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 GP

【DG:故事回憶錄】第七章“前往門的彼端5”~亞瑟的選擇與神聖之門故事的終末

作者:那河洸│2020-01-18 02:53:36│巴幣:10│人氣:373
[20]聖神亞瑟和創醒之聖者的談話

以曾經是自己根據地為模型打造的地方,聖神亞瑟正坐在寶座上。

他的故事的起點,是從下著雪的神聖之夜時與親友(聖誕老人)的邂逅。兩人的溫柔(聖誕老人的父親尼可拉亞瑟的母親伊格蓮)所招致的“被註定的邂逅”,決定了亞瑟成為王的生存之道。



●摘自“♯01 前往門的彼端:聖神”

模仿神界而被創造出來的理想鄉阿瓦隆。獨自一人坐在最深處寶座上的聖神亞瑟。在注視著終結的世界的同時,他究竟在思考些什麼呢。究竟在想什麼呢。知道他心中所想的只有他一人。於是,最後一幕上演了。

●摘自“♯02 前往門的彼端:聖神”

回想起來,那是條短暫的路。而且,也是條漫長的路。一切是從下著雪的神聖之夜開始的。從兩個人的溫柔中誕生的與親友的邂逅。以及,他因那場邂逅而被註定了的生存之道。他所選擇的王道。王者不能讓子民看見軟弱的一面。

成長之後的亞瑟被招募進世界評議會,成為了統治常界的聖王。

抱著犧牲自我的覺悟,在神聖之門失去蹤影的聖王亞瑟,先是成為了墮王,後來又成為了神。
神在賜與王與子民恩惠的同時,也會給予試煉。亞瑟將北歐神送到了常界,給予人們試煉。

●摘自“♯03 前往門的彼端:聖神”

不久之後王墮落到黑暗中。即使墮落了,王仍注視著希望。那希望帶來了成神之道。沒錯,為神者不能讓王看見軟弱的一面。「所以我決不能止步不前。因為,那就是所謂的神這種存在。」

●摘自“♯04 前往門的彼端:聖神”

神在向王、向子民施予恩惠的同時,也必定會施予試煉。那究竟是正確的,還是錯誤的呢。沒有討論餘地。因為那便是神的存在意義。給予「現在」的世界試煉。然後作為補償,所施予的恩惠則是重生的世界。那便是世界之理。

世界的決定者,也就是眾神們,從遙遠的往昔開始就為了引領人們前往更好的世界而不斷的讓世界反覆重複著崩毀與重生。

聖神亞瑟成為了世界的決定者,也是被稱作為被世界之理所排斥的“例外之決定者”的特殊存在。

●摘自“♯05 前往門的彼端:聖神”

從神話時代開始,世界便總是反覆重複著崩毀與重生。對此抱有疑問的神明很少。沒錯,直到這次的世界誕生,為了「現在」而戰的人們出現為止。然而,為何這次的世界會想要脫離那輪迴的齒輪呢。

亞瑟由於是被神所撰寫的存在的妖精之王和人類女性伊格蓮所誕生的禁忌之子,因此被隔離養大。

但是作為親友的聖誕老人給了他小玉,還有阿爾特琉斯的名字,開始作為一個人而活著。

被世界評議會招募之後也是,在特務機關裡與圓桌騎士(Nights Of Round)之間的愛情和羈絆一同活著的亞瑟,在成神之後也很清楚自己該盡的義務。

●摘自“♯06 前往門的彼端:聖神”

由於無數的因果彼此交織,而誕生下來的禁忌之子。而且也是,被許多的愛所圍繞,而誕生下來的禁忌之子。正因如此,只有這孩子在理之外。「是啊,我所能做到的,已經只剩下這麼一點了。那又是為了什麼呢。」

「請務必讓世界和平。」「請務必讓世界充滿幸福。」不論哪一個,都是亞瑟曾經的冀望。

●摘自“♯07 前往門的彼端:聖神”

「還是說,是為了誰呢。」亞瑟僅僅是,在注視著步向終結的世界的同時,看清自己所應當去做的事。「請務必讓世界和平。」那是,過去他所抱持著的希望。「請務必讓世界充滿幸福。」那也是,希望。

在這樣子的亞瑟耳中,傳來了赤音一行人走近的腳步聲。

「他們,是希望呢,還是絕望呢。」向著亞瑟提問的正是創醒之聖者創醒之聖者既是世界的決定者,也是將神之血分給亞瑟父親歐貝隆的存在。


●摘自“♯08 前往門的彼端:聖神”

一步一步,逐漸接近的腳步聲。那腳步聲有七道。「看來,那些傢伙們終於要來了。」表情認真的亞瑟的嘴角稍微上揚了些。「他們,是希望呢,還是絕望呢。」說出這句話的,是悄無聲息地現身的創醒聖者。「好了,是哪一方呢。」

「層層相連的悲傷連鎖,要將其終結什麼的是辦不到的。然而,即使如此你還是期望的話,就讓你看看那樣的世界吧。」在『現在』的世界終結之前,不斷向亞瑟發言的創醒之聖者
接下來,神聖之門<Divine Gate>出現在了亞瑟的面前。


●摘自“♯09 前往門的彼端:聖神”

「所謂世界的終結,總是悲傷的。」面無表情,說著不像是他會說的話的是創醒聖者。「你現在,究竟在注視著哪一方。」沒有面向亞瑟,直接對他提問的也是創醒聖者。「我想看到的景色,從以前到『現在』都不會變。」

●摘自“♯10 前往門的彼端:聖神”

接著,創醒聖者繼續說道。「層層相連的悲傷連鎖,要將其終結什麼的是辦不到的。然而,即使如此你還是期望的話,就讓你看看那樣的世界吧。」被映照出的世界。「這就是你所認為的理想世界喔。」在那裡飄浮著一扇門。

●摘自“♯11 前往門的彼端:聖神”

僅僅是空無一物的空間。飄浮在其中的門。那門看起來就如同眼睛一樣。而且,在那眼睛裡沒有映照出任何事物。「這就是,我等神聖之門(Divine Gate)所注視的世界。在我們的眼中,決不會映入任何事物。因為那會讓世界停止前進。」

