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 GP

【二創】假面騎士Zi-O -Another King- 第一刻

作者:喬滷肉 喬芭樂│2020-01-21 18:48:46│贊助:108│人氣:52
2007年8月21日





這一天的午後,下起了一場連天氣預報都沒能預測到的滂沱大雨。

下起大雨的電車車站擠滿了許多原本帶著好心情出遊卻被勸退的遊客們。一部分來自日本偏遠地區的遊客們僅能靠一班2068號的電車來往家鄉與城市,但是在這場大雨開始後不久,月台上的電子告示牌卻顯示著"誤點停駛"。

他們都很疑惑。一直以來這班列車從來不會誤點,因為其特別的路線幾乎不可能遭遇到任何的自然事故,且路途中沒有其他車站,除非起點站就發生事情。

然而他們的猜想都是錯誤的。在看見新聞報導之前都不知道這列列車就是在行經往城市的路途中遭遇了變故,且嚴重到全部10節車廂全體出軌、嚴重擠壓變形,裡面的乘客無一倖免——除了一名年僅7歲的男孩。





(約數個小時前   特別線路途中)



扭曲的10節車廂全部側躺在鐵道的最外側,彷彿十具巨大的鐵棺材被隨意丟在路邊。窗戶上全是鮮紅的血跡,裏頭乘客、座椅、行李箱全擠成一塊,發出陣陣濃厚的鐵鏽味。

看似毫無生還機會的場面中,卻有一道變形的鐵門被彈開,從門口中爬出一道嬌小的身影。男孩手持僅有受到些許撞擊而歪斜的滅火器爬出變形的車廂,隨即摔倒在碎石地面上,尖銳的碎石刮破了男孩的掌心,但他沒有哭泣,沒有喊叫,只有沉默的起身。

男孩並非無情,他只是在更早之前與父母相約,要作為堅強的人活下去。他想要哭泣,但此時他沒有可以依靠的人,他認為現在並不是垂頭喪氣的時候,因此他是強忍著淚水在想辦法存活。

正當他想要離開之時,另一道高大的身影從因大雨而形成的厚重霧氣後逐漸顯現。男孩本以為對方是來救他的,便向著它前進。而對方也朝著自己靠近。

然而男孩的決策是錯誤的——當他看清對方的樣貌時,他嚇得頓時沒能控制平衡摔倒在地。在他面前的,是一個對他而言無比高大的人影,頸部以上是頭盔並有著從眼睛延伸至頭頂的巨大鮮紅犄角以及尖銳的利牙、胸前垂掛著兩條白色布帶、腰間掛著鑲有金色鬼面的腰帶、上半身穿戴著厚重的鮮紅胸甲而下半身除了純白的靴子以外一概都是深邃的漆黑。

坐在地上的男孩驚恐地望著對方奇異的相貌,對方只是緩緩低下頭。沒有雙眼的面部無法判別對方的視線讓男孩更加慌張。

在短暫的一陣沉默之後,對方沒有張開嘴卻能發出聲音。「你是......OOOO吧。」多個聲線混合的聲音使得男孩無法辨別對方的性別或是特徵。內心慌張但裝作冷靜的男孩輕輕點了點頭。他也不知道對方看不看得見,總之先給予回應再說。

「這樣啊......看來我沒有白費工夫。」對方又發出了一句話。男孩頓時提起勇氣問道:「你、你是誰?」

然而對方拒絕了他的問題。「你不必知道。」與此同時,那高大的人從身後取出了一對鋒利的短刀並緩緩舉起右手。「因為你即將......」

當刀刃到達最高點時,男孩馬上理解了自己的處境,但為時已晚。他想逃,但沒有力氣;他想爭取時間,但對方已經做好準備,不留給自己任何的猶豫。像是確認了男孩眼中的恐懼一般,高大的裝甲人沒有說出多餘的話語,同時揮下了右手的武器。

















「即將......死在這裡。」
















男孩緊閉雙眼,彷彿接受了命運安排一般——
---------------------------------------------------------------------------
「呼啊!」

伴隨著一聲驚叫,少年滿身冷汗地從床上彈起。「哈啊......哈......又是那個夢啊......」

一手緊抓著面部,少年逐漸從恐懼中舒緩。「每次只要做起夢來,都會連結到那一天發生的事......真討厭。」伴隨著鬧鐘的突然響起,少年才意識到自己竟比預設的起床時間還要早起。他轉頭望向床頭的電子鬧鐘。





