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達人專欄] 《LF鬥士戰記》第五十七回-〈三人友誼長存的象徵〉

作者:雷剋司│小朋友齊打交 2│2020-01-27 22:10:35│贊助:2│人氣:209
「拜託這件事不要找我,我自己也不知道啦!我很忙的──」

「喂!當時是妳自己說願意幫我的,現在有問題不找妳找誰啊?站住別跑!」

隨著兩陣聽來皆尖銳且高音的女聲方落,首先出現在眼前的是一名身穿胸前繪有玫瑰花圖案的粉紅短袖上衣和淡綠長裙,留著深紫色短髮的少女,看起來相當驚慌失措的模樣;而在她身後則有另一名身穿同樣粉紅色的露肩上衣和一條深藍牛仔短褲,綁著高馬尾的少女,正緊追著她不放──

Bastato看來,其中那名綁著高馬尾的少女正是Katy沒錯,且看她換上露肩衣和短褲而大為嶄露肩膀與兩腿的美肌膚色,且不說看起來更加性感秀麗,其實她的姿色本就不算差,唯獨可惜竟是魔皇軍派來的臥底,若不是Climate也鄭重聲明她始終是大家的夥伴,否則殊不知光是Carrie那丫頭是否還在對她緊迫盯人,甚至隨時想著要把她給宰了。想到這裡,Bastato亦忍不住搖了搖頭…

然而目前被Katy所追趕的那個女孩又是誰?他確實沒看過也並不認識,但也不以為意,反正無論眼下這些女生再怎麼樣,對Bastato來說,沒有一個比Leah師妹要更加重要,因此他很快便轉移視線,就在Bimons彷如為了打破當前的沉悶氣氛,又不經意開口提及有關DavisDennis的事情,三兄弟才總算再度開啟另一當前新話題。

「該死的…至少平安來到這裡就該偷笑了,又沒有受什麼傷,Katy這死丫頭…煩也不煩!?」

正當那名已經開始跑得有點氣喘吁吁的紫色短髮少女,心裡閃過這樣一個念頭時,不料卻正巧從一名身穿黑衣、在領口與兩袖位置翻出紅色內面、有著一頭暗黃髮的男子左側擦肩而撞──面對這突如其來的一撞,那男子也本能的隨著對方與自己匆忙無措的動作而被撞得轉過身來,雖然還不曉得發生了什麼事,但他很快便叫住那名在他看來著實挺冒失的紫髮少女──

「喂!這位小姐,妳平常走路都不看路的嗎?連四大霸主也敢招惹?」

「啊──這位先生真是抱歉,小女子我不是故意的,只是現在情況緊急,是否晚一點…啊!」

縱使那名男子的口氣有些稍嫌不悅,然而當那名說起話來都有些語無倫次的紫髮少女,一看見那名暗黃髮男子的面容與穿著打扮,突然睜大雙眼,目不轉睛的癡癡凝望著對方,甚至連Katy都已經追到她身旁,並且伸手抓握住她的右臂,仍舊好似沒有發覺,或者根本漠然無睹一般,全然將視線放在眼前對方身上,也引得Katy頗好奇的跟著紫髮少女一起凝望相同的位置──

而暗黃髮男子原本也有些莫名其妙、緊皺眉頭的看著眼前這個看到他都變得發愣的奇怪少女。然而就在他視線一滑便看到那少女戴在左手腕的那條由冰塊、火焰、玫瑰等三種不同手工造型飾物所串成的特殊圈狀手環,當下也不禁瞠目結舌,更本能的把戴在自己左手的黑色護腕套拉起一部分──此刻他的左手腕所戴著的,竟也同樣是另一條串連著冰塊和火焰及玫瑰等三種造型的圈狀手環,和對方的款式相比,兩者幾乎毫無二致…暗黃髮男子像想起了什麼一般,首先望著紫髮少女開口道:

「妳…妳是Pinkrose嗎?」

Firen!真…真的是你!我沒有看錯吧?」

「妳沒看錯,想不到我們竟然會在這裡重逢──」

正待眼下兩人互相認出彼此身份,不論Katy此時有多感到訝異及困惑,留著紫色短髮的Pinkrose和暗黃髮的Firen,兩人皆激昂萬分的擁上前來,展開雙臂便緊緊的深擁於各自懷抱之中,彷彿他們是為早先至今已相識多年的熟友故人,而實際來說也確實是如此。

且看Pinkrose更和Firen互相緊貼臉頰,並露出一副感動欲哭狀,縱使面對此番光景,內心再怎麼感到驚訝,Katy仍然以最平常的語氣上前問道:

「怎麼?原來Firen哥你跟Pinkrose姊以前就認識的嗎?」

正當Katy語畢,兩人這才停止擁抱,隨後Firen才興高采烈的向Katy『介紹』說,Pinkrose正是他和Freeze從小就深刻認識的舊友,回想當年他們小時候經常玩在一起的那段美好的童年,到現在都還令他回憶無窮。後來就在他跟Freeze分別前往熾火派與玄冰派習武的那一年開始,他們三人就只有在很少,或者特定的時候才會偶而再相聚了。待Firen敘述完畢,Pinkrose只衝著依然面色沉重的Katy露出一抹挺曖昧的神情,但很快又向著Firen露出青春燦爛的笑容。

看他倆人關係這般美好,加上在自己的認知裡,身為四大霸主之一的實力也絕不是好惹的,更何況至今想忘也忘不了前陣子被Firen的火炎長鞭給捆綁的痛楚與滋味,原本還正想找Pinkrose興師問罪的Katy,至此也唯有暫時放棄當前的念頭也別無他法。而後Firen倒也隨興的向Katy問道:

「那怎麼?莫非Katy小姐妳以前也認識Pinkrose的嗎?」

「當然,她是在你跟Freeze分別去熾火派與玄冰派練武,大約兩年後才新認識的朋友哩。」

還未等Katy主動回答,Pinkrose已經搶先一步供出實情;在這之後,雖然Katy仍舊擺出一抹古怪的神情,但且看Firen始終無任何甚感疑惑的反應,反而更加表現得眉飛色舞又頗感驚喜,還因而放話說,若他早知道原來Katy也是Pinkrose的朋友之一,那之前他就不會那麼對她不好,還用自己的火炎長鞭來綁她了。

隨後Firen又轉頭和Pinkrose一起有說有笑,原本Katy緊蹦的臉色頓時也放鬆了下來,更不自覺的將兩肩勾起、雙臂下垂並將雙掌交叉,擺出一副女性向來獨有的害羞樣,整張臉略歪向一旁時,還略微泛紅的露出一抹溫柔可親的露齒笑,看上去甚是可愛誘人。

此刻難得舊友相逢,Firen自然不打算就此獨享這份喜悅,自然便想邀請Pinkrose一起去看看Freeze;而Pinkrose則有些大感意外,畢竟能在公會這裡巧遇Firen就已經夠教她稀奇了,說起Freeze呢?她也自然是很久不見,可難道在這個節骨眼,他人也在公會這裡?這就讓她有些難以置信。直到Katy也上前幫腔,說是前陣子他們倆跟自己都還一起待在M基地相處過,如今也全都調派到公會這裡,因此Firen所說的話絕對假不了;聽聞此言,Pinkrose又是大大的為此高興不已…

