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達人專欄] 《LF鬥士戰記》第五十六回-〈冰火女俠暫息風波〉

作者:雷剋司│小朋友齊打交 2│2020-01-20 22:50:18│贊助:6│人氣:142
「喀」一聲方落,此時還待在自己辦公室內的Magnet會長,把桌上那支電話的話筒放回原位後,將雙手抱胸,心想「這下有些難辦了」,又將眼神略往上瞟,歪頭沉思片刻,然而最終卻只是緊皺眉頭的同時還長嘆了一口氣…究竟何事讓這位公會的最高負責人看起來這般傷神煩惱?

約快半個時辰以前,位於羅伊爾皇宮的地下二樓監牢處,其中一間還正囚禁著三名女子的牢房,原本還正爆發一場激烈的女性爭執,其中那個外表冷酷但個性實則激烈的女冰俠Ladyice,此時她終於體認到如今跟自己被任命狙殺的對象一起被關在同一間牢房,遠比上司賦予執行任務的不幸落敗失手,還要更加令人顏面盡失又惱怒萬分。

理由源自那個原本被任命要她前去行刺的女火俠Kryan,比起她姊姊Kryma,平常也挺溫柔感性又活潑外向的她,背後著實要比一般人更有自己的個性、說話談吐方式也比Kryma要更加牙尖嘴利。這回不外乎便是那Ladyice又在跟Kryan引起一場口角衝突、唇槍舌戰,而且每一回合的結果,多半都是Ladyice實在爭不贏對方,偏偏Kryan又似乎不會輕易放過任何跟她吵架的對象,差點還讓Ladyice氣到快要昏倒,爾後還不是Kryma力勸妹妹要適可而止,才有些不甘情願的選擇作罷。

這一天,Kryan自己也覺得吵到都有點累了,直接背靠著牢房的牆壁休息。這無論是對Kryma還是Ladyice來說,可真算得上是一大『解脫』──有基於自己這個妹妹伶牙俐嘴又喋喋不休,原因竟是為了那輕佻無用的嘴皮勝利,而和人家吵來吵去,身為姊姊的Kryma自己都覺得丟臉。更別說已經快被這個紅髮小女生氣到吐血又兩眼發紅的Ladyice,若不是自己也被末端裝有大鐵球的鐵鍊銬住,否則把這個就淨愛跟她頂嘴的Kryan狠狠教訓一番,絕對是她當下最渴望想做的事。

然而這對Ladyice來說,此事自然也還不是她當前最關注的問題,有關前陣子她行刺指派目標的任務失敗一事,不曉得Belial大人是否已經得到報告?不,過了這麼一段時間,估計早就給他知道去了,殊也不知兩個星期後離開這間牢房,Belial大人又會再給她什麼懲罰也都是未知…

突然外頭響起一陣聲響,引起牢內三名女生的注意,撇頭往外看去,只見一名身穿深褐色的衣褲,搭配一套寶藍色鎧甲,背後繫著鐵灰色斗篷,兩肩各有一個雄獅與老鷹造型的飾物,一頭銀髮且臉上充滿歲月痕跡的男子出現在牢房門口──自KrymaKryan一見到那男子的出現,登時馬上就像遇到救星一般的充滿活力與精神,紛紛擠到牢房門口…

Griffin先生!能見到您真是太好了,怎麼樣?我們可以出去了嗎?」

看著那身上雖依舊帶著各種血污,眼神卻仍然十分明亮的Kryan,臉上充滿無限期盼的神情的模樣。身為皇族三巨頭的成員,同樣也以推翻Julian為首的魔皇軍為一大首要目標的Griffin,露出有些猶疑不決的表情,似乎正為到底該怎麼向她們姊妹倆開口而在苦思當中…而後Kryma也相當理性且態度沉穩又不失禮的開口詢問道:

「不好意思,請問Griffin先生跟其他大人們商量之後的情況如何?方便直接告訴我們嗎?」

此話方落,Griffin先望了Kryma一眼,撇頭又看Kryan仍舊相當期待結果為何。無奈之下也就語調委婉的予之答覆──

「是的,首先讓兩位火俠小姐久候真是抱歉,再來這是我跟其他人的商議結果──如果真要放妳們出來,有兩項附帶條件:第一個,妳們姊妹倆也必須先暫時留在咱們宮內,跟隨我們三巨頭一同監視魔皇軍的近期動態,為推翻當前暴政而作準備;第二個,要不就是我們必須得聯絡上和平公會的Magnet先生,請他那邊調派兩名會員過來和妳們交換位置,待替換人員到達,屆時才能讓妳們回去和平公會的本部。以上,讓妳們二者擇其一,事後會再行安排──」

聽完對方的回覆,姊妹倆相互對望一眼,首先Kryma認為只要能幫助她們離開這個臭氣薰天又著實挺讓人不好受的鬼地方,而皇族那邊若有需要任何協助,有基於自己當初和Bimons他們同行,最終目的也是要透過加入和平公會,為參加這場以推翻魔皇軍為主要目標的軍事行動而準備。針對於此,原則上她是義不容辭,尤其如果留在這裡就近觀察環境跟地形,往後對Bimons他們即將大舉進攻魔皇軍一事,想來也必定會有意想不到的幫助。

至於Kryan則有些不甘情願,第一她除了要徹底離開這間氣場實在讓她有夠難受的牢房,也正等著趕到和平公會和BotterAndromeda他們一夥人重逢,再有她始終仍期待可以快些見到她心目中有所崇拜的Bastato。真要說來,她個人比較傾向第二種選擇方案,但問題在於不曉得那兩個替換人員究竟何時才會前來幫助她們姊妹倆脫困…

兩姊妹私下討論了一番,無奈Kryma最終也辯不過Kryan,於是當下姊妹倆才共同決定採用第二種方案。得到回覆的Griffin首先點點頭,但也附加說明:如果選擇第一種方式,他現在便可直接放她們出來;然而如果要等和平公會派遣人員到達,估計也要再等上幾天才能讓她們離開牢房。因此又給她們一次機會仔細考慮。然而Kryan始終不改變主意,Kryma也只面帶苦笑的點頭附和。

「好吧,一切依妳們決定為主,過幾天等派遣人員到達再過來找妳們,讓妳們久候真的很抱歉。」

眼看對方執意堅持自己的選擇,這對Griffin來說也是沒有差別的,也就跟著點頭同意。在這之後,原本Griffin才要轉身離開,Kryan突然又馬上叫住他,待他突然露出一抹奇怪的神色,才見Kryan用手指著跟她們同房的Ladyice,問道:

「那個女的該怎麼辦?我覺得剛才我們所講的,她好像全都聽到的樣子,加上她又是替魔皇軍效力的那一方,再過一段時間,等到她也被放出去,屆時一定會四處放話,對我們大家肯定是極度不利。Griffin先生認為該怎麼處理?」

語落,Griffin照樣望了Kryan一眼,才又撇頭凝望那個還待在牢房裡,似乎也因聽到Kryan講的話,突然抬起頭並面露驚色的Ladyice,且看她那副表情宛若在說「你們究竟想幹什麼」一般的令她雙目圓睜、又有些略帶驚恐與警戒的神情,目不轉睛的望著他們三人…

Griffin看在眼裡,一來知曉她正是魔皇軍旗下的幹部之一,無奈這個長相看起來都挺有數分姿色的女人,如今竟會狠下心投效當今那個腐敗君王,也是件令人可惜之事。而Kryan的意思也很明顯,正因為對方必定是敵人的身份來的,要如何才能設法堵住她的嘴,以免他們的當前計劃徹底敗露、以致全盤失敗的可能,才有此一問。

為此,Griffin也是實屬兩頭為難,不知該作何決定,因為若是隨便對那女人就此做出任何不利於她的舉動,只怕在魔皇軍那邊也勢必會引來其他的風聲或糾紛,到頭來只會徒增更多麻煩和困擾而已。因此他露出十分困擾的表情,語氣微微的稱說關於這個問題請恕難奉告,同時也並非他們三巨頭能如此輕率作出決定的。

眼看連Griffin都無法作主,Kryan當下嘟著嘴、一副相當不是滋味的表情;Kryma也著實感到無奈,但也心想只要能出去就好,毋須再讓人家這般傷透腦筋,因此在她仍然語氣柔和的向Griffin道過謝,看Griffin也面露微笑的點過頭,才頭也不回的轉身退離地牢。

這場臨時小型會議結束,Kryan不禁長「吁」了一口氣,又背靠著牆壁,和Kryma綿延不休的討論這件事,順便又跟著討論該如何處置Ladyice時,才終於又引起Ladyice的注意──

「妳們這些臭丫頭打算怎麼對付老娘我?先說妳們最好別欺人太甚喔!」

「反正妳是專門前來追殺我的敵人來的,有必要對妳客氣嗎?否則為了防止妳去跟人家告密,待咱們脫身後,乾脆直接把妳殺了以絕後!也省得太多麻煩──」

Kryan毫無顧忌且語氣實為不佳的一語道畢後,登時眼神竟也露出一抹宛如烈火燃燒般的殺意,直盯著Ladyice不放,有如準備當場將她現宰了似的;對此Ladyice也忍無可忍,開口便道:

「妳…好吧…反正我想就算出的去,估計也是死路一條,那無論死在這裡還是死在外面,想來也是沒有差了。要殺要剮、悉隨尊便…」

面對這種消極、又有些不太像是她平常的為人作風才會出現的反應,無論是Kryan還是Kryma都有些感到震驚,前者原本那副極具殺氣的眼神,頓時馬上由茫然困惑所取代;後者則像是被引起什麼興趣似的,懷著一定的好奇心並問道:

「話說妳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究竟什麼原因,教妳甘願出賣靈魂,也要替魔皇軍賣命?」

「妳問這個想做什麼!知道了又有什麼用?」

面對Kryma的疑問,Ladyice又相當激動的厲聲大喊起來;而就在她的極大反應更差一點又要引得Kryan和她大吵一架,所幸這回Kryma及時勸退,便以委婉柔和的語氣回應道:

「妳不想說就算了,反正看妳確實都不實事求是,等於完全不曉得自己在做什麼,硬要強迫妳說出個什麼所以然來,或許也沒什麼意義…」

語畢,Kryan也「嗯嗯」了兩聲並頻頻點頭,完全贊同姊姊的意見,畢竟她也堅信以剛才對方那如此激動的反應論之,無非不過就是為了掩蓋事實、怕被人得知真相而惱羞成怒的結果。而Ladyice縱然還在氣頭上,但見比起那個聒噪又教她生氣的Kryan,眼前這個Kryma似乎也較具有其理智。過了一會兒,她才終於衝著Kryma開口問道:

「那老娘我也請問妳們吧,妳們又知道自己這一路下來在做什麼嗎?」

聽得對方的詢問,Kryan才正要開口回答,不料卻又被Kryma阻攔下來,且聽她從容不迫道:

「還用說嗎?自從Julian繼任為新王,成立魔皇軍並專司暴政、壓迫地方百姓,加上和平公會這類的地方單位創立,無異是為了討伐腐敗的國家政治。別說我們姊妹,與我們這些地方俠士皆志同道合的夥伴,如何不為自己的樂土與自由而起義奮戰?以上,正是我們願意對此作出貢獻的理由;那妳呢?連為何效忠Julian那暴君都講不出原因的妳,不如趁現在說說看,妳憑什麼阻礙咱們的去路?」

話說至此,Kryan雖無開口,卻以表情臉色代替言語幫腔,還不時的一邊點頭,一邊用手朝著Ladyice指指點點、比手畫腳;而面對Kryma僅一句話便言簡意賅的針對自己的問題作出答覆,Ladyice不禁傻了眼,然而在她而言,當初會落到今天這般田地,也確實不是沒有理由的。只差在她也開始在思考究竟有沒有必要和對方說而已…

「怎麼樣?妳到底說也不說?或是妳還在想到底該怎麼說比較好嗎?」

就在Ladyice逕自陷入一陣沉默無語,爾後Kryma也不忘追問了一番,連Kryan也都擺出有些不耐煩的神色,她才臉色有些勉強的開始敘述她的過去──

Ladyice自幼被父母遺棄,曾被一對婚嫁多年卻始終沒有小孩的夫婦收作養女。然而誰知自己那養父卻是個心性變態又貪圖美色的『惡狼』。在她才十五歲的那年,曾不幸遭到養父強暴以致懷孕,後續還被養母狠心趕出家門的慘痛經歷,連肚裡那還未出世的胎兒,自然也是遭到墮胎的命運。

至此已無所依靠、不知該何去何從的Ladyice,在偶然機緣下,碰巧給玄冰派的掌門發現因忍受多日飢餓的煎熬而不支倒地的Ladyice,便有將對方收作自己門徒的動機。對Ladyice而言,至今自己早已無明確去處,此時若有人見她可憐而欲作收留,自然也無任何理由拒絕對方的邀請。