2018年6月17日  06:45AM





在簡單地梳洗以及換裝之後,少年走下樓梯來到餐廳,正好遇見了剛把早餐端上餐桌的叔父。「唷,莊吾早啊。今天也是很早起呢。」少年的叔父——常磐順一郎朗聲笑道。

「恩。」少年——常磐莊吾輕輕點頭。「本來想說早點起來可以幫叔父你做早餐的,但是不管怎麼早起,都沒辦法比叔父你早呢。」

「哎呀,作為一個長輩,要是比晚輩晚起那就太沒面子了。」順一郎一邊說著,一邊將仍在盤中滋滋作響的培根煎蛋放上桌。

「哈哈,可是我就是想要幫你嘛。要是我不比你早起,事情就全部都被你做完了。」莊吾拉開木椅坐下,拿起桌上的鐵叉叉起盤中的煎蛋一口咬下。

「那可不行。叔父我呀,為了曾經想要追尋的夢想,放棄了成家的想法。但是夢想沒能成功,家也沒建成,本該沒有子嗣的我如今有了你這個孩子,我就要彌補之前的遺憾把你照顧得好好的。」順一郎一臉滿意地看著莊吾吃著培根。「好吃嗎?」

「恩。好吃。」莊吾將最後一片培根下肚。「說得好像我是撿來的一樣。」

「某層意義上,就跟撿來的沒兩樣——」順一郎本抱持著玩笑的心情說出的話,在他瞥見莊吾看似平淡實則隱含傷感的神情時便打住了。「抱歉,莊吾。」

莊吾輕輕搖頭,「沒事,不用介意。」說完便端起空盤放入他身後廚房內的水槽裡。「上課快遲到了,麻煩你幫我清一下。」「恩。」






拉開木製的拉門,莊吾牽起了放在「九時五時堂」落第招牌旁的自行車,一邊向屋內的叔父告別一邊跨上自行車緩緩向著學校前進。

目送莊吾出門後的叔父原本僵硬的笑臉一下子垮了下來。「如果沒有發生那場事故,你就不會失去父母,也不會到我這邊了吧......」


















第一刻        魔王降臨之刻





我是常磐莊吾,2000年出生,今年是18歲。

我只是名普通的男子高中三年級生。現在居住在叔父●常磐順一郎所開設的鐘錶店●九時五時堂,這裡距離我所就讀的光之森高等學校相當遙遠,本來應該是要到附近的車站搭乘電車過去比較方便。

但是,因為我幼年的時候遭遇的事故,一旦我坐上電車就會莫名地暈眩或是想吐。為了避免給其他人造成麻煩,我選擇每天早起騎自行車穿過十數公里的路程—畢竟叔父也不能開車—在幾個月的調適之後,我已經大概可以抓到不會遲到的時限。

我的叔父常磐順一郎以前年輕時就是個機械狂,尤其以鐘錶為主的機械更是令他著迷,也因此他不顧家中反對毅然決然在城市的角落開了這家九時五時堂。本來他受到鐘錶的專家賞識準備出國大展身手,卻在不久後出了車禍,右手基本已經無法進行精密的操作,因此丟了出國的機會,也讓叔父他留下對開車的陰影。

在這時極度落魄的他,因為看見了他的哥哥——即我的父親一家發生了事故過世,而倖存下來的人是我時,他或許是出於家族的情義或是在熱情燃盡後想組家不成但看到了希望,他非常熱情地接下了扶養我的任務。

這11年以來,他無微不至地照顧我,像是把我當成自己親生的一樣在養。為了回報他這份無盡的養育之恩,我盡力保持著優秀的成績和良好的交際,讓他不必擔心我。而我平時也會盡量幫忙他一些雜事——儘管他總是喜歡在提起之前就通通做好不讓我幫忙。

本來以為我的一生都將在平凡中渡過。然而,這分平凡將在今天開始瓦解......













