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達人專欄] 女巫和來自未來的惡魔 第1-11節 救援行動 (上)

作者:眼鏡WA│2020-01-29 07:50:27│贊助:4│人氣:74
女巫和來自未來的惡魔

第1-11節 救援行動 (上)

昨天與雅莉珊卓的訓練結束後,我全身筋骨痠痛,手腳發軟,一回到帳篷就馬上陷入沉睡,直到隔日聽到艾莉卡的聚集命令,才抱著依然疲倦的身體聽艾莉卡說明救援計畫。

計畫實行的時間就在今晚,目的地是位於弗斯堡的地下監牢,依據慣例菲莉絲應該被關在監牢裡等待處刑。

人員則分為兩組,一組為誘敵組另一組為救出組,誘敵組會光明正大地展開救援行動引開敵方注意,救出組則藉由城堡中的內應協助潛入監牢救出菲莉絲;而我、雅莉珊卓與另外兩名The Witches的戰鬥人員被分配到救出組。

分組配置的目的有以下兩點:第一,芙菈絲緹知道雅莉珊卓會使用魔法,她應會密切注意雅莉珊卓的行蹤,一旦她發現雅莉珊卓不在誘敵組裡,應該會回到監牢守株待兔等著雅莉珊卓上門,如此一來,誘敵組不需要面對匡異會,減少誘敵組被逮捕的機會。第二,誘敵組的強攻可以減少城堡內士兵的數目,讓雅莉珊卓能夠專心應付芙菈絲緹,並使救出組較容易侵入及脫逃。

不過救出組的目的並不是打倒芙菈絲緹,而是由我與雅莉珊卓將芙菈絲緹從菲莉絲身邊引開,再由另外兩人潛入牢房將菲莉絲救出。就算不需打倒芙菈絲緹,這依然是不簡單的任務,而且是否能成功救出菲莉絲,完全取決於救出組是否能成功引開或是打倒芙菈絲緹,這讓我備感壓力。

「此次任務最大的變數就在於匡異會的芙菈絲緹,能不遇見她自然最好,但我想不太可能;因此抱歉了,雅莉珊卓,我又得把最困難的任務交給妳,不過正如我所說,只要想辦法引開她就好,不需要將她打倒。 」

「艾莉卡不用在意,The Witches中能使用神蹟的人只有我,當然只能由我面對芙菈絲緹,不過我還是得抱著打倒她的心理準備,說不定她會製造出不打倒她就無法前進的狀況。」

「只能向神祈禱不要發生這種情況,總之這就是今晚的行動說明,大家趕快進行準備並趁早休息,今晚可能會十分漫長,解散。 」

在艾莉卡的一聲令下大家各自散開針對今晚的行動進行準備,那我呢?

「雅莉珊卓,我們需要進行什麼準備嗎?或是再練習一下魔法?」

「我們昨天練習到很晚,你的身體看起來還沒恢復,我也因一直使用魔法感到有點疲倦,我們現在的工作就是好好休息恢復體力,好應付今晚的漫漫長夜。」

雅莉珊卓說完便轉身回帳篷休息,但是這樣真的好嗎?雖然雅莉珊卓說得沒錯,以我與她目前的狀態的確該好好休息,不過心裡總覺得有點不踏實,我們的準備真得充分嗎?真得能順利救出菲莉絲嗎?還有沒有需要補足的地方……!!

對了,薇爾,為何艾莉卡在討論救援行動時沒有提到她?以她與菲莉絲的感情,她肯定願意為了救菲莉絲出一份力,若有薇爾的超能力幫助,想必能提高救出菲莉絲的機率,心念至此我將腳步移往基地的監牢,想跟薇爾說明現在的情形,不過還沒進入通往監牢的通道就被艾莉卡擋了下來。

「少年,你進入牢房想做什麼?」

「我想要告訴薇爾我們的行動,看她願不願意參加,若得到薇爾的幫助,我們成功救出菲莉絲的機率就能大幅提升。」

「她肯定會幫忙的吧!只是我不能夠讓她去。」

「咦?為什麼?難道因為妳怕薇爾是女巫,怕她會趁機逃走?」

「與其說逃走,不如說她有可能在救出菲莉絲後留下來接受處刑。有關布萊辛村的慘況還不確定是不是薇爾引起,就算是也不見得是有意為之,我不想要讓救人無數的聖女白白送死。」