創醒之聖者不斷訴說著重新創造世界而為了眾生萬物著想等話語,以及斷絕悲傷的連鎖,便等同於讓世界停止進步之事。

對此亞瑟則同意道「這樣啊,我也是這麼想的。」,並繼續說著「不,或許應該要說是『曾經這麼想過』比較貼切吧。」。

●摘自“♯12 前往門的彼端:聖神”

「斷絕了悲傷的連鎖,那便等同於讓世界停止進步。所以,那個世界裡甚麼也不存在。因為那個世界已經斷絕了。正因如此,我們有必要重新創造世界。對,因為這是為了眾生萬物著想。」

●摘自“♯13 前往門的彼端:聖神”

「這樣啊,我也是這麼想的。」亞瑟如此答道。「不,或許應該要說是『曾經這麼想過』比較貼切吧。」亞瑟如此更正。「不對,事到如今再說什麼也不會有所改變。」亞瑟如此續道。「你究竟,在想著什麼呢。」

「我只是要做我必須去做的事罷了。」對於亞瑟的說法,創醒之聖者則回答「即使明知那會造成這個世界終結?」。

亞瑟則繼續回道「即使如此我也無妨。」,「就算世界將要走到盡頭,也會生出新的嫩芽。不久之後將會綻放花朵。我相信那份可能性。那就是我所看見的希望。」訴說著就算自己會犧牲也會相信著『現在』的世界的可能性。

●摘自“♯14 前往門的彼端:聖神”

「我只是要做我必須去做的事罷了。」「即使明知那會造成這個世界終結?」「啊啊,即使如此我也無妨。就算世界將要走到盡頭,也會生出新的嫩芽。不久之後將會綻放花朵。我相信那份可能性。那就是我所看見的希望。」

曾經在亞瑟身上消失的自己的愛,以及仍然遺留的慈愛。創醒之聖者領悟到這正是“亞瑟=世界之理外側的存在”的理由,並說道「你這個存在,並不存在在世界上。」。


●摘自“♯15 前往門的彼端:聖神”

「為了這樣,你甚至要犧牲掉自己嗎?」從亞瑟心中被抽離的情感。已然失去的對自己的愛,遺留下來的是慈愛。沒錯,那正是因為他是處在世界之理之外的存在。「我總算明白了。你這個存在,並不存在在世界上。」

創醒之聖者塑造了這個世界,而塑造了亞瑟的,則是世界的外側。

亞瑟的目的是,對神聖之門<Divine Gate>進行干涉,並讓他消滅。

之所以亞瑟會這樣計劃是因為他是理之外側,也就是唯一的“世界外側的存在”。正因為存在於世界的外側,才有可能對司掌世界內側的神聖之門進行干涉。

就像是有入口的話就會存在著出口,內側的存在就代表著外側的存在。成為外側存在的亞瑟,企圖消滅神聖之門

●摘自“♯16 前往門的彼端:聖神”

過去,稱為聖王亞瑟的存在無庸置疑地存在於世界中心。然而,他的心看似存在於這世界之中,卻並不存在於此。若說創醒聖者塑造了世界本身,那亞瑟所要塑造的,便是世界之外。

●摘自“♯17 前往門的彼端:聖神”

理之外,對,唯一存在於世界之外的亞瑟。他所應完成之事。那便是從世界之外干涉世界之理。亦即,對司掌世界之內的神聖之門的干涉。毀滅。「如果是現在的我,應該能辦到吧。沒錯,辦到我應該去做的事。」

「果然,這世界不需要什麼神聖之門。正因如此,我要給這反覆重複的崩毀與重生的歷史劃下休止符。以活在『現在』的生命作為賭注。」曾經選擇過的墮落之王(亞瑟)的成神之道。那決不是絕望之道,而是希望之道。

●摘自“♯18 前往門的彼端:聖神”

過去,墮落之王選擇了成神之道。那絕非絕望之道,而是希望之道。「果然,這世界不需要什麼神聖之門。正因如此,我要給這反覆重複的崩毀與重生的歷史劃下休止符。以活在『現在』的生命作為賭注。」

知曉亞瑟企圖的創醒之聖者說道「既然如此,我藉由吞噬你,便能成為完整的存在了吧。」,亞瑟則答「讓我把這話原封不動地還給你吧。沒錯,一起合而為一吧。成為神聖之門——」。


就這樣,亞瑟創醒之聖者,選擇了合而為一。
成為“完整的存在”究竟是亞瑟還是創醒之聖者。在答案尚未水落石出之際,赤音一群人已經到達了王座,尚待故事後面揭分曉。

●摘自“♯19 前往門的彼端:聖神”

正如同因為有入口才有出口一樣,因為有內部才有外部的存在。「既然如此,我藉由吞噬你,便能成為完整的存在了吧。」「讓我把這話原封不動地還給你吧。沒錯,一起合而為一吧。成為神聖之門——」


21]精靈王們的決心


到了王座大廳的赤音等人,他們看見的既不是亞瑟也不是創醒之勝者,而是只有「一個」人影。

「歡迎你們,來到神聖之門大廳。就好好接待你們吧,沒錯——由我來接待你們。」那個存在將自己稱為“愛之統治者”。

●摘自“♯20 前往門的彼端:聖神”

赤音等人抵達了王座大廳的入口。金色的瘴氣從厚重的門後溢出。沒錯,亞瑟就在這扇門後。下定決心推開了門。被空置的寶座。僅有「一個」人影。「歡迎你們,來到神聖之門大廳。就好好接待你們吧,沒錯——由我來接待你們。」

●摘自“♯01 前往門的彼端:心願的盡頭”

亞瑟不在那裡。注視著赤音等人的是愛之統治者。「他已經不在了,因為我就是他,他就是我。」然而,從那言談中傳達出一項事實。沒錯,就是亞瑟已經遭到吞噬的事實。「要和我一起,見證世界重獲新生嗎?」

