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7 GP

[達人專欄] 【寒假特別企劃】水豚聖杯初賽-煉金少女蘇菲vs機神傑拉德

作者:有川優理│2020-01-21 13:10:19│贊助:34│人氣:152

  蘇菲vs傑拉德

叛徒模樣的裁縫師

  柴油的火車頭拉著幾節車廂不斷邁進,毫無生氣的橘色車燈點亮著黑暗的隧道。這輛神祕的無人列車顯然不懂什麼是休息,它在這昏暗的地方工作已不知多少年月。車身滿是剝落的鍍層,而那無數赤紅的鏽跡就像是血淚一般留在金屬的表面。

  車廂內理所當然是搖搖晃晃。

  在行駛中的車輛作業可說非常困難,更不用說是需要精密操作的藥品調製了。只要手誤不小心把配方比例弄錯,整個過程就必須要重來了。不過沒問題,搖晃可並不會難倒立志成為頂級煉金士的蘇菲。
 
  畢竟在火車上調製藥品並不是第一次!
 
  「還差一點!就差一點了!」蘇菲興奮的喊道。試瓶裡的液體正在不間斷地搖晃中變色。情況如果完美的話,一瓶黃色無雜質的活性藥水馬上就會完成了。

  可蘇菲的時間顯然不多了。
 
  約莫是在後兩節車廂的位置,一個身影突然就跳上了車。傑拉德落在車頂時,甚至還在上面撞出一個輕微的凹痕。
 
  「怎麼快就來了嗎?」蘇菲大大吸口氣,她不慌不忙的用注射器抽起藥水。接著蘇菲捲起袖口,並且目不轉睛地盯著自己白皙的手臂,「沒時間等藥水生效了,直接注射進去吧!」

  同時間,傑拉德將手按在刀上。只見烏漆抹黑之際閃過幾道光跡,車頂竟然就被完美地劃上一個圓。也許是刀的速度非常的快,與金屬車頂摩擦過的高溫,讓痕跡留下了淡淡的餘光。

  傑拉德顯然不在乎方才弄出的巨大聲響,他抬起腿,直接就朝砍出圓的地方用力踩下。他非常輕鬆進了車廂,好像這種事情是家常便飯。

  他當然知道,對手不在這節車廂。本來他還期待對方會在這裡搞些驚喜,但顯然什麼事情也沒發生。傑拉德哼了一聲,然後看向一旁的窗子。黑色的窗戶上映出了灰色的短髮,那對空洞的眼就這樣直接與傑拉德對望。
 
  突然,無眼神的臉露出一些猙獰,他似乎在因為什麼原因而有些焦急。傑拉德搖搖頭,盡快把這些多餘的思緒丟開。
 
  他繼續往前,嘴裡開始碎碎念:「就讓我看看,這場『戰爭』的最末……」
 
  即使入場發出的聲響很顯眼,可一進入了車廂,傑拉德走路就跟貓一樣地安靜無聲。也許這是他的本能。又或許他是想要藉此引出對手?
 
  但也有可能對方早就逃跑了。
 
  不,沒有。他感覺得到對手正在摩拳擦掌。傑拉德很清楚。對手太幼嫩,完全止不住自己興奮的情緒。當然這也不過是毫無根據的猜測,在體內機械分析的數據前,這些都是沒意義的情報,但是傑拉德就是可以感覺到這種飄渺的東西。
  
  恐懼。興奮。嗜血。甚至是看到同伴的釋懷,以及看到同伴突然刀刃相向的錯愕。就算自己的情感被奪去了,就算自己的靈魂被無機物占據了,他依然對這些感覺很敏銳。
  
  在各色思緒的風暴中,以獵鷹般的清晰意志前進。

  這就是傑拉德現在的感受。
 
 
  「嗚!」蘇菲放開了針筒。黃色的藥水很快就融入了血液。紅血球變得貪婪,蘇菲比以往都還要渴望呼吸,甚至是葡萄糖。她的鮮血正在奔馳,甚至十分瘋狂地吸乾肺裡的所有氧氣與乙太。
 
