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6 GP

[達人專欄] 《晚安,明天見》十九.榮耀歸於上帝,壞事歸於大友.Ⅱ

作者:Reinaart 列那│2020-01-27 22:01:46│贊助:12│人氣:97


  「唉、不行啦,我還是覺得這樣行不通。」
 
  第一千零一次、仍心不甘情不願的招財貓君這麼說,頻頻回頭望向身後藏在深紅色大布幔裡的人影。
 
  「噓!不要跟我們搭話、做就對了!──你難道不想贖回那些東西了嗎?」綁架犯主腦小早川氏探出頭,壓低聲音『提醒』他。
 
  可憐兮兮、有著像小狗般無辜圓眼的男孩──扮演招財貓一角的朝倉健一想想自己被脅持的肉票,只好癟嘴委屈地繼續聽話行事。
 
 
 
 
  首要行動宣告失敗後,我們隨即召開了檢討會議:小滿認為計劃失敗的根本原因在於我們都是女孩子,女生兜售著來源不當的同性照片……怎麼看明顯就是在釣魚,不管背後的目的是什麼,都讓人覺得太過於詭異可疑。第二個導致失敗的因素是加入前線支援的細川同學,她的存在讓整個計劃變得更加可疑了,畢竟細川同學是當事者,叫受害的當事人來賣自己被偷拍的照片……我不禁懷疑起前天我們四人的腦袋是否一起當機了,這麼大的紕漏居然都沒注意到……總之,最後我們得出的結論就是──
 
一、細川同學不可以參加行動。(不過被細川同學上訴成功,她無法接受自己只能旁觀等待。)
二、我們需要幫手,且必須是男性
 
  雖然前天才誇下海口,說我們KIK不需要找外人協助便可自行解決細川同學的麻煩,不過事實證明現實狀況總會超出人們預期,依照時局變化適時做出修正改進才會離成功更加接近。於是我們開始絞盡腦汁搜索符合條件的人選,一個我們認識、又值得信賴,能完全配合要求,不會阻礙或洩漏秘密行動進行的男生──我第一個聯想到的對象自然是光星,姑且先忽略配合度這點有待商確,光星是我最信賴的男性朋友,且也算得上可靠,只可惜她們並不認識光星,除了愛蜜莉因為之前採訪一事與他認識、之後也互相交換了郵件地址(這兩人總愛把我的糗事當話題聊)以外,縱使我把光星介紹給小滿與細川同學,但是她們沒有實際和光星相處過,再加上光星那對外人冷淡無禮的態度,也很難讓人百分之百信賴他吧。
 
  光星的名字在腦中浮現約莫五秒,便被我抹消,然後又有一個名字浮出──黑田仁──不過這個更不可能了,黑田同學現在嘔我嘔得要命,都不知道何年何月才願意與我和解……前天他在我面前大吼跑掉後,直到今天我們都沒再碰過面。如果我們沒有吵架的話,黑田同學想必是目前最適合的人選,他不但是我還有愛蜜莉、小滿的小學同班同學,以我先前和他的交情程度來看,要請他幫忙抓犯人也是綽綽有餘…………唉,甲斐翼啊甲斐翼、妳怎麼老是壞事當老鼠屎呢?……算了,現在想這些也是無濟於事,那麼還有誰可以幫忙呢?要大家都認識的、既可以相信,能完全配合我們……也就是說,要一個能聽命同齡女生指揮,又沒什麼脾氣、意見也不會太多的男生……
 
  我和愛蜜莉不約而同望向小滿。
 
  「……妳們看我幹嘛?」還在狀況外的小滿納悶道。
 
 
 
※※※
 
 
 
  我們來到坐落於姬宮町內的雷歐巴魯特公寓社區,社區是由兩棟按T字排列的五層樓高分售住宅公寓所構成,公寓和町內的建築風格同樣西化,無西式外觀,卻也有個洋裡洋氣的外國名字。有小橫濱之稱的濱崎市由於早期開港與國外貿易往來,成了港灣都市之一的同時也留下不少西洋的足跡,從建築到無處不在的莫名外文命名皆可看出。小滿就住在這雷歐巴魯特B棟公寓的一樓,小學時我經常去叨擾,除了找她玩之外,還有和小滿的哥哥借JUMP、MAGAZINE以及SUNDAY(可惜現在小滿哥哥不想花太多錢在買漫畫上,害我只剩JUMP可以看)。不過此行目的並不是去小滿家作客,我們直奔五樓,衝向小滿的鄰居、同時也是青梅竹馬的朝倉健一家。
 
