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達人專欄] 【小說】將軍王妃養成計畫 (210)

作者:小褎│2020-01-27 12:30:28│贊助:4│人氣:36
第兩百一十章 路是人走出來的


  兩人含情脈脈地對望了一會兒後,酒樓的夥計們便前來上了大大小小總共十來盤菜,惹得馮梓容目瞪口呆:「不是說只要幾樣拿手菜?這麼多菜擺上來,別說我們了,就算魚竹、方純和彌澈回來都吃不完!」

  靖王笑了笑,道:「其實這樣點還有一個意思。」

  馮梓容疑惑地看向他,但靖王卻只是朝她搖了搖頭,道:「且等等。」說著,又替馮梓容的茶杯添滿了茶。

  馮梓容的疑惑不過一會兒,便見得廂房的門再度被打開,外頭彌澈走了進來向兩人拱手道:「王爺、王妃,百騰眼下方要去用餐,他們說百騰今日整個下午都會在東市『輝赫』的繡坊待著。」

  「可是有什麼事?」

  「他們說章知府的孫媳婦生了嫡曾孫後,三天兩頭便催坤元府裡頭所有的布坊、繡坊要給章知府的孫媳婦與嫡曾孫做新衣裳,每個月至少要五套新衣,甚至連染坊那頭的夥計也都給管上了。」彌澈停了一會兒,又繼續說道:「這回輪到『輝赫』的繡坊接到了工作,不但要給如今章家的紅人做新衣,據說便連整座章府上下的春衣都給包下了,這才讓百騰這位總管事得特地前去監督。」

  「這麼大的排場?」馮梓容聽了不住笑了出來:「那可是他唯一的孫兒?否則怎麼能疼得緊?」

  彌澈拱手道:「王妃,章知府膝下孫兒眾多,但這卻是唯一的嫡男孫。」

  「唯一?」馮梓容想了想,又看向靖王道:「我若沒記錯,章家人可是竭力開枝散葉的,章知府兒女成群,怎麼會只有一個嫡男孫。」

  靖王道:「章家雖子嗣眾多,但嫡出子嗣卻多為女子。」

  馮梓容點點頭,又忽地問道:「對了,乙岫昨日與我說過,她不曉得有袁章氏這號人物,這件事情你可曉得?」

  「她在昨日妳離開後有順帶與我提起。」

  「也許是因為出嫁的時間長了、那回也沒趕得及回父親的壽宴才如此……」馮梓容喃喃地說了一會兒,這才道:「好吧!這事也等回去再考量,我們還是先吃吧!」

  彌澈看了似乎也沒他的事了,便是一拱手要往門外與魚竹和方純一同守著去,但卻聽得靖王一聲「慢」而又停下了腳步道:「王爺有何吩咐?」

  「把人都叫過來,一塊兒用。」

  彌澈聽了趕忙拱手道:「王爺,屬下等不得踰矩。」更何況早前還說了,衛士有衛士的職責,不得一道用餐的。

  「王妃開心,無妨。」

  馮梓容埋怨地望了靖王一眼,道:「拿我當擋箭牌呢!明明你也開心的。」

  靖王一牽嘴角,也沒再看向彌澈那頭,而是逕自動起筷子來給馮梓容夾了道菜,道:「多吃點,長肉。」

  馮梓容看著彌澈還怔在原地,便也道:「快讓人來坐下一道用吧!這兒不如王府那頭分桌方便,一起用餐也是不錯!」

  彌澈聽了也只能拱手稱是,一會兒除了魚竹與方純,還從外頭帶來了姬墨與懷辰,另外還有一位自己也不認識的人。

  馮梓容看了那人一眼,沒問話。

  六名護衛彼此相識一眼,倒是由身為兩人師兄的姬墨與懷辰二人率先入席,這才讓後頭的人有些不自在地就座。

  說來,無論是王府或者馮家都是長幼尊卑有序的,就算兩家子待下人都是不錯的,但畢竟還是得周全規矩,因此這樣同桌而食的狀況根本不可能發生、以免亂了次第。但靖王看著馮梓容幾次在王府裡頭都覺得彆扭,還曾提及要給自己少做點菜餚,省得還要下人們吃自己的殘羹冷炙、就像是在欺侮人,因此他自也是留了心。