然而似乎Ladyice也並非天生就是一塊武學的料子,門主所傳授給她的,對她而言,無非根本是一堆聽都聽不懂、著實無用的各種口訣,也始終未見有其真才實學的功夫可效法學習。直到她實在難以忍受現況,還跟自己的師父,包括跟師兄弟姊妹們發生嚴重爭執,最終不幸被逐出師門。

再度變得孤苦無依的Ladyice,在外流浪了約半年的時間,直到她不幸也被皇族以一百二十萬的價格懸賞通緝,後續被一名背後裝著蠍子尾巴的異變者Scorpion給捉來羅伊爾皇宮後,機緣使然,最終另外給一名自稱擅長操控冰屬性的女性異變者遇見,情況才開始稍有改觀──

當時那個名叫Chill的異變者,似乎因同情Ladyice的身世,同時以她個人主觀看法論之,進而認定她是個可造之材,才特別向上司請求准許釋放,並將之投入成為職業殺手的訓練。直到今天,LadyiceChill的適量從旁協助下,逐漸蛻變成擅長操控冰屬性、連心性也變得陰狠兇殘的刺客,也博得了隸屬四天王的Belial大人的賞識看好,更被徵召成為魔皇軍的旗下幹部。

冗長的故事說完,Ladyice也著實為自己那灰暗且悲痛的過去而深深嘆了一口氣,露出實則絕望的神情;Kryma見得這名曾經意欲前來刺殺自己妹妹的女冰俠,她的背景竟是如此令人心酸又坎坷,不禁也替她大為哀嘆;至於Kryan縱然也確實有些為Ladyice的身世感到憐憫,但畢竟有句話說『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她始終不會這麼輕易就此放過對方一般,又開始繼續說道:

「就算真是如此,然而在我看來,妳終究連自己的路都走偏了還尚且不知。更何況真的幫助魔皇軍一統天下也罷,我又好奇妳究竟能得到什麼好處?該不會妳自己都從沒想過這件事吧?」

「胡說!從小我爸媽就都不要我,連那個整日只會教我一堆毫無用處的東西的師父,到最後也都能狠心把我趕出來,更別說那些師兄和師姊們還串通起來圍剿、霸凌我。唯有魔皇軍願意提供我落腳處,還不是給予我此生最大恩惠者,何以我不能報答他們對我的恩情?」

「恩情?別淨會笑話人了好嗎?妳最好別說妳已經被人利用都不知道──雖然我也很好奇究竟何來所謂的篡奪皇室寶座的說法,可是萬一魔皇軍真把整塊艾爾埃夫大陸成功納入統治版圖,屆時無論到哪都毫無自由可言,更遑論在Julian來說,我相信你們這些費力替他撐腰的愚蠢傢伙,充其量都不過是他手裡的棋子而已,哪怕他徹底掌權之後,也絕不會跟包括妳在內的任何人分享這得來不易的權勢的!還是好好面對現實、別再替人家作白工了好嗎?這位傻大姐──」

正當Kryan剛說完,Ladyice還正想要繼續反駁,未知Kryma也趁勢直追,繼續不停的幫腔道:

「我妹說得很有道理,為了天下蒼生百姓,咱們勢必得拯救當前的國家局勢,如果妳還想活命,趁早回頭,相信還有翻身的機會。否則誠如妳所云,無論是死在這裡,還是死在外面,原則上是沒有分別的。而如果妳已經選擇就此放棄妳的人生,那就另當別論了。」

話說至此,原本還有話要說的Ladyice,竟然也開始有些微的動心,同時覺得Kryma所說的也並不無道理。然而她始終有所糾結的關鍵點,仍舊在於往後她究竟又該何去何從?針對此一問題,Kryan想也沒想就答說,可以考慮和她們一同前往和平公會,為抵制、討伐魔皇軍而貢獻心力。她的意見,連Kryma也都表以贊同,當然前提在對方若已明白回頭是岸的道理的話…

對此,Ladyice依然著重於要她從此叛出曾經願意收留自己的單位,還要與之作對,而不表以同意,甚至也因此有些不安。此番答覆,Kryma並不以為然,但Kryan馬上不客氣的又追加一句──

「請問這位傻大姐:反正既然都可能會死,妳要死在這間牢房?還是死在戰場上?若我是妳,我寧可選擇戰死,也不要在這裡等死!這樣妳懂嗎?」

就在她頗憤恨不平的罵完這句話,在Ladyice已經都為此變得目瞪口呆之際,Kryma又厲聲勸退了妹妹,隨後朝Ladyice補上最後一句「一切決定權在妳」,才和Kryan一起背靠著牆壁,同時再三嚴謹告誡Kryan,說是她們最終也沒有強迫對方的必要,終歸看她如何做出抉擇,來決定她會走上什麼道路。哪怕她的身世背景再怎麼值得令人同情,若她堅持一意孤行、甘願為虎作倀,自己也最好少去干涉為妙。

面對姊姊的意見,Kryan自也無話可說,畢竟往後如何才能順利逃脫這間地下間牢,才是當前最該有所關注的問題。另一方面來說,那個Ladyice當初還被那魔皇軍唆使前來暗殺自己,若不是自己也多少有些同情對方的過去,否則她就只等著看人家遭到應有的報應而已。說完後才又重重的「哼」了一聲,也不再理會Ladyice,略把頭靠在Kryma的肩膀上欲作休息狀…

看那姊妹倆靜靜的靠在牆上、甚至開始打起盹來,Ladyice露出一種不可思議的目光望著她們倆,尤其似乎還特別在意那個留著丈青長髮的Kryma,到底是個怎樣的女人。直到魔皇軍的女巫兵團之一的Jan,又帶了一盤腐臭敗壞、猶如廚餘般的飯菜跟一碗湯汁過來,一打開牢房門,照舊毫不客氣的一股腦兒全部拋灑在牢房地板上,使整間原本就潮濕且惡臭的牢房更加重濕氣且撲鼻難聞。

而這一切除了再度引起Kryma姊妹倆的注意,Ladyice也仍設法撇頭不去注視來者,最多只得到那名Jan一副鄙夷厭惡的目光,更不忘又衝著牢裡的三個女人一番口出惡言及侮辱謾罵,又把掉在地上一根鷄骨頭狠狠的故意踢到Ladyice的左手旁,爾後才用力關上房門,並匆匆離去…

