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5 GP

[達人專欄] 【小說】明夢啟示錄< 69 蓋牌時間到 >

作者:Komi│2020-02-03 13:33:50│巴幣:30│人氣:221



       「喂,美生奈,為什麼雜誌到妳那邊就變得皺巴巴的啊?」音羽拎著書本上下晃動,手指封面責問道。

  「我哪知道。」美生奈撥弄著桌上刀叉的柄把,心不在焉。

  「噢,算我求妳,別再找藉口了......妳又在幹啥?」音羽打住。美生奈的手不知何時拿了一張奶油色的小卡,鋼筆在上沙沙寫著。那背面是透光的,音羽瞧了瞧,看起來像是西餐宴會的菜品列表,給客人預覽的。

  「確認一些事情。」美生奈說道。同時她亦把一串字劃掉。

  妳也不會跟我講的。「啊,我有他就好了......」音羽雙手抱起雜誌,深吸了一口氣,彷彿可以嗅到帥哥的體香。

  「跟妳說,我撿到寶了。」她把雜誌暫擱在一旁,將一本厚厚的白皮書搬上桌面。那書以銀色粗體印製標題,書封裡圍著的亦是銀色花框。「我剛剛去找書,找到這個,『如何提升居家生活氣氛與質感』。等整本學起來,我要給我的王子一個驚喜!」她俏皮地眨起眼睛,兩手掌立著那本書,徵詢美生奈的意見。

  「你們兩個不可能開花結果的。」美生奈將卡片對摺收進口袋裡。

  「懶得理妳。......為了增進愉快的用餐體驗,你需要做到下列這些。第一條,在桌邊擺插滿鮮花的白色花瓶......或任何裝花的容器。」音羽有模有樣地朗讀著。

  「這個?」她指著桌上一個小盅,簡直像把玫瑰花叢縮小了放裡頭,上頭淺淺刻著方形字印,字印上是緞帶蝴蝶結的浮雕。當然,瓷盅潔白如雪。

  音羽把書移開一角。「哇,這演示有點太真實囉,美生奈。」她想只是巧合,某些餐館也會擺放盆景。

  「這是假花。把它掀開的話,這個盅裡頭是中空的。看到了嗎?」美生奈用指甲敲著缽口,向音羽展示容器的內部。

  「哇。呃......我看看,第二條......」腦子一陣沉悶的音羽視線轉回手上的書,身體朝著一邊,低頭閱讀。「天然的香氣能可增加魅力指數,若否,添加物較少的香氛也是很好的選擇。」她的指尖跟著字移動,翻開的那一頁有著黑白印刷的玫瑰花露水,書頁因燈光而呈現淡黃。

  美生奈只好把盅放著,換一項物品上來。

  「或許妳會需要這個。」她打開手,掌心站著一支香茅綠的小瓶子,瓶的表面散落著細碎的星點。「七百貨新推出的茶樹精油。只要一滴,馬上就有效果。」美生奈取來一條手絹,開瓶,擠了一點,液滴落到絹絲上,隨即散出一種清甜的香氣,音羽好似看見水滴冒出綠色的煙氣,在空中繞成細絲捲兒跳舞。

  「嘿!妳怎麼會有?我要搶都搶不到,限量三百瓶耶......」

  還有更驚人的。美生奈再拿出另外兩個香水瓶,雙手各抓一支瓶嘴,擺到桌上。兩個瓶身一樣瘦長,都是拋光的金屬色彩。其中一個,金橘色的瓶身,兩側畫著大理石的奶油花,中央一座長捲髮女性塑像,手掌頭上合著,長裙下露出一隻腳,是孔雀草的精油;另一個,則是迷人的石榴紅,兩邊各有一條石頭海妖怪魚的圖示,魚頭頂著星星,是玫瑰與天竺葵的精油。音羽的眼睛再也離不開紅色的瓶子,眼只對著瓶子放電。

  「年終出清的時候混在禮袋裡,作為附送的試作品,世間絕無僅有的組合......我媽抽不到,我阿姨也抽不到!」她形容著那些家人苦惱的樣子,邊握起瓶子感受觸感,又放了回去。覺得過度不真實的她再次看向書,還是文字值得信賴。