「他已經不在了,因為我就是他,他就是我。」赤音等人從那些話中,發現亞瑟已經被創醒之聖者吞噬了的事實。

●“愛之統治者”的個人資料

由一份又一份的小小的愛所形成的小小世界。然後,不久之後誕生出巨大的世界。純白色的世界,作為裝飾的地圖,以及愛上了世界的少年。少年年歲漸增,並且愛著世界。不久之後,他為了世界而獻出了生命。而那也是,由小小的愛所造出的世界。被神聖之門所包覆的生命。一切,都是為了消滅神聖之門。

●“再創之瞳” 的個人資料

映照在那眼瞳中的世界。每個人各自的世界。以這樣的世界所形成的世界。只要是擁有生命者總有一天都會察覺到吧,自己所應當生存的世界。即使是渺小的世界,那也是無比重要的世界。以及,為何,這個世界如此重要呢。為何,會愛著這個世界呢。一切都是為了願意愛著自己的人們。

愛之統治者的背後漂浮著神聖之門。並且,可以說是亞瑟心臟的狂騷獸小玉,身體逐漸的幻化成了光芒。

「難道那傢伙(亞瑟)的心,已經,在哪裡都不存在了嗎?」。怒不可遏的赤音一群人。他們與精靈王交頭接耳,決定與愛之統治者一決生死。


●摘自“♯02 前往門的彼端:心願的盡頭”

赤音等人,只能呆站在原地。飄浮在愛之統治者背後的,是神聖之門。「喂,怎麼會。」蒼人察覺到了異狀。小玉的身體,逐漸化成了光芒。「難道那傢伙的心,已經,在哪裡都不存在了嗎?」

●摘自“♯03 前往門的彼端:心願的盡頭”

「開什麼玩笑啊。」赤音怒不可遏。「啊啊,將那份憤怒發洩出來就好。」宛如依偎在赤音身旁一般現身的伊芙莉特。「讓我來告訴你吧,你曾愛過的世界,果然就是你應該去愛的世界啊。就用我這拳頭來告訴你吧。」

伊芙莉特為首的精靈王們,繼承了由歐貝隆所給予的禁忌之血,也承擔了其詛咒。
就算會面臨永遠的孤獨,精靈王們也決定要繼續守護『現在』的世界。


●“炎茜精伊芙莉特” 的個人資料

「真的,可以嗎?」聖精王如此問道。「啊啊,大家都是這麼打算的。」伊芙莉特如是答道。精靈王們一起點了頭。由被撰寫的存在授予的禁忌之血。那是個詛咒。「請讓我們,也承擔這詛咒吧。我們的心是一樣的。請讓我們一起,為了『現在』的世界而戰。」

●摘自“♯04 前往門的彼端:心願的盡頭”

「沒問題的,他一定會回來的。」如此說著的是伴在蒼人身邊的溫蒂妮。「相同的血脈,能感受得到這一點啊。」溫蒂妮所繼承的詛咒。那也是亞瑟所繼承的詛咒。「所以我們,只要做我們應該做的事。」


●“水蒼精溫蒂妮” 的個人資料

溫蒂妮她們察覺到了,將禁忌之血分享給她們的意義。「我們,想必會成為永恆的存在吧。但是,那樣也沒關係。我們接下來,也得一直守護著『現在』的世界才行。竟然能夠辦到這麼重要的任務,我覺得是非常棒的事。即使,不久之後將會迎來永恆的孤獨。」

●摘自“♯05 前往門的彼端:心願的盡頭”

「喂,師傅。我有點興奮啊。因為,我現在就要來拯救世界了喔。這種事,一定不會再有第二次了。」「嗯,要努力不讓它再次發生喔。那樣才是,我的得意門生哪。那就,盡情地奔跑到底吧!」



●“風翠精希爾芙” 的個人資料

「這是為了我們可愛的徒弟們啊。」希爾芙一如往常地笑著。「當然,那些孩子們也是明白一切之後,才推了我們一把。所以,我們才做了選擇哪。不,應該說因為有那些孩子們在,我們才能做出這樣的選擇呢。再說了,我們可沒辦法做出只讓王承擔罪業的那種選擇啊。」

●摘自“♯06 前往門的彼端:心願的盡頭”

「我相信著。」燐火沒有問她相信著什麼。「我想聽到的話,不是永別啊。我想講給他聽的話,也不是那種話啊。我想和大家一同歡笑。我跟爸爸和媽媽、父親母親和姊姊,以及,哥哥。」

 

●“光陽精燐火” 的個人資料

被授予燐火的禁忌之血。重新獲得的肉身。然而,那絕非值得喜悅之事。「這份詛咒,就到我們這裡為止吧。」聖精王靜靜地回望著她們。眼看著就要脫口而出的話。「不,您沒有必要說出那句話喔。所以請您務必,只注視著『現在』的世界吧。」

●摘自“♯07 前往門的彼端:心願的盡頭”

「你已經變得能露出這樣的表情了呢。」暗影溫柔地注視著小紫。「是啊,我一定是變了。所以說大家,都是能改變的。曾經流過許多的淚水,所以我現在才會在這裡。可不能讓那些淚水就這樣白流了啊。」

 
●“闇紫精暗影” 的個人資料

「或許,稍微有點可怕。」暗影如此吐露心聲。「但是,害怕的一定不是只有我而已。不是只有我們而已。大家一定都很害怕。跟各種恐懼對抗著。所以,我得為大家帶來安寧才行。沒錯,所以我會克服它。」恢復了笑容。「為了『現在』的世界,也為了大家的安寧。」

●摘自“♯08 前往門的彼端:心願的盡頭”

銀次舉起了裝置。「大家為我鋪出來的道路,到了最後就算破壞得亂七八糟也可以吧?啊啊,直到現在我一直忍耐著。」在他身旁溫柔微笑著的是零。「我們有見證真實的義務。因為就算是這樣子的我,也還是『現在』的世界的希望啊。」



