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Daily Elegy/第一章-2

作者:この桜は綺麗な│2020-01-19 17:41:42│贊助:2│人氣:16
  凝視著略帶河川般水藍色的眼眸一陣子,唯一知道所有真相的夜笑著緩緩走過幽憐並撿起掉在地面的木刀。

  「真厲害呢,幽憐妳又進步了。」

  等回過神,夜的話語才傳進兩人的耳朵。

  「咦……咦?」

  幽憐急忙轉身面向雙手持刀的夜,臉上沒有對失敗的懊悔或羞恥,只有充滿疑惑驚奇表情。

  夜仍然微笑著。

  「很厲害呦,幽憐。判斷和行動又更加精準了。」

  「這、這沒什麼啦。」

  幽憐有些開心地臉紅起來。敗在夜的手上這種事早就成為每個劍道社成員的習慣了,因此大家才都能不感羞愧的接受失敗。

  「話說回來,你剛才做了什麼?是新的招式嗎?」

  她想起自己莫名其妙地被擊敗的時候。幽憐以認真的表情問道。

  在這期間,夜將左手的木刀交給也想詢問而不發一語靠到身邊的香苗。

  夜搔了搔臉頰思考著將他人流派的秘密奧義告訴她們是否違背職場道德。

  見到他猶豫不決的樣子,少女們互相交換了一下眼神,接著她們突然貼上夜,以楚楚可憐的兩雙大眼直視純黑色的瞳孔,語氣柔弱地說著:

  「夜,告訴我嘛~~夜?」

  「前輩,請告訴我!」

  被少女們投以這種一切詞語都無法形容的可愛表情,夜僅存的堅持立刻消失無蹤。從小幽憐露出這樣的表情時,他完全無法拒絕她的任何要求,至於香苗的技巧應該是跟幽憐學來的吧。

  「好、好吧,我說就是了……這個是巖流的奧義《燕返》。」

  不論是在劍術的業界內,甚至是一般人大概多少會知道這個劍技的名字。

  「燕返?是佐佐木小次郎的得意技嗎?」

  「對就是那個。」

  「但是據說燕返不是從小次郎被宮本武藏殺死後就失傳了嗎?」

  「還沒有,不過這世上也只剩下我和另一個老頭會而已……上個週末我跑去京都的某座深山挑戰他,他說他苦練了一輩子才總算學會,然後比試時不小心被我看到了,所以就被我習得啦!」

  夜泰然自若地說著自己超乎常理的天賦。

  「……」「……」

  兩位少女目瞪口呆地望著他,雖早已聽過無數的類似誇張事蹟,但每次仍舊會為僅看一眼便將他人辛苦數十年的心血習得而驚訝傻眼。

  「怎麼樣,想學嗎?」

  「當然想!」

  「我也想學,請教導我前輩!」

  面對眼神閃亮、充滿好奇的兩人,夜笑著講述自己對《燕返》的分析:

  「唔嗯……可是這招真的很難喔?一般人必需要二十年以上甚至要做好一輩子也學不會的打算。因為燕返不想普通的劍技,那個──是瞬間擊出兩發斬擊。」

  「……?」

  「……?那個,前輩?請問那是什麼意思呢?」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既是一斬也是兩斬。啊啊,我知道這樣有點抽象,舉個例子來說,在紙上隨便畫一條線然後沿著同樣的軌道畫回去,這樣的話不就既是一條線也是兩條線了嗎?燕返是相同的道理,第一劍由上往下接著再反手向上,過程的速度要達到兩道攻擊的時間點交疊一起才行。」

  幽憐和香苗一臉茫然的模樣,夜下了總結並再次確認:

  「所以正常人不練個數十年是不可能的,我能做到的僅有幫忙縮短一些時間而已,這樣還想學嗎?」

  沉默了一時後,兩人同時抬頭堅決回答:

  「只要夜願意教的話我就學!」

  「只要是前輩教的就好!」

  兩人緊湊在夜身邊,他不禁有些驚慌地紅
了臉龐,內心一時間閃過「我能活著真是太好了!」的念頭。

  「這、這樣啊……那就決定每天社團活動結束後再教妳們了,可以嗎?」

  「「唔嗯!」」

  女孩們的開心表情無時無刻都滿溢在夜的心裡,這次也為夜的回憶增添了一筆幸福。

  「對了,話說回來,小香苗妳吃過早餐了嗎?」

  「還、還沒有呢……」

  「真是的!這樣可不行喔小香苗!每天都一大清早就來學校練劍就算了,妳現在還是發育期,沒有好好吃飯是沒辦法補充營養的!」

  「對、對不起學姐……」

        見到香苗淚眼汪汪垂下頭的模樣,幽憐忍不住緊緊抱住她。

  「沒關係、沒關係的,小香苗!小香苗是個乖孩子所以一定會好好聽我說的話的!今天我有多做一些,不介意的話就先去換衣服然後一起吃吧!」

  「是、是的,謝謝學姐!」

  「好乖好乖。」

  幽憐一面摸著香苗的腦袋,一面回頭以冷漠的眼光瞪向夜。

  「夜,不准來偷看哦。」

  「才不會!妳當我是誰啊?」

  「變態蘿莉控戀童癖啊。」

  「那是什麼鬼!?」

  吵吵鬧鬧了一陣子之後,幽憐推著香苗前往女子更衣室,進去前還再次警告夜不准偷窺,留下滿腹氣憤的夜一人。在香苗換好衣服前,夜獨自練習著自己所習得的劍技以發洩自己的不滿,但是此時他腦袋所想的不是劍術也不是美少女們,而是這幾天以來一直重複持續的那場夢。

  現在的夜和那個光景中的男人十分相似──他們都是孤身一人,舞動刀劍沉浸於一片黑暗。

  ──那個傢伙到底是誰?

  他的內心不禁產生得不到答案的問題,並猶然升起不祥的預感。他不知不覺間停下已經化為自身一部分的完美動作。

  「──嘖!」

  他咋了舌,將木刀對準十公尺外的牆壁……

  ────磅!

  牢不可摧的牆面頓時發出動搖整座建築的巨大聲響,被無形斬擊所摧殘的實心木頭瞬間出現一道超過一公尺長的裂痕。如果是人類一定會不由分說地慘遭一分為二,但更恐怖的是,這不是漫畫或動畫、遊戲,而是貨真價實的現實,加上夜用的是完全不鋒利、非常普通的木刀,無視距離限制直接傷害目標,如此的技巧想必當今沒有任何人能達到吧,這很明顯是堪稱為到達人類極限的技術了。

  「夜,發生什麼事了!?」

  受到衝擊而驚慌趕來夜身邊的兩人急忙問著。香苗理所當然穿好了制服。

  他露出苦笑安撫她們的情緒:

  「沒事、沒事。是我在練習劍技啦,不要擔心。」

  「那個……前輩,牆上怎麼多出一個裂縫了?」

  「嗯……那、那是我的招式造成的啦,不用在意。」

  「給我等一下!哪有可能拿木刀砍出這麼大的裂痕啊!?我完全沒聽說過喔!」

  「真的真的不用在意啦!下午我會和理事長處理這個,所以別在意。」

  「我在意的不是那個,而是你的劍技呀!」

  「不……那個………」

  「夜,請告訴我,好嗎?」

  「唔嗚……這個……」

  「前輩,我也,想要知道!」

  「怎麼連小香苗也這樣!?這個真的不能說出去啦!」

  即便是對這兩名抱有十足好感的美少女,夜仍然不會輕易將自己的這個連自己都有些無法接受、甚至沒辦法解釋的秘密說出口。

  在夜極力勸說許久後,她們才總算不繼續糾纏他。於是他滿臉疲累的和二人在道場一側開始吃起幽憐做的早餐。內容是她昨日自己做的手工麵包,雖然只有菠蘿麵包和小餐包兩種,但美味度可不輸外頭的專業人士,而且尺寸比市售還小因此很容易進食,十分適合嘴巴也小小的香苗。

  「如何,夜?很好吃吧?」

  「嗯……菠蘿麵包裡面的奶油是自己做的?」

  「當然!不過是和姐姐一起調整配方的。」

  「真不愧是妳,很好吃哦。」

  「是吧是吧~小香苗覺得呢?」

  「好好吃!我還是第一次吃到這麼好吃的麵包,學姐一定能成為很棒的妻子!」

  「嘿嘿,小香苗太誇張了啦。」

  幽憐害羞地將臉龐染上紅暈,高興笑著。

  那樣的笑容深深吸引住夜的目光。

  ──把她這樣的表情拍下來應該可以賣個不錯的價錢吧。

  夜邊吃麵包邊心想,默默掏出手機連續拍了幾十張照片。

  幽憐似乎沒有發覺,轉過頭對急忙收回手機的夜說:

  「夜,今天社團活動要做什麼?」

  「呃!嗯……我想應該會讓妳們訓練反擊吧,兩個社團都是。」

  夜瞄了一眼手機,接著聊起日常中的無關大小事,幽憐和香苗也感興趣地不時回應他。原本大量的麵包漸漸有明顯的消耗,經過大約一個半小時,裝著兩種麵包的紙袋都空無一物了。

  夜看見牆上的時鐘,開始收拾吃完的麵包紙袋與剛才用來練習的木刀。

  「妳們也收拾收拾吧,差不多要第一節課了。」

  「「好。」」

  略微整理後,夜關上道場大門,走向等待他的香苗。幽憐因為臨時想起有事處理而先走一步。

  「走囉,小香苗。」

  「是,前輩!」

  香苗轉過身,充滿活力的回應聽不出任何疲倦,但夜語帶擔心地問:

  「小香苗,妳還是別那麼勉強才好。妳今天又是六點就來了對吧?」

  「唔…………嗯,是的。」

  「這樣過量練習對妳的壞處大於好處,我之前說過了吧?要是繼續這樣妳的身體會承受不住的。」

  「但、但是……但是,我真的很想要像前輩一樣強大……」

  香苗垂下頭,兩側綁住馬尾的緞帶彷彿附和主人般也無力低垂著,她扯著以淡藍為主調、簡樸卻賞心悅目的制服下襬,這是她心情低落時的習慣。香苗泫然欲泣的表情又激起夜的罪惡感。

  「以後盡量不要對自己太嚴格,真的真的對身體不好。」

  香苗一抬起半顆頭時,夜便溫柔的將手放到她的小腦袋上撫摸她,於是香苗把頭垂得更低了。雖然看不太到她的臉,但從紅通通的後頸與耳朵就可以得知她的臉蛋想必也像是發燒一般了吧。

  「是、是是的………前、前輩……」

  「明白了就好,我可是很擔心妳喔。畢竟妳可是我最可愛的後輩啊。」

  「────~~~~!」

  若無其事地說出這句話,夜可能是真的擔心社團後輩吧,但他發現香苗的後頸莫名地愈來愈紅潤便意識到自己說了些什麼令人害燥的言語。

  「唔嗯……時間還有很多,所以慢慢走去教室吧。」

  「好……好…………」

  等到香苗平靜了一些後他們才開始邊聊天邊走在精緻的石磚路上。

  大約三分鐘,他們來到這所學校最為著名的場所──這裡是冬木學園唯一明確區分高等、中等、小學部的地點,正式名稱為「中央花園」。這裡佔了校園土地的七分之一,栽種著不同節氣、各式各樣的植物,令每個時刻都有美麗的花叢綻放,甚至因為太過壯麗,這裡多次被選為電影拍攝或拍婚紗等的熱門景點。順帶一提,花園的出入口總共有五個,當然其中三個是通往不同校舍,另一個是接通所有社團的社辦,最後則是能看到校門的筆直前進道路。

  此刻,大部分的樹木已經掉光了葉片。夜和香苗走在花園中,由鮮豔深紅的彼岸花帶頭,秋季才綻開的眾花們七彩繽紛給與原本凋零的大氣一絲生氣。秋天期間限定的花香瀰漫整座花園,在場不只他們兩人,少數同部甚至跨部的男女也並肩行走著或坐在浪漫風格的長椅上談天說笑著。因為這裡的氣氛營造得過於浪漫,所以這裡也成了各戀人的幽會、約會勝地。更因此讓目前沒有交過任何女朋友的夜每次經過都只能低著頭快速穿越。

  ──不過這次不一樣了!!

  沒錯,現在的我可是和全校最可愛的小香苗走在一起啊!沒必要感到不安,也沒必要感到不爽!你們這些現充羨慕吧!嫉妒吧!痛恨自己永遠不會有這種機會吧!!