  按了幾次門鈴都不見有人出來應門,小滿下樓回家去拿朝倉同學家的備份鑰匙來開門(小滿說因為朝倉同學家裡是雙薪家庭,父母平日都要上班,朝倉同學又是獨子,沒有兄弟姊妹可以互相照顧,所以他的父母特別拜託小滿家多多關照朝倉同學,也打了一份備份鑰匙因應緊急情況)。
 
  「請等一下,小早川同學,這麼做不太妥當……」好言規勸都被當作是耳邊風,細川同學無奈地再次勸阻小滿將鑰匙插進孔洞並轉動。
 
  「沒事沒事,現在就是緊急情況。」
 
  我們踏進屋內,站在門口猶豫再三的細川同學貌似是下了某種決心、嘴角念念有詞,似乎正與某位神明或是某個人進行懺悔後才敢跟隨進入。小滿領我們到朝倉同學的房間,邊喊“動作快!趁他還沒回來之前下手!”催促愛蜜莉與我,邊拿出黑色大垃圾袋將書櫃上的遊戲光碟一片片掃進袋中;愛蜜莉則去拔和液晶螢幕連接的PS主機;而我負責搜刮其餘擺放在房間各處的遊戲周邊、模型公仔──
 
  「等等!──各位、請停下來──我們是來請求朝倉同學幫忙的,未經同意自行闖入、還擅自拿走他的物品,這樣會給朝倉同學帶來困擾的!」身為我們當中最後良心的細川同學溫情勸說,努力不懈地試圖喚回三名現行綁架犯的理智。
 
  「商量拜託也是要有籌碼的呀。」小滿答。
 
  「別擔心、我們都和朝倉同學很熟,他不會生氣的啦!」我說。
 
  「唉呦,這是青梅竹馬之間的情趣、滿滿就愛和朝倉玩強逼民女的遊戲啦。」愛蜜莉回。
 
 
  然後待房間主人(或者說苦主較恰當)回來後,睽違三年的滿大爺威權逼迫民女健一乖乖就範的惡勢力橫行社會的時代大劇再度上演,可惜沒有水戶黃門或暴坊將軍的角色,所以並無包含懲惡這部分的橋段。小滿挾電玩以令健一的實際過程就不另外詳述了,總之最後我們KIKH成功獲得朝倉同學的幫助!他允諾明天輔導課下課後,會隨我們一起守株待兔,且扮演真犯人當人形立牌、假意兜售照片,吸引買家咬餌上鉤。
 
  今日DAY 2的任務雖稱不上圓滿結束,但也算是有新轉機與方向。所有人目送細川同學坐上私家車告別後,愛蜜莉與我也欲離開雷歐巴魯特公寓各自返家,離去前身後傳來青梅與竹馬難得切回正常人模式(特指小滿)的對話:
 
  「……真是的、滿,妳好一陣子沒來我家了吧?結果一來就這樣欺負我……妳就不能像個普通女孩子一樣來找我商量嗎?」
 
  「呿、我的『普通』就是這樣啦!……而且我哪知道你會不會答應要幫我們啊,所以只好使出非常手段逼你答應不可!」
 
  「根本不用這樣……妳的事,我怎麼可能不幫?」
 
  還未聽到小滿的下文,我就和愛蜜莉手拉手走遠了。
 
 
 
※※※
 
 
 
DAY 3
 
  今日的釣魚任務轉移到大禮堂,上午三節輔導課一結束,我之外的四人立即先去執行計畫,而我盡量將清掃校園的懲罰工作壓制在十五至二十分鐘內,馬虎地匆匆掃除過後,我也隨即趕去大禮堂參與行動。
 
  愛蜜莉、小滿、細川同學躲在舞台上大布幔後台區(抵達後我也加入她們一同待命),也方便探頭留意四周,僅留打扮成那天細川同學所形容的偷拍犯穿著的朝倉同學一人在講台附近走動閒晃。
 
