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少女前線 《逝去之花》 反戰篇 2-1

作者:炎上不知火│2020-01-15 19:38:10│贊助:6│人氣:82
反戰篇 2-1 奏響反擊的第一聲轟鳴


.


——妳知道雪這個詞在莫約德的古語中代表著什麼?代表著殘酷與溫柔喔。』

『雪被當作殘酷的慈母,因為慈母平等愛著所有的生命,所以也一律平等的給予死亡。』

『至於溫柔的部分嗎似乎又被稱作溫柔的死神喔,妳想看看,讓在風雪中的人在沉浸睡夢中不帶痛苦的死去這不正是體現死神的溫柔嗎?』

『我覺得這就像是在說妳,適合同樣被稱為死神的妳。』

『畢竟妳很溫柔嘛。』

……


片片雪花緩緩飄落,在接觸後脆弱到散成粉末。

一陣風迎面而來,夾帶著刺骨還有寒冷侵蝕著身體。暴露在外的肌膚正在發紅還隱隱作痛著。

頭上戴著毛帽,黃金色的長髮肆意的散亂在大衣上,在鮮少明亮的冰天雪地裡輝耀著金色光輝。

全身趴在冰冷的水泥磁磚上,僵硬而散發著寒意,即便穿著有保暖功用的皮製大衣也無法完全阻隔。

微小呼吸呼出的水份凝結成白霧打在了臉上。

雙手手肘支撐頂在地板上,托舉著一把混雜少許現代風的古樸步槍。

上個世紀風格的外觀,深褐的配色增添厚重感,槍身上銘刻著紋路,從板機一直延伸到槍托,古典樸實,整體上來說與其說是武器更是是某種藝術品。

而如果仔細看,在某些部位上卻是使用著現代兵器的零件作為代替。但又不破壞槍本來的美感。

復古與現代,如此迥異的古今融合造就了這把槍獨一無二的性質。

光學瞄具——K6-24X56後,深藍的人工晶體正綻放著光芒。

【風速流量..….

【溫度計算……


角度誤差……

光影變化……

降雪機率……

……


眼中呈現著各項情報的數值和幾何圖形。

雲圖連接負責記錄這塊區域環境變化的接收器,不停的接收來自外在的各種情報,透過旁邊的校正儀兩相比對整理後一一統整成數據顯現在視網膜上。

【目前單位全體能量剩餘9%

【為確保基本機能運作的能源殘餘,請關閉計量統籌模式。】

在收納外部資訊到雲圖的同時雲圖發出了警告。

從兩天前開始就不斷的使用雲圖計算並記錄周遭環境的變化,已經消耗過多的能量。

右手手扶著槍托左手繞到身後,從大衣的口袋裡拿出了兩根鋁箔包裝的能量棒,
白色的皮製大衣隨著動作起伏抖落一片附著在上的冰晶。

——
《應急戰備軍用口糧》

包裝上的幾個大字出現在視野裡,名字下面寫著幾排疑似說明文的小字。

凝視文字的眼眸看不出情感的浮動,湛藍的瞳目似在體現人造物的事實般充斥著無機質的氛圍。

她看了一眼就拿著口糧棒到嘴前,潔白的牙齒咬住包裝開口的一角,然後用力往後……

——

撕裂的聲音頓時在寂靜的雪天中響起,撕開的包裝裡露出一截米黃色的棒子。

接著張開嘴,用著與成熟艷麗的外貌不符的豪邁吃相將半個口糧棒咬下,在味道尚未擴散整個口腔前用牙齒咀嚼幾下後就直接送進咽喉。

半截口糧的碎塊順著擬造食道進入位在腹部處的轉化爐,腹部比起其他部位溫度有稍微提升,那代表著轉化爐在正常運作著,分解並融化著碎塊。

不過幾秒碎塊就化作純淨的能量,從轉化爐流向胸口位置的擬造心臟,在心臟部位儲存,透過冷卻液的傳輸將能量傳遞至全身上下,除了腹部和心臟外整個身體因為接收到了久違的能量而興奮的鳴叫著。