  「第三條,一張柔軟的絲巾,或餐巾是必備。挑選與場地匹配的布巾,可以為餐宴加分。切記,材質很重要!」音羽剛說完,就有一個侍者替她的脖子圍上餐巾,純白的布料,以金色綢緞鑲邊。方巾圍好了,她還呆在那邊,不知所措。

  「老天!真的出現了,絲巾......」她的手亂比一通。

  「繼續念沒關係。」美生奈靠著椅子說。

  音羽快速翻過幾頁。「第四條,蠟燭。適當地加點火苗,能給桌邊帶來溫暖的感覺,入門者也可輕鬆學會......」

  她的目光尚停留在書頁,忽有人捧著一對蠟燭杯送上桌,玻璃撞擊的聲響使得她拿走了書,注意起桌子。那杯子中間一圈凸起的松果方格紋,內中填著白色的蠟燭。那個人把火點著。

  這裡是願望實現中心嗎,音羽想,要什麼有什麼,一說就送到。她又看了白皮書。「第五條,一點簡單的魔術可以營造神秘氣息,例如塔羅牌......」

  美生奈輕輕吐了一口氣。

  「那我來變個小魔術好了。」她說。「我們有一個容器,一些色彩繽紛的小瓶子。」她抬起盅,敲了敲盅底。「妳可以看到,這個容器內部完全是空的,也沒有孔洞。我們把瓶子拿起來,斜斜地放進裡面......」美生奈抓著綠色的精油瓶,讓瓶蓋碰觸到容器底部。「......想像這是一條魚......」

  「不像啊。」

  美生奈讓音羽看得更仔細,手指滑過瓶嘴,上下比著。「長長的瓶嘴就是魚嘴,瓶身,這裡,就是魚的肚子。」

  喔......。她望著美生奈的指腹間,猶如真有一個魚形的透明遮罩,包住橫擺的瓶子,但只持續了一會兒。

  「現在,我要讓它穿過容器。」

  美生奈放開了手,小瓶子倒在盅底,滾了滾,毫無異樣。

  「不行啊,音羽,妳得努力想才行。」她拾起那瓶子,握著瓶的手在臉蛋左下搖晃。

  「別逗我,美生奈。又不是電鑽,怎麼......」音羽放下書本。

  那精油瓶外的魚形光罩猛烈地擺起尾巴,身體似要掙脫手,拖著瓶子牽引美生奈。

  「時機成熟了。」美生奈果斷鬆手,精油瓶在魚的跳動下加速接近容器底部,竟沒入了盅底,那魚銀色的影子「咻」一下被吸進容器,一去不復返。

  她的雙腳跨出椅子,手臂出了點力,往上一舉。

  兩人所在的的地面傳出轟隆隆的聲音,一條兩公尺長的銀魚,嘴巴向天,滑順地穿出地磚,側身看著的音羽不自覺挪開雕花椅,小步小步潛近那銀色橄欖球型的肥肥魚身。魚乘著勁風擦身而過,一瞬間,風將她的辮子吹起,連同瀏海拉成沖天炮。

  魚飛往天外,不見了。

  「原理其實不難,如果我們不看怪物,只看瓶子本身的走向......我把這個東西放進盅裡,則它會從另一邊出來。」美生奈的手上不知不覺握了條唇蜜,投進湯盅,唇蜜消失後數秒,便又自天上落下,她順手接住。

