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1 GP

[達人專欄] 我是肥宅#35 琉璃與小夜初次邂逅

作者:花梨.奇跡の狭間│2020-01-17 18:08:11│巴幣:62│人氣:1228

  劇情概要:小夜意外出現在禮堂,肥宅對此大吃一驚,琉璃則是對小夜相當有興趣……

  「來,忍耐一下,眼睛閉起來。」婷婷說。

  婷婷將浴巾蓋在小夜頭上,替小夜把頭髮擦乾,小夜起初有些掙扎,不過很快就放鬆下來,靜候婷婷處置。肥宅和小夜的接連登場擾動了禮堂的氣氛,朔風索性宣布提早休息,反正大家現在也無心念書。

  「不好意思,打擾你們唸書。」肥宅不好意思地說。

  「沒關係,真的。」朔風笑著說,「大家發憤苦讀好一段時間,是該喘口氣了。」

  「說得太好聽了吧。」琉璃不以為然地說,「妳今天忙東忙西,盧恩語進度停滯,該做的題庫也沒動筆。」

  「沒辦法,該做的事總得要有人做。」朔風無奈地說。

  「妳可以叫我們來幫忙,我們不會拒絕的。」

  「那些是我該做的事,責無旁貸。而且,」朔風認真地說,「我不想打擾大家念書。」

  「那妳怎麼辦?」

  「無所謂,我會找時間把少念的部分念完。」

  「妳根本找不到時間。」琉璃不滿地說。

  「時間擠一擠就有了。」朔風轉向肥宅,「琉璃稱呼你為肥宅,我也可以這麼稱呼你嗎?」

  「當然。」肥宅說。

  「那麼,肥宅,你認識那位女孩嗎?」朔風指著不遠處的小夜,「那位女孩進來的時候,你顯得很吃驚。」

  「我認識她,雖然不是很熟。」肥宅說。

  「她會不會是來找你的?」

  「不可能。」肥宅笑了出來,「她早上才來我家找過我。」

  朔風與琉璃彼此對望,兩人都露出複雜的表情。肥宅驚覺自己拋出爆彈等級的發言,立刻加以解釋。

  「我把東西遺留在她的店裡,她把東西拿來我家還我。」肥宅連忙說道。

  「名偵探琉璃,妳的推理是?」朔風問道。

  「這位女孩有一家店,想必頗有經營頭腦。」琉璃翹起腿,將手上的筆桿當成菸斗,擺出某位名偵探尋思的經典姿勢,「她選擇親自送還客人的遺失物,代表她很重視顧客的權益,或是顧客本人。對吧,肥宅?」

  琉璃刻意在『本人』這兩個字上加重語氣,肥宅聽了不禁有些心虛。

  「聽起來相當合理。」朔風點頭說道,「不過我很好奇,這位女孩怎麼會和婷婷走在一起,我們去聽聽她們的說法吧。」

  朔風起身走向小夜,肥宅與琉璃隨後跟上。琉璃走到肥宅前方,轉過頭,扮了一個鬼臉,然後加快腳步離開。肥宅懊惱地抓抓頭髮,覺得自己陷入某種難以釐清的窘境。

  「婷婷,今天遲到的理由是什麼?」朔風順手抓起另一條浴巾蓋在婷婷身上,「看電視,練習饒舌歌,還是念書?」

  「三個都有。」婷婷說,細心地把小夜的髮絲擦乾,「我昨晚在旋律網發現一位來自歐羅佩的女歌手頻道,歌曲兼具語感與音感,令我驚艷不已。我把她的歌全部聽完,接著投注精力研究歌詞,等我回神過來已經過午夜了。」

  「歌詞有什麼好研究的?」

  「這位歌手來自歐羅佩,用的是盧恩語,我對盧恩語一竅不通。」

  「妳可以開啟語音翻譯功能啊。」

  「朔風,拜託,將『思念著你』翻譯成『撕裂你』,將『走進你的心』翻成『揍你成性』,這種歌還唱得下去嗎?」

  婷婷將手上的浴巾塞給小夜。

  「來,之後就交給妳囉。」婷婷咧嘴一笑,「把身體擦乾,別感冒了,需要多的浴巾再跟我拿。」

  小夜恭敬地收下浴巾,抹去手腳上的髒汙,並徒勞無功地試著把衣服上的污漬擦掉。婷婷拉了一張椅子坐下來,也開始用浴巾把自己擦乾。他們倆人渾身濕透,而且身上到處都是泥漿和草屑,顯得非常狼狽。

