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9 GP

[達人專欄] 【短篇】白雛菊與紫羅蘭

作者:湛藍琴海│2020-01-19 16:18:17│贊助:78│人氣:966
  可能許多人,會嘲笑一書作家,認為他們根本沒有資格被稱為「作家」。

  至於我,或許連被稱為「一書作家」的資格都沒有,即便真的有出過書──但從不覺得,那是我的書。

  那本書,從來不屬於我,而是屬於,已經不在人世的哥哥。




  〈壹〉
 

  會踏入文圈完全是個意外。

  因為哥哥。

  或許我的一切都源自於哥哥,只是不願承認。

  一旦承認,我就不是獨立的,是只能依附於光的影。

  不應該是影。不該是影。影子是沒有資格擁抱光的,只能永無止境地追逐。

  然而,或許這個事實,就與影因光而生一樣牢不可破。

  沒有光,就只有暗。純粹的暗,而非影。

  (伸手試圖抓住觸不可及的光)

  我很清楚自己為何身處於此,身處於這不屬於我的宇宙。

  文字的宇宙。

  因為哥哥邀請我這個妹妹,搭上太空船。

  哥哥永遠是對的,他的微笑使我蕩漾,回過神來就上了船。

  想從他那邊獲得更多美好。

  從小他就會跟我說故事。說很多他想到的(而非只有念書上的童話),我總是聽得津津有味,具體說過什麼故事大多不記得了,只知道通常很美好。

  悲傷也是有的,但我不喜歡悲劇。當他見我流淚,他就輕輕搖頭,抱著我說「對不起」,細語輕聲。

  好喜歡他溫暖的擁抱,為此還會狡猾地多哭一會(多麼狡猾)。

  偷偷喜歡上他講悲傷的故事了,只是我不敢說。

  他很有創作的才華,更正確地說他很有才華──並非無所不能,沒有誰無所不能。但他很夠了,光是擅長學習就夠了。

  還創意無限。

  人人欣羨的優等生,受人追捧的萬人迷。不想使用這些浮誇爛俗的形容句。若眾人是北斗七星,那他就是被北斗七星直指的北極星。北極星在繁星當中,不搶眼而亮眼。總是會有人尋覓其所在。

  這就是他的魅力。

  相形之下,我只能追逐星光。不是優等生、沒有才華、不擅長社交,缺乏自信而顯得黯淡。缺乏朋友,哥哥理所當然地獨佔我的宇宙。

  只能追逐他的光,讓自己不會迷失方向,卻迷失了自我。

  (我是誰?)

  若沒有他,我是否就會消逝於黑暗,不著痕跡?
 

  〈貳〉
 

  為了證明自己可以發光,我嘗試不只是他身後的影。

  比方想自己駕駛太空船。他既然可以駕駛太空船,或許我也可以,是他將我引入文學翰海,我想駕駛得比他還快,且遠。

  只是我忘了,讓太空船行駛不只是需要駕駛,還需要動能。

  我缺乏讓太空船前進的動能。

  如此一來,無論如何努力,想要超越哥哥都是徒勞。

  我沒有足夠的創作欲,沒有足夠的靈感,缺乏對文字的審美與敏感度(那到底是什麼?據說有沒有美感是天生的,簡直不可理喻),或許沒有那麼糟,但哥哥相較就是那麼糟。

  沒有比較就沒有傷害。

  或許是我的世界過於狹隘,才會如此在意哥哥。自幼父母就忙於工作,早出晚歸,甚至出差,沒有多少與父母相處的機會。家裡往往只有我跟哥哥,我們一起分擔家務,為了證明自己有用,時常會跟他搶廚房做菜,練就自己勉強認可的手藝。

  還自學泡茶。開始研究各種茶葉。研究過程中,發現光是茶葉不夠,有「花」的點綴更好,於是迷上了花茶。為了研究花茶,開始研究花的種類,發現花的美好,自此喜歡去花店,或是其它有花的地方──花海是再好不過的。

  對花的迷戀,就連自己都不明白。真的不明白。

  很喜歡看花含苞待放的過程,喜歡看花在風中搖曳,明明脆弱,卻屹立不搖,挺拔身姿。

  喜歡看花盛開後凋零的過程。

  不知何故。

  有次,在泡玫瑰花茶時,哥哥問我(當然還是保持那招牌的溫柔微笑),最喜歡的是玫瑰嗎?我頓了一下,輕輕搖頭。

  『那最喜歡什麼花?』

  『……白雛菊吧。』

  『為什麼?』

  『……不知道。或許是因為……她像散發白光的太陽吧。』

  『妳喜歡太陽?』

  『也喜歡月亮。還有星星。』

  『任何有光的東西嗎?』

  『或許吧……』

  『我也是。我也喜歡光,也很喜歡白雛菊。』哥哥淡然莞爾:

  『其實看到妳喜歡泡花茶後,最近也開始研究了點花……包括花語。妳有研究花語嗎?』

  『沒有。』

  『那妳想知道,白雛菊的花語是什麼嗎?』他豎起食指:

  『常聽說的有幾種:第一種是永遠的快樂。傳說森林中的妖精貝爾蒂絲,就是化身為雛菊,她是個活潑快樂的孩子;第二種是暗戀,深藏心底不敢表露的愛;第三種是──離別。』他神色難掩黯淡:

  『其它常聽說的還有和平、希望、純潔、堅強等……無論如何,我都覺得她很襯妳。』

  『為什麼?』

  『因為妳喜歡她,這就夠了。』他又補充一句:

  『而且,她不搶眼。但是,越仔細看,就越會發現她的美。』

  溫柔絮語,聲聲入耳。

  『那妳知道我最喜歡什麼花嗎?』

  『什麼?』

  『紫羅蘭。尤其是紫色的紫羅蘭。紫羅蘭有很多種顏色,但我最喜歡紫色。紫色紫羅蘭的花語是──』他深作呼吸,緩緩吐出:

  『在夢境中的愛、對自身而言的永恆之美,以及──小心翼翼守護的愛。』他輕聲反問:

  『不覺得很美嗎?』

  一時半晌,無法透徹了解他話中的涵義。

  『花啊……花真的是很美麗的事物,不只是因為外貌,還有人們所賦予的想像與涵義。也常與神話故事連結,是很好的文學題材。』他背過身:

  『決定了。希望有天可以寫出以花語為題材的長篇作品。』

  看不到眼神,語氣柔中帶剛。

 
  〈參〉
 

  十二歲。父母一起去海外出差,回國途中遭遇空難身亡了。

  我們兄妹成為孤兒。即便與父母關係始終疏離,但真的天人永隔時,悲痛的情緒超乎預期。

  真的與哥哥相依為命了(只有遠房親戚,他們只會給予生活上的必要援助)。

  長我三歲的哥哥,更像是我的監護人(雖然一直都很像),但我不願接受他太多照顧,比起被照顧,更希望我能照顧他,能夠彼此扶持。就像家務始終堅持彼此分擔一樣。

  但這樣並未讓我們關係更加緊密。

  伴隨年齡的增長,越來越渴望能夠擁有自己的價值,不希望活在哥哥的星光下,總有一天哥哥會展翅高飛,飛往彼端的宇宙,沒有星光照耀的我,將會是什麼?

  父母不在了,卻尚未到達可以獨立的年紀,必須更加仰賴哥哥,不可能完全擺脫依賴、不可能完全無視,必須跟他負擔一切,過分的緊密使我逐漸喘不過氣來。

  我的宇宙更加狹窄了,因為他的占據。

  他壓縮到我的空間──我比過去更需要自己的空間,以前可以讓他占據我的全部,如今不能了。

  也不得不。我的世界不能只有他。

  拓展自我宇宙的渴望,比以往更加強烈。

  太空船。希望自己的太空船,能夠比哥哥駕駛得更快更遠。過去選擇消極看待,認定自己才華不足,如此一來就能忍受。如今再也無法如此,無法安於現狀,無法再告訴自己「這樣是沒關係的」。

  我必須擁有什麼。哥哥以外的。

  我可以不是個優等生,可以不受歡迎,但至少,讓我有一樣哥哥比不上的才華吧。

  寫作。我羨慕哥哥創作的能力,總是信手拈來一堆精彩的故事,我樂在其中,同時也深感羨慕,甚至是嫉妒。

  這使我執著。日積月累所累積的執著。

  就連這一點,都必須臣服於他的星輝之下嗎?

  無論如何向他討教寫作技巧,如何刻苦練習,終究只能寫出劣質品。

  ──我是不是沒有才華?

  提出這樣的質問,他總是否認,安慰我絕對不是這個問題。

  ──那是我不夠努力嗎?你否定我的努力嗎?