  「等等,為什麼可以這樣?」音羽反覆檢查著那唇蜜,竟然毫無缺損。

  「我再拿出一個一模一樣的容器。我將它倒著放,開口朝下,固定在這高度不動......」

  音羽把椅子挪過去對著美生奈。

  美生奈的左手在湯盅上搬動,抓出了一個新的盅,兩個盅擺好給音羽對照過後,把那個舊的盅放在桌上,新的給倒過來。「我如果丟這條唇蜜到桌面的盅裡......」

  唇蜜被丟入盅。「它就會從我手上的盅掉出來。」反著的那盅吐出一個小小的影子,就是美生奈剛才拿的唇蜜。

  「此時我若再把做為出口的盅抹消......」她空著的手往左手的盅上一抹,盅頓時無影無蹤。

  音羽眼前一亮,比任何時刻都要專心,眼裡只有那個碗公。「同樣的,投進唇蜜。」她彎腰撿起瓶子,放手一丟,瓶應聲落入。

  過了一會,唇膏由她倒著的手優美地落出。「噢,我的天啊,怎麼-怎麼會的?」音羽口吃了。「我只是暫時讓手上的盅隱形,它落下的時候還是由這個盅出來,看的人將會見到它由我手的高度掉下來,但並不是直接碰觸到我的手。」

  美生奈又丟了唇膏進盅,轉眼,唇膏從隔壁的空中掉落。音羽雙手捧起。

  「......我就能夠假裝它是憑空出現的。」

  「瞬間移動?」

  「哈哈,基本上是開口朝著哪裡,東西就會從哪裡出來。假設我在這個空間設置無數個『出口』,一樣把它們隱形,我要傳送的物品便能從任何一個地方出現。」

  音羽死盯著唇蜜,研究不出所以然。

  美生奈手劃過去讓盅現形。「比如說,我放在這裡。」她把湯盅安置在地上,丟了唇蜜到桌邊的盅內,地面的盅立刻跳出一隻魚。小魚泛著紅色的螢光,一下子像潛進水裡一樣鑽入地底,又跳高,連續跳了三次。音羽果斷拿盅一蓋,唯恐魚再躁動,只看著白色的盅緣,稍稍靜默。揭開時,一支唇膏就躺在那裡。

  「咦?咦......」

  「好,是時候把怪物和手裡的東西合在一起看了。......妳看,這個像什麼?」

  美生奈柔婉的語氣一時令她錯看了那隻手上的物件,兩指之間,斜握著的瓶子的封紙像小刀削下的蘋果皮,細細的一環紙條捲慢慢解開,把紙上字樣拉扯得不可識讀,越是分心,就越看不清。然而那隻瓶子仍是原本的亮黃色,原封不動地被美生奈「匡」地一聲丟進小缽。

  瓶子陷入那瓷底,待完全隱藏,屋子毗鄰的環形落地窗外,忽就有一朵金底鑲紅的雲塊纏繞、融合成了鯖魚,光亮的身子由深紅過渡到百香果黃,色彩噴上烤漆般柔順,似一塊衝浪板,頭戴月桂冠,後方還背著尖細的光芒。

  哇喔......。

  福本音羽看得忘了自己是誰,只覺那魚精緻優美,像寶庫裡藏得隱密的夢幻逸品。按照童話量身打造。在此之前,她該一輩子與這種只存於夢想中的生物絕緣。

  這就是我要的。美生奈變了個臉,表情漸漸轉為狂喜,當瓶子撤下,那充滿侵略性的笑靨越發明顯,嘴咧開了,牽動法令紋,形成極端瘋狂的弧線。

  「還可以做一隻更大的!」

  她把剩下的一支瓶重重地丟入缽。

  匡啷。瓶再度被吸納。

  音羽最後一眼留意那個紅色精油瓶時,只對標籤上的怪魚印象深刻。

  因此,腦海閃過的,只有......。

  突然,一條全紅的、披著厚鱗的巨魚貼緊窗格鋼條飛起,指向天空,高度更甚於鯖魚,比金紅魚身還突出一截。那個模樣,比它更像花草茶鐵盒上的藝術畫,蝙蝠翼一般的胸鰭,大片而線條優雅的尾部,外表根本就是西方世界的大海怪--從標籤紙鑽出來似的,臉面意外地威武。那彷彿是石頭做的,脖子上還掛著由兩顆五角星固定的慶祝彩帶,一度與音羽靠得極近。