本來凍僵的身體逐漸回暖,受風雪侵蝕的肌膚也不再感到寒冷,而且還散發著些許的熱量融化了冰霜。

滿足的似的吐出了一口氣。

【目前單位全體能量——21%

降到危險程度的能量稍稍回升了一點,但還是以緩慢的速度在漸少。

又咬下一口食糧棒。這次咬的面積不像剛才那樣直接咬斷整根的一半。

一口一口的咬碎口糧,反覆吞嚥,隨著每次的進食代表自身能量總量的數字就會不停的增加,最後再將整根口糧棒全都送進轉化爐的時候顯示能量總量的數字已經到了整體的一半以上。

由於轉化爐的設計,人類的食物就算是人形也能輕鬆地從中攝取養分轉化成人形用的能量,不得不說,應急用口糧發揮了很大的作用,小小一根就飽含著龐大的能量。

而真要說缺點的話……大概就是味道了吧。

——
算不上難吃但也不會說很好吃,客觀來講僅僅只是勉強能接受的程度。

這般微妙的感想,換作是人類或許還會發幾句牢騷,但對人形來說味道什麼的那都無所謂。

接著她又用同樣的方式撕開了第二個食糧棒的包裝,嘴巴叼咬著的同時專注戒備,緊盯著光學瞄具,從破舊的廢墟大樓上方監視。


.


手持上世紀步槍的人形,她現在身處的地方,是經歷歲月長年的摧殘遭大雪覆蓋的無人城市。

然後這座廢棄城市裡有一塊被鐵網包圍的區塊,那區塊即是本來鎮守在這城市裡的格里芬據點——J24號基地。

三個月前鐵血襲擊了北方所屬聯合會議所在的秘密地點,那次襲擊中北方所屬損失慘重,不僅失去了大量的指揮階層,導致能夠指揮人形抵禦鐵血的人手嚴重不足,還失去了大部分的據點。

失去指揮官的人形們就如盤散沙在鐵血的攻勢下節節敗退毫無招架之力,而且洽時天像的惡化導致本部的支援遲遲無法送達,陷入內憂外患的困境。在種種因素下逼不得已只能選擇放棄據點向後方撤退。

被迫撤離的北方所屬只能將據點拱手讓給鐵血,而J24基地就是那被奪去的據點中的其中一個。

相同處境的據點在現今的北方境內到處都是,僅有少數有軍隊駐守的據點才能倖免於難。

儘管北方所屬已經沒了半數以上的據點,卻還沒放棄整個北方,只因為某位擁有指揮權限的人形挺身而出,接下了收復北方失去據點的重任。

號招有著相同志向的同志,收編失散在各地的北方所屬人形,籌備軍用品到民生物資等資源,經過三個月的磨合在那位人形的努力下本來四分五裂瀕臨瓦解的北方所屬重新獲得振作並成為了新生北方所屬,消失在檯面上藉此休養生息。

【偵測到目標,鐵血所屬人形,常規單位《切割者》】

不用雲圖給予指示,透過光學瞄具也能看到,看到那該死的鐵血雜碎。

在殘破馬路上走動的黑與紅纏繞的姿態,雙手各持著恐怖槍械,覆蓋臉部的紫色面罩不停地四處張望,似乎在巡邏。

右手的食指輕扣上了板機。

她在這裡埋伏了兩天,第一天的時候花了整天的時間在城市裡尋找,最後第二天來到的地方就是這棟大樓的樓頂,在這期間都沒發現到鐵血方的人形,無論是J24號基地的周圍還是存物物資的倉庫甚至是有可能成為狙擊場所的制高點都沒有鐵血的蹤影。

這座城市過於安靜,安靜到曾讓她不由得生出鐵血其實已經不在這區域的想法,直到看見正在巡邏的切割者才打消念頭。

不過照理來說在據點外圍應該時刻會有鐵血的人馬在駐守才對,然而一直到現在,等待了整整兩天的時間才終於看到第一個鐵血,那到底是為什麼,是什麼原因才會導致現在這種詭譎的情況。

是兵力不足?所以在減少人員的外出嗎,但也不至於間隔那麼長。還是說是另有所圖,在這段空窗期的期間裡又在籌劃些什麼?

