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達人專欄] 阿爾帝岡戰記--查爾斯帝國的動亂 (4-5 此刻的我為異邦人)

作者:鱷魚蘇打│2020-01-17 19:01:05│贊助:4│人氣:210
前面的章節還沒看過的朋友,歡迎到 我的小屋 去觀看喔!


----------------------------------------------------------------------------------------------------------------------------

    從羅姆鎮到波恩城要花上一整天的車程,羅德與安潔在傍晚時抵達波恩城外。由於已經過了城門的管制時間,必須等到明天一早才能進城。羅德、安潔與車伕(同樣是芙蕾雅的部下)於是在城外紮營。一同在城外紮營的商人,看見羅德一行人,上前向羅德一夥人搭話:「嘿!朋友。需要幫忙嗎?」正當羅德要開口時,安潔卻牢牢抓住他,並以眼神示意羅德不要回應。


    載著羅德與安潔的車伕回答:「喔!不用了。我們很快就搭好了。」


    「是嗎?看你們的馬車上好像有很多貨物啊?你們也是旅行商人嗎?」


    「不,我不是。我是被這兩個異邦人雇用來運送草藥的。」


    「異邦人阿?他們會說國語嗎?」


    車伕搖搖頭:「不,我們都是比手劃腳來溝通的。」


    「這樣阿,辛苦你啦!我跟同伴的帳篷就在那邊,有需要的話可以來找我。」商人以姆指指著身後不遠處的帳篷群,看來這群旅行商人的陣仗不小。


    車伕靦腆地笑著說:「這怎麼好意思。」


    「在外的旅人都是一家人,有需要儘管來找我吧!不用跟我客氣。」商人說完後便回到自己的營帳裡。


    安潔在確認商人遠離之後,才開口對羅德說:「別忘了我們的身分,能說一口流利國語的異邦人也未免太顯眼了吧?以後有人要跟我們說話都不要回應。」


    羅德滿臉慚愧地說:「我、我知道了。」


    一旁地車伕笑著說:「要小心點喔!羅德先生,從明天開始我可就不能幫您解危了呢!」


    「怎麼了嗎?」


    「他明天幫我們把草藥送到商行之後就會回去了。」安潔說。


    「為了避免被盯上嗎?」羅德問道,車伕則是以笑容回應。


    「當然了,我們要假設敵人時時刻刻盯著我們,就連剛才的商人也可能是我們的敵人。」安潔說。


    「我會多加注意的。」


    ※


    第二天一早,波恩城大門打開。所有在城門露宿的人早已收好營帳和行李,到城門前依序排隊,進行關卡檢查後進城。


    進到波恩城後,車伕將羅德與安潔載到約定交易的商行,並順利完成交易。與安潔交易的商人臉上的笑意表露無遺,直說賣草藥的價格十分『合理』,並且希望之後與羅德和安潔繼續保持合作關係。在乘車去旅館的途中,安潔與羅德在馬車上笑著談論剛才商談的事。


    安潔笑著說:「他當然會覺得價格『合理』啊!我們可是賠本賣給他的呢!」


    羅德也跟著苦笑:「這個任務還真是虧錢啊。」


    「一點也沒錯。」但安潔似乎並不在意這點虧損,因為這筆交易賺的不是價錢,而是安全。


    「對了,安潔小姐,這張是交易證明。」車伕將交易證明交給安潔。只要有這張交易證明,就能強化兩人身為商人的身分,兩人可以儘量避免被懷疑。


    「我想問一下,什麼情況下商人會需要申請交易證明?」羅德問。


    「如果以我們,也就是異邦商人的狀況來說的話,是為了在過關卡的時候可以減稅。」


    「減稅?」


    「對。查爾斯帝國為了鼓勵異邦人來我國交易,所以只要異邦人能提出交易證明,就能減免通關的稅。」


    「原來如此。」


    車伕轉過身向車內的兩人敬禮並說:「旅館要到了。那就祝長官任務順風。」


    「辛苦了。」安潔向車伕回禮。


    安潔與羅德抵達旅館後,開了兩間房間,分別是邊間及邊間隔壁的一間。了分房睡之外,還能避免討論時被隔壁竊聽的風險。


    羅德放好行李後,來到邊間與安潔討論偵察的細節。安潔拿出波恩城的地圖,開始講解需要偵察的地點、行進路線、撤退路線,以及偵查時間等,看起來準備萬全;但真正的問題,往往是無法預料的。這點安潔當然也知道。


