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支援系的強力反擊】 第一章 布聶彌爾森林(33)-對談

作者:綠色奇蹟│2020-02-02 18:11:25│贊助:2│人氣:46

 
 
 
 
「那麼……胖子先生,差不多該跟我說實話了吧?」
 
「……」
 
該來的果然躲不掉,剛剛那樣的說詞會被接受才有鬼。
 
而且能吐槽的地方實在太多了,光是我一個等級不到十的人出現在高等魔物出現區域、還活著,本身就是一件很可疑到讓人無法相信的程度。
 
換做我是伯格,也一定不會相信那些話。
 
看到外面一群可稱之為《穿著亮橘色字條高等級裝備的菁英冒險者》,舉手投足都對伯格如此敬畏就知道,這人是這裡的領隊。
 
能夠帶領這群《菁英冒險者》、絕對不是省油的燈。
 
怎麼辦……好緊張。
 
這男人就像是以前進公司裡面試的面試官一樣,滿臉笑容卻讓人摸不著頭緒。
 
被錄取、進公司後才發現當初面試我的那位先生,是一個相當厲害的人,據說是理事長的小兒子,從最基層的員工開始做起,年紀輕輕的就做到現在的管理層,聽說花費的時間僅僅不到五年的時間而已。
 
聽到他的傳說可還不只如此,反正就是多到數不清的程度,然後最可怕的是……這些全部都是真的,杜撰的部分反而少到用單手就能數出來的程度。
 
不管是背景還是能力都是不容小覷的男人。
 
眼前這名為伯格‧奧斯頓的男人給我的感覺跟那位傳說中的經理是差不多的存在,很容易讓人緊張。
 
果然是因為相當優秀的關係嗎?被相當優秀的菁英當面一對一詢問,感覺就像是被他抓到把柄一樣……
 
雖然我現在確實是這樣沒錯……
 
「你是擔心我對你做些什麼嗎?」
 
「呃……嗯……」
 
我忍不住的點了點頭,隨後發現這樣不禮貌就又搖搖頭。
 
伯格好像被我這樣的舉動逗笑,輕聲笑了聲後就說道。
 
「放心,我不會對你做什麼的,我只是對你的能力很有興趣而已。」
 
「咦……?」
 
我發出了有些愚蠢的聲音,這時候站在伯格身後、黑髮的男人插嘴了。
 
「伯格他啊~看到很有潛力的人就會忍不住的產生好奇,然後會很想要研究、甚至鍛鍊他,他的老毛病。」
 
「艾倫啊……別這樣拆我的台……」
 
伯格有些無奈的側頭看著身後的男人,名為艾倫的男人『嘿嘿~』的笑容面對著他。
 
伯格輕微咳了一聲,又正色的面對著我。
 
「你的魔力型態是我從來沒看過的,所以忍不住就產生了興趣。」
 
聽到這裡稍微放心了一下,但隨即伯格又講了句。
 
「除此之外,我還很好奇你是怎麼以這樣的等級、在這裡生存下去的,你剛剛對我的說詞有說謊的成分,所以……能否告訴我實話。」
 
該來的還是來了……
 
看著眼前用認真表情說話的伯格,不曉得自己到底能不能信任著他。
 
自己稍微陷入了兩難的境地。
 
是有一點是可以說的,那就是自己的能力,伯格目前對我最有興趣的就是能力了……
 
突然想起傑克曾經對我說過的話。
 
『不要傻傻地把自己的個人資料告訴別人,這樣等於讓對方掌握你的一切,甚至利用你的個資做些犯法的事情,要盡量用真假情報混合著用,讓對方沒辦法徹底利用才行,會告訴別人自己資料的傢伙全部都是傻子,底細都被摸清楚的情況下,很難脫離對方的掌控。』
 
