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達人專欄] 【耽美】殺手《紅街》第二十九章 最後的諾亞

作者:牧葵│2020-01-18 07:11:01│贊助:6│人氣:45
第二十九章 最後的諾亞
  
  1.
  胡捻放下電話,轉身走回了陷入狂歡的和室。
 
  這幾乎變成例行的派對,男人們和妓女打鬧著,在酒氣沖天的環境裡滿屋子追逐。妓女被捉住、或身居高位的男人失去了耐心,便強硬地將她們壓到榻榻米上。
 
  笑聲與哭喊聲混合、體液與酒水相溶。那些平日難以討好的黑社會掌權者在這樣的招待下原形畢露,詭異的景象連最荒誕的春宮圖都不敢這麼畫,可這卻是人間──他最熟知的世界。
 
  胡捻繞過了地上交纏的男女,走向和室一角。拳頭上的青筋不自覺地跳動著,他的臉色因扭曲而猙獰,直瞪著角落處被女人們簇擁的胡嚴鳳。
 
  他得殺了那個死胖子。他得殺了他……
 
  「阿捻!」
 
  一道嚴厲的聲音穿過空間,硬生生地扯回了他快被怒火燃燒殆盡的理智。他轉過頭,主座上的中年男人瞇著細長的眼,招手要他過去。
 
  「過來,我有事情交代你。」
 
  胡青泉是如今胡家的大當家,也是胡捻在這兒唯一一個得永遠向對方俯首的人──他的父親。他僵硬地走到胡青泉面前,後者的手一把抓住了他的臉,在暗處,長長的指甲刮過臉頰,胡青泉語氣森然:
 
  「注意你的表情。」
 
  胡捻瞪著那張保養得宜、以黑道而言過於細嫩的臉,惡狠狠地掰開了他的手。胡青泉見狀倒不發火了,只是抽回手後拿起裝酒的玻璃杯,輕輕地笑了聲,看胡捻的眼神充滿憐憫,憐憫當中又包含幾分蔑視。
 
  「這裡都是以後要打點好關係的客人,你還想做什麼呢?」
 
  「他敢碰我的人!」
 
  「……我是不是太縱容你了一點?你要算帳,也給我看看時機!」
 
  胡青泉厭惡地啐了口酒在獨子臉上,後者別開臉、抹掉污漬時幾乎咬碎了牙。這會兒,胡嚴鳳所在的角落爆出了一陣尖叫聲,喝得醉醺醺的男人壓在美麗的女人身上,翹高的肥大屁股如蟲般賣力地蠕動。
 
  胡捻退後了些,可仍站在父親面前。胡青泉眼前剛好是他用力到指節發白的拳頭,他放下杯子,有些漫不經心地問:
 
  「人死了嗎?」
 
  「……被弟兄送去醫院了。」
 
  胡青泉抬頭看了胡捻一眼,搖頭嘆氣,把他推向一邊、好讓自己能將和室內的狀況一覽無遺。他不再正眼瞧他,口氣卻放得平和了些:
 
  「你剛剛太衝動了。我不干涉你的想法,但這是我的場子,我不允許你在這裡鬧事。要報復就神不知鬼不覺地去,知道了?」
 
  胡捻沉著臉並不吭聲,一種莫名肯定的念頭佔據了他的腦海:如果彭澤理是道上的人、又如果他是個「女人」,胡青泉的態度不會如此。
 
  都怪他的動作太慢了。發現彭澤理表現得像認識他找去紅街的妓女,隨後才開始調查……不,或許他根本不該幹那種事。但就算沒有找人冒充紅街的客人,胡嚴鳳就不會找彭澤理麻煩嗎?也不是那樣的吧?
 
