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達人專欄] 《弗司妲:寒霜禁地》四、吾等將往禁地去

作者:黑衣大閒者LKK│2020-01-17 21:03:03│贊助:2│人氣:50
※封面圖取自Unsplash(免費圖庫)


BGM:




──讓妳久等了。




  「有的時候我都不自覺會多想。」他這樣說。
  「嗯?」
  「如今岳父當上了精靈王,而現今的矮人王也曾受妳照顧,所以他們一直援助我們,並希冀我們能早日返回冰原。」艾洛眨了眨眼,看著這些裝備精良的聯合軍。「有時都覺得不真實,我們前兩次都失敗了,但我卻從未聽說他們境內的居民反對這件事。這很奇怪不是嗎?」
 
  艾蜜莉挑眉。「你的意思是他們不斷派兵出來,可卻從來都沒有替他們的族群拿回一絲絲利益?像寶藏或情報之類的?」
 
  「妳不這麼想嗎?一個國家送上了自己的子民替他族人做事,卻完全不要求回報?而平民也都沒有任何一絲反抗?」
 
  她雙手插腰,哼了聲。「肯定有吧?這裡的人也都有自己的家人,也都是任何一位母親的親生骨肉,誰會把自己兒子女兒送到著一個既未知又危險的地方?」艾蜜莉伸出右手抓了下鼻頭。「大概都被我父親跟克里佛壓下來了吧。」
 
  「……果然是這樣嗎?」艾洛抿了下嘴唇,能感受到鬍鬚刺在嘴上。
  「但這些行動都是基於『普羅盟約』下的規定,裴蒂那時候之所以推動迪爾大陸六族同盟也是為此吧?希望我們能放下隔閡成為一體,努力幫助彼此,協力對抗會有害於我們的外來勢力。」艾蜜莉望著他,那雙眼眸蘊藏著堅定的意志。「我相信她與瑟薇安所做的一切都不會白費。」
 
  艾洛吸了一口氣,冷冽的空氣自鼻子灌入胸口,今天的天氣稍嫌冷了點。以前在布爾德冰原時這種天氣都還算熱了。過去他們適應了那極端的氣候,但如今也在這溫暖的地方生存了三百餘年。那他至今所做的一切是否都是正確的?
 
  有多少參與這項行動的人從來沒去過布爾德冰原?有多少洛索達戰士不如他所想的有歸鄉感?或者對他們來說,那裡只是標誌性的故鄉,而這裡──瓦安城才是他們的出生長大的地方。
 
  他垂下眼簾,然後吐出一口氣。「讓他們加緊準備和與各路勇士們休息,畢竟接下來的旅程就不再輕鬆了。」
 
  「嗯。」
 
  之後艾洛只是對妻子點點頭,便往她剛剛上來的階梯往下走去。他低頭看著自己的手,但目光卻游移到了腰側的短斧。這是第三次行動了,不能再失敗,這已是為艾蜜莉和那孩子所能做的最後一件事了。
 
  「艾洛隊長。」
 
  他往旁望去,另一名戰士朝自己走了過來。他裸著上半身,但肩膀上披著動物的毛皮。紮成辮子的黑色長髮落在身後,身上沒有配戴任何武器,但那爬滿皺紋的臉如今因為眉頭緊鎖看上去又蒼老了不少。
 
  「奇克?」他叫出了那人的名字。「怎麼了?」
  「剛剛駐紮在這裡的『血盟衛隊』收到了訊息,弗司妲境內的菲爾區出現了暴動。」奇克靠近了艾洛一點,低聲說:「神子覺得潛逃至北境的司雷夫人很可能會趁隙偷襲精靈,望你能做出決斷。」
 