面對那些骯髒且令人噁心想吐的所謂飯菜,KrymaKryan兩人依舊視若無睹;而Ladyice則不曉得想到了什麼,或者有因於什麼其他不為人知的緣由,眼下只見她把那一灘原本被Jan胡亂潑灑在地板上的湯汁,用手捧了一些起來,小心翼翼的將它淋在自己的鐵鍊手銬與腳銬上,動作十分的輕微,連那對姊妹倆也都無暇去注意她的動作。

「事情就是這樣,會長先生,如果要確保那兩位小姐安全無虞,恐怕還得麻煩您幫忙一下。」

「瞭解,且容老夫去作一番調查,看有否志願者。稍後再給您答覆,Griffin先生。」

就在電話那端傳來這最後一段話,Griffin也頗滿意的向對方道了一聲謝,才把話筒放回去。並直接一屁股坐在室內的矮凳上,深深喘了一口氣。

「啟稟Griffin大人,會長先生怎麼說?」

此時位於Griffin身後的,是一位身穿鐵灰色忍者服飾,腰間掛著兩把武士刀,有著海藻綠的交叉領口,留著中度褐色的長髮並綁著高馬尾,面貌著實挺年輕,有著一雙呈墨綠色瞳孔的眼眸,同時不失其英俊瀟灑韻味的男子。此時表情有些略微皺眉的他把雙手作揖,恭敬的在Griffin身後作出彎腰鞠躬樣,靜靜聆聽上司的吩咐。

Magnet先生會盡量找出合適人選來替換那兩位小姐,殊不知需要多久時間…」

「說來也真是的,那兩位女火俠…真不曉得她們在外面到底做了什麼,還讓BeetlehornBeetlestag那對兄弟倆給捉回來,真是…教人匪夷所思啊!」

「那兩個傢伙據說從以前開始,就是蟲影派掌門座前的兩大優秀子弟。若不是他們至今皆已投靠魔皇軍,還在Satan那傢伙的麾下做事,否則諒Lupus你也不會從此失去這兩位得力助手吧?」

「無妨!反正在下也曾在外頭結識過三位來自『獸影派』的忍者,就是Hawk先生他們。而且據在下所知,獸影派跟蟲影派,這兩大專門訓練忍者為主的派系,自百年來早就交惡甚久,不如趁這機會聯絡他們三個前來幫手,加上公會那邊也還有Rudolf先生在,在下就不相信咱們這群職業忍者聯手,還打不過那兩兄弟…」

「這樣真的好嗎?再怎麼說,他們兩個終究也是你的昔日…」

「昔日好友又怎麼樣?既然跑去當Julian跟四天王的走狗,處處跟咱們正統皇族人作對。如今對在下而言,他們不過只是待宰的叛徒罷了,只是目前還無人有辦法置他們於死地而已。必要之時,在下定會親手了結他們性命!」

似乎剛好說到激動處,被喚作Lupus的鐵灰服忍者,竟也不自覺的將他腰間的一把武士刀給大剌剌的抽了出來,同時握著刀柄的右手也逐漸越握越緊,可見當下Lupus對那身為過去的『昔日好友』的Beetlehorn兄弟倆,是如此的憤怒難抑,亦露出咬牙切齒的神情──

而自一聽得對方那把武士刀抽出時的「唰」一聲,Griffin這才面色凝重、態度沉穩的從矮凳上站起並轉過身來,眼看Lupus明顯氣憤難忍的模樣,不禁搖了搖頭,慢條斯理、語氣溫和的勸服道:

「咱們姑且忍了二十多年,一切都是為了準備迎接Louis王子和Lucy公主平安回宮、推翻當前暴政而鋪路,忍得這一時半刻又算得了什麼?記得凡事冷靜面對,莫要因小失大!」

「是的,在下失態了,還請大人見諒──」

說罷,這才見Lupus將那把武士刀重新插回刀鞘,並再次向Griffin深深作揖、表以歉意。

爾後Griffin以自己需要再去看望臥病的皇后陛下,並向她報告現況為由而先行離開;在目送上司離開後,Lupus對於自己所下的決定也說做就做、絕不反悔,當下立刻準備去設法聯絡上方才提及的獸影派出身的三名忍者當幫手,否則就只能自己外出、前去尋找他們了──

話分兩頭,位於自己辦公室內的Magnet會長,就在與三巨頭的Griffin結束通話後,目前還正為如何找到目前還被囚禁於羅伊爾皇宮地下監牢的Kryma姊妹倆的替代人選而憂愁煩惱,甚至還特地把他的私人秘書Distil傳喚到辦公室來一同討論──

身穿淡紫色上衣配米黃色背心,腳穿白短裙和一雙深褐色高跟鞋、留著一頭天藍秀髮,於今日早點時間就跟Magnet會長同桌用餐的Distil,心裡大概明白會長如今的難處,畢竟這種事情不是說人人都願意去做的,於是當下就擅自跟會長提議了兩名看似適合的人選:CobraPinkrose

至於為何是這兩人?根據Distil的說法,有基於她以前到現在就特地在觀察這兩名女性異變者,加上最近也才傳出他們公會下竟有魔皇軍的幹部混入其中,好似是前來當臥底探子一樣,專門打聽他們公會的近期動態而來的傳聞,導致她對這兩名『可疑人士』比往常更加緊迫盯人。如果皇族那邊剛好需要用人,不妨找個理由藉口,把她們兩個直接送回宮內,未嘗也不是件好事。

Distil表達完自己的看法,未知Magnet會長卻不完全表以同意──首先他們手邊並沒有決定性證據,能證明她們兩個真是魔皇軍派來的間諜密探,就算因此而把她們送回羅伊爾皇宮,有因她們在公會這裡也不曉得究竟打探到多少不可洩漏的機密,萬一此趟讓她們回去,豈不就剛好讓她們有機會把他們公會的內情全部洩漏給魔皇軍的人知曉?此事若未經三思,可不能擅自妄下決定。

「若真是這樣,不如會長先生找個適當時機、和皇族三巨頭那邊實話實說,就說我們實在找不到志願者,讓他們自己去想辦法,也省得浪費大家的時間跟精力,不是比較好嗎?」

「實在萬不得已也只能這樣做了,那後續妳再替我找Bimons先生和Andromeda小姐他們過來我辦公室一趟,這件事情還得親自跟他們匯報一下才行。」

「好的,隨時等候會長先生吩咐。」

此言方落,會長才命Distil回到她自己的專屬辦公室忙碌自己的私事。待對方謝過自己,回頭並小心翼翼把辦公室大門打開又關上後,會長又不禁深深嘆了一口氣。有因那對姊妹倆的事情,到頭來也是如今成為自己公會成員的Bimons他們特地要求幫忙留意的,雖然他也認為如果那對姊妹倆短時間內不能和Bimons他們再聚重逢,將來一起進攻羅伊爾皇宮時,必定有機會再相遇。殊不知那些孩子們又會怎麼看待這件事情而已…