  說穿了,全因為他是黑道。
 
  「你要去哪裡?」
 
  胡捻轉身往和室外走去,背後胡青泉的問話他彷彿沒聽見,「啪」地拉開紙門,走出平房。夕陽好似血染紅了空曠平原,血跡沉澱到最濃處,就是幾輛零星停在平房外的黑色轎車。
 
  皆曾用以載運屍身的工具,打從骨架裡泡滿了腥濃的血臭味。
 
  胡捻走向其中一台名牌車,遠處的弟兄看見了他,沒人敢靠近。他逕直來到那輛車的側面,車門並沒有鎖,厚厚的隔熱紙後方隱約有個人形的輪廓。
 
  車門打開,手腳被捆的女人蜷縮在皮椅上,口中唸唸有詞的句子戛然而止,她驚嚇地睜大了眼睛。看清楚來者後,又冷靜下來,低下頭無視了胡捻的存在,口中繼續快速地唸誦。
 
  胡捻才注意到,那是佛家的經文。
 
  「孫定表姊,妳要繼續在這裡唸經嗎?」
 
  「……要不然呢?先是我弟弟發現我違逆了他,現在又輪到你回頭找我算帳了啊。」
 
  「彭澤理被槍擊了,弟兄沒來得及阻止。」
 
  這句突如其來的話使孫定愣住。他說的是那位氣質斯文的老闆──她慢了半拍才會意過來。胡捻半蹲在車門外的身影有一大半都被吞進了陰影中,黑暗裡,表情與音調都變得含糊。
 
  「說不定妳是對的。早點讓他看看黑道的真面目,遠離我們這種人才好。」
 
  她花費好幾秒適應微弱的光線,看清楚他的面孔。那張初看覺得像屠夫一樣的臉,竟然在此刻露出了有點落寞的表情。
 
  「那位先生的情況危險嗎?」
 
  「不知道。子彈沒有直接打進要命的地方,但送醫的時間拖得太長了。」
 
  孫定默然,身體稍稍一動,卻因為使繩子咬入皮膚而倒吸了一口氣。胡捻伸出手貌似想為她鬆綁,在空中忽然又停了下來,轉而扯住自己的頭髮。他苦笑道:
 
  「我沒有要責怪妳那件事的意思。但我現在也沒辦法替妳鬆綁。」
 
  「……我知道,現在放走我反而會招來我跟你的麻煩。」
 
  兩人無話,孫定垂眼看著自己丟了一隻鞋子的腳尖。想到自己淪落至此的原因,不禁感到可笑。
 
  當時胡嚴鳳本來要她給彭澤理下毒,幾番波折,最後她不但帶了那兩人來到平房,還把毒粉整包沖進了下水道。結果她仍沒能阻止弟弟惡意的計畫,胡嚴鳳打定了主意、要藉彭澤理報復胡捻。
 
  對於背叛自己的姊姊,事實上孫定也不知道胡嚴鳳怎麼打算,事情暴露時最讓她受傷的不是他的暴怒,而是正好在場的張子亭,看她的那種眼神、充滿怨懟與不諒解。
 
  她當下便覺得胸口被刺了一下,隨之而來的厭倦感更是沉沉地壓上心頭。
 
 
  「接下來胡嚴鳳大概就會想辦法處理掉妳。我可以盡量幫忙,至少拖到妳父親回國。妳自己怎麼打算?」
 
  「算了吧。我真的……對這些事感到煩了。」
 
  她父親就算回來也未必願意袒護她,況且她根本不想受黑道庇護。
 
  胡捻站在那兒,西斜的太陽完全沒入地平線,四周不用片刻便轉為全暗。孫定閉上眼睛,靜靜地等待著對方離開。
 
  過了良久,胡捻卻只是站起身,從口袋裡抽出了某樣東西。
 
  「要是妳樂意的話,我剛倒是想到了個很爛、但一定有用的辦法。」
 
  孫定打開眼,看見靠近自己的摺疊刀,她完全呆住。等到回過神、正想出聲阻止,銀亮的刀鋒卻已迅速割斷了腕上的繩子。
 
  麻繩無聲散開,她驚愕地抬起頭,聽見胡捻開玩笑地說道:
 
  「我們通姦吧?」
 
  有幾秒的死寂,她旋即激烈地否決:
 
  「太荒唐了!」
 
  「那妳有辦法保住妳自己嗎?別傻了,我還要妳幫我處理妳弟弟呢。」
 
  「我不是你們的道具──」
 
  「隨妳怎麼想,不做點什麼,會危險的可是妳。」
 
  孫定咬住了唇。對方蹲下身幫她把腳上的繩子割開,短刀不經意地碰撞到假肢,清脆的聲響一下子便沉入夜色中。
 
  手腳頓時輕鬆了不少,但孫定沒有半點解開束縛的感覺。她不認為胡捻有好心到沒事願意幫助她,眼下她即便擺脫了胡嚴鳳,也只是走進另一個囚籠,這輩子她根本不可能脫離家族的掌控。
 
  胡捻如同能看穿她的心思,收起刀,站直身體的同時、他把聲調放低了:
 
  「撇開別的不說,其實我是真有點理解妳。」
 
  「……理解我?」
 
  「是啊。妳說說看,扣掉反感我這種理由,為什麼妳會那麼在意紅街老闆,甚至那時會帶他來這裡?」
 
  因為他和他身邊的朋友,看起來一點都不屬於這個地方。孫定心裡反射地冒出答案。
 
  眼前的男人見著她的神態變化,笑了笑,側身把手插進口袋。面對遼闊的平原,突來一陣大風,撩起他鬢邊的頭髮,他瞇眼看著遠方,從牙關間一字一頓地迸出話:
 
  「對,他不該在我這種人身邊。但現在──那可是我的情人!我看著他整整十年,他終於在我身邊,難道我要放棄他、讓他回到他該屬於的那個世界?就因為跟我一起會有那種垃圾傷害他?」
 
  胡捻一拳砸在車門上,車身板金直接被砸出了凹陷。孫定一陣毛骨悚然。此刻,胡捻又回歸到她對他最初的印象。這哪裡還有半點正常人的樣子?他壓根是頭抓狂的野獸!
 