原本KatyPinkrose兩個女生之間一場追逐戰,如今在Firen的介入下,倒也變成整個過程皆充滿愉快歡笑的『三人同行』。尤其PinkroseFiren兩人更是如相見恨晚、如同情侶般的肩並肩、好像有永遠聊不完的話題似的侃侃而談;而Katy雖然較少插入他們的話題,但看如今皆走在自己左手旁的這兩人之間關係甚密,心裡也默默的暗自替他們倆感到高興,還不時的掩嘴竊笑,一副頗調皮又淘氣的模樣。直到他們三人走到公會本部的交誼廳門口,一打開門,三人便陸續進入室內。

Freeze!你在哪?快出來啊──」

Firen牽著Pinkrose的手,朝室內大喊一聲,首先只引起了Rudolf跟他身旁一名身穿綠色忍者服飾的陌生男子、John和他女友RavenHenry和他表妹Ann,以及ThunderTornado,還有CelestialMankindRobinAndromedaCarrie等人的注意,而後才有一名身穿淡紫衣和水藍斗篷,一頭藍髮的男子從眾人之中出現──他正是Freeze,只見他神情有些古怪的朝Firen的方向步去後,在場眾人才重新把心思轉回他們大夥兒當下各自所關注的話題──

「怎麼?沒事好端端的,輪到你這好傢伙來叫我?說吧,發生什麼事了?」

「你好意思問我?也不來看看我旁邊這位小美女是誰?我相信你會很高興見到她的。」

Firen稍有些沒好氣,話語中卻始終流露出源自內心的興奮和激情的一語道畢,Freeze先是很疑惑的瞅了他一眼,而後仍不改其冷酷平板的面容,轉而望向Firen身旁的Pinkrose──

當他看見Pinkrose那張在他而言,實有深刻印象的臉孔,以及那一頭紫色短髮,加上也看見對方左手腕上那條手工造型圈狀手環,與Firen跟自己所共同配戴的,完全是同一款式,皆為冰塊、火焰、玫瑰等造型飾物串連而成的手環,不禁思忖道,莫非她就是…?

「好一段時間都沒見到你了,Freeze!還記得我嗎?」

隨著此番聽起來頗令人倍感激昂振奮的女聲而至,Freeze才發覺眼前那Pinkrose已經滿心歡喜、感動萬分的衝向前,如同方才與Firen相擁那般,這回也將Freeze緊緊的抱在自己懷中;而Freeze當下馬上意識到這位留著紫色短髮的女孩,絕對就是與自己和Firen從小認識到大的熟識舊友!

Firen相較之下,有基於昨晚他們M基地一行人還在借宿藍海旅店時,正好在門外偷聽到Katy在向ClimateCarrie等人透露自己和Pinkrose的往事,進而得知如今的Pinkrose正屬於魔皇軍那一方的人,換言之,就是與他們和平公會門下的各大會員皆存有利害關係者。在Freeze來說,對於這種場合下的相逢,反而完全提不起什麼勁,僅是以最平常的語氣回應Pinkrose的招呼;而他的反應,不只Pinkrose,就連FirenKaty都為此覺得有些反常──

Pinkrose終於把Freeze放開,並用一抹奇怪的眼神望著Freeze時,Firen倒也帶以陪笑的表情,跟Pinkrose稍微講了幾句話,也不再繼續留意她和Katy兩人繼續凝望他倆的身影,這才逕自把Freeze拉到一旁,靠近一張只能坐下兩人的短沙發的角落位置,未待兩人坐下,便聽Firen細聲問道:

「我說你怎麼回事?難道你不高興看到Pinkrose終於跟咱倆一起團聚嗎?」

「不是我不高興,只是昨晚告訴你有關她的事情,莫非你都忘了?這可是我親耳聽到Katy小姐說的!」

「喂喂…怎麼都這種時候了,你還在想這種事情?那我這麼說吧!對於一個咱們從小熟識的昔日舊友,另一個是魔皇軍派來的臥底探子,你比較相信哪一個?」

「這…Firen,你…」

面對Firen的提問,Freeze頓時也變得無言以對,不知該何回答;而看Freeze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Firen僅是搖搖頭又笑了笑,隨即轉身回到Pinkrose的身邊,笑著稱說Freeze只是當下心情有些不太好而已。而聽完Firen的解釋,Pinkrose則好似一點也未察覺有任何奇怪的地方,反而露出一抹挺曖昧的表情,爾後甚至滿臉充滿光彩笑容的放話稱說,難得三人相聚,今日下午時,她想親自做一些精緻美味的下午茶點心,誠摯邀請FirenFreeze他們倆一起前來享用,同時定要好好敘舊一番。對此Firen自然樂此不疲並欣然接受。

眼看這兩人的感情關係如此甚好,Katy一方面心裡仍舊為他倆人感到高興,另一方面卻也有些好奇Freeze見到Pinkrose時的反應與當下現況,於是她便趁FirenPinkrose也都沒什麼在注意她時,悄然挪步移到Freeze的身旁,小心翼翼的問道:

「那個,我聽Firen哥說,你們以前都跟Pinkrose姊認識,這是真的嗎?」

此話方落,Freeze那雙平常本就冷酷死板的眼神,突然瞬間迸射出一道十足銳利的精光,彷彿要徹底看透什麼似的直接鎖定在Katy的身上,同時猛然伸起右手,毫不客氣的抓握住Katy那柔嫩的臂膀,低聲但頗顯得嚴厲的語調反問:

「我說,現在關於我的問題,妳最好給我老實回答:昨晚妳跟人家的對話,我在妳們房門口其實都聽到了,請問,Pinkrose她現在真的在魔皇軍底下工作的嗎?」

Freeze這番突如其來的態度,幾乎讓Katy有些驚呆了,對於眼前這個冰霸主,原本就陰狠冷酷的面容加上那雙如今蘊含著一股如刀般鋒利的目光眼神,簡直如同陰險可怖的殺手般,著實令人感到不寒而慄。然而面對他的問題,Katy仍然相當老實的點頭稱是,同時露出一抹遺憾的神情。

「是嗎…?妳確定沒騙我?」

「我昨晚跟Terra姊她們說的都是實話,而且以Carrie姊當時的直覺,若那次真是Freeze哥在門外偷聽的話,你也該慶幸沒有被她抓到,否則…」

「好吧,若不是這樣,或許對於昨晚那個十爪章魚怪,妳大可在大家面前裝傻,而不是老實承認妳確實是魔皇軍的屬下來的…」

「比起這個,關於Pinkrose姊的事情,如今Freeze哥有什麼打算嗎?」

「妳問我有什麼打算?老實說,我其實不知道。現在的她面對我跟Firen,到底是真心誠意,還是虛情假意?其實很難說,畢竟凡是人類終究是感情動物,或許妳要解釋她人之所以也在公會這裡,是因為她已經打算棄邪歸正,而選擇退離魔皇軍也罷,但前提在她若還保有一點良心的話,或者這一切到底不過就是她都在逢場作戲。雖然事到盡頭,真相永遠只有一個,但若她真的也跟妳一樣都是魔皇軍派來的,這麼一來至少可預見的,絕對會是一場極具衝擊性的悲劇…」