  而原本在銀甲軍大營裡頭,靖王也是跟著底下的兵士一同吃食的。兵士們吃什麼、他便跟著搭伙、也沒額外吃小灶,因此馮梓容那樣的觀念對於他而言稀鬆平常,甚至還覺得這小姑娘與自己十分般配、便連思想上也是近乎一致的。

  然則馮梓容可沒想這麼多。

  她從前在馮家或者在宮裡頭都是如此,馮家丁口多、又有幾名女眷長輩的操持,因此總是很少殘羹剩菜,所以下人們若要吃食也幾乎都在廚房的偏側屋子裡輪流用上新鮮的、熱騰騰的菜餚;至於從前在宮裡頭規矩森嚴,她也曾為了顧及魚竹與方純等宮婢而很少挑揀吃食;

  至於在靖王府裡頭便更簡單了,從前靖王也就是唯一一個正經主子、又常來往大營與王府間,因此靖王府裡頭的衛士們本來就是自個兒開個幾桌吃飯。除卻如太叔燿、書樵陽等年資與位分較重的老師父固定坐在上座上以外,其餘的吃食也沒什麼太大的變化,大家都是規規矩矩地一道用餐、不分尊卑,直到馮梓容來到靖王府學習以後才有了轉變──

  靖王為了馮梓容而更常出現在王府裡頭,自然那樣分有長幼尊卑的次第界線也就悄悄地浮上了臺面。起初馮梓容沒說什麼,但後來靖王也看得她似乎越吃越少,到最後待到她提出了這點基礎的尊嚴概念後,靖王才明白馮梓容的想法,並重新讓王府裡頭的人將上菜的數量給重新擺佈過一輪。

  說起來,對於身分尊卑一事馮梓容倒不覺得如何。她沒想多,只覺得每個人出生都有個別的命,雖然也有得向貴族卑躬屈膝的時候、也有必須仗勢身分向人擺譜的時候,但比起骨子裡就是逢迎、就是輕慢,更不如說那都是權宜之計。

  她沒想過要做出什麼顛覆世界的革命出來,只想著就算不同階層的人也該彼此尊重、保有彼此基礎的尊嚴。

  有人出身富貴、也是因為祖上的拚搏與機遇,有人雖然出身微寒但苦讀高中、從此平步青雲──這些都是來自他們本人或者祖上的努力與心血,難道只因為自己不如對方,就要美其名為公平正義而想方設法地將對方給暴力地拉下臺來嗎?這未免也忒流氓了些。

  就算是在前世,她一不出身名門世家、二沒人脈幫襯、三有種族隔閡,也就憑藉著自己的實力一路過關斬將地爬到了那樣的地位,雖然過程中也少不了人眼紅阻攔,但至少在上頭的那些人們最後終於看見自己的實力,知道自己是閃閃發光、能掙錢的金庫,也才開始排除偏見而開始看重她來。

  所以她一直認為路是人走出來的,無論是士農工商、三教九流,只要充實實力、找對了方法,接著便能夠各憑本事開拓自己的一片天……

  不過,靖王與馮梓容這廂吃得自在、姬墨與懷辰也算融入,就是其他四人看起來有些扭捏。

  馮梓容也沒說什麼,只是自個兒吃飽了以後便站了起來走到廂房的窗邊看著外頭的大街道:「我這輩子也沒想過能看見這樣的景緻。」

  靖王向來吃得快,在馮梓容擱下筷子前也早已飽足,因此也跟著站起身來走到了她的身邊:「妳若喜歡,往後還有機會。」

  馮梓容笑了笑,道:「如果要像這回這般一路折騰的話可還得好好養養體力才行,那都是往後的事。」

  靖王應了聲,道:「是不急。」

  「我從前在沙玉不過看了一回,沙玉的都城不比大燁京師雄偉,但那頭有座第一酒樓名聞遐邇,聽說便連汴方與羯首的王族也願意千里迢迢地前往沙玉都城、就為了吃上一道菜!」沒等靖王回話,馮梓容更是滔滔不絕地說起當時伐斯寇與自己說起的事:「我與那第一酒樓的老闆娘只見過幾回,雖然沒能深談、也能曉得她真是厲害的人物!後來她還說道想往大燁京城那頭開第一酒樓的分店,若是屆時真能成了,我肯定也想去那頭好好地吃一頓!」