  「來吧!」蘇菲調整好姿勢,隨即握好權杖,「雖然我不認識你,但替你準備的大禮會好好招待你的!」
 
  手起刀落,傑拉德出手才不過一轉眼,連結於車廂間的車門板就這樣被切碎了。他為何不直接開門?傑拉德機靈地往後退開,門後原來藏有機關,只要他用『正常』的方式拉開門就會立即引爆……雖然門被切開後也同樣爆炸了。
 
  傑拉德喃喃了一句話:「竟然在行駛中的列車裡搞這些機關。第一次看過這麼不要命的人。是腦子被敲壞了,還是恐怖份子出身的?」
 
  才一走進車廂,傑拉德就發覺不對。空氣中瀰漫著異樣的氣味,淡淡的焦油味。當然還有無數條細如蜘蛛絲的線。
 
  「陷阱嗎?」傑拉德隨即用眼快速掃過一遍:「果然啊。每條線都勾在某種金屬貼片上。是炸彈吧?」

  「呵,好久沒這樣子過了。單純解陷阱什麼的……」傑拉德突然眼神驟變。他的瞳孔收縮了起來,顏色逐漸泛出藍光。
 
  傑拉德再度拔刀。在他腦中,放射出多個可選的軌道,可以快速並同時在爆炸前將所有炸藥的火花切斷。加速過的體感時間。加速過的身體速度。然後是透過演算法計算出的刀路、爆炸衝擊波的亂數……所有參數都在這名傑拉德身上一氣呵成。
 
  他腳一出力,身體便成了一道黑影般的閃電在車廂內左右折返。
 
  「很順利,就跟計算的一樣。」
  
  砰!
 
  可一個突然炸開的衝擊波讓傑拉德措手不及。他雖然很本能地用手臂防禦頭部,但還是被炸到車廂的角落。傑拉德一時沒有反應過來,因為緊接著又是一個爆炸,就近在身旁,他只能靠著翻滾來緩解突來的衝擊。
 
  「怎麼回事?」傑拉德爬起,他的手依然緊握著刀。他想一會,馬上就明白:「原來如此。原來如此,故意放幾個靠近就會誘爆的空雷啊。大意了。真是大意了。」
 
  他並不是忘了在軍中的經歷。只是,他沒想過對方即使不是軍人也有這資源可以搞出這些機關。傑拉德心想,如果這是非常熟練的殺手,那方才的小意外恐怕早已釀成大災。

  「啊呀。」不得不慎,不然一不小心恐怕就斷手斷腳了。
  
  
  傑拉德再度一刀切碎車廂間的連結門。如他所料,這扇門一樣有機關,只是這次的方向不一樣。他有些訝然,但還是很快踩過突然結冰的地面向前。
 
  對手就在這節車廂之後了。顯然對方也是有準備的,因為接著迎面而來的是無數的小型飛彈。就在傑拉德抽刀要斬斷這些玩具時,他突然感到四肢無力,不慎因此跪倒在地。
 
  「竟然是電磁力場?」傑拉德有些訝異的看著插在地上的小玩具,翠綠色的晶體一一爆開了數道傘狀電磁場……這顯然是專門用來對付機械敵人的武器!
 
  「不過!這是沒用的!」傑拉德一喊,就像是切開一件絲綢般,用手上的刀刃一舉切開電磁場。他趕緊拍掉身上的灰塵,將刀收回鞘裡:「作為一名機器,以為我會沒有準備嗎?」

  蘇菲不斷地喘氣,聲音變近了。她明白的,對方很輕鬆地就通過了自己設計的機關。不論是埋藏在門後的炸彈,還是勾著絲線的炸彈,甚至雷屬性與冰屬性的炸彈,對方通通都不當一回事。
 
  「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她只覺得腦袋暈眩,滿臉發燙。是活性藥水的效果太強了嗎?就像是喝了高濃度的烈酒一樣,蘇菲開始想吐。
 
  「要開始了!要開始了!」蘇菲幾乎語無倫次。但就在面前的連結門被切開的那一剎那,她突然大喊:「看我先制發人!」
 
  蘇菲握緊權杖發出號令,擺放在周遭的無數炸彈也幾乎同時起火飛出。
 
  「真是熱情的見面禮啊!」灰髮傑拉德刀身一出。只見空中出現幾道連蘇菲都幾乎難以捕捉的軌跡。炸藥引線的火花竟在這連一秒不到的時刻中,全數被傑拉德的刀法切下。
 
  就像是在表演魔術一樣!蘇菲近乎腦袋空白的看著這幕。傑拉德將刀身水平的懸於兩人之間,而沿著那美麗的弧線上,就是一排還有餘火的線頭!
  