依薇爾的態度,這的確是有可能發生的事情,雖然我希望得到薇爾的幫助,但並不想讓她接受火刑。

「我知道了,那現在有沒有我能做的事情?離晚上還有很長的時間,要我甚麼都沒做休息到晚上,我會心慌到輾轉難眠。」

艾莉卡的表情有點為難,雙手交叉在胸前默默地思考,是在思考要給我什麼工作嗎?我是不是該先跟她說我擅長的事情比較好?不過在我開口之前艾莉卡就結束思考將手指向基地中央,我順著看過去,現在基地內一片忙碌,布里雅姊妹與荷姆在營火旁準備今晚的食糧,艾文抱著布料與木桿來回穿梭,其他人手邊也都有各自的工作。

「雖然大家都十分忙碌,但在完成手邊的工作後,所有人都會提早休息;因為再怎麼準備充分,沒有足夠的體力終究無法戰勝危機;我可以理解你徬徨的心情,我第一次進行援救行動時也是滿心揣測不安,但是再怎麼不安還是得完成自己的職責。我聽雅莉珊卓說妳們昨晚已盡力地準備,當然只有一晚可能無法將魔法完全練熟,但現在時間不夠,我們只能做好目前能做的,而你現在能做的就是好好地恢復體力,然後在晚上好好地在旁輔助雅莉珊卓,懂了嗎?」

雖然心中有點無法接受,但我還是默默地點頭然後回去帳篷休息,我躺在床上翻來覆去思考著今晚可能遇到的所有狀況,然後漸漸地無法抵擋身體的疲倦,意識緩緩淡去……。

— — — —

很快地時間來到傍晚,我與雅莉珊卓等四人來到與內應約定的地點,聽說有條廢棄不用的密道位於此處,只是眼前為寬廣的草原與約三層樓高的河谷,周圍沒有明顯的遮蔽物可以隱藏秘道,內應又遲遲不出現,該不會被騙了吧?

「等了這麼久內應怎麼還沒出現,雅莉珊卓妳認識他嗎?

「我只知道有這號人物存在,但沒見過他;他也只有參與過薇爾的救出行動,當時他主動尋求艾莉卡協助,希望能救出薇爾。」

「什麼!妳們不知道是誰還敢信任他。」

「The Witches中只有艾莉卡見過他,我只知道艾莉卡與他是舊識,曾私底下協助過艾莉卡,但礙於那人的表面身份,艾莉卡無法對我們說明他是何人。不過既然艾莉卡信任他,我想就沒問題了。」

原來是艾莉卡的舊識,既然如此,就只能相信他,繼續等待了。

「噓~!」

雅莉珊卓將食指擺在唇邊,要我們安靜下來,她一個箭步到我的身邊將我推開,拔出劍對著前方的草叢,另外兩名成員也配合雅莉珊卓的動作,舉起弓箭對著草叢;我則是完全不知道她們在做什麼,只能隨著雅莉珊卓的視線往草叢看去,我們周圍並沒有風,但眼前的草堆卻在微微晃動,仔細凝聽,還可以聽到陣陣敲打聲……。

砰~~~!一扇門從地面向上開啟,草叢被硬生生掀開,土塵與雜草落葉在眼前瀰漫紛飛,一名男子緩緩地從地下走出,見到我們馬上舉起雙手表達沒有敵意。

看來眼前這名男子就是艾莉卡信任的內應,不過那張臉似乎有點面熟,我直盯著他的臉瞧同時挖掘腦袋深處的記憶,眼前的男子竟然也露出疑惑的眼神盯著我看,我們就這樣互瞪了幾秒,突然腦內靈光一閃,我們同時大喊。

「 啊~!那時候的衛兵!」
「 啊~!(男子) 當時的惡魔!」

終於想起來了,眼前的這名男子就是割斷綁住薇爾的繩索並假裝被我打飛的衛兵,原來他就是The Witches的內應。

「我就覺得奇怪,為什麼妳們能輕易地從惡魔手中搶回聖女,原來打從一開始惡魔就是妳們的成員嗎?怎麼跟艾莉卡說的不一樣,她說過The Witches是跟惡魔完全沒關係的組織啊!」