  靖王笑了笑:「妳可是那麼嘴饞的人物?」

  馮梓容以為靖王在笑話自己,便也鼓起腮幫子道:「屆時我帶你去吃一頓就曉得了!我當時還想著若能將他們的大廚都給綁回大燁開店該有多好呢!」

  「但是大燁的規矩,京城裡頭不能有外邦人的物業。」

  馮梓容聽了靖王的話,臉上的失落僅只一瞬,又道:「除卻京師,在乾元府境內總行吧?」

  「這卻是可以。」

  馮梓容聽了眼睛一亮,道:「那麼我便相信第一酒樓的老闆娘有這樣的本事,就算開在乾元府邊界那樣的小鎮、也能將其經營得有聲有色!」

  靖王牽了牽嘴角,道:「妳在沙玉的日子不易,但如今想來也沒全是壞事?」

  馮梓容哪裡不曉得靖王話裡的意思,這是在吃味兒呢!便也無奈地笑道:「若不能苦中作樂,我還能跨得了那道檻兒嗎?說來,我還得謝謝你為了我而不遺餘力,否則我真不可能這麼快就回來。」

  靖王的語氣很是平淡:「那些本來就是我歉疚於妳。」

  「你不欠我什麼。」馮梓容搖了搖頭,又認真地說道:「那些都是我自願的,況且那時我還是個孩子、身上也沒有你那麼沉重的擔子,所以我沒什麼包袱,倒是你,我卻無法想像若沒了你、大燁會變成什麼樣子。」

  靖王聽了倒是說了句平淡而真誠的話:「朝野人才濟濟,若是沒了我、還會有人補上來。」

  「但至今你所累積的威名並非沒用的東西,就憑藉著你的名號,也了平了不少異心。」馮梓容無奈地笑了笑,又道:「剩下的話我也與你說過不少次了、你許是聽膩,但沒有你我真的不行──縱是那時在沙玉天各一方,只要想著大燁這頭或還有人等我回來,我便能繼續捱下去。」

  或許是礙於這時還有幾名衛士在同個廂房內吃著飯,靖王也沒再說什麼。

  馮梓容這時又將視線重新投回大街上好一會兒,這才問道:「說來,章府座落在哪兒?這兒能夠看得到嗎?」

  「在久安城的東南面,離這裡也不算遠了,但這方向看不見。」

  馮梓容道:「久安城與京城那頭有些相似,正中央的府衙門倒給一層內城郭左右給包了泰半、車馬僅有南北兩條路能走。我還以為章知府會攜家帶眷地住進府衙門的一隅呢!」

  大燁有許多地方治所的官員都是如此,以衙門後方的院落、廳堂為家,如此若有急差也能馬上整理衣冠到前頭指揮。

  「本該是如此,但章家的丁口過多了,住不下。」

  「噯?」馮梓容一愣,道:「單是棠州治所的那處衙門後院就已經夠住二十來口家眷了,這府衙門難道還會差到哪邊去?」

  靖王牽起嘴角道:「且不論章玉芝的手足,於他之下的血親便有五十來口,更遑論家丁、傭人們的數量,那可是多到不能再多了。」

  「恁地誇張?」馮梓容咕噥了一會兒,道:「我看他活得如此滋潤,若背地裡沒做些貪贓枉法的事,肯定就是家裡頭出了好幾名巨賈、讓他的日子能夠過得如此滋潤。」

  「真要說來,章玉芝的表面功夫做的其實也算周道,就是姬妾的數量也都符合朝廷規制、通房丫鬟也不算多,並沒能挑出太多錯處來。」靖王停了一會兒,又道:「章家在這坤元府裡頭本來丁口便不少,後來仰仗著在朝為官的章家人幫襯、便也就越發得繁盛了。」