Freeze說到這裡,Katy也不禁微微嘆了口氣,並把右手輕柔的放在Freeze那隻仍然抓握著她的左臂膀的那隻右手上,語調沉重的回道:

「身為魔皇軍的下屬之一,我可以跟你保證後者的可能性最大,因為據我所見過,那些原本也都曾為魔皇軍工作,後來打算退出的人,一律都會被視作叛徒而被Julian王處死。如果她真懷有退出那種想法和企圖,而給人家知道了,她現在也不可能會在這裡,跟我們大家在一起的…」

此話方落,Freeze的表情好一陣子顯得更加灰暗失落,右手也不自覺的鬆開了Katy那柔軟的臂膀。但頃刻間,旋即馬上又顯得語調堅定的說道:

「不過對此我可以確定的是,如果這段期間,Firen他真的發生了什麼不可預知的意外,我Freeze至少絕不手軟,也絕不輕易放過任何有機會傷害Firen的傢伙,就算是昔日好友亦同。必要之時,我另外還可以肯定TornadoThunder他們永遠都是咱們這一邊的!」

就在Freeze說完後,Katy也一副實則有所感觸的點點頭。但Freeze馬上又朝Katy附加一句:

「奇怪,明明妳也是敵人來的,怎麼我就會跟妳講這種只有知己之間才會透露的心裡話?」

一聽得Freeze這麼說,意思上很明顯是故意在針對她,卻又有種純粹像在笑話他人般的意味,Katy馬上深鎖眉頭又嘟著嘴,一副很不高興的眼神望著Freeze。但沒過多久,才勉強從那張臭臉中擠出一絲勉強的笑容並回應道:

「喂!你這個人怎麼這樣子啊?姑且不論我們一起在M基地相處過的日子,好歹我們都是已經跟Pinkrose認識許久的朋友,有關她的事情想找我談有什麼關係?而且我始終也很在意當年她爸媽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她父母嗎?據我所知,過去她父親因發生重大意外而受重傷,後續都在家中療養。迄今也不知她的父母如今現況如何…」

「若是那樣也就算了,但我想說的是,她當年之所以也拉我進魔皇軍,撇除我們之間的情分因素,主要還是與她父母有關…哎!其實我何嘗不也希望我跟她都可以回歸正常生活,若非萬不得已,任誰也不願意在魔皇軍底下賣命的吧?無奈要是給那群壞人發現了,一律會被視作出賣同夥的叛徒,屆時無論到哪,他們都會派人來追殺我們的…所以才問Freeze哥如今打算如何啊…」

「我看這件事還是暫時打住吧。現在這種時候,別說Firen相不相信,就算當著大家的面把真相掀出來,屆時對誰都沒好處。而若妳說的是真的,找機會該跟Pinkrose談一談她的父母比較好。」

「說實在話,我也這麼覺得。那Freeze哥,容我冒昧請教一下,你跟他們兩個手上戴的那些款式都一模一樣的手環是怎麼來的?看起來還挺特別,弄得我也滿好奇的。」

Katy自一語畢,Freeze才擺出一臉些許疑惑的表情,並抬起左手,露出他手上那條冰塊、火焰、玫瑰等造型串連的手環,問道:

「妳說這個?這要說起來,那是距今十五年前的事情了…」

Freeze的說法,那是他和Firen都準備前往各自所屬的門派修練習武之前的事情。有基於他們倆和Pinkrose三人往後即將分離很長一段時間,在Pinkrose實則為此依依不捨的情況下,因應Freeze即將成為冰俠;Firen將成為火俠,至於自己向來也特別喜愛玫瑰花等植物的因素下,特地自己動手製作了這條具有紀念性價值與象徵性意義的手工藝品──

她分別做了總計八顆形似小型冰山塊狀的造型,用水彩顏料塗成色彩較為鮮明的水藍色;八顆火焰燃燒狀造型分別用橘紅色和黃色等顏料上色,為的是增加火焰燃燒的視覺效果;最後的八份玫瑰花朵造型則直接上色塗成她最喜歡的粉紅色,全部加總起來有二十四顆手工造型全部串在一起,便做成了今天這條特殊造型款式圈狀手環。而她那次還一口氣為自己及FirenFreeze完成了三份!

Freeze依稀記得那一回當Pinkrose把那三條造型手環拿到他們倆面前時,他自己純粹只覺得以她的手工技藝而言真不是蓋的,這些手環造型看起來也別有一番風味,也看得出Pinkrose的用心;然而就在Firen似乎看不出Pinkrose的心意,甚至為此調侃外加譏諷了幾句,豈知卻在引得她語氣不佳的大罵Firen一番,隨後這才說出她之所以為他們三人做出這些手環的目的與用意──

「人家這是為了不輕易忘記我們三人曾經在一起的美好時光,才特地做了這些手環,即使我們三個未來必須各分東西,屆時都不能常待在彼此身邊。但人家相信只要有這條手環,它將把我們彼此的心永遠緊緊的牽連在一起,作為代表我們的友情將永不變質的見證。只是我們年紀都還太小,所以將來到底會發生什麼事情,現在也都還很難說。不過人家始終堅信我們三個終有一日,肯定會再度相聚的!因為…因為人家我真的很捨不得你們啊…」

想起那次她的口氣聽起來似乎越說越難過,以致最後終於忍不住情感上的奔洩,進而雙手掩面大哭了起來,Firen這才終將體認到自己都不知原來Pinkrose為了照顧他們三人的友誼而想這麼多,也費了這麼多心意,而感到些許的愧疚;而Freeze對此亦有所深刻感觸,明白Pinkrose的一番別有用心。於是兩人就在都把那些手環戴上去後,才紛紛互相安慰傷心流淚的Pinkrose

好不容易讓Pinkrose止住了哭,而後她自己也將手環都戴上去後,在當時都仍舊實屬年幼的三人便在此立誓──就算三人各奔東西,無論是誰、哪怕未來有多少苦難艱辛,都不可能破壞他們之間好不容易所構築的情誼與羈絆,如今他們戴在手上的這些手環,便是他們過去至今,乃至久遠的將來,三人友誼長存的象徵!