●“無銀精零” 的個人資料

「為什麼呢,明明是詛咒卻如此溫暖。」那並不是因為重獲身軀,而是因為聖精王的心意注入了那軀體之中。「那麼,該出發了吧。」再次回到裝置裡的精靈王們。「請一定要帶給他們力量。帶給他們能夠對抗世界終結的力量。」祈求的願望只有一個。「我們要一直活下去,在永不終結的『現在』的世界裡。


【角色聚焦】精


●高野筆記

繼奧茲之後終於迎來了再醒的精靈王。在採訪的時候就已經透漏了太多,雖然有想過應該會被猜到吧,就算這樣應該還是個能夠給予驚奇和喜悅的再醒吧。
做為內容只想傳達“三年半的集大成”這件事。所以在服裝上也沒有做太大的改變,就是在再醒前的基礎再做昇華而已。

為了那些在遊戲初期為了精靈王而開始的玩家,在故事的最後也想要讓精靈王能夠切合進主線,就是這樣充滿著“感謝”的心情的角色們。
●設計人的一言(UCMM氏)

內容既是“三年半的集大成”,也是自己在這遊戲中第一次著手的系列,迎來了再醒。
因為與原本的畫主題不變,反而更容易能看出來自己三年半以來的變化,想著能帶來新鮮感與懷念的感覺就好了的想法而完成的。

意識著從主角視線看過去的她們,我認為應該是變成了想要對她們說「歡迎回來」的畫了吧。



[22]與愛之統治者的戰鬥


「開始吧,終結的起始。最後的審判。」對於打算終結『現在』的世界的愛之統治者赤音等人一同舉起了裝置。

對於什麼都缺乏關心的銀次,被包覆在幽暗深沉的「黑暗」之中的小紫。但是,銀次擔任了最高幹部的職責,小紫則被溫柔的黑暗所包覆,為了追尋在黎明之後的「現在」而戰。

六位少年少女,為了各自的「現在」而向愛之統治者決戰。


●摘自“♯09 前往門的彼端:心願的盡頭”

「開始吧,終結的起始。最後的審判。」世界迎向終結。迎來終結的世界。將要重獲新生的世界。赤音等人一同舉起了裝置。「我們的旅途就到此為止了。大家,到現在為止都謝謝你們了。那麼,要上了喔。為了讓『現在』的世界活下去。」

●摘自“♯10 前往門的彼端:心願的盡頭”

「沒有想做的事,也沒有什麼夢想,將來什麼的怎樣都好。」少年總是缺乏關心。這樣的少年找到了夢想,注視著將來。「我要活在『現在』」巨斧揮下,灌注其中的是身為最高幹部的職責。這就是,那一天的少年在「現在」的樣貌。

●摘自“♯11 前往門的彼端:心願的盡頭”

少女曾經喜歡著夜晚。寂靜到來,街道染上紫色,被包覆在幽暗深沉的「黑暗」之中。然而,隨著時光流逝,少女被溫柔的黑暗所包覆。有如死神般揮舞著巨鐮,開拓未來。那一天的少女尋求著黎明。沒錯,尋求著在黎明之後的「現在」。

●摘自“♯12 前往門的彼端:心願的盡頭”

像太陽一樣閃閃發光的笑容,少女總是笑著。無論是快樂時還是高興時,哀傷時還是痛苦時,少女能做到的就只有笑而已。這樣的那一天的少女,直到最後都露著笑容。被揮舞的巨劍。一切都是,為了在「現在」的世界裡一同歡笑。

●摘自“♯13 前往門的彼端:心願的盡頭”

少女奔跑著,為了比任何人,都更早奔越現在。雖然微小,身體仍然纏繞著那捲起的「風」。那一天的少女所捲起的小小的風,不久將會成為強風。舉起的長棍,是為了捅出一個通往「現在」的世界的風口。化為連世界也能改變的,巨大的風。

●摘自“♯14 前往門的彼端:心願的盡頭”

滴答、滴答地降下的雨。像是為了填滿用空虛的眼瞳仰望著這樣的天空的少年那空洞的內心,而滴落的雨滴。然而,那雨滴帶來了恩惠。那一天的少年所揮動的一對雙刀。那是為了斬開悲傷的雨天,在「現在」的世界上掛上名為希望的彩虹。

於是少年(赤音)與「火焰(伊芙莉特)」相遇了。於是少年與「眾人」相遇了。跌倒了許多次,也哭泣了許多次,就算如此回憶起的也全都是開心的事。

「「我們要活在『現在』啊。走吧,往被開啟的門的彼端——」。就這樣,戰鬥以赤音等人的勝利拉下帷幕。

●摘自“♯15 前往門的彼端:心願的盡頭”

於是少年與「火焰」相遇。於是少年與「眾人」相遇。跌倒了許多次。但是他很開心。哭泣了許多次。但是他很開心。所回憶起的,全都是開心的事。「我們要活在『現在』啊。走吧,往被開啟的門的彼端——」

在戰鬥落幕之後的王座,奧茲洛基聖誕老人等人現身了。看見愛之統治者亞瑟)的戰敗,各自出現了不同的反應。

洛基高喊道「哈哈,怎麼會,騙人,騙人的吧,我可不承認啊。喂,這是為什麼啊,我是,喂——」,聖誕老人則是一直喊著當時賦予的傳說之王的名字(阿爾特琉斯)。

●摘自“♯16 前往門的彼端:心願的盡頭”

當奧茲等人趕到時,戰鬥已經落幕。呆站著的赤音等六人。飄浮在眼前的神聖之門。倒在他們之間的一名男子。「哈哈,怎麼會,騙人,騙人的吧,我可不承認啊。喂,這是為什麼啊,我是,喂——」

●摘自“♯17 前往門的彼端:心願的盡頭”

往倒在地上的一名男子奔去的是聖誕老人。而他口中不停喊著的,是那一天所賦予的傳說之王的名字。「那一天的我們已經不在了。我們要從現在開始活下去。你已經,不用再努力了。所以一起回去吧。回聖夜街。」

