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8 GP

[達人專欄] 【最終境界】七音華:JOJO戰鬥潮流08

作者:烈鎌克斯│2020-01-21 23:14:11│贊助:16│人氣:474
  因為艾斯迪斯被打敗了,所以兩個代理師傅無事的跟西薩還有喬瑟夫普通的完成了最終的試煉。

  「說起來,結果那個艾斯迪斯的替身是甚麼來著?」

  安瑟無情地提出了這個問題,她現在正看著第二部的漫畫。

  「照他自己的說法是操控血液的替身呢,之前他只能讓血變高溫而已。」

  「那樣跟他一開始會操控熱的流法的狀態有區別嗎?」

  「應該......有吧?」

  希維想幫他說點甚麼可是在討伐他的作戰計畫太過順利了所以他也不好說。

  「操控血液的話,不只他用的血液高壓刀。想要做出像某個橡膠人的超增強體能或是使,波紋傳導僅能影響皮膚的程度都是做得到的。」

  舊AI很自然地加入了對話。

  「那為什麼他沒有這麼做?」

  「怕是他覺醒這能力沒有多久,沒甚麼研發能力就遇上咱們了吧。」

  說起來,他的能力可能不只操控血液吧,但是他自己沒有多做嘗試。說起來,原作中有不少人持有了效果挺複雜的替身,但是替身使者都對其瞭若指掌。

  現在想想,這應該就是超能力戰鬥漫畫的不合理之處。

  「說起來,在第二部的原作當中。艾斯迪斯被瓦姆烏尊稱為大人,可是他卻在喬瑟夫繼承西薩的波紋前被打倒了,而且戰績也只有殺掉一個實力未知的代理師傅還有弄壞喬瑟夫的面具呢......」

  「比他偉大不一定比他強呢。」

  「我說,現在是悠閒的時候嗎?」

  在房間的另一頭,西薩生氣的大喊著。

  除去掉在聊天的這邊不談,七音華、還有不知道為什麼擅自加入隊伍的椿婆婆還在進行研究。史特雷在進行強度很高的自主重量訓練的樣子,而西薩外的波紋戰士正在看著本日的報紙還有雜誌。

  「你吵甚麼啊西薩,現在不是一天的開始而已嗎?」

  「一日之計始於晨!先前才打倒了艾斯迪斯為什麼不趁勝追擊啊?」

  「你冷靜點,艾斯迪斯死了,我們現在要做的事情只有等瓦姆烏或卡茲來查看艾斯迪斯最後失聯的這座島時,一舉將他們擒拿起來而已。」

  麗莎麗莎也悠閒的說著,絲吉Q也正在幫她綁頭髮。

  她會這麼悠閒不是沒有原因,因為原作中艾斯迪斯這時候其實沒死。然後附身在喬瑟夫身上後又附身在絲吉Q身上以奪取寶石,而且他居然成功了。

  但現在的狀況不一樣,艾斯迪斯基本上被打得死透了,就連可能透過血液被接觸寄生的安瑟也做過體檢了。沒有這方面的可能,當然他要是可以透過血液沒有其他器官就做到寄生並控制的話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考慮到艾斯迪斯的替身很可能做得到這種事情,所以安瑟正被綁在椅子上。希維跟舊AI持續著監控,要是之前的自己,希維肯定不會同意自己的女兒被這樣綁,但是之前在JOJO第一部中發生過安瑟被洗腦的事情,他自己也不想要那樣的窘境又發生所以只能妥協了。

  「那樣子就太慢啦!我們在這看好書喝好茶的時間中,他們可能就把大半數的人類都變成食屍鬼了!」

  「西薩利諾,我們也想避免那樣的事態,如今我們想要主動出擊也沒有辦法。那兩個光屁股的男人應該要很顯眼的,但是現在沒有任何一點他們的情報。」

  「啊!」

  西薩聽完後,奮力的捶了下桌子。

  他肯定沉不住氣又坐不住吧,但敵人在同伴失聯這麼久後都沒有動靜,看樣子對方也在等我們主動進攻嗎?