從他的眼神與語氣感受到一股厭惡的情感,是因為我是惡魔或是他覺得被艾莉卡欺騙?不管是哪個原因,他會不會改變主意不想幫助我們?雅莉珊卓也擔心這點,急忙向他解釋。

「他不是The Witches的成員,不對,現在已經是了喔。應該說當初救薇爾時他還沒加入,是在我們搶回聖女後,他才說要加入我們;另外他不是惡魔,他是東……。」

唉~!雅莉珊卓想說我是來自東方的旅行商人,不過眼前這位可是親眼看到我憑空出現在火刑場,他不可能相信這個牽強的設定,雅莉珊卓也是發現這點才中止說到一半的話。

「我不知道妳想編什麼理由,不過一名憑空出現的人,不是惡魔的話,妳該不會要和我說他是神吧?不過這位神跟我們的長相也差太多了。」

「他不是神,他也不是惡魔,是人類,我是說真的。」

「……。」

衛兵表情嚴肅地上下打量著我,觀察我是否真的為人類,但是看他眉頭深鎖,就知道他完全不相信我們;唉,這齣惡魔的橋段還得上演幾次呢……我已經懶得解釋了,我開口提議。

「我知道你不肯相信的理由,但現在不是爭論的時候,我們應該把握時間去救菲莉絲。」

「……的確,救菲莉絲要緊,我姑且相信妳們,跟著我走吧! 」

我們跟著衛兵身後走進隱藏在地面下的通道,一進入通道一股陰涼的氣息迎面而來,牆壁上不是長滿青苔就是佈滿蜘蛛網,還有許多碎石隨著我們腳步掉落在我們肩上,看得出來長時間沒有使用。

「這條是城堡中用來逃脫的密道嗎? 」

通道深不見底,為了排遣緊張的情緒,我嘗試與衛兵說話,原以為他會因為我是惡魔而不理我,但他聽到我的問題後卻自然的回應。

「是啊!不過已經很久沒有使用,我是假裝檢查秘道是否還可通行,順便帶妳們進來,所以現在入口處有人在等我報告;等等先讓我出去,我打發掉長官後會敲三次牆壁,等到那時妳們再出來。」

「真得可以相信你嗎?不會因為我們帶著一名惡魔就將我們通報上去吧!」

衛兵聽到雅莉珊卓的懷疑,用不悅的語氣回應。

「哼,對我而言現在的第一要務是救出菲莉絲,惡魔什麼的之後再說,妳們若不相信我,大可離開,但我還是會自己想辦法行動。」

「我了解了,剛剛懷疑你是我不對。可以請問你該如何稱呼嗎?」

「西普利安(Cyprien)。」

「西普利安,為什麼身為一名騎士,你要做出這種背叛領主的行為?」

是啊!衛兵明明被領主雇用,怎麼會輕易地幫助我們,其中到底有什麼隱情……等等,雅莉珊卓剛剛說騎士?

「騎士?妳說他是騎士,不是普通的衛兵?是那位要遵守騎士十誡,對領主忠誠,對婦女禮遇,在電影中總是威風堂堂,能夠以一擋百的騎士?」

「你在說什麼鬼話?是騎士還是衛兵,看我穿的鎧甲就知道了吧!還有以一擋百?你在說笑嗎? 騎士在戰場上早就失去優勢。至於騎士美德就更可笑了,到底有多少人真得遵守呢? 」

什麼?電影或小說裡的騎士明明都很偉大啊!怎會被他說成這幅德行?好啦!我就是從未來來的沒常識小鬼,隨便你們怎樣看我啦!我一個人低著頭在心中自怨自艾,此時西普利安停下腳步。

「快到出口了,妳們在這裡等我的暗號。」

他一說完就快步向前,隨後象徵石門開啟的低沉摩擦聲在通道中來回震盪,一道亮光出現在通道深處並傳來稀稀疏疏的談話聲,過了不久,約定的三道聲響響起,我們戰戰兢兢地前往出口,門外的確只有西普利安一人,他並沒有出賣我們;我們一踏出門外,西普利安使勁將石門緩緩關上,秘道的出入口馬上隱藏於奢華的牆壁之中。

「妳們的誘敵組已經開始鬧事,大部分的士兵都前往迎擊,城內兵力剩下不多,傭人與領主也都躲在安全的地方,妳們小心移動的話應能不被任何人發現。」

雅莉珊卓點頭表示了解並用手勢加上嘴形詢問西普利安是否要一起去救援菲莉絲。

「哈,不用如此小心,小聲說話是沒有問題的。我很想一起去救菲莉絲,只是我被徵召去應付誘敵組的人,沒辦法與妳們一同行動。妳們等等沿著這條路走,見到樓梯後往下就可以到達位於地下室的牢房。牢房的鎖匙就在守衛身上,不過匡異會的芙菈絲緹沒有跟著出去迎擊,她很有可能取代守衛在監牢前等妳們上門,妳們有什麼對策嗎?」