  艾洛蹙起眉頭,然後望向城內的精靈士兵們。「這件事有多少人知道?』
 
  「除了血盟衛隊以外,只有我們兩個和我的幾位下屬。」他說。
  「我們到衛隊駐所說話。」
  「好。」
 
  之後他們繞過了在廣場集結的兵團,走到了設立在瓦安城平民住區的血盟衛隊駐所。比起一般市民的方形單樓層住屋,他們高出了一樓,並在屋頂插上了龍原神子、白樹城與六族的旗幟。它們飄盪張揚的樣子就如同向各族宣示「他們奉神子的命令,以大陸和平為第一要務」的部隊。
 
  當奇克推開矮門,艾洛緊隨其後進入時,圍在大廳那張長桌旁的人都迅速站直身子,對這位過去的瓦安城城主點頭致意。火爐燃燒著,灰黑的柴火發出了斷裂的劈啪聲。艾洛望著那壓在『晶石燈』下的地圖,褪去了披著的斗篷。
 
  「我有聽奇克說了,所以司雷夫人潛藏於何處?你們掌握到那些人私藏的武器了嗎?」艾洛把斗篷扔在長椅上劈頭便問。
  「我們還沒掌握到準確的位置,但可以估算出他們大概的行動範圍。」其中一位穿著黑紅甲冑的精靈指著地圖上的某處,看他手腕上的飾品發著光,顯然接到消息的就是這位了吧。「那些人類可能利用了亞人中立區塊的聲明,藉此躲過我們的追查。」
 
  艾洛望著精靈方才所指的地方,那裡是瓦安城的南部,往東走便是精靈領的的皮爾特平原,往南則可以前往亞人領的裂河之地。他記得那裡有著繁雜的森林與峭壁,如果是熟稔地形的人,要甩掉追兵不是件難事。
 
  他伸手撓著下巴的鬍子,也就是說他們把血盟衛隊玩弄於股掌之中?反過來說,這群司雷夫人搞不好還掌握了情報,所以才能在這些年來都抓不到這些人。
 
  「而我們有個假說。」方才那位精靈接著說。
  「說來聽聽。」
  「我們懷疑他們在巴瓦山脈那裡開了條通道。」
 
  此話一出,在場的其他人都陷入沉默。艾洛微微皺起眉頭。「為什麼?」
 
  「我們能預估的區塊雖然只有佔皮爾特平原東南方以及瓦安城南邊的要口,但根據皮爾特平原衛隊同伴的回報,他們也在皮爾特平原附近森林找到了關於司雷夫人的蹤跡。」精靈低頭看著地圖,艾洛能聽出他的聲音十分忿恨。「雖然目前還是沒有證據,但也許皮爾特平原內村莊遭到擄掠的事也是這些人幹的。四神在上,這些惡魔都該下地獄!」
 
  擄掠……艾洛不自覺地聯想到裴蒂的臉,然後再望向那精靈惱怒的模樣,他陷入了短暫的沉默。
 
  原本還在對於司雷夫人可能在巴瓦山脈開出山道爭論的其他人,因為艾洛遲遲沒有出聲而漸漸停了下來。到後來他們都只是看著那站在桌前沉默的年邁金髮戰士,靜靜地等著。
 
  「朵……神子對於這件事的指示是?」他對著奇克點了點頭,轉頭望著精靈。他想再確認一次這件事。
  「神子並沒有針對這件事多做評斷,她認為您能做出最佳的選擇。」那位精靈證實了奇克的說法沒有錯。
  「是嗎。」艾洛點點頭。「那就這樣吧。前往布爾德冰原的行動依然持續,但司雷夫人的混亂亦不可輕視。我會和精靈王交涉,你們就去向部隊的人傳達這件事吧,讓他們選擇要留下,或回去精靈之森。」
 
  他轉身走到了椅子旁拿起了自己的斗篷。「遠征冰原的準備動作不能延遲落下,我們必須按照原定計畫行動。若有需要,做為長久以來的盟友,洛索達人絕不會缺席。」
 
 
 
 
  「欠你一個人情了。」
  「這只是一點微不足道的幫忙而已,岳父。」
  「不過這件事其實你可以等現在跟我討論後再做決定,雖然我分發了一些勇士過去,但這也不代表精靈無法保證我們領地的維安。你那邊更需要人力不是嗎?」
 