  馮梓容呶了呶嘴,道:「我以為馮家的丁口已經算多了。」

  靖王道:「幾日後若妳要藉著前往章府的機會探探裡頭的模樣,倒也得留心、莫要落人口實。」

  馮梓容道:「丁口多也就代表眼線眾多,我便忍著些、扮演人畜無害且光明磊落的馮家小姐便成。」

  「那樣不成。」靖王否決了馮梓容的提議並解釋道:「眼下妳除了有未來靖王妃的身分、同時也有銀甲軍長史的身分,雖然看著馮家與章家一點姻親聯繫而無須擺譜,但還是得擺出該有的氣勢、才能讓妳坐穩了自己的位置。」

  靖王說得明白、但馮梓容卻覺得有些摸不著頭緒:「就像……我往大營時的模樣?」

  靖王道:「那樣卻是太過。」

  馮梓容想了想,接著無奈地笑了出來:「還是說你要我以現在這般模樣、要說什麼便說什麼就行?」

  靖王聽了牽起嘴角:「差不多。沉穩端莊、得體有禮,看似親和卻又難以進一步交往的模樣。」

  馮梓容白了他一眼,道:「前頭誇的詞兒就算了,你覺得我很難親近?」

  靖王的嘴邊浮起了抹笑意:「不覺得。」

  「那就好。」馮梓容哼了哼聲,蓄意忽略了他眼神中的調侃,道:「總之我明白了,依你說的便是,只是希望章家不要再有像是袁章氏那般不長眼的人存在;祖父壽宴那時畢竟還是在馮家,我那般應對還有幾分道理,但是現在坤元府可是他們章家最為熟稔的地方,我也得小心點、萬萬不能惹事。」

  「這點倒無須顧忌。」

  馮梓容道:「不成,我還是得讓讓才行。」

  「妳是未來的靖王妃,有點架子也是理所當然。」

  馮梓容無奈地道:「我若端出了王妃的架子,豈不是讓他們都明白了我們早有往來?」

  「妳身為銀甲軍長史、又常出入軍營,單就這點已是如此。」

  馮梓容愣了一下,這才無奈地笑道:「我將自己的身分記得清清楚楚,卻忘記外頭的人是怎麼看我的。」這向來都是馮梓容的毛病,過度專注於當下,這才在從前總是被馮煦教訓道做事總是瞻前不顧後。

  「是以與其躲藏遮掩、落人口實,不如大大方方地承認,妳我的婚事本是父皇下詔賜婚,卻也無須顧忌這些。」

  馮梓容道:「說來我從前還學過,訂了親事的未婚夫妻還得由雙方父母在場的時候才能碰面,但昨日我娘便與我說了,由陛下下詔的婚事卻是不必如此躲躲藏藏──我才想呢!是不是自己真是擔心忒多了些?」

  靖王的眼神饒富深意:「妳現在才曉得?」

  「是呀!」馮梓容這廂倒是大大方方地承認起自己的錯誤來:「我常常覺得自己是井蛙或者夏蟲──井蛙不可語於海、夏蟲不可語冰,從前想著幫襯你的時候、也算是給你多添上許多煩心事,但你卻依然對我這麼有耐心。」

  靖王牽起嘴角:「我只覺得妳這丫頭詭計多端、很是有趣。」

  馮梓容不甘願地:「所以才看著我瞎折騰?」

  靖王道:「那時卻是沒想過要教妳,只當妳是個孩子、貪玩。」

  「許是呢!」想起從前那般瞎折騰、淨把自己當槍使的時候,馮梓容也不覺笑了出來:「若要我回到那時候,肯定敲也得把那不知事自己敲醒,恁地孩子氣!」雖然說她帶著記憶而來、也總是被誇著知事,但其實來到了這嶄新的世界裡頭她還是得一切重新來過、慢慢地摸索這偌大寰宇。

  靖王笑了笑:「若是如此,也別把自己給敲傻了,讓我平白無故得娶個傻媳婦兒。」

  「你媳婦兒現在還好好地站你面前呢!」馮梓容白了靖王一眼,正想要說些什麼、卻被眼角餘光映入的街景給吸引了過去。「噯,名淵,你瞧瞧。」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66592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小說|架空|將軍王妃養成計畫|古風|女性向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ast35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小說】將... 後一篇:[達人專欄] 【小說】將...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kenpkpk5206大家
洛克人11無傷攻略在我的小屋發佈中~看更多我要大聲說5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