  我愛這個。音羽深受感動。

  幾秒過後,數以千計的、像檸檬派一樣的魚集體向上,陣隊夾著點點星光,一批接一批飄過,輕掠窗架,佔去一整面的空際,也帶那兩條魚遷徙。已走的,那些尾巴的影子游遠了,無法追逐;接著來的不斷補上,非常踴躍。音羽一陣啞然,只任由魚奔騰著升空。它們發出轟隆的噪音,震懾音羽的耳朵,其他顧客的耳朵。音聲如江水滾滾而來,過程持續了約一分多鐘。音羽什麼都沒法想,只能看著窗外的魚。

  兩人呆立,靜看麵皮色的小魚飛越大樓,如燈管,愈到高空愈起勁。

  唰唰唰......。

  形形色色的巨型魚類傍著窗戶,那鱗片似將鮮甜水果大餐的汁液濃縮其上,酸橙鵝莓櫻粉野蘋果,各個魚身更為修長,形貌俊俏;有的拉著尊貴的背鰭,長長的觸鬚彎向身後飄動著,一條一條由低處升至高處的窗框。如此龐然大物緊依玻璃,活像高畫質的電子投影,色澤與身體流線仿若滿滿科技感,美夢中的幻象結合現實,被完整地再現。

  音羽跑過瞭望城市的窗,魚簇擁而上,接近兩眼之時還可見到那身上的魚鱗閃過一道細密的未來光彩。只有一下,她覺得那魚的頭與身好似是晶亮的寶石,自外圍散出紅色的光暈,混濁的光在魚身之內溜溜地轉著。隨後,它們飛得越高,魚肚的陰影退去,再罩住音羽,如噴射機遠航,高壯的機身冉冉升起,點燃萬盞的金光。「這是燈光秀嗎,美生奈?」