Freeze講完故事,Katy的內心彷彿吃了一記沉重有力的震撼彈,她從沒想到原來Pinkrose背後是個如此用心,甘願為人家付出心意的女孩。而今她卻另外在為魔皇軍工作,同樣身為她的好友,Katy都不禁暗暗為FreezeFiren兩人略感憂傷,更產生一種奇妙想法:好在昨晚Pinkrose沒有真的從魔皇軍那裡找人過來把她帶走,或惹出什麼其他難以收拾的麻煩,至此她也希望為了挽回與保住他們三人,以及與自己的這份情誼而獻上一份心力,哪怕身份上她自己仍然也是魔皇軍的人亦同──

Freeze哥,無論如何,既然都是Pinkrose姊的朋友,這件事情,讓我也來幫你和Firen哥好嗎?我真的不忍心看到你們三人往後的下場究竟會變成什麼可怕的模樣…」

「既然妳都已經知道我們三個過去的事情了,我也不反對。」

正當KatyFreeze兩人對談到此,突然聽見Firen又在放聲叫喚Freeze的聲音,待Freeze把頭轉向Firen,方知曉Pinkrose想帶他們一夥人到外面的一樓中庭花園散散心,連TornadoThunder也似乎都給Firen喚去了,此時也都和Firen他們站在一塊,面帶笑容的凝望Freeze的臉;而Freeze原本有些不甚甘願,但在念頭一轉,想到若有機會和Pinkrose聊起關於她的父母,當下便回心轉意,隨同FirenPinkrose等人一起離開交誼廳。至於Katy若不是給Mankind叫去陪他們一起聊天,否則她此時也很想一起陪著Pinkrose和四大霸主他們五人。

Katy啊,剛才就看妳跟Freeze他們聊得那麼開也是挺難得的,還有剛才那位小姐是誰?」

KatyMankind的身旁落坐,面對Celestial這一問,同時自己右手旁的MankindCarrie,包括RobinAndromeda等人全都把視線投到她身上,她才把除了剛才自己本想找Pinkrose興師問罪以外的所有事情,以她跟FrienFreeze是自幼相識的熟友故人為主軸要點,鉅細靡遺的向眾人述說了一遍。聽完Katy的陳述,其中Carrie擺出若有所思的模樣,並把金屬假腿翹起二郎腿,才看著Katy露出一抹鄙夷又帶有厭惡的目光說道:

「原來那個女的就是妳說的Pinkrose是嗎?真的很難想像她竟然也是魔皇軍的人…」

就在Carrie一說完,Celestial突然上前把左手食指放在唇間並「噓」了幾聲,然後又示意望了RobinAndromeda兩人一眼,以此向Carrie暗示這種時候,別隨便在兩位新人面前揭露這種事;待Carrie也跟著望了RobinAndromeda一眼,Robin突然倏地站起來,說是打算去找WoodyLotus兩位與他同樣是為疾風派的同僚聊一聊;連Andromeda後續也跟著從沙發上起身,稱說自己也該利用時間去找Dennis了,兩人就此和在場四人,還有其他的夥伴們道別,並匆匆離開了交誼廳。

眼看那兩人頭也不回的轉身離開,這下可少了兩個可以交流新鮮事的夥伴,Mankind這才有些實為不悅又倍感掃興的面向Carrie道:

「我說Carrie姊啊,妳自己看看,都把人家趕走了,難道就不能稍微注意一下場合嗎?」

「所以你現在是在怪我囉?這種事說出來有什麼關係?讓大家都能有心理準備不是應該的嗎?」

「喔!就算非要搞得大家人心惶惶也無所謂,妳是這個意思嗎?」

縱然Carrie也為此不甚服輸,還別有意味的往Katy的方向瞟了一下眼色,但在Mankind也仍不甘心的又追問一句,連Celestial也忍不住略帶打趣調侃似的意味衝著Carrie說道:

「妳啊,真的存好心的話,改一改妳的大小姐脾氣也沒那麼難,哪怕妳是顧命大臣的女兒也是,否則照妳這樣下去,我看妳一輩子也永遠別想得到Bastato的心,呵呵──」

未知就在他說完這一句話,Carrie的臉色突然變得十分難看,彷彿打算要把對方狠狠痛打一頓似的開始咬牙切齒,語氣相當不佳又帶有怒意的瞪著MankindCelestial兩人慍怒道:

「你們這些臭男生還在說這種風涼話!本小姐我早就有所覺悟了──若不是他自始至終最心愛的Leah小姐,現在也剛好就在公會這裡,否則我就不信自己還會輸給別的女人,哼!」

對於這個宛如那些女強人一般,個性一貫強勢凌人的Carrie,一旦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氣,說起話來也特別的激動,以致令人難免感到背脊發涼,CelestialMankind兩人在彼此皆暗暗吃了一驚,又忍不住各自互望了一眼,Katy才忍不住為此掩嘴嗤嗤竊笑,直到Carrie又把那雙充滿殺意及怒氣的眼神轉瞪向她,她才趕緊讓自己看起來一副正經八百的模樣,坐在沙發椅上靜靜的不說話。

看著Katy現在也頗顯得安份又乖巧的樣子,Carrie似乎還打算要為了她身為魔皇軍的密探,好好當眾罵她一頓,但也或許有因想到Climate先前在Katy方面一事已經嚴厲告誡之故,最終選擇作罷,只是又相當不服氣的用鼻子重「哼」了一聲,才轉身跟著離開交誼廳。除了CelestialMankindKaty,同時也引起了RudolfHenryJohnRavenAnn等人的注意──

「怎麼了?Carrie姊莫非又為了什麼不愉快的事生氣了?」

首先提問的是身穿淡棕衣和粉紅短裙的Ann,坐在Henry右手旁的她,兩眼凝望著交誼廳門口,把臉歪向一旁,刻意把右手食指放在唇間,顯得很困惑又好奇的模樣,很是惹人討喜又可愛。

面對她的問題,多數人幾乎都聳聳肩,表示對此根本毫不知情;但一身靛袍的Raven則不以為意的表示,對於那種遇到不開心的事情就愛發脾氣的女生,光是Carrie她爸爸就已經感到很頭痛了,何況他們這些人到底也根本都無能為力,不如少管閒事為妙。而她的意見,最多也僅博得John的認同,爾後這對情侶又開始在互相打情罵俏了起來,引得Ann也不禁嫣然一笑。

Carrie又鬧起她的脾氣直到憤而離開交誼廳,RudolfJohn那邊的騷動,很快便恢復既往的融洽氣氛,CelestialMankindKaty三人看在眼裡,自也知曉他們這些過去至今,起碼也有在M基地及和平公會這兩個組織之間來回往返一兩次的人來說,Carrie的個性和脾氣之大早就已經是眾所周知、司空見慣,最多只有像Mentalist長老、Magnet會長、Beast副會長、Peter教授、Lilya教授、LaserClimate…等那些教師級長輩才有那個威嚴可稍加遏止她的脾氣。最終他們三人也不以為意,直到那個頑皮的Curter又用瞬間移動出現在交誼廳裡,他們一夥人才繼續未完的話題。

又過了數分鐘,Rudolf身旁的那名綠衣忍者服飾的男子才站起身來,開口便特邀HenryAnn兩人一起前往他們三人所專屬的音樂廳打發時間;有基於Henry自己擅長橫笛吹奏,身為自己表妹的Ann也喜好彈奏鋼琴,而眼前這名綠衣忍者平常最偏好的則是三味線弦樂器演奏,自然也毫不推辭,三人分別和RudolfJohn等人都打了一聲招呼,才紛紛往交誼廳門口走去。

話分兩頭,獨自離開交誼廳的Carrie,怒氣沖沖、步履沉重的經過了一樓中庭花園,撇頭一望,原本還留在庭院內的BastatoBimonsBotter等三兄弟已經不見人影,早在幾分鐘前,他們已經再度結伴前往醫療處去看望臥病在床的Leah;取而代之的是正在花園內遊賞談天的Pinkrose和四大霸主等人,氣氛尤其美好融洽,不輸方才還在交誼廳內的氣場。

