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 GP

[達人專欄] 謊言烏托邦 外篇《02 風暴預兆》

作者:安普特│2020-02-04 01:29:27│贊助:10│人氣:65
  在鬼屋之後,我們又挑戰了雲霄飛車和自由落體。一連串刺激的遊樂設施之後,一行人便到外頭的長椅稍作休息。

  「給妳。」一罐蘋汁落到我腿上,是瑪可辛。「就算我請的,也犒賞妳把艾妮絲帶出鬼屋。」

  我低頭凝視手中的蘋果汁。剛從販賣機買的蘋果汁瓶身因接觸到外頭的熱氣而佈滿細密的水珠,也連帶的把我的手弄濕。我期待著下一秒,有人會把我手中的蘋果汁接過去,並換上一根蘋果汁口味的冰棒。

  但什麼都沒發生。

  真是的,過了這麼久,我怎麼還會期盼著這種虛無飄渺的事情呢?

  我感覺到眼眶濕潤,但卻遏止不住自己悲傷心情的膨脹。

  無論到哪兒,我彷彿都能看見他的身影。明明和他相處不到一年,他在我內心卻已留下不可抹滅的印記。老實說,我覺得自己的確是瘋得差不多了。

  我打開蘋果汁,喝了一口。明明味道一樣,卻好似少了些什麼。

  在我還未查覺之時,周遭突然變得很靜很靜。然後,一雙棕色的皮鞋映入眼簾。我抬起頭,望進了那我以為不會再遇到的翠綠色眼睛。

  「布蕾伊,好久不見。」切身著和遊樂園氣氛十分不搭嘎的黑色西裝,朝我伸出戴著白色手套的手。「方便聊一聊嗎?」

  §

  五分鐘之後,我和切單獨在摩天輪中的車廂坐著。

  亞修走了之後,切便和我一樣沒了原本的工作,轉而回特爾斯麾下工作。應該說,其實切從頭到尾都是在為特爾斯工作,所以沒有太大的差別。但因為之前的芥蒂沒完全解開,這半年我也幾乎沒連絡他。

  「在新烏托邦生活得還開心嗎?」切望向窗外,冷不防問了一句。

  「欸?」我沒料到他會問這種問題,愣了一下。

  「我的意思是,這個烏托邦,就是妳想要的烏托邦吧?」我的視線被他鎖死,只能停留在他身上。

  「是的。」因為不曉得該如何回應,我只得用最保險的說法。

  「當然很開心,因為妳只需要到處玩,根本不在乎烏托邦現在變怎樣。」切的嘴角勾起冷冷的弧度。「特爾斯現在為什麼難題焦頭爛額,妳完全都不必參與。」

  我的心一緊。「什麼難題?」

  「妳覺得,妳選出來的世界就什麼問題都沒有了?」切指著外頭。「現在,才是真正災難的開始。」

  我順著他的指尖望出去,看見遠方冒著連在這麼遠地方都能看見的黑煙。如果我沒記錯,那是烏托邦訓練所的方位。「發生什麼事了,特爾斯在那裏嗎?」

  「是,現在的特爾斯正在那裏處理這場災難。」切慢條斯理的收回手。「自從世界分裂之後,許多新的異能者紛紛被傳送來了烏托邦,並不是所有人都願意接受特爾斯的領導。而其中,還包含了許多以前隱藏在外界的藍色等級能力者。」

  「等等,你為什麼知道是藍色能力者……」我錯愕的止住了問題。「你們替新進者掃描階級?!」

  明明已經說好要解放制度了,為什麼特爾斯選擇不遵守承諾!

  「這是必要的,不曉得多危險的陌生人將會毀滅整個城市。」摩天輪來到頂點,天空上的那片煙也變得更明顯。「布蕾伊,我有大半人生都在為烏托邦的解放而努力,而如今,我不曉得妳帶來的烏托邦是否是我想要的。」

  「你想說什麼?」我吞了吞口水,和切之間的距離越來越近。

  「布蕾伊,我幾乎能預見,這個世界,會因為妳而毀滅。」帶著極度冷靜的語氣,切如此的告訴我。

  這個世界,會因為我而毀滅。

  乍看之下危言聳聽的話語,卻讓我從頭寒到尾。

  摩天輪到了底,而切也無意再繼續和我之間的話題。「我知道特爾斯寵妳,但我其實非常討厭他這樣做。他把妳好好的保護在溫室內,不讓妳知道外頭的苦難,但這麼做並不會讓問題消失。布蕾伊,妳好自為之吧。」