  「不,它們是怪物,精油瓶製造的怪物。」美生奈陪著她看窗前大魚。「我已經沒有材料了。」

  魚怪紛紛歸於天際,一陣狂風掃蕩的聲音結束後,窗外回復平靜。窗景剎那間全空,只剩藍白相混的雲彩。

  「我還是看書好了。」音羽坐回位子。「第六條,派對小點。這是認識新朋友,以及快速增進感情的好方法......」

  女侍拿來兩碗沙拉,以白色貝殼麵型的碗盛裝,裡頭放著海帶芽、切碎的香菇和南瓜。音羽雙手揪著純白的桌巾,瞪視著沙拉,彷彿受到了不小的衝擊。

  「這是招待的。」女侍說完後離去。

  「妳是白金會員嗎,美生奈?」

  音羽熱烈地拍著桌子,聲音高了八度詫異地問她。

  「不是。我們很幸運,妳知道嗎?」

  「等等,這裡是快餐店,然後......」

  音羽嘀嘀咕咕,不能理解。

  「還是妳要再看一次精油瓶?」美生奈又從桌底拿上藍色的小紙盒,那東西外表閃著同精油套組一樣的鐵光,音羽一瞥,中間的長條紙窗即是百香果黃和石榴紅,最中缺了一瓶。

  「最新的組合包,這是樣品。」她開了盒蓋,當中抽出黃色的瓶子給音羽摸摸。「全世界只生產五盒。」

  音羽輕撫過瓶身上部圓潤的玻璃。「為何不大量製造?」

  「哦,親愛的,別告訴我妳對那個感興趣--還是妳轉性了?妳開始注重外在了,這......」

  「是我媽媽。她們一直都很想要--」

  「聽著,我們不差這一盒,妳想要的話我可以給妳......」

  「噢,妳如果有能力的話,麻煩請給她們一人一盒!我不想再看到她們砸一大堆錢在上面,派我去跟人搶禮包,搶不過就罵我!這是什麼爛行銷方案!」

  福本音羽快要抓狂了。

  「我有,不代表我能號令生產線。妳可以把這盒送人,分著用,做什麼都好,但是......」

  「拿得到樣品的人會是普通人?」

  「理性一點,福本音羽!」美生奈搖著音羽的雙肩。「如果每個人都要一盒,我們沒有本錢負擔的,好嗎?」

  「為什麼要說『我們』?妳到底是誰,美生奈?」

  音羽一副快哭了的模樣。

  「我想說妳也用不到......」美生奈解釋著。

  「我不是不在乎!」音羽竭盡丹田一吼。「我是用不好,我是不會用!」

  一想到那群人叫自己土包子,上去揍他們一頓,又會被斥為魯莽、不近人情,她總是忍耐著。自己沒有什麼好看的裝扮,也不懂得打扮,時常是在街角搬張板凳坐著補破網,看著那些千金小姐一身十八世紀的宮廷禮服散步過去,華美金綢的長蓬裙,還被拿扇子指著嘲笑。自己要是那麼早就學化妝,那......。也許她能不用當個村姑。

  也許她能有不一樣的未來。

  但這些都不可能了。

  音羽強忍著眼淚,嘴角一抽一抽地呆望著美生奈。

  「對不起,音羽。其實這盒是做來給我用的,吉倉僅此一盒。我真是個爛人。」

  「我就知道,」音羽像看透一切地說。「我只能撿妳不要的用。」

  我不是這個意思。美生奈對著空氣長嘆。「所以妳想吃東西了嗎?」

  「野菇燉飯。」音羽堅定地說。「我只要燉飯。我要走了,走去高級餐廳。」

  她向後移開椅子,一雙腳不停歇地走過方桌。美生奈急忙拉住她腰側的兩個手腕。「妳不能走,音羽。很快就有大餐了,我確定!」美生奈扯了扯她的手。

  「妳又要說,我在這兒站著,大餐就會從天上降下來?」

  「是為妳準備的大餐,音羽。」美生奈一個「真是被妳打敗了」的微笑。

  「我......」

  好侍者,拉著一台銀車就位,雙手奉上君子蘭彩繪紋的陶瓷碗,碗口頂著厚厚的派皮。音羽拿小湯匙挑起派,派落在桌巾上。那碗裡竟是一大瓢黑松露奶油燉飯,音羽心想,這太靈驗了,顧不得早些時間用過甜點,快馬加鞭地吃。總算輪到我了。

  她感慨良多,今天主角終於不是別人,是她自己,尤其在美生奈說出那句話之後,過去有人送禮給他們家,好一點的指名福本三兄妹。他們大多先想到福本若里志,很少單獨指定她,把她從兄弟姊妹中獨立出來,邀她去玩,專為她辦個活動......講明給音羽的紀念品,或許曾有幾個,不過都是很遠很遠的親戚寄的,或跨洋而來的。他們通常在包裝上面簽字,可這般的好事,又不是隨處可遇。

  燉飯毯禿了數塊,她瓢得忘我了。一會她立起書,讀著。

  「老實說,這桌菜......全部都是妳的。」美生奈提醒她看桌子另一側。

  「噢,美生奈,這......正點喔。」音羽的書漸漸放下,舉頭,差點從椅子上摔下來--餐點都上到桌子對面,而且滿出來了,盤擠盤,豐富度開創首例。一隻烤得鮮黃的檸檬全雞、鳳梨殼烤飯、鐵絲架串燒、冒著青藍火焰的肉湯......。福本音羽樂翻天,書也不看了,決心不記美生奈的恨,爽快地吃一場。

  她們輪流分每道菜,到菜品消了一半,餐具拿得厭倦了。

  「吃飯的時候,還是有王子陪在身邊比較好。」她咬了一口豬肋排,拿那本雜誌到頭頂上看,一翻就是有千理府的那頁。

  「嗨,帥哥。」

  千理府的半身照大概佔了半面,她癡情地鑽研著,左看右看,雜誌動著欲搜出端倪。左邊的手一鬆,忽警覺到手裡還夾著一張廣告單,正巧押在書頁上。那單子滑滑的,香瓜綠的底,配合幾顆切對半的柳橙、單顆草莓、藍莓粒,散著的穀片堆,一塊渾圓的格子鬆餅。