    「大致上就是這樣,有沒有問題?」安潔向羅德問。


    「如果我們被人攔查的話,也是保持沉默就好吧?」


    「對。」


    「那如果他們把我抓走呢?我要怎麼跟妳連絡?」


    「無論是誰在巡邏時間之內沒有回來的話,另一個人就要馬上離開波恩城,回到羅姆鎮向芙蕾雅報告。」


    羅德感到沉重地嘆了口氣:「要丟下對方嗎……」


    安潔則是雲淡風輕地說:「總比兩個人都被抓到好吧?」也許她早就有所覺悟了吧?所以她才能將這麼淡然地說出這句話。


    羅德有感而發:「妳還真是堅強阿。」


    安潔皺起眉頭,不解地問:「你在說什麼啊?你也經歷過很多場戰事了吧?這種事情不是理所當然嗎?」羅德先是一愣,接著沉默以對。


    安潔似乎看出羅德的想法,她說:「我說過,要你恢復到過去從軍時候的自己,無論是實力,還是覺悟都是如此。半調子的心態會害死自己。」


    羅德點頭回答:「我知道,我會調整好自己的心態。」


    「今天先休息吧!明天要執行任務了。」


    ※


    翌日清晨,安潔帶著羅德實際在波恩城裡走一趟巡邏路線。安潔和羅德來到城門口,雖然天才剛亮,但波恩城的城門口早已擠滿了正要進城的商人。


    波恩城是查爾斯帝國西部最大的城市,也是從西部通往帝國中心的貿易重鎮。西部幾乎所有的商人都會頻繁來往波恩城。


    安潔忽然停下腳步,轉過身來抱住羅德的手臂。她突如其來的舉動讓羅德下得僵住不動,安潔接著在羅德耳邊輕聲說:「隨便講些什麼,假裝跟我聊天。」


    羅德馬上意會到有狀況發生。他與安潔一搭一唱,直到某輛馬車從兩人面前經過時……


    「跟上去。」安潔壓低音量說道,兩人接著挽著手,往那輛馬車走去。


    由於人潮眾多,馬車的行駛速度並不快,兩人步行在車後的一小段距離。馬車的窗簾從被掀開來,一個眼神銳利的男子探出頭來。安潔拉了拉羅德,羅德馬上理解安潔動作的涵義,他與安潔走入一旁的商店,以避免被車上的人注意到。之後,羅德與安潔便離開城門前的大街,回到旅館內。


    「我們真的不用繼續跟嗎?那就是信使的座車吧?」


    「不用了,車走到那邊,就只有一條路能走。而且那個地方也是我們巡邏的重點。」


    安潔接著攤開地圖,指著其中一個畫上記號的房子說:「就是這邊,既然他們今天剛好有行動,那我們就開始重點監視這裡。」


    「那我們的行動時間要提前嗎?」羅德問。


    安潔抬起頭說:「嗯,畢竟情況有變,我先去探探情況好了。」


    ※


    波恩城一隅。明明是白天,四周卻顯得有些昏暗。因為此區緊臨在城市邊緣的城牆陰影之下。這裡是擁擠的住宅區,滿是錯綜複雜的小巷。安潔走在其中,總是感覺到一旁的門或是頭上的窗口,藏著一雙雙窺視的眼。


    (原來如此,這就是萊特伯爵的探子會被抓到的原因吧?如果要探聽情報,頻繁往來這裡的話,肯定馬上就會被盯上。那之後的調查任務該怎麼辦才好?)安潔摸著藏在連身袍中的匕首,一面前進。


