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6 GP

[達人專欄] 鐘聲響起

作者:雅仲│2020-01-31 21:20:47│贊助:12│人氣:131
  一名衣衫襤褸的男人側臥在暗巷內,遠離鋪設有鵝卵石的主要幹道,面頰被濕土沾附的他眼前有數隻果蠅盤繞。他的耳際緊貼泥地,當向南的天文鐘敲響,可以聽見石道上眾人摩肩接踵的鼓噪聲,他們都為快步移動到南門,只為迎接返城歸鄉的騎兵隊。

  民眾依循現場指揮排序成兩列,從城鎮另一方依舊清晰可聞人民的歡騰,縱然回程的士兵情況看來相當嚴峻也是一樣。

  鱗甲不僅破損,多個部位甚有穿鑿或遭受咬噬的跡象。士氣明顯不振的騎兵後方另有馬車載運著屍體,即便已經用布幕遮掩,仍能清楚看見下方的堆疊鼓起;但人們依然不知停歇的歡聲雷動,彷若並未看見這些。

  不過亞克斯看見了。當他身在馬鞍上,理應不會留意到的卻看見了,那名無人聞問的男人眸底映照進自己的身影。

  那時他也在這裡。可是當時本已無法再動彈的他,卻被自上空墜隕的塊狀物濺及,因而轉醒。

  那如同爛泥的癱軟卻在晦暗中閃熠著星光,彷若鑲嵌在尖閣的天文鐘業經熔化,內蘊鴿羽色澤的灰藍與遭受踏足的黃砂,包裹水銀摻混著金粉。

  從中一張人臉逐漸浮現在他的眼前。

  他清楚聽見甲冑的碰撞聲響尾隨人們的疾喊,他明白跟前的景象絕非常態。

  街頭上人民眾口囂囂,源頭為亞克斯跨下馬鞍,步向那名赤腳漢且將對方背負在肩上,安放在馬車上。

  那樣的舉措幾乎立即引來反感,隊上騎兵無不愕然,甚者有人無視位階逕自發言。區區一介赤腳漢的軀體就不應和騎兵隊的同袍放在一起,那是種褻瀆。

  然而亞克斯仍執意行動。對於他的行為,市民縱使沒有反對的權利,卻也顯得惶然不安。

  應對亞克斯會感到惴惴不安的不僅是市民和隊上其他騎兵,即使在穹頂彙報時司鐸的面色也不會太好看。

  姑且不論民間反應為何,穹頂內部面對男人戰無不克的戰績,在感到難以置信之餘,亦對於亞克斯的能耐驚懼不已。

  沒有人明白男人究竟是如何辦到的。

  在男人名譽將要掩蓋過穹頂的名聲以前,他還只是個不曉得從哪裡迸出來的小子罷了。

  積攢在這份忐忑之上的是每一次派發都顯得更加刁難,但那不過只是增添眼前這名騎士的聲量。

  就算亞克斯每一次歸返皆克盡職守,晝夜反覆以全然臣服的姿態半跪在金色絲毯上也仍然不夠。

  人們無法理解他,因為他毫無破綻。

  對此亞克斯也有自知。原本以為自己已經做得夠多了,可是若無法取信於人便什麼也不是。

  是以當他自穹頂走出時,他思考著其他士兵會在工作結束後群聚的地點,遂後找上他所能想見最鍾愛議論的人。

  對於他的出現其他人會感到愕然同樣也在他的預想之內,想必攸關今晚發生的事很快便將傳揚開來。

  即使這並非他所想要,但要能取信於人,適時曝露出自己的這一面卻也是必要的。

  然而他卻沒能料及自己竟然會那麼抗拒。

  當他藉故抽離女人身旁,遁逃往裡巷,他再次與停駐在黢黑中的祂相遇。

  一切便如同當晚。

  與之相見以後祂要求帶祂返家,只因為祂不想在外頭冰冷的夜街上遊蕩。

  他一開始表現出的猶豫,對方根本不在意。但是他也才剛從家中逃出,他明白父親肯定還待在那裡,也依舊保持著清醒,等待他回去。

  儘管最後他仍是要回去。

  躡手躡腳的踏入家中,其半掩的門是他費勁撞開的痕跡。地面零散的木片碎屑及窗櫺囤積的塵垢,祂佇足在這幅景象面前,嗅聞得到室內散布的血味。

  「在這裡等我。」縱使男孩如此交代,但待他張羅好僅剩一點的食物回來時,卻聽見有什麼重物墜落的叩擊聲,也如屠夫以刀面拍擊肉塊的掄動。

  臆測的時間很快便結束,他親眼見證了自己的生父被無以名狀的形體拆吃落腹,掌心用以切開乳酪的刀具因而伴隨部份血肉一併落地;而在察覺自己的行徑被發現以後,祂宛若有一瞬露出了同樣驚愕的神情。