  語畢,切便毫不猶豫的走出包廂,高大的身影大步離去。

  §

  「布蕾伊,妳沒事吧?」離開包廂之後,我陷入了長久的沉默。身為隊長的瑪可辛敏銳的察覺了我的不對,因此在散會之後選擇單獨陪我回醫院。「切是不是自作多情說了些什麼?」

  我保持沉默,一邊思索著該如何回她。

  不知不覺,兩人走到了立有亞修雕像的廣場。我並不清楚這裡是不是回醫院的必經之路,抑或是不知不覺中改變了行進的方向。

  亞修的碑前逗留了幾名年輕人,其中一名手上還拿著菸蒂。

  「所以我說這個亞修到底是何方神聖啊,還要空出這麼大的空間給他立像。」閒談之中,我聽見了一名年輕人的質疑。

  「不知道囉,威權主義下的產物吧。」另一名少年用力踢了大理石一腳。「真是的,這雕像看了就礙眼。」

  我憤怒的纂緊拳頭。「你們……」

  「布蕾伊。」瑪可辛抓住我的手,輕聲警告。

  要是沒有亞修,你們現在根本不可能活著!

  我被迫將只有自己知道的委屈及憤怒吞下肚,不上前和他們理論。此時的我多希望我是攻擊系異能,可以瞬間將眼前的無禮之徒殲滅。瑪可辛拉著我離開,直到進到看不見他們的轉角才停下。「妳沒事吧?」

  「……酒。」沉思了一會之後,我吐出了一個字。

  「什麼?」她停下腳步,用以為我瘋了的表情看我。

  「我想喝點酒。」我直白的告訴她,一點也不拐彎抹角。

  「唉,真拿妳沒辦法。」口頭上嘮叨了幾句,她還是同意了我的要求。「就慢慢聽妳說吧。」

  其實我也不曉得為何自己會突然這樣子,也許就是想找個發洩的出口吧。憑藉著一時的衝動,做出了與平時不一樣的事情。我和瑪可辛走入酒吧,選了一個人少的角落坐下。

  「點杯最烈的吧。」隨便掃視了菜單幾眼,我這樣對服務生說道。

  「布蕾伊,妳酒量不太好吧?」瑪可辛挑起眉,有些不可置信。

  「那就稍微烈點的,謝謝。」在我的堅持下,瑪可辛終於勉強同意讓我點了杯調酒。

  「雖然我說今晚你可以盡情喝,但是醉到發瘋也不是我想要的啊。」看著桌上那杯藍色的飲料,瑪可辛臉上滿是無奈。

  我輕啜一口,辣度伴隨著甜膩燒灼著喉嚨。「我猜如果亞修在現場,應該會毫不猶豫的阻止我吧。」

  「所以這是妳來這邊的原因?因為想亞修了?」

  「我有想過每天狂灌酒,也許就能逼出亞修這種事。每天每天,我都希望他會突然出現,告訴我他的犧牲都是夢。但是現在,我已經不會去想這種無稽之談了。」我搖了搖頭。「沒事,就是單純憂鬱過來罷了。」

  「……是不是切為難妳了?」她很快便猜出了原因。

  「為難嗎?」我凝視著玻璃杯上的水珠,陷入沉思。「其實,我認為他說的的確都是實話。」

  兩人再度陷入寂靜,而我又多喝了好幾口。「我覺得,我是不是對特爾斯太過分了?」

  「怎麼說?」

  「這明明是我搞出來的世界,但處理爛攤子的卻都是特爾斯。當我沉浸在悲傷之時,維持烏托邦正常運作的也是特爾斯。」眼淚濕潤著眼眶,無法憑意志阻擋。「但現在的我,依然還是想著逃避,一點都幫不上忙。」