念及至此,Magnet會長忍不住從座位上起身,走向室內窗戶旁,一副憂心忡忡的神情與目光瞭望著窗外的景緻,直到他視線一滑,正巧看到位於他們公會本部一樓的中間位置,那座總面積約達一萬兩千平米的中庭花園,園中的一條木棧人行道,一位身穿寶藍長袍,留著烏黑大波浪捲長髮的女巫,即Lilya教授,身邊正跟著她那如今也皆已長大成人的三個兒子…

「怎麼樣?孩子們,這座庭院的風景還好看嗎?」

說話的正是為人母親的Lilya教授。由於這座公會大樓過去原本曾作為供各方旅客貴賓住宿的豪華旅店之用,即使後期給Magnet會長作為公會據點用途,對這座中庭花園的悉心照顧與打理,卻也從未減少過。放眼望去,整座庭園真是花團錦簇、枝繁葉茂又極富生機,一股淡淡的幽香迎面撲來,彷如此刻置身於美妙的人間仙境似的,著實挺讓人感到清閒舒適又悠閒自在。

「的確,真是渾然天成的景緻秀麗。」

待二兒子Bimons首先以最平常的語氣回應一句,連最小的Botter也十足忠肯的點頭應是。至於身為長子的Bastato倒也一邊雙手抱胸,一副嘖嘖稱奇的模樣並附上一句:

「在這種實則壯觀優美的地方,舉凡前來參觀遊賞的遊客,肯定會很恨一件事情。」

話剛說完,首先引得BotterBimons皆一副相當怪異且困惑不解的眼神看著自己這個大哥;而正當Lilya教授也始終面帶慈善笑容、才要開口詢問,未知Bastato接下來自動補上這一句,倒也馬上令母親和弟弟們的疑問全都得到解答,各個露出豁然開朗的笑容,還不時的表露實則贊同的神情──他所說的是『忘記攜帶照相機』。

在這個節骨眼上,難得自己的大哥還會故意逗大家開心,尤其看見Lilya教授似乎還為了剛才Bastato那番話而幾乎笑彎了腰,縱然現在她也差不多年過半百了,然而至今外貌看起來就好像還只有四十幾歲一般,除了依舊給人年輕嫵媚的感覺與韻味,連笑起來都有如花枝亂顫一般,笑聲如此清脆甜美。對於從小就未跟母親生活在一起的Bimons,突然覺得此生擁有Lilya教授這樣的母親,真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縱使過去曾希望疾風派的師母Aphrodite就是自己的生母亦同。

而有因當下氣氛挺讓人倍感美好且融洽,尤其在Lilya教授又單獨往一旁角落走去欣賞眼前那數朵被人照顧得非常漂亮,由水藍與粉紅兩色相互點綴其成的繡球花,心情甚感無限美好之時,Bimons這才把BotterBastato全都悄悄喚來,並私下稱說趁現在母親的心情尚還不錯,雖然Anny此時不在現場,但好歹也正是機會向她徵求同意幫忙調製魔藥,好以準備醫治Leah小姐的病。

對此,Botter僅是撇頭轉望了Bastato一眼,畢竟這種對大哥來說可是極其重要之事,他比較在乎大哥的反應為何;而Bastato則是瞥望了還在賞花的母親一眼,又想到還臥病在床的Leah師妹,認為此時機不可失,於是馬上用力點頭同意Bimons的意見。三兄弟便結伴走向Lilya教授──

「媽,有件事情我們想找您商量一下──」

Botter語落,Lilya教授不再繼續觀看那些繡球花,轉過身來一見她三個兒子全都站在她面前,各個表情都跟剛才不太一樣,稍微顯得有些凝重。Lilya教授雖為此猶感奇異,甚至還以為他們可能都準備想藉此透過她得知為何他們三兄弟會從小離異的原因,於是她才語調柔和的放話稱說,要為自己這三個兒子們予以解惑,豈知Bastato這回先開口說話了:

「母親大人,詳細情形我是聽Anny小姐得知的,有關於現在躺在醫療室的那個Leah,她是我以前在青龍派修練拳法時認識的同門師妹,由於她六年前曾經被皇族懸賞一百五十萬,又不幸被獎金獵人捉到羅伊爾皇宮,後續肯定是被Julian的力量控制,才會前來襲擊公會。如今看她即使脫離了魔皇軍的掌控,卻仍被精神方面的疾病折磨所苦,身為她的師兄與舊識,因此想請求母親大人調製魔藥,針對她精神出現異常等方面進行治療,拜託您了──」

話說至此,Botter看著Bastato率先向著母親低頭做出請求樣,認為是時候該換自己出場了,也自然就跟著上前附和道:

「是極!媽您有所不知,那位Leah姊除了身為大哥的師妹,老實說,她還是大哥的終身伴侶,更是我跟二哥未來的大嫂,勢必是對大哥極為重要者。雖然身為巫師的我,自也希望藉由自己的功力對其進行醫療手段,可是若沒有功力較我更強的媽出手相助,憑我自己一人是不可能辦得到的。還請媽網開一面,答應我們的請求吧!」

說完後,Botter倒也不管Bastato開始用一種特別怪異的眼神望向他,又逕自故意碰了Bimons一下,示意要他也出面幫忙講幾句話;而Bimons在朝著自己的弟弟跟大哥還有母親全都各望了一眼,這才先作勢「咳咳」了兩聲,隨後便道:

「有關Leah小姐數天前曾和魔皇軍一同前來襲擊公會一事,當時我們三兄弟都還在外頭,沒法及時提供協助,我個人為此深感抱歉跟遺憾。然而既然那位Leah小姐背後是與大哥,還有Anny小姐均有密切關係者,身為二哥的我,自然也無法坐視不管。因此在這裡拜託母親大人,請您施法救救可憐的Leah小姐吧!」

看著自己這三個兒子均紛紛過來求情,Lilya教授原本也正以十分嚴肅的表情端詳數秒,爾後才擺出一副「原來如此」般、好似恍然大悟的神色,嘴角微微向上一揚,但仍舊有些嚴謹的語氣稱道:

「前陣子Anny也曾前來向媽求過,當時若不是只有她一人出面請求,否則連媽確實對這件事也只知其一、不知其二。雖然你們三個也都特地過來求情了,然而媽希望你們還是要特別當心謹慎──萬一這都是那位Leah小姐故意在裝的、想藉此瞞過大家的耳目來達到某種目的,屆時你們又覺得該怎麼辦呢?加上最近消息傳出,即使在公會這裡,都尚有魔皇軍的幹部在此臥底打探機密情報,你們又怎麼知道她不是為了跟那些密探賊子事先預謀、串通合夥而來的?如果你們都沒有仔細想過這一點,還容媽在此提醒你們三個寶貝兒子,此事定要三思而後行啊!」

Lilya教授一說完,首先Bastato整個人突然一愣,好一會兒都說不出什麼話;而Bimons見得情況不是那麼有利順遂,又撇頭望了大哥一眼,看他此刻顯得錯愕不已的模樣,這才趕緊上前牽起他的手,向他示意要有信心;至於Botter則是打自內心有所訝異,原本認為必定是最佳安全處所的和平公會本部,竟然會有魔皇軍的臥底存在,雖然還不曉得到底是誰,但有基於此,原本為了幫助大哥、又為了幫助Davis他們而建起的最初信心也徹底被擊垮──若此說為真,有基於他們當下也沒法為Leah提出最有力的證據,證明她與魔皇軍已經完全沾不上邊,這下又該如何成功說服母親?

就在Botter撇頭望了Bastato一眼,眼看自己的大哥露出實則灰暗、有如此刻早已萬念俱灰一般的失落表情,內心不免開始有些淌血之際,然則也未料過沒多久,卻見Bastato又一掃原本愁苦的態度,再度抬起頭,兩眼充滿精銳的光芒,聲調沉穩鄭重的回應母親的意見──

「母親大人,雖然這麼說也許有點不太靠譜,但容我在這裡向您保證,這中途如果發生什麼不可預知的事情,至少大兒子我願意一肩承擔所有責任!因為正如弟弟們說的,Leah師妹確實是我這輩子最重要、無可替代的愛人。早先還不知道原來她人就在公會這裡時,我還曾想著要前往禁絕之塔,把她和父親大人都一併救回,無論她究竟是不是在逢場作戲,如今且看她這般生不如死的痛苦模樣,您都不知我有多痛心難過。所以還是懇求母親大人,幫幫師妹脫離苦海吧!」

此話方落,BimonsBotter互望了一眼,登時都覺得事情似乎有轉圜的餘地了,於是也紛紛上前向Lilya教授予以熱衷誠懇的表示,既然彼此身為親兄弟,他們也永遠都會在背後支持身為大哥的Bastato,哪怕因自幼離異,從小到大皆未能長久培養兄弟之情亦同。說完後,他們全都靜靜的低下頭來,等待母親給予答覆──

看自己的兒子們都各個誠意十足,Lilya教授雖然看起來似乎還有些不甚情願的模樣、當下表情依舊顯得很嚴肅又不容任意侵犯。但不過數秒的光景,她又宛如想起了什麼似的,突然露出相當足以溫暖人心的微笑,爾後才伸手並溫柔親切的放在Bastato的臉頰,柔聲道:

「說來也是呢,畢竟你們這些孩子們都長這麼大了,正是也到了你們該對自己有所負責的年齡。既然都這麼說了,你們覺得媽還有不答應的道理嗎?今晚的課程結束過後,媽立刻就去向Leah小姐的所屬護理單位申請魔藥治療許可辦理,同時會開始準備調配製藥作業。接下來給她按時服藥的話,通常也要一至兩天的時間才會見效,但若情況好一點的前提,最快二十四個時辰內便會有好轉的,你們可以不用擔心──」

說完後,Lilya教授才把那隻柔嫩且溫暖的右手挪離了大兒子的面頰;而眼下母親終於回心轉意了,三兄弟彼此互相望了又望,其中BotterBimons都喜孜孜的和Bastato抱在一起,Bastato也很難得感受到這種令他十分歡喜雀躍的一刻,同樣也情不自禁的把兩個弟弟抱在懷裡,而後三兄弟又不約而同的一齊向前投入Lilya教授的懷抱,並和她頻頻道謝──

如同今早當時這對三兄弟全都一股腦兒的投入自己這個母親懷抱中的令人倍感溫馨滿點,Lilya教授也滿懷笑容的讓自己的三個兒子跟自己撒嬌,只是也依然不忘再三提醒他們事後定要對自己許下的承諾負起責任。隨後又看時間差不多也快要到了,這才和自己這三個心肝寶貝道別,準備再回去教室給她的學員們教書授課。

遙望母親離去的背影,想到此行計劃如期順利,Bastato又不禁轉身看著自己兩個從小便未熟識與相處的弟弟,雖然從早先至今,與他倆之間仍還有些困惑之事尚待釐清,但對於方才兩人大力相助,卻始終語氣委婉的道了一句謝謝。對此,Bimons則在歡喜中帶有一絲驕傲的回應道:

「若不是咱們都親兄弟需要互相幫助,否則大哥你還謝什麼?」

「沒錯,大哥不需急著道謝,只須認清一件事實──咱們身為兄弟,我們永遠都陪在你身旁,當你碰到難題時,我們會在;當你感到迷惘、甚至無助時,我們也在;哪怕你在人生道路上迷失自我,我們始終都在;別說未來踏上討伐魔皇軍的征途,咱們還會遇到什麼樣的敵人,甚至往後你若不小心跟Leah姊吵架了,我們永遠是站在大哥你這一邊的!即使過去我們也曾發生過一點小小誤會,亦不會就此改變事實…」

兩人一搭一唱,Bastato首先顯得相當驚訝的眼神望著兩個弟弟們,但很快他又想起一個多禮拜前,那次他們三人在酒店首遇的往事,於是又相當不客氣的質問起他們是否依舊懷有覬覦他這筆四百萬獎金的動機和想法;對此,Bimons先是睜大雙眼、露出不可思議的神情並呆愣了半天,而Botter則是有些無奈又眼白的把藏於他身上的那張懸賞榜單拿了出來──

「首先請大哥搞清楚,我們從來就沒有幹過什麼獎金獵人,也才不稀罕你那筆獎金。再來這張你以前給我們的懸賞榜單,之所以留到現在,原因也在我們當時手邊就只有這張大哥的唯一照片,否則茫茫人海之中,教我們如何尋獲大哥你?而今既然咱們三兄弟終於得以相逢,那麼──」