  再三地反問,就像在刁難他,找他麻煩。即便並非有意,但內心的糾結與無助使我像壞掉的播放機不斷倒帶重播。

 
  (電視機黑屏)
 

  不知多久,哥哥終於反問我:

  『那,如果說妳不是因為沒有才華,代表否定妳的努力,對妳是更大的羞辱,對嗎?』

  不假思索地頷首應聲。

  『那麼,妳說得沒錯,妳的確沒有才華。沒有寫作的才華。』

  承認了。

  終於承認了。

  果然,哥哥認為我沒有才華。只不過這個事實過於殘酷,而且無解,才會選擇說出溫柔的謊言。直到我再三逼問,他才願意坦承。

  真是太好了,找到問題所在了。

  沒有才華。多麼簡單粗暴的答案,但心服口服。

  承認了多輕鬆啊,不需要再懷揣無謂的期望了。

  自己注定如此,就是個凡庸之人。人家是北極星,我只能是北斗七星的其中一個。

  不需要再逐光了。

  『我知道了,早點承認就好了啊。我早就明白,我沒有才華,任何事情都是。』

  冷笑一聲,憤然離去。

  他明明還可以再不客氣一點。

  告訴我不是只有寫作沒有才華。

  我不需要這種溫柔了。

  再也,不需要。

 
 
 
  此後,我再也沒有向他請教寫作問題了──更正確地說,是徹底與他疏遠了。

 
  〈肆〉

 
  十四歲。哥哥十七歲。他開始以筆名「楓羽」在網路上發表小說。想當然耳,佳評如潮,迅速開創一片天;我則是連筆名都沒取,隨便取個暱稱發表幾篇小說,想當然耳,乏人問津。

  不單是因為我不擅長宣傳或社交(培養粉絲),或是寫非主流題材,最主要的,終究是作品質量的巨大差距。

  兩年後,哥哥去讀了醫學院,眾望所歸。縱使父母不在了,但無論是遠房親戚,或是師長同學,人人都期望他去就讀醫學院,成為醫生。否則就是浪費了才能。

  哥哥最喜歡的雖然(似乎)是寫作,但他的成績就讀一流醫學院綽綽有餘,也沒有人認為,他不適合當醫生。

  像他那樣「溫柔的好人」,懸壺濟世再適合不過。

  他不曾問過我的意見,我也不曾想過給他意見。我想不到比念醫學院更好的選擇,這樣的條件,還會選擇念其它科系,踏上其它道路,那絕對是笨蛋。

  他的人生也跟我沒關係了。他上大學後,就會搬出去住,我再也不用跟他同在一個屋簷下了。

  我自由了。

  意識到自己沒有才華,無論如何都只能是他的影後,我就徹底疏離他,他一旦靠近我就會將他推開,跟他漸行漸遠。

  這樣就夠了。他不需要我。他不需要我這個拖油瓶。他一定也覺得我是個跟屁蟲,如今不再追隨他、干擾他,他也解脫了。

  漸漸地,他認清我的態度後,就開始跟我保持距離。除了必要的談話與合作(像是家事分攤,通常是我下廚,洗曬衣服,他作其它雜務及粗活,偶爾他很辛苦會泡花茶慰勞他),我們在家裡像是最熟悉的陌生人。

  我們早已不再需要彼此(更正確地說他從來都不需要我)。

  即便如此,他離家前還是很客套地對我說「接下來妳要自己生活了,要過得好好的」,當我不假思索地點頭,他就如此問我:

  『還是說,我不在妳會過得更好?我一直給妳很大的負擔,對吧?』

  當下我無言以對。無可反駁。

  『我明白了。那真的是,對不起了,我不是個好哥哥。』

  他轉身離去,那是他離家前跟我說的最後一句話。

 
  道別是多餘的。
 

  〈伍〉

 
  十九歲。換我上了大學,喜愛花卉的我,選擇就讀園藝系。

  讀園藝系似乎不是那麼「實際」的選擇,我也可以選擇讀商類,或者法律。但我毫無興趣,對花卉情有獨鍾,還喜歡自己種。事實上,自從哥哥離家後,泡花茶的時間少了,心力逐漸轉移到園藝上。其中最喜歡種的是白雛菊;至於紫羅蘭,雖然很想種,但因環境不適合,只能作罷。

  自己種的花是有限的。因此還是會花很多時間去逛花店、花市、花田甚至是花展,過過乾癮。

  讓花占據我的宇宙,沉浸於花海之中。

  花可以陶冶心靈,種花、賞花變成排遣心情的最好方式。

  與此同時,對於寫作的執著也逐漸轉淡,培育花卉變成最大的成就感來源。

  然而,寫作也成為一種習慣,除了偶爾有靈感會寫點隨筆外,也會寫園藝日記,記錄培育花卉的過程。

  僅此而已。

  寫作再也不是證明自己的事物了。只是一個小小的工具。

  逐漸找到自我價值,有了明確的生活重心。終於打造一艘自己的太空船,於漫漫銀河航行,遠走高飛。

  直至畢業。進入花店工作。哥哥成為實習醫生,仍是互不交錯的平行線。

  但兩條平行線,就在哥哥醫學院畢業後,交錯了。

  他聯繫我,說要一起討論他要投稿的長篇小說,說要當面討論。書名是《白雛菊與紫羅蘭》。

  『我曾說過『希望有天可以寫出以花語為題材的長篇作品』,記得嗎?』

  當然沒有忘記。也不可能忘記。

  『這部作品,我希望能跟妳一起完成。我是因為妳的啟發,才會想創作這部作品。妳喜歡白雛菊,不是嗎?所以我需要妳。拜託了。』

  不要這種時候才需要我。

  我早已不需要你了。

  但是……活了二十多年,第一次被哥哥需要,這是前所未有的機會,或許在找到自我價值的同時,又能一雪前恥的話,這種機會,還不該把握嗎?

  即便自己沒有寫作才能,但若給哥哥一些「建議」,似乎也不壞。

  不會再像從前,單方面接受他的「指教」了。
 

  〈陸〉

 
  在下午茶餐廳見面後(久違見面,距離上次見面都不知過了多久),哥哥打開筆電,給我看文件,娓娓道來《白雛菊與紫羅蘭》的大綱(依舊從容而不疾不徐):

 
  女主角出身魔法師家族,但因沒有繼承魔法血脈,無須繼承家業,只是再平凡不過的少女。她家花園有一株紫色的紫羅蘭,不知何故永不凋謝,自己也對其莫名著迷,甚至憐惜。

  後來為了得知這株紫羅蘭的秘密,進行一番調查,得知了真相──紫羅蘭的前身是過去深愛的少年,她的青梅竹馬。當初由於深愛對方,卻因自己是魔法師家族的繼承人,為了傳宗接代,無法與非出身魔法師家族的青梅竹馬結合。為了擺脫這個宿命,她使用禁忌的黑魔法,以實現夙願──讓自己喪失魔法血脈,如此一來就不是家族繼承人,可以與青梅竹馬結合了。但由於黑魔法難以駕馭,非但沒有實現心願,還被黑魔法反噬身亡。

  青梅竹馬得知後,悲痛欲絕,認為自己是害死愛人的罪人。為了贖罪,不會魔法的他,只能不惜一切,找上了惡魔,與惡魔締結契約,來實現救活愛人的心願──但奇蹟當然需要代價,少年為此化為愛人花園中的紫羅蘭,在愛人死去之前,永不凋謝,只能在花園癡情守望,永遠無法跟愛人交流。愛人也會忘記他的一切,記憶全被改寫。

  這是極端殘忍的酷刑。比一命換一命,直接死去還痛苦──少女是這麼想的。

  為何會是這種犧牲方式?而非「一命換一命」這種直觀的等價交換?少女所得到的訊息是:

  ──我想讓她徹底遠離魔法,無須再受魔法束縛──即便我要被詛咒終生也無所謂,她能不被魔法束縛、不為魔法犧牲,過上幸福的生活,我就心滿意足了。

  這是青梅竹馬在化為紫羅蘭前,最後的遺言。

  這就是他真正的心願,抹消少女曾是「魔法師家族繼承人」這個歷史事實,以徹底重生。這也是為何魔法血脈會消失,記憶會被改寫的根本原因。

  少年的心願根本,是解除愛人身上的宿命,亦即解除詛咒,魔法血脈不見得是上天的贈禮,可能更像詛咒。唯有解除詛咒方能遠離不幸──與之相對的,自己就必須化身為守護之花,代替對方背負詛咒。這是唯一不讓詛咒回溯愛人身上的方法,若自己死去,詛咒就沒有憑依的對象了。

  少年必須活著,煎熬地活著。

  為何是化身紫羅蘭?少女想不明白。

  更無可奈何的是,即便付出這般慘痛的代價,仍無法改變出身於魔法師家族的事實。因果的扭轉依舊是有限的。

  這就是惡魔的交易。付出再多,惡魔也不是萬能。

  少女痛悔不已,一切都是當初想打破身世束縛的後果,是自己,才會讓青梅竹馬可能生不如死。

  如今知曉了真相,少女該怎麼做?


  故事目前停在這裡,後續情節還未確定,這也是見面討論的主要目的,關於後續情節如何發展,及如何收尾。

  對於這個大綱,有種說不出的震撼──或許不是很創新,也沒看到詳盡的情節描述,甚至就連大綱還只是半成品,在此種情況下,尚且無法論斷好壞,但可以肯定的是,目前的大綱異常地吸引我。

  不知何故。

  『妳希望結局是喜劇還是悲劇?』

  哥哥啜飲一口玫瑰花茶,如是問我。

  『……那你希望哪個?』

  『看妳呀。一切由妳決定。』

  『一切由我?』

  『對。剩下的故事,都給妳處理都沒關係。妳可以提出任何意見,甚至不喜歡這個大綱的話,全部打掉重來也沒關係。』

  『但是,這樣不就變成我的故事了嗎?這不是你要寫的故事嗎?而且還要投稿不是嗎?』

  『是啊,但無所謂。大不了,我寫新的故事就好了。』

  我赫然。

  (手邊的玫瑰花茶都忘了動)

  這是有靈感的人的奢侈發言。因為有才華,靈感總是信手拈來,才有資格這麼想吧。

  之後,他傳給我雲端網址,無論是設定集、作品大綱,應有盡有。也有開放編輯,隨時都可以去調整。

  『還有其它問題嗎?』

  臨走前,他最後一次向我確認。我欲言又止,總覺得想說點什麼,卻說不出口。

  (不知從何說起)

  當彼此喝完最後一口玫瑰花茶,就道別了。他搶先一步付帳單後,就離開了,頭也不回。

  下次見面會是何時呢?還會再一起討論嗎?