亞瑟所下最後的決定,那就是被創醒之聖者吞噬之後,從內側封鎖他的力量。

「這就是你所描繪的故事呢。好高興啊,我竟能看到結局。」對於發現亞瑟的決定而激動的洛基奧茲的火焰之劍抵住了他的脖頸,同時說道「這樣的話,你已經滿足了吧」。


●摘自“♯18 前往門的彼端:心願的盡頭”

亞瑟最後的決定。被創醒聖者吸收,而從內部封鎖其力量。正因如此,道路得以被開拓。「這就是你所描繪的故事呢。好高興啊,我竟能看到結局。」激動的洛基。「這樣的話,你已經滿足了吧。」於是,火焰之劍刺入了洛基的脖頸。

「等著你們的,會是希望呢,還是絕望呢。」與這話語同時,洛基的身體熊熊燃燒著,「啊啊,我承認了。是我們輸了啊。永別了。」留下了這句話就斷氣了。

●摘自“♯19 前往門的彼端:心願的盡頭”

「那,我們要走了。」赤音等人,頭也不回地走向眼前的神聖之門。「一路順風啊,少年們。等著你們的,會是希望呢,還是絕望呢。」與這話語同時,洛基的身體熊熊燃燒著。「啊啊,我承認了。是我們輸了啊。永別了。」

 
【角色聚焦】愛之統治者



●高野筆記

當初是以同時保持著聖者和亞瑟的要素來要求的。雖然大BOSS是神聖之門,但人形的大BOSS是這一邊,所以我覺得應該成為了很適合大BOSS的腳色了吧。
但話說回來,雖然是自己取的,但這名字真的是十分的羞恥呢。不過,就算這樣也保持了『DG』的品味,我也非常地中意。
內側的愛情與外側的愛情,兩者合而為一。外觀上看起來是成為了聖者的延伸,但是在裡面的話,亞瑟肯定存在於其中。
●設計人的一言(UCMM氏)

作為遊戲內的角色最後一位著手的,說是大BOSS真是再適合不過的大BOSS!變成了這種感覺。
說是聖者但也有幾分亞瑟的神韻,我覺得應該有不像任何一邊傾斜,好好的揉合兩邊的特色了。


[23]神聖之門

神聖之門對峙的赤音等人和精靈王。只要破壞了神聖之門,世界就會回到門出現之前的模樣。但是,那就等於是否定了「現在」的行為。

「現在」的世界,是由活在「現在」的人們所選擇,付諸行動的結果,將它還原=當作沒發生過的話,就和至今為止是屆的破壞和再生並無二致。

●“被封閉之門”的個人資料

只要破壞掉神聖之門,世界就會恢復到門出現以前的狀態了吧。然而,那是等同於否定「現在」的行為。由門所帶來的諸多悲劇。然而即使如此,它也帶來了諸多喜悅。為了肯定數億個生命的一切,少年少女們所應做的事。好了,神聖之門已經被打開了。前進吧,為了肯定一切。

要改變世界需要兩種力量。一個是絕望,接受了絕望便能開啟一半的門=向天上開啟。
另一個則是希望,只要能給出希望就能開啟一半的門=向地上開啟。


●“絕望之門” 的個人資料

要改變世界,需要兩種力量。其中一個,應當接受的是絕望。然後,便能開啟世界的一半。門藉由給予絕望,便能向天上開啟絕望之門吧。沒錯,不可能會有不受傷害就能改變世界這種事的。是否有這樣的覺悟?將一切寄託在意念中。即將到來的決斷之時,已經迫在眉睫。
●“希望之門” 的個人資料

要改變世界,需要兩種力量。其中一個,應當給予的是希望。然後,便能開啟世界的一半。門藉由接受希望,便能向地上開啟希望之門吧。沒錯,不可能會有不受傷害就能改變世界這種事的。是否有這樣的覺悟?將一切寄託在意念中。即將到來的決斷之時,已經迫在眉睫。

正因神聖之門存在才會產生紛爭,然而也正因神聖之門存在,才能與眾多的生命相遇。

了解了的赤音等人所選擇的,既不是將門打開,也不是將門關上,而是要選擇了要消滅門。

「我們,要越過門而活下去,為了在現在的世界——(繼續生存下去)」。


●“神聖之門”的個人資料

於是,少年少女們邁出步伐。正因神聖之門存在才會產生紛爭。那是無庸置疑的事實。然而,也正因神聖之門存在,才能與眾多的生命相遇。「對,所以既不將門打開,也不將門關上。那便是我們所給出的答案。我們,要越過門而活下去,將現在的世界——」

「將來總有一天會再見面的。」精靈王們消失在門中,神聖之門在金色的光芒中消滅。

在給出精靈王此般巨大力量的希望同時,與這般力量離別的絕望,因為這兩股力量,世界發生了改變。


●摘自“♯20 前往門的彼端:心願的盡頭”

「將來總有一天會再見面的。」赤音等人,目送著精靈王們消失在門中。那既是所給予的希望,也是所接受的絕望。Divine Gate在金色的光芒中消滅。淚水滴落。「就算哭出來也好。因為我們,選擇了不明確的『現在』啊。」


【角色聚焦】神聖之門篇



高野筆記

神聖之門的設計,在動畫化當時這邊就已經開始著手草稿了。

當時,先製作了世界評議會的三秤天秤的設計,再來是教團之瞳的原型,再來就是兩方的起源,以天秤和瞳為原型而製作出來的。

說到有特別著墨的地方的話,就是天秤的機關了。向上開的門只要讓天秤變輕就會往上開,向下開的門的話就是讓天秤變重的話就會向下開。

也就是說,這代表著“接受的東西”和“給出的東西”,只有兩邊都成立了,門才會打開,是包含了這種意思的設計。
●設計人的一言(UCMM氏)

在動畫化時和高野氏一起討論模樣的神聖之門,因為作出了能夠感受到這是教團之瞳起源的設計,我覺得讓人很容易留下印象。

至於遊戲裡面的話,雖然在聖者的背景中心部分第一次登場時發現到的人應該很多,再醒之後的北歐神背景裡面,也有分成了左右天秤六個部分的碎片。

請務必與完成之後的神聖之們對照看看呢。


[24]亞瑟的處決


「——在那之後,又過了一段日子」與聖常王克勞莉的話語一同開始的是,神聖之門消滅之後的後日談。

被封閉了的神聖之門,與寄宿在精靈王的詛咒引起反動,其消滅已然被觀測。就這樣「現在」的世界避免了被消滅的結局,神界與統合世界長期以來的紛爭也結束了。

●摘自“♯01前往門的彼端:終章”