但不管是什麼原因,總之眼前的鐵血人形就是好不容易才出現的『獵物』。

——
雖說從遠處狙擊不怎麼符我的性格,但也還算是頗有心得……

她屏氣凝神,從光學瞄具裡映照出獵物的身影。

蒼藍眼眸變得如鷹隼般鋒利,森然殺意自眼角蔓延。

全身的擬造肌肉開始放鬆,是為了避免因為緊繃而影響扣下板機的手。

躁動的擬造心臟開始停止,連帶著冷卻液的流動也緩慢下來。

將其餘心思拋卻,一心一意專注在射擊上,眼中出現了浮動的鮮紅準星的符號。

【仰角觀測……】

射程偏差……

彈道計算……

修正誤差……

浮動的準星與目標對齊一致了。

深吸口氣然後吐出。

只要扣下板機,就能直接射中鐵血人形,粉碎連帶雲圖的整個頭部。

但她猶豫了一會,緩緩鬆開了扣著板機的手指。

眼中的準星符號消失,殺意退去。

心臟恢復脈動,全身的冷卻液又開始流動。

就這樣讓鐵血的切割者離去。

她嘆了口氣。

不是她想放過切割者才停下,相反的她想一舉射毀鐵血的心思無比強烈,之所以沒有扣下板機只是單純的時機還沒到而已。

隱忍沉寂的新生北方所屬從沒有停止腳步,暗中積蓄著力量只為了有天向鐵血展開反擊,而現在力量成熟了整個新生北方所屬已經化為一把反噬鐵血的復仇之刃。

這把刀刃也已經到了即將出鞘的時候,只需要等待時機的到來。

她是這把刀刃出鞘前的先鋒,負責先行探察的任務,所以她不能擅作主張自行行動,在時機到以前絕不能輕易打草驚蛇。

哪怕她在怎麼想要扣板機也只能忍下來,眼睜睜看鐵血從眼皮底下經過。

——
真的是……煩躁,就不能再快點嗎。

漫長等待所累積的鬱悶無處宣洩,讓個性本就豪爽直接的她對這種壓抑的現況有些上火,想做些什麼都沒辦法。

——
快點啊RO妳到底都在做什麼。

呼喚著友人的名子,眼看四周的景色開始黯淡,滿腔的不滿也只能吞下。

本來已經低下的溫度變得更低,卻無法冷卻她高昂的意志。

——
快點!快點!快點!

受不了的她咬斷了叼在口中的口糧棒,掉落的口糧棒在水泥板上散成好幾塊。

她受到情緒的影響導致對離去的目標鬆懈了,也因此才沒注意到。

那個切割者在進入轉角那一刻變成了別人的身影。

那個有著亞麻色頭髮,穿著風衣的嬌小身影。


.


到了第三天早上,廢棄城市忽然下起了大雪。

昨天觀測到的降雪與不降雪的機率處於一半一半,令人心癢難耐的數字,她久違的祈求上天不要下雪,因為那會妨礙她的任務,但天不從人形願,還是下雪了。

就算不想盯漏鐵血的行動但是礙於天象也只能暫時退避。

當天早晨的大樓某處房間洋溢著某位人形的咒罵聲,不過因為有做好隔音措施所以聲音是傳不出去的,大概。

等這場急降的大雪結束已經是快接近中午的時候了。

再一次踏上頂樓,本來的滿片水泥磁磚的的地板都被一層厚厚的雪給覆蓋。

站在樓梯間的她表情在瞬間變換好幾遍,最後也只能發出聲無奈的嘆息就走上了樓頂。

特製的雪地皮靴深深嵌入積雪中,確認腳下有踩住地板才伸出另隻腳來。

她很慶幸自己這趟出門穿的是以前改造前的雪地皮靴,要不然換成是改造後的高跟鞋她大概在雪地會寸步難行。

而且穿上打從出廠後就一直陪伴著自己的皮靴讓她產生種了安心感。

並不是說高跟鞋不好怎樣,那樣體現女性魅力的鞋子也不錯,她並不討厭。

但她還是無法理解為什麼自己身為一個北方所屬,基本上都是在與冰雪度過的人形改造以後的鞋子為什麼會是高跟鞋,那樣在雪地行走難道不方便嗎?

