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6 GP

月桂花 日之篇其二

作者:紫水之心│2020-01-27 20:23:35│贊助:12│人氣:54
(過年努力創作中)

日之篇其二

       放眼望去,是一片殘破的大地。泛黃的作物因乾癟而枯萎,被攔腰而斷的巨木橫躺在眼前,乾涸的土壤再也沒有了原有的生氣。四周充斥著動物的屍骸,骸骨上佈滿了大大小小因為鞭打、穿刺所造成的裂痕,整個世界看起來異常的陰森而恐怖。

       甚至,有少數幾具的胸口被穿刺出一個巨大的窟窿,但雙腳仍兀自維持著奔跑的姿勢。即便僅剩白骨,但空氣中卻依舊飄著淡淡的血味,就連天色,也不知從何開始壟罩著一層漆黑的烏雲。整個世界彷彿是荒蕪的煉獄,沒有亮光,沒有生命,留在這裡的,僅剩下死亡。

       「這是…….?」洛可可輕摀著紅唇,驚訝的說。

       「……..恐怕是遭遇了什麼災難,情況看來不太妙……..」萊爾皺起眉頭觀察起四周的以及散落的骸骨狀況。

    若影跟在後頭觸摸枯萎的花朵及斷木,只是不清楚是因為現場凝重的空氣,還是其他甚麼原因,她臉色看起來似乎有些糟糕。

       「若影姊,還好嗎?」洛可可的關切之語,若影有些逞強的回答:「沒事,這些植物枯萎的狀況不太尋常,看起來像是被什麼東西從體內吸乾一樣。甚至僅僅是上頭殘留的魔力也在一瞬間對我造成了影響,但不管怎麼說,這些東西最好先別碰觸。」

       雖然若影難得的耐心解釋,但學習一項不太認真的洛可可聽的是一知半解,但至少這些植物碰不得,以及若影並無大礙這兩件事情聽得明白。

       「會不會是邪神的力量溢出到這片土地,讓這些生物產生異變與狂化?」若影扶額思考著。

       「我想沒有這麼簡單……..」萊爾將四周狀況觀察完畢後,指著地上的骸骨以及地面的毀損狀況,說出他的推論:「你們看,這些骸骨的肋骨,從胸口處開始呈環狀的方式貫穿整具屍骨,生前恐怕是被什麼圓柱體的東西破體而亡,地上這些長條狀彷彿有什麼東西爬行過的痕跡就是最好的鐵證。」

       「再加上這些動物身上都有著類似的傷口,如果是因群體妖魔化造成的話,應該會有各種不同的骸骨碎片才對。」萊爾不愧是經驗豐富的騎士,非常冷靜且迅速地找出關鍵之處。

       「什麼意思?」洛可可舉手發問。

       萊爾指著其中一具骸骨說道:「你看,從這具骸骨身形看來,應該是類似野狼這種肉食性動物,但是即使在狂暴化之後,應當也會遵守著肉食生物的本能進行捕食。但是在這些骸骨中,僅能看到像是鞭打的裂傷以及被物體穿刺而過的碎骨,卻沒能發現肉食動物獵食時所造成的撕裂痕跡。」

       「我懂了,但這又代表什麼呢?」洛可可繼續問到。

       「再加上許多骸骨呈現逃跑的姿態,我猜想恐怕是出現了什麼極為可怕的存在,讓這些動物連反抗的力量都沒有就被殘忍的殺害,最終導致現場這片焦土。希望……最壞的事情不要發生」萊爾衷心的祈禱著。

       聽完萊爾的描述,洛可可腦海內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妖魔,無情的穿刺生物的軀骸,貪婪的汲取著目標生命力的景象。

       突然之間,沉默已久的若影彎下腰乾嘔了起來。萊爾曾經聽說,若影小時候的村莊因為妖魔的襲擊而被摧毀,在哀號聲中化作一片火海,或許,眼前相似的一切讓她回想到過去那無法遺忘的惡夢了吧。

       若影害怕地顫抖著身子,一句話也說不出口,臉色也變得十分蒼白。洛可可連忙上前攙扶搖搖欲墜的魔法師,雖然早有耳聞,但她從未想到,過去的童年慘劇竟在若影心中留下如此巨大的傷痕。
      
       「我們快走吧,這裡的空氣實在太過壓抑,又太過詭譎了。」萊爾向若影問道:「能繼續前進嗎?」

       萊爾的一句問話讓若影從過去回到了現實,記憶中那奔騰的烈火以及恣意肆虐的魔藤被從腦海中驅趕了出來。深深地吸了一口氣,若影又恢復了原先的冷若冰霜,勉力的點了點頭。

       短暫的停留後,三人再次邁出步伐繼續向前,所經之處,無一不是和方才相似的地獄

       「希望村子不要有事…….」洛可可不禁擔憂地說

       「一定會沒事的,畢竟村子的居民都是傳說英雄的子孫,守護聖女的實力更是深不可測,而且,我們騎士團的前輩瓦倫斯,現在也定居在那,他肯定不會袖手爬關的。」萊爾安慰的說。只是為了避免夥伴們無謂的擔心,有些話他並沒有說出口。從方才枯萎的植物和枯骨的腐敗程度看來,並非是近期所造成的,距離魔物的肆虐恐怕已經有段不短的時間了。