Carrie看在眼中,對於Katy也曾提及那位同樣也是魔皇軍下屬之一的Pinkrose,此時正身在公會本部這裡,和那四大霸主打成一片、和樂相處,看起來挺愉快盡興。尤其FirenThunder兩人與她更是走得特別近,不時的有說有笑。最多就只有Freeze似乎刻意與眾人保持距離似的,僅態度心平氣和的走在FirenPinkrose的身後,偶爾只有Tornado一邊跟Firen等人交談,同時回頭關注Freeze的現況,但大體而言,也絲毫沒有什麼令人感到不對勁之處。

但這對Carrie來說,向來嫉惡如仇的她,當下只立即判定那四大霸主,完全就是被那同樣來這裡當臥底間諜、吃裡扒外的Pinkrose給迷惑住了都完全不知情。一念及此,Carrie心裡就大大的不爽,又深感一股被冒犯的感覺。然而無論她再怎麼想發洩自己的情緒,比如現在衝到四大霸主面前,當著他們的面揭穿Pinkrose的假面具,弄不好還可能惹得那四個臭男生對她抱持極大反感,自己也反而惹得一身腥,最終只能為自己著實無能為力,而深深嘆了一口氣。

這時她突然又聽見一陣清脆柔和的女聲,不知是哪位年輕小姐的聲音,她又撇頭一看,發現那個身穿草綠露肩衣和白短褲、貌美如花的Andromeda,正歡喜雀躍的拉著身穿淡綠衣配鋼青色背心,臉上表情有些不知所措又略為泛紅的Dennis,當下兩人彷彿都沒有注意到Carrie的存在似的,直接經過她的面前,從另一道花園入口處走進庭園內,一直找到距離四大霸主和Pinkrose等人的所在位置約九米開外的另一塊約有兩米長,可同時容納兩人就坐的大理石座椅,才各自坐下。

「這位Andromeda小姐挑在這種時候找我,到底她想幹嘛…?」

心情略顯緊張的Dennis心裡暗想著,大約十幾分鐘前,他還正一人獨自勤練腿法,這其中原因,或多或少出於論自己和Davis兩人合作,竟然還比不過Bastato那可怕且高深的實力,縱然感到無比懊惱又氣餒,可既然Davis都從未放棄過,自然也因而激起他的熱情因子,唯有更加勤奮向上,讓自己的武功更上一層樓,否則若想前往羅伊爾皇宮救出被困多時的兄長,根本是無稽之談!

就在他使出了百烈腿及旋風腿,並於焉收招後,剛好被眼前這位花枝招展又美若天仙的Andromeda給看見,首先她上前以拍手代替言語招呼,好似在稱讚Dennis的武功一般,直到Dennis終於將視線轉向她,一看到有位身材窈窕又容貌絕色的美女不請自來,不禁感到相當意外,而後就在對方說明來意後,未等Dennis答應,眼下才給她拖來這座清閒幽美又可教人放鬆心情的中庭花園──

此刻看著坐在自己右手旁的Andromeda,她那既露肩又露腿的穿著,加上那宛如白玉般的美肌膚色,幾乎不輸平常女性的傲人胸圍,以及那雙呈珍珠色瞳孔的柔情眼眸。面對這些凡是男性在外表極具姿色的女性方面,均會特別留意的身上部位,在Dennis的眼光而論,對方確實是個嬌羞性感又清純甜美的美人兒;而似乎Andromeda也已經發現對方的眼神視線幾乎全然放在她身上,作為女性,多少也會把握機會享受這種因成為男性目光焦點而有所滿足的感覺,同時更有些面帶羞紅…

良久,Dennis便不再繼續端看Andromeda的美貌,首先開口便問道:

「話說,妳找我過來這裡,有什麼事情嗎?」

「其實…也沒什麼啦!話說你還好吧?跟Bastato哥打輸的事情,希望你不要介意。畢竟不是每個人生來就是強者,也許先天資質有差,或者他過去至今比你我更加專精投入武功的修練,但這不表示你往後就得註定比他遜色啊。」

「妳現在說這些是在安慰我的意思嗎?」

面對Dennis的疑問,Andromeda似乎不打算直接回答似的,首先只是陷入一陣短暫的沉默,爾後又突然「啊」了一聲,彷彿有了什麼主意或新點子似的,這才從容不迫的面向Dennis續問道:

「對了,我想請教你,你跟Davis先生他們一起前來和平公會的原因是什麼?是準備好要跟我們一起參加討伐魔皇軍的行列是嗎?可不可以告訴人家?拜託──」

此話方落,Dennis不禁露出一抹古怪的神色,在他看來,Andromeda這番動作,根本無異於刻意想移轉話題。但且看Andromeda將雙掌合十、做出予以懇求的動作,同時自伴隨一抹青春亮麗又柔美親切的露齒笑,Dennis對此番魅力也實則招架不住,於是接下來便把重點都放在他的大哥遭人綁架,他跟大姊Doris最終決定帶人幫忙尋求Bastato的協助,才因而前來公會門下為一大主因──

聽完Dennis的敘述,Andromeda宛如已經徹底了解這前因後果一般的頻頻點頭,這才把手溫柔的擺在Dennis的肩膀上,也跟著訴說起自己之所以也來到這裡,源自於七年前,她的兄長不幸被來自魔皇軍的異變者殺害,為了替兄長報仇,所幸得到Bimons等人的幫忙、獲得家中長輩同意,才有機會來到公會,準備參加這場軍事行動。尤其她更強調當年殺死她哥哥的兇手,即鐮刀人Redhook,今早才讓Magnet會長一併捉回來,雖然後續正由會長負責處理善後,但她仍堅持一定會找機會親手了結那兇手的性命,更不排除找Carrie一起動手的可能…

「可是…既然如此,只要那傢伙一死,這裡不就沒妳的事了嗎?那怎麼像妳這樣的女孩子,竟然還打算要參加討伐魔皇軍的行動哩?」

「呵!這你就不懂了,我的目標不只是為死去的哥哥報仇,我另外也看中Bimons先生和Botter先生他們願意為天下蒼生百姓、為報效國家而出力的精神。畢竟這二十多年來,魔皇軍在咱們這塊大陸上的所作所為,相信你也必定有所耳聞及切身感受才對吧?如果不設法做些什麼,到最後每個人民的身心與生活必定會受到嚴重影響,同樣是活在這世界的一份子,你想倘若大家都不願為此盡一份心力,早先又怎麼會有和平公會的存在呢?嘻嘻…」

說完後,看著Dennis那有點略帶訝異的表情,Andromeda僅先微微一笑。爾後又想起了什麼似的,未等Dennis開口回應,才又繼續綿延不絕的續道:

「喔!還有還有,在來到這裡前,我跟Bimons他們那邊有兩位小姐,在半路上不幸被來自魔皇軍的忍者擄走,這時她們肯定還被關在那裡受盡折磨,你說我們能不設法早些把她們救回來嗎?綜合以上理由,至少我堅信這場軍事行動是非我不可的!那Dennis先生又怎麼看待往後的計劃跟行動呢?」