 
 
 
 
 
  殊不知,根本不該去想──這種機會,前所未有,也不會再有。
 

  〈柒〉
 

  哥哥落軌身亡了。那天討論完,他回程路上發生的。

  在捷運即將進站時,忽然落軌,一切都是來得如此突然。

  有懷疑是自殺,但找不到遺書,歷經一番調查後一無所獲,最後以意外偵結。

  但真的是意外嗎?我不認為。尤其在初次討論作品後就落軌,這怎麼看都不是偶然。但確實調查不出所以然來,也莫可奈何。

  即便大概想過一些可能,但似乎會下意識地迴避而沒有持續想下去。

  作為他唯一的至親,我包辦了他的後事,無論是整理遺物,還是舉行喪禮,幾乎是我一人完成的。

  父母早已不在了。只剩早已不再資助我們的遠房親戚,跟他們關係也很疏遠。如今哥哥也不在人世,沒有什麼親朋好友的我,真的孤身一人了。

  但我不孤獨。早已習慣了。

  在失去父母,與哥哥疏遠後,一直以來都是獨自活過來的。

  只有花會不離不棄,在凋零以前。

  我既不喜歡,也不擅長社交。一直都是。伴隨年齡增長,出了社會,雖然學會待人處世的基本技巧,但僅止於此,始終沒有任何人可以真的踏入我的心房。

  浩瀚銀河,滿天繁星,卻始終沒有圍繞自己的星球。

  已經無所謂了。

  哥哥的離去,似乎沒有想像中痛苦。原以為雖然關係早已疏遠,但念在是唯一至親的份上,至少要流幾滴淚;但沒有,就是在喪禮上,我也滴淚未流。

  媒體記者、警察在訪問我時,我也始終保持平靜。他們總說我堅強,但沒有,並沒有。

  都感受不到強烈的悲傷了,何須堅強之有?

  並非毫無感覺,驚愕、難以置信,都是有的。悵然若失?若有似無,就如想攫住半空的花瓣,卻只有握到虛空一般。

  花瓣總是在手心的縫隙悄悄流逝。

  何其虛無縹緲。

  一切的一切。

  一切都。

  縱使如此,也必須努力獨自活下去。

  為自己而活。

  雖然這麼想,但始終無法忘懷,他所遺留的大鋼──《白雛菊與紫羅蘭》的大綱。當他向我分享故事,甚至說這作品全權給我處理也沒關係後,我更難不在意。

  他也說過──

  ──大不了,我寫新的故事就好了。

  他似乎真的不介意將那部作品留給我,但他說大不了寫新的作品……真的是笨蛋。

  明明再也沒有機會了,是刻意這麼跟我說的嗎?

  真的有那麼「戲劇性的意外」嗎?

  一股難以名狀的感受,竄流通透全身──旋即用力搖頭,將這份強烈的感受收束,壓抑心底。

  埋入心田的土壤中。不能讓它萌芽。

  即便如此,也要順從自己的心意──撇開哥哥真正的死因,至少我完成那部作品。不是為了他,而是為了自己。

  為了自己,必須代替他完成。

  問題是該如何完成?

  打開他留下的文件,一言一字映入眼簾,加深替他(為己)完成的意志,以自己的雙手。

  我想看到故事的結局。

  ──妳希望結局是喜劇還是悲劇?

  哥哥的問題,如今我能回答了嗎?

  我該如何讓故事延續下去?

  幾經一番思考,不知何故,想到這種發展:

 
  少女為了贖罪,不想再讓青梅竹馬為她受苦,決定不擇手段,也要解除青梅竹馬身上的詛咒──但因為不會魔法了,能夠實現願望的,只有惡魔了。她只好像青梅竹馬一樣,找惡魔交易。

  她詢問惡魔讓青梅竹馬恢復人身的方法,惡魔告訴她,唯有立場對換,才能辦到──將青梅竹馬的詛咒轉移到自己身上,換自己化為花朵,青梅竹馬便得以恢復人身,並喪失對她的記憶。

  這是詛咒的輪迴──沒有彼此都獲得救贖的方法,一定必須犧牲自己,作為「等價」交換。少女雖然願意犧牲自己,但問題是,這樣真的可以解決問題嗎?要是哪天青梅竹馬發現了真相,就像現在的她,那是不是又要再輪迴一次了?

  明明是不惜一切,只為救贖對方,但因為這是變相否定對方的願望,距離救贖之路反而越來越遙遠。

  這就是詛咒──無須惡魔多言,少女已經深刻體悟到,他們早已墜入惡魔的陷阱了。

  ──來吧,別無他法了。跟我簽訂契約,實現妳的心願吧──

  惡魔聲聲低語,少女緊咬牙關。

  ──別猶豫了。他不會發現的。他不像妳出身於魔法師家族,有天生的敏感,可以察覺真相。只要妳肯簽訂契約,他就解脫了──

  惡魔再次誘惑少女,少女俯首陷入尋思。當她抬臉,與惡魔四目相交,留意到惡魔邪魅的眼神,她的眼神轉為鋒利──

  ──果然你在騙人。剛才就想到,我們早就掉入你的陷阱了。看到你的眼神我就更加確信,這只是玩弄人的圈套,若厄運真的到此為止,你就不會再被我們需要了。之所以會讓我有發現真相的可能,就是為了讓我來找你許願,讓這個悲劇輪迴持續下去吧?

  惡魔連忙否定少女,但少女逕自說了下去──

  ──願望實現的形式,終究是由惡魔決定的。心願是否會被察覺,也是惡魔決定的。因為改寫因果的是你,不是我們。我們只能在條約都寫不清楚的合約書上簽名,根本沒有任何保障。

  惡魔一時啞口無語。

  ──你真心想玩弄我們的話,絕對還是會留條後路,讓他得知真相的。他一旦得知真相,可能就又重蹈覆轍了。我無法信任你,你可以玩弄我們一次,就可以玩弄第二次。

  ──你沒有道理為善。如果有,你也不會是你。我們也不需要付出這麼慘痛的代價。你能顛覆的因果是有限的,要顛覆一個小小的因果,都需要用相對應的代價去交換了。正因能力如此有限,那不如去享受人們的「犧牲」,而非實現「心願」本身。畢竟心願太容易實現的話,自己就會乏人問津,為了讓自己的漫長生命中有點樂子,便將重點放在「犧牲」身上了吧,而且還是反覆地犧牲。

  少女走上前。

  ──不過,我可以用其它方式來實現心願。既然我變成花他變回人,他可能會遲早察覺真相的話,那麼──我也變成花怎麼樣呢?變成可以與他相伴、心意相通的花。

  ──既然我們都無法一起當人,一人一花也無法心意相通,那都是花的話,或許就可以了吧?

  惡魔瞪大目瞳。

  ──可以實現的話,我該付出什麼代價呢?

  少女的問話,惡魔如此答道:

  ──妳會失去最珍貴的東西──那就是與他的記憶。妳跟他必須重新開始。不只是妳,他也會失憶,你們要重新認識彼此。所謂的『代價』就是要喪失最重要的事物,也就是詛咒。

  ──表面上實現了心願,但無法一勞永逸。像是祈求對方幸福,對方可能終究會因為因果的收束,無法讓幸福永恆。不僅如此,自己所付出的代價,終有一日會反噬自己的願望。就像他為了妳變成紫羅蘭那樣。

  ──他讓妳失憶,忘卻跟他有關的所有記憶,這就是他慘痛的代價。只是妳又想起來了,而且還想反噬他的心願。

  ──但那是只有他變成花的結果。若妳要跟他一起變成花,那你們就得一起失憶,一起失去對彼此而言,最重要的寶物。

  少女回以莞爾。

  ──沒關係。這樣就夠了。這一回,我應該能相信你了,或許你也沒那麼壞,至少還願意告訴我這些。對嗎?

  惡魔瞠目咋舌,似乎展現前所未有的動搖。

  這般反應讓少女安心點頭。

  ──那麼,請實現我的願望吧。

  少女將手放在胸前,流露了無遺憾的笑容。
  
  

  最終,少女化為了白雛菊,與化為紫羅蘭的少年為伴。

  ──總覺得,有種懷念的感覺,說不定我們前世有什麼姻緣呢……

  在某個不知名的未來,他們齊聲笑道──

 
  〈捌〉

 
  完稿後,我以哥哥的新筆名「羽夢」(在他的雲端文件發現的,或許是想以新筆名出道)投稿到數家出版社,在以為都石沉大海之際,終於有一家出版社過稿了,順利出版。

  獲得的反響也超乎預期,雖然說不上是暢銷書,但至少不會滯銷,尤其以這類作品而言,已經很不可思議了。不但是文學書,題材也不大眾,還是處女作,能有這般反響,已經是個奇蹟。

  只是,這些成就都不屬於我。

  那是源自哥哥的構思。沒有哥哥的大綱,我根本不可能完成這部作品,更不可能出道。縱使故事後續是我構思的,但沒有一開始的構想,根本不會有今天。

  沒有開端,就沒有然後。

  這使我不踏實,獲得的越多,越不踏實。大家稱讚的是「羽夢」而不是我。

  我沒有資格繼承「羽夢」這個名字。之所以會用這個名字,是因為我認為這部作品是屬於哥哥的。

  我不該擁有那些,我不該擁有。

  這種虛名使我備感壓力,加上出版社希望我出新書,但我畢竟不是羽夢,實在沒有能力再寫新作了──尤其是背負期望的情況下。

  沒辦法了,再也沒辦法了。

  因為我沒有才華。

  這是哥哥認證過的。

  三年過去,始終出不了新書,我也逐漸被讀者遺忘,或許真的成為他們眼中的「一書作家」了吧──但我連被稱為一書作家的資格都沒有。

  我到底,憑什麼擁有?為什麼他要這麼突然地,留下我一個人,永遠地離開?
 