  行動到第三天,至今我們女生們依然意志堅定,誓死要揪出犯人絕不善罷甘休,然而我們的招財貓同志,唯一的男性同伴意志力可就沒這麼堅強了,甚至本身也沒啥信心,約莫每繞講台來回走三圈,朝倉同學便會用能讓我們足以聽到的氣音朝布幔方向喊話,不是徵詢問著是不是該撤退了?就是擔憂這個、掛心那個,不停地確認愛蜜莉的消息有沒有確實發佈出去?或是懷疑自己早就被看穿是假冒的等等,朝倉同學每發話一次,小滿就威脅他一次“咦?有沒有聽到什麼聲音啊?啊、好像是光碟被折斷的聲音呢!”諸如此類的恐嚇話語。憋笑的同時,我還得跟細川同學解釋這就是他們倆平常的互動,免得被她誤會小滿是在霸凌朝倉同學就不好了。
 
  然後等了好長一段時間,等到大家都覺得無聊甚至討論起今日的上課內容(愛蜜莉向細川同學請教起某題數學題型,小滿和我則像是忽然切換到異世界語言聲道,完全無法理解她們的談話內容),最後終於忍無可忍衝進布幔後台的朝倉同學,叫著自己上補習班的時間到了,得趕緊去市區車站賣場裡的『濱崎講座』上課,如果被他媽媽發現補習班沒準時去、學校的輔導課也不好好聽課,反而跑去跟同學抓什麼犯人的話,那被綁架的人質們不用等到小滿撕票,朝倉媽媽也會先行砸了它們。於是我們的任務行動宣告撤退,今日毫無進展難免叫人失望,但是我們都不能洩氣!該去補習的、該去社團練習的、該回家的通通各自解散暫且回歸到日常生活,我相信事情一定會漸漸好轉、一天比一天更加明朗。
 
 
 
  行動結束後小滿留在學校去田徑社練習(暑假暑輔期間,校內的運動社團幾乎都未間斷活動)、朝倉同學搭上細川同學家的便車,一同前往濱崎市區、我則是和愛蜜莉屬於歸途派,不過由於時間尚早,才下午三點多,便決定跟隨愛蜜莉到商店街逛逛,順道也去她家坐坐,或許亦能再討論一下我們的追捕犯人計畫是否哪裡需要修改。
 
  在愛蜜莉家待了兩小時多,當時間已鄰近晚上六點,我才急忙告辭返家。剛走出商店街不久,正站在馬路上等紅綠燈時,突然聽見有女孩子的聲音在喊我的名字,回頭一看,是小禮,她有些急促地往我的所在位置跑來,待她靠近我隨即與之招呼。
 
 小禮點點頭回應,「小嗶……姊姊!我剛剛在商店街看到妳……所以就一路追過來……」邊喘氣著說。
 
  我領著小禮稍稍移動步伐,後退到一旁避免妨礙其他行人通行,然後回應道:「噢!好、好……不急不急,妳先休息一下、再慢慢說,小禮妳是不是有事想和我說呀?才跑得這麼急……」
 
  「對……我想和妳說哥哥的事……抱歉,請先讓我喘口氣,」語畢,她面朝下大力地呼吸幾口空氣,「……好多了……姊姊,哥哥和妳的事,我都知道了喔。」吐出的話語依舊輕盈溫柔,但小禮直盯著我,目光有些銳利。
 
  本來打算主動找小禮的,想不到她自己先找上門來,前幾天媽媽還提醒過我一定要聯絡小禮呢。唉……都怪這幾天發生的事實在太多了!我滿腦都在想要怎麼抓住偷拍犯人,自然把黑田同學的事延後、給拋之腦後了……
 
  「欸、關於這個啊……」尷尬地頓了頓,「不好意思我和黑田同學吵架了,而且現在還處於絕交狀態……我有試著著找黑田同學談,也跟他道歉、解釋了,但黑田同學好像都無法接受、也拒絕再跟我說話……我實在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我盡量交代得客觀中立、也絕不在小禮面前批評她哥哥的不是。
 
  小禮似乎不太滿意我的回答,「那妳就應該要再多試幾次!一次不行、說兩次、三次呀!」語調與音量微微激動上揚,她有如一位聽聞學生使用錯誤的學習方法念書而導致成效不彰,那樣恨鐵不成鋼的老師口吻。
 
  面對小禮略帶指責意涵的言詞,頓時之間,我想不到話語回應,就這樣放任周圍的空氣凝結。
 
  見狀,她輕嘆一口氣,焦急接續說:「……姊姊,雖然我哥哥的脾氣很硬又很倔,可是他其實心地很好、很善良、是個大好人……姊姊拜託妳再去找哥哥吧,妳多試幾次,他的態度一定就軟化了!我保證!」口氣比剛才和緩許多。
 