  「我應該來買一包鬆餅粉......」

  「別在我面前提別的男人,音羽。他就這麼值得妳掛心嗎?」

  「不是啊,美生奈。」

  「我不能是妳的朋友嗎?」美生奈在桌上握起音羽的手。

  「美生奈,朋友也分很多種。我們還不到可以分享私密的事情......」

  「我想要妳多看我一點!想要我的名字被妳一直講,講給別人聽,想要妳把我當成是妳暗戀的人,無時無刻呼喚我......我更想要妳的生活只有我,表現得更自然一些,更盡情一些,甚至講些更露骨的辭語......也好......我想要當那種妳能夠分享細膩情欲的朋友,所以,全都倚靠在我身上吧......」

  美生奈的指腹壓得特別緊實。

  樑上懸著的細管與走道旁的水閥噴灑出團團水霧,散出的白色霧氣旋轉成層,罩住她們兩個。

  一個站起,另一個便跟著站。她們如此撐了幾秒鐘,美生奈不放手。

  此時,兩人後方橫樑掛著的大螢幕播出一則廣告。

  「告白的最佳時機,來自於你們平常相處的時刻,當她覺得和你在一起的感覺特別好時,就能奪得先機。因此,營造一個清爽的形象,對即將出征的人是別具意義的。飛浦路斯『快捷』刮鬍刀,一鍵讓您馬到成功!」

  那隻黑色的電動刮鬍刀出來轉了一下,又換成了其他影片。

  「呃,音羽,妳會......」

  「我不相信妳了,以後也不會相信了。」

  音羽掙脫她的手,逕自出走,那步伐很瀟灑,就一個人,走過金沙繡絲好幾個渦卷紋路的華貴高牆,轉彎前行。

  一隻巨魚一頭撞進會議室的玻璃外牆,橫著飛入空間,地毯坐著的福本與千理府趕緊縮腿,魚就在他們前方幾公分處飄著,彷如朝著空氣壓迫,使人屏住鼻息看魚的動向。過程中,福本驚叫連連,一手在上揮著抵擋,一手壓著毯子的絨毛往後挪,神情倉促。那魚砸在了會議室地磚一塊泛黃的痕跡上,他們的面前,兩三步能到的位置。魚身又滑了一點才靜止,砸落瞬間,沒人說一句話,沉靜的氛圍延續,到認定魚不再動了,大家才語調平緩地講話。

  「福本,看看你造成多大的麻煩。」七先生手掌指著倒下的魚,示意福本瞧瞧。

  「又是我了?」

  福本掌尖向內對著自己,一陣茫茫然。

  「不然呢?在這裡能製造魚的,就只有你一個,正常人都會懷疑到你身上!」

  「我什麼都沒做!要我跟你講幾次?」

  「做和沒做,你自己心裡有數。不管你了,我要起來把這怪物搬走,否則等等就會發臭。」七先生過去把手架好,抬起魚頭將魚拖動。「就只會給我增加垃圾......」

  「就這樣放在那裡吧。」千理府說。「它是在離這裡不遠的地方成形的,把它放著,它自己會化掉。」

  七先生「哼」了一口。光坐在那邊就看得出來,那是他的妄言。

  「你那麼行,你拿去處理。」

  千理府從盤中拿了一塊奶酥。

  「怪物不是他做的,老七。是一個熟悉他力量的人仿造的,那條魚明顯被添加了幾個正常魚類沒有的構造,像這個鰓蓋下的粉砂石浮雕......」他指著魚鰓處那三朵小花說。「而且一定是懂藝術的人做的。」

  「他說他會素描!」七先生道。

  「會臨摹不一定就有藝術眼光。再說,這魚不是依真實的魚類製造的,在魚的身上畫花,對事事講求準確的福本來說,會不會太奢侈了?」

  福本稍稍移前盤起的腿,到魚旁邊審視,兩臂打直撐在地上。

  「噢,拜託放了我吧!」福本挑出魚異常的部位,手指連連探進。「這個,這個,這個!他在亂做!喔,我救不了這個作者了......」

  他看了回來,自己手中還握著一塊焦糖色澤的蛋黃酥,千理府驚訝於他拿了點心。「也不知道這裡的食物有沒有問題......」

  「那就別吃。」千理府吞掉那剩三分之一的奶酥,舔了舔指頭。

  福本像逮到犯案現場線索的神探一樣,發出一聲尖叫。「啊,嘴角有屑屑!」

  「擦掉就好啦。何需大驚小怪?」千理府的手指拍掉酥皮屑。

  「你叫我不要吃,你自己還吃......」

  「那就是關注的點不一樣,福本。」千理府心情可穩的了。「你害怕中毒,我才勸你不要吃的,並不是說所有東西都不能吃。就像你在意的是事物的真實面,而那個作者在意的是藝術面。」