  在祂動作停滯的時刻,祂狀似思索的歪頭,但在男孩脫口而出第一句探問的當即,顱首則擰轉了一圈,雙目直盯向他。

  「對不起,所以這些東西你是不吃的嗎?」

  祂的視線緊跟男孩的視野朝往地面,然後祂頷首,像回應男孩的問句那般。實際當男孩抬頦時,他瞠大了瞳孔,父親背光的陰影再次映照進他的眼中。

  男孩身形不由得瑟縮,但父親的神態與稍早前迥然不同。

  男人僅勾動著指尖,小刀夾帶食糧瞬即浮空,擱置在几案。男人更是動作靈巧的以赤腳踏上椅子,攥緊刀尖遁入麵包,用蹲伏的姿態快速吞嚥幾口;而後雙眼眨動著盱視他,並將刀柄朝向他遞伸過來。

  那像是一個暗示,彷彿他可以待在這裡,和祂在一起。哪怕他依然毫不知悉祂究竟是什麼,就算事後得知了祂是教團騎兵隊討伐的對象,也無以動搖夜闌他和爸爸同桌進餐時,感受久違的與人共度了飽足且寧靜的一晚。


  餐具的碰撞聲使亞克斯回神過來,他俯視彎肘在案桌的指骨因破皮漫溢而出血絲的傷口,他仰望檯面上交臂碰撞的酒杯。亞克斯微笑諦視著這一切。

  他認為自己做得更好了。充分融入到群眾之中,和其他人駢肩並坐,大口喝酒;也因為過分盡興,致使得手變得相當容易。

  當在魆黑且路面濕滑的街道上,許多人皆不勝杯杓臥躺在旁。這都是為今次贏取的歸返,縱然稍嫌失態也無人可管。

  因此當街扛著另外一位同袍的重量並非引人注目的行為,就算那個人已經死了也是一樣;偶爾會有同樣喝得酩酊大醉的士兵前來問候,又或梭巡社區的巡哨兵,但是他們絲毫沒有介懷。

  一名男人懷抱善意攙扶一名朋友回家,僅此而已。有什麼需要在意的呢?

  他思忖自己或許最終仍被父親影響了也說不一定。

  因由施暴過後的勃起,總是快得令他措手不及。不論施展對象是為征伐異己容或私人原因。

  他為祂帶來獻祭。

  男人神情充盈著愉悅的敞開雙臂,而他則將大體交付予祂;不過下一瞬士兵的屍體旋即倒臥在地,而只將他攬入懷中。

  他親吻著男人的上臂,把臉埋入對方的肩頸,可是抵觸胸前那對突兀的柔軟時卻使他停頓下來,在他面前祂的形象業經轉換成了一名女人。

  霎時亞克斯的面容變得極為扭曲。

  祂則以纖長的指尖抵住他的下頷,凝睇著他。

  「為什麼把事情弄得這麼複雜?如果是為讓名譽受損,我大可變成女人待在你的身邊。」祂一手仍然挽著亞克斯的後頸:「那樣一來要有多少淫穢事蹟便有多少。」

  於此亞克斯垂下眼瞼,執過女人的手背予以親吻。

  「哪怕只有一絲可能性,我也不願冒險使您被人發現。」

  祂注視亞克斯有所求的動作是多麼緩慢且紳士。對此祂不由得勾唇哂笑。

  「果然女人的身體無法令你感到興奮,是嗎?」

  亞克斯沉默著不作回應,隨後握臂施力抬高女人的臀部,而後推向檯桌,彎身埋入解繫褲帶時,祂的胯間仍維持應有的突起。

  「……如果是您的話,即便是女人身也是有可能的。」

  亞克斯啃嚙著祂的腿根,舔舐頃刻漫溢而出的血水摻和著濁液;祂則徑直摁開亞克斯欲求畢露的眼神,往下挪移,為他抆去唇角未能吸吮乾淨的。

  「可真是生得一張騙子的臉。」祂瞇緊雙眼,粲然笑得歡愉。

  在他們相互索求彼此血肉的當前,漠然殺害對方至親的同時,亦在建立這份關係之上戕害了自己的同懷。

  這樣的一面恐怕是其他傢伙皆無法理解之事。

  翌日當向南的天文鐘敲響,縱使有人問起何以身上盡沾腥味,男人僅需展露那副人畜無害的笑顏,搓挲自己的後頸說道:「想必是討伐後太過疲憊,沒多加以留心造成的結果吧。」



 為參與極限挑戰六十分的作品,題目為133題「鐘聲響起」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67022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極限挑戰60分 133

留言共 2 篇留言

ilwiKAMINA
你有換小屋布景?

等等,既然不是人類的話,可以不一定按照人類的生物學定義那是"男的"啊XD雖然分類到BL的確比較方便XD

01-31 21:59

雅仲
對哈哈,換成粉色的!
閱讀上有沒有任何不方便的地方@@?

我當然4為ㄌ方便分類到BL的啊(幹01-31 22:40
ilwiKAMINA
沒有不方便,粉色這樣配很好看喔!

01-31 22:42

雅仲
那就太棒啦!!!!(´▽`ʃ♡ƪ)01-31 23:0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6喜歡★sin63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泣いた青鬼... 後一篇:[達人專欄] Keepe...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sd27075960各位小天使們
小屋內有可愛女兒們的繪圖唷~~歡迎參觀<3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5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