抱歉,傑克,我現在必須當那個傻子了,如果告訴他我的能力能夠讓對方不追究其他事情的話……這傻子也當的划算了。
 
「我只能告訴你關於我能力的事情,其他事情我有點一言難盡……我有苦衷的,能的話請別繼續追究下去。」
 
伯格稍微一愣,但隨著說著『如果你願意跟我說的話,我就不會追究其他事情,畢竟我對你的能力真的很感興趣!』
 
伯格一臉興奮的拍桌、上身越過半個桌面靠近我,害我馬上嚇到往後縮一大下、還撞到桌子。
 
腳趾好痛……
 
我眼角瞄到艾倫單手掩面的模樣,看來他也不容易啊。
 
「咳!」
 
聽到艾倫發出的聲音,自覺失態的伯格,就保持微笑的退到桌後看著我,像是剛剛一切都沒發生過的微笑著。
 
我重整一下姿態,端正一下坐姿、一邊揉著腳拇指。
 
好,這樣就能讓對方不追究的話比什麼都好,有些事情實在不想讓其他人知道。
 
尤其在不知道那些《集團》的正體前,敵在闇、我方在明,相當的不利。
 
能盡量減少透露出自己可能是異世界人的情報,越少越好,甚至有些是神才知道或是太超越這世界的常識也要盡量別讓其他人知道。
 
只要將必要的透露給他知道即可,反正他也不知道我是否透露出全部。
 
對方只是想知道我的魔力型態而已,那其他資訊應該就沒必要說明。
 
「我……」
 
我稍微深呼吸、吐氣,來回幾次後,做好了覺悟訴說著。
 
關於我的能力、魔力變質一事等說給伯格聽,未告知的部分為《突破界限》、《預測者》、《解析者》、《望海者》及《?????》。
 
雖然想要將《魔力干擾無效》也當作秘密隱藏起來,但不知道為啥……感覺隱藏這部分會不太好,於是還是講出來了。
 
伯格從頭到尾表情都沒有任何變化,他安安靜靜地聽我說完所有事情。
 
等到我說完後,我背部流了很多汗,手掌心有些疼痛,自己在不知不覺的情況下握緊,指甲都陷進去了。
 
伯格沒有任何動靜,只是很安靜的看了眼身後的艾倫,艾倫對他點點頭後,又轉過來看著我。
 
我很不安的看著伯格。
 
該不會他認為我在唬爛吧?
 
但伯格卻開心的笑了,是那種很開懷的笑,感覺伯格的情緒高漲起來。
 
「我相信你說的話,艾倫向我保證,你講的全是真話。」
 
「呼……」
 
在我安心之餘,突然感到困惑,為什麼是艾倫向他保證?
 
在我還搞不清楚狀況時,伯格對我微笑說著。
 
「謝謝你告訴我能力,那我告訴你一些事情作為交換吧。
伯格舉起大拇指指向身後的艾倫繼續說道。
「我身後的艾倫是我培育出來的冒險者之一,外面的冒險者也全是我培育出來的,所以他們有怎樣的能力我一清二楚,前提講完了、接下來最主要的,就是艾倫擁有罕見的能力《測謊者》,能夠完全的測量對方哪些部分說謊、哪些部分是真話的特別技能。」
 
「咦?咦?」
 
「你怎麼可以把我的能力講出來啊……」
 
艾倫無奈的看著伯格,伯格回敬了他一個笑容。
 
「有什麼關係,我相信胖子先生的品格,所以我就放心地跟他交換情報了,他都把他自己的能力說出來了,不回禮就有失禮儀了。」
 
「真拿你沒辦法啊……」
 
艾倫無奈的撥了一下劉海,漫不經心地看著我。
 
「你現在知道我的能力了,可以相信我們了吧?畢竟可是冒著風險告訴你我方的貴重情報。」
 
「…………」
 
「怎麼?這樣還不能換取你的信任嗎?」
 
我處於震驚狀態,有點不知道該怎麼回話才好。
 
總覺得自己剛剛好像知道了什麼很驚人的事情,但更重要的是……
 
為什麼我透露自己的能力反而是艾倫的能力被揭露啊?!!!
 
看到伯格以及艾倫用很驚訝的表情看著我,我整個呆愣住。
 
我該不會……
 
「我沒想到會被吐槽呢……」
 
「沒想到有人可以大聲吐槽伯格呢……」
 
伯格呆滯的表情,艾倫則是看到世界驚奇不可思議的表情看著我。
 
我整個臉超燙的不敢看眼前的兩位,直接趴在帳棚內設置的簡易桌子上,頭也不敢抬。
 
一不小心的講出自己內心話是多麼的令人覺得害羞,簡直太糟糕了。
 
我到底在幹嘛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嘛,伯格就是這樣的傢伙,很喜歡研究、鍛鍊別人,然後再拿自己鍛鍊的人的能力當作情報交換,很差勁對吧?」
 
「別把我想的那麼糟糕……我可是深思熟慮過才這麼做,而且我拿來當作交換的情報通常就只是你們比較表層的能力,你們真正的殺手鐧我可是一個都沒說出來過喔。」
 
「嘛,確實跟自己真正能力相比是不太重要的能力,這我沒話說,不過被爆料果然還是覺得你這傢伙真的很差勁呢。」
 
艾倫與伯格開始自己聊了起來,我還是趴在桌子上完全不想抬頭。
 
太習慣跟神以及莎莉娜、用著不管是內心還是講出口都能通的溝通方式,導致長期下來已經分不清楚是內心想的還是講出口的。
 
不行,這壞習慣得改,這裡可是異世界,講錯話可不是被罵一頓就能解決的,對方的拳頭是有辦法打死我啊……
 
必須更慎重一點啊!!
 
