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6 GP

[達人專欄] 【原耽】樹葉組❦驚喜聖誕節03-Mr.蒼輝大伯

作者:西班白袍咖啡香│2020-02-02 21:52:53│贊助:12│人氣:189




  後面三人的對話,瑞樹一句都沒落掉,只是忍著笑站起身,葉雨燕見狀,也拉著兩個小孩站起來。

  「大哥,跟你介紹一下。」瑞樹拍拍兒子的肩膀,「這是葉問荊,十四歲。」

  「……Nice to meet you!Mr.蒼輝大伯!」問荊還來不及問到大伯的日文念法,來之前學的打招呼日文又給忘光了,一緊張就冒出這麼一句獨缺日文的中西合璧台詞,瑞樹噗哧噴笑,葉雨燕更是哈哈大笑,蒼輝眉毛一挑倒是看不出想不想笑,但他卻對著樹葉二人開火。

  「你們怎麼教的?」

  「抱歉抱歉……」聽得懂日文的瑞樹趕緊陪笑。當年葉雨燕初次見到蒼輝時,起碼有好好把人家名字的日文羅馬拼音給念正確,問荊說的卻是中文發音,這是日文中文漢字發音不同的鍋啊!「不過這打招呼方式蠻特別的啊,大哥你就當是年輕人的幽默饒了他吧。」

  蒼輝不置可否,目光移向問荊旁邊的小女孩。

  「這是幸田優實,六歲。」瑞樹又介紹道。

  「蒼輝大伯好。」優實乖巧地鞠躬。

  這個講的也是中文,但起碼沒有那種拼拼湊湊的違和感。

  「我是幸田蒼輝。請多指教。」蒼輝說的是日文而不是像上次面對葉雨燕時講英文,大概是想強調一下自己的日文名字發音,結果某人很不幸地抓錯了重點。

  「喔喔喔!是傳說中的夜露死苦……」

  話還沒講完,葉問荊就遭到兩位父親的巴頭攻擊。


  「既然外頭雪這麼大,午餐跟晚餐我們打算都在家裡吃,應該沒問題吧?」扁完人,瑞樹依然笑瞇瞇地望向自家大哥,「大哥要不要跟我們一起吃呢?」

  「我還有事要處理,你們想吃什麼讓小的們去準備就是。」蒼輝淡淡拒絕,卻又補了一句:「晚餐倒是可以,如果那兩個能至少學會怎麼打招呼的話。」

  瑞樹馬上答應,「我一定好好教導。」

  蒼輝點頭,朝葉雨燕看過來,一直冷銳的目光此時似乎柔和了些許,「好久不見,弟弟。儘管把這裡當自己家,別客氣。有需要什麼都可以跟小的們交代下去,他們的英文水平還算可以。」

  幸田當家這句是流利的英文,其中更明白展現了比起當年初次見面時候的溫差,還有對他這個非日文母語者的體諒。葉雨燕展顏一笑,把事先準備好的土產提過來交給對方。

  「好久不見,謝謝大哥照顧。這是一些台灣的點心,還請大哥收下。」

  蒼輝微訝,訝的是這人竟然在他面前烙日語,還說的挺流暢且沒有奇怪的腔調。

  「……我只會說這句。跟這句。」葉雨燕很坦誠地聳聳肩,旁邊瑞樹也笑了笑,伸手摟過自家戀人的肩膀,朝大哥有意無意地曬曬無名指的婚戒。

  「呵。」蒼輝唇角勾起一個極淺的弧度,拿過那袋台灣點心,「總之我收下了。」

  離開前蒼輝似乎低聲碎念了一個單詞,葉雨燕坐等人翻譯,瑞樹眨眼笑。

  「葉子你先幫我開房間裡的暖氣,我找大哥講幾句話。」

  「哦。」

  拉上紙門,葉雨燕很無奈地看著問荊跟優實,雙手環胸。

  「葉問荊同學,解釋一下Mr.蒼輝大伯是什麼。」

  問荊不回答,那頗為俊俏的臉頰泛著薄薄的尷尬紅,「爸你太狡猾了!自己一個人日文說的那麼溜!」

  葉雨燕嗤了一聲,拿起貼在牆上的遙控器把空調開成暖房,「我這是有練過的好嗎?誰像你在那邊亂拚亂湊!出發前瑞樹明明都教過你們基本的打招呼,看到下雪太興奮全忘光了?還把人家叫成那個大叔,都看過照片了至少該記得人家長什麼樣子吧?」