  傑拉德冷漠的眼神與蘇菲對望。一瞬,傑拉德手上握的刀感到遲疑。但他隨之搖搖頭。不過是素昧平生的陌生人,身為戰士頂多就是給個不見血也感不到痛的一刀,這樣子就好。
 
  堅定了心神後,傑拉德衝出。他沒有完全替自己的動作加速到極限,他甚至認為自己還不需要這麼做。因為陣腳以亂的對方在這距離根本反應不來。
 
  鏘!
 
  傑拉德驚訝的就是這一幕,對方竟然接下了這一刀。
 
  好幾次,金屬的碰撞聲此起彼落。傑拉德確信了,即使看上去動作根本是外行,但對方完全可以與傑拉德第一階段加速的刀法過招。
 
  「轟!」下一秒傑拉德更驚訝。要不是他及時跳開,肯定就會遭殃。這個女孩竟然在她面前壓縮空氣,然後點燃引爆。且以剛才近近離爆炸的程度來看,一般人非死即傷。就算身上有機械的成分,也不得不慎。只要眼睛或肢體某部分被炸爛,那也是很麻煩的。
 
  然而在這場爆炸,女孩甚至毫髮無傷。
 
  「莫非是起爆的能力者?」傑拉德思索著記憶。他遇過這類的能力者,但像這樣使用能力的話,下場幾乎是炸斷手腳的結局。
 
  啊啊,從未有過眼前這例子。
 
  傑拉德笑了起來。
 
  蘇菲緊張的拉開距離:「笑什麼?有什麼好笑?」
  
  「妳讓我倍感驚喜。但這也意味著我要稍微認真了。」傑拉德語落,便開始對自己的行為進行了下一階段的加速。「好好保護自己的小腦袋吧。」
 
  「好……好快!」蘇菲先是被動接了幾招,但很快她就發現,自己幾乎跟不上那速度了。這樣下去,她就要被砍了!
 
  就在刀尖非常巧妙擦過鼻間的同時,蘇菲眼角的淚水都飛了出來。
 
  接著蘇菲開始處於被動,一路往後退。她不再有時間臨時製造出爆炸,也沒那空餘拿出背後的銃杖。

 
  隨著對方步步進逼,蘇菲只感到肺是異常地疼痛。活性化藥水的效果並非毫無副作用,而且時間經過,效果也會逐步減半。

  最慘的莫過於見面時的轟炸式彈幕被對方一眼識破了。蘇菲沒想到,對方竟然就像是怪物一樣,只憑刀技就切掉了所有炸彈的種火。

  而錯過先機的蘇菲只能寄宿於最後的安排了。
 
  「我知道妳在想什麼。」傑拉德一刀砍下,蘇菲被迫用手擋住頭部。她吃痛地按住了手臂。對方完全是認真的,那一刀是真得要殺.了.她。
 
  「妳的眼神,顯然在寄望某樣東西。」傑拉德上前,兩手握刀,作出一刀砍下的姿態:「那麼,就讓我斬斷那樣的希望吧。」

  一刀落下前,傑拉德才驚覺不對。
  
  整片車廂竟在此時全部發出強光。傑拉德一時間無法適應光線的變化,只能用手遮住雙眼往後拉開距離。
 
  「哈!這全部都是我替你準備的禮物喔~」蘇菲揮起權杖,用力敲在地面上。清脆響亮的一聲迴盪。突然,整個車箱的強光變成了密密麻麻的發光圖紋。
 
  「休想!」傑拉德的反應非常快。他很快鑽入蘇菲的死角刀指對方的要所。
 
  可他並沒有砍到實體的感覺。傑拉德這才忽然驚覺事情不對。他的周遭漂浮著無數粉末。在無意間,傑拉德也將體感加速到下一階段。而這時他的視線注意到了,一隻由火焰組成的飛蛾悄悄落在了刀刃上。