「——在那之後,又過了一段日子。我們選擇了『現在』的世界。被封閉了的神聖之門,彼此對立的詛咒的源頭,其消滅已然被觀測。沒錯,鬥爭結束了。以許多的犧牲作為代價,歷經漫長歲月的紛爭結束了。留下的只有一名男人的死期。」

但一部分的人對於亞瑟最後自我犧牲的選擇感到不能接受。亞瑟的處決準備進行之中,他是否真的應該被處決。

●摘自“♯02前往門的彼端:終章”

「我無法接受。」銀次粗聲嚷著。「但是,這可是那傢伙所期望的結局。」注視著銀次,但丁如此回答他。「不好意思,我也無法接受。」尼可拉對但丁如此說道。「是啊,我也不能接受啊。」貞德接著這麼說。

●摘自“♯03前往門的彼端:終章”

「我呢,總覺得有些理解他。」奧茲如此說。「我一直,都沒能喜歡上他。但是,因為有他在,我們的未來才能誕生。對,只要這是他的期望的話,那我們不是就應該幫他實現嗎。只要,這真的是他所期望的話。」

●摘自“♯04前往門的彼端:終章”

「事到如今,還有誰會相信真正的事呢。」小紫插嘴道:「他曾經是世界之敵。對,曾經是。但是,他所做的事,毫無辯解的餘地。雖說除此以外別無他法,也是因為他造成了眾多犧牲的緣故。那是無法抹滅的事實。」

●摘自“♯05前往門的彼端:終章”

默默低著頭的小光,輕聲說道:「我想要他活下去。想要他努力地,從現在開始活下去。就算是,他並不這麼期望,但還有很多人是這麼期望著的啊。」於是,淚水滑落。「我不要這樣啊。我不想要任何人消失啊。」

●摘自“♯06前往門的彼端:終章”

小翠溫柔地抱住了小光。「就不能想想辦法嗎?」如此說著的小翠是明白的。即使,他們不做出這個決斷,他也會自己做出這樣的決斷。「果然,我還是討厭用這種方式結束啊。」
關於亞瑟的處決的議論,打破沉默的正是埃癸斯。

「無論如何都沒辦法拯救他嗎?」埃癸斯尋求救援的對象是神才馬克士威


●摘自“♯07前往門的彼端:終章”

陷入沉默。互相交錯的,每人各自的想法與他的想法。進一步說,是眾生萬物所有的想法。打破這沉默的是埃癸斯。「無論如何都沒辦法拯救他嗎?」對,她尋求救援的對象。在那裡的是神才馬克士威。

對此馬克士威回覆了唯一一個方法,但她說「但是,得要他(亞瑟)也如此期望著」。

●摘自“♯08前往門的彼端:終章”

「有喔,只有一個方法。」萌生出的些許希望。「但是,得要他也如此期望著。」沒錯,在被選擇的不明確的「現在」的世界裡,並不存在什麼「完全」這種詞。「果然,最後還是只能靠他了。所以,就讓他隨心所欲地去做吧。」

「這就是,我們所選擇的『現在』呢。」如此說道的蒼人赤音雖然不知道是非對錯,但說「今後我們也會在迷惘與苦惱中活下去。除此之外沒有別的道路。因為那就是我們選擇的『現在』啊。啊啊,見證到最後吧」。

●摘自“♯09前往門的彼端:終章”

「這就是,我們所選擇的『現在』呢。對,我是明白的。」即使在「現在」的世界,也絕不會停下的淚水。「我們做出了選擇,而讓我們選擇的是他啊。所以,我們能做的只有一件事。從一開始就是這樣。」

●摘自“♯10前往門的彼端:終章”

「我不懂。什麼是對的,什麼才是錯的。但是,我想一定就是這麼一回事吧。今後我們也會在迷惘與苦惱中活下去。除此之外沒有別的道路。因為那就是我們選擇的『現在』啊。啊啊,見證到最後吧。」

亞瑟處決的準備,在靜靜地堆積起來的細雪中進行著。伊莉莎白和11道人影(圓桌騎士)一起邁向了亞瑟等待著的山丘。


●摘自“♯11前往門的彼端:終章”

靜靜地堆積起來的細雪。叩叩。響起了敲門聲。喀嚓。響起了開門聲。「正在等你們呢。」伊莉莎白如此溫柔地出來迎接的是11道人影。「幫你們帶路吧。」於是,伊莉莎白走了起來。「走吧,去他在等待著的山丘那裡。」

「接下來輪到我了呢。」曾經在積雪的山丘上將背後交給彼此的亞瑟聖誕老人。在亞瑟完成約定的現在,聖誕老人也為了完成約定站起身來,讓世界充滿幸福。

「想要阻止世界的悲傷。這是只有我(亞瑟)才能做到的事情。而這之後也有只有你(聖誕老人)才能做到的事吧」。亞瑟向摯友聖誕老人拜託的,則是要讓世界充滿著幸福。

「(聖誕老人)雖然一年只有一次,世界會變得非常幸福,是很偉大的人對吧?」「所以說,你可得把幸福灑向整個世界喔,為了這個我則……」。

就這樣兩人交下了約定。「我就在此約定。我會成為不辜負這個名字(亞瑟的本名阿爾特琉斯)偉大的王者」。


●摘自“♯12前往門的彼端:終章”

在積雪的山丘上,互相背靠著背。那一天,世界上最接近的兩個人,在世界上最遠的地方互相注視著對方,同時做了一個約定。然後其中一方完成了約定。「接下來輪到我了呢。」其中一名男子站起身來。「那,我要走了。」