(教室中)

「各位同學坐好!今天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宣布。」一直以來都不太管制學生的班導師柴田今天卻一來就是喝令,看來真的是件重要的事。

待所有人坐好後,柴田輕咳兩聲清喉嚨。「咳咳。今天呢,有兩位轉學生要來我們的班級。」

「轉學生?」「是男的嗎?」「女的吧!看那柴田認真的神情,肯定是因為來了很正的女生。」

「咳咳,那邊的同學,請不要把我當成聾子。你說的話我都聽得見。」柴田只是眼神壓制了那位亂說話的男學生●細倉。「那麼事不宜遲,兩位同學!進來吧!」



頓時教室拉門「唰」地一聲被強硬地甩開。走進教室的是一對男女,男的全身的衣裝都是黑底紅線的搭配、如火焰一般中間寬大末端集束的黑髮、像細針般銳利的眼神緊緊盯著在場的所有人;女的則是一身純白連身洋裝、清純細緻的臉龐、烏黑秀麗的長髮滑順地垂到腰間、還有與純白相互搭配後更顯性感的黑色長筒絲襪。

「那個......兩位自我介紹一下吧。」柴田在黑板上緩緩寫下兩個名字——「明光院  藝津」*和「明光院  月讀」。(*註:此處翻譯名採用自劇場版over quartzer中屏風上書寫的名字)

少女首先開口:「我是明光院月讀,請各位同學多多指教。」在少女彎腰鞠躬之時,教室內響起了不少口哨聲。

少年卻遲遲不開口,直到少女月讀用微微嘟起嘴的微怒表情瞪著他。「快呀,哥哥。換你了。」

「唉......明光院藝津,請多指教。」從那沒好氣地說話方式,我能深深地感受到他滿心的不悅。

「好,今天的重要事項宣布就這樣了。大家可以繼續了。」柴田立刻變回了平常的懶散模樣,教室內也慢慢地再次變得吵雜。在吵雜聲中,柴田湊近了兩位新同學的耳邊不知說了些甚麼,同時將視線投向我這邊。

藝津和月讀都緩緩向我這邊走過來,正當我以為要發生什麼事的時候,他們只是坐到了我兩側的空座位上。可惜,我以為會有甚麼特殊事件呢。不對,這又不是玩遊戲。

當我望向月讀的時候,她帶著微笑輕輕點頭向我打招呼。「你好。」「你好。」當我轉頭看向藝津時,他卻一副愛理不理的樣子,彷彿這世間的一切都跟他有仇一樣。「呃......你好?」我親切的打招呼卻只換來他一聲沒好氣的「哼」。

「抱歉......他是和我同年的哥哥,最近家裡發生了一些不好的事令他有些煩心......還請你多多包涵。」月讀微微一笑,舉手投足之間都散發著一股溫和的千金大小姐氣息。「沒關係的,我不介意。」我亦回以微笑。





加入新同學的新鮮感僅撐過半天,就被大家一如往常的日常給沖淡掉了。月讀很快地就和班上的女生們打成一片,藝津則還是一副愛理不理的模樣,不只是我,就連其他人來都得不到他的友善回應。他也只回應月讀的問話而已。

午休時分,我和多年的至交好友——雄介一同走進人滿為患的學校食堂。

「嘿,莊吾。」

「怎麼了?」

「你覺得那個新來的女生怎麼樣?」

「什麼怎麼樣?」

「身材啊臉蛋啊氣質啊什麼的,有沒有什麼感覺?」

「恩......沒有。」

「......我想也是。畢竟莊吾從小到大都只對"成王"有興趣嘛,區區女人一點關心都沒有。」

「哪有......而且成王什麼的,從我上高中後就沒這回事啦。」

「哈哈。」

雄介和我從小學就相識,以前的我確實對當"王"這件事十分執著,但是上了高中之後我就體會到現實的殘酷和沉重,也就沒有像小時候一樣把成王掛在嘴邊。

「我倒是覺得她真的很不錯。長得很清純、身材也恰到好處,更重要的是她平易近人,這點我覺得最重要了。不過缺點也是在這上面,平易近人的性格容易讓許多奇怪的傢伙勾搭上。」雄介一邊端著剛盛裝完的餐盤一邊大肆評論著。

「是嗎......?」我是不懂這個啦。

「然後啊——」雄介的話才說到一半卻戛然而止,表情也變得驚訝。

我騰出一隻手在他的眼前揮動。「喂,雄介?」只見雄介不發一語地伸出右手指向前方,我轉頭一看——一個身軀半紅半藍、樣貌扭曲變形的人形怪物佇立在食堂門前。「那是.....什麼!?」