       「瓦倫斯?他是亞爾提米村的居民嗎?」洛可可疑惑的問,畢竟一位教廷聖騎士居住在那裡,終究有些奇怪。

       萊爾向少女解釋道:「要這麼說也沒錯,只是他並非出生於村子的居民,而是後來選擇在那裡定居。瓦倫斯大哥他在二十年前便是我們教廷所派遣的代表人,後來在私下多次來往後便喜歡上了那裡的生活。而從小便是孤兒的他沒有任何牽掛,於是向教廷要求能夠退役定居在該地,教皇陛下也同意了他的要求,並希望能夠藉由瓦倫斯,更加緊密的監視邪神的封印狀況。」

       看到萊爾所露出那懷念的笑容,洛可可忍不住猜測道:「萊爾大哥一定很喜歡那位瓦倫斯前輩吧?」

       萊爾點了點頭,笑著說:「沒錯,瓦倫斯大哥不管什麼危險的任務都身先士卒,永遠抵擋在最前線,彷彿戰場就是他的生存意義。只是他的性格十分孤僻,在神聖騎士團中罕有朋友。私底下甚至被其他騎士稱作戰鬥狂人。但過去我還只是個見習騎士時,他便時常指導我武藝,我永遠記得他渾身浴血奮勇抗敵的模樣,對我來說,他就是我想追逐的目標。」

       「欸?真難想像這樣的人會喜歡上守護神殿的那種生活。」洛可可感覺十分新奇。

       「雖然過去瓦倫斯大哥會指導我武藝,但充其量也只是簡單的演示而已,但自從他到過亞爾提米村後,原本生人勿近的氣場好像逐漸有所轉變,騎士團的大家也開始將他視為夥伴。我還記得那一天,他臉上帶著笑容告訴少年的我有關村里的一切,以及他即將結婚的消息。」

       「原來是這樣啊,真希望有機會能聽聽瓦倫斯先生的愛情故事。」洛可可有些八卦地說道。

       一路上鮮少發話地若影突然悄聲地自言自語著:「總覺得…….我可以理解瓦倫斯為何總是奮不顧身,在戰鬥與鮮血流淌的痛楚,生存與死亡那瞬間的刺激中,確認著自身的存在…….」

       只可惜,若影的聲音越來越輕微,洛可可無法聽清楚後面的呢喃,正當想要發問時,萊爾的聲音打斷了她的思緒。

       「找到了!」

       洛可可順著萊爾的目光望去,只見前方豎立了一個巨大的石碑。方才太過專心思考而沒注意到,但這石碑上頭充盈著熟悉而龐大的魔力。石碑的外觀十分良好,絲毫沒有被破壞的痕跡,但在這個時刻,卻顯得格外詭異。

       「這是亞爾提米村外石碑,據說石碑是傳說英雄們所遺留下來守護神殿和子孫的力量,甚至能夠扭曲因果,預知命運的方向。現在我們看到這座石碑,就代表村莊就在前方不遠處。」萊爾說明著。

       「上頭有字……..」一直默默地觀察著石碑的若影突然說道。

       兩人連忙朝著石碑望去,方才一片平整的石碑赫然鐫刻著幾個大字,洛可可下意識的念了出來

命運之扉,終而復始;歸還之境,臨夢如淵。
擎天之輝,逝者如歸;幻惑之刻,似假亦真。
日靈之光,倚天而落;映耀之地,破影如初。
絳水已滯,月現於光;地龍之巢,星空燦爛。
日始於東,月永相違;星辰正位,地門終開。
天之樓閣,往昔如憶;月桂花開,情溢滿心。

       「這是……..什麼意思?難道這就是萊爾大哥方才說的預言嗎?」洛可可驚喜的問。

       「…….雖然曾經聽瓦倫斯大哥說過,但我也是第一次親眼看見……」

       「花開……月桂花…….」若影潔白而纖細的手指輕撫著上頭文字的凹痕,像在回想著什麼,懷念著什麼,靠在石碑上輕聲的呢喃。

       萊爾並非第一天認識若影,但過去的合作經驗,使得萊爾從未將對方是做女性看待,而僅僅只是個頗有默契的合作夥伴。可望著如今纖細的身影以及那落寞的神情,萊爾忽然意識到,對方畢竟也是個女性,有著這樣柔美的一面。,