當然不是說高跟鞋不方便怎樣,她很喜歡那種感覺,如果情況允許在會穿著基地內走動。

人形不知道的是,之所以她改造後的鞋子會是高跟鞋的原因其實只是某位指揮官在喝醉後看到了人形的改造文件,邊說著「果然黑絲啊就是要配……配配配上高……跟鞋才對噶啊哈哈哈噶——」邊自己擅自在文件上添加了高跟鞋的條件,當然了理所當然的在隔天被知道這件事的副官痛罵。

而且就算想改也來不及了,文件已經送出去並且還獲得到核准,看著文件上大大的同意章後的副官臉上瘋狂抽搐,不過看在她沒對高跟鞋表示不滿,這件事也就作罷。

後來這段小插曲就這樣掩埋在大量文件紀錄裡,僅有兩個人知道而已。

由於積雪導致行動緩慢,花了一點時間才走到了昨天趴著的位置。

她蹲了下來,把步槍放在一旁後慢慢的將積雪推分開來,給自己整理出能夠趴下的空間。

整理出差不多空間後她慢慢趴下,期間沒有發出任何一絲聲音。

拿起了放在旁邊的步槍,再次擺出了和昨天一樣的姿勢。

下大雪的優點是堆積起來的積雪能搭配她的白色大衣讓她更好隱藏自己,缺點就是貼著的水泥磁磚又更加冰冷。

——
又要等待了嘛……

在心底發著牢騷的同時挑整好姿勢,眼睛貼上光學瞄具,定睛一看。

「咦?」

被看到的景象嚇住,忘了《禁言準則》而不自覺地發出聲音。

——
這數量……也太多了。

不用特別去找,隨便一處都能看到和昨天的切割者同樣規格的鐵血人形。

跟昨天等待兩天才有看到一隻鐵血人形的情況不同,這次出現的鐵血目測數量大概也有五十,與預測的數量相比還多了一倍。

——
傾巢而出?

這樣想著,但是多年累積在雲圖的經驗告訴她這想法是錯誤的,雖然沒有實質上的根據。但有時候比起眼前,她更相信自己的猜測。

——
果然是在密謀著什麼嘛……但是什麼。

前兩天都還接近銷聲匿跡,這時候大量湧出,還特別是挑在大雪過後有著積雪的這個時候…無論怎麼想都有問題。

——
怎麼回事。

受突然增加的數量吸引而忽略掉的事情,仔細看那些鐵血人形似乎在找尋什麼,兩三人一組開始在建築物進進出出翻箱倒櫃,一間掃完後接著往下一間搜,像在尋找著什麼。

而且……

——
越來越靠近了。

鐵血人形們的搜尋範圍開始向外增加了,而且還幾乎是朝著她的方向拓增。

——
嘖,被發現了嘛。

如果繼續朝這方向搜索,那麼她遲早也會被找到。

鐵血人形有著到現在仍無法解明獨特的索敵系統,搜敵範圍極廣,就算是剛下完雪能依靠積雪躲藏,憑藉著人數的優勢要在這座巨大的廢棄城市裡找到她也只是時間上的問題。

但她才不會給鐵血這點時間。

比起想為什麼會被發現,她現在雲圖裡不斷的思考著逃離的方式以及各種可能性。

然後她將所有需要戰鬥的選項通通捨棄,雖說放開手腳直接先下手為強大幹一場的選項很吸引人,但現在的首要目標是等待時機,所以她要做的是不能被發現,要盡可能的拖長時間。

多虧第一天有實地調查過這座城市,雖不至於說全貌但至少這棟大樓外周遭三十公里的全貌還是有的,只要她善加利用地形還有積雪的優勢幾個小時內想要躲避鐵血的查緝是能辦到的。