  〈玖〉
 

  我做了一場夢。

  有關於哥哥的夢。詳細已經記不太清楚了,只記得是在一片花海裡,我這一側開滿了白雛菊,他那一側開滿了紫羅蘭。

  ──為什麼你會在這裡?這是我見到他的第一句話。

  ──妳明知故問呢。

  他微微勾起唇角,向我柔聲絮語:

  『我想告訴妳,妳要相信妳自己,這片花田是因妳而盛開的。不是因為任何人。』

  『你在說什麼?』

  『或許有人先播撒了種子。但沒有人灌溉的話,也不會發芽茁壯,花田之所以是花田,是因為有人灌溉它,而非有人播種。』他淡然莞爾:

  『能有這美麗的一切,是因為妳。是因為妳的努力,才擁有的。』

  我啞然,捧住胸口。

  (為什麼……)

  『所以,請好好肯定自己,好嗎?這片花田,是屬於妳的。我也很謝謝妳願意讓我進來。真的,很謝謝妳,念潔。』

  他終於喚了我的名。

  多久、多久沒聽到了。

  『我相信妳可以更有勇氣地活著,抬頭挺胸地活著,活得毫無遺憾,我相信妳。』

  在我回話之前,他就隨風消逝,連同紫羅蘭的花瓣。

  消逝前的最後一瞥,他露出了前所未見的,不帶一絲虛假的,心滿意足的笑容。

 
  然後我就離開了那片花海,無法流連。

  回歸了清冷黯淡的現實。
  

  為什麼會做那種夢?為什麼?

  是偶然?還是哥哥託夢──

  不禁嘲笑如此想的自己。

  不知多久沒夢到哥哥了,或許在他死去後,就不再夢過……即便有,也幾乎不記得了。唯獨這次記得分外清晰,不知何故。

  要我有自信,說花田是我灌溉的,莫非是指……

  ……這真的是偶然嗎?若真的是託夢,他到底想表達什麼?到底還有多少事情是我理當知道的?

  (哥哥……)

  內心不自覺地呼喚,不等我思考,手腳已經不自覺動了起來,下了床。

  ──我相信妳可以更有勇氣地活著,抬頭挺胸地活著,活得毫無遺憾,我相信妳。

  哥哥這番話,使我在房間四處尋覓,似乎想尋覓什麼。

  真的嗎?我可以更有勇氣地活著,抬頭挺胸立足天地,活得毫無遺憾嗎?

  那我該如何辦到?

  答案似乎若隱若現,但直覺性地行動,淹沒了思考,等到回過神來,已經翻箱倒櫃,翻出了一本破舊的紫羅蘭花樣筆記本。

  以前幫他整理遺物時,似乎有看到這本,但我沒翻開,似乎是下意識地忽視了,就這樣藏到了深處。

  裡面究竟會寫什麼?

  懷揣這樣的疑問,膽戰心驚地打開──是日記。

  不是天天寫的日記。


  清麗的字跡,映入眼簾。

 
  我想好好記錄自己,哪怕不是每天,至少我想將重要的心情記錄下來,這樣哪天我走了,也不是一無所有。

  雖然這樣似乎是留下證據,但我想也無妨,我不想背棄想用紙筆,一筆一劃記錄自己的心情。

  這是日記本的第一頁。


  讀醫學院並不輕鬆。雖然這是理所當然的,但實際讀起來,難以負荷的程度依舊遠遠超乎預期。雖然我過去就有當醫生的夢想,初衷是希望能夠拯救更多的人,尤其是家人。但當我失去父母時,就意識到許多時候,是連父母都拯救不了的。那如果可以的話,至少可以拯救妹妹──我最重要的妹妹。

  即便未曾告訴過她,但促使我讀醫學院的關鍵之一是,希望能在妹妹需要時救治她。雖然我根本沒有把握,能不能有這個機會。


  我怔然。

  (翻了幾頁)


  不知不覺醫學院已經讀四年了,生活忙碌得疲憊。回想起來,雖然我有讀醫學院的動機,像是「救更多人」這樣遠大的想法,但不得不承認,還有個比較陰暗的理由──那就是不想辜負眾人的期望。因為大家都認為我該當醫生,說我這樣的人再適合從醫不過。我無法推拒他們,不希望做出其它選擇後被指指點點,於是就用「我想從醫救人」這樣的想法灌輸自己,逼迫自己下定決心學醫。

  從小到大,旁人給予我太多太多期望,使我逐漸喘不過氣來,但無法掙脫,更無所遁逃。無處可逃,徹底地無處可逃,無論何處都是死胡同。

  或許我可以向下沉淪,如此一來就能遠離眾人的目光,但我辦不到。我沒有勇氣,不願為了這個目的而付出這種代價。或許世俗的「光環」,早已化為枷鎖桎梏了我吧。

  所以我深深羨慕,不受世俗目光約束,勇於追求自己夢想的人。

  像是我的妹妹。

  她今年選擇就讀園藝系,因為喜歡花卉。就這麼單純的理由,因為喜歡花卉。

  她好耀眼。勇敢做自己的人都無比耀眼。

  她也可以選擇其他,但她卻選擇遵從自己所愛,這就是我辦不到的。


  我的雙手開始發顫。

  (翻了幾頁)
 

  或許我不適合做醫生,在很多層面上。我沒有足夠堅韌的心智,對於醫學沒有足夠的熱忱。在成為實習醫生後,更加確信了這一點。

  這樣的我該成為醫生嗎?我很迷惘。但這種心情,沒有誰可以傾訴,沒有人。

  大家總認為我辦得到,因此我得假裝自己辦得到。

  必須像平常一樣保持笑容。

  從容自在、不疾不徐的笑容。

  我真的要做醫生嗎?

  或許比起做醫生,把握點時間心力去寫作,才是我更渴望的。自從我讀醫學院後,時間心力幾乎都被榨乾了。無法再像從前那樣創作。

  重點是要寫什麼?寫很久以前就希望寫的「以花語為題材」的長篇小說怎麼樣?


  原來就是從那時,開始打算的嗎?

  (持續翻頁)


  醫學院畢業後,生活依舊忙碌,但還是盡可能抽空寫作,最近《白雛菊與紫羅蘭》的設定與大綱有了不少進展,雖然距離完成還很遙遠,但內心卻有了前所未有的滿足感。感覺沒有太多留戀了。

  只要完成到一個段落,就是交給她,讓她去完成就好了。

  希望她喜歡這個故事。


  「她」是指我?這些都是在說我嗎?

  (緊咬牙根,手抖到差點翻不了頁)

 
  這或許是最後一篇日記了。(更正確地說是隨筆札記)

  明天我就要跟許久未見的妹妹見面,我會將作品設定跟大綱交給她,相信她不需要我也可以獨自完成。可以的話,這是我獻給她的故事,但剩下的需要由她自己補足。我想給予的不是一整份禮物,而是更多。

  我相信她有寫作的才華。雖然很久以前,曾跟她說「妳沒有寫作才華」,但那是為了不要否定她的努力。當時她的逼問,讓我不得不說出這善意的謊言。諷刺的是,明明是希望她好過點,她卻像是死了心般,自此徹底疏遠了我。

  我發現再怎麼做都是徒然,只能尊重她的意願,與她保持距離。

  或許我重重傷了她。可能一直都在傷害她,我大概知道原因。從她想跟我學一些事情,卻露出受挫的神情,我就明白了。想必我一直都是她痛苦的存在。正因為意識到這點,很早之前就在想,她沒有我就好了。

  她沒有我似乎會過得更加快樂。

  在我離家後,能幹的她也過得很好,越來越獨立。果然她真的不需要我,從過去住在同一個屋簷下,開始各過各的活,就逐漸明白。

  只是我變得更加無足輕重而已。

  甚至多餘。

  她上大學後,也有更明確的目標,應該是找到了自己的價值了。但或許,她還是認為我是礙眼的存在,既然她如此疏離我,想必是很恨我吧。

  我不是一個好哥哥,我不是。

  這樣的我該活下去嗎?除了她以外,我也沒什麼眷戀的人事物,也不願積極去接觸任何人。我不明白為什麼,總覺得這世上沒什麼人真誠待我,我也沒有資格接近他人。

  我理當最珍惜的是妹妹,可我卻無法把握住她。就連至親都無法把握的我,究竟還有什麼資格,去做他人的靠山,做真正的「好人」?

  我根本,不是個溫柔的好人,也不會是溫柔的好醫生。

  這樣的我該如何幫助人?

  唯一能做的是贖罪。

  明天將那些交給她以後,我就能夠,安心地去了。

  至於是什麼方法……誰知道呢?能不被發現是自殺是最好的吧。


或許了無遺憾的
思純


  最後還署了名。

  筆記本咚一聲地滑落地板。

  為什麼……事情的真相,真的是……

  明明可以早點發現,但我卻下意識迴避,直到現在才發現真相?

  我到底在幹什麼?