亞瑟與圓桌騎士


面臨處決的亞瑟,只是靜靜地眺望著世界。此時抵達的是11名圓桌騎士。


禁不住流下了淚水「您辛苦了,首領。」如此說道的蕾歐菈亞瑟則回道「謝謝你們,願意相信我到最後」。

●摘自“♯13前往門的彼端:終章”

留下來的男人獨自一人,靜靜地眺望著世界。向這樣的男子走去的11人。蕾歐菈禁不住流下了淚水。「您辛苦了,首領。」然後,男子回過頭來。映照在金色的眼瞳中的是11名圓桌騎士。「謝謝你們,願意相信我到最後。」

●摘自“♯14前往門的彼端:終章”

菲莉絲忍不住緊抱住他。「一直、一直、一直一直都好想見到你啊。」男子溫柔地回抱著這樣的菲莉絲。看著兩人,羅根與布朗露出了溫柔的笑容。「能活這麼久真是太好了啊。」「啊啊,多虧這樣才能看到這麼棒的景象啊。」

●摘自“♯15前往門的彼端:終章”

「你想看到的,就是『現在』的世界吧。」羅亞低聲道。「真是的,耍什麼帥嘛。」朗附和著。「不過,這樣就好了。因為我們無論何時,都想看到你想看的那個景象啊。」「對,從以前到現在,都沒有變過。」

●摘自“♯16前往門的彼端:終章”

希爾妲只是注視著他們。「不去揍他,真的沒關係嗎?」亞薩納笑著說。「哼,我也是會看場合的。」「呵呵,真不像妳啊。」像是回憶起了似地,希爾妲緊緊握著右手,然後低下頭,肩膀顫抖著。

●摘自“♯17前往門的彼端:終章”

米蓮與歐莉娜,兩人肩併著肩,溫柔地看顧著男子。「謝謝你,我會好好珍惜著首領為我們守護住的世界,這個廣大的世界。」「啊啊,是個很棒的目標不是嗎?」然後,米蓮獨自低語道:「那樣的話,就是對他的回報了。」

亞瑟對話著的圓桌騎士們。雖然幸福的時間終於到來,然而這份幸福並沒有持續太久。

「差不多,可以了吧。」此時現身的是莉歐。雖然她的道來代表著亞瑟的處決時間已到,亞瑟仍以溫柔的表情回道「謝謝妳,實現了我的願望。妳決不是什麼背叛者。能收妳入隊真是太好了。」。


●摘自“♯18前往門的彼端:終章”

不知該如何搭話才好的亞斯爾。向這樣的亞斯爾所說的一句話。「已經長得這麼高了啊。」那是,因為距離很近才會說的話。終於迎來了幸福的時間。然而,那份幸福卻不長久。「差不多,可以了吧。」

●摘自“♯19前往門的彼端:終章”

莉歐現身。即使看見了莉歐的身影,男子依然維持著溫柔的表情。明知莉歐的到來究竟意味著什麼,男子仍然一臉溫柔的表情。「謝謝妳,實現了我的願望。妳決不是什麼背叛者。能收妳入隊真是太好了。」

接下來,萊爾也出現了。曾經的圓桌騎士已經到齊,萊爾亞瑟問道「已經,沒有任何遺憾了嗎。」,亞瑟則回答「啊啊,說沒有的話是在騙人吧。」。

對此萊爾則是沒與他對視地回說「那,你就做出那個選擇吧」。

即將進行的亞瑟處決。萊爾打算在此地讓亞瑟進行某個選擇。


●摘自“♯20前往門的彼端:終章”

「已經,沒有任何遺憾了嗎。」在說著這句話的同時,萊爾現身。「啊啊,說沒有的話是在騙人吧。」男子如此答道。「那,你就做出那個選擇吧。」萊爾不打算與他對視。沒錯,萊爾想讓他做出那個選擇。「——走吧,處決的時候到了。」


[25]亞瑟的選擇


在積雪中的聖夜街郊外,亞瑟的處決正在進行。

「我要完成所有的職責。然後作為神聖之門最後的碎片,就此消失——」。萊爾將聖劍貫穿了,已然下定決心的亞瑟

●摘自“♯01前往門的彼端:所愛的世界”

在聖夜街的郊外,遍地積雪的世界。在許多人的注視中,一名男子走上行刑台。為了所愛的世界,而選擇成為世界之敵的男人,代號.亞瑟。「我要完成所有的職責。然後作為神聖之門最後的碎片,就此消失——」

萊爾的手顫抖著。在劍拔出的同時,亞瑟的血將純白的雪地逐漸染上鮮紅。然後萊爾低著頭將聖劍的劍鞘遞給了亞瑟

曾經為薇薇安所持有,在黃昏之審判時她曾想交給墮王邪惡亞瑟的聖劍湖中劍。正如同法蒂瑪為了復活弗拉德而尋找劍鞘,其劍鞘擁有“使萬物再生的能力”。

也就是說,聖劍劍鞘擁有修復亞瑟的身體成為普通人的能力。

過去由摩根運進魔導書教團,埋藏在克勞莉體內的劍鞘,已經從克勞莉的體內取出,送到了萊爾的身邊。

●摘自“♯02前往門的彼端:所愛的世界”

萊爾以手中所握的聖劍貫穿了亞瑟的身體。握著聖劍的那隻手顫抖著。在劍拔出的同時,純白的雪地逐漸染上鮮紅。然後。萊爾低著頭將聖劍的劍鞘遞給了亞瑟。「……吶,選擇吧,你真正想要的選擇!」

●摘自“♯03前往門的彼端:所愛的世界”

身為說不定哪天力量就會失控的神聖之門的碎片的亞瑟,唯一能拯救他的方法,那就是使用劍鞘的力量,將其身軀修復成普通的人類。接下了劍鞘的亞瑟,竭盡他僅剩的生命,注視著世界。「啊啊,我已經決定了。」