  ──夜昂首挺胸,在心裡激動地發表言論。

  的確,當他們走過身旁時,有不少男性都瞪大眼睛驚訝地盯著香苗看。

  感受到那些視線,香苗微微抓著夜的袖子,紅著臉彷彿小動物般躲在夜身後,夜帶著勝利的表情──雖然很不願意──快步走到小學部的出口。

  「前輩,我先走了。」

  「唔嗯,下午見。」

  「是,謝謝前輩今天陪我練習這麼久。」

  香苗臉上的紅暈還殘留了一點,她深深地鞠躬。

  「沒什麼啦,我也很開心啊。」

  夜又摸了摸香苗的頭後,目送急忙行完一禮並慌張離去的嬌小身影,夜微微一笑踏上石磚製的道路。

  路旁的楓葉都已經變成了合乎秋天氣息的深紅色,但天氣仍沒有想要進入冬季的意思,溫度維持在二十三左右的舒服氣溫,天空也鮮少灰暗。

  這令夜放鬆了不少。

  「啊~今天也很舒服呢。」

  他一派輕鬆地享受微風,不知不覺便來到目的地的高等部校舍,那是相對其他學校來說十分氣派的五層樓建築,他在玄關處換好室內鞋後一面心想今天也一如往常的普通一面走上樓梯時,某個物體忽然從上方滾了下來。

  「──唔哇!什、什麼東西!?」

  夜反射性地接住那個物體,仔細一看,他不禁嘆了口氣,受到驚嚇的心情瞬間恢復了。

  「……宮野,一大清早妳又在幹嘛啊?」

  縮在夜胸膛中的物體,是一名少女。淡粉色的及肩長發綁成馬尾,眼眶泛著淚水、小嘴微張一副還未回神的模樣,體型與香苗差不多卻穿著高中制服。玫瑰般的體香飄進鼻腔,手中的柔軟觸感令夜滿臉通紅、心跳加速。

  由於沒辦法一直待在樓梯間,夜只好這樣用公主抱將她抱到二樓。所幸她比一般女生輕盈許多,夜完全不會感覺肌肉痠痛。

  「喂,宮野。」

  「⋯⋯⋯⋯⋯⋯」

  「宮野!!」

  「⋯⋯⋯⋯────!是、是!……咦?夜、夜同學?」

  「早安啊,宮野。妳可以先自己下來了吧?」

  「咦?為什麼夜同學會抱我呢?而且是公主抱?」

  「那是因為妳突然從樓梯上滾下來啊!」

  「嗯⋯⋯喔、喔!我想起來了,當時到三樓時不小心拌到了腳害我跌下樓梯!」

  「就這樣一路滾了兩層樓?妳還真是一如往常的粗心啊。」

  「欸嘿~~謝謝你呢,夜同學。」她像是在賣萌般用小拳頭輕敲了自己的頭一下並吐出舌頭。

  「知道啦,妳快給我下來。」

  「嘻嘻,好啦好啦。」

  宮野輕巧地腳尖點地,馬尾正好拂過面前,香氣也隨著侵入他的大腦。不到夜胸口的宮野抬起同是淡粉色的櫻花般眼眸,「吶吶,夜同學請稍微靠近一下。」她邊說邊對夜招手。

  「嗯?怎麼?」

  夜理所當然地彎下腰,然後……「啾♡」

  他一時間無法理解臉頰傳來的溫暖觸感所代表的含義。三秒、四秒,夜意識到血流開始大量流向大腦。

  「妳、妳妳妳妳妳妳妳做了什麼啊啊啊!?」

  夜的臉龐像是紅透的蘋果,他忍不住大叫。

  宮野則是將手指抵在薄唇,絲毫沒有害羞的神情。

  「嗯~~這個啊,是謝謝夜同學救我的謝禮呦!」

  她微微一笑,然後想起什麼似地,露出生氣的表情指著夜說道:

  「對了,夜同學!我說過很多次了,叫我『咲』!」

  「知、知道啦……」

  被宮野強硬的語氣要求,夜無奈地搔了搔臉頰。

  「妳是不是應該要回實驗室了?咲。」

  宮野滿意地點點頭,開心一笑。

  「姆姆~那夜同學,我先去實驗室囉~拜拜!」

  宮野轉身離去前又對他拋了個媚眼,再次令夜臉紅心跳。

  他看著嬌小可愛的同輩奔跑下樓實在很想說聲「別在樓梯奔跑,給我注意一點自己的身體!」,但他忍了下來。

  「算了,那傢伙那麼忙就原諒她吧。」

  夜心想到宮野的工作便不禁產生一股尊敬的態度和些許悲傷。

  「那傢伙還是不能恢復原樣嗎………」

  宮野咲是冬木學園的高中二年級生,和夜相同,但身份卻天差地遠。她除了是學生外,同時也是皇家研究院史上最年輕的正式成員。當初十二歲時,咲獲得了諾貝爾化學獎引起軒然大波,各國為了得到這名人才爭相派出使者邀請宮野但都被她一一拒絕,最後她決定留在日本為國家效力,因此有許多在校特權,例如不需上課、完全免學費甚至是擁有獨自的實驗室等等。宮野創造了眾多關於「外表」的發明,她現在像是小學生的身體與異於常人的淡粉色頭髮皆是她十歲使用了失敗品的後遺症,導致宮野一輩子只能維持此樣,至今還沒辦法解除。