  這就是他的遺書啊,他的遺書一直留在這裡,卻始終沒有發現……或許他就是不想被人發現,但都記錄下來了,要是當初願意勇敢面對,就也不會拖到現在,才知道他真實的想法吧。

  過去早就想過可能不是意外,但居然是為了這種原因自盡,真的始料未及……

  「……哥哥,沒想到你真的是為了我,才會……笨蛋……我根本沒有那個價值啊,我沒有那麼恨你啊,我只是、我只是……」我哽咽,雙膝跪地:

  「我覺得自己沒有才華,不應該繼續追隨你,不應該當你的拖油瓶,我才會疏離你的啊……你一定一直覺得纏著你問問題的我很煩啊,而且還怎麼學都學不會,是貨真價實的笨蛋啊……這樣的我,怎麼能夠,一直依附光明的你的身邊……」

  聲淚俱下,淚流不止,再也無法壓抑。

  淚水摻雜的不只是悲傷,更多的是愧疚與罪惡感。

  「都是……我的錯,都是我疏離你的錯……讓你以為,我討厭你、我恨你,讓你以為……自己是多餘的,讓你覺得,只要時機成熟了……就可以將作品交給我,然後自己……離開……說什麼了無遺憾……你這個超級大笨蛋!」

  聲嘶力竭地哭喊,看似痛罵著他,其實痛罵的是我自己。

  「為什麼要這樣擅自這樣認定?為什麼要這樣……妄自菲薄……即便我們必然……踏上不同的道路,但也不是這樣……擅自認定自己不被需要的啊!」

  這些話,不只是說給他聽,也說給自己聽的。

  一直以為自己早已不需要哥哥,他死去時也滴淚未掉,以為自己可以坦然接受這些,但其實是因為……自己一直在逃避,不敢面對真相,即便早已隱隱覺得案情絕不單純,但始終不敢將矛頭指向自己……

  一旦發現真相,發現自己真的害死了哥哥,就再也無法忍受了。

  淚水潰堤世界,世界化為汪洋。

  在此其中載浮載沉,浮沉的是分解的身心。

  「這樣留下了我,我該怎麼辦?你離開之後,我沒有更快樂,還更加寂寞。就算我自認不怕寂寞……我為了你,完成了《白雛菊與紫羅蘭》,這應當屬於你的作品……說什麼……獻給我……才不用獻給我這種人……還說什麼說我沒才華是……善意的謊言……你真的是……」哭得語無倫次:

  「那部作品……就算替你完成了……出版了……所獲得的名利,終究覺得不屬於我……就算……你再怎麼肯定我……就算那片花田,是你的託夢……我也……」

  泣不成聲。

  我不能承認,那部作品是我的成就。一旦承認了,等於是把成功踏在他人的鮮血上吧──

  然而……這是否又是辜負對方的好意?如今我明白,那都是哥哥的善意,是他贈予的訣別禮。這種矛盾的心情,不斷天人交戰。

  「我到底……該怎麼做?該怎麼做才是……讓你了無遺憾的方式?」

  即便覺得自己根本沒有資格活著,是害死哥哥的罪人,就像《白雛菊與紫羅蘭》中,女主角認為自己是讓男主角活受罪的罪人那樣。她為了贖罪,曾想自己化為花朵,讓愛人恢復人身。但明白這可能是為彼此犧牲的無限輪迴後,她選擇其它方式,長伴愛人身邊──即便彼此必須喪失記憶。

  問題是,這裡是沒有魔法的世界,哥哥也已經死去,到底是該以死謝罪?還是……

  會不會筆記本還有什麼線索?會不會還有寫什麼內容?

  我不假思索拿起筆記本,四處翻找,翻到最後一篇日記的末頁,看到下方──

 
  追記:

  曾想過要不要把這本銷毀,但不知何故怎樣都下不了手。就想若有被發現的可能的話,不如留下一些話吧。

  若有天這本真被念潔看到,我希望妳不要感到罪惡感,這不是妳的錯,這是我個人的決定。是我自己覺得任務完成了,可以了無遺憾地離去了,才會這麼做。

  所以,無論妳看到這些內容的心情是什麼,我都希望──妳要好好地活下去。不是為了我,是為了妳自己,為了妳這條無比自由,散發光輝的生命活下去。妳一定會比我活得燦爛,相信我。

  就算不是最燦爛的那個,也會是有自己的芬芳──就像白雛菊那樣。

  可以的話,請妳好好綻放妳的芬芳吧。

始終不是好哥哥的
思純


  「哥……哥……」

  筆記本再度滑下,我放聲掩面痛哭,再度無法自已……

 
  〈拾〉

 
  我該做的是什麼?

  在得知哥哥死去的真相後,即便曾想過以死謝罪,但想到哥哥最後留給我的遺言,就決定,還是要繼續努力活下去──至少在綻放我渴望的燦爛之前。

  不是為了哥哥──或為了哥哥也罷,哥哥都能為了我死,那我為了哥哥而活,似乎也是理所當然的。

  他若還在世,一定會希望我繼續創作下去。我自己也不喜歡「一書作家」(偽)的稱號,若要擺脫,唯一的方法是繼續創作,獨自從頭到尾完成一部作品。

  即便不是為了哥哥,也要對得起自己。

  就在今天,編輯跟我說過稿了,距離出「真正的處女作」已經不遠了。

  是用新筆名「予夢」,羽改成予。之所以只改一個字,而且同音,是為了紀念哥哥。雖說如此,筆名意思已經大為不同了。

  不是北極星沒關係,至少希望活得像白雛菊。

  就像哥哥說的那樣。

  唇角微勾,走向陽台,欣賞自己種的白雛菊,含苞待放,就快盛開了。

  若有紫羅蘭作伴就更好了。

  但無妨,在其它地方可以看到紫羅蘭,包括自己工作的花店──紫羅蘭並沒有那麼難找。

  白雛菊即便不能與紫羅蘭相伴,也不是見不到面。

  在我出新書後,一定會帶著新書,作為你的供品的,哥哥。
 
 
 
  約好了喔。


-------------------------------


  一、違的「原創短篇」回來了,本作篇幅又遠遠超乎預期,而且是超乎預期到非常誇張的那種,居然超過一萬四千字,原本想不要太長,一般的四、五千字最多六千字的短篇差不多,結果不斷又不斷地加碼……因為有些橋斷不斷加料,結果就變成這種結果了ORZZZZZ

  二、雖然想過這麼長是否要分篇,但還是希望一氣呵成,所以就決定還是不分篇了(印象中過去也一次發這麼長的篇幅過

  三、後記在此

  四、 總覺得這篇沒想像中悲情,好像比想像中手下留情了,原本想可能是BE之類的,感覺這個結局還好

  大抵如此,就先不說太多了XD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65819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湛藍琴海|短篇|花語|兄妹

留言共 24 篇留言

露娜・葉特
想看後記+1~

01-19 16:43

湛藍琴海
謝謝,我想我會寫的XD01-19 21:56
我的筆名叫123
文字敘述充滿了溫馨,但劇情發展卻十分驚悚!!!老實說最後發展是BE的話不會感到意外

女主即使知道像小說一開始那樣相互交換詛咒的方式是不對的,但自己還是無法堅強的選擇活下去這條路

她選擇與自己的哥哥一樣的道路,以另一種隱喻的方式寫下了自己的故事(匿名創作)

最後自殺。

多年以後,這部早已被埋沒的作品被熟識他們兄妹的友人發現(並得知了白雛菊與紫羅蘭作品背後的事情)

最終友人出資拍攝成了一部真人真事所改編而成的電影幾年這對兄妹


好了,我掰不下去了XD

01-19 17:00

湛藍琴海
這後日談有點怕啊,不過也是一個方向就是了XDDDD01-19 21:57
我的筆名叫123
紀念才對,手機又跳字了

01-19 17:01

湛藍琴海
沒關係XD01-19 21:57
白煌羽
辛苦了(遞茶

01-19 17:05

湛藍琴海
謝謝(接茶01-19 21:58
山梗菜
有時候就算是最親近的家人,也無法完全瞭解彼此在想什麼、有什麼樣的心意呢。

01-19 17:29

湛藍琴海
沒錯,尤其沒有好好溝通的話更是如此。所以並不是同住一個屋簷下,就能拉近距離。01-19 21:59
老周(LeviChou)
1. 我個人覺得,小說大綱那邊文字敘述好像沒那麼清楚,是故意表現出哥哥精神狀態不佳的伏筆嗎?