  艾洛勾起了嘴角。「您毋須擔心這件事,我們這次方針上做了些調整,吸收前兩次的教訓,即使少了些人我們也可以成功,但精靈之森的問題可大可小,你們和人類的問題從來都沒有真正地解決。我只希望司雷夫人事件不要演變成國家種族間的衝突就好。」
 
  「……嗯。」
 
  聽著耳邊傳來的聲音,艾洛知道岳父如今也不再年輕。過去他因兩度保護精靈之森而受命接任精靈王,至今也過了兩百多個年頭,儘管精靈十分長壽,但這對他來說也過於吃重了。
 
  艾洛望著桌上那顆擺在用猛獸前爪繞成的架子上,圓形的青藍色耳口石。它散發出猶如夕陽餘暉般的恬靜光輝,別於火爐裡的蓬勃活力,這顆寶石看上去有某種讓人能不自覺放鬆的神秘力量。
 
  「我女兒還好吧?」他問。
  「是,一切都很好。」艾洛有些不安地摩娑著手指。「其實有一件事讓我很擔心,岳父。」
  「哦?說來聽聽吧,今天我還有點時間。」
  「謝謝。」他稍稍吸口氣,彷彿終於下定決心以後才繼續說:「其實我有點害怕。」
  「怕什麼?」
 
  艾洛用手撐著自己的臉,望著辦公桌後面那扇窗。「害怕如果我走了,他們兩個怎麼辦。」
 
  「艾蜜莉和朵拉?」
  「嗯。」
  「朵拉如今貴為神子,擁有即便是精靈也無法與之披敵的可怕力量;艾蜜莉雖然沒有這些,但她的魔法造詣也是首屈一指的,何況那野丫頭還跟莉茵學了匕首的使用方法。無論『破碎的紅寶石』或『虛無入侵』事件他們都熬過來,你還需擔心什麼?」
 
  艾洛望著窗外的夜空和繁星,假設自己在布爾德冰原以外的地方戰死,那是不是就沒辦法回歸到弗洛斯神身邊?過去洛索達人之所以能如此驍勇且不懼死亡,是因為他們相信只要是在戰鬥中死去,那同伴們也會於弗洛斯神所在的地方舉行盛大的火葬,並祈求骨灰能飄盪到神所在的地方。
 
  他想起矛堅城寨一戰瓦安叔叔死去的場景,雖然不是在布爾德冰原,但裂河之地是精靈用來祭祀弗洛斯神的地方,就某些情況來說,也許那裡更接近祂也說不定。
 
  可是──
 
  「我和其他同胞失去了故鄉。」艾洛闔上雙眸,伸手捏了下鼻樑,手指傳來的溫暖觸感讓他稍稍感到放鬆了些。「如今因為那裡有著奇怪的東西,所以在這些戰士耳中又被稱之為禁地……那裡明明曾是我們生活的土地,結果卻變成這樣子。也許我們失去了弗洛斯神的護佑也說不定。」
  「四神從不輕易拋棄祂們的子民,艾洛。即使是在歷經了那樣子的劫難,但我們依然存活了下來,這都是拜四神所賜啊。」
 
  但虛無入侵的時候,四神卻沒有下凡來幫助過他們,最後協助六族脫離難關的反而是來自其他世界的龍──普羅‧賽勒圖爾,那位被留下來的龍稱為銀龍王的外來種族。
 
  還有朵拉,他的女兒。如果說四神真的存在,那為什麼不肯下來幫助他們對抗虛無?假設這是他們給予六族的試煉,可那幾乎是危及整個世界的存亡之戰,如果這裡沒了,又何來有人信仰四神?
 