「果然還是得面對芙菈絲緹啊……不過你放心,我們已研擬好對策。」

雅莉珊卓向西普利安拍胸脯保證,但我這位負責想對策的人可沒什麼自信就是了;西普利安為了避免被領主懷疑,迅速地轉身離去,我們則沿著他指示的道路前往地牢。一路上沒遇到多少士兵,我們儘量趁士兵不注意時快速通過,沒辦法避開時雅莉珊卓就出動她的鐵拳就請士兵暫時休息一下,很快地我們來到地牢入口。

不過就和玩遊戲一樣,就算中間繞過小兵不打你終究還是得面對最終頭目,我們躲在轉角往地牢入口偷看,一名身著黑色修道服的修女靜靜地坐在門前。

「雅莉珊卓,我們該怎麼辦?就如西普利安所說,芙菈絲緹真得坐在牢房門口守株待兔。」

「你就祈禱一切能如計畫進行吧!不過眼前的通道有點窄,我的劍不好施展,看來這將會是場硬仗。」

「喂~!妳們到底還要躲多久,不是要救菲莉絲嗎?」

芙菈絲緹的聲音突然響起,該不會她早就發現我們了?不,也有可能是指其他人,這時候一定會有其他人從另一個地方出現,電視都這樣演的,她絕對不是發現我們。

「喂喂,妳們該不會還以為有其它笨蛋會冒險潛入地牢吧!黑髮的惡魔和操弄火焰的女巫。 」

嘖,黑髮的惡魔與操弄火焰的女巫毫無疑問就是指我與雅莉珊卓,受到指名的我們慢慢地從牆壁內側探出身來,剩下的兩人則留在原地警戒。

「感覺還有其它人在……不過算了,來幾個都一樣。我原本是想碰碰運氣才在地牢前守候,結果你們還真得偷偷潛入。不過會相信外面佯攻的人才是笨蛋吧!啊,我好像不小心把弗斯堡的領主當成笨蛋,真不好意思。」

那天沒聽到芙菈絲緹講過多少話,現在聽起來她沒半點口德,她真得是修女嗎?

「妳們想救菲莉絲吧!那我們就不要浪費時間。」

芙菈絲緹在說話的同時脫下外袍露出簡潔的戰鬥衣,掛在腰間金屬拳套隨著身體晃動不斷相互碰撞敲出聲響,她伸手將拳套取下裝備到手上。

「要一起上嗎?」

「妳想一個人對付我們,這該不會是陷阱吧?」

面對芙菈絲緹悠然自得的態度,雅莉珊卓反而繃緊神經擺好架勢,不讓芙菈絲緹有機可趁。

「別緊張,我沒設下任何陷阱,也沒有其他人在此處埋伏,我只是想給妳們一點福利。只要能打倒我,就讓妳們帶走菲莉絲,我既不會告密,也不會呼救,還是妳要我找衛兵幫忙?這樣妳們不會有半點勝算喔!」

芙菈絲緹說的是真的嗎?可是這樣做對她有什麼好處?說不定一切都是要讓我們落入陷阱前的準備。不過繼續膠著不前的話,反而是我們處於劣勢,我們必須儘快救出菲莉絲,才有機會讓佯攻組全身而退,雅莉珊卓也判斷不能再繼續對峙,需要冒險打破僵局,她舉起劍從正面朝芙菈絲緹攻擊。  

芙菈絲緹跟前天一樣,用拳套在胸前敲了兩聲後擺出架式,使用強化魔法快速逼近雅莉珊卓;這是第二次見識到芙菈絲緹的魔法,現在我更加確定雙拳互擊的聲音或動作就是她啟動魔法的契子。敲一聲就是低速檔,敲兩下就是高速檔,這次芙菈絲緹一開始就敲兩聲,是知道雅莉珊卓有辦法跟上她低速檔時的速度吧!