「我…我想我還是先專心把我哥救回來,事後再說吧…」

「照你這麼說,感覺你對於討伐、推翻魔皇軍一事,似乎有點事不關己的樣子。不過往後的旅程,勢必也充滿諸多未知與危險。要是沒有這份覺悟,別說你能不能救回你哥哥,也許我媽更不可能同意讓我離家、來到這裡的。」

「喂!妳就別賣關子了,妳到底想跟我說什麼?有話不妨就直說好嗎?」

Andromeda語落,豈知Dennis的態度突然轉而硬了起來,說話語氣讓人略感不耐煩的樣子。然而心性善良的Andromeda卻始終未有一絲反感,仍舊態度委婉的稱說,這是大約快一個時辰以前的事情,那時她剛跟還在家裡的母親通完電話,才正想去找BimonsBotter時,剛好經過三樓的露台,由於露台門口並沒有關上,也正巧讓她發現BastatoDavis,兩人就坐在露台桌椅區單獨談話,對於今早才引爆過激烈衝突的兩人,此時又難得聚在一起,莫非又會擦出什麼火花?在好奇心的驅使下,當她駐足門口之時,也更聽到了那對師叔侄彼此的對話內容。

在她將那兩人之間的對話敘述給Dennis聽過後,Dennis尤其在知曉Bastato背後身為被黑暗力量詛咒之身,為了破除家族詛咒的厄運,而踏上這條征途為首要目的一事,更是由衷的感到驚嘆不已,有如受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巨大衝擊一般,整個人足足呆愣了好半天,直到Andromeda面帶笑意的喚了他一聲,才總算回過神來──

「我想,Bastato哥光是為了承載整個家族的命運,不曉得下了多大決心,才願意接受自己的使命。若不是知道這件事情,原本我也覺得跟他那兩個弟弟,你知道的,就是BimonsBotter他們相比,他的脾氣還真是挺古怪的。不過既然他也有自己的苦衷及難處,而若我們大家非但沒法給他幫上什麼忙,反而給他添加更多麻煩,也難怪他說什麼都不肯答應你們的請求,不是嗎?」

在得知Bastato的遭遇,也多少心有戚戚焉的Andromeda聲調沉重的說完後,Dennis沒有言語回應,只是彷如在沉思般的陷入一陣寂靜,好似也感同身受一般。見此,Andromeda才繼續稱說:

「話說回來,其實我很欣賞你這份精神,畢竟我哥哥已經不在了,而或許你哥哥還有得救。但也正因為如此,只望你跟Davis先生能更用心看待這裡的人們,他們之所以那麼努力付諸心力、為維持整間公會的運轉,皆是為了所有人民的自由、整個國家、乃至整塊大陸的未來。所以即使沒有Bastato的協助,也要相信你哥哥一定會平安無事的…」

說到這裡,Andromeda這才挪動身子,作勢讓自己更貼向Dennis,並把頭略歪靠在他的右肩,更甚溫柔的牽起Dennis的手──眼下這美女竟然這般主動與自己有身體上的親密接觸,尤其看她那隻柔嫩美白又觸感極佳的左手正牽著自己的右手,Dennis不禁心跳加速、臉頰潮紅,面對Andromeda如今與自己的零距離接觸,那種軟玉溫香的感覺,有點力不從心,甚至還額頭冒汗…

過了一會兒,與他緊緊依靠的Andromeda接下來雖無任何動靜,但卻溫溫的冒出了一句話:

「話說從剛才到現在聊了這麼久,有個問題我一直想問你:你有沒有喜歡的女生?」

雖然只是一個簡短的問題,但從Andromeda這樣一個青春秀麗的女孩口中脫出,對原本就已經感到緊張無措且心跳加速的Dennis而言,無疑又是另一股令人倍感驚艷的衝擊,腦海中自然也生出另一個問題──她突然問這個又代表什麼涵義?莫非說…

就在Andromeda又不經意的追問一次,Dennis這回可給她難住了──確實,像她這樣的女孩子,真的也挺令人心動的,而且她之所以這麼問,不排除也可能是想向自己表示心意的另類方式。可偏偏他心裡卻也另外在想著那位外表看起來冷艷嫵媚又楚楚可憐的巫女族使者Luna,他到現在都還沒找個適當時機和她表示自己的心意,如今卻又出現了這位恰似是準備來向自己表白的Andromeda。此時的Dennis,著實兩頭為難、一籌莫展…

「怎麼了?人家問你這麼簡單的問題,有那麼難回答嗎?」

「才不是啦!妳突然這樣問我,我會有點難為情…」

「這有什麼好難為情的?難道說…你不喜歡像我這樣的女孩子嗎?」

此話方落,Dennis內心暗罵了一個「幹」字,看來Andromeda的意思這回是夠明顯不過了,然而卻也更加麻煩是,如果就此告訴對方,自己也另外暗戀著Luna的事情,不曉得會否間接傷到她的心?無奈Andromeda這時把頭抬起來,轉而用相當認真的眼神瞪著Dennis,滿懷期望能得到他的答覆,於是Dennis才彷如豁出去了似的,直截了當的說:

「那個,我確實有喜歡的女生,只是如果那個人不是妳,妳又打算怎麼樣?」

好不容易等到Dennis的答覆,然而這在Andromeda來說,確實也是一種不甚理想的答案,自Dennis語畢,她才有些不是相當滋味、或者看上去明顯帶有一種倍感失望意味的表情說道:

「傻瓜…你若不喜歡我,你覺得我還能對你怎麼樣…」

語落,Dennis這才略鬆一口氣,也不論Andromeda當下確實有點感到灰心失落,還反過來問道:

「那Phoenix呢?妳對他的感覺又如何?」

「他嗎?我就純粹把他當成我哥來看待啊,怎麼了嗎?」

「沒什麼,只因為Alice小姐跟我們那些女生,多半都認為妳一定是喜歡上Phoenix那傢伙,把他當成兄長對待,只不過是掩飾用的藉口而已。這都是她們說的,我Dennis可什麼也沒說…」

聽完Dennis的解釋,Andromeda縱然愣了好一會兒,但也因她知道這一切始終只是誤會,最終忍不住大笑了起來,之後態度隨興的拍了Dennis一下,這才看著滿臉困惑的Dennis解釋道:

「原來如此,那你別聽她們亂講,我跟Phoenix哥之間確實沒什麼,真的就只是因為看到他,就好像看到我哥哥一樣讓我有所感觸;而他嘛…這陣子跟他相處,也才知道他原來是一個從小被父母拋棄,幾乎都沒什麼機會充分感受親情與溫暖的孤兒,還為此跟自己的弟弟反目成仇。就因為這樣,我自也希望若跟他一起,多少能讓他稍微找回一點人性和良知。真的不過就是如此而已…」

就在Andromeda說到這裡,Dennis也若有所悟的模樣,同時心裡暗自竊喜,他就知道果然像Alice那種個性幼稚又自以為瞭解男女戀情,好似戀愛高手一樣的小女生,充其量到底就是想太多了,才擅自隨便曲解AndromedaPhoenix兩人之間的關係。既然Andromeda親自現身說法,屆時一旦逮到機會的話,能跟Davis他們一起狠狠給Alice還有自己的姊姊打臉一番,一想至此,Dennis也就忍不住暗自高興又期待了半天。