  「妳看起來糟透了,好像在草地上打過滾。」琉璃看見婷婷變成這副德性,忍不住開口詢問,「婷婷,妳手上有傘,怎麼還會弄成這樣?」

  「我沒有踩穩,摔進路旁的草叢。」婷婷從頭髮裡面捏出幾片落葉。

  「原來如此。」琉璃轉向小夜,「這位女孩又是怎麼弄成這樣的?」

  「我就從頭說起吧。」婷婷說,「我搭公車來到校園,看到她被雨勢困在公車亭,便問她是不是要進入校園,她對我點頭。我想說可以順便送她一程,便提議她和我共乘一把傘,她同樣對我點頭。隨後我們漫步在校園內,但是我的運氣很糟,踏到一塊滿是苔癬的石頭,整個人跌到她身上,然後我們一起摔入草叢。我向她道歉,告訴她我們劇團有乾淨的浴巾,希望她和我來禮堂整理儀容,而她同意了。」

  「原來如此。」

  琉璃靠近小夜,展現友善的笑容,「妳好,我叫琉璃,幽夢劇團的代表人。我們的團員替妳帶來這麼大的困擾,我感到十分抱歉。我們會盡量彌補妳蒙受的損失,如果妳有任何需求,請務必讓我們知道,我們將竭誠為妳效勞。」

  小夜注視著琉璃,緩緩地點頭,視線沒有從琉璃身上別開。肥宅想起來剛剛小夜也對自己投以同樣的目光,這讓當時的他感到很不舒服,他不知道自己會何產生這種感覺。肥宅忍不住懷疑,現在的琉璃是否也有類似的感覺。

  「妳得換一套衣服,現在這樣容易感冒,而且不好看。」琉璃說,「可以的話,我建議妳回去梳洗一番,我們願意支付計程車費,以及額外的洗衣費用。」

  這是十分合理的提議,沒想到小夜搖了搖頭。肥宅感到詫異,在他的心目中,沒有任何女孩願意穿著髒衣服趴趴走,更何況是小夜這種嚴謹的女孩。雖然在場其他人不認識小夜,不過從他們的神情來看,他們也有類似的想法。

  「妳有不方便回家的理由嗎?」琉璃問道。

  小夜點點頭。

  「那妳得先把衣服換下來,或許我們可以幫上忙。」琉璃轉頭對大家說,「我們有沒有適合的衣服?」

  「醜小鴨套裝還在車上。」婷婷說,「如果朔風沒有收起來的話。」

  「還在車上沒錯。」朔風狐疑地說,「妳該不會想讓她穿吧?」

  「正是如此。」婷婷望著小夜,「她的體型和我大致相同,穿那件套裝再適合不過了。」

  「這個主意不錯。」琉璃對小夜說,「妳願意暫時穿我們的衣服嗎?」

  小夜點點頭。

  「那就請妳稍後片刻,我去去就回來。」

  琉璃從朔風手中接過鑰匙,然後走出禮堂,沒多久又走了回來,手裡分別抓著兩個袋子。她把袋子分別塞到小夜與婷婷懷中,然後指向舞台邊的房間。

  「我稍早有打掃過那個房間,妳們可以在裡面更衣。」琉璃說,「婷婷,那袋是妳的備用服裝。」

  「謝啦,琉璃。」婷婷笑著說,然而當她朝袋子裡面瞄了一眼後,笑容頓時垮了下來,「怎麼是這套!沒有其他衣服嗎?」

  「妳的備用服裝就只有那一件。」琉璃忍著笑意,「我提醒妳好多次,要多準備一兩套服裝以備不時之需,妳卻沒有聽進去。」

  婷婷無奈地深深嘆口氣,踏著沉重的步伐走向房間,小夜隨即跟了過去,臨別前不忘向琉璃點頭致謝。

  「琉璃,妳們剛剛說的醜小鴨,該不會是那個童話吧?」待兩人走進房間後,肥宅問道。

  「沒錯,不過我們把故事大幅翻新,改編成一位喜歡裁縫的女孩獲得冠軍的故事,而醜小鴨就是獲獎的服裝名稱。」琉璃回答。

  「那套服裝想必相當好看吧。」

  「當然,而且是好看得超乎想像。」

  琉璃露出詭異的微笑,這讓肥宅突然擔心起來,琉璃的那副笑容通常是某種意外的前兆。

  幾分鐘後,婷婷走出房間,換上短袖短褲的白色運動服,就像是在上體育課的中學生,劇團成員看見婷婷這副模樣紛紛低聲竊笑,因為這看起來。婷婷對眾人的反應視若無睹,不過從她臉上懊惱的模樣來看,她顯然對此非常在意。小夜則是躲在門後,無論婷婷好說歹勸,就是不願意出來。