加上這其間裡不停的收集情報,要推算出下一次降雪的機率是有可能。

只要有下雪那她就能隱藏在其中,到時就算被鐵血偵測到,也絕對看不出她隱藏在哪裡,她有這個自信,只因為她是——


『這裡是馬卡洛夫,莫辛聽得到嘛?這裡是馬卡洛夫聽到請回答。』

就在她——莫辛-納甘下了定論準備行動的時候,戴在耳上的通訊裝置傳來了稚嫩的嗓音。

「這裡是莫辛,馬卡洛夫我被鐵血發現了沒空閒搭裡妳,我接下來要開始躲藏鐵血的搜索,想說什麼話到時候再說。」

快速說完,已經開始收拾準備要起身的時候。

『不用躲藏了喔。』

「什麼?」

通訊裝置另一頭的聲音讓她的動作停下。

『因為時機已經到了。』

「……RO說的嗎?」

『沒錯。』

「這樣啊她可總算回來了啊。」

逃避追查躲藏鐵血的計畫取消,莫辛-納甘她緩緩站起來。

「是什麼時候回去的。」

『剛才。』

「我本來還以為她至少也要等明天或後天才能歸來。」

在進入廢棄城市前莫辛-納甘有和馬卡洛夫通聯過,那時她得知RO才剛離開萊恩市的消息,而新生北方所屬的根據地距離那邊相當遙遠,沒幾天車程是到不了的,這也是為什麼她訝異的原因。

『嘛說來話長,總而言之就是RO能那麼快回來都要歸功於AA12的犧……努力。』

「看那女孩弱不禁風的樣子我以為會出什麼問題,看來是我搞錯了想不到還挺有本事的嘛哈哈。」

莫辛-納甘打趣的吹了個口哨。

『唉,妳先別笑,等妳知道RO到底都對AA12做了些什麼妳大概就笑不出來了。』

通訊器對面的馬卡洛夫用著難以言喻的語氣說著,若是能看到她本人現在應該會是雙手攤開表示無奈的樣子。

「那我可真是期待啊。」

接著又和馬卡洛夫閒聊了幾句,就像忘了自己此時的立場,絲毫不在意鐵血正逐漸往這邊靠近的困境悠閒的話家常。

並非沒有危機意識,單純只是處境的首要條件轉變了而已。

她只所以會躲避鐵血,僅僅是因為不想打草驚蛇而導致計畫洩露,現如今時機成熟了,那也就沒繼續躲藏的必要,乾脆的大大方方地迎接對方。

但是身在敵營卻還這樣大剌剌……從這方面多少能看出莫辛-納甘這名人形性格的一部分。

「那麼RO有下達什麼指示嗎,馬卡洛夫。」

『這個嘛,具體上要做什麼……不如讓她自己來說吧,剛好也都準備好了。』

「準備?」

當莫辛-納甘納悶之際,左耳上的通訊裝置從加密頻道切換成了開放頻道。

一道熟悉的凜然聲音響起。

『我是新生北方所屬代理司令RO635。』

『在過去因為鐵血的襲擊我們北方所屬失去了許多優秀的指揮官,有不少人形經歷過一次素體被破壞的經歷,在之後鐵血猛烈的追擊下我們不得以拋下眾多根據地,整個北方所屬曾一度瀕臨崩解。』