2. 詛咒論啊,果然又是詛咒論啊(

3. 雖然這次以人設上來說,肯定是哥哥比較接近我會感同身受的角色,可是不知道為什麼,這次我反而對於女主角的想法,有更多共鳴——比如怕成為拖油瓶、覺得自己沒有才華,乃至最後明白兄長心意後的痛徹心扉。不過這也沒什麼不好,而且本來就很正常,或許是因為第一人稱視角也有關係。

只能感嘆,如果兄妹能夠促膝長談,或許結局就會不一樣了。破除詛咒的方式並非誰去為了誰犧牲,而是「理解」。

4. 剛開始看哥哥出現時,我感覺到琴海似乎很喜歡憂鬱型美男子角色,琴海你要不要表示些什麼(是能表示什麼

01-19 17:38

湛藍琴海
1.沒有,只是沒有打算寫很詳細,畢竟只是大綱(雖然之後的反而詳細不少XD

2.包括劇中劇都在說這件事呢,越是深愛對方,越為對方犧牲,卻離真正的幸福越遙遠,這種概念真的很殘酷卻非常迷人呢。

3.主要是呈現女主角心思的部分比較多吧,哥哥就只有最後幾篇日記才有提到。

4.是,我超愛這種的不行嗎(#)要表示什麼喔,也沒什麼,我就是喜歡這種美麗帶著纖細的角色吧。就算不美麗,角色的纖細與脆弱面永遠都是最有魅力的呢。01-19 22:07
菊千代
一開始看到是短篇就想說直接看了
沒想到拉下來還挺長的所以拖了這麼久才看完

因為有時候會有先看作者後記的習慣
本來回去看開頭還以為會是妹妹病嬌的那種BE

結果原來不是啊……

看來每個人對BE的看法真的差很多呢[e27]



不過看到一半就覺得哥哥會自殺了

不知道是風格很像以前的作品
還是因為Flag插太多[e21]

01-21 09:33

湛藍琴海
妹妹病嬌化喔,就某方面來說那也是一種BE(抖

哥哥會自殺這個應該滿好猜的,一開始就破梗告訴你他會死,之後我也沒有要製造爆點的意思,前面就有很多暗示了XD

確實這次風格有些復古處啦,但與其說復古,不如說這些年來核心風格都沒變,我一直很喜歡寫這種風格的作品,這篇也包含了一些個人喜歡的元素這樣。這次就是想好好走自己的正統風格吧(我偶爾會寫一些其它的,實驗性質之類的)01-21 13:51
菊千代
不在人世可以有很多種方式啊XD

01-21 17:24

湛藍琴海
什麼意思01-21 19:00
湛藍琴海
是指不一定是自殺嗎XD01-21 19:01
菊千代
是啊XD

01-21 19:02

湛藍琴海
那可能就是意外、病死、他殺之類的,我覺得那都不是我想呈現的方式,只有自殺才能突顯我想表達的內容吧XD01-21 19:04
菊千代
自殺是主題嗎?感覺有點負面[e8]

01-21 19:14

湛藍琴海
不是啊,重點就是哥哥用了自殺的方式來贖罪,但其實這反而傷了妹妹,讓妹妹一度想不開,但妹妹後來看到哥哥真正的心願後,就知道自己該好好活下去,所以結尾才是那樣了,反而有積極的味道。01-21 19:23
菊千代
自殺算是傷最重的一種沒錯
不過也有其他方式可以達到差不多效果

可能我腦袋選擇支較多
才不會開頭就篤定自殺XD

01-21 19:28

湛藍琴海
呃,如果是其他死法的話都是被動的,我重點不是要虐,而是要讓妹妹覺得對方為自己死感到罪惡感,這是自殺才能辦到的。哥哥必須「主動」為對方死才能達成我要表達的「詛咒論」效果(就是越是希望對方幸福,卻可能會讓對方痛苦)是這樣的概念......

還是不理解的話就算了,我覺得自己已經表達得很清楚了。01-21 19:38
湛藍琴海
更正:是「卻可能『越』讓對方痛苦」01-21 19:41
菊千代
有種方式是妹妹做了某些事情招致哥哥的死亡
我的想法一開始比較偏向這種

是後面有點Flag味才覺得是自殺[e8]

01-21 19:39

湛藍琴海
對,我剛才原本也想說要有罪惡感的話,妹妹不小心害死哥哥也可以。但我重點是想讓哥哥為妹妹「贖罪」,要用死贖罪的話,自殺是最直接的,所以就是這麼寫了,而不是繼續把劇情複雜化。

後面Flag味我是覺得本來就會有吧,重點也不是爆點,所以有點暗示我覺得也好XD01-21 19:49
納蘭映雪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301/fd9e77ed63196bb3ca113d172ab5de32.GIF

01-24 08:13

湛藍琴海
[e12]01-24 09:43
+9神聖騎士卡
邊這次的回應是邊看邊寫的,我想用這種方式呈現觀看整篇文章的心路歷程,也許琴海可能會不太習慣,請妳海函。我有看見後記,不過這次我想先看完主文再看後記,所以有其他心得我也會看過後記之後一併分享。

喜歡擁抱的妹妹,追逐哥哥的光,從這裡透露幾分愛慕。

北斗星與北極星一段的形容很特別,沒在其他地方看過。

自己的存在完全依附於另一個存在,意識到這點想要擺脫,卻怎樣也擺脫不了,因為「擺脫」這個詞,其實才是束縛。

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當認為你需要擺脫什麼,說明你還束縛其中,真正的解脫在意識的一瞬。
當然這不簡單,所以,大部分的人做再多努力還是無法擺脫。

突然出現太空船讓我以為設定是在星際年代,原來是女主的內心小劇場。

原文:『在夢境中的愛、對自身而言的永恆之美,以及──小心翼翼守護的愛。』
花語這段很露骨XD,這兄妹...

原文:『一時半晌,無法透徹了解他話中的涵義。』

都說到這個分上了。
果然,妹妹缺乏對文字的審美與敏感度。(笑)
其實我覺得花語真的充滿了暗示,這種模糊、多解釋又充滿曖昧的特性,是人世間發明最美麗又最惡毒的語言。如果人用花語溝通,一定會讓彼此腦神經衰弱,看來花語只能由花來說了。

很好,父母雙亡了,這下家裡沒大人...(好罪惡的發言)
哈哈哈

01-26 20:50

湛藍琴海
先說聲不好意思,現在才有時間回。這種詳細的留言,我想留到真的足夠有空時一次回,所以讓騎士卡久候了,真不好意思。

越是意識到要擺脫,或許也越是被束縛吧。因為既然要「擺脫」也代表被某種東西束縛住了。

太空船就是個比喻而已沒錯,時代很現代的,絕對不是科幻未來XD

雖然這樣看下來似乎有點露骨啦(?)但我主要是喜歡這種朦朧的美感,後記也有說這份感情並非亂倫之戀,而是一種更純粹的感情,如此而已。01-29 16:33
+9神聖騎士卡


沒有才華,這樣的事情讓我想到有些事,大家心知肚明,不去揭露也許場面不會這麼難看,但是被逼著說出來後,通常事情才會往『早該繼續前進的方向走。』

溫柔的人可能不適合當醫生,我看見最喜歡動物的學生去當了獸醫,面對世上最不可承受之痛。最狠心的人有時候才是最溫柔的?

常看書的人會知道,出現『故事中的故事』通常都起到關鍵作用,會更認真閱讀並且比對蛛絲馬跡,突然在這裡想到惡趣味,把真正要說的故事用這種劇中劇寫出來,會不會讀者看得更認真?XD

哥哥居然死了,這轉折出乎意料,父母雙亡也沒有如我意料有甚麼奇怪的展開,是展開更為緊密的壓縮,壓迫到女主無法喘息的逃離,為我的邪惡心思道歉?不,紳士之魂...

喪禮的一段表現得很好,落寞與孤獨並不是最難受,自己多年來經營的『無感』終於成功,是最無言的。

這是詛咒的輪迴──沒有彼此都獲得救贖的方法,看到這裡我還認真的想可能真是如此,想不到女主如此聰慧,這篇故事寫得很精彩,連惡魔都動搖了。

花海,即便在夢中,但是那樣的場景,為什麼這麼美?

01-26 20:50

湛藍琴海
或許喔,沒有才華是一件很殘酷的事,但遺憾的是,這再普遍不過。才華是相對的,自認有才華,但只要遇上比自己更有才華的人,就會覺得自己或許也不是那麼的有才華。總之,這是一個很難解的問題,或許唯一的解就是看開。

同意醫生那段XD

我覺得劇中劇那段差不多已經把該講的都講了,剩下的就是要實際要演的主線了(?

哥哥死了其實是開頭就有破梗啦,所以可能很多人就是等著看哥哥何時死(X

喪禮如果哭不出來真的不見得是好事,真的不見得。

惡魔動搖超棒的(自己講X

聽說有夢境加持所以會更美,或許是如夢似幻的緣故吧(?01-29 16:59
+9神聖騎士卡
看了哥哥的日記,太過優秀的人,居然意識到自己的存在過於優秀,而把妹妹的生存權給抹煞了。這讓我想到很多科幻電影,關於AI崛起之類的、或者猩球崛起等等超越人類的智慧物種出現,人類總是非常懼怕,機器們為了怕人類反擊,率先消滅人類;猩猩們被迫與人類鬥爭,爭取更廣闊的族群繁衍。這些智慧沒有一個是「愛著人類」的,如果因為很愛他們,了解他們面對更優秀物種的存在會感到壓迫、感到毫無價值,那麼他們會不會自我了斷?

『因為我們實在太優秀了,優秀到讓你自卑,所以我們決定去死,因為我們愛你。』

哇...這麼感人的嗎?哥哥在這部作品中做到了,不是身懷絕症後,遺留一些感人的書信,而是意識到自己的存在壓迫,以及對妹妹的深愛。有些人的愛是『活著就好』,就像很多悲情劇的男女主角,無論如何也希望對方活下去,活著之的品質呢?看不到了,只能在死前說對方一定過得更好,生一大堆小孩、享受人生。(鐵達尼號、搶救雷恩大兵)

本篇的哥哥,愛到不願讓她失去價值地活著,是令人震撼之處,日記所載,確實足份量放在文末的作為重磅炸彈。

妹妹的選擇,我也想到了故事中,一起變成花的結局,那麼很可能一起死亡相伴。

不是北極星沒關係,至少希望活得像白雛菊。
我喜歡這一句,前後呼應,完整注解最後尋找到的生存價值。

琴海說完成後沒有想像中悲情,原來如此,我提供一點想法,因為妹妹自思自想地疏遠哥哥,但是沒有對哥哥造成甚麼傷害,可能是結尾無法大反差的欠缺。

如果相處過程中妹妹故意做了不只一件傷害哥哥的事,被哥哥以無限的溫柔包容承受,妹妹可以依然怨恨哥哥,繼續做蠢事,也會讓結局的炸裂更加深刻?