  「有東西登島了。」

  手機裡傳來了AI的聲音。

  「用『東西』來形容啊。」

  「因為臨時做出來用來監控這座島的無人機被一瞬間破壞了。」

  「已經可以確認是瓦姆烏、卡茲其中一人或兩人一起殺來這裡的狀況了呢。」

  話說回來,到底是甚麼時候做的無人機呢?不管是直覺覺得要破壞從未見過無人機的三柱男或是像呼吸一樣建立監視系統的那三個科學狂熱者都很可怕。

  「居、居然選在白天時進攻嗎?」

  西薩發出了訝異的驚呼。

  「他們恐怕覺得我們會以為,他們不會在白天的時候在戶外行動吧。」

  要不是看過原作的話,是真的會這麼想呢。

  「是時候行動起來了吧?」

  西薩又用力的敲了桌子,真虧那小小的桌腳能夠支撐。

  「啊,能夠偷懶的完善理論已經被擊個粉碎了,卡茲還是瓦姆烏或兩者都有,我對你們現在有更多恨意了。」

  這陣子每天都有在自主波紋訓練的喬瑟夫說。

  「他們可能像無頭蒼蠅一樣在找艾斯迪斯的行蹤或艾哲紅石了吧?兩人一組分頭行動來找吧。」

  「好的,分組!」

  分組一瞬間就完畢了,父女一組、代理師傅一組、年輕的波紋戰士一組。

  而說要分組的麗莎麗莎自然而然的看向房間內最後一人的絲吉Q。

  「不不,再怎麼說這都不可能吧?」











  「有種東西,叫『反差萌』。」

  舊AI一本正經地說著,雖然要形容電子合成的聲音是『一本正經』是件莫名其妙的事情,但是舊AI做到了能令人感覺到情緒波動的口吻。

  「說的就是,當一個人做出不符他人對其的既定印象的行為時,觀測這一現象產生的『啊,好燃好燃。』情感就是所謂的『反差萌』」

  「妳從剛才開始就在說甚麼啊?」

  西薩吐槽道,為了可以彼此聯絡,所以剛才每一組都分配了這無線電。

  「沒甚麼,我只是想要跟兩位訴說一下,剛剛看到莉莎莉莎無助的眼神時內心產生的悸動的學術說明。」

  「兩方面上都不需要這種說明哪!」

  喬瑟夫也加入了吐槽的行列。

  要是這時候跟他說『那是你媽,你媽真萌。』的話肯定會令他在心裡留下一輩子都難以磨滅的傷痕。

  「對了,喬斯達先生。」

  「幹嘛?」

  因為剛才被調侃過,所以喬瑟夫的語氣不是很好。

  「你的褲管往上揪所以你性感的大腿露出來了。」

  「啊!甚麼?」

  喬瑟夫立刻彎腰下去想捲好褲子,同時一陣劃破空氣的呼聲突然傳來。

  最先做出反應的,是西薩,他立刻用了泡沫波紋陣往喬瑟夫的方向攻去,而原本隱身著但暗算失敗的卡茲不得不向後跳開。

  「要不是我剛好彎腰的話我的頭就......可惡,我完全沒有察覺到。」

  「哼,喬喬。你的運氣挺好的,但不會有下一次了。」

  「別叫我喬喬叫的那麼親密,我們又不是朋友,就算只為了那些納粹,我也得殺掉你。」

  好死不死是這組被卡茲遇上了,如果是那對鬼畜父女或是注定打不過三柱男的沒用代理師傅都還好。這樣需要時間思考計策跟佈置場地的喬瑟夫跟西薩在戰鬥的一半來支援會比較有利,但這兩人不管怎麼說要在沒有事前準備的情況下直接跟被強化後的卡茲對打還是挺危險的。

  現在就只能祈禱了,祈禱卡茲覺醒的替身也是不怎麼強的替身。

  「我不是很懂得手下留情,所以我趁這時候問你們。艾斯迪斯去哪裡了?視情況我搞不好可以在你們幾個人間留一個活口。」

  原來如此。

  因為艾斯迪斯沒有把包裹寄出,所以他也沒有傳達到情報,卡茲還不知道他心心念念的艾哲紅石就在這裡。

  「知道嗎?卡茲。人並非生而平等的,像你們夜之還柱之一族,即使沒有石鬼面的力量也是勝過我們人類很多的。」

  「我在問你艾斯迪斯的事,突然間在說甚麼?」

  「我想說的是,這世界到處充滿不公。但只有『死』會賜予你們平等的安寧!」

  西薩一張手,他標配的泡沫波紋陣又出現了。

  如果可以事前準備的話,用出很大量的波紋泡泡應該再強的吸血鬼都拿這沒轍。

  「可笑!」

  卡茲蹲低身子,手輕摸地板,接著產生了熱氣,熱氣的上升帶著泡沫往上飛了。

  「那是.....艾斯迪斯的熱的流法?」

  「你可不要以為只有你有進步啊,我這也是有新花招的!」

  喬瑟夫拿出了繫有羊毛棉線的鋼珠,然後灌注了修練後所以變得更強的波紋甩過去。

  「像這種伎倆只要把繩子切斷就好!」

  卡茲手臂裡的骨頭竄出他的皮肉,然後像電鋸一樣狂轉,將棉線鋸斷了。

  「這種粗淺的事情我早就想到啦!我還有備用的!」

  喬瑟夫又掏出了兩條,然後不放棄的往卡茲甩過去。

  同樣的伎倆已經看膩了!