「胖子先生,你還好嗎?」
 
「這傢伙的臉很紅耶,要不要叫奧爾瑟雅看一下啊?說不定是身體不舒服。」
 
「他並不是那個問題,八成是剛剛不小心講出真心話而感到害羞吧。」
 
「剛剛那樣就害羞嗎?」
 
我抬起頭看了眼正在聊天的伯格跟艾倫,兩人像是熟識很久的朋友、完全看不出上司以及部下的那種關係。
 
我的視線成功的讓眼前這兩人停下來,一起轉頭看向我。
 
伯格像是知道我在想什麼似的,馬上講了句。
 
「我們確實是從小一起長大的朋友,外面的大家都是喔。」
 
「嘛,某種程度上……確實是這樣沒錯,只是外面的那些傢伙有些太死腦筋了就是。」
 
「……那個……呃……你們還會覺得我很可疑嗎?」
 
我忍不住的說出口,才發現自己問了蠢問題。
 
他們兩個倒是用很認真的表情、異口同聲的對我說。
 
「「很可疑。」」
 
哇……我到底在講什麼奇怪的話,這不是擺明著的事情嗎?我到底在問什麼?
 
但是……可以確定他們是可以溝通的對象,對我以及莎莉娜來說,是個很好的突破口,至少不是見到我就要殺掉我的《集團》或是壓制森林之主的《終焉教》。
 
振作點,森凜然,他們是可以溝通交流且具有理性的一群人,否則我人早就醒不過來、直接入土為安了。
 
心中鼓起了這樣的勇氣,開口說話。
 
「那……為什麼沒在第一時間點……就……就將我綁起來、或是殺掉我呢?」
 
伯格先生很自然地對我微笑著。
 
「我已經將你綁起來了喔。」
 
咦?我可以自由活動啊?
 
伯格馬上接著說。
 
「這個帳篷就是簡易的監牢喔,完全無力化指定對象的技能跟魔法。
 
你等級也不到十,想要制服你實在太簡單了,所以就沒有給你施加束縛你的措施,但如果你等級又更高一點大概會再加上《束縛結界》……
 
雖然這樣講,但在你嘗試要發動技能的時候,這個監牢就已經直接被你破壞掉了,就算是簡易版的,也不是那麼容易就可以破壞掉的存在,所以在你做出這樣的行為時、就對你產生興趣了。」
 
我醒過來的時候,聽到的簡易牢房原來不是我聽錯嗎?!原來是真的啊!!!
 
完全沒有真實感……不過那時嘗試發動《魔力感知》,確實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所以簡易監牢是真有其事。
 
「能夠發動一次技能就將伯格製作的簡易監牢破壞掉,你確實很不簡單,連我都對你感興趣了。」
 
艾倫忍不住的佩服著。
 
但怎麼破壞掉……這件事情我本身也是一頭露水,我並沒有可以破壞的技能……
 
伯格先生像是知道我在想什麼,馬上就反駁我。
 
「不,你有的,從你告訴我們的技能中,有一個技能確實可以完全無效化監牢的效果,《魔力干擾無效》,還是超越級的EX級,能打破任何困境的最高等級,夢幻般的能力。」
 
咦?可是這技能我記得神說過可以無效任何干擾自己使用魔力的技能與魔法……
 
……啊,真的假的?
 
如果按照這邏輯來看,無效化我的技能跟魔法之類的監牢也算是《干擾自己使用魔力》囉?
 
