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達人專欄] 《心理駭客》:第四章-第一眼印象不好的東西通常有反差

作者:K.I│2020-01-22 22:26:16│贊助:6│人氣:114

  相信你也遇過,當有工作需要和他人一起協力時,總會有點「辛苦」。

  不論是出社會工作的計劃執行,或者在校時的分組報告,又或是單純的請他人做點事,都有可能會因為他人的怠惰而不如預期,甚至慘遭搞砸。宋英就碰到這樣的問題了。

  現在是期中,教授要他們分組做一份「簡介心理測驗為何物」的小報告,基本上不算難,難就難在他得和一群隨機分配的同學一起完成。

  要說這是個「組」也有點過分,裡頭九個人只有兩、三人願意做事。當討論到誰要搜集文書數據、誰要製作電子簡報、誰要上臺報告這種問題時,所有人都安靜了下來。

  宋英這組長也當的很辛苦,他硬著頭皮把查資料這種工作給參與性較低的,結果到了預定期限沒半個人交出來,還得三催四請才丟出個完全沒有整理過的網絡文章。按宋英獨來獨往的習慣,這種事他肯定是想乾脆自己一人包辦完成的,只是他突然感覺,這或許是個挑戰,他想好好當個稱職的組長,努力嘗試聯繫所有人一起齊心完成並將報告完好呈現。


  其中一名願意做事的同學,她叫周惠麟,長相普普,性格挺好相處,是宋英難得不用催促就願意合作的組員,由於她較其他人更主動,所以宋英讓她和自己一同上臺報告。

  這天晚上,宋英約了周惠麟出來鑽研簡報內容,想要為明天的報告做出良好的表現。

  「心理測驗大致上分為『自陳測驗』與『投射測驗』,自陳測驗通常就是正面回答特定問題,包括『賴氏人格測驗』和『貝克焦慮量表』那種要填『非常符合』到『非常不符合』,類似由一到五給自己評分的答題型測驗;而投射測驗則是題目不明確,通常以圖片讓受測者自由回答的方式,再分析他們的答案作為診斷,知名的有『羅夏克墨蹟測驗』和『主題統覺測驗』。」

  宋英念著筆記本電腦上的字。

  「這裡就得講個笑話給大家提神了!例如,一本正經的說『這個測驗會問你,如果你是個土皇帝,那你是傾向解決人民提出的問題還是解決提出問題的人民』,如何?」他還一臉期待地看向對方,好像小孩做了好事想被爸媽稱讚一樣。

  周惠麟忍不住笑了笑,她點點頭但仍問:「好是好,不過你為什麼要特別這麼做?」

  他理所當然地回答:「哪有為什麼,妳有想過班上同學報告時台下有多少人想睡覺嗎?當然要加點有趣的東西讓他們打起精神囉。」

  「我好奇的就是你為什麼要特別顧慮同學?只要教授喜歡,分數拿到了不就好了嗎?」

  「那一點意義都沒有。」宋英了當的回答:「對我來說,報告和任何上臺表演一樣,觀眾不只有評分的教授,在座的同學也都是,就像一些課的學生會公然睡覺或逃學,我認為這有一大部分也是老師的錯,就是因為老師不夠專業、沒有魅力才會留不住學生的注意,為人師長不該只有單單的豐富知識,還要有傳授學生的技巧。所以那種念佛經似的報告誰來都一樣,我就是要做『不一樣』的事。」

  周惠麟睜大了眼,靜靜的看著宋英露出了微笑。

  「妳要是累了可以先回去沒關係,這段很饒口的我念就好。」

  「不,我來吧。」她按住筆記本電腦。「你剛剛說什麼,『如果你是土皇帝,那要解決人民提出的問題還是解決提出人民的問……』好像不對……」

  宋英也笑出來,更靠向前的教她這段順口溜似的臺詞:「解決人民提出的問題,還是解決提出問題的人民!」


  持續幾天這樣配合練習,一個禮拜後,周惠麟與宋英兩人的報告完美呈現,成功獲得同學們的喝采,以及教授的肯定。

  同時,教授更是大力讚賞宋英的報告水平,不論是口才還是表現能力都很奪人眼球與目光,但宋英卻都只笑說沒有,指著周惠麟說:「是她的功勞。」然後便安靜地回到台下寫自己的東西(下一節課就要繳交的作業)

  同樣的,回到座位上的周惠麟和旁邊的好友交頭接耳,那朋友問:「喂,你們感覺好像很來電呀?」

  周惠麟嗤笑一聲,悄悄地回答:「才沒有,不過跟著他應該能獲得不少好處──」



  一方面,說到咱們故事的女主人翁曺棠,她可真是個聰明傲嬌的小傻子!

