傳送魔法引起的藍白光芒;才出生沒多久的艾笛好似感受到威脅,在他懷體嚎啕大哭,他卻只能看著愛妻被那邪佞吞噬。

  「他馬上就來救我了。」

  奇斯曾經不明白她口中的那個「他」,但那一天、那時候的奇斯清楚得很。

  「因為是你,所以讓人放心哪。水之都就交給你了。」

  奇斯敢打賭,那雙澄澈透明的碧眸沒有任何寶玉能夠媲美。奇斯永遠不會忘記那個男人,甚至一度恨他、想殺他,然後直到最後奇斯才發現,自己滿懷的並不是憤怒,而是感激。是納西加‧坎菲爾令他找回自己存在的意義,成就今日的自己。

  奇斯痛苦地睜眼,心卻感到舒暢得多。

  共計十名黑衣死亡者,十種不同的味道強制奪走奇斯眼底、葛萊蒂絲曾經存在的影子,他知道馬上就會有人前來善後,就像當年葛萊蒂絲蒼白僵硬的軀體。不管相距多少年,記憶永遠洗不淡,淚水一次又一次地落下,卻已尋不得傷心的感覺。

  「都是無意義的……」奇斯很訝異從自己口中洩出的這句話,但沒有沉思太久,便明白潛意識中的自己想表達的是什麼。他憂心地視入湛藍深海,彷彿看見試煉中的孩子們,心底呼喚愛妻的名諱,明白瑞界即將面臨一場偌大的浩劫。

  無意義的,是什麼?奇斯於是笑著回答自己,無意義的是所有搜索行動。

  一個強大到或許更勝於水神的人寫下了那張瞬移符文,這是唯一一個解答。迪爾塞德的人,特別是那叫做菲莉雅的優秀少女,絕沒愚蠢到繼續將自己的足跡留在永恆帝國。他們身後必有一人,或者更多更多,擁有不必破壞結界,便能使用瞬移魔法來回兩層以上障蔽的能力。

  「兒啊,你們遇上的究竟是什麼樣的人?」

  長長一聲嘆息宛若來自千古的吟詠,奇斯任由強風颳亂他梳齊的金髮,天氣冷得凍住他盈眶的熱淚。他告訴自己,新一代的勇者正起步,只要他們一日走下去,自己便一日不可放棄,非得支持著他們前進。


上一篇《 回目錄 》下一篇

碎念

  又耍廢了幾天歸來~上週自己多放了兩天假,昨天才真的開工,有點小忙,以及最近台灣、世界各種狀況讓人很焦慮。某藍其實並不是太關心、太喜歡發表想法的人,但是最近天天看著各種新聞泛淚,讓自己覺得應該要說些什麼。

  焦慮都是一定有,但是同時也對在前線的大家抱持著感謝以及信心,更說服自己對所有身邊的人信任,並在前幾天直接選擇不刻意去排隊買口罩什麼的(因平時騎車有在使用、以及慢性鼻炎,家中上有微量庫存),做好清潔不摸眼口鼻,有症狀戴上口罩、依照官方指示通報或者就醫。

  同時間還是禽流感、流感的流行期,氣溫偏低或偶忽冷忽熱,好好照顧自己的身體狀況,多喝溫水、飲食均衡、多休息不要太勞心神,我們內心都知道最糟糕可能會是怎樣,但現在需要的並不是恐慌,而只是好好把這件事情先放在心底,然後好好支持著前線的大家,對我們的國家要有信心!大家一起好好度過這一關!加油!!!

  打到這裡又想哭QQ~剛剛看累爆了的部長也爆想哭~希望前線指揮官們、醫務人員們都能在忙碌守護大家之餘,也有適度的休息。最後,請大家把物資留給需要的人,我們可以排隊買一些口罩讓家裡有個五個十個庫存,但同時,也要考慮到很多可能身體狀況不良的人他們才是更需要這些物資的人,例如某藍身邊就有一個朋友支氣管炎現在需要每天戴口罩,某藍就和家裡人討論可不可以我們去買然後讓給他呢?某藍因為有慢性鼻炎所以很知道呼吸到冷空氣就會瘋狂咳嗽的痛苦呢……

  另,雖官方剛才的記者會表示還沒有收到酒精棉片不足的問題(可能相對小宗?或者家裡尚有庫存?),但是前兩天去書局買筆的時候稍微看了一下,確實酒精棉片、酒精也都缺貨了呢~那,像是較重度的糖尿病患者都需要一天多次注射,他們會需要酒精棉片來消毒針頭,也是很需要這個物資的人們呢!某藍同樣曾經有滿好的朋友、經常一起搭車的朋友在某天虛脫似的一起搭車後隔天送急診(先天性糖尿病發但不知道,通常好發於幼年,但也有人在成年、老年才發作,某藍的朋友就是後者),血糖標高到八九百、家屬連病危通知都簽了,那之後某藍對糖尿病稍有了解。

  總之,東西夠用就好,要對寶島上的大家有信心雖然有時候遇到一些事情真的會覺得ㄇㄉ這鬼島但不是這次!或許我們大家都很焦慮,覺得別人有但我沒有的時候很害怕,但是也許可以轉念一下,想想有更多更需要的人們、有很多無怨無悔更加辛勞著付出的人,懷著一顆感謝的心就是我們最大可以付出的方式!這些也會讓我們的心情更加平穩安定!再度,加油!大家一起走下去!廢話說完惹(被揍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67453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幻封咒|友情|奇幻|長篇|冒險|架空|魔法

留言共 2 篇留言

夏之楓
GP互相支持

02-05 04:27

幻藍
謝謝!02-08 15:59
黑漆
GP支持。

02-05 16:25

幻藍
感謝!02-08 15:5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1喜歡★fancyblu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光耀 | ... 後一篇:[達人專欄] 光耀 | ...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zz1010120大家
大家安安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