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RPG公會】【創作】逆鱗

作者:白羊│2020-01-22 15:50:14│巴幣:8│人氣:160

————————————————————————————————————————

        那天,深夜,窸窣的蟲鳴聲環繞著,無法劃破暗夜降臨帶來的寂靜。

        華美絢麗的宅邸內,大部分的燈火都已熄滅,只剩下大堂內隱隱閃過幾絲細碎的燭光。


        這裡是諾瑪扎爾家的大宅,在其中隨意張望,看到的盡是紫水晶燈、珍獸皮等極其奢侈的擺設,這也多少顯示出了這個名門大族的勢力。

        平時宅子裡大多是寧靜和諧的,家主和夫人基本不管家裡的事務,除了二少爺外的幾位少爺小姐則大多都和他們的專屬侍從玩在一塊,基本上也是互不招惹。

        和往常不同的事,現在宅邸內的空氣彷彿凝結了一般,瀰漫著一股令人窒息的氛圍。昏暗的大堂內,大少爺提波、三少爺傑多、四少爺吉瑟,和他們三人的女僕正被五花大綁在椅子上,幾人的身上都佈滿大大小小的傷痕,看來是被毒打了一頓,尤其是提波,鼻青臉腫得都快認不清長相。幾人正瘋狂地掙扎著,試圖從椅子上掙脫,卻反而被緊縛的麻繩擦傷。

        而大堂的另一側,寬敞的走廊上是兩人急促的腳步聲。

        二少爺—賽洛·諾瑪扎爾和他的女僕莫珂正在走廊上快步行走,賽洛走在前頭,臉上的表情冷若冰霜,一隻手死死地拽著莫珂的胳膊,強行拉著她走。幾乎沒見過賽洛這番表情的她顯得茫然無措,緊繃地完全不敢吱聲,就怕一吐話便再也看不見明天的太陽。

        快,兩人便走入了大堂內,看見大堂內淒慘的六人,一聲驚呼抽氣,莫珂剎時停住腳步,神情充滿錯愕,似乎不怎麼相信自己見著的場景,啟著的唇微微抖著。

        「莫珂,」賽洛掃視著幾人,隨後轉頭看向身後的少女,語氣毫無起伏。「是誰指使的。」

        問是這麼問,但依照幾人遭毆打的傷勢輕重來判斷,他八成已經知道是誰主使的了。
        看向賽洛,被喚著的她臉上閃過絲絲複雜,糾結地皺起眉頭,如同其他僕人做錯事一樣,莫珂低下頭沒有回答——她不敢回答也不能回答。

        見她沒有回答,賽洛的表情又冰冷了幾分,漠然地凝視著對方的雙眼,散發出的強烈威壓幾乎令在場所有人窒息。

        「聾了?」他的音量不大,但足夠在場所有人聽清。

        語落,他揚起右手,中指抵著拇指,作勢要彈手指———這是他要使用能力的準備動作。

        「回答,不然就全都殺掉。」話語吐出的瞬間,仍被綁著的六人都不約而同的刷白了臉,拼命掙扎著,他們很清楚,眼前的這人有能力、也有膽量這麼做。

        緊抓著裙襬,低著頭的臉幾乎皺成了一團,被這番威脅的莫珂內心百感交集,額頭隱隱約約還能感覺到今早被木門撞到的疼痛,深深地吸著氣,她用餘光瞥向了被五花大綁的六人,那些臉是怎麼想忘都忘不掉。

        尤其是那不成人形的傢伙,她記得特別清楚。

        什麼都不能做、也不能說,就怕他們變本加厲、就怕影響到賽洛,添增不必要的流言蜚語,儘管教學手冊上沒有說,她也知道這是潛規則。

        她以為她藏得很好。

        「……大少爺。」在賽洛將要倒數前,極為小的音量從莫珂嘴裡探出,簡單的三個字說得相當困難,她死巴巴地盯著自己的腳尖不敢去看任何人。

        「不是我!妳這賤女人少污衊我!不過就是個低賤的下人,少得意忘形了!」莫珂說完的瞬間,已經被打得鼻青臉腫的提波馬上扯著嗓子大聲叫罵,而這些莫珂來說,並不是第一次了。