  「放心,妳漂亮極了,大家一定會喜歡妳這身裝扮的。」婷婷喊道。

  婷婷抓住小夜的手臂,用力一拉,硬是將小夜從門後拉出來。

  肥宅見狀呆住了,眼前的小夜穿的是黑色系的精緻洋裝,袖口及裙角襯以白色緞帶與黑色蕾絲,纖細的雙腿套上絲襪與高筒靴,頭上還有一副裝飾用的小圓帽。根據肥宅的宅知識,這個裝扮叫做歌德蘿莉風,是扶桑年輕族群的熱門文化,團員們發出連串的讚嘆聲。

  「你們的反應怎麼差這麼多!」婷婷抱怨道。

  「沒辦法,人家是美少女,超級漂亮的!」大牛興奮地說,「你們說對不對!」

  幽夢劇團成員們紛紛報以熱烈掌聲,小夜顯然不習慣這樣的排場,要不是婷婷還抓著她,她大概會立刻躲回房間內。

  「肥宅,既然你認識她,就讚美她幾句吧。」朔風提議道。

  肥宅不善於在公開場合讚美別人,不過現在的小夜確實需要一點肯定。

  「小夜,妳穿這樣很好看。」肥宅說,「就像一位公主。」

  小夜靦腆地笑了,她向肥宅微微欠身,舉止端莊有禮。肥宅見狀不禁心想,就算小夜真的是一位公主,他也不會意外。

  --

  「妳要咖啡還是紅茶?」琉璃問道。

  小夜用手指著桌上的其中一個杯子,琉璃便將那杯紅茶推到小夜面前。

  喧鬧結束後,眾人便坐了下來,品嘗著朔風泡的飲料。肥宅抓起杯子,瞬間將紅茶一飲而盡,琉璃立刻替他續杯。小夜端莊地捧起杯子,緩緩將紅茶送入口中,形成一副恬靜的美麗景象,在場的其他人,特別是男生,。

  「比《茶道物語》的女主角還要優雅。」琉璃讚嘆地說。

  「而且動作行雲流水。」朔風打量著說,「完全就是一名扶桑人。」

  肥宅本來想將小夜的身分告訴琉璃,不過還是決定保持沉默,他和小夜沒有熟識到那種程度。

  「優雅的女孩,我該怎麼稱呼妳呢?」琉璃親切地問道。

  肥宅以為小夜會拿出平板,用她一貫的方式和琉璃溝通,但是小夜只是微笑著,沒有採取任何行動。琉璃起初有些疑惑,不過她很快就鎮定下來,轉向身旁的肥宅。

  「肥宅,請告訴我該怎麼稱呼這位女孩。」琉璃說。

  「小夜。」肥宅回答。

  「這是暱稱,還是名字?」

  「名字。」

  琉璃回頭面對小夜。「小夜,這是妳的名字,對嗎?」

  小夜點點頭。

  「妳是扶桑人嗎?還是扶桑混血?」

  小夜搖頭。

  「扶桑遺民?」

  小夜沒有反應,默認了這個事實。肥宅緊張起來,如果琉璃或是在場的任何人不喜歡扶桑移民,局面就會變得尷尬。不過肥宅似乎是多慮了,琉璃和朔風認同地點頭,其他劇團成員表現出欽佩與雀躍的正面反應,他們對小夜的好感顯而易見。