       正當騎士的注意力都留在眼前的女魔法師時,龐大的魔力突然從石碑上頭湧現,一陣強烈的白光從中散發出來,遮蔽了眾人的視線。

       光芒雖然強烈,但卻絲毫不覺得刺眼,反而像是浸沐在柔和的白色海洋,舒適且溫暖。

       光芒逐漸散去,映入眾人眼簾的已然化成一片翠綠,青山依舊,鳥鳴尚在,改變的,只有稍早看見那副煉獄之景的三人。萊爾、若影以及洛可可再次回到了那片森林,而石碑依舊豎立在眼前。

       「方才那是……什麼啊?萊爾大哥,若影姊姊,你們有和我一起看見那片殘破的荒野,對吧?」,那副景象實在太過真實,又太過駭人,回過神來的洛可可不禁著急的問道。

       「嗯…..」若影確信的點了點頭。

       萊爾思索了一會,伸出手觸摸著石碑,無法置信喃喃自語著:「難道剛才的一切都是幻覺嗎?但是當時的氣息以及觸感,卻又那麼的真實……」

       「萊爾大哥,你不是說石碑能夠探知命運與未來嗎?那如果石碑的力量尚未消失,會不會石碑是想藉由景象,告訴我們些什麼?石碑上的文字……會不會有所關聯?」洛可可連忙看向石碑,可上頭卻沒有任何文字。少女不死心地在石碑上左繞右繞的翻找,卻依舊毫無所獲。

       「如果方才有記下來就好了……」少女不禁坐倒在地上嘟囔著。

       一旁的萊爾默默的拿出抄寫的筆記本,而若影展示了用魔法水晶記憶的文字。看著其餘兩人這麼熟練的舉動,毫無警覺性的洛可可不免顯得有些尷尬。
 
       「好了,我們趕緊來研究文字吧……不過,洛可可好像看不太懂耶,嘻嘻……」洛可可有些不好意思地搔了搔頭,忽然有一種自己毫無建樹的挫敗感。

       「沒事,不用放在心上,這看起來也非一時半刻能理解的。」萊爾安慰著。

       洛可可聽完高興地撲了上去,像隻無尾熊一樣,纏住了萊爾的行動。萊爾頓時尷尬的脹紅了臉,但卻怎麼樣也無法將少女甩下來。

       「萊爾大哥對可可最好了!」少女高興的說。

       「好,快下來吧!」但似乎勸告無效。

       一旁的若影有些無語地看著互動的兩人,說道:「你在不長進一點,以後可無法獨當一面……」

       話尚未說完,洛可可便從萊爾身上跳了下來,勾起兩人的手臂開心的笑著說:「沒關係,我有萊爾大哥和若影姊姊陪著我。」

       萊爾看了看若影,原本嚴肅的臉龐露出了苦笑的模樣。而女魔法師卻仍舊如同外表的氣,冷漠的說:「我有自己的事,不可能永遠陪著你。」

       話剛出口,原本興高采烈的洛可可突然像隻被拋棄的小動物,露出令人憐憫的神色,可若影卻不為所動。

       萊爾無奈地看著兩人的對手戲,連忙將兩人的注意力拉回正題上:「嗯哼!你們覺得這些碑文的內容是在說些什麼?」

       洛可可連忙解除八爪章魚的姿勢,搖頭晃腦的看了看若影遺留的魔法文字,努力思考道:「是在說剛剛的幻境很像真的?然後好像有什麼方法打開地底的大門……」

       「我認為,方才的幻象並非毫無意義,雖然不存在於現實,但應該是石碑給我們的某種線索。另外這副碑文中既然會提到地底大門,猜想恐怕是封印著邪神烏達斯的處所……」若影淡淡地補充道。

       「沒錯,我和若影的看法相同,只可惜中間這一段所代表的意義尚且不明。」萊爾點了點頭認同若影的解釋,但轉過頭又為其他內容煩惱著。

       「哎呀!萊爾大哥先別想這麼多了,既然碑文有預知命運的功能,或許這些東西並非現在的我們所能理解的,就按照原定計畫前進吧?」洛可可樂觀的說。

       萊爾嘆了一口氣,放棄對碑文的思考說道:「洛可可說的沒錯,是我多慮了。不過可以確定的是,既然方才的景色不過是道幻影,雅爾提米村應該沒有發生什麼異狀,我們繼續趕路吧!」

       若影默默的消除方才呈現的魔法文字,看來是認同萊爾的決定了。

       正當三人準備繼續上路時,前方的草叢卻傳來什麼東西爬行的聲音……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66621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6喜歡★lawlight652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月桂花 日之篇其一... 後一篇:月桂花 月之篇 其一...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X95136817各位巴友
小屋新開箱ANIPLEX貞德:紅蓮的聖女和MF阿爾托莉亞:弓兵,歡迎來小屋看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1:45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