  她曾偷偷告訴夜她現在的工作是讓一個人完全變成另一個人,包括視網膜、指紋到體態和膚色,光是這一點就讓夜佩服得五體投地了。

  夜想著並走到三樓的二年七班前,拉開木門,裡面一如預料沒有任何人。這也是沒辦法的事,不知道為什麼夜的班級的學生們總是都在上課前幾分鐘才匆匆趕來,像夜這般提早上學的反而是少數。

  「果然太早來了。」

  他喃喃自語,隨後坐到自己位在窗邊的位子上。

  望向窗外,學生們已經陸續進入校園。視力還不錯的夜看到校園的角落裡有一群不良少年正抽著菸,彼此若無其事地嘻笑著用菸蒂欺負一隻小狗,他深深皺起眉頭。但是,他能做的只有這樣,他沒辦法跳下去保護它。

  ⋯⋯因此夜僅是撇過視野,將心思放在剛拿出的小說上,想辦法讓那副光景從腦海中消失。

  夜痛恨這樣的自己,這麼無力的自己。也痛恨這樣的人類,自以為是萬物之上的狂傲人類。

  此時,教室的拉門被輕輕地打開,夜受到好奇而將視線移往該處。

  ──是文月棋啊。

  一名穿著整齊制服的少年走進室內,臉龐稱不上帥氣卻擁有著獨屬的沉穩、淵博的風格,雖然一看到夜的時候稍微表現出吃驚的態度不過他只是點了點頭打個招呼,便坐到靠近走廊的位置上,從包包裡接連拿出數個木製道具。

  夜對他究竟要做什麼產生興趣,因此靜靜地盯著他。只見他將一個方狀的物品擺在桌中央接著把兩組五角形的小木塊仔細置於其上。

  ──那是……將棋?

  確認那個應該是將棋沒錯後,文月開始獨自移動兩邊的棋子。

  ──雖然平常跟他沒什麼交集,不過我記得他是一個很厲害的傢伙。聽說是龍王的樣子?

  聽朋友說他是當代的龍王並且已經連任了七年,也就是說從九歲開始他便當上了將棋界最高的位階,可謂名副其實的天才。另外他的弟弟──是正好也就讀相同學校的高中一年級生──聽說是連續三年的世界西洋棋棋王。真是天才的兄弟組合啊。

  他一邊整理腦袋裡鮮少有交集的同班同學的情報並吐槽了一下,一邊盯著他兩分鐘左右才轉回視線繼續閱讀小說。

  天空湛藍,微風吹擺楓木,沒有人類互相的愚蠢紛爭(戰爭),沒有病疫,沒有像電影情節一樣有外星人攻打地球,沒有小說描繪的大規模屠殺遊戲,只有日常的、平凡無趣的生活,無趣到夜覺得就算發生上列的任何一項也不錯。

  夜上揚嘴角,想像著在不可能發生的種種意外中人類被全部滅絕的畫面。

  但是他完全沒有想過,他所知道的「現實」會不會等同於「真實」?



  命運開始轉動各部位的齒輪,歷史的行進方向逐漸步入模糊,人們熟知對真實的定義將被「未知」混淆。

  命運牽動世界,連結一切「無知」的人類。

  命運────揭開「真實」的序幕。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65826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 篇留言

CARD
如果記憶沒錯的話,這裡好像有加入原來版本沒有的角色──是因為修改了故事的架構嗎?還是讓後面的人物提早出場呢?

01-19 21:39

この桜は綺麗な
之前的那個只能算是草稿,現在這個為了故事結構性會把一些細節跟之後會遇到的東東大概寫出來01-19 21:4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araiyuuu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Daily Elegy/... 後一篇:Daily Elegy/...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mychen1305大家
請大家多多支持我寫的“最強男主養成日記”,雖然更新速度不快,但承諾結局前不斷更哦!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4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