這只是我一點感想,也許琴海早已有這種想法,只是礙於想要一篇完結,篇幅不方便表現,如果拆成兩三篇讓妳發揮或許可以增加衝擊度,又或者因為專注在妹妹的無情冷漠上、不想讓她變成一個偏激角色,淡然地過著影子該有的生活,減少了她的一些激烈戲份,讓最後的情緒波動在結尾爆發。

再說一次我很喜歡故事中,惡魔與紫羅蘭、少女的故事。在這個故事完結之後,依然很有印象。

01-26 20:51

湛藍琴海
哥哥自以為這樣犧牲,或許可以贖罪,可以讓妹妹快樂,但其實這可能對妹妹是更大的傷害──所幸有留下最後一段話,才能讓妹妹重新站起來吧。

其實沒那麼悲情,主要就是我不想太灑狗血啦(?)如果讓妹妹哭得再更慘,感覺會矯情過頭,不如這樣就夠了,畢竟一直著墨角色有多悲傷欲絕好像也對劇情沒太大幫助,反而可能會浮誇過頭吧,那不如這樣就好。

劇中劇我覺得寫成長篇一定有戲吧,我也不確定XD

十分感謝騎士卡的用心回饋,在後記回的部分我之後再繼續回了,感恩><01-29 17:14
墨染
1.我試著使用段落來說明我的主觀想法,標號數字並不重要。
2.有些句子使用括胡的意義我不太明白,其實是可以寫成敘述句的沒錯吧?
3.刻板的醫生形象與完美超人般的哥哥,不知何故讓我有種濃烈的「故事感」,我無法讓故事中的哥哥更加立體,就算後面反轉回來也是同樣。
4.惡魔與悲劇輪迴不禁讓人聯想到魔法少女小圓,這點應該是作者偏好吧。
5.關於章節
6.我不明白拆成章節的理由是什麼。本作乍看之下挺有設計感的,但我覺得臨門一腳的是,既然要用數字來區分章節的話,盡量控制每篇的篇幅之間不要差距太遠,會有更完善的感覺。對我來說最明顯的是7.9跟8。7跟9都是重頭戲可以理解篇幅較多,於是閱讀下來便會覺得8怎麼莫名得那麼少。(也可能是我下意識的希望每個篇章的字數差不多吧?)就像我現在這種分段就會讓人閱讀起來有很不舒服的感覺。
7.括胡給我的感覺如上句,其實直接用陳述句是沒問題的,甚至後面也有將括胡用於角色心聲......我沒有要戰標點符號每個人怎麼用,但本篇的兩種使用方式讓我有點混淆。
8.哥哥的立體感不足。前面塞了完美的形象,後面再用「其實他...」進行反轉是很常見的手法,可是他想自殺的理由說服不了我。或許海海想用自殺來呈現他的偏執,可如果讀者沒有妥善帶入,只會覺得這位哥哥「缺乏人性」,就像演戲的手偶一樣,我無法為他的死感到動容。
9.情節安排簡直就是海海的教科書。1.不善於用言辭表達。2.犧牲奉獻。3.令人慟哭的大和解與理解,原來他背後...。不曉得是不是看海海的作品久了,本作的走向對我來說很好想像。

  整體而言,我覺得本作極致打磨字詞這點,劇情編排與要素都很像海海的作品,可惜章節的部分讓我分了心,會不會是寫完長篇拉不回短篇的手感呢?至少本作初次閱讀下來並不合我的胃口。可重複讀下來,可以發現一些美的東西,我感受得到這位作者的堅持,想說什麼而且非常具體,就單純故事性上不受我青睞而已。
  以上純粹是我主觀單純的想法,看看笑笑即可。
  這一年來的撰文,海海辛苦你了。

01-27 21:38

湛藍琴海
1.好的

2.這算是一種寫作手法吧,確實硬要寫成敘述句可能是可以的,但有時就是想要有種額外補充的感覺吧?

3.哥哥人性的描繪確實不夠多,我知道你所謂的「故事感」是什麼,雖然後面我有反轉過來,寫出他脆弱的一面,不過顯然不夠,至少對你而言XD

4.能看出這點的你真是太棒了,是的,深深被魔圓荼毒的我,等價交換(第一次喜歡上這個概念是鋼鍊,但魔圓對我而言才真的是發揚光大到讓我無法自拔)、惡魔的交易、命運的輪迴、彼此心願的死結(越是為對方犧牲越是無法逃離詛咒)等概念,真的是無可救藥地深植我心了──是的,無可救藥。變成我最著迷的寫作核心概念之一了吧,只是當然不會每次都寫這種XD

5.跳過

6.其實章節字數個人覺得不一定要差不多啦,我這樣分主要是想要段落分明吧,那為什麼要用這種方式也沒太多為什麼,就是覺得偶爾這麼作別有一番美感(?)你不喜歡的話抱歉了QQ

7.角色心境偶爾用括弧是為了表現出低語的感覺吧,就是那種小小的心聲,那種感覺?

8.除非完全改編故事編排方式(或是加長)不然我覺得可能無解(?)沒有要辯解的意思,我尊重每個人的感受。

9.我也很高興,有這麼了解我的讀者。雖然我不是每次都是這種套路,但我承認,這是我寫作正統的風格,也是我最熱愛的寫作美學。

是不是拉不回短篇手感這倒不一定啦,想表達得很多是真的,也很追求美,但絕對也不是只有美,最重要的是核心概念「詛咒論」(後記也有寫清楚

不會,也感謝你的回饋XDDD01-29 23:12
多感少女❤玉❤

本篇說是「TE」或「BE」私以為都通。見兄妹二人均為對方犧牲、妥協,換來的仍是不變的結局,實深感惋惜,如此交纏扭曲的情感,究竟是「愛」或是「債」,誰可知否?

於生活中,大家總認識個優秀過火的人,從學生時代始,你便能見到學業全通,體育更無所不能的存在,與之相較,頓時自慚形穢;出社會後,漸漸發現此類人才多不勝數,更讓人害怕處在於──比你還努力,但問一句:「給條生路,行不?」

陌生人尚且如此,何況為兄呢?無怪乎念潔妹妹,自卑、自強、生恨,心路歷程舉目共睹,亦為後續悲劇收尾鋪路。

生生死死……死死生生,哥哥光鮮亮麗的背後,藏著太多辛酸血淚,不斷地壓抑自己,只為能符於世人對他的期待,彷彿自己不是自己;妹妹長年不見「陽光」,個性也益發偏執,渴望眾人的關注,那怕只有零星半點。

上述情景,普羅大眾想必多多少少都能有些共鳴吧。然,逝者已矣,妹妹後續所行之事,說到底是紀念哥哥也好,釋懷也罷,終究算是種「自我救贖」的行為,但願該舉能讓妹妹獲得往後餘生的平靜。

話回思純,終其一生,均按著別人劃好的既定路線走著,到頭來寧可一死以換取自己及妹妹的自由,著實有些……不知如何是好,既有勇氣拋下妹妹尋死,又為何不敢嘗試其他方式呢?無解啊,無解。

文內琴海的風格一如既往,細膩,略帶點「陰鬱」,大量出現的夾注號使文章像日記,又或者如念潔的自言自語,很是新奇。

上述拙見,部分或許些微刁鑽,望琴海不要見怪,純粹是近期少語所致,若有不明處,歡迎告訴我,自當補述。

01-28 00:58

湛藍琴海
是啊,身旁有個太有才華的人,活得總是痛苦。妹妹長期在哥哥的光環底下,覺得過於扎眼而逃跑,也是理所當然的心態吧。

自認為尋死才是最佳的贖罪方式,自己也找不到活下去的意義,於是就如此了──這是一個悲劇,難以挽回的悲劇。唯有生者自己堅強,才能夠不製造更大的悲劇吧。

這篇或許真的有點日記感吧,只是時間軸跨很大而已XD

沒關係,我大概可以理解阿玉所想表達的,真的很感謝阿玉的回饋喔XD01-29 23:23
雪依
「Servant 雪依,遵從召喚而來,試問,汝就是我的Master嗎........」

開玩笑的,依照先前和琴海的約定,將對本作進行評文回饋。由於是第一次做評文的工作,若有評得不好的地方,還請多加包涵。


一、就故事的敘事手法來看,本作是屬於意識流的作品,在內容中對主角「我」的情感方面做了大量的描寫,可以看出作者想把內心的世界盡可能地呈現給讀者,但不得不說,在前段的描寫中一下子就出現像宇宙、太空船這些帶有科幻風格的詞彙,讓人感覺有些出戲。這些與外太空相關的詞彙雖然多次在文中被使用,但作者卻沒有進一步解釋這些宇宙的要素跟主角之間的關聯。是哥哥曾經向妹妹提到關於外太空的事情嗎?或是兄妹曾經一起透過望遠鏡遙望遠方星空?因為作者也沒有進一步說明,以致於在閱讀的當下雖然可以理解這樣的描述,卻沒辦法完全融入角色的情感中。

二、在花語的表達方面,哥哥是這樣對妹妹說的:『其它常聽說的還有和平、希望、純潔、堅強等……無論如何,我都覺得她很襯妳。』但是問題來了,在哥哥說出這番話之前,好像也沒有對主角「我」有這方面的描述!在這句話出現之前,我對妹妹的印象大概就是忌妒哥哥的才華、感覺有些自卑、對茶藝略有研究的女生。但突然之間就冒出像是純潔、堅強之類的感想,實在是讓人有些出戲。感覺就像是強迫把主角跟白雛菊的意象作聯結,但聯結的基礎又相當薄弱。相較之下,個性溫柔的哥哥和紫羅蘭的意象就比較吻合。

三、由於內文的部分,也就是劇中劇的部分個人覺得還不錯,於是略過不談。比較有問題的,是哥哥選擇自我了斷這部分。不得不說,都已經當到實習醫生了,也可以說是半個社會人士了,卻因為對自身是否適合成為醫生感到迷惘,以及對妹妹的愧疚,最終選擇結束生命,不管怎麼想,這樣的內容都太超現實了,實際上幾乎不可能發生。當然在小說中這麼寫不是不行,但也應該要安排個比較合理的理由,只為了劇情的需要而造成的悲劇,說實在很難讓人感同身受。

以上是我對這篇創作的一些建議,如果琴海有其它想要討論的,請再跟我說一聲。

01-28 03:54

湛藍琴海
開場白笑死XDDDD
其實我沒說要「評文」啦,可能是「回饋」一詞讓雪依搞混了(?