  曺棠,姓氏『曺』是『曹』的異體字,容易被人寫錯,但她往往很體諒,從不會因此生氣或覺得不被尊重……

  除了宋英,宋英在幫忙登記成績時就算完全寫對了,曺棠還是會罵:「你字怎麼能寫得這麼醜?」


  她一直都是個挺可愛的女孩子,綽號曺曺,也因為她腮幫子軟軟的很好捏而被昵稱為「倉鼠曺」,除了剛認識人時會有點怕生外,平時不分男女老少對誰都是很活潑,很陽光的朝氣模樣。同學難過時,她是第一個去安慰的;當同學有問題卻不敢舉手提問時,她總是替他們發聲的。她對誰都像對親友一樣親切可愛,像陽光一樣朝氣溫暖……

  除了宋英,不論在哪見到他笑容都會變成臭臉,聽到他的聲音就不想講話,甚至宋英離她太近她都會撅著嘴走開。


  不只個性討人喜,曺棠也算頗有才華,沙啞的聲音唱起歌來相當動聽,還會跳優雅的現代舞,讀的書更不只是教科書那少少幾種。身邊的人都很喜歡她,她也很尊重周圍的所有朋友……

  還是除了宋英,有一次他們他們被分到一組,曺棠索性寧願一人做完整份報告再把功勞丟給他,也完全不想和他互動。甚至在課堂上如果老師點了宋英說話,不論他發表什麼言論,曺棠總會站起來批判他,即便沒問題也弄到有問題,總之就是硬要和他作對。


  「我問你一個問題,」

  宋英和金之沅這回吃著泡麵,宋英突然陷入省思般的問。

  「你有沒有莫名其妙被人討厭過?」

  「討厭和喜歡都是一種感覺,會有那種感覺一定有原因吧,不就是你常說因果嗎?」
  他一如往常的拿著辣椒粉往碗裡灑。

  「可我真的想不起來,我到底對那傢伙做錯過什麼……」

  「你不都能沒來由的鄙視班上怠惰的同學了,自然也有人能沒來由的不喜歡你囉。」金之沅說著,還是想安慰他:「沒事啦!哪有人是能被所有人喜歡的,放寬心、做自己,會喜歡你的人還是會喜歡你的。」

  說是這樣說,他還是有點在意。隔天是他們自然通識課戶外教學的日子,不過說是戶外,其實也就是到山上的花卉中心走走而已。


  宋英和他的小夥伴一起逛,一群粗糙男生其實也不懂賞花,基本上就是看一看、聞一聞、最大不了拍張照而已;

  曺棠她身邊的朋友們就不一樣了,她們還對照著手機上事先查詢的照片,看到喜歡的品種還會開心的喊出聲。

  照理來說宋英這時候心裡一定默念「一群神經病」,不過他想到昨天金之沅對自己說的話,忽然決定試著改以欣賞的角度去看待他們的行為。


  他碰上了曺棠那幫人,不打招呼,打算直接從旁邊走過去,沒想到一聲「啊──!」的男性嘶吼忽然從另一邊傳來。

  隨後馬上有人大叫:「有人拿刀互砍啊、誰來報警啊!」


  宋英二話不說,馬上越過花園往聲音傳來方向切入,到了現場發現不是互砍,而是三名穿著就像流氓一樣的男人拿刀脅迫著一名男同學,看起來是要致他於死地,已經把他渾身劃傷,其他人都被嚇得只敢圍觀不敢出手。

  「誰都不准過來,誰要敢逞英雄我就把這男的殺掉!」歹徒兇惡的大吼:「快給我滾開!你們什麼都沒看到,誰敢叫警察或拍照就死定了!」

  宋英當然不服氣,平生沒遇過什麼,就是惡棍遇得多,哪會被這仨貨嚇住?

  他等其他圍觀的同學都被喝退,慢慢離開現場後,自己潛入花花草草中繞他們背後,黑金甩棍掏出,一迸出來就是一棍重打在脅持同學的那人後腦上。另一人嚇得小刀亂揮割破了宋英的皮衣外套,又一人趁此沖上來把宋英壓倒,原本他算好距離可以一棍打爆剩下兩人的膝蓋,卻沒想到剛才他打的那人沒昏過去,反撲上來壓倒自己,這下可慘,他和受傷同學都被壓制住了。


  正當他們都感絕望時,花叢邊忽然傳來簌簌的搖曳聲,憑聲音能判斷是有許多人在撥開花群往這走來,同時又有女聲高喊:「警察叔叔、他們就在那!」

  「怎麼可能!警察怎麼可能來的這麼快?」
  「就跟你這笨蛋說別在白天交易了吧!」
  「慌什麼!咱們不是還有人質嗎?」
  歹徒還吵起了架。

  而宋英抓住這個機會從對方的擒抱脫出,鑽過胯下往他股間再來一棍,這次他真的痛得昏倒了。可宋英還是沒掌握住另一人,他再次持刀猛烈刺來,這時宋英才剛舉棍來不及麾下,眼看就要被刺中──