伯格又像是能猜到我想什麼似的,點了點頭。
 
突然有種剛剛有跟伯格他講這個能力,真的是太好了,不然這裡的對話就會陷入僵局,並且會讓伯格知道我沒有全部坦白,彼此信任因此交換情報的事情就不會發生了,對方可能還會因為不信任繼續監禁我也說不定。
 
我忍不住的後怕著。
 
一旁的艾倫終於忍不住的發出聲音了。
 
「……麻煩你們講話,這樣點頭跟自說自話,搞得我完全不清楚你們在幹嘛!」
 
「啊啊抱歉,只是胖子先生比較喜歡這樣的談話方式,我就只能配合他了。」
 
我忍不住的跟艾倫直接道歉。
 
沒辦法……誰叫我用這種內心溝通的方式用了十二年了,畢竟神跟莎莉娜都是直接跟我連繫,所以我想什麼他們也知道的一清二楚,自然就沒有講話的必要性。
 
都快忘記不是所有人都有這樣的能力。
 
「話說回來,伯格先生能讀懂我的內心想法,也挺厲害的。」
 
「不……老實說《讀心術》這樣的罕見技能,我所培育的冒險者中沒有人會這樣的技能,我頂多是靠你的表情跟肢體去猜測你的想法……但如果你想了複雜一點的東西,我很大機率會猜錯了,請胖子先生有話就說出來吧,別緊張,我們不會加害於你。」
 
「抱歉……我太習慣這種談話方式,畢竟我姐姐可以完全讀懂我在想什麼……」
 
「這句是在說謊呢,那才不是你的姐姐吧?不過能完全讀懂你在想什麼這點確實是真話,我對於你《姊姊》也產生了興趣呢。」
 
艾倫講完後,伯格眼睛閃閃發亮,跟剛剛詢問我能力的表現一模一樣。
 
哇啊,艾倫的《測謊者》這技能明明超好用的,怎麼會被分類在不太重要的範圍?這些人的標準跟神一樣奇怪!
 
「先不提那是不是你真的姐姐了,我有接獲到莉拉傳遞的消息,說『陶德跟著一位從沒看過的女性,往這個方向走過來了。』,恐怕……那位女性應該就是跟你走散的姐姐?」
 
「等等!那位女性有什麼特徵?!可以告訴我嗎?!」
 
我激動地拍了一下桌子。
 
不過有人比我更激動。
 
「等等!陶德那傢伙!無視給他的任務嗎?!」
 
艾倫有些憤怒的看向伯格,額頭上好像冒出青筋,看起來那位叫做《陶德》感覺好像不是第一次做這樣的事情了……
 
「冷靜點兩位,我話還沒說完,莉拉傳遞的消息還有一大段呢。」
 
伯格微笑著,傳遞了後面的消息。
 
『陶德放出了四十具從未看過的高級魔道具,在森林《淺帶地區》找尋殘存的《終焉教》,但被那名未曾見過的女性用奇怪的廣範圍魔法直接破壞二十八具。
 
隨後陶德與該女性見面並進行交談,而後陶德釋放了魔法殲滅了《淺帶地區》的《異常事態》,最後跟著那名女性朝著《中央地區》前進。
 
而剩下十二具魔道具在陶德的魔法消失後就迅速的分散開來,雖然好好的執行我們交代的任務、但果然這傢伙太我行我素到令人不爽的程度……』
 
講到這裡,伯格苦笑著。
 
「抱歉,她抱怨的事情太多了,我直接切入重點吧。」
 
一旁的艾倫則是點頭贊同著那段抱怨內容,口著低語著『那傢伙實在太隨心所欲了。』
 
我也只能跟著苦笑,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就我所認知的諜報人員是有辦法參雜那麼多個人情緒在裡面嗎……?
 
不過這裡是異世界,肯定跟原世界的常識完全不同,所以我並沒有糾結多久,繼續聽伯格述說下去。
 
『那名女性的長相裝扮為,淡紫色的髮色並綁成麻花捲、身披灰色的披風、內為白襯衫,下半身為黑色的貼身長褲,穿著完全包覆住腳的全黑布鞋。』
 
聽著伯格敘述著,我忍不住鬆了口氣……
 
……莎莉娜平安無事,真的是……太好了。
 
「後面還有些關於這位女性的事情。」
 
伯格繼續說著,我卻忍不住緊張了起來。
 
難道還有發生什麼事情嗎?!
 
