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 GP

[達人專欄] 我有一個朋友,他霸凌過我。

作者:墳墓上的一根草│2020-01-21 06:57:11│贊助:10│人氣:180


我看著地圖上的藍色骷髏頭,以及敵方已經成為傳說的提示音,滿腔期盼化為烏有,不禁傻眼的說:

「欸你是低能兒喔!他都殘血你還可以被他反殺?」

「不是啊!他有閃現吼!」

「那你就不要追啊,送頭仔耶!」

「幹!他殘血耶!殘血叫我不要追,怎麼可能!?」

對方中氣十足的辯駁夾雜著一些電子音,穿過耳機傳入腦海。

「好好好,你追你追。」

我知道對方的脾氣,敷衍的回話,無奈地操控著滑鼠,為對方的角色補血。

又一次激烈的團戰,我方主堡被攻破,結束這一場遊戲。

「好啦,我要去洗澡了,掰掰。」

對方關遊戲的速度依舊雷厲風行,我還沒反應過來,語音頻道裡就只剩我一個人了。

「……掰掰。」

明知道他聽不到,我還是說出了道別。


我有一個朋友,他霸凌過我。

我做過一個夢,那就是死在這個朋友面前。

天空,地面,隱隱的失重感,在我眼中顛倒的,他的臉,轉瞬即逝。

人總是要向前看的,他做過什麼我也不再多說。

我沒想過我們會成為朋友,甚至是「很好的朋友」。能夠一起打遊戲,一起說幹話,一起半夜出去吃消夜,分享話題的每個論點,在我真的快支撐不下去時,想第一個求救的人也是他。

起床的時候我哭了。

因為在夢裡看見他的臉的時候,我好後悔。

我想不起來為什麼我要跳樓,也想不起他的表情,只記得他的臉像是水面上的倒影,明明一撥弄就會化為陣陣的水紋,消失無蹤,卻也因為這樣,使得我更想看清這張臉上每一個細微的變化。

可是,我為什麼要感到後悔?

負面情緒提高到了不可思議的地步,我回憶著與他的點點滴滴。

跟他成為朋友的每一天,我都會在與他相處時想到:他為什麼要跟我成為朋友?他要補償我?因為自己內心的愧疚?還是為了什麼可笑的理由?這樣想不應該嗎?為什麼我不能夠有這樣的想法?我因為他受過傷,他又跑來接近我,難道我這樣想錯了嗎?

國中的三年,對他來說可能透明如蟬翼,過了就過了,但對我來說,那些傷痕就像拿原子筆寫錯了字,卻使用橡皮擦來消除一樣,就算把紙擦皺了、擦破了,都不可能消失。

我何嘗不是沒有反抗過,但也許人與人之間就是這樣,只要還沒到最嚴重的地步,狠狠觸動了那條底線,就沒有人會當真。

我的吶喊如同兒戲,最終我沒能得到一句抱歉。對我的身心靈造成強烈打擊的人們,將這件事當成過往雲煙,在它們的生命裡,這件事造成的汙穢大概連蚊子血的程度都算不上。

他們不知道,從廁所結伴回來時,在籃球場揮灑汗水時,老師在台上講課時,在睡床上酣然入夢,好迎接充滿歡笑的明天時,有一個人像是腐爛屍體上緩緩蠕動的蛆,恨不得在黑夜裡,將他們一個個的身體全部溶解,吞吃入腹。

我不明白為什麼自己變成這樣,想著這些事的同時,還與這個霸凌過我的人保持友好關係。

有一次,我跟他一起出門去台中。在等紅綠燈時,有關於國中三年的話題不知從何而起,我凝望著他的側臉,不知自己該做何反應。這已經不是第一次聊到國中時的事了,我也不是很想一直緊抓著過去不放,所以就算心底刺痛,我仍微笑著與他分享過往還算正常的點滴。

我知道自己裝的還算成功,至少他沒發現,直到我半開玩笑地說出「我曾經也想殺光全班的人啊」,他因為笑而半瞇起的眼睛,突然瞪得好大。

看見他的反應,從這個話題開始後就壓抑的心,突然變了輕鬆許多,我發自內心的想笑。

不是只有我記得,那荒唐的三年,不是只有我記得。

有人記得……所以,那都是真的。

從我踏入那座校園,進到那個班級,挪動桌椅坐下後,就不是我做的惡夢,也不是一齣十分鐘的校園反思劇,而是真實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一場大災難。

我恨透了這個班級的所有人。

老師,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纖細敏感就是抗壓性低?不要放棄要活下去?那你為什麼不說人各有命,卑微如塵埃就是我的命?為什麼給我鼓勵,又突然對我袖手旁觀,讓我直接下地獄,坦然接受這一切不好嗎?