現在的情況就跟前天一樣,雅莉珊卓只能一味的接招,完全沒有餘力反擊。

「怎麼啦!我還以為過了一天,惡魔會教妳打倒我的戰法咧!」

「戰鬥就戰鬥,少跟我囉嗦這麼多。」

雅莉珊趁芙菈絲緹出口揶揄分神之際,奮力格開芙菈絲緹的拳頭使她失去平衡,製造出一瞬間的空檔,但雅莉珊卓卻放棄這個絕佳的反攻機會,快速地向後退去。

「見到失誤竟然沒有趁勝追擊,妳該不會想逃跑吧?先說好,我可不會像上次一樣讓妳們輕易離開喔!」

芙菈絲緹見到雅莉珊卓後退馬上上前追擊,雅莉珊卓則是用左手的食中兩指搭在劍身向前一劃,一條火炎沿著劍身燃燒並隨著雅莉珊卓的手指延燒至空中,火炎順著手指的軌跡在空中形成一座中間寫有阿拉伯數字10的大圓,在大圓完成的瞬間雅莉珊卓馬上用劍將不斷在眼前躍動的火焰文字揮開斬成兩半並小聲念道。

「限時加速,十秒。」

念畢,雅莉珊卓用比剛才還要快的速度攻向芙菈絲緹,芙菈絲緹見狀,嘴角微微地上揚。

「竟然想用加速魔法和我拼速度,真是好膽量。」

要在一個晚上熟練強化魔法本來是不可能的,因此我想辦法利用自我設限來提升魔法的效果;首先,縮小強化的範圍僅針對速度進行加強;再來於繪製魔法陣時加入10秒的使用限制,最後利用言語再次強化對10秒限制的印象才發動加速魔法;雖然限制魔法的施用範圍能有效提升魔法的威力,但臨陣磨槍的加速魔法終究無法跟上芙菈絲緹的速度,不過已讓雅莉珊卓從一味的防禦,轉變能穿插一些反擊。

八……九……,我在一旁默默讀秒,在準備數到第十秒的時候。

「雅莉珊卓!」

雅莉珊卓聽到我的聲音後再度後退並同時在身體四周舞動長劍,劍上的火焰隨著舞動的軌跡在空中如蛇一般扭動焚燒。

「妳當我還會再給妳機會使用加速魔法嗎?太天真啦!」

芙菈絲緹完全不給我們使用魔法的機會,她迅速地上前攻擊,雅莉珊卓被迫中斷畫到一半的魔法陣,勉強用劍柄擋住芙菈絲緹的強襲,但此舉只能避免傷及要害,無法抵消經魔法強化過的衝擊力,雅莉珊卓被芙菈絲緹的攻擊震飛,她連忙調整姿勢壓低身體,強迫自己貼在地面上減緩後退的速度。

「不會給妳喘息的機會的,受死吧!」

「舞動吧!炎之精靈!」

雅莉珊卓的一聲令下,剛剛留在空中的火炎像是獲得生命一般,化為一團團火球向芙菈絲緹疾馳而去,眼看繼續向前只會與大量火球正面衝撞,芙菈絲緹馬上緊急煞車向後移動以換取閃避的空間。

趁著這個空檔,雅莉珊卓已再次完成限時加速向芙菈絲緹進攻,在進攻的過程中,雅莉珊卓仍持續在身體周圍舞動長劍,在空中留下不斷跳動蓄勢待發的火焰;芙菈絲緹放鬆身體輕輕躍動,以因應隨時可能射出的炎之精靈,雅莉珊卓見狀馬上變更攻擊方式,她壓低身子將手中的長劍由下往上大力一揮。

「噴灑吧!火焰簾幕!」

隨著雅莉珊卓的呼喚,在空中舞動的火炎被快速吸回雅莉珊卓的長劍上,並隨著劍的移動猛烈地向上噴灑形成一道火焰簾幕,火焰的高溫逼得芙菈絲緹收手後退了幾步。

「盡耍些小花招。」

芙菈絲緹抓起她脫下的長袍奮力向前揮下,一道強風硬是將火焰簾幕從中吹散,但從飄散的火星中出現的是雅莉珊卓的長劍,她由斜上快速地向芙菈絲緹砍下。

「太慢啦!」

明明是出乎意料的攻擊,但芙菈絲緹卻馬上回避並加以反擊。

「噴射吧!瞬間加速!」

雅莉珊卓一下達指令,劍身突然產生爆炸,爆炸的衝擊力讓長劍以奇怪的軌跡瞬間向下擊中芙菈絲緹的肩膀,雖然只是用劍腹打中芙菈絲緹,已足以讓她暫時停止動作,雅莉珊卓趁隙欺入懷中,以拳頭直擊芙菈絲緹的腹部,受創的芙菈絲緹沒有因此停下腳步,仍驅動著雙腳迅速向後移動想拉開距離。