那怪物大吼一聲,「WRRRRRRR!!」食堂裡的人望見怪物全都大聲尖叫並慌張地往裡面竄躲。「怪、怪物!」「有怪物啊!」



這是......什麼情況?正當我試圖理解的時候,一紅一白的身影從旁竄出——是藝津跟月讀。「這裡交給我......!月讀,快點去疏散人群!」

月讀點點頭,隨即用她纖細的小手輕輕點了我和雄介的肩頭。「走吧!這裡交給藝津。」

看著那扭曲的怪人,我的腦袋就開始疼痛起來,像是被人拿起來當抹布擰一樣。我只得抱著頭試緩解疼痛,盡力地向後退去。瞥了一眼側面已經沒有人影,估計雄介已經順利離開了。



藝津和怪人面對面對峙著,隨後藝津從身後的包包中取出了一塊奇異的物體,並將它至於腰間。隨即藝津的腰部就被一條腰帶扣住。怪人突然猛地衝上來,藝津卻不慌不忙地將左手的袖口拉起,手臂上是一個特殊的手甲,上頭放著兩塊貌似錶頭的物品。

他將其中一塊錶頭取下,是一塊紅色的錶頭。用拇指在單手的情況下將錶頭的錶面旋轉。接著他按下錶冠,錶頭發出了電子音:「GEIZ!」再將錶頭裝上腰間物體的右側插槽上,並用拳頭用力地敲擊腰間物體的正中央,估計也是剛才一瞬間看到的,物體上方的大錶冠。

那物體微微向右傾斜,藝津的背後出現了一個巨大的錶盤。此時怪人已經沖上來要攻擊藝津,只見他毫不猶豫地側身閃過了怪人的攻擊並抬起腿以踢擊還擊。怪人被踢倒在地,藝津則以雙手在空中畫圓,最後落在反側的腰間物體兩側上。
















「變身!」
















宏亮的聲音響徹食堂內,而藝津也拉開雙手使腰間的物體快速旋轉。當它轉過一圈回到原來位置時,響起了另外一串電子音。「Rider Time!」

隨後藝津身後的大錶盤噴出了幾個黃色的字體,而錶盤本身瞬間拆散成無數的小零件並組裝在藝津的身上,使得藝津變成了身穿紅色皮衣、頭戴黑色頭盔的模樣。「Kamen Rider GEIZ!」最後的電子音喊完,黃色的字體竟鑲嵌在藝津的頭盔上。

藝津隨即衝上前和剛起身的怪人扭打成一團。我的頭痛也稍稍得到一點舒緩。此時月讀驚恐地跑過來。「你怎麼還在這裡?沒事吧?」

「沒事。是說藝津的那個模樣是......?」我對月讀發出這個疑問,不知能否從她身上知道一點內幕。然而月讀像是刻意避開這個問題一樣,直接將我扶起並向後退。但是我的好奇心頓時滿溢出來,我趁著月讀不注意的時候偷偷溜出食堂,儘管馬上就被聽到其他人驚呼聲的月讀發現,但我仍舊跑到了將戰場拉到戶外寬闊地區的藝津那邊。











現在在操場上活動的,不是朝氣滿滿的學生,也不是午後前來悠閒活動身體的老人,而是一個紅色的蒙面人和一個長相扭曲的怪人在打架。你一拳、我一腿,兩方的交手互不停歇,儘管藝津數度將怪人打倒在地,但是對方卻始終不肯認輸一再爬起向藝津發起挑戰。

將這場戰鬥記在心中的我,絲毫沒有對這樣的景象產生違和感。只見藝津似乎是已不耐煩,他再度按下錶盤的錶冠,再敲打腰間的大錶冠讓物體傾斜。旋轉一圈之後,怪人的跟前出現了一排黃色的「きっく(kick)」字樣,一路延伸到藝津頭頂的位置。

藝津縱身一躍,跳到字樣的起頭處,並伸出右腳使腳底與文字契合,讓他沿著那一排字向怪人快速飛去,在踢中對方身軀的同時產生了大量的火花。



「Time Burst!」



隨著電子音的宣讀,藝津整個人穿過了怪人的身體,在它身上留下一個莫大的傷口。怪人還沒能喊出最後的悲鳴,便在倒地的同時產生莫大的爆炸,激起了不少的煙塵。

真的好厲害。當下的我心中只有這麼一句話能夠形容現在的感觸。藝津旋即解除了變身離開操場,然而在他身後的煙塵裡,我看見了——那帶有些許瘋狂的扭曲身影。它還沒死。

「藝津!它還沒掛!」我對著藝津大喊,他立即轉身閃過了第一次攻擊卻被怪人迅速撲倒在地。怪人提起右手,且右手手掌旋轉形成一個黃色的鑽頭,一邊使其旋轉一邊緩緩靠近藝津的臉。「等一下!」我下意識地往他們跑過去,即使知道普通的自己根本不可能打贏如此超越常識的對手,但是......我已經,不想要再失去身邊的任何一個人了!