「……吶,選擇吧,你真正想要的選擇!」。使用了聖劍劍鞘的力量,想讓亞瑟活下來的萊爾吶喊,亞瑟的答案是已經決定了自己的死亡。

亞瑟卻道「對,應該已經決定了。但是,為什麼。難道我在害怕死亡嗎」。

亞瑟眼中滴落的淚水。「這樣啊,我之所以愛上世界,是因為有大家在啊。如果,能被原諒的話,不,就算不能被原諒,我也想在『現在』的世界活下去啊」。

●摘自“♯04前往門的彼端:所愛的世界”

「對,應該已經決定了。但是,為什麼。難道我在害怕死亡嗎。」從眼中滴落的淚水。「這樣啊,我之所以愛上世界,是因為有大家在啊。如果,能被原諒的話,不,就算不能被原諒,我也想在『現在』的世界活下去啊。」

曾經因為是禁忌之子而被否定著的生命。在之後亞瑟自己持續否定的性命,不只是被許多的人們,也被亞瑟自身所肯定。

劍鞘的光芒將亞瑟的身體包圍,他的身體從不知何時都有可能暴走的神聖之門的碎片,變回了普通的人類。

眾人異口同聲,如此說道:「曾經是世界之敵的亞瑟已經被處決了。」做為神聖之門的碎片、做為聖神、作為世界之敵的亞瑟,他的存在已被消滅。剩下的則是,普通的人類亞瑟的存在。
然後,眾人異口同聲如此續道:「歡迎回來。」


●摘自“♯05前往門的彼端:所愛的世界”

那一天,一直被否定的生命獲得了肯定。而隨著時光流逝,那生命再次得到了肯定。將亞瑟包圍住的劍鞘之光。眾人異口同聲,如此說道:「曾經是世界之敵的亞瑟已經被處決了。」然後,眾人異口同聲如此續道:「歡迎回來。」

[26]觀測神的結語


觀測神柯羅諾斯如此說道。西元2017年5月28日,觀測到了神聖之門的毀滅。


迎來終結的名為聖曆的時代,六名少年少女漫長的冒險旅程就此結束,但「現在」的統合世界<Uniteria>則永不終結。

●摘自“♯01前往門的彼端:現在的世界”

西元2017年5月28日,觀測到了神聖之門的毀滅。迎來終結的名為聖曆的時代,與永不終結的「現在」的統合世界(Uniteria)。炎之少年、水之少年、風之少女、光之少女、暗之少女、無之少年,這6個人漫長的冒險旅程就此結束。

●摘自“♯02前往門的彼端:現在的世界”

謝謝你見證他們的冒險,直到最後。請容我代替他們,對你表達感謝。在這之後,他們想必將會成為過去吧。但是,還請千萬不要忘記他們。不要忘記選擇活在「現在」,努力戰鬥到最後的他們。

●摘自“♯03前往門的彼端:現在的世界”

不明確的「現在」,那絕非完全的存在,而是脆弱又虛幻的世界。也會有令人悲傷之事吧。也會有令人受傷之事吧。也會有令人流淚之事吧。然而,那便是所謂的「活著」啊。如果感到難受時,請想起努力活下去的他們。

柯羅諾斯如此說道。不明確的「現在」並非完全的存在,而是脆弱又虛幻的世界。也會有令人悲傷之事、也會有令人受傷之事、也會有令人流淚之事吧,然而那便是所謂的「活著」。「如果感到難受時,請想起努力活下去的他們」。

「因為他們曾經活過的記憶,將會一直活在大家的心裡」。隨著這句話落下,柯羅諾斯的觀測停止了。

●摘自“♯04前往門的彼端:現在的世界”

因為他們曾經活過的記憶,將會一直活在大家的心裡。對,觀測就到此為止了。但是,絕對不是就這樣結束了。是的,「現在」的世界會繼續下去。一起,活在不明確的「現在」吧。沒問題的,如果是與我們相遇過的你,一定能。

但是,就算柯羅諾斯的觀測結束,「現在」的世界也會繼續下去。

「究竟有什麼,在等著越過了門的他們呢,再稍微窺視他們的未來一陣子好了」。那便是柯羅諾斯最後的禮物,也是再會的約定。

●摘自“♯05前往門的彼端:現在的世界”

然後,究竟有什麼,在等著越過了門的他們呢,再稍微窺視他們的未來一陣子好了。那便是,我送給你的最後的禮物。期盼將來有一天能再次與你相遇,與你相約再會。再見。
記錄者.觀測神柯羅諾斯


回顧第七章的高野筆記

在第四章的時候,就已經決定了第七章會是完結的時期,所以想著一定要好好結束,這樣子寫過了五章、六章、然後便是第七章。

第七章的話,有很多想寫的內容必須寫內容的,但又不能只是把他隨隨便便的寫出來,一天就只能兩個大關卡、十個小關卡而已,所以決心開始在這之中盡力寫出有限的故事。

第七章是約三年八個月的故事集大成的最終章。既有帶著能夠好好完結這樣開心的心情而快速執筆的時候,也有終於要結束的寂寞心情而難以動筆的時候。

但之所以就算這樣也能夠繼續動筆,我想是因為角色他們每個人都抱持著自己的想法,就開始行動了的關係吧。還有,能夠愛護著這樣子的角色們,真的是非常謝謝大家。

想說的話有很多。雖然我有所有的答案,但我想在這裡就用『DG』的風格,到故事的結局為止都讓大家看著字裡行間感受吧。

雖然這樣有點壞心。但是取而代之的是,不管是字裡行間、還是後話,接下來就由大家的手自由的編織吧。因為赤音他們仍然活在「現在」的世界啊。

約三年八個月的故事,能夠見證赤音他們的冒險到最後,真的是非常地謝謝大家。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65672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Divine Gate

留言共 3 篇留言

米迦勒‧Doge
原來但丁廚還在 amazing

01-18 17:10

米迦勒‧Doge
還是炎什麼的 忘記了= =

01-18 17:11

全覆式可樂薯條
哎呀我的炎神啊 居然又更新了

01-18 20:27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喜歡★LEMONCHICKEN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DG:故事回憶錄】第七...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Waterfall10絕大部份巴友
分享李白簡介和其部份詩作,第二篇:失意與叛逆、陽光與灑脫,歡迎瀏覽 ~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2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