『我觀察了一陣子,這名女性等級相當低、卻出現在這樣的森林中,雖然很可疑卻有幾個證據可以證明她不是《終焉教》一員。
 
第一,她從《外頭》進來的、也就是在我們進來之後一段時間才到達。
 
《森林之主》的波動在進來森林時確實相當虛弱,因此可以得證,那些《終焉教》應該已在《深處》了,所以她不可能是《終焉教》的教徒,從時間上就不吻合。
 
第二,我們一路上已經擊殺數十個《終焉教》的教徒,但是跟那名女性相比,她實在是太《乾淨》了,並不像是生活在《終焉教》的成員,見過成為《終焉教》信徒的下場,不可能保持那樣的《姿態》。
 
第三,那位女性使用的《神聖魔法》,範圍極廣卻只針對了魔物及陶德的魔道具,我雖然有躲過魔法攻擊,但周圍的植被波及到後、最後卻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根據伯格大人描述的《終焉教》使用的《神聖魔法》性質是完全不同的存在。
 
以上三點,就是我判定她不是《終焉教》的證據。
 
雖然可疑的地方還很多,像是怎麼穿越《死寂沙漠》的……怎麼一人籌備物資抵達這裡……但不影響最終判斷。
 
我會繼續尾隨著她,以便後續觀察。
 
如有需要,我會制服住她,不會對她下殺手。
 
PS.陶德防守我防得很嚴、我沒有任何下手的機會,這傢伙到底在搞什麼啊?
 
莉拉敬上。』
 
伯格接著繼續說著。
 
「放輕鬆,簡單來說,那名女性目前是無大礙,只是我很擔心陶德到底在想什麼。」
 
聽到莎莉娜沒事我就放心了,我就放鬆的趴在桌上。
 
雖然擔心莎莉娜可能會被制服,但她首要目的應該是找到我,並不會做多餘的事情,所以這擔心就顯得不必要。
 
她身邊的那名叫《陶德》的冒險者,比較讓我擔心……但從現有訊息來看,應該是不會加害她,所以這件事情先暫時放一邊。
 
依照莎莉娜的《精神連繫》是有辦法找到我的所在方位,因此不用擔心莎莉娜找不到這邊來。
 
放下一顆心中的大石頭後,還有另一件重要的事情……
 
那就是壓制森林之主的《終焉教》以及莉拉給的訊息提到在《深處》的《終焉教》,這下可以確定是同一批人沒錯。
 
目前可以確定的是,伯格等人並不是危險人物,相反的,反而是站在同等立場的我方。
 
從剛剛一些資訊可以得知,他們來這座森林很有可能是為了殲滅《終焉教》的人員,那對我和莎莉娜都算非常有利了。
 
神教授的知識中有提到,成為《終焉教》的一員是會發生《變化》的,而我很清楚我跟莎莉娜絕對不是,因為那《變化》太明顯了。
 
此外,那訊息相當讓我確定,伯格他們一定知道《終焉教》的《特徵》。
 
我被他們救回來就能確信這一點了,假如他們不知道其《特徵》僅靠《可疑》就一律殺,那我就不會在這裡了。
 
雖然被懷疑怎麼穿越《死寂沙漠》的,但我從一開始就說過我們是突然被召喚到這裡,《測謊者》肯定知曉這是不是謊言。
 
現在我們因這消息被雙重證實了,所以我們身上的嫌疑也差不多清乾淨了。
 
好,目前好消息接連不斷,之後就是等待莎莉娜來這裡跟她會合、然後再離開吧!
 
放鬆了一下,抬頭便看到伯格對著我微笑著,看著我的雙眼充滿著好奇心。
 
「剛剛注意到你對於《終焉教》這詞時,你的樣子有點不太對勁……你很反感?」
 
「咦?」
 
我剛剛有表現的那麼明顯嗎?
 
也說不上是厭惡,頂多就是對於那些執著要解放封印的邪教感到煩躁,但又不得不說因為他們的關係,自己跟莎莉娜才能如此順利的逃離《深處》,原本對應森林之主的對策反而都沒用上。
 
這意外的插曲讓我們一切如此順利,沒發生什麼意外真的是太好了。
 
就結果論而言,對《終焉教》也談不上恨跟反感,但也對他們沒有好感就是了,畢竟為了解除封印、做的許多事情都太《糟糕》了。
 
最糟糕的是……類似《終焉教》的《教團》有無數個,只是其中最大的《終焉教》一定是《始祖》帶領的。
 
唉……好討厭的感覺……想到就覺得頭暈……
 
神的知識中,他放出的消息之後被流傳、扭曲,因此變成需要獻祭才能召喚鑰匙這一說法或是直接獻祭給《終焉獸》讓牠提升力量打破封印等,因而讓無數邪教誕生各種噁心的儀式。
 
但這也不能怪神,如果真的讓《終焉獸》被解放出來,誰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甚至有可能發生《比末日還要更糟糕的事態》,為了防止最糟糕的未來發生,做出這樣的手段也是無可奈何,即便那樣誕生了許多噁爛的儀式。
 
如果召喚我的《集團》也是其中一個邪教的話……想都不敢想……這不就代表召喚我就是為了獻祭給《終焉獸》嗎?
 