「舞動吧!炎之精靈。」

雅莉珊卓一邊唸出咒語一邊揮下手中的長劍,被長袍吹散飄逸在空中的火焰快速地聚集形成火球向芙菈絲緹追擊,芙菈絲緹無從閃避只能勉強抵擋。雅莉珊卓趁機再次完成限時加速欺身向前,不想讓芙菈絲緹有任何喘息的機會,一旦攻擊間斷,說不定芙菈絲緹會使出殺手鐧,到時或許就無計可施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芙菈絲緹發出長聲怒吼,用力將拳頭擊向地面,地板登時四分五裂,阻礙雅莉珊卓的腳步,不過雅莉珊卓並沒有因此停止攻勢,她輕輕向上一躍,順著重力,用力將劍壓向芙菈絲緹,芙菈絲緹馬上起身伸出右手格擋,準備以左手對雅莉珊卓進行反擊。

「飛舞吧!火炎!」

這招是我遇到雅莉珊卓之前她自已習得的魔法,威力雖弱,但不需繪製魔法陣或預製火焰,只需念出咒語即可啟動魔法;雅莉珊卓的劍身雖被擋住,但火球穿過防禦直接砸在芙菈絲緹的身上,使她露出痛楚的表情,但是芙菈絲緹充滿怪力的左拳並沒有因為痛楚停下,而是猛烈地向前埋進雅莉珊卓的腹部,身在空中的雅莉珊卓被強烈的衝擊力擊飛,先是撞上天花板,然後重重地摔落在我的身旁,我趕緊扶起雅莉珊卓並抬頭警戒,芙菈絲緹慌忙地拍熄身上的火焰,用驚訝的眼神瞪著我們。

「妳們究竟做了什麼,竟然一個晚上就把魔法練習到這種程度?」

芙菈絲緹也知道魔法需要練習?總覺得這時代的人都認為只要與惡魔訂結契約就能獲得邪惡的力量,看來芙菈絲緹果然知道些什麼。

「本來就覺得妳們會有所準備,但沒想到一晚就能達到這種程度……妳們願意加入匡異會嗎?」

芙菈絲緹突如其然的詢問讓我與雅莉珊面面相覷,芙菈絲緹見我們沒有回答,搔了搔腦袋露出為難的表情。

「想也知道不可能,就當我沒說過吧!只是不加入的話,我就只能選擇現在將你們打倒了。」

芙菈絲緹的話讓我摸不著頭緒,但我還來不及細想,芙菈絲緹就展開下一波攻勢,雅莉珊卓也再度使用限時加速迎擊,而我趁著芙菈絲緹還沒靠近,趕緊啟動超能力,強化雅莉珊卓的魔法。

芙菈絲緹的第二波攻勢竟然不是從地上攻過來,而是利用驚人的速度跑上牆壁衝向我們,我確定雅莉珊卓的限時加速啟動後急忙後退,避免造成雅莉珊卓的阻礙。

「接招吧!」

從我們的頭上傳來芙菈絲緹的聲音,她不知在什麼時候跑到天花板上,雅莉珊卓驚訝地抬頭,芙菈絲緹將力量蓄積在右腳,露出勢在必得的微笑用力一蹬,蜘蛛網形的裂痕瞬間佈滿天花板,充滿速度力量的一拳從空中朝雅莉珊卓落下。

「怎麼可能,竟然閃過了……」

芙菈絲緹的拳頭如同打樁機般衝撞地面,將地面打出一個碩大的窟窿,但是身為目標的雅莉珊卓早已側身閃過,並將大劍揮向震驚的芙菈絲緹,芙菈絲緹感受到攻擊後急忙抽出沒入地面的拳頭向一旁閃避,但仍躲避不及手臂被劍尖輕輕劃過留下一道血痕。