  「所以呢?」福本湊到他耳邊說。「關於那個人,你有什麼想法?」

  「天生的藝術家,雕刻家......」千理府像在吟詩。

  「不,頂多就是個建築工人。我在窗邊看過他的魚了,是其中一隻掉到我們這裡來的。那個設計......一幅畫不會同時有這麼多亮點,這樣會破壞畫面,讓它不均衡。除非是想極力表現給某人看,讓他以為自己懂藝術,實際上他只懂皮毛,學了什麼技術就統統加進畫裡,瘋狂賣弄,讓人誤信,投資。當然,大多數的人看到它精緻、漂亮,認為它仍是好貨,就會掏錢買了。不過這樣就顯得它是商業作品了。」

  千理府給他鼓掌。「你出師了,老弟,我們的想法難得一致。」

  「只是他為什麼要......」

  福本仰頭放空。他的手擺啊擺的,無意間瞄到虎口的酥餅。淺黃中帶橘的酥皮,塑成狹長的檸檬形狀,握在手裡,看著看著還能看出一條魚。

  他想到以前的事。

  他學會控制異力後不久,一天和大妹音羽在庭院裡追逐,音羽跑不過他,明顯落後。兩個人停下來休息時,妹妹跟他說了一句話。

  「哥哥,你變一條魚給我好不好?」音羽拉著他的衣角,求道。

  「不行,音羽,它會害妳受傷。」

  「那,」音羽換了一口氣息,接著講。「把你的力量借給我,我就能自己變出魚了。」

  「力量不能借的,音羽。」

  福本收著草坪上的小皮球和推車。

  幫忙澆個花,小福。他媽說。

  「哼。等哪天我對你下個魔咒,你就可以為我變出任何魚!」

  音羽手插著腰,向他宣戰。

  「你會義無反顧地為我變魚,直到幻想耗盡......」

  福本隨口唸出下半句,當初他不曉得這話是音羽從哪兒抄來的,現在想想......。

  他的大拇指一摸,手指內側沾滿麵皮的酥油,溼潤又黏滑。

  美生奈花了好一段時間才安撫好音羽,讓她待著。她走出座位,邁著長腿打算去取餐。

  「搞砸了,美生奈,徹底搞砸了。」

  她摀起雙眼,不敢看那張桌子,和坐在椅子上的人。

  美生奈踏著不穩的腳,每走一步,便感到有一雙冷眼背後盯著她。她慢慢來到櫃檯,那位店員小姐忙完了,頭抬起來,第一眼就見到她。「哈,你又被她遣送回來啦?」

  「我來拿我的餐。」

  「拜託,滿足她很難嗎?你就要這樣強硬,不知道是誰死死地撐著拉不下臉,憋著真相不告訴她。你可真高明!你們兩個能別再冷戰了嗎?」

  那店員將巧克力甜筒連細鐵絲架子交給她,鐵環處套著甜筒,長長的鐵絲接著一片底座,底下,店員的手按著杯墊,她順手承接過去,一面和那人談笑。

  「帶她去見真正的七先生。」店員用氣音和她說。

  美生奈手掌合住那杯墊,使它靠緊基座,回到橫樑外側下方的餐桌。「巧克力角。」她從架上取下一個甜筒,給音羽,小心地護著包住甜筒的薄紙。

  「效率真低。早點拿來不就得了?」

  音羽一把搶走,把甜筒頂的咖啡色圓蓋拔起,內中是填得滿滿的蜜紅草莓,表皮像淋了糖漿,外頭擠了一圈鮮奶油圍住。

  像是用個籃子框住新鮮的果實。

  她拿著長銀勺子瓢起莓果,一顆一顆地嚼著。「這才像樣嘛......」當莓果空去,甜筒裡忽然散出一陣冰霧,往上攀著,繞成一個小小的龍捲,愈卷愈大,像圓筒頂了個大號角。有兩股霧氣旋轉著構成腰身,白霧擴散、運行途中,音羽一度呆然。一層層環狀紐帶似的氣流中,她看見了如家一般溫暖的場景。