  「難怪這麼有教養。」琉璃笑著說,「我們應該和妳看齊,特別是大牛。」

  「為什麼俺躺著還中槍?」大牛抗議道。

  「你在客人面前打赤膊。」

  大牛正想回嘴,卻發現小夜正望著他笑,他不好意思地閉上嘴巴,拾起椅子上的上衣穿起來。

  「琉璃,謝謝妳們的幫忙。」肥宅說。

  「這是我們該做的。」琉璃放下茶壺,「我們只是想稍微彌補造成的傷害,畢竟是我們的人害小夜摔倒的。」

  「對不起,小夜。」婷婷把手機放下來,不好意思地說。

  小夜微笑著搖搖頭,告訴婷婷無須在意。

  「話說回來,我沒看過這麼漂亮的套裝。」肥宅突然擔心起來,「這一定很難清洗吧?外面下著大雨,我擔心把衣服穿出去會弄髒。」

  小夜的表情黯淡下來,她低頭看著身上的精緻服裝,似乎比肥宅還要擔心。

  「衣服本來就應該拿來穿。如果害怕弄髒而束之高閣,衣服就失去了存在的意義。」婷婷說,「小夜這麼可愛,讓她穿上這件套裝是我的光榮。」

  「妳的光榮?」

  「醜小鴨套裝是婷婷的手工傑作。」朔風補充道。

  「這是妳親手縫製的嗎?」肥宅不敢置信地對婷婷說,「太厲害了!」

  「還好啦。」婷婷被肥宅稱讚得很開心。

  「我們的許多戲服都是出自婷婷之手。」朔風說,「我們很幸運,可以擁有像婷婷這麼優秀的人才。」

  「是幽夢劇團給我發揮的空間,該道謝的人是我才對。」婷婷認真地說。

  「所以囉,小夜,妳不需要擔心。」琉璃說,「反正這場雨很快就會停,這是我剛剛上午查到的結果,儘管把衣服穿出去趴趴走吧,即使弄髒也沒關係。」

  「順便替我宣傳。」婷婷得意地說。

  「好了,各位,休息時間結束,該念書了。」朔風站起來喊道。

  「肥宅,我們待會再聊。小夜,請不要拘束,把這裡當成自己的家,有任何需要再跟我們說。」

  琉璃朝肥宅眨眨眼,隨即走回自己的座位。

  現場的喧囂很快就安靜下來,幽夢劇團的成員們繼續與書本奮鬥。基於家教的習慣,肥宅觀察著眼前這些學生,注意到現場壟罩著一層無形的低氣壓,眾人不是面露愁容,就是猛打哈欠,這是唸書遇到瓶頸的典型現象。朔風拿著盧恩語的參考書,一臉苦澀,好像正在承受某種折磨。唯一沒有被低氣壓影響的團員是琉璃,她在題庫上奮筆疾書,不時露出小惡魔般的得意笑容。

  肥宅決定展開行動,起身走到大牛旁邊。大牛正趴在桌上,索然無味地用手轉筆,對眼前的題目一籌莫展。

  「有不懂的地方嗎?」肥宅悄悄問道。

  「全部都不懂。」大牛疲倦地說,「我不是念書的料。」

  「這題考的是物質的密度。」肥宅指著題目裡面的關鍵字,「你得根據題目描述,將每塊礦石的體積算出來,再用重量除以體積就行了。」

  「我不知道體積要怎麼算。」大牛不耐煩地說。

  「把題目看清楚,將關鍵字點出來。」肥宅說,「找出你的目標,將藏在題目裡的資訊帶入密度公式,答案就出來了。」

  「密度的公式?」

  「密度等於質量除以體積,記得注意單位。」

  「題目沒告訴我公式。」

  「所以你得先把公式背起來。」肥宅耐心地說,「這個單元的重要公式有這幾種…」

  肥宅開始講解題目的解法,大牛雖然有些不情願,還是按耐性子聽下去。

  「你先做做看,等等我會回來,若有不懂的地方再來問,知道嗎?」肥宅囑咐道。

  大牛勉強點頭同意,重新提筆與惱人的題目奮戰。結束了大牛的指導後,走向另一位苦瓜臉的團員,詢問對方的學習狀況並加以指導。團員們對肥宅的降臨有些意外,但是他們很快就接受了肥宅的指導,能夠有人教總是一件好事。

  「有任何困難嗎?」肥宅走到朔風身旁問道。

  「我對盧恩語的文法完全沒轍。」朔風吃力地說。

  「盧恩語和雅美利雅語源於相同的祖語,不過應用上仍有差異。」肥宅說,「以你手邊這題為例,雅美利雅語的語序大致上遵循主語、謂語、賓語的順序,然而盧恩語習慣將欲強調的事物放在句首,所以這句描述的意思是…」