  卡茲想要又把棉線切斷,但是鋼珠的行進軌跡跟自己想的不一樣。

  有多年跟波紋戰士對戰經驗的他,如果喬瑟夫只是透過波紋來改變鋼珠行進的軌道,自己是看的出來的,因為像這樣子甩鞭一般的做法,波紋能偏移的十分有限。

  但現在三顆鋼珠都用預期外的方向飛過來了,卡茲僅能勉強擋住其中一個,另外兩個命中了胸膛,還有把作為武器的手骨給擊碎了。

  但這些都不成問題。

  雖然嚇了一跳,但喬瑟夫的手法僅是先用了兩條彈性一樣的繩子讓自己以為捕捉了鋼珠應有的行進軌跡,然後新拿出來的兩條彈性都不一樣所以錯估了。

  但即使喬瑟夫有更多條彈力不同的繩子也已經沒有用了,要說為什麼,是因為這戲法只要用過一次以後就沒有用了。

  「究極奧義!泡沫波紋陣!」

  「西薩●齊貝林!你難道不會別招了嗎?」

  卡茲的見解是沒錯的,雖然說是奧義但只是泡沫的數量變多而已。

  但是這裡用熱的流法有些危險,這裡果然還是要用瓦姆烏的風的流法一口氣將這些泡沫全部吹開,雖然不想讓他們這麼早知道自己把同伴的招式學起來了但現在不是藏實力的時候了。

  卡茲用風的流法直接將泡泡吹開,有不少泡泡都破掉了,他沒有放過這個空檔,直接撲上去要用另一手完好的骨鋸割開喬瑟夫的咽喉。

  而喬瑟夫似乎追不上自己的速度,所以他只能徒勞地靠反射動作用他貧弱的手來阻擋自己的攻勢。

  這樣的防備十分有效,因為他手裡握著艾哲紅石。

  「那、那是,怎麼會在你那?」

  要是自己在快個0.5秒,喬瑟夫的手跟艾哲紅石都要被自己剖成兩半了。

  「是、是啊,JOJO,你甚麼時候拿到手了?」

  這下子糟了。

  人類是三柱男看都不看就能捏碎的脆弱物種,但是他手上的艾哲紅石比人類還要更加脆弱。

  雖然想到了一些作戰,但是因為喬瑟夫十成十都會將艾哲紅石用做防禦手段所以每一種都風險性過高。

  「當然是偷來的,我一直在想,這幾千年來,人們都是為了這顆破石頭丟了自己的性命。這真的值得嗎?」

  「難、難道......JOJO,你想要毀了它嗎?」

  「喬瑟夫●喬斯達!你若是真的不想要艾哲紅石,就交給我吧!等我到達生物的頂點,屆時這星球一半的疆土就屬於你了!」

  「此話當真?」

  「一半可能不......甚麼?」

  卡茲也被嚇到了,講這些話當然不可能是他的本意,他只是想要藉由說話的空檔來爭取更多的思考時間而已。

  「太亂來了!JOJO,你這樣子我們至今為止的努力全都會......」

  「來啊,卡茲大人,接好。」

  不等西薩說完還有卡茲反應過來,喬瑟夫便將艾哲紅石丟出去了。

  「你們接下來要說的是『你這白癡!』說吧!」

  「JOJO,你這大白癡!」

  卡茲很極限地在艾哲紅石洛地前接住了,張開手掌,寶石沒有裂痕,卡茲鬆了口氣。

  「不,不是吧?JOJO,你真的把艾哲紅石拱手讓出去了.......」

  「成為究極生物的話,卡茲等吸血鬼就不需要吃人甚至其他動物也能活下去了吧?雖然很多戰士犧牲了,但我覺得仇恨的鎖鏈如果我們這邊不主動斬斷的話今後也會無限的交織下去。」

