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RPG公會】【魔眼之世】【外傳官方支線——發怒的森熊母親】驅逐

作者:瑞特│2020-01-22 00:03:00│贊助:6│人氣:42
 
  ███林外圍,近███林村的小徑。林木蓊鬱,午後的驕陽自葉間灑落,照亮了獵戶修築出來的木棧道。
 
  一個中年男人將獵槍扛在右肩,拖著一頭斧鴨往村莊的方向走去。速度不慢,但舉手投足間隱隱散發著一股疲態。轉了個彎,在終於快回到村落之際,他迎頭就撞上了一堵有些絨毛感的牆。
 
  他慌忙地退了兩步,看清了對方的面貌,那是一個狼人……是要來搶獵物的嗎?放開了原本抓著斧鴨的左手,獵人老練地在一眨眼之間將槍上膛,指向了狼人。
 
  只見那穿著襯衫的狼人高舉著雙手,像是在展示自己毫無武力一事。
 
  「嗯、那個——請問你就是發佈委託的獵人——賽特先生嗎?」
 
  語帶遲疑,與獵人心中描繪出的的狼人形象不同,那個狼人聽起來有些年輕、有些知性。聽到了自己的名字被喊了出來,男人放下了手中的槍,仍然瞇著眼的盯著狼人看,不懷好意的樣子。
 
  「誒誒、我是前幾天有跟你聯絡的塔夫托……冒險者、獵人……嗯?對不起我在███村等太久,聽了獵人協會的人的建議,所以就跑到這裡找你了。」
 
  牠紺色的雙眼透漏著示弱的意味,簡潔的穿搭上沒有任何能藏匿武器的地方。透過這些肉眼可見的線索搭上以語言傳達的訊息,獵人這才放下了戒心,點了點頭。
 
  「嗯、我想知道——那頭森熊的出沒範圍、目擊時間……」
 
  在回村的路途上,狼人一邊幫忙抬斧鴨,一邊問著一些感覺有幫助的線索。
 
  母熊會在傍晚時分出沒於森林通往村莊的小徑,攻擊行經的人,會往見到的人衝刺。身軀腹面偏右的地方似乎有獸類的爪痕,而且活動力似乎略低於森熊的水平。為避免危險,午後三點之後這條小徑是封鎖的。
 
  盤坐在村口的草地上,塔夫托分析著他能進行的策略——今次的委託只有要求處理意圖傷人的母森熊,並沒有要求一定要殺掉。故只要找出牠在小徑逡巡的理由並驅趕應該就可以了。
 
  母熊的領域比公熊小很多,驅趕上應該不會太難才對。
 
  總之先去看看再說吧?
 
  1412。距離森熊出沒的時段至少還有半個小時。狼人解開了襯衫,只留下了裏頭穿的那件適合運動的上衫,並從腰包中取出了一件破爛的斗篷,披到了身上。那是遺跡物,能夠讓自己不被任何東西發現,宛如——從這世上消失一樣。
 
  緩緩地走上了步道,沒有當時在獸林的壓抑感,這是片很舒適的林子。雖然它的名字難以用通用語翻譯就是了。以落葉松為主要樹種的森林,在冬日的午後,金黃色的鱗葉格外的耀眼,任誰都想不到,有個披著斗篷的陰翳身影會在這裡行動吧。
 
  走到了小徑上第一次回報目擊森熊的地點,雖然地上找不到熊的足跡,但塔夫托在懸浮於空氣中的無數種氣味中捕捉到了新鮮的森熊糞便的氣味。離開了木棧道,朝那個方向前進,一邊避開可以看到的蜘蛛網,或是把黏到毛上的蜘蛛網扒開,狼人有些緩慢的在森林中搜索著。沿途找到的標記領域的爪痕或氣味並不多。
 
  那麼究竟,為何森熊要出沒在這種人為干擾頻繁的道路呢?
 
  經歷了約半小時的搜索,繞了一小圈又回到了木棧道。而那頭母森熊正徘徊於路徑上。牠的步伐緩慢,好似受傷了的樣子,嗅覺敏銳的狼人嗅到了一股血腥味——是牠剛進食完嗎?抑或是身上有什麼傷口呢?
 