『迫於現況殘餘的北方所屬只能隱藏起來舔舐著傷口,但在經過三個月間的漫長等待,北方所屬已經重新振作並擁有能與之對抗的資本,是時候對鐵血展開復仇。』

『這次的任務沒有計畫,也無須隱藏,這是復仇的前哨戰,我們要用最盛大的方式告訴鐵血我們回來了,我們將會奪回所有被奪走的一切。』

『請諸位竭盡所能,盡情的戰鬥吧。』

『為了新生北方所屬也為了在天上守候著我們的諸位敬仰的各位指揮官們。』

『我宣布奪回J24號基地的任務,現在開始!』

RO635
激昂的呼喊在耳邊久久無法退去。

正如她所說,這場任務的目的在於奪回J24號基地,另一方面是向鐵血宣告格里芬北方所屬的歸來。

這不單單只是J24號基地的奪回戰,同時也是對鐵血的宣戰佈告。

……馬卡洛夫。」

將開放頻道切換成加密頻道的莫辛-納甘呼喚了對面。

『怎麼。』

RO說的是要我們大干一場對吧。」

『字面上來說,是的,只是我沒想到她竟然會那麼衝動,她知不知道善後處理很麻煩啊唉真傷腦筋。』

馬卡洛夫感覺很厭煩的說著。

「喔喔,這樣啊

『怎麼了莫辛。』

「沒什麼。」

不知道什麼時候……也許是從RO用開放頻道喊話的時間點,握著步槍的手竟然開始顫抖,做為自己半身的步槍就這樣從手中脫落,插入積雪中。

為了任務而壓抑的澎拜情感因RO的話語點燃,銘刻在雲圖裡的鬥爭意識化作滾滾熱流流淌全身,高昂灼熱到想要放聲大喊,雙手因興奮而顫抖到不能自己。

她總算知道自己為什麼在放過切割者時會那般急躁,因為她巴不得破毀掉所有看到的鐵血。

從三個月前萌發,醞釀至今的不明情感正在躁動。

一直以來守護的城市被大火覆蓋……

隊友在眼前遭到破壞……

自己認可的指揮官的死亡……

莫辛-納甘不明白這道情感代表著什麼,但如果要為正體不明的它取個名字,那大概就只有『復仇』了。

『莫辛妳沒事吧。』

莫辛-納甘的反常讓另一端的馬卡洛夫有股不祥的預感。

「吶,馬卡洛夫能拜託妳件事嗎。」

『…我可以不要嗎。』

「幫我跟RO說,這次任務的MVP就由我收下了。」

『妳又要做什麼危險的事……對吧?

「不會有危險的,大概。」

說完莫辛-納甘聽見對面傳來了嘆息聲。

「謝了馬卡洛夫。」

『要記好,千萬不要亂來,真的,別忘了妳現在素體是經過改造,特別的素體喔,可沒多少能替換的零件,可不要弄壞了。』

「是是是知道了。」

說完關掉了通訊器。

原本顫抖的手止住了,她撿起了掉在地上的半身,輕拍掉上面的雪。

此刻的意識異常的冷靜,冷靜到可怕,但是累積在胸口的這股灼熱仍然存在,散發著些許的餘熱。

她不能放任自己被情感操縱,這麼多年以來她已經見過不少因一時的衝動而付出慘痛代價的人類和人形的下場,所以她不能容許相同的遭遇降臨在自己身上。

她雖是人形,但不能否認她是這具身體的主人,能夠操控這具身體的也永遠只有莫辛-納甘一個人。

吞噬名為『復仇』的情感,化為糧食盡情燃燒。

「使用技能【沉穩射擊】。」

【確認,使用技能——沉穩射擊。】

隨著雲圖的提示聲閃過,於擬造心臟深處的人形核心消耗儲存在擬造心臟的能量激發出某種力量,那股力量從心臟延伸,經過右手透過《烙印系統》流進手上握著古樸步槍,作為自己名字的源頭同時也是半身的步槍——莫辛-納甘。

莫辛-納甘能感覺到自己與槍的連繫更加緊密,不分彼此,這一刻她即為莫辛-納甘,莫辛-納甘即為她。

一模一樣的名字,截然不同的個體。

「要上囉,搭檔。」

對步槍說完後接著向前奔跑。

對,就是奔跑,在雪上奔跑著。

本應陷入積雪的雙腳,在腳底接觸雪面的瞬間又接著快速邁出下一步。這是在北方境內待過好幾年的莫辛-納甘領悟到的一項技術,其它人形學習不了,專屬於她的絕技,以普通的人形素體辦到了雪地特化的人形才能辦到的雪上步行。

因為這項技術,莫辛-納甘屢屢建功,而且百試不爽,因豐滿戰功戰功和恐怖之處,因此不論是北方所屬還是鐵血都這麼稱呼她。

在飄雪中穿梭,於雪地上奔馳,隱藏在風雪中,神出鬼沒,殺人於無形,白色的大衣是死神的斗篷,古樸的長槍即死神的鐮刀,其名曰——

——
《白色的死神》


.