但隨後才見那無時無刻不散發著清純且誘人魅力的Andromeda,親切溫柔的主動上前,把兩臂交叉繞過Dennis的兩肩,一副深深癡情的神情望著Dennis道:

「至於要談男女戀情…無論你接不接受,我承認我反而比較喜歡你啊!你若要問為什麼,因為我就看中你願意鼓起勇氣和Davis先生一起作戰,雖然你們終究輸給了Bastato哥,但由於你這份為了救回自己的哥哥,不怕吃苦、敢勇於向前的精神,讓我覺得你很可靠,有和你交往的價值,所以才想問你有沒有喜歡的…或者說,像我這樣的女生,不曉得你喜不喜歡…?」

面對Andromeda終於清楚表示自己的心意,加上她那雙同樣柔情似水,幾乎不輸其他那些年輕女孩的眼神美目,在一般人來說早就為此情慾大發、神魂顛倒、心花怒放了。然則Dennis始終依然很在意自己所暗戀的Luna,對自己究竟又有無情感與否,偏偏在聽聞Andromeda的闡述後,卻也不希望自己隨時可能會輕易的讓這位如此善良多情的女孩子受傷,為此Dennis又深刻感到一種令他苦不堪言的迷惘與無力感,不知該如何應對眼前這個Andromeda的心意…

好一會兒,在他看見Andromeda又刻意把臉歪向一旁,露出光輝燦爛又亮麗迷人的露齒笑,頓時又大大倍增一股青春魅力,Dennis這才有些勉為其難的稱說,希望對方能給自己一點時間考慮,也許最快的話,今天之內就會試著給答覆。

針對Dennis的回答,有基於Andromeda始終身為愛情至上主義者,而身為女性又對任何事物皆具有一定的敏銳與敏感度,對於這類回答也通常都會有個預設觀念──他若這麼回答,估計對方很可能對自己絲毫沒感情,才會用這類的話語來敷衍自己,正可謂『說者無心、聽者有意』,Andromeda大致認為Dennis恐怕根本看不上自己,原本方才的甜美笑容也在一瞬間蒸發殆盡,這前後表情變化之快與劇烈,讓Dennis也不禁咋舌不已──

爾後有好一陣子,AndromedaDennis之間便再也不曾有過交集,只見Andromeda一個人異常安靜的端坐在Dennis的旁邊,甚至開始與他保持一段距離,不再如同方才那般親密的貼近,同時臉上也正被一股陰沉的氣息所籠罩;對Dennis來說,雖然也不知究竟是怎麼回事,但他卻也清晰感受得到他與對方之間,正處於一股著實令人尷尬的氛圍──

好半响,只見原本一語不發、心情沉悶的Andromeda,雖然不再看著Dennis,仍舊再度開口問道:

「那你大概多久給我回覆?」

在她而言,心裡明明知道這或許是不可能會有明確答案的問題;或者就算有,想要知曉對方的答案也是遙遙無期;就算對方回答得出來,也大致猜得到絕對不會是自己想要的答案,但她卻依舊抱有最後一線希望似的,彷如對於自己所喜歡的Dennis,仍想再給他一次機會…

「這個嘛…晚飯時間過後可以嗎?老實說,這件事我真的有點意外到不知所措,我需要讓自己稍微冷靜一下,或者想試試看尋求Davis哥他們的意見。總之我考慮過後一定給妳答案!」

「好吧…若不是因為我還喜歡你,姑且相信你不會用這個理由當藉口敷衍我。今晚等你回覆,我也趁時間再去多陪陪Lotus師姊還有Woody師兄他們,晚上見──」

說罷,Andromeda便倏地站起,頭也不回的背對著Dennis轉身離去;而自一聽及對方提起了WoodyLotus,一方面想起他們跟她都是疾風派出身的師兄弟姊妹,再者又想到萬一Andromeda還特地把這件事全都告訴Woody他們,有因Woody那種足以令他號稱『天下第一告密王』的大嘴巴見稱,如此一來她喜歡自己的事情,估計連DavisAlice,包括姊姊Doris,他們這一大夥人肯定全都會知道去了…且看她那副明顯就是感到灰心失落的模樣,Dennis就微微的感到些許不安。

眼看Andromeda的倩影終於消失在自己的視線裡,此刻Dennis的心情,一來喜於他總算不必再因面對Andromeda所產生的緊張感而如釋重負;再者也憂於若這件事情一旦傳出去,而且還給AliceDoris、包括YahuiRuyue那一票女生知道了,又不知會引起什麼不必要的事端。

此時他的心情也委實好不到哪去,直到他視線一滑,正好看見那原本也停留在這座花園中遊賞的四大霸主,帶著紫色短髮的Pinkrose,五人正一邊閒聊,一邊逐步往Dennis所坐的大理石座椅區走來;另一方面,剛好原本也在旁邊耐心傾聽DennisAndromeda兩人交談的Carrie,似乎因Andromeda已經不在現場之故,這時也跟著朝Dennis的方向緩步走了過來,並柔聲喚道──

「這位小兄弟,你叫作Dennis是吧?」

此聲方落,Dennis轉頭一看,發現是自己前陣子也和Davis他們一起在醫療處瞥見過,那個身穿天藍圓領短袖上衣和白短裙,裝著金屬假腿的Carrie在和他打招呼,基於禮貌之故,他也跟著和她應聲回禮。而兩人此一舉動,正好也引起了Pinkrose和四大霸主等人的注意…

與此同時,和Dennis打過一聲招呼的Carrie,一來便直接在方才Andromeda所坐過的地方跟著坐了下來,彷如此時徹底取代了Andromeda的位置一般;而比起Andromeda,縱然眼前這位有著一頭柔順烏黑短髮的女腿師也自有幾分貌美姿色,只是在Dennis看來,她卻蘊涵一股更加成熟穩重、凡事理智在上的沉穩氣度,令人甚感氣勢不凡且冰雪聰明的她,外表估計也較年長於Andromeda

「那個,還沒請教這位大姐芳名?」

「叫我Carrie就好,我是燕舞派出身的女腿師,另外也是皇族顧命大臣的女兒。」

語畢,Dennis這才想起過去曾聽同樣身為燕舞派出身的大哥Dave,偶爾會跟他和Doris提及一位經常總是留著短髮、心性剛強又頗有個性,後期因發生意外而失去兩腿後,才在接受生化改造手術之下給自己安裝上兩條金屬假腿代步的師姊,而她的名字就叫作Carrie

而對方既然也自稱來自與大哥所修練腿法的同一個派系,加上那條看起來有些令人大感突兀的假腿,自然就是她準沒錯了,於是Dennis不作他想,也毫不保留的跟Carrie提起了Dave的事情…

聞及對方原來是與自己同門的另一個師弟的親弟弟,Carrie一方面也略感欣喜,另一方面也為了前陣子跟他姊姊Doris交談時,怎都沒聽她提起這件事情而稍有些許微詞,但終歸這也不是她此時前來找Dennis的首要原因,於是她另轉話題,開口便提到了Andromeda的名字──