  瑪可辛將一隻手放到我的肩上輕拍,做安慰之勢。「只要妳恢復正常,對特爾斯就是幫大忙了。」

  我把額頭靠上瑪可辛的肩。「瑪可辛,我想亞修。」

  「我知道。」瑪可辛此時的聲音變得極度溫柔,甚至有些催眠。「但是他死了。」

  「我時常想著要是亞修還在,也許現在就不會亂成一團。他一定會和我一起想出絕佳的辦法,協助烏托邦度過這個劫。而不是像我現在只能在酒吧裡坐著哭。」眼淚模糊了視線,甚至滴上瑪可辛的衣袖。

  「妳覺得只要把亞修帶回來,一切就能恢復正常嗎?」瑪可辛抽了張衛生紙,抹上我的臉。

  「我不知道。」意識已經有點朦朧,我也開始不曉得自己在說些什麼。「但我一直覺得,如果活下來的是他,結局就會更好。」

  「妳一直都是這樣想的嗎?」她輕聲嘆息。

  「亞修不需要我也能活下去,但我不行。」我把杯內的液體喝到見底。「瑪可辛,我現在已經明白了,我獨自一人活下去,只會加害於他人。」

  接著,我的意識便直接斷了線。

  §

  當我醒來之時,自己已經回到了醫院的床上。我猜自己大概是醉昏了,然後再被不知道誰帶回醫院。外頭的天已經黑了,而房內只有我一人。

  手臂下壓著薄薄的白色資料夾,是亞修僅剩的遺物。

  我開啟床頭的小燈,在昏黃的燈光下查看稀少的資料。上頭的字稍微偏斜,但乾淨整齊,雖然沒有工整到像打印出來的文字,但卻帶了手寫的溫度。我的指尖輕輕拂過那些文字,感覺就像在與亞修交流般。

  雖然他們說這是亞修的研究紀錄,但裡頭的訊息和工作完全沒有關係,反而是各種私人的研究。而當我翻閱到第三頁時,赫然看見了一個令人不可置信的研究。

  病房的門突然被人打開。

  我手忙腳亂地把資料塞回資料夾,這才發現進來的是特爾斯。他看了我一眼,似乎對我醒著這件事感到不意外。接著他側身在床畔坐下,凝視著房門。在他坐下前,我看見了很重的黑眼圈,以及垂下的雙肩。「特爾斯。」

  他輕嗯了聲,但沒有再多做表示。

  「烏托邦現在的境地是不是很不好?」揣著單薄的勇氣,我輕聲問道。

  「這些事情妳不需要擔心,事情還沒失控。」雖然嘴上這麼說,但特爾斯連轉身給我笑容的力氣都沒有了。

  面對這個情況,我該怎麼幫助他?

  手中的資料夾在此時現顯得異常沉重,我不曉得此時提起這件事是不是正確。但假如多了一個人手的話,會不會降低特爾斯的壓力?「特爾斯,我好像找到可以復活亞修的方法了。」

  「……」

  「他生前曾不停研究復活希爾達的方法,而工作資料上則註明研究已經到了最後階段,可以進行臨床實驗。」我拿出最關鍵的那一頁資料。「而且成功率已經來到了八成──」

  「別說了。」他唐突抽走我手中的資料。

  「可是若亞修回來,或許可以給予現在這個烏托邦更多的幫助。」我的聲音越來越小,直到勇氣用盡。

  「我問妳,亞修有真正成功過嗎?他有用這個方法把希爾達帶回來嗎?或是有任何成功的案例?」

  「……沒有。」我囁嚅回應。

  「我再問妳,妳覺得只要把亞修帶回來,一切就能恢復正常嗎?」特爾斯問出了和瑪可辛一樣的話。

  「我……」我瞬間噤了聲。是啊,為什麼我會一直有諸如此類的想法?明明最核心的原因是我的私心……

  我是那個最自私的人,是那個最該消失的人,而我現在竟不要臉地尋求特爾斯的幫助。「特爾斯,對不起。」

  「布蕾伊,人死不能復生。」特爾斯輕嘆了口氣,吻上我的額頭。「晚安。」

  我眼角濕潤,目送著特爾斯的背影離開。

  也許打從一開始,這個烏托邦就已經無人能整救。

  因為這個烏托邦,早就開始崩毀。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67370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小說|奇幻|愛情|女性向|BG|虐心|異能|反烏托邦|半架空|HE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喜歡★melody86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謊言烏托邦... 後一篇:[達人專欄] 謊言烏托邦...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itea111ALL
久久用一下這個功能,畫了Shadowverse的力量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41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