        聽著她的回答,賽洛的表情依然沒有變化,但他散發出的殺氣卻越發強烈。

        而他已經扣著的手指並沒有放下。

        「他做了什麼?」他說道,語氣中帶著不容質疑和拒絕的威嚴。

        她頭低的更低了。

        「水……」莫珂緊咬下唇,一字一字地吐出話語,微微顫抖的嗓音聽得出她相當緊張,比起招供,挨罵對她來說似乎不算什麼,「他用水、壓了頭。」

        她不是很願意去回想。

        閉上眼,她能感覺到後腦勺被重重地壓著,大量的水瞬間灌入鼻腔——為了吸氣而嗆到。

        最讓她討厭的是每次起來喘氣,見著的是那張漫不經心、平淡無事的輕蔑笑臉。

        莫珂的話語迴盪在大堂內,輕而顫,每吐出一個字,都能感覺的賽洛的怒意在節節攀升。

        「誰下手的?」他又問道,眼神再次看向傷痕纍纍的幾人,眼前的他們無不是哀求的眼神,祈禱著憤怒的賽洛能放過他們。

        感受到周遭的氛圍越來越沉重,莫珂抓著裙料的力道越是加大,吸氣下的喉頭有點乾澀,她搖頭,「……忘記了。」

        聞言,賽洛的眼神重新移到她身上,拽著她的那隻手多施了幾分力,遮掩在袖管下的白皙手臂也露了出來。

        上頭是大小不一的傷痕,都不深,至少是不會留下疤痕的程度。

        「這個也忘了嗎?」望著滿是傷痕的手臂,他不耐煩地說著,「不要挑戰我的耐心。」

        莫珂幾乎是下意識地想抽回手,另一隻手覆上手臂想擋掩那些不值得去在乎的傷口,知道已經瞞不住眼前怒火將要爆炸的主子,她抬頭瞥了眼將遭殃的六人,眸子一沉,目光落到了賽洛的衣領上,像是拒絕了抵抗、妥協般,她搖頭坦承。

        「他們都做過——類似的事。」

        聽完,他的眼神又再次回到他的兄弟身上,此時的他們正拼命地搖著頭掙扎求饒著,絲毫沒有當初的囂張氣焰。

        其實,誰做的、做了什麼,賽洛的心中早就有底,他這麼問,只是要包含莫珂在內的所有人知道—在這裡,他就是絕對。

        他的視線冰冷地掃視著幾人,隨後,手指指腹划下,清脆的彈指聲迴盪在大廳裏。

        「不要——」聽見那清脆的聲響,莫珂驚愕地瞪大眼,似乎沒有料到賽洛在她坦白後仍是彈下了指頭,儘管他們做了那麼多令人心生厭惡的事,她也不會要他們就這樣逝去生命,更何況他們都受了足夠的處罰。

        雙眸透出絲絲惶恐,她墊腳伸手就是握住了賽洛的指頭,就算對方早已劃下,緊鎖的眉頭讓她看起來下一秒就會從緊繃下潰堤。

        響指聲傳出的剎那,空氣彷彿凝結,那瞬間,無人能確定自己是否還活著。

        沒有哀嚎聲、沒有撕心裂肺的慘叫,畫面靜止在他彈指的瞬間,彷彿什麼都沒有發生。

        只是嚇唬人的?