  周遭螢光般的粉末就好像是這隻飛蛾振翅留下的鱗粉。
 
  「轟砰——!」

  緊隨的是一場爆炸。整節車箱甚至當場被炸出了大洞。其聲音之大,甚至傳遍整個地下鐵。不,恐怕連整座島都能聽得到這場聲響。
 
  此時的蘇菲,就站在這場爆炸的中心。她身上披著一隻半透明的鳥類羽衣,一些被燒傷的皮膚紛紛落下,這結果反而讓原本的燒傷因此得到恢復。除此之外,地上還灑落著無數的試管殘骸。無數的紅色中和劑幫助蘇菲減輕了這場大爆炸,而不死鳥還削弱了活性藥水造成的痛苦。

  蘇菲走向傑拉德,而眼前男子的景象可說讓她震驚。她小心地拿起銃杖,將槍口瞄準了對方。這場爆炸並沒有確實解決對方。對方即使手臂歪了,臉上的仿真皮膚剝落了,依然還打算站在戰場上。

  但是爆炸顯然癱瘓了對手。傑拉德只是搖了幾下,便單膝跪在地上。他嘴巴顯然還在喃喃自語著,這乍看就像是壞掉的人偶。
 
  「切莫大意。」一個聲音在蘇菲腦子穿過。好一會她才意識到是對方的聲音。可對方即使幾乎無法動彈,他的手指依舊試圖扣在刀上。
 
  蘇菲解開了銃杖的死線模式:「再見了,不知道名字的男人……」
 
  傑拉德的眼神顯然沒有對焦在蘇菲身上。蘇菲帶上了護目鏡,藍白色的光芒毫無偏移地射向男子的心窩處。
 
  「抱歉了……▇▇▇▇▇▇▇▇,沒能到達你那……」
 
  蘇菲看著對方胸口的大窟窿。男子的手從刀柄滑落,這一幕也讓她放下了銃杖。男子身上已經沒有類似生命活動的靈氣場。或者應該說……男子的靈魂在被射穿胸膛後就消失了。
 
  但,機械有靈魂嗎?蘇菲不曉得。
 
  蘇菲搖頭。她不知道其它機械如何,但她明白。這個機器人有一個寂寞且冰冷的靈魂。鐵灰色與藏藍色的光芒……是軍人特有的氣場。

 
  而現在,眼前就只剩下一個精密的機械殘骸。
 
  蘇菲隨即給傑拉德放上一朵發著藍色光芒的花。她簡單的點了一小塊薰香後,並獻上一段祝福:「願這位靈魂能與乙太同在。」


  …


  下場預告:蟲王埃利刻vs艦偶雪芽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66007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7 篇留言

Tempest759
超強的蘿莉~

01-21 13:20

有川優理
外掛蘿01-21 16:15
雪芽
外掛蘿莉

01-21 14:12

有川優理
沒輟01-21 16:15
凌軒宇
恐怖分子jpg.

01-21 14:16

有川優理
太過分01-21 16:16
叛徒模樣的裁縫師
你今天要來點炸彈嗎?

01-21 14:49

有川優理
兔子炸彈01-21 16:16
絕怪
武裝少女(???

01-21 16:26

有川優理
沒輟01-21 22:26
pentel
每一篇都這麼精彩(文字攻擊

01-21 16:43

有川優理
都是大佬m(_ _)m01-21 22:26
白煌羽
辛苦啦(遞茶

01-21 18:44

有川優理
謝謝(喝

這兩天真的特別忙(軟爛01-21 22:2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7喜歡★yurineko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寒假特別... 後一篇:[達人專欄] 【寒假特別...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r26620972小說
世界所記載的文明僅八百多年。而這短短的這些年,人類透過"謎文"從石頭、泥土進步到鋼鐵、機械時代…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4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