    安潔聽見有聲響從她面前一戶門未關上的房子裡傳來,那是把玩刀械的聲音。


    「喲!小女孩……喔?是異邦人啊?那真是太好了。」一名瘦高的男子走了出來。安潔停下腳步,暗忖要不要出手。此時,她的背後『果然』也出現了兩名男子。


    「嘖嘖,一個人來這裡啊?太沒有警覺心了吧?」她身後的男子逼近。就算安潔此時只有帶著一柄匕首,要瞬間解決這群無賴對她來說仍綽綽有餘,但是她擔心的不是眼前的危機。


    (是提爾克的人嗎?還是只是一般的小混混?如果現在出手,會不會打草驚蛇?該怎麼辦呢?)安潔握著披風內匕首,手一抓一放地猶豫著。


    「會說國語嗎?如果不會的話那還真是幫了我們大忙呢!」第三名男子也跟著接近。


    (唉……沒辦法,還是只能出手了。)安潔的目光鎖定了前方男子的脖子以及心臟,後面的兩人從聲音來判斷,大概比安潔高出半個頭吧?安潔打算以最快的速度刺穿他們的喉嚨。正當安潔要出手時──


    「嗳!等、等等!有守衛!」安潔身後的男子指著前方巷子的轉角警告同伴們。


    「嘖,我們走。」


    (守衛!?被發現了嗎?)安潔深感不妙,這比被這群混混纏上更糟。


    「該死,為什麼會有守衛在這裡!?」安潔面前的男子邊繞過安潔跑開。安潔定睛一看,卻發現前方的巷子完全沒有人影。她上前查看,卻只發現一根斷成一半的屋樑靠在牆邊而已。


    安潔哼鼻一笑:「就是這根木頭把那些傢伙嚇得半死嗎?」


    但隨後她也以自嘲的語氣說:「不過他們倒也嚇到我就是了,害我以為真的有守衛過來了。」


    安潔來到地圖上標示的地點,那是一間旅館。它緊靠在城牆邊,且不遠處就是通往城外的小門,外表破舊且陰森,但大小卻比一般的旅館來得大。安潔在外頭繞了一圈,周圍沒有適合潛入的路線。


    不,這種時候潛入反而更危險吧?安潔意識到這點之後,便直接走進旅館登記入住。安潔剛走進旅館內,坐在旅館內樓梯旁聊天的兩人便開始打量自己,接著才繼續聊天。


    站在吧檯的老闆滿臉煩悶地說:「我們這裡沒有房間了,請回吧!」安潔假裝自己聽不懂國語,走到吧檯前向老闆比手畫腳。


    「唉,妳這傢伙聽不懂國語啊?我說沒有房間啦!快走吧!」老闆以手勢做出驅趕動作,安潔則是搖了搖頭,接著拿出三枚銀幣放在吧檯上。


    「這──」老闆滿臉為難地看樓梯旁的兩人,這個舉動讓安潔確信門口的人是提爾克的手下。


    門口其中一人直盯著安潔,安潔甚至能感覺到他正在打量自己的視線。安潔雖然仍保持著笑臉,但她心裡卻十分不安。她以微笑和老闆對峙了幾秒後,提爾克的手下對老闆點了點頭,示意讓安潔住下。


    老闆手比著一問:「好吧!讓妳住下。妳只有要住一天對吧?」安潔點點頭並將吧檯上的錢推給老闆,老闆收下之後,向安潔比了『上』,又比出『二』代表是在二樓。他比向『右』邊,又比了『三』,示意安潔的房間是右手邊的第三間。看來老闆的肢體語言也滿豐富的,安潔心想。安潔點頭並往房間走去,在經過樓梯口時──