我以為我畢業了,終於解脫了。

我卻又和霸凌過我的人成為了朋友。

我不得不細想,這樣的一個人,是真心想要跟我成為朋友嗎?我們的地位是同等的?他真的不是想要繼續打擊我,或是想讓我成為他的僕人,才用這麼拙劣的謊言蒙蔽我的雙眼?

但是,如果他是真心的呢?我能這麼任性嗎?懷著最大的惡意去揣測他人,將信任踐踏在腳底下,對那些釋出的善意視而不見,我要變成這樣一個連自己都討厭的人嗎?

我不要,我拒絕。

也許我在很多年前就已經碎掉了,那個善良、能夠全心全意信任他人的我,早就碎在了那個卑微的角落。

但我也知道成為那種人會給周遭帶來多少痛苦,就算我生病了,腦海中會無法控制的胡思亂想,我依舊希望自己無堅不摧的同時,也能夠柔軟地善待每一個人。

臉上的淚痕已經乾了,我去廁所洗了把臉,回到臥室,一覺到天亮。


國中的同學辦了同學會,找我一起參加。

這次同學會讓我想起來了,那三年也不是那麼一無是處,我有幾個也曾對我伸出援手的同學,只不過他們在大團體的擠壓下,徹底沒了蹤跡,老師也不是從頭到尾沒幫過我,他也聯絡過家長來學校,但最後也沒什麼用就是了。

其實,我老是在騙自己,只不過是因為潛意識裡國中三年已經成為了痛苦的代名詞,我才會一感受到痛苦的情緒,就將自己放任在國中被霸凌的情境裡。

久而久之,這幾乎成了一種反射動作。

其實,我最耿耿於懷的,只不過是想看霸凌過我的人真切地體會到自己的過錯,向我道歉罷了。

這大概會成為我一輩子的遺憾吧。


「我覺得,你好像變了?」

他狐疑的看了我一眼,繼續說:

「變得……好像沒那麼憂鬱了?」

我微笑的看著他,「因為我突然想通了一些事情。」

「以前的我總是很矛盾,現在我終於知道是為什麼了。」

「因為你們以前霸凌過我。」

很單純的陳述句,我卻像把心中深藏多年的濁氣都吐了出來。

我一直沒有勇氣對他提起這些事情,今天卻順其自然地對他說了出來。

我將那個夢,以及那天晚上所想的,全都告訴了他。

他臉上的空白,莫名滑稽。

他遲疑地說:「……對不起。」

我微笑著,「再來一次,不夠誠懇。」

「真的對不起!」

我樂此不疲,「再來一次。」

「對不起!」

「再來一次。」

……

可能是因為我的表情一點都不嚴肅吧,我知道他已經有點不耐煩了,就此打住了這個話題。

雖然我知道,一直都知道,他並不曉得我曾傷的有多重,但我還是想讓他知道這些事情,告訴他當初的我有多憎恨一切,又是為了什麼選擇與他成為朋友。

如果不是因為這個夢,想必我現在還在庸人自擾。

我們之間,只不過少了一個等了很久的道歉。


「走啊,出門吃消夜。」







*作者碎念:

好久沒發文(脫帽

我的確有一個朋友,他霸凌過我(他有先道歉,超認真那種w
不過沒有做這種夢就是了

但是每次想不開還是負面的時候,第一個想到的都是他
所以腦洞大開(希望他不會生氣

文章內是我揣測如果真的有一個朋友,他霸凌過我,我要怎麼跟他相處呢?
可能光是跟他做朋友都是一種壓力了,因為光是看到他,提到他,都會想起不愉快的過往
我很努力不讓主角繼續墮落,就像曾經的我一樣,主角代表了一部份的我,有些事情是我真的遭遇過的,有些事情沒有
大概就這樣,掰掰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65990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 篇留言

竹子
我有個國中朋友,也霸凌過我,後來他跟我道歉,我原諒他了,現在還會聯繫也會出去玩

01-23 18:46

墳墓上的一根草
人之間的緣分就是如此奧妙呢!01-24 03:2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喜歡★A89090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高中作品... 後一篇:愛與感知。...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blackotori大家
這陣子小屋繪圖有更新,歡迎大家來小屋看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0:27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