  又或者四神根本就不存在,維持了千餘年的信仰都是假的,是由有心人士胡謅出來的產物──艾洛有些詫異地睜開眼。他在想什麼?四神當然是存在的,否則現今所有的魔導科技都將無從解釋。那些元素力量是神給予的贈物……是祂創造來給予六族並通過試煉來使用的。
 
  「是啊。」他說。除了這樣想,他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之後他們又聊了會,直到岳父準備再去處理精靈的事務後才結束。耳口石的青藍色光輝黯淡了下來,整個房間只剩下火爐在燃燒的聲音。

  房內的陰影姿意晃動著,時而變大、時而變小。窗板偶爾也會因為外頭的夜風而轟轟作響。如今,房內除了這些以外再無其他異音。椅上的巨人猶如石雕般沉靜地坐在那,寂寥充斥著周遭,盈滿他空洞的內心。
  放在桌子上的手緩緩握起,然後放開。艾洛陷入了短暫的沉思。
 
  半晌,他站起身子,黑影滑過了火光在牆上的倒影,皮靴於灰黑石磚上踏出了沉悶聲響。艾洛推開大門,夜風撩起了那已顯露銀白的髮,鬍鬚也晃動、刺痛著他的頰。來到矮牆邊,艾洛用沒戴著手套的雙手按在上頭──冷。好冷。
 
  夜晚的瓦安城早已熄燈,僅剩牆上的哨兵和固定時間會出現在鎮內的巡邏隊而已。盯著那在移動的光火,還有位於內城廣場上的營帳。再過幾天這些人要不會前往精靈之森參與搜索司雷夫人的任務,不然就是跟隨自己前往布爾德冰原,踏上奪回故鄉的旅途。
 
  也許是對的,也可能是錯的。從最一開始的意氣風發到現在,瀰漫於心中的已不再是可能奪還故鄉的熱血與衝勁,徒留的只有一路走來的傷疤與徬徨。他還記得最初要替弗洛斯神奪回「聖地」的口號,但自己也不禁懷疑會有多少人認同這一點。
 
  洛索達人早已不再是過去那支充滿血性的勁旅。因為時代進步而導致傳統被科技所顛覆,年輕人想使用的往往是由「羊角」工房製作出來最先進武器,而非針對體技上的鑽研。在失去那常伴左右的嚴苛環境,他們的利牙也被時間給磨平了。
 
  「我們大概會迎來真正的寒冬吧,父親?」他如是說。
 
  腳步聲打破了寧靜,艾洛往旁望去,裹著冬狼皮的妻子就站在那裡。曾幾何時起,他們倆見面不再是過去的笑顏,而總是習慣先沉默。她也許早就站在那裡許久,只是一直等自己在心中做出結論。就這點來說,艾蜜莉時間總是算得很準。
 
  良久,艾洛才說:「讓妳久等了。」


--
後記:

  第一段大綱設定的劇情都跑得差不多了,還蠻開心的。
  本來預計在一月底之前完成,現在不過月半,比自己預估得還要快上不少,那接下來就能繼續朝著第二段大綱前進!


  其實艾洛的個性變了不少。
  從年輕時的徬徨,到經歷戰爭後的沉穩,然後於現在晚年的各種遲疑。我想這就是時間會帶來的影響吧?也許總有人能抱著初衷或赤子之心在面對人生,但有也一部份的人會隨著時間而漸漸地改變,或是沉穩,或是衝動。

  艾洛一直在思考的東西是如何在自己離世以前,讓他最珍視的兩個人能有一個安穩的地方。避開與其他種族的政治交流,簡單地過活。
  我曾在《龍原神子》結尾時提到「他那有點自私的愛」。如今我把他這點給放大了,艾洛會以他覺得好的方式去面對自己的家人。

  畢竟如果不這樣做,那他或許就沒法欣然赴死了吧。

  希望大家會喜歡^^

                       -LKK 2020 . 01 . 17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65634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弗司妲|寒霜禁地|洛索達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a0916864314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弗司妲:... 後一篇:[達人專欄] 《弗司妲:...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vlittlelu巴友們
小屋更新fgo的漫畫了(・ˋω・ˊ) 歡迎來看看 也歡迎互加好友或跟隨我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7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