這樣想的話,想要殺掉我就很合理了,但卻又給人感覺很弔詭,如果只是單純的獻祭,有必要大費周章的召喚來自異世界的人來殺掉、藉此獻祭嗎?
 
而且我出現位置還完全未知,也不一定會出現在他們所想的位置上……我會出現在《終焉獸》附近純粹就是自己運氣太差的關係……
 
這一切果然還是說不通……訊息量實在太少了,無法推測召喚我的真正目的。
 
想到這我忍不住的嘆氣著。
 
「說不上討厭或喜歡……不,應該是討厭吧……這樣的教團有無數個……想到就覺得無力。」
 
「感覺你知道些什麼呢。」
 
我一直看著桌面,有氣無力的繼續講著。
 
稍微注意到伯格的語氣有些不同,但我並沒有多想繼續說著。
 
「《終焉教》的事情…嗎?…不……知道這些也沒用…他們是消滅不完……!」
 
我突然被伯格緊抓住,突如其來的力道讓我受到驚嚇。
 
被伯格及艾倫的表情變化嚇到,他們表情變得極其凝重。
 
慘了,我是不是說了不該說的事情了?
 
我在幹嘛啊!前頭還說不要透露太多關於神才知道的事情!!
 
「你如果知道些什麼的話,就告訴我們吧!」
 
「我們也非常需要這些情報,你知道多少就能告訴我們多少!」
 
「你們冷靜點……」
 
說實在的我快要被你們嚇死啦!!散發的氣息有夠恐怖的!!
 
很像在公司遇到來找碴的一群恐怖大叔的感覺!而他們兩個又更勝那些大叔!!
 
這次可沒有傑克來救我,我必須自己想點辦法……不,我已經是二十九歲的大人了,怎麼還老是讓傑克救我啊!!
 
振作點!!都出社會幾年了!!該經歷的全都經歷過了!!不要害怕!凜然!!
 
沒什麼好怕的,我又沒做什麼虧心事!
 
更恐怖的森林之主我都遭遇過了,沒事的!
 
但看到伯格跟艾倫的凝重表情我還是孬了。
 
對不起,我錯了。
 
「先……先放開我,這樣沒辦法好好講話……」
 
我這麼一說,伯格馬上放手退回自己的位置上、艾倫則是無聲無息地站在我的身後,怕我逃走似的。
 
我錯了,這比那些找麻煩的大叔還要棘手!!我會不會被毀屍滅跡啊?!
 
「抱歉……我太急躁了……」
 
我感受到自己的臉頰濕濕的,用手摸了一下……
 
我哭了。
 
我居然被嚇哭了,實在有夠丟臉的!!!
 

----------------------------------------------------------------------------------------



作者有話要說:

這話主要是釐清一些事情,以及讓讀者更清楚《終焉教》的一些事情。

基本上那個《始祖》是不可能洗白的,每一世代的教團全是因為他的能力才搞成這樣,不,倒不如說《始祖》發狂後才變成這個樣子,每一次轉生得到的《累積知識》都是充滿血腥及狂氣,因此轉生會發瘋是既定事項。

而這《變化》非常明顯,基本上就跟你看到《獸人》你就會知道『啊,他就是獸人。』同等的好辨認。

諷刺的是,因這《變化》才有辦法生出《足以壓制接近完全體的森林之主》的複數個體,肉體能力之強足以壓制森林之主。

而這樣強大的《代價》也相當殘忍,所以之後就會知道那所謂的《變化》是怎麼一回事了。

接下來是有人可能會懷疑時間線的問題,請不用擔心。

這點之後我會寫出完整的時間線,讓各位比較不混亂。

基本上會有對不上的情況,一律都是凜然的問題、他的移動速度實在太快,很多往返的距離時間其實極短,因此才會產生這樣的錯覺。

有些沒交代覺得奇怪的事情,看下去就會知道是怎麼回事了。

畢竟故事是多重交會在一起,絕不會是只有一個人的故事。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67210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ex1234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支援系的強力反擊】 第... 後一篇:【支援系的強力反擊】 第...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laxrc817喜歡看實況的巴友
我的實況台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XgFa35QQUZSmYqGGao9tTw?sub_confirmation=1閃之軌跡 1 改 實況 喜歡的話歡迎訂閱看更多我要大聲說5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