「妳使用魔法的方式並沒有改變,怎麼速度比剛剛還快,難道妳剛才沒有使出全力嗎?」

「妳說呢?」

雅莉珊卓沒有浪費任何空檔再度使用限時加速,只是這次我離她太遠,無法再次幫她強化。

「哼~!沒想到我竟然在速度上被人瞧不起,不打倒妳還真嚥不下這口氣。」

這次芙菈絲緹不耍花招,單純用更快的直線攻擊朝雅莉珊卓進攻,雅莉珊卓預測到拳頭的軌跡想加以閃躲,但這擊實在太快,拳頭一瞬間就來到雅莉珊卓眼前,連伸手格檔都有困難,遑論要移動身體進行閃避。

「噴射吧!瞬間加速。」

這是我教給雅莉珊卓的火焰加速魔法,與限時加速不同,這個魔法並不是強化身體能力,而是利用爆炸的反作用力推動身體,達到瞬間加速的效果。剛剛雅莉珊卓將爆炸施加於劍上,讓劍加速落下,現在雅莉珊卓則將爆炸施加於自己的側肩,藉由本身的速度以及爆炸的推力驚險閃過芙菈絲緹的攻擊並伸出左手。

「噴射吧!瞬間加速。」

雅莉珊卓配合自己的揮拳動作,將爆炸產生在手肘,爆炸的推力帶動雅莉珊卓的拳頭以勢如破竹之勢向芙菈絲緹的腹部進行反擊。

芙菈絲緹的高速此時反而害了自己,她來不及改變向前的慣性進行閃躲,只能眼睜睜地看著拳頭打入自己的身體深處,她第一次耐不住痛楚,抱著腹部彎成ㄑ字型在雅莉珊卓的身旁跪了下去;雅莉珊卓急忙抽手後退到我的身旁,強大威力的負作用讓雅莉珊卓的左手無力地垂在身旁,暫時無法使用,但她仍使用右手揮舞長劍在空中製造火焰,我也配合她,再度啟動超能力強化魔法。

「咳~!妳真是瘋狂,為了打敗我,連傷害身體的事情也做得出來。。」

剛剛的反擊並沒有讓芙菈絲緹失去意識,她的招式應該還不只這些,絕不能讓她有任何反擊的機會。

「舞動吧!炎之精靈。」

經過增幅的炎之精靈化為數條粗大的火蛇充斥著通道,芙菈絲緹避無可避,只能蹲下身來用雙手護住前方硬生生吃下這一擊。

「哼哼,真沒想到我竟被逼到得拿出全力。」

硬吃下雅莉珊卓攻擊的芙菈絲緹竟然還穩穩地站在原地,她伸手解開手腕上護環,數顆小鈴鐺脫離束縛落下叮鈴作響;芙菈絲緹依序解開雙腳腳踝、腰間與肩膀的類似裝置,懸掛在她身上的鈴鐺隨著動作產生無數叮鈴的聲響。

「妳們竟然好心地等我解開裝置,不過我不會因此放水喔!」

芙菈絲緹笑著說完就伴著鈴聲與雅莉珊卓再次展開高速的攻防,隨著戰鬥愈來愈激烈,芙菈絲緹身上的鈴聲也越來越急促,不斷作響的鈴聲彷彿在背後催促芙菈絲緹,使她的速度越變越快,雅莉珊卓漸漸無法抵擋她的攻勢被逼得逐漸向後退去。

可惡,看來芙菈絲緹利用一連串急促的鈴聲進行第三段的加速,而我現在卻想不出任何方法能幫助雅莉珊卓突破困境,芙菈絲緹的速度無止盡似的越來越快,若不改變現狀,被擊敗是遲早的事情。