  肥宅指點了一下,朔風隨即恍然大悟。「原來是這樣,謝謝你。」

  「不客氣。」肥宅檢視另一個題目,「這題你的註釋寫錯了,題幹是被動語態,妳的答案卻是主動語態。正確的寫法是…」

  肥宅花了一段時間導正朔風的概念。

  「不好意思,我就是不諳外國語。」朔風不好意思地說,「琉璃在這方面比我強多了。」

  「這個說法對你不公平,琉璃是一個非常特殊的案例。」肥宅笑著說,「琉璃連字典都夠背起來。」

  「如果我的記憶力能有琉璃的一半就好了。」

  「學習外國語不需要超人的記憶,只要多聽多讀多寫,加上長期的經驗累積,就能夠水到渠成。」肥宅安慰道,「你先把這個單元的讀熟吧,等一下我會再過來。」

  「謝謝你,不好意思。」

  「不用客氣,舉手之勞罷了。」

  肥宅揮揮手準備離去,臨走前朔風叫住了肥宅。

  「肥宅,你怎麼知道琉璃會背字典呢?」

  「琉璃親口告訴我的。」肥宅笑著說,「待會見。」

  朔風望著肥宅離去的身影,喃喃自語著,「琉璃從來沒有告訴我她有背字典。」

  當肥宅認真指導團員的同時,小夜不動聲色地觀察肥宅的行動,顯得若有所思。

  「肥宅很認真呢。」

  小夜轉過頭,看見琉璃搬了一張椅子,在自己身旁坐了下來。

  「我已經把該念的進度唸完了。」琉璃主動告訴小夜,「在學期開始的時候,我就把歷史和地理的課本背起來,今天的我只是來陪大家念書,順便練習自己不善長的數學。」

  琉璃趴在桌上,一副準備打盹的模樣,不過她並沒有真的趴下去,而是觀察著肥宅教學的模樣。

  「我聽說肥宅有擔任家教的經驗,他的表現比我的想像還要好。」琉璃說,「鞭辟入裡,循循善誘,他的肚子裡面想必有很多墨水,才能夠達到這種境界,我很高興擁有這麼一位朋友。」

  小夜微笑著。

  「小夜,妳和肥宅是什麼關係?」琉璃話鋒突然一轉,「朋友嗎?」

  小夜思索著,沒有給出確切的答案。

  「肥宅告訴我,妳稍早曾經造訪他的家,這是真的嗎?」

  小夜點點頭。

  「妳從頭到尾都沒有開口說話呢。」琉璃緩緩轉頭面對小夜,眼鏡後方的雙眼閃著光芒,「妳在肥宅面前也是這樣嗎?」

  小夜抬起頭回望著琉璃,沉穩地回應對方的質疑。兩人對峙了一會兒,最後是琉璃做出退讓,舉起雙手宣告投降。

  「好吧,妳贏了。」琉璃笑著說,「我只是好奇妳和肥宅之間是什麼關係,如果妳不願意表態,我也不會勉強。」

  眼見琉璃做出退讓,小夜放鬆下來,不過還是有些警戒。

  「小夜,我想請教妳一個問題。」琉璃說,「妳不用開口,只需要點頭或搖頭就好,可以嗎?」

  小夜點點頭。

  「妳來到這所大學,是為了和肥宅見面嗎?」

  小夜很快地搖了搖頭,這個反應令琉璃感到意外。

  「我被妳搞糊塗了。」琉璃皺起了眉頭,「我沒有挖掘別人隱私的習慣,然而我實在搞不懂,什麼樣的動機會讓妳寧可冒著大雨,也要來到這裡?」

  琉璃不期待獲得答覆,不過事態的展開再次出乎她的預料。小夜翻找著她的背包,然後拿出一張紙片放在桌上。琉璃看見那張紙條,啞口無言。

  今天公演的門票正靜靜躺在桌面上。

  (待續)

其他連結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65618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原創|小說

留言共 3 篇留言

寒石焰
小夜:你們就是我來的目的

01-17 18:35

奈恩斯-冬
小夜興奮中?!?!

01-17 21:54

Zidanet
盧恩語......是拉丁文嗎?(亂猜的)

01-18 07:5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1喜歡★vermilion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若林稔弥】花火 8... 後一篇:【RRR】FGO幼稚園:...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t1235408大家
本人分享,個人過往與日常經驗、嗜好與事情看法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2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