        不可能。


        濕黏的滴答聲打破了駭人的寂靜,腥紅的液體自賽洛的手中不斷流下。

        眼看著這一切,其餘幾人這才發現,提波的女僕自剛才起已是低著頭一語不發,自她的嘴角,同樣色澤的液體同時滴落著。

        還沒等眾人反應過來,他又是揚手一揮,一塊血紅色的溫熱物體被扔到幾人面前

        ———是肺,人類的肺臟。

        濺出的鮮血很快便將地面染得鮮紅。賽洛走向提波的女僕,一腳將椅子踢倒,被緊緊捆著的少女隨著椅子一同癱倒在地上,雙眼空洞地凝視著天花板空洞。

        「感受到窒息的感覺了嗎?」賽洛面容冰冷地望著剩下的幾人,如同睥睨著螻蟻一般。「咎由自取。」

        看來,她就是那是把莫珂按在水裡的兇手。


        是裘娜。

        望著熟悉無比的身軀倒臥在血泊中,那雙總是帶著嗤笑的眸子此刻空洞無比,金色的髮絲浸著鮮紅,莫珂隱約能聽見她魔性的笑聲,那是她高興時總會發出的聲音。

        鐵腥的味道讓莫珂拉回了現實,她僵愣在原地,雙眸清楚倒映著不斷蔓延擴散的紅色液體,她可以感覺到自己的心臟跳得很快。

        「咿——!」

        那是帶著哭腔與驚嚇的尖叫,一旁的黑髮少女滿臉恐慌,淚水止不住地頻頻落下,弄花了整張臉,她是四少爺的女僕,貝絲。

        平時膽子就不怎麼大的她,眼前的景象讓她提不住精神,盡幾乎崩潰地掙扎著,嘴裡是不斷碎念著不要,「不應該是這樣的……不是我自願的……!」

        隨後,她轉頭瞪向另一側的傑多,「都是你……!要不是你都把事情推給吉瑟少爺,我們現在才不會在這裡——」

        「妳說什麼……!」

        「貝絲!不準妳把錯都怪在傑多少爺身上!妳自己不也很開心的去做了嗎……妳這個膽小鬼!」

        「我才不是膽小鬼——!」

        你一言我一句,他們開始互推責任。

        還沒等他們多說幾句,他們便不約而同地發出哀嚎,血紅的臟器旁,又多了兩隻耳朵、兩顆眼球和一只鼻子。順著叫聲望去,提波已經痛得昏厥,其餘四人則不停地扭動慘叫著。

        賽洛冷冷地注視著幾人,輕輕地彈指,大量的冰水從提波的上方直直灌在他頭上將他澆醒。

        「聽好了,」他低聲說道,一字一字地慢慢說著,「莫珂·諾瑪扎爾是我賽洛·諾瑪扎爾的人。」

        他甚至直接在莫珂的名字後面,加上了家族的名字。以一個下人來說,這是何等的僭越,但此時自然沒人敢對他的話有任何意見。

        「下次不會這麼簡單就了事。」

        語落,也沒等他們回應,一個響指,大堂內瞬間只剩下他與莫珂二人。

        而在大宅的庭院,大樹上多了六個被吊著的身影,其中也包含死去的裘娜。


        對莫珂而言,這像個夢。

        出乎意料的。

        眼睜睜看著血淋淋的六人消失在眼前,彷彿驚訝過度、她一點反應也沒有,就只有那顆心臟猶如懸在崖邊,撲通撲通地跳著——尤其當她的名字後面被冠上家族名時。

        難以言喻的感覺。

        要是不意外,明日早晨大概會聽見比鳥鳴還要來得響亮的尖叫聲吧。


        迴盪與大堂的響指聲漸漸消失,賽洛將手收回,背對著莫珂,不發一語。

        短暫的沉默,能感覺後頭的人不曉得接下來該怎麼應對,看著賽洛的背影,她欲言又止,腦袋混亂地幾乎成了空白。

        最後,雙手抵在前側,她微微彎腰,由衷地吐出了簡單的兩個字。

        「謝謝。」

        也不知道她的道謝有沒有傳進賽洛的耳中,他輕輕地嘆了口氣,隨後轉過身看向莫珂,原先他臉上那份冰冷已然消散,掛在臉上的又是那副玩世不恭的表情。

        眼前的他,又是那個整日無所事事、遊手好閒的二少爺。

        他望著莫珂,笑容溫和,卻讓人摸不透情緒。

        「莫珂,我餓了。」他將手抱在腦後,說著,彷彿剛才什麼也沒有發生一樣。

        聞言,莫珂稍怔。

        「……這就去為您準備。」和往常一樣平淡的語氣與態度,她點點頭,轉身就是朝大堂門外走去。

        要說她是否把剛剛的事都消化整理完了,不如說她有東西從她的心底跑走了、又有什麼跑了進來。

        至少轉過身的她,嘴角多了抹看不見的上揚幅度。


        隔日早晨,整個宅邸大半的人都被尖叫聲驚醒,當他們來到庭院,六位懸掛在樹上的身影令他們瞠目結舌。

        ———三位少爺和他們的女僕掛在樹上。

        三位少爺的性命暫且無憂,被切下鼻子又渾身骨折、多處出血的提波命硬活了下來;傑多和他的女僕耶莉被削下了一隻耳朵,傷勢並不嚴重;而吉瑟則被硬生生地挖去了一隻眼睛,從此失去一半的光明。

        但,也被挖去一隻眼睛的貝絲沒有熬過徹夜大雨的摧折,待宅邸的僕人將他們解下來時,早已斷了氣,再加上早已死去的裘娜,這一夜,在這戒備森嚴的宅邸竟出了兩條人命,而且還是少爺們的近侍。

        正常來說,衛兵們肯定要承擔這份責任,但,含著老爺在內所有宅邸的人都非常清楚,這兩條人命是被誰給拿去,而那一位,並不是他們足以牴觸的存在。

        幾日後,當宅邸內的僕從在檢查屍體的死因時才發現,裘娜的死因竟在沒有外傷的情況下,被挖去了肺臟和心臟。

        ———肺臟和、心臟。


        「哼。」賽洛冷笑道。待提波傷癒,他很快就會在桌底找到賽洛為他準備的小禮物。

        此時的他靜靜地坐在房間裡,無視外頭地喧鬧,享受著莫珂做的早餐,她的廚藝似乎在一天天進步著呢。

        這是他們的故事,而這、只是序章。


————————————————————————————————————————

刻珞米共同創作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66115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eric032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微光神話】桀驁之鋒—艾... 後一篇:【RPG公會】民間劇本:...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azsx9453喜歡輕鬆小說的人
絕望黑精靈更新囉~~這次黑精靈肚子餓了不肯吃飯,竟然還....這該怎麼辦啊?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4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