  我猶豫著,雖然很想立刻答應她、滿足她的期望。但另一方面,我又不想說謊欺騙一個替自己家人著想、真誠的女孩子。心底躊躇半晌,最後我決定據實以告:「……小禮抱歉、現在暑輔我有其他要緊的事要做……黑田同學那邊,就等手上的事忙完了,我一定會再找他談談的,我跟妳約定。」將右手的小拇指伸向她,我做出打勾勾的手勢。
 
  小禮卻不領情,「有什麼事會比被喜歡的人誤會了還著急?小嗶姊姊妳難道不在乎喜歡的人對妳的看法嗎?」聞言,她不可置信地皺眉反問,彷彿我現在不好好講話、突然就地跳起了盂蘭盆舞一樣的荒謬無稽。
 
  ──好吧,看起來繼哥哥之後,妹妹也會錯意了,這意還會得可真深啊。
 
  清清嗓子,試著讓自己的話聽起來篤定確立:「小禮、我──並不喜歡黑田同學。」聽完我的宣言,小禮正如預料之中的驚訝,她大大的雙眼睜得更大了,然後不給她出聲的時機,我接續闡述:「他對我是怎麼想的、說實話我不可能完全不在乎、但我也不會多放在心上,畢竟沒有辦法控制別人要喜歡自己、還是討厭自己嘛──我也努力過了,所以黑田同學討厭我、誤會我,那我也只能繼續讓他誤會討厭下去。」
 
  「姊姊妳、妳在說什麼呀?──妳不喜歡我哥哥?妳沒有喜歡過他嗎?」終於找回聲音、回到和我同一個世界時空的小禮總算是能理解我的言論,但又忍不住反覆確認詢問,顯然她不能接受這個世界的不同選項。
 
  於是只好再殘忍的重複一遍:「呃對,我一直都沒喜歡過黑田同學──雖然他人確實是不錯啦,但是我對他就是沒那種喜歡的感覺。」我補充著,希望不會因此太傷小禮的心。
 
  不料小禮的反應卻很激動,我的修辭疑似惹毛了她,「喜歡的感覺!」她重複咀嚼字詞,嗤之以鼻、重重的對我叫喊:「姊姊妳真的懂嗎!妳懂什麼叫喜歡上一個人的感覺、心情嗎?──茱理亞說妳根本沒談過戀愛、甚至連喜歡別人的經驗都沒有!」
 
  茱理亞這愛造謠、愛說人閒話的小八婆!!
 
  這下我也火了,音量不自覺提高,我加重語氣、不客氣地回敬小禮:「我怎麼會不懂!──茱理亞又知道個什麼了、我有必要什麼事都要跟她報告嗎!」就連愛蜜莉都不會過度刨問我的感情狀況,茱理亞不過是愛蜜莉的妹妹,我和她也沒有多熟。才國中生而已、憑什麼對高中生這樣說三道四、妄下論斷啊!我氣極了、話也越說越快:「──我以前當然有喜歡過人了!是那種非常深刻的喜歡!喜歡到惦記了好幾年、現在也──」伴隨話語在腦中浮現出光星的臉──
 
  ──欸?光星?
 
  為什麼還是光星?
 
  「……所以說,姊姊到現在還喜歡那個人是嗎?」聲音變得好遙遠,大腦一片混亂打結中,處理器根本無法多工運作同時處理小禮拋出的問句。
 
  「咦?欸?……不是、我才沒有……」腦子持續過載,我結結巴巴地答腔,自己也不知道到底在說什麼。
  
  怎麼可能?早就是過去的事了不是嗎?
 
  見我莫名其妙的傻反應,小禮也不再持續追問,尷尬的氛圍在我們之間飄盪。
 
  好像過了一世紀那麼久,小禮先被這難耐的氣氛壓垮,她淡淡地開口回應──「……騙人。如果不是,那為什麼講到他、妳的臉會那麼紅呢?」聞言我旋即摸上雙頰,竟然真是燙的!?
 