  「……那張照片的蒼輝大伯又沒有梳成西裝頭,而且還只有側臉。」

  問荊說的就是蒼輝跟謎之女子合照的那張,確實蒼輝因為比較靠近鏡頭而只露出帶有傷疤的左眼,瀏海也是隨意地散在臉頰兩側,和今天的造型相比之下更多了一點隨意的氛圍。

  「是有疤的側臉。」葉雨燕強調。

  「我哪知道他右眼會不會也有疤!」問荊叫著,臉更紅了,「反、反正我現在記得他是蒼輝大伯了,這樣可以了吧?」

  「可以啊。」葉雨燕微笑,他本來就沒有要逼死兒子,看人即將見笑轉生氣,就也不再管他,而是牽過優實笑問,「小優實有叫對,來再說一次?」

  優實軟聲奶氣地說,「蒼輝大伯。」

  「講中文也可以嗎?」問荊故意挑釁,稍早前老爸不是也不知道日文的大伯怎麼講嗎?竟然還教訓他,這不就標準的五十步笑百步?

  葉雨燕不慌不忙回道:「你要是有本事,講韓文俄文德文法文都隨便你,只要統一用一種語言,都比你在那邊假鬼假怪講什麼Mr.蒼輝大伯要好。」

  「It’s free style!」




  走廊上,瑞樹很快追上蒼輝的腳步。

  「大哥──晚上留點時間給我們,講講幸田家的歷史好嗎?」

  「……」蒼輝回頭詫異看人一眼,「從前你不是最不耐煩聽這些?現在是怎麼回事?」

  「其實不光是歷史,我也想看族譜。」瑞樹笑得好甜好可愛,「之前大哥說把葉子跟那兩個孩子也列進去了,我們都很想看看呢。」

  「看看倒是無妨。不過你要我講歷史,是要他們也一起聽麼?」蒼輝說,「他們又不懂日文,還得要你口譯吧。」

  「這樣我才能記得更牢嘛。從前沒有好好聽,現在被孩子們問起來什麼都不知道,總有點過意不去。而且……」瑞樹緩聲說道,話裡已有點撒嬌的態勢,「之前是我任性離家,什麼都讓大哥一個人背負,我這做弟弟的,也是時候該一起分擔了。」

  這在從前,是絕不可能從瑞樹嘴裡說出的。
  當年這個比自己小十歲的弟弟把夢想看得比家族重要,高中一畢業就迫不及待地離開家鄉遠赴台灣闖蕩。小時候明明還是笑口常開那麼可愛,也不知從何時起就變得總是一臉戾氣,皮笑肉不笑的模樣。

  然而暌違多年的再次見面,長大不少的弟弟身上多了份柔和,甚至還帶了戀人回來給自己認識,兄弟倆的互動,也從每年寥寥可數的年節簡訊與賀卡,進步到偶爾彼此傳傳近照分享生活報個平安──

  蒼輝是有稍稍被感動,不過面上仍然不顯,反而用鼻子冷笑,「花言巧語,你的真實目的還是為了照片上那個女人吧。」

  瑞樹當然不是省油的燈,便順著人的話笑道:「大哥若願意分享,小弟我就洗耳恭聽。」

  「……」蒼輝正想開口,忽然瑞樹房間的方向傳來一聲重物落地的碰撞聲,還有隱隱約約的叫罵聲。

  這下連瑞樹都無語了,抹過一把汗偷眼瞥向蒼輝,只見自家兄長很明顯的翻個白眼。

  「……那大哥您忙,我這就回去管教孩子。」

  瑞樹一拉開房間紙門,就看到葉問荊大字形趴在地上,而優實戰戰兢兢地跪坐在哥哥背上,他們的爹則在旁邊悠閒地讀秒。

  「……誰來給我解釋一下?」

  葉雨燕指指兒子,「洛基。」又指指女兒,「索爾的槌子。」

  居然用電影的老梗。瑞樹失笑,確認過葉雨燕眼神後點點手叫優實從人身上下來,解除了問荊的負重後在人身邊坐下,「問荊你自己說?」

  少年鼓著臉爬起來,一邊撢著自己的衣服試圖把壓縐的地方弄平。姑且是把跟葉雨燕的對話重複一遍。

  「蒼輝大伯既然英文很好,應該也能學點中文吧?不然我們這些小孩子很難交流啊。」問荊振振有詞地說,「就只有爸跟豆桑可以跟大伯無障礙溝通,羨慕忌妒恨。」

  「他是能聽懂我、葉子還有他自己名字的中文發音,所以你們兩個打招呼的時候用中文也沒問題。不過,」瑞樹像能讀心一樣抬手制止了正要插嘴的問荊,「你們是小輩,第一次到別人的地盤上,用人家的母語跟長輩打招呼是基本的尊重,所以我才教你們日語怎麼講。大哥他不會計較,但你們也不能失禮。」