  離目標有一段距離的塔夫托難以辨認出細節,只是緩緩地靠近。
 
  那頭森熊正沿著小徑往村莊的方向走,或許牠是在追蹤食物的味道?或許牠是需要有誰來替牠完成什麼事情?牠的速度不快,狼人一下子就跟上了。塔夫托這才注意到血腥味來自於森熊腹部的創口,那大概就是獵人回報的獸類爪痕吧?只是傷口的大小比塔夫托預計的還要誇張,感覺需要縫合才行呢。基於生態的概念來看的話,應該是不用多作處理,只是今次這頭熊會出沒於人們行經的道路。塔夫托思考著策略,牠沒有外科的能力與技術,總之先給森熊一瓶生命藥劑好了?幸好那個村子似乎有獸醫的樣子。
 
  好,決定了——給森熊加了麻藥的生命藥劑,然後回村找獸醫來。
 
  塔夫托對於自己想出來的方法仍有些不自信,但仍從貝沃克承載者中掏出了預先準備好的麻藥針管,原本想的是綁在箭上射出去,不過目前來看似乎沒有必要了。
 
  一步、兩步,即便在隱身狀態下仍然躡手躡腳。塔夫托走到了森熊的旁邊,將空氣擠出,將手中握著的針筒插入了森熊的肩膀處。因為異物插入的疼痛,森熊憤怒的兩腳站立了起來,揮舞著前足。狼人快速的將麻醉藥劑打入了森熊體內,便放開了針管,往後退了好幾步,避免被生氣的森熊波及到。
 
  或許是因為找不到攻擊牠的兇手,森熊憤怒的往村莊的方向跑去。所幸藥劑的生效時間很快,塔夫托跟在後頭,等森熊完全癱倒在地上之後,掀開熊的眼瞼,拿了燈照確認昏迷,塔夫托又給牠打了一針生命藥劑。
 
  走回了村莊,路途中塔夫托連絡了當地的獸醫,帶著他一起到了森熊的旁邊。
 
  狼人和醫師努力的將倒地的森熊翻了身,讓傷口朝向醫生的方向。獸醫師戴上了白色的手套,他將森熊傷患部位的毛剃掉,噴上了塔夫托不知道是什麼的藥水,接著開始清理創口——用棉布跟鑷子挑掉傷口上頭的蟲卵以及以腐肉為食的幼蟲。
 
  塔夫托站在一旁注意著森熊的動作,除了因為神經遭受刺激而出現的反射性抽蓄,是否有四肢擺動或是其他將要醒來的跡象。
 
  「這隻熊的傷看來是和同族打架留下來的。」

  醫生隔著口罩對著狼人說道,聲音也因此有點悶,塔夫托得豎起耳朵才聽得清楚。
 
  「誒、嗯。」
 
  「但牠會在一直在小徑上徘徊是很奇怪的一件事。」
 
  「我也這麼覺得,獵人們推測是牠的小孩子被殺了。」

  塔夫托這麼回應,不過基於這個原因的話,徘徊的情況應該一段時間就會結束,或許傷口是提高攻擊性的原因?
 
  「晚點再說,我要開始縫合了。」
 
  醫師拿出了針與線,利用魔人視仔細檢查著森熊的肌肉紋理,找出適合下針的地點。不一會兒,傷口大致上已經縫好了,醫師給創口噴上了人造皮膚噴霧。
 
  接著便將他的工具都收回工具包裏頭,塔夫托帶著醫師回到村裡頭,路上討論了一下對於這頭熊的對策。他們得出的結論是:塔夫托繼續待在小徑上觀察幾天,如果熊有再次出現的話就進行驅趕。
 
  1824.塔夫托再次走到了那頭森熊那兒,麻醉似乎退了,已經不見森熊的蹤影。狼人只好摸黑回村,路途上,塔夫托在步道撒下了驅獸的藥粉,其餘的事務則是隔日再處理。
 
  翌日午後三時,塔夫托到了步道上,來回走了幾次都沒有看到母熊的蹤跡。雖然仍有些殘餘的氣味,但似乎距離已經變遠了些。
 
  再隔日,狼人已經幾乎沒有聞到森熊新鮮糞便的氣味了。而村民以及獵人,暫且也沒有再看到森熊出沒於他們平常行經的道路上頭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66070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bimu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RPG公會】【繪圖】 ... 後一篇:【RPG公會】【繪圖】送...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GGGlasses精靈老婆讀者
雙視角奇幻愛情小說《精靈老婆》,DC群有投票活動,齊來阻止作者拿錢錢去課金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8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