    「這樣好嗎?」在男子對面的同伴問。


    「一個異邦的女人,連國語都不會說,有什麼好怕的?而且她的房間配在二樓就,沒什麼好擔心的。」男子回應。


    (所以信使是在頂樓對吧?謝謝你們的情報,蠢蛋。)安潔在心裡竊笑著,異邦人這個設定的價值在此刻完美發揮。


    安潔才剛上二樓,便看到一個男子從距離樓梯口最近的房間走了出來。由於樓梯口有些狹窄,男子側身讓安潔通過,安潔點頭表示感謝。


    (這傢伙也是……不,整個旅館都是提爾克的人。警戒到這種程度,果然就是這裡了。)安潔很確信,信使現在就在這棟樓裡。


    (無論如何,得先去聯絡羅德才行。)安潔假裝到房間內放完行李後,便離開旅館內。


    ※


    安潔回到原本住宿的旅館內之後,立即與羅德討論對策。


    「會不會是幌子?」羅德問道。


    安潔冷靜地分析:「如果是幌子的話,他們不應該會這麼警戒才對。」


    「可是信使如果是在三樓,我們要怎麼樣在不被查覺的情況下……」


    正當羅德摸著下巴在思考策略時,安潔卻忽然抓住他的手,說:「現在沒時間考慮這些了,再慢信使就要離開了。我們先過去吧!」


    「我知道了。」


    羅德與安潔一同趕往提爾克信使所在的旅館時,信使的馬車還在旅館旁。


    (為什麼還沒離開?照理來說應該會送完信之後馬上離開才對啊?)羅德心想。羅德與安潔一同走進旅館,來到安潔方才登記的房間內。


    安潔從簡易行李中拿出一件破爛的麻布,再從腰上繫著的小袋子內拿出一塊顏料,並在衣服上寫著:『接下來都用寫字溝通』。安潔時不時與羅德一搭一唱的假裝說著外來語,以混淆門外的竊聽者。


    安潔在衣服上寫上『我們分批行動』。正當她要繼續寫下去時,羅德卻忽然抓住她的手,他伸出手,向安潔索取手上的顏料,安潔滿臉疑惑地將筆交給羅德。


    羅德寫下:『可能有陷阱』。


    安潔驚訝地看向羅德。她將視線移回麻布上,羅德繼續寫:『送信的馬車沒理由停這麼久』。


    安潔仔細回想,從自己追蹤馬車到這裡為止,已經過了將近二十分鐘,如果只是送信給提爾克的人,待這麼久確實很不合理,難道這真的是引自己上鉤的圈套嗎?


    『還要行動嗎?』羅德寫完後看著安潔。她陷入沉思,她舉起手要羅德稍等。


    (怎麼辦?這真的是陷阱嗎?可是如果不是陷阱的話,就錯過這個大好機會了,但是如果真的是陷阱……)安潔眉頭深鎖,遲遲無法下判斷。此時,走廊傳來談話聲。羅德與安潔立刻走到門邊,將耳朵貼在門上,好聽清楚外面的談話。


    「不好意思,讓你們久等了。」


    「沒關係,客戶至上嘛!我們可以配合你們的時間。一樣在三樓嗎?」


    「對對,請往上走。」


    安潔聽完兩人的對話後,走回麻布旁,寫下:『繼續行動』。


    ※


    房門打開,安潔從房間裡走了出來。她走到樓梯間並向三樓走去。當安潔走上三樓時,看見兩名男子在走廊上靠著牆。當他們一見到安潔,馬上上前驅趕:「三樓我們包下了,快離開!」安潔歪著頭,臉上仍帶著微笑。


    另一人訕笑,並對同伴說:「她是樓下的人說的異邦人吧?用說她的聽不懂啦!」


    「嘖,麻煩!我把她趕到樓下去。」男子上前,用手勢驅趕,但安潔仍站在走廊上。


    「連自己住哪樓都搞不清楚,這些異邦人真是。」男子雙手抓住安潔的肩膀,並讓她轉向樓梯,推著她的背趕她下樓。


    「也許他們那邊根本沒有『樓』這種東西吧?」


    「是啊!大概只有土屋、茅草──」同伴的聲音嘎然而止,男子感到情況有異,連忙回過頭。


    此時安潔趁機拿出袍子中的匕首,她將男子搭載肩上的手迅速拉向自己,肘擊男子的臉部,並以匕首金屬製的柄部重擊男子的後腦杓,男子像斷了線的人偶般倒下。安潔在男子倒下前抓住他,不讓倒地發出聲響引起其他人注意。安潔讓男子靠著牆,然後對著走廊盡頭的羅德比了比男子,示意要羅德把他搬下樓。