敵人的攻擊依舊沒有停止,藝津的手也被怪人壓制不能變身。然而我與他們的距離仍然相當遙遠,即便我趕到了,藝津也不知道被怪人刺穿多少次了。但是,我仍然相信會有奇蹟——














「快住手——!」
















我閉起雙眼大喊,或許是害怕看見藝津被摧殘的一瞬間吧。

但是,奇怪的事情發生了。

當我再度睜開雙眼時,眼前的一切彷彿被凍結了一般,無論是怪人、藝津,還是身後急忙趕來的月讀,甚至空中的飛鳥也都毫無動靜。

我好像來到了另外一個空間一樣。「這是......!?」

同時,一隻從未見過的右手搭住了我的左肩,我驚訝地跳開並轉頭回望,一名身穿奇裝異服、以圍巾包覆住面容的少年出現在我身後。「你是誰!」

少年的嘴角微微上揚。「不需要驚恐。我的名字是沃茲,我是和您站在同一邊的。」

「同一邊?」

「沒錯。」少年沃茲繼續說著,同時右手不知何時多出了一本書。書的封面有著數個大小不一的齒輪相互連接著,帶著一點古典的機械風格。上頭的標題處寫著"逢魔降臨曆"。他打開了書,有模有樣地開始宣讀:「這本書上寫著,偉大的魔王"逢魔Zi-O"將會在此時此刻誕生,其身分為——少年"常磐莊吾"。」

「逢魔......Zi-O?魔王?」面對令人一頭霧水的發言,我稍稍有些跟不上。「你在說什麼?」

「我的意思就是......」沃茲闔上了書籍。「從今天起,您就是我的魔王陛下。」

他在我的面前單膝下跪,畢恭畢敬的模樣讓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此時他又開口:「魔王陛下,您現在不是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先解決嗎?」

對了!藝津——我還要救他!我轉身跑到兩人身邊,並對著怪人就是一腳。但是這一腳下去不但沒有效果,反倒是我的腳傳來的陣陣的疼痛。痛死了!

沃茲噗哧一笑,「魔王陛下,您難道是想要以肉身抵抗未知的敵人嗎?」

「我才不是什麼魔王。我只是......想要救我身邊的人而已啊!」我一邊說著一邊繼續出力攻擊,可惜都沒有什麼效果。只換來了一堆痛楚。

「魔王陛下,關於此事,我有一個解決辦法。」沃茲此話一出,立刻激起我的希望。「真的嗎?」儘管半信半疑,但是至少先聽過再決定要不要相信他。

只見他略帶神秘地微笑著。「只是這個辦法,您必須成為魔王,也會招來藝津的反目成仇。即使這樣,您也要試嗎?」

會招來......反目成仇嗎?但是,比起被恩將仇報,我更希望自己能夠拯救他人,即便犧牲自己。「快告訴我,就算成為魔王我也在所不惜!」



「好的。」沃茲從大衣中取出了一個和先前藝津拿出來變身的物體一模一樣的裝備。「這是時空驅動器,是您用以變身和敵人相互抗衡的關鍵之一。」他低下頭並將雙手捧著的時空驅動器抬高到我面前。

我伸手拿起之後,沃茲補了一句:「使用方法的話,我想您已經知道了。」

我想起還在食堂裡時發生的事,我確實是已經知道了。知道我知曉使用方法的沃茲,到底是何方神聖?

隨後沃茲便起身向後退不再說話。面對他奇怪的行動,我產生了更多的不解。「恩?然後呢?不是還有一個錶盤什麼的嗎?」

「您專屬的錶盤......早就已經在您身上了。」沃茲微笑著說。此時,我的胸膛處發出了強烈的光芒,我將那樣東西取出來——是我小時候父母作為護身符送給我的懷錶。因為它的繩子夠長,所以我一直把它當作吊墜掛在胸前。如今它的吊繩脫落,錶面逐漸增厚。

最後,在我手中的已不是那個懷錶,而是一塊白面黑底的大錶頭。錶面上有兩處挖空,分別標示著"カメン(假面)"和"2018";剩下的部分則是一張缺少雙眼、向左旋轉了90度的臉龐。

為什麼普通的懷錶會變成機械錶盤、為什麼一切會瞬間停住,這些事情我已經都不再去思考了。現在最重要的便是拯救藝津!