話還未說完,只見Botter竟然大剌剌、毫無顧忌的把那張當天還是Bastato他自己親手交給他們倆的榜單,當著BastatoBimons兩個哥哥的面,直接將它給撕了!就在響起「嘶啦、嘶啦」等幾陣清脆且尖銳的撕紙聲過後,不過兩三下的功夫,一張米黃色的單子,已經徹底讓Botter給撕成破碎不堪的廢紙,而距離他們所在位置約兩米處,剛好有放置一個銀色方型公用垃圾桶,才見Botter頗隨意的將手裡那堆碎紙片,二話不說便扔進垃圾桶裡了。

Botter,你…」

這前後變化過程之大,教Bastato好生驚訝又難以置信Botter的動作;而Bimons雖然也給對方這突如其來的動作給驚到,但很快他便回過神來,並打自內心支持Botter的作法是正確的,更因而肅然起敬。最後Botter更站到Bastato的面前,擺出一抹不懷好意的神情並說道:

「沒記錯的話,大哥你好像還不只保留一張的樣子,趁現在這個時候,把所有的榜單全部交出來!反正那種東西又沒有什麼紀念價值,不值得你這樣保留私藏,來──」

Botter再三逼迫之下,加上Bimons從旁助陣,Bastato終歸也不得不把身上所藏有的那些自己的榜單,連同Davis的那張單子,全都一併交到Botter的手上;而Botter也似乎並沒有留意到那張榜示懸賞五百五十萬的榜單,一拿到手就全部疊在一起並統統撕得乾淨俐落,隨後一口氣把所有紙片全都拋進剛才那個公用垃圾桶裡了。

「我能理解咱們的心情,畢竟連我自己也都不曉得我竟然會有兩個哥哥。然而與其在意這種瑣碎的芝麻小節,是時候也該找機會跟媽釐清為何我們從小會分開來住的原因。在這之後,我們也該像平常人家那樣,貫徹『兄弟同心、其利斷金』的道理及原則,否則至少還對得起爸跟媽嗎?」

話聲剛落,BastatoBimons也各自望了一眼,均認為自己這個最小的弟弟言之有理。尤其對於過去至今也經歷不少曲折及大風大浪,以致也變得比較不會輕易信任他人的Bastato,這回也難得一邊哽咽又激動的倍顯哀傷,並主動上前把Botter這個最小的弟弟直接摟進懷裡;而Bimons自也忍不住情感上的奔洩,同樣跟自己的哥哥和弟弟深情的相互擁抱在一起。

看那三兄弟各自深切相擁,還在辦公室窗前觀望這一切的Magnet會長露出頗感欣慰又慈祥的笑容,而後像是回想起什麼一般,待他終於轉身離開窗口、不再繼續凝望那對三兄弟,這才走回自己的辦公桌,把其中一格抽屜打開,從裡面拿出一張照片──照片上是兩名各自身穿黑色與深藍色西裝外套、內著白襯衫搭配暗紅與銀色領帶,皆一身正式穿著風格的中年男子。

此時會長將視線完全放在其中那個身穿深藍西裝外套、綁著暗紅領帶,看起來稍略有些禿頭,面貌看上去估計約將近六十好幾的男子,頓時露出一副惆悵的面容並帶有深刻意味的喃喃自語道:

「大哥,這陣子你在M基地也挺辛苦了,再過一段時間,相信咱倆多年來的付出絕不會平白浪費,你弟弟我也定會堅持到底的──」

話一說完,會長亦忍不住情感奔放,連眼眶也不由自主的逐漸濕潤起來,直到他辦公桌上的電話又突然鈴聲大作,他這才趕緊把那張他們兄弟倆的合照重新收回抽屜中,才連忙接起話筒,一問方知原來是M基地的Mentalist長老又打電話過來找他這個親弟弟了,驚喜之餘,會長自也熱絡不絕的和自己的哥哥口若懸河起來,尤其今天早上發生的事情,他更再三和長老強調事件經歷,以及如今大家皆平安無事。良久,長老才開始和會長談起今次來電找他的要事──

回過頭來,正當Bastato終於依依不捨的放開自己這兩個弟弟;而Botter似乎沒有注意到他的長袍袖子被向後拉開,導致進而暴露了他的整條右手腕。就在Bastato視線一瞥,才終於看到對方手腕上那條圖案與他的龍紋類似,外型是展開雙翅、彷如騰空翱翔天際的黑色鳳紋。

他望著那條鳳紋許久,才彷如想起什麼重要大事一般,臉色突然變得凝重起來,更鄭重其事的向弟弟們聲稱有重要的事情要跟他們說,於是三兄弟便在園中隨處找了其中一塊大理石桌椅區,待三兄弟紛紛入座後,Bimons才首先開口問道:

「對了,大哥,還沒問你這陣子跑去錫鎮山,究竟是去做什麼?」

「關於這個問題,首先,大哥我的這條龍紋,還有Bimons你的虎紋,以及Botter你的鳳紋,你們都知道我們身上這些紋路為何而存在嗎?」

「前陣子有聽媽提過,可能是來自爸的遺傳吧?聽說爸他也有跟大哥你一樣的紋路。」

聽得Botter的回答,連Bimons也都以點頭表以同意Botter的說法,但同樣也把自己手上的黑色龍紋翻出來的Bastato只是淡淡一笑,隨後表情仍不失其嚴肅意味的繼續說道:

「你們若真這樣想那就大錯特錯了──根據哥還在M基地的時候,從他們那裡的最高負責人所透露的情報聽來,這跟一百年前的鬥士王Billy和闇皇黑帝Blaike所發生過的大戰有關:當年他為了打敗那個掌握黑暗之力、意欲將整塊艾爾埃夫大陸,乃至全世界都染上黑暗的絕世兇魔,不幸被下了一道黑暗詛咒,這個詛咒會持續延續被詛咒者的每個歷代家族成員,直到全族的血脈徹底斷絕,詛咒之力才會自動消失。而我們手上的紋路,正是最有力的證明。而也因為知道這些紋路的由來,哥哥我當初也不敢相信,傳說中的鬥士王Billy,竟是我們一百年前的祖先,也就是我們的天祖父…」

話剛說到此,BimonsBotter不禁驚之又驚、瞠目結舌,幾乎不敢相信Bastato此刻所透露的一切,而後不只他們自己手上那些早在出生以來就一直伴隨至今的怪異紋路,更讓他們始料未及的也在於自早先也曾有所耳聞的鬥士王Billy,竟是他們的百年祖先,更遑論他們過去至今也從未聽說有關於闇皇黑帝Blaike的存在及傳說。