  「知道嗎?龍捲風是冷暖空氣交匯而成的......」

  那個大哥哥,小七在壁爐旁念著圖畫書。

  爐火狂烈地燒著。

  畫面又如環環水波泛開,轉成另一段錄像。

  他們在桌前喝著鮮黃的鳳梨汁,對著燭台般附著小圈握把高高的杯子吸入,音羽還咬吸管,燭影飄盪的那如黑夜籠罩的室內,兩人很快樂。

  液體顏色猶如黃銅,把回憶深鎖。

  「你看!我喝得到果粒......」音羽捏著吸管說。

  「你好優秀啊,什麼都會......」

  她大笑時帶著童真,就只想表揚他,手縮在胸前跑向他站著的身影。

  你是誰。

  記憶越發模糊,只有零散的片段。

  妒火。

  壁爐竄出火舌,一下如精靈消散。龍捲風也逐漸散去。

  椅上的音羽一條腿縮到了坐墊,望著冰淇淋架基座壓著的一張厚紙。

  「那是什麼?」

  「喔,杯墊啦,用來接水珠的。」美生奈笑著答道。

  音羽走來將架子搬開,拿起那張紙卡,翻面,背後竟是個「七」,一樣是藍色燙金的邊框和字。「是紙牌!那老闆人太好了吧,送我們這個。」

  恭喜妳。美生奈平實地說,心裡想的卻不是如此。

  「加下去......第四張牌了耶,美生奈!」

  她們攜手走出小店,迎向走廊末梢。音羽樂得笑呵呵,一面攤紙牌成一把扇子,數著。

  美生奈耳旁的髮絲掉下。她壓了壓耳殼裡純黑的耳機,那法螺形狀的東西停在她的耳上,音源線盪著盪著。

  「是,我是阿七......」

  兩人轉身走入一座黑色的房間。


 
這集有重大訊息要仔細看
說點心內話,美生奈演示給音羽看的那一段超難寫的。
小美的目的呼之欲出,但離他們找到七先生還差得遠。
下一話,「那個」終於要來了。心臟要夠強喔。
預告一下,主角團即將出場。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67298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2 篇留言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美生奈好浪漫。(ˊ///ˋ)
不過從與音羽之間的互動中,感覺有著強烈的執著與愛戀。
紙卡背後的七字,感覺像是一種對音羽的暗示,只是對方應該還沒察覺到吧。
福本等人撞見的魚,以及七先生想趕緊處理魚的行為上推測,我認為是美生奈變的。
而且這個契機會讓福本他們發現七先生與美生奈之間的身分與關係吧。
至於重大訊息,嗯…還在思考與找答案中(´・ω・`)

06-28 16:30

Komi
你厲害,推理專家。但魚有其他的用途。(請看70,74話)
他真的很愛音羽,這是愛到深處無怨尤了。
七的話,意思是七集團出品的東西。(原本他是不想讓音羽知道自己的身份的)06-28 16:50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哎?該不會重大訊息就在樓上被我想出來了?Σ(゚ω゚)
(在找的話,發現線索還是圍繞在小七身上)

06-28 16:59

Komi
對,就是被你想出來了。福本拿著奶酥時想到的事情,就是它的原理。(回去看就有)06-28 17:0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5喜歡★u10732014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68話的標題......... 後一篇:[達人專欄] 【小說】明...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lin881205大家
Reddit怪奇經歷短篇集翻譯上線囉!喜歡詭異經歷的你,趕快來看看吧!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21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