  「妳如果怕麻煩,不想對付胡嚴鳳也無所謂。就告訴我張子亭那女人現在又被藏到哪裡去了?」
 
  「我不會說的。」
 
  胡捻一瞬間僵住了。孫定渾身發抖,即便腳使不太上力,她仍扶住車門艱難地站起,直視著胡捻那張臉,她幾乎是吼道:
 
  「別拿我跟你們相提並論。我清楚你們這些人折磨女人的手段,我永遠不可能協助你做那種事!」
 
  她吼完,整個人喘了起來,忽然放開車門,向離開的路搖搖晃晃地狂奔。短短的十來公尺,她差點跌倒了好幾次。可她依然拖著殘廢的腿,用別人輕易便能追上的速度,試圖要離開這地方。
 
  胡捻下意識地準備掏槍,指尖碰到了槍柄,才猛地回神,理智也總算回到腦袋。他看見孫定因不穩而顯得滑稽的背影跌入草叢中、又勉強爬起。平房那頭的兄弟被驚動,跑出了門外。
 
  「那不是……哎,組長?」
 
  緊跟在黑道弟兄後方的正是胡嚴鳳,他抓著槍,想都沒想地打開保險,因酒精與性有些歪斜的槍口對準了孫定,眼看就要扣下扳機──
 
  「你敢!」
 
  另一個方向爆出了怒喝,胡嚴鳳一個激靈,扳機扣下去、準心卻歪了。子彈「咻」地射入地面,濺起草屑與泥土。再看聲音傳來的那個方向,胡捻同樣拔出了槍,直對著自己的表哥。
 
  胡嚴鳳一下子醒了酒,他拉了拉滑落的褲頭,放下槍,衝著胡捻冷笑:
 
  「這又是什麼?咱們的繼承人還沒正式成為當家,就要來插手分家內部的事了?」
 
  自他和張子亭達成同盟,說話便有了底氣。他以為胡捻會看清楚局勢,乖乖對他低頭──
 
  砰!一發擦過耳朵的子彈打破了幻想,他頓時呆立在原地。胡捻一步步地走近,來到他面前、一把揪住了他的領子:
 
  「你當我真不敢殺你?你已經忘記孟偉的下場了吧。我根本不必找到你派槍手傷害彭澤理的證據,我可以直接把你丟進焚化爐,讓你親眼見識自己從腳尖開始化成灰燼。」
 
  「你、你沒有資格……」
 
  「呵,我當然有。你就去追孫定、或再讓張敬志的女兒接近彭澤理試試,看他們要保她,肯不肯連你一起照顧照顧?」
 
  胡嚴鳳驚恐地瞠圓瞳孔,眼裡映出胡捻臉上的神情。後者扯開了冰冷的笑容,大概沒有人會懷疑他可以直接在這裡殺了自己的表哥──
 
  「胡捻!」
 
  門口傳來騷動聲,兩人轉過頭,只見胡青泉臉色鐵青地站在門前。原來是胡嚴鳳的部下眼見情勢不對,進去找來了大當家。
 
  胡捻放開手,退後了幾步。他知道,父親和表哥是因為他回歸了家族、察覺他需要家族的勢力,才會漸漸對他變得毫無忌憚,可當前的局面早違背了他的初衷。
 
  他接受黑道的身分,本是為了保護彭澤理。
 
  「……真好笑。」
 
  胡捻面無表情地拋開槍,隔著一段距離,與胡青泉沉默地對峙著。
 
  時間好似過了很久,零碎的念頭慢慢在他心裡沉澱下來。從過去至今,胡捻既是清潔夫也是殺手,但即便是近日為家族除掉一些敵對的人物,他也總不願意冒太多險。
 
  內心深處,大概仍會擔心有一日彭澤理回到「正常」的世界,而他去不了那個地方。
 
  可現在似乎到了他必須完全拋身於黑夜的時候了──他需要籌碼,為真正接下胡青泉的位置做預備。唯有如此,他才能在陽光不曾眷顧的世界劃出一塊天地,讓那個人放心地生活。
 
  胡捻長舒一口氣,緩緩地咧開嘴角:
 
  「父親大人,您來得正好。」
 
  在場的所有人皆愣住,他環視了他們一圈,抓了抓腦袋,突兀地大笑:
 
  「我啊,想跟您來個小小的交易。」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65676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gjo394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耽美】殺... 後一篇:[達人專欄] 【耽美】殺...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kuroshiro????
哈六魁首~六魁首~~索蘭~索蘭~~♪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8:01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