舉著步槍在樓頂上奔跑,就算快要到達邊緣速度也不曾慢下。

一步兩步,做出了令人難以置信的舉動。

「烏啦!」

在右腳踩上樓頂邊緣的石墩時猛然出力,朝天空一個跳躍,整個人就直接飛了出去。

從廢棄大樓上墜落,大約五十幾層樓高的高樓跳落。

在空中墜落帶來的失重感。

陣陣寒冷的寒風打在臉上,強力的風壓讓眼睛無法睜開。

戴在頭上的毛帽被風刮走,帶起幾縷金色髮絲。

【警告!警告!距離單位墜落地面還剩下12.08秒,請立即減速!請立即減速!】

雲圖的警告聲不停的在意識中迴響。

「吵死了!」

大喊一聲,雲圖的警告停止了。

少了干擾的雲圖開始思考,就算是在幾千米的高空,思慮依舊沉著冷靜。

就算她剛才直接從五十幾樓層的大樓一躍而下也是一樣。這般看似衝動的行為對她來說只不過目前最『適當』的方法。

而且比起被動等待,她更適合主動出擊。

在空中持續墜落的莫辛-納甘擺動身體,用著擬造肌肉強行改變姿勢,身體朝下呈大字,大衣下擺被撐開,多少提供點浮力。

莫辛-莫辛勉強睜開因風壓而閉上的雙眼,稍適應之後完全睜開,眼中又浮現了鮮紅準星的符號。

舉起手上的步槍,左手扶著槍身,右手扣上板機。

蒼藍的眼瞳貼上光學瞄具。

凜凜殺意再次包裹全身。

鎖定的目標是發現莫辛-納甘而突襲過來的鐵血人形。

數量有七,其中不止有昨天看到《切割者》還有同為常規單位的《胡蜂》,光學瞄具鎖定了最前面帶頭的鐵血人形。

【沉穩射擊】的效果是在發動期間15秒內累積能量,在射擊的時候對目標造成更大輸出,最大能夠累積六倍傷害,而時間到達仍未射擊則能力自行取消且6小時不得使用。

從剛才發動技能到現在為止已經過了12秒鍾。

所以莫辛-納甘不僅要在毫無支撐物的半懸空狀態下瞄準幾公里外的敵人進行射擊外還必須要在限定時間內使用技能。

這無疑是近乎不可能辦到的超高難度射擊。

同樣對被稱作《白色的死神》的莫辛-納甘來說也是辦不到的事情。

但不可能之所以是不可能僅僅只是能把不可能化為可能的人還未出現而已。莫辛-納甘有某種自信,她深信現在的自己能夠做到。

不是倚靠經驗,也不是依仗素體性能。

只是單純的相信著,如此而已。

「妳曾經說過我很溫柔是吧指揮官。」

13
……

「不,我一點不溫柔喔。」

14
……

只見天上照下光芒,一年之中罕有太陽的《莫約德》 突然放晴,白熾的陽光自雲層縫隙中灑落,光芒所到之處冰雪皆融。

其中一道光照射到莫辛-納甘身上,照耀著在空中射擊的她的優美身姿,也映照出她美麗臉龐上的猙獰笑容。

「去死吧。」

板機扣下,驚天轟鳴響徹整個廢棄城市,拉開了這場奪回戰的序幕。


反戰篇 2-1 奏響反擊的第一聲轟鳴
 



說好的2-1來了。

本來想說寫個三千字就好,但寫到後來就寫了快九千...有想過斷章分開發但想想還是寫完一起發好了。

總之算是讓莫辛用我想像中的方式出場,不過中間從高樓跳下在空中狙擊這部分算是我以前就想好的畫面,能夠寫出來真是太好了,雖然這部分有點中二還有點脫離現實,但是很帥XD

關於這次劇情裡我把少前遊戲裡的人形技能加進設定裡,感覺寫到後來會很有趣。

不過我還是會盡量修改技能的部分,所以有部分技能會跟遊戲內不太一樣,而且有些技能太OP會削弱但不會削太多,新增了使用技能會消耗人形能量以及有些技能使用需要條件的設定算是某種意義上的限制。

在這邊感謝各位觀看我的作品謝謝。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65434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2 篇留言

呆呆
夢醒時分,伊人已逝,留給自己的只有讓怒火燒盡敵人的決心

01-15 21:33

炎上不知火
感謝觀看
01-15 22:16
LCO
三個月前鐵血襲擊了北方所屬聯合會議所在的秘密地點,那次襲擊中北方所屬損失慘重,不僅失去了大量的指揮階層,還有無數的逗號。

01-16 23:02

炎上不知火
你屌01-16 23:1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S335040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少女前線 《逝去之花》 ... 後一篇:少女前線同人 《逝去之...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panpiano大家
https://youtu.be/9wwi0t-mh6U 小p的新鋼琴COVER:《我的英雄學院第四季》OP2「Star Marker」歡迎來看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50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