  一顆石頭魯莽的飛來砸中歹徒的身體,他疼的大叫屈身,宋英見機不可失又補上兩個棍子,這回終於把他們三人都打倒了。

  稍微喘口氣,往花叢那看去,來幫忙的竟然是曺棠,更令人訝異的是,來的也只有她一人。

  剛才的花叢竄動都是她一人刻意大動作的搖擺,目的是製造出有很多人前來的幻象,同時她呼喊著根本沒來的警察,也是替送英分散他們注意力的妙計。


  後來到派出所做了筆錄才知道,那三歹徒中一人是毒販,剩下兩名是採買者,他們都住在人文大學的山上,但害怕那傳說中讓大學生連環失蹤的「殺人魔」會在晚上出現,所以只敢在白天出來交易,沒想到恰好碰上戶外教學,被一名亂跑的男同學看到,又見他疑似想跑回去通報警方,這才過激的想殺人滅口。

  發生這種事校方理應大肆表揚或新聞宣揚,但並沒有,人文大學校方擔心這件事會間接破壞校譽,因此向那堂通識課的所有學生都下了封口令,不准再隨意提及。

  只不過,這件事情後,曺棠對宋英的態度似乎稍微有點好轉。


  那天從警局出來已經是晚上,曺棠也住校內宿舍,宋英即使心理有些不願意,仍想做一次紳士,忍著可能會被痛駡或忽視的風險,還是決定當好人送她回宿。

  「你這人是不是腦子有問題?」她一開口,果然還是幾近謾駡的語氣道:「歹徒都說再過去就要傷害人質了,你還沖上去逞英雄一打三,你以為你是誰?呂布還是迪奧布蘭度?」

  「說什麼『沖上去』,我有特別繞到他們背後出手耶!」宋英好不委屈的說:「而且我心愛的皮外套破了,還挨上窮兇惡極的歹徒好幾拳,妳都不安慰我一下麼……」

  「你自找的,萬一他們惱羞成怒或我的計劃沒用該怎麼辦?」

  宋英思索了一會,他一直想問的話終於在此刻道出:「比起那個,我一直很想問,妳為什麼這麼討厭我?我是說……我到底真的做錯過什麼嗎?為什麼妳總對我很有意見……」

  「因為我討厭你總瞧不起別人,老一副『眾人皆醉唯我獨醒』的高傲姿態!」曺棠喊了出來,看得出她也是忍耐了一段時間:「不只是你常常用看垃圾的眼神看同學們,我還常聽你向其他人評價同學像在謾駡沒用的廢物一樣。就連這件事也是,你要是真的重視他人的話就應該先多想想再動手,而不是一個人冒著危險沖上去和歹徒打。」

  這番話打響了宋英的心。

  「每個人都有值得欣賞的地方,或許在你的人生只是一個小配角,但他們也有他們是主角的故事,所以我不會隨便看輕別人,因為那只會讓自己變得狂妄。」

  不過她也覺得自己說過分了,因此曺棠有些低頭。

  沉默了幾秒後才說:「只不過……你還是挺勇敢的就是了,班上其他很壯的男生都不敢上了,你還敢一個人過去救人。」

  「不,謝謝妳才是。」宋英的表情顯得凝重,但仍擠出微笑的對她說:「妳今天救了我一命,現在還給我上了一課,我都不會忘記的。」

  女宿到了,宋英只是拍拍曺棠的肩,輕輕地說了「明天見」便轉頭回去。曺棠則靜靜的待在原地,看著他離去的背影,良久,才進入宿舍大門中。


  那天後,過後他們倆還是沒什麼互動,由於系上同學對那件事知道的也不多,漸漸的,整件事不到幾個禮拜就被淡忘掉了。但一台電腦螢幕,上面顯示著宋英一切的資料。



《心理駭客》於每周一至周五晚間更新播出,目錄將有下回預告,敬請期待。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66153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推理|校園|因果|溫馨|日常|冒險|犯罪|情侶|陰謀|化敵為友

留言共 1 篇留言

Renart
宋英討厭自以為是的人,他卻在不知不覺之間變成自以為是的人。幸好有曺棠點醒他。話說「視線」的行動也愈來愈令人擔憂了……

01-22 23:29

K.I
沒有錯,可見曺曺真的是好女孩[e12]01-22 23:5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bingh2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心理駭客... 後一篇:[達人專欄] 《心理駭客...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gn02605358各位帥哥美女
小屋新增 amazarashi - 無題 長號Cover 歡迎大家來逛逛看更多我要大聲說6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