一、嗯,對我而言那些比喻就是情節過渡用的,之後的情節也沒能延續下去,才會有這種感覺吧。感謝提出,讓我有機會思考這點XD

二、白雛菊的花語很多,倒不一定是一定要女主角跟其完全吻合,主要是其中幾項有吻合就夠了。當然,或許省去一些比較沒必要的象徵似乎也無妨(?

三、這個可能真的比較見仁見智一點(?)我不確定其他人是怎麼看待的,但個人覺得一直沒意識到自己作一件自己不喜歡的事或是一直在隱忍是絕對有可能的,撇開我的想法不說,也可以看看樓下老周的回覆XD

感謝雪依給的建議,讓我有新的角度來審視作品。不過其實不用太嚴肅,純粹的心得交流我也非常歡迎喔,如果還有什麼心得想法都歡迎分享XD01-29 23:34
老周(LeviChou)
又是我。

關於樓上的雪依大大說的:「三、由於內文的部分,也就是劇中劇的部分個人覺得還不錯,於是略過不談。比較有問題的,是哥哥選擇自我了斷這部分。不得不說,都已經當到實習醫生了,也可以說是半個社會人士了,卻因為對自身是否適合成為醫生感到迷惘,以及對妹妹的愧疚,最終選擇結束生命,不管怎麼想,這樣的內容都太超現實了,實際上幾乎不可能發生。當然在小說中這麼寫不是不行,但也應該要安排個比較合理的理由,只為了劇情的需要而造成的悲劇,說實在很難讓人感同身受。」

我覺得現實生活中,「因為能力做得來,所以一直沒察覺打從心裡不喜歡」的案例,是存在的,我也看過。所以我會覺得不是劇情本身有問題,而是哥哥本身角色描寫不夠立體而已。

以上本人拙見。

01-29 17:41

湛藍琴海
我有轉告樓上雪依了,感謝分享意見XD01-29 23:36
七咲千影
大致上來說,這篇感覺上故事的比例運用有點偏頗,所以感觸上可能比較達不到作者想要的效果,至少我看下來是比較難到有感的程度。


首先,開頭的帶入感覺還不錯,可以激起閱讀上對後續劇情的期待,儘管同時也預告了某些展開的可能,但也僅只是無傷大雅的程度,另外數字分段的手法,這次對個人而言是滿方便的設計,感覺多少可以緩和長度上的壓力,能不必急著一口氣看完,閱讀的停頓點也很好找,下次開始閱讀也不用特定回想上次看到哪……。

關於太空船的譬喻部分,這點應該是比較因人而異,個人是比較偏向覺得形容得恰當易懂的感覺,因此這部分對個人而言是比較加分,有把比較現實的心境用另一種形式表達的風味。

故事前半的部分,在營造妹妹的角色方面算很完整,可以看到她在面對哥哥時的各種心境轉變,不過個人覺得花語的部分有些強硬,雖然可以理解作者的意圖,不過畢竟後半的劇情是在體現花語,而不是要以花語來連結劇情,因此個人是覺得花語的解釋可以放在近尾聲之處,由熟悉花卉的妹妹,或者是對該本出版小說有深入研究的讀者來解釋,可能整體感覺會有更多美感。


字數過多,樓下再佔一樓

02-01 03:03

湛藍琴海
先感謝七咲一如往常地用心回饋,以下細回:

這篇完全是妹妹第一人稱,覺得比例運用偏頗是正常的。但對我而言這篇就是妹妹的故事,想純粹呈現妹妹的視角,所以就這麼使用了。

確實,用數字分段跟一般用符號分段的差別就是方便記上次讀到哪,這我倒是沒想到。

了解,太空船的比喻我覺得是否接受應該就是因人而異,能夠接受是再好不過,不能的話也無法勉強。

花語的解釋放在後面也是個方法,雖然放在前面可以當伏筆,但放在後面的話就是疑問終於有所解答的效果,我想是各有所好。感謝建議。02-03 10:39
七咲千影
哥哥自殺的部分,雖然故事中交代的內容來看是為了妹妹,不過感覺上背後也有一種,想找理由讓這個壓得自己快喘不過氣的人生結束這種韻味,光鮮亮麗的天才外表下,也依然有著凡人世俗的煩惱,這部分在後半閱讀日記時的感觸算有到位。

劇中劇的部分,個人的感覺上角色和惡魔的一來一往有些單調,女主角的想法有一種指標性的感覺,雖然過程中有所迷惘,但是後來惡魔的對應感覺也是完全按照女主角的方向走,不過大致上想呼應故事中情節的效果是能感受得到的。

本篇關於妹妹的各種心態描寫,雖然有點太過自卑傾向的偏頗,但大致上各種情感也都有明確地點出來,不過相反地,儘管哥哥有一些對白背後的真意,從讀者的角度能看預判,但是後半日記所能呼應的部分卻幾乎沒有,這使得關於哥哥的整體感觸有銳減的感覺。

個人的觀感上來說,會覺得這篇應該比較適合用交互視角來描寫,第一人稱或第三人稱的視角都行,過程中若是一點一滴地,將兄妹兩人因各自想法的漸行漸遠逐漸刻畫出來,同時對看得到兩人的想法,卻無法幫助兩人和解的讀者來說,也能產生出另一種糾結的韻味,而最後在喪禮或是日記的橋段,或許也能夠有更多的感觸。


最後,這篇從我的角度來看,或許算是一種GE,死亡未必不是一種解脫,而後來也如願幫助妹妹走出陰霾,追記特地交代妹妹要活下去,卻沒有選擇不自殺的這點來看,我是覺得哥哥在人生中也無法繼續掙扎下去了,而這也算是哥哥對自己的人生所下的一種結論,其中故事中有提到,不擅長社交的妹妹找不到任何可以走進心房的朋友,但這個故事看來,我想哥哥又何妨不是如此。

02-01 03:03

湛藍琴海
哥哥就是典型看似光鮮亮麗,但依舊有不為人知的脆弱陰暗面的類型。就某方面來說,或許看似樸素的妹妹,反而比哥哥更加堅強也說不定。

劇中劇因為不盡然是悲劇,所以才會有這種感覺吧?就是惡魔最後還是能在女主角的掌握之中。

關於視角運用的部分,可以理解為什麼會這樣建議,這樣確實也會有不同的效果。不過對我而言這篇就是妹妹的故事,想把妹妹的心理描寫發揮到最大,所以就是這樣的取捨了吧。

這樣的結局或許真的不壞,哥哥或許獲得了解脫,妹妹也有新的人生。他們彼此都很孤獨,孤獨得只有彼此,卻又不知彼此只剩彼此。直到其中一方離世之後,被留下的人才終於意識到了,原來,自己跟對方,真的孤獨得只剩彼此而已──只是對方也走了,自己真的孤身一人了。所幸,無論人生孤獨與否,只要前面有光,還是能夠繼續走下去吧。02-03 10:54
七咲千影
抱歉,再補充一點。

整體結論來說,這篇在哥哥的部分過於缺乏劇情橋段上的呼應,然而妹妹有很多感觸又是因為哥哥的部分引起的,因此整體所能感受到的滿有限的,大概就是在閱讀日記中所提到的,哥哥那些真正的想法時,回顧前面的劇情,會感覺鮮少有呼應效果的橋段。

或許這部分對生活在一起許久的妹妹而言,是有相當深刻的感觸,也能回想起許多呼應該想法的小地方,可是就擷取重點的短篇故事,以及閱讀它的讀者而言,對哥哥的認識上就會沒有那麼強烈,劇中也只能從擷取出來的一點互動來推敲,大概是這種差異吧。

不過在描寫妹妹感情的字句上,個人是覺得滿不錯的,感情一點一點地慢慢抽出來,最後在一次大爆發還滿有張力的,也是一種滿貼近真實的表現。

02-01 03:15

湛藍琴海
了解,整體故事上妹妹的描述真的比哥哥多出太多,所以妹妹的部分比哥哥深刻是很正常的。經過這樣解釋,就更加清楚了。02-03 10:56
鈤守&鈅狐
第一次看的感覺和第二次看感受不一樣呢~~~ >ω<

然後因為平時看的文章比較少,加上自己的表達能力有限...... > <

所以只能說看完之後,覺得這是一個很美的故事~~~ (〃∀〃)
且覺得最後的力道很強~
這樣的結局也留下了不少想像空間~~~ >ω<

02-05 21:17

湛藍琴海
嗯嗯,喜歡的話就好XD02-05 21:4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9喜歡★a7354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2019小回顧... 後一篇:〈白雛菊與紫羅蘭〉後記...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tungtung1999巴友你
不管怎樣!都快過來我的小屋看看我家寵物啊!都好可愛看更多我要大聲說2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