我模仿藝津先前的步驟將驅動器至於腰間,並單手轉動錶盤。錶面上出現了一張眼部寫著"ライダー(騎士)"字樣的臉。我按下錶冠,一個同樣圖案的投影出現在錶盤之上,同時從內部發出一道電子音宣讀著:「Zi-O!」

隨後將錶盤裝上右側的插槽,再以左手按下驅動器上的大錶冠解除鎖定。想起藝津變身時身後的巨大黑色錶面,我轉過頭一看,果然不同的變身會有不一樣的效果。在我的身後,是一面只有指針、邊緣和刻度的巨大透明機械錶面,時針和分針向著兩個不同方向旋轉。

正當我還在思考該用什麼動作之時,我的身體卻先一步動了起來。先是右手向左伸出,隨後往頭頂畫出一個大半圓,同時左手也跟著繞過頭頂。右手放在腰間,而左手以爪的姿態放到右側,最後左手手腕一轉。















「變身!」















----------------------------------------------------
若不是莊吾那小子的提醒,或許我就要直接被殺死了。

然而現在的狀況也沒有比較好。被沉重的怪人騎在身上,雙手都被壓住搆不到驅動器跟錶頭,還要被鑽頭伺候。我從來沒聽說過有這樣的物種存在過,貌似也是我們回到這裡之後才出現的,難道是他的手下嗎!?

看起來和那座雕像上的其中一座很像,但是又有一點差別。難道是!?

當鑽頭已經抵上臉頰之時,我就知道自己大致上已經完蛋了。但是這個時候,突然飛來的幾個粉紅色物體打中了怪人擊飛了它。不明所以的我轉頭一看——本來正跑向我的莊吾的身影已經蕩然無存,只剩下另一個熟眼的造型出現在空地上。

「Kamen Rider Zi-O!」隨著電子音的宣讀,還有飛回去鑲嵌在臉上的文字,我終於知道眼前的傢伙是誰了——

「你這傢伙......竟然是Zi-O......!」



他那令人憎惡的身影邊走出了另外一個渾蛋,宣讀起不要臉的台詞。
















「祝賀吧!繼承了全騎士的力量,穿越時空、通曉過去與未來的時之王者。其名為假面騎士Zi-O。現在正是他誕生的瞬間!」




第一刻    待續
------------------------------------------------------------------------------
下回預告

「你就是......逢魔Zi-O嗎!」

「我們以外的家人、朋友......全部都被逢魔Zi-O殺死了。」

「你們是從2068年來的!?」

「雖然和你無冤無仇,但為了我們逝去的家人、夥伴,你必須去死!」

「對你們而言2068是現在,但是對我而言還是可以改變的未來啊!你們來到這個地方,不就是為了改變未來嗎?除了殺死我以外,不是還有一個辦法可以改變嗎?」

「你們來協助我,不讓我走上魔王之路就好啦!」

「如果我最後真的成了魔王......就殺了我吧。」

「那個怪人是假面騎士!?」

「只有原騎士的力量能夠打倒異類騎士嗎......」

「你就用這股力量......去開創未來吧!」

「勝利的法則......已經確立了!」



第二刻    物理學家之刻    敬請期待
-------------------------------------------------------------------------
後記:
本來是打算做第三人稱描寫的
但是不知為何寫一寫就變成第一人稱了
下一篇應該就會改成第三人稱
還請各位多多包涵與指教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66031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4 篇留言

亞爾斯特
感覺不錯,好好加油吧

01-21 19:14

亞爾斯特
不過真想不到這個時空的莊吾居然會是這樣,可以好好的期待

01-21 19:14

葉鋒
加油!!!!!

01-22 23:33

Tempest759
挺喜歡這種逐步交待設定的敘事方式, GP鼓勵!

01-24 01:2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喜歡★jetjeng121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二次創作】假面騎士Zi...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hensen1997場外那些噁爛的東西
噁心 噁心啊!!!!!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2:5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