「雅莉珊卓!十秒!」

十秒快到了,必須將雅莉珊卓叫回我的身邊強化其魔法,不然以芙菈絲緹第三階段的速度,我們很快就會落敗。

「噴射吧!瞬間加速!」

雅莉珊卓利用爆炸的反作用力迅速退到我的身邊, 我馬上啟動魔法強化能力,但芙菈絲緹不給我們機會使用魔法,馬上追了上來。

「射箭!」

隨著雅莉珊卓一聲令下,另外兩名同伴馬上從牆後探出身,利用弓箭攻擊芙菈絲緹,芙菈絲緹為了閃躲突如其來的攻擊,暫時停下腳步,趁著這個空檔,雅莉珊卓舞劍大喊。

「舞動吧!炎之精靈。」

「哼,已經用過的招式,妳們覺得還會對我有用嗎? 。」

芙菈絲緹隨手從牆上剝起一大片石塊當成盾牌擋住一波波朝她襲來的火蛇,石塊受不了高溫而碎裂,但仍暫時阻止火蛇的進逼,芙菈絲緹趁機穿過重重火焰,筆直地衝向我們。

此時身後的夥伴冷靜地利用弓箭持續向芙菈絲緹攻擊,迫使芙菈絲緹放緩速度,雅莉珊卓也利用這段時間再度放出火蛇,芙菈絲緹被連續的攻擊逼得不得不往後退。

「呼~呼,這樣下去要接近妳們似乎有點困難,但妳們也無法確實打敗我,等到衛兵們解決掉妳們的同伴回到城裡,妳們就等著束手就擒吧。」

芙菈絲緹說的沒錯,外邊的同伴能為我們爭取的時間有限,再這樣下去不是辦法。

「雅莉珊卓,妳有沒有什麼辦法?看來我們無法在短時間內救出菲莉絲。」

「……只能繼續與芙菈絲緹戰鬥,找尋有無勝機,然後真的沒辦法時,我們可能要做最壞的打算,放棄菲莉絲。」

「怎麼可以放棄她,這次的行動不就是為了救出菲莉絲才策劃的嗎?」

「戰鬥到現在芙菈絲緹越戰越勇,再拖下去只會全軍覆沒,不能只為了菲莉絲一人就讓The Witches陷入更大的危險之中。」

雅莉珊卓說的事情我能理解,但情感上無法接受,依據我們原先的計畫,若遭遇芙菈絲緹,就由我與雅莉珊卓絆住她的腳步,另外兩人從其他路線或趁隙進入牢房,但沒有想到芙菈絲緹竟然直接坐在牢房前等著我們,再加上牢房前的通路十分狹小,必須要將芙菈絲緹壓制在牆上才有辦法經過她的身旁進入牢房,只是面對力量與速度皆得到強化的對手,這件事談何容易,難道沒有任何突破點了嗎……。

不,我不相信,一定有才對,都是因為我,菲莉絲才會被逮捕,我絕對不能放棄任何一絲可以拯救菲莉絲的機會。

我看向芙菈絲緹,她臉上掛著游刃有餘的微笑靠在牢房門口等著我們做出決定,她是認為不論給我們多少時間都找不出打倒她的方法嗎?竟然如此地瞧不起我們……咦?當我因為憤怒而將視線往下移動時發現芙菈絲緹的腳竟然在微微顫抖,再更仔細的觀察,她的呼吸也變得急促,胸部開始有明顯的起伏。雖然剛才的確進行了場高速攻防,但她在第二段加速時一直是一派輕鬆的模樣,怎麼可能只經過一場攻防就變成疲憊不堪?

啊!原來如此,我徹底忘記芙菈絲緹並不是使用神蹟而是使用魔法的這件事情。使用魔法勢必會耗費能量,此能量的來源與使人活動的能量是相同的,並非一般人所認為的魔力而是體力。越強力的魔法消耗的體力就越大,更何況還是加速魔法,一邊使用魔法還一邊做劇烈運動,消耗的體力將會是平常的兩倍以上。

加速魔法是強迫身體做出超越極限的動作,因此對身體的危害也很巨大,雖然芙菈絲緹應該有強化恢復能力來回復身體受到的傷害,但第三段加速造成的傷害已到她的恢復能力無法馬上復原的地步,若能讓她持續第三段加速,應該有機會讓她自滅,只是雅莉珊卓也是處於類似的情形;雖然雅莉珊卓幾乎都是透過我的強化來使用魔法,應該還保留許多體力,但若要與芙菈絲緹的第三段加速進行消耗戰,仍沒有太大的勝算,但只是要壓制芙菈絲緹並讓另外兩人通過的話,現在或許做的到也說不定,只是這項作戰的問題在於逃跑。

雖然我們有準備逃跑時的殺手鐧,但假如連殺手鐧都沒用時,就得有人殿後擋住芙菈絲緹,然後那人很有可能會被捉住處刑再也回不來,若能確實打倒芙菈絲緹就能保證不會有任何人犧牲,究竟應該與芙菈絲緹進行消耗戰進而擊倒她,還是維持原計畫壓制芙菈絲緹讓另外兩名同伴前往營救菲莉絲呢……。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66767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穿越|原創|魔法|戰鬥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alexgod2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女巫和來自... 後一篇:[達人專欄] 女巫和來自...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d32027968大家
來小屋看看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1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