  「至於開車來接我們的那些人嘛,大哥的意思大概是黑道的歡迎場面還是用日語比較有氣魄。」瑞樹解說完畢,以掌心揉亂了少年的髮,「服氣了沒?」

  「好嘛。」問荊勉勉強強回答,忽然瑞樹畫風一變,還按在人頭頂的五爪像夾娃娃機的鐵夾一樣掐住兒子腦袋。

  「你是不是還有話沒講完?」瑞樹還是微笑著,臉上黑氣卻加重幾分,「如果只是剛才那些對話,葉子應該不會動手摔你?我再給你機會,你自己老實說?」

  葉雨燕雖不是特別高大強壯的體格,在跟瑞樹交往以來彼此切磋,柔道摔技卻是略有長進,而且問荊身量尚未長成,身材比他要略小一圈,偶爾抓來摔這麼一下還不成問題。不過畢竟也是耗損,瑞樹可捨不得葉雨燕那有舊傷的手臂硬使這種傷敵一千自損八百的招。

  問荊一雙紫色眼睛心虛地往旁邊亂飄,話在嘴裡滾了半天吐不出完整句子,結果卻是優實開了口。

  「哥哥被把拔打頭的時候亂跑,弄到海報,海報就掉下來了……」

  瑞樹一愣,連忙往牆壁看去,但那牆上的海報仍好端端掛在原位。葉雨燕苦笑一聲。

  「所以我才摔他。不過在他們還沒仔細欣賞前我就把海報掛回去了。」

  瑞樹又看回問荊,少年立刻哭哭投降,「豆桑饒命,我不該傷害海報!不要把我做成消波塊!」


  「若按黑道規矩,你待會就能聽見海哭的聲音。」瑞樹嘆口氣鬆開手,「不過念在你是初犯,又有悔意,海報也沒有破損,所以從輕量刑。」

  「多謝豆桑大恩大德!」一聽不用被做成消波塊,問荊很誇張地採五體投地跪姿,對瑞樹說盡了好話,瑞樹才終於點頭讓人平身,少年立刻窩到葉雨燕身邊露出諂媚的笑臉。

  「幸好海報沒事,不過我剛才好像看到海報後面有很多照片……?」

  「那些是以前給你們豆桑的『教材照片』,是『蒼輝大哥跟你們豆桑曾親身參與的案子』。」葉雨燕笑容溫暖,眼神卻極為森冷鋒利,「你看過刑偵劇裡面,那些血淋淋案發現場的照片吧?蒼輝大哥體諒你們都還是孩子,所以才用海報遮擋,不要辜負他老人家的用心,懂?」

  問荊的臉上表情像是真的被做成消波塊一樣固化,連優實雖然聽得不是很懂,卻也是給自家父親那陰森森的笑容給嚇愣了,哇的一聲哭著爬到瑞樹懷裡。

  「剛才一直想講來著,在日本是不會把人做成消波塊的,而是塞進水桶灌水泥,沉到東京灣呢。」瑞樹溫言拍撫著懷裡的女兒,平心靜氣地望著問荊,「……所以不要靠近那面牆,知道嗎?」

  相較之下,瑞樹的這一句警告簡直是溫柔如慈母,兩小孩立刻點頭如搗蒜。

  瑞樹滿意的不得了。能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真不愧是葉子我婆!



下一篇




以下雜談

可怕的爸爸X2 (####

不得不說寫問荊被霸凌有種意外的開心感WWWWWW((問荊哭哭
葉子應該很適合講鬼故事,絕對的氣氛保證人!(O

最後依舊讓瑞樹曬恩愛不解釋AWWWWA
幫忙遮掩兒時糗照兼管孩子什麼的根本神隊友啊!


以上!

出沒地點歡迎大家來踩踩或戳戳追蹤(́◉◞౪◟◉‵)
小說會同步在PENANA進行連載!
IG有手繪草圖出沒!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67237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西班牙咖啡|甜閃|黑流亮黎|葉雨燕|樹葉組|幸田優實|葉問荊|幸田瑞樹|幸田蒼輝

留言共 2 篇留言

黑流☆鮪魚
小屁孩問荊皮繃緊點AwwwwwwA

02-02 21:54

西班白袍咖啡香
要好好聽兩個爸爸的話啊AWWWWWWA02-02 22:06
芯玥兒
要乖乖的才行XD

02-02 22:42

西班白袍咖啡香
沒錯沒錯AWWWWWWA02-02 22:5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6喜歡★spanish2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塗鴉】給自己又努力撐過... 後一篇:[達人專欄] 【耽美】穗...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newlife0627喜歡哈利同人的朋友
《哈利跛倒》更新囉~歡迎來坐~看更多我要大聲說3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