Bimons很快馬上又問及這跟Bastato他前去錫鎮山又有何關聯,且聽Bastato繼續解說──

「根據M基地的長老大人的告知,過去闇皇黑帝曾遭我們的祖先打入封印,然而他那屢目前與肉身暫時分離的靈魂,卻仍舊擁有強大魔力,甚至還能輕易影響這個世界的運轉。而早在二十五年前,羅伊爾皇族那邊之所以發生巨大宮變,以及先王Lennox的駕崩,導致後來Julian坐上王位,其實也是因闇皇黑帝的存在而起的…」

「聽哥這麼說,我就不太懂了,皇族那邊跟這件事又有什麼關係?」

「這一切源自現今羅伊爾皇族的統領Julian,當年正是因為成功獲得闇皇黑帝的黑暗力量作為最大助力,後續為了篡奪那個不屬於他的王室繼承權,才藉此殺害先王陛下,自己坐上國王的寶座,實行暴政、壓榨平民百姓,甚至要藉由這股黑暗之力統治整塊艾爾埃夫大陸的全部種族。如今那傢伙也給自己另外起名叫作邪鬼。當初曾有一說先王是因罹患重病逝世,事實上那些都是後續Julian四處散播的假消息,咱們倒也被那惡魔唬弄了二十多年之久,你們都不覺得這件事說來也實則可笑嗎?」

說罷,Bastato依舊緊鎖眉頭,又頗為感嘆的長「吁」了一口氣並搖搖頭;而BimonsBotter兩人照舊挺咋舌吃驚的互望一眼,畢竟他們一路下來,也從來都沒有聽過關於這類說法,包括Julian因獲得黑暗力量的助力而成為邪鬼,還是親手殺死上一任先王的兇手一事,這些都遠比他們得知有關Billy大戰闇皇黑帝的傳說要更令他們感到無比震撼。好半响,Bimons仍然不死心的詢問:

「那說了這麼多,到底錫鎮山上,或者說,維普恩聖地那裡究竟有什麼,還讓大哥你特地跑去那裡?還有從剛才到現在,我也挺好奇你說的這些事情,有什麼具體證據?」

語落,Botter也僅以眼神表示他也正待以同樣的疑問,期望Bastato釋出合理的解答;而Bastato這回才終於把他身上那組收納五行神珠的盒子拿了出來,放在大理石桌面上,並將盒蓋打開──BimonsBotter上前一看,裡頭安放了五顆有五種不同顏色、內裡包含五種不同生物造型,看上去挺特別又別有一番風味的特殊寶珠。引得Bimons歪頭露出不解其意的神情並問道:

「這些寶珠是什麼?是說大哥你去錫鎮山上拿回來的就是這五個寶珠嗎?它們又幹什麼來著?」

「要說,這些可不是普通的寶珠──這種五行神珠,是木、火、土、金、水等五種大自然力量的具象成形體,簡言之就是大自然力量的化身。當年我們的祖先正是因為持有這五種大自然力量,才得以順利封印闇皇黑帝。我第一次見到它們的時候,原本還是我們的爺爺所持有的。當時我也是費了很大一番功夫才成功獲得它們,因為它們也是我們將來打敗變成邪鬼的Julian時,最重要的必備物件,如果我們此行不能設法打敗邪鬼、再一次打敗闇皇黑帝,進而破除咱們的家族詛咒,不只我們的父親,連我們三個都會像爺爺那樣…」

「爺爺?大哥你是說,你見過我們的祖父嗎?他現在又在哪?我們不如把他一起接來這裡…」

面對Botter發此一問,未料卻見Bastato激動之中蘊藏茹泣吞悲般的語調並厲聲回話:

「你別說傻話了!你現在就是想見也見不到他──當他把這盒五行神珠的擁有權移轉到我的身上後,我曾親眼見過…他被自身詛咒之力給徹底吞噬殆盡的畫面…他早就已經不在了──」

說完後,Botter對此先是感到一陣晴天霹靂;而Bastato在頻頻哽咽中,也再一次回想起當時Bluman全身冒出那股規模龐大且具有強大吸力,足以吞噬任何近距離範圍內所有事物,象徵詛咒之力的可怕黑氣,也更想起自己當晚曾夢到自己跟他眼前這兩個弟弟們也都跟著被自己的黑氣吞噬、進入那一片無盡黑暗的世界的恐怖景象,不禁令他感到惶惶不安。

良久,就在Bimons又伸手放在他肩膀上;Botter也亟欲渴望知道究竟發生了何事,Bastato這才努力壓下心中的哀傷與恐懼,除了繼續詳細解說外,更透過內力將身上的黑氣設法逼了出來──眼看那股著實不祥又充滿壓迫感的黑氣,BimonsBotter也紛紛試著效法Bastato的動作,一齊使力逼出了那股詭異萬分、足以讓人心生畏懼的黑氣,忍不住又望向Bastato──

「有因我們這一代也都承繼了源自一百年前,Billy被闇皇黑帝所下的詛咒之力,因此我們身上會經常性冒出這種黑氣也是另一大明證。而不只我們還有父親,凡是身負詛咒者,隨著年齡的逐年增長,詛咒之力也會跟著逐加擴大,到最後就會把被詛咒的那個人直接吸入這種黑氣中,以致屍骨無存──我們的爺爺就是在自身已經無法遏止詛咒之力的蔓延,開始散發黑氣時,最終慘被詛咒的威力吞噬而亡的。要知道,這股黑氣一方面它雖能讓我們功力倍增,卻也隨時可能會要了我們的命!對於此事,你倆可萬萬不得有任何怠慢之情!」

語畢,BimonsBotter縱然再怎麼感到訝異吃驚,但大哥的話也絕不是隨便說來玩笑,因此兩人也都彷如串通好了似的、不約而同的擺出信誓旦旦的神情,向Bastato點頭;Bastato這才把他的寶藍色護腕套重新套在右手腕上,再次遮住自己那條黑色龍紋…

今次和大哥一起相處,又藉此獲得更多先前有所不知的情報以及關於皇族的真相,包括自己如今所要面臨的命運,在Botter來說,此刻著實教他感到不勝唏噓;Bimons亦是為此而心有戚戚焉,尤其和Botter又知曉自己的祖父已不在人間、如今兩人也只能心裡暗自為再也無法見其尊容的祖父默哀。爾後三兄弟就此陷入很長一段時間的沉默無語,直到他們附近傳來一陣尖銳的女聲,才再度引起他們的注意…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65961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小朋友齊打交 2

留言共 1 篇留言

艾刃骸
[e12]

01-27 15:57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leviathan72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LF鬥士... 後一篇:LF2小說《LF鬥士戰記...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joy55559all
釋迦牟尼佛看更多我要大聲說2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