「怎麼?Carrie姊這個時候提她做什麼?」

「剛剛你們兩位的對話都讓本小姐我聽到了──聽說Andromeda她很喜歡你是不是?」

「她走之前也曾向我親口表白過心意了,可是那又怎樣?然後呢?」

「又怎樣?然後?小夥子你還好意思問本小姐?我都想問你,既然她那麼喜歡你,難道在你看來,她的條件不夠好嗎?她脾氣差嗎?身材不好嗎?否則為何我看她好像很失望的樣子?依本小姐看來,恐怕是你說了什麼讓她傷心的話對否?要是連你都敢讓她傷心,如此你又該當何罪?」

Carrie的臉色異常的嚴肅,由於她脾氣本就大,加上中氣飽滿充足,儼然襯托出一股身為女強人所具備的霸氣及英姿。然而對Dennis來說,就算她是大哥的師姊,可自早先至今,他跟她又不是相當的熟,這個時候突然在他面前冒出大小姐脾氣的一面,著實也令他對她的感覺與印象不是那麼良好,於是也以同樣不悅的語氣,大聲回敬一句──

「我又沒說什麼,那是她自己的問題,跟我何干?再者這跟妳又有什麼關係?難道妳認為是我大哥的師姊,我大哥不在的時候就可以替他管我嗎?我他媽的才不吃妳這一套!」

說罷,便從大理石座椅倏地起身,撇頭就要離去;臨走前Carrie又追問是他這時又打算要去哪裡,她連接下來想說的話都還未說完就要起身離去,未免也太沒禮貌;豈知Dennis這回才情緒相當不耐煩又火大的答稱自己要先去化妝室紓解一下,更不忘附上一句「少管閒事」四字,便理也不理Carrie後續的放聲喊叫,逕自甩頭離開現場。

看著Dennis心情實則不爽的快步離去,仍舊坐在大理石座椅上的Carrie縱然也在氣頭上、深鎖眉頭、咬牙切齒,甚至緊握拳頭,偏偏人已走遠,而且一副想盡快遠離她的模樣,最終也只能無奈的嘆了口氣。這時剛好陪著Pinkrose一起逛花園、散步談心的四大霸主,其中TornadoThunder兩人還一邊「嘖嘖」了數聲,同時和Firen等人一同朝她走了過來──就在Carrie聽見四大霸主等人的聲音,隨即也將注意力全放在對方眾人身上,只見首先Tornado雙手抱胸,搖搖頭道:

我說這位Carrie大小姐啊,妳的脾氣之壞,與Bastato先生真是有過之而無不及。也無奈妳這麼兇,搞到人家都不想跟妳講話也都看不出來嗎…?

「同意,老實說我現在也多少能理解Bastato先生的心情,像這種脾氣這麼壞的女人若是我女朋友,究竟撐到什麼時候才會分手,才是往後唯一要面臨的問題…」

Tornado語落,連Thunder也語調輕快的調侃了Carrie一句;而原本Carrie對這兩人對她放冷箭,還未有什麼明顯的反應,偏偏就在她看到Pinkrose也不禁活潑俏皮的掩嘴竊笑,在一般人看來,這無疑是身為年輕貌美女子向來會有的可愛又討喜的動作;但在嫉惡如仇的Carrie來說,在知曉對方背地裡是為魔皇軍效命的屬下,而她的真面目,在場那四個男生,彷如都全然不知曉一樣的把她當成自己人看待。看她那副模樣,當下有種宛如自己被敵人嘲笑的感覺,實則令她惱羞成怒。

「笑什麼笑!妳這個吃裡扒外的賤人,妳跟Katy一樣都不是什麼好東西!」

此話方落,個性強勢又盛氣凌厲的Carrie立刻站起身來,作勢就要朝Pinkrose展開攻擊,見她十足激動憤怒的伸手便揪住Pinkrose的衣領。而由於這一切發生的實在太快,別說此時已經給恐懼與茫然佔據內心的Pinkrose,連TornadoThunderFreeze等人也全都對此感到驚愕不已、滿臉困惑。

但就在Carrie才要揮拳打下時,唯有Firen卻單獨一人上前,反應極為迅速的單以左手接下了Carrie那一拳,隨後他表現得一臉沉靜,但不失其憤怒的朝她重重的賞了一巴掌!

待響過清脆宏亮的「啪」一聲,Firen那一掌沉重有力的落在Carrie的左臉頰上,下一秒她的臉頰即刻泛紅,同時那手腕力道似乎因為過大,在挨過對方一記耳光後,Carrie那一頭烏溜的短髮也隨著被Firen揮手的動作而甩動了起來,頓時也變得一頭凌亂。

對於性情豪邁傲氣又自尊心頗高的Carrie,從來沒有被她父母親以外的人這樣甩一巴掌過。在她把自己被弄亂的短髮撥正後,旋即以一副不可思議的目光瞪著Firen;然而Firen就在不忘好言好語的安慰並摟著吃驚受怕的Pinkrose,這才把視線轉回Carrie身上,怒氣沖沖的朝她破口大罵──隨著他越罵越難聽,Carrie也不禁為Firen同樣頗大的脾氣而看傻了眼…

「息怒啊!Firen哥,別跟這種兇女人一般見識;抱歉啊!Pinkrose小姐,咱們家Carrie姊就是比一般女孩子要來的霸道,簡直就像不定時炸彈似的…」

眼見Firen越罵越兇,罵到Carrie似乎也快忍無可忍的地步,連拳頭也不自覺的緊握了起來,Thunder這才趕緊上前打圓場、一來安撫Firen的脾氣,也試圖撫慰Pinkrose受驚嚇的情緒;好在Pinkrose只是笑著稱說沒關係,但私底下對Carrie卻也心生一股難以言喻的畏懼感;而後Firen這才打算帶著他們所有人,決定從此徹底遠離這個一旦激動起來,只怕都不曉得自己在做什麼的Carrie,更放話說,待比武大會那天到來,若剛好安排到與她的對決賽事,肯定要好好教訓她一番不可──

剛剛就已經先趕跑了Dennis,這回連原本也曾一起待在M基地相處過的四大霸主等人也都打算要疏遠她了,首先FirenThunder兩人都各別護著Pinkrose,有如她的貼身保鑣似的走在她左右兩邊;而TornadoFreeze兩人則是都無奈又不屑的瞅了Carrie一眼,才紛紛跟著離去。

眼見這實為令人無奈的一幕,碰了一鼻子灰,也果然惹得自己一身腥的Carrie,縱使再怎麼感到懊惱且無助,卻似乎也不為她那令旁人均為反感的脾氣而有所悔悟,直到她父親CyborgClimate一起經過花園入口處時正巧發現,眼下兩位長輩這才匆匆走到Carrie身邊並對她付諸關心…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66634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小朋友齊打交 2

留言共 1 篇留言

❤トンパ •̀ ω •́
這小說是你寫出來的嗎?

01-27 22:50

雷剋司
是,正是本人親自下筆。01-28 10:1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leviathan72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LF2小說《LF鬥士戰記... 後一篇:那些年,成就了美好童年的...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hless94101所有人
歡迎來小屋逛圖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7:1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