  小禮語氣很是平靜,臉上的表情與情緒亦不再激動,但也沒有笑容,她接續訴說:「──姊姊,既然妳早就有喜歡的對象,那為何還要說出、和做出一些會讓我哥哥會錯意的話跟舉動呢?……我一直都很喜歡妳的,現在卻對妳好失望。」
 
  我愣愣地看著她、看到她的頭頂髮漩。腦子暈呼呼的,此時此刻,我居然在想我跟小禮究竟誰比較高?然後下一刻才驚覺:這時候我應該要道歉才對。
 
  「那個、我,我很──」
 
  她打斷我的喉嚨吐出字句──「原本還想跟妳說,現在哥哥因為妳連輔導課都不去上,妳知道暑輔曠課總成績會被扣多少、後果有多嚴重嗎……本想拜託妳去勸一勸哥哥……現在不用了──小嗶姊姊,請妳以後不要再接近我哥哥。」話一落完,小禮就先行離開。
 
  我想短期之內,再也看不到小禮對我揚起甜甜的笑容、喊我一聲『姊姊』了。當和黑田同學吵架絕交那一刻開始,便注定小禮跟我的友情光球必定也會碎裂。
 
 
  半晌過後,離去的小禮身影已捕捉不到,大腦思維運作才恢復正常:
 
  天啊,到底怎麼回事?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偷拍犯的線索一點也沒有、我和小禮也鬧僵了、然後──光星!──不、不可能,怎麼會,不是這樣的,雖說我一直掛念他好幾年、但重逢之後也無異狀,心臟並沒有迴響──自三年前分開後,我的心就不曾因為光星騷動不已……反而前些日子還對別人砰砰亂跳(雖然一點也不想承認)……既然如此,那又為什麼剛剛差點脫口而出──脫口而出什麼?『我到現在還喜歡光星』──是這樣嗎?可是、對大友龍之介的反應又是怎麼回事……所以我不只花癡,更是一個花心大蘿蔔???啊啊啊啊!不!我不要成為這種人啊!──
 
  ──現在我只想立馬奔回家找媽媽、找我的心靈導師告解求問。
 

--TBC--

大家新年快樂!相隔四個月的更新,真是好久不見啦~
本來預定Part.2還有一小段的,不過我覺得停在這裡好像也不錯(笑)、訊息量也夠了
晚安寫了20多萬字,終於想起這是少女小說、小嗶終於有那麼一點點戀愛心思惹XDD
另外,我真心覺得“挾電玩以令健一”這句話太好笑XDDDDD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66633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PM5|美少女夢工廠|少女向|校園日常

留言共 4 篇留言

痛飲狂歌
今天也很鬧呢…
我覺得妳把遊戲裡三言兩語帶過的感情衝突寫的很生動
不過也因為這樣很不爽黑田XD

01-27 23:03

Reinaart 列那
美穗表示:我想拆夥.......
嘿嘿、謝謝妳的稱讚[e38]
哈,其實我對黑田有點不太公平,因為我還沒開始寫文前,就很不喜歡他XDDD 理由是他竟然!讓女兒幫他生了5個小孩啊啊啊啊!!!然後,還不幫忙照顧孩子(黑田嫁的離婚劇情)這真的讓我77777701-27 23:29
Reinaart 列那
順便一提,即使是白頭偕老結局,黑田一樣是那麼大男人(我呸),唯一不同的是女兒忍受下來了。也就是說,所有人不管有沒有離婚,丈夫的性格,及婚後會遇到的事都是一樣的01-27 23:35
痛飲狂歌
我懂!!!!!
其實只要玩過就會注意到[婚後遇到的事都一樣只差女兒有沒有忍下來]
所以有好多腳色玩出離婚結局後評價大幅下降
對我來說尤其是黑田和毛利

01-28 08:30

Reinaart 列那
毛利!我最討厭的就是他![e37] 還沒玩出毛利嫁以前,我就覺得這人很噁心,記得他大女兒快20歲吧,其實我不反對年齡差,但我真的無法忍受你一個在社會上打滾不少年的成年人居然還對一個還沒怎麼見過市面、未出社會的未成年少女出手的行為真的很噁心無恥!更別提結局了!想到就777777777701-28 09:36
痛飲狂歌
真的,我女兒這麼優秀那混蛋居然!!
不過說到離婚就想到第一次和大友結婚時不知道細心不能太高...嗚嗚嗚
不就丟掉幾本書的事嗎TAT

01-28 10:12

Reinaart 列那
幸好我習慣邊看攻略玩XDD01-28 21:15
蒼穹
終於要開始戀愛劇情了嗎?wwww 曾經跟帥氣學生會長在一起會變成美好回憶,但是光星不會成回憶呢。(ing

01-28 19:55

Reinaart 列那
還是要先抓犯人啦XDDDDDD01-28 21:1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6喜歡★c9470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一閃而過的...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ok273426大家
畫了新圖都給我進來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8:37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