  「呼呼呼、哈哈哈......說得不錯!喬喬!我卡茲就留你一人不死,但我會讓你親眼看到同伴一個一個被我殺死的光景的!」

  「好咧,西薩利諾,看來仇恨的連鎖是沒有那麼輕易就斬斷的,動手吧。」

  「動手?」

  卡茲看了看四周,不知何時,他已經被泡沫陣包圍了。

  這不可能,要是西薩又用了新的泡沫的話,那自己不可能不會注意到的。

  再稍微仔細一看,這些泡沫間有棉線繫著,就像串珠一樣,這些泡沫並不是西薩剛才新弄出來的。而是剛才自己用風的流法吹飛的泡泡,而現在自己就像是被盤纏的蛇困住的鼠類。

  「你的計算,竟然連艾哲紅石也可以拿來當誘餌嗎?」

  「好的!不是計算,而是算計,至少你可以去找你掛念著的瓦姆烏了。」

  喬瑟夫用力拉繩子,然後泡沫以卡茲為中心收緊了。

  卡茲立刻用了風的流法還有骨鋸來抵禦,但這些泡沫並不是空心的泡泡。這些泡泡裡頭富含了波紋還有水分,所以弄破的瞬間這些波紋水通通都噴濺到身上了。

  在痛苦的呻吟後,卡茲的身體徹底融化了。

  「呼.....你太亂來了JOJO!在你把艾哲紅石丟到剛剛的泡泡堆之前,我還以為你真的想要倒戈到卡茲那頭去。」

  如釋重負的西薩坐到了地上。

  「啊,說是這麼說,不過其實裡面有一半是真心話啊。」

  喬瑟夫也坐到了地上。

  「......此話當真?」

  「你想想看嘛,就算咱們真的阻止了三柱男,但是這世界上可惡程度不亞於他們的傢伙們並不是少數。一想到守護全人類的時候,順帶這些傢伙也一起守護了就有點不爽。」

  「這話應該不是祖父力抗吸血鬼的你該說的吧.....雖然不認同但我懂你想說甚麼。」

  兩人相視而笑,然後碰拳。

  雖然已經在休息了,但他們忽略了一點。

  那就是這種程度的波紋,沒有直擊腦部的話,吸血鬼是沒有那麼容易死去的。

  而卡茲善用了他的肉體變形能力,在自己身體大半真的融化的同時也讓自己變形成癱軟的泥狀。

  已經一分鐘了,雖然受到的傷害仍然很大,但是已經可以讓腳成形了,雖然身體不允許使用風、光的流法,但已經足夠了。

  「你們太過悠閒啦!兩個乳臭未乾的小鬼!」

  卡茲突然爬起來,抓起地上的艾哲紅石後跳進海裡在海中移動迴避掉日曬逃跑了。

  而這一切發生的太快,兩人都沒有及時做出反應。

  「啊!明明贏了戰鬥卻輸了全盤啊......JOJO!現在我們怎麼辦啊。」

  「找地方隱居起來,或是請他也讓我們戴上有艾哲紅石的石鬼面?」

  「我很認真的在煩惱啊!都不知道要怎麼面對莉莎莉莎老師跟其他人了,不要說這些沒建設性的笑話。」

  「其實很有建設性啊。」

  一段時間沒有傳出聲音的無線電傳來了舊AI的聲音。

  「就是啊,而且我們其實完全不用擔心這個問題。」

  「啊?」

  「因為那根本不是甚麼艾哲紅石,而是一個有首飾裝飾的草莓糖果而已哇。」

  說著說著喬瑟夫拿出了另一個『草莓糖果』

  要不是近看的話,不然不會注意到光澤看上去怪怪的。

  「真、真虧你能想到這個。不對啊,再怎麼說這也太亂來了,而且你也不事先跟我說有這個。」

  「就是因為沒有告訴你,所以你剛才的慌張反應讓卡茲也深信那是正品的艾哲紅石啦。」

  「......好吧,那事情又回到原點了,說不定還更糟,我們的作戰被看過的話他肯定會有對策的。」

  「不是回到原點啊。」

  舊AI說了。

  「他帶走的那個『草莓糖果』上頭可是有追蹤器的,所以我們要知道瓦姆烏的所在處跟他們的大本營啦。」

  「哎呀唉呀,您這可真是壞心眼。」

  不知道為什麼,喬瑟夫要搓著雙手然後露出奇怪的笑容。

  「哪裡哪裡,要比使壞的話,比不上把卡茲騙得團團轉的您呢。」

  舊AI也用著奇怪的口吻說話。

  「沒有沒有,厲害的是您,我都不知道這追蹤器甚麼時候裝上去的呢。」

  「嘻嘻嘻嘻!」

  「口桀口桀口桀口桀!」

  雖然,靠這兩人的計策,原本應該是超糟糕的事態變得有利起來了,但是,怎麼說呢?

  為什麼這邊散發的惡黨氣息比三柱男那還要重啊?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66062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Finale realm|JOJO|戰鬥潮流

留言共 2 篇留言

餅兔北京天安門
你媽超萌,萌到你偷看人家洗澡還想掰開人家衣服

01-21 23:19

第三書語
5446/272

01-22 11:5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8喜歡★yoashi99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最終境界... 後一篇:[達人專欄] 【最終境界...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xo312345ALL
【繪圖】小文西發大財 更新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2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