    羅德剛才從二樓窗戶爬到旅館外,接著爬上三樓,趁著安潔吸引兩人注意時,放倒其中一人,再由安潔擊倒另一人。羅德將被打昏的兩人帶回安潔的房間並捆綁起來,並留在二樓的走廊看守。一有任何風吹草動,他就會立即通知安潔撤退。


    (安潔發現什麼了嗎?剛才她聽到那些對話後,忽然決定繼續行動,那些話裡面有什麼線索嗎?)羅德仔細回想剛才短短的三句話,接著他似乎發現到可疑之處。


    (客戶至上?客戶?提爾克是客戶?所以剛才過來的人是商人?他們不是地方派彼此溝通的信使嗎?而且為什麼這些商人要神秘兮兮地約在這裡見面?)正當羅德沉思之際,他卻聽見微弱的人聲從安潔的房間裡傳出。


    羅德錯愕地衝進房間,看見被打昏的兩人仍未醒來,但人聲仍不斷傳出。


    「……趕快回答啊!到底怎麼了?」羅德順著聲音傳來的方向,在其中一人身上搜查。他從男子縫在衣服內側的口袋內搜出一張羊皮紙,上面畫著魔法陣,魔法陣泛出陣陣藍光,代表這個魔法陣正在作用。


    「該死!出事了!所有人準備出擊!」魔法陣另一頭傳來穿上盔甲時金屬相互撞擊的聲響,從聲響聽來……人數眾多。


    (用來相互通話的魔法卷軸嗎?完全沒有料到他們竟然會使用這種的東西。)羅德深吸一口氣後,硬著頭皮朝著魔法陣說:「報告,剛才沒有聽到呼叫,目前這裡沒有問題。」


    (能騙得過他們嗎?就算不能,應該也能拖一點時間吧?)羅德快步走出房間,並往三樓走去。


    魔法陣的另一邊傳來憤怒地責罵:「沒聽到?我講得不夠大聲是不是?搞什麼東西啊?」


    「非常抱歉。」


    「算了,沒事就好。」


    正當羅德鬆一口氣時,另一邊卻忽然又問了一句:「等等,怎麼沒聽過你的聲音?今天的暗號是什麼?」


    「……」羅德呆然地看著魔法陣,完全不知道該如何開口。他走出房間趕往三樓去通知安潔。在門外偷聽的安潔,以詢問的眼神看向羅德發生什麼事了。


    羅德手中通訊用的魔法卷軸持續逼問:「我在問你暗號!」另一邊的語氣愈發不耐,也漸漸開始起了疑心,他以冰冷的語氣問:「你是誰?」


    羅德撕掉羊皮紙,向安潔比出撤退的手勢。安潔動身準備與羅德一同離開時,一樓卻傳來旅館大門被粗暴撞開的聲響。一群全副武裝的士兵分批衝向一、二樓,剩下一隊士兵也開始向三樓進逼。

----------------------------------------------------------------------------------------------------------------------

下一回 4-6 需要幫忙嗎?

我剛PO的時候竟然沒注意到開頭有一段被『卡』掉,現在(1/17 21:16)已經緊急補正!如果一開始看得一頭霧水的朋友歡迎回來補回......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65623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輕小說|奇幻|戰鬥||魔法|西洋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A5568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公告:我成為小說達人啦!... 後一篇:[達人專欄] 阿爾帝岡戰...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qezc53221234大家
大家好,小瀀小屋 奇幻小說《奸商皇女》更新囉。歡迎大家進來看看可愛的小洛亞。看更多我要大聲說2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