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達人專欄] 聖杯戰爭第二天:建在沙丘之上的同盟

作者:苦楝樹│2020-01-15 02:12:24│贊助:2│人氣:92
  第二天:建在沙丘之上的同盟
 
  半夜,難得衛宮宅依然燈火通明。
 
  在凜用令咒做出承諾之後,士郎也花費了一枚令咒,下達了與凜相同的命令作為誠意,讓他們雙方成為彼此最後的敵人。
 
  「慢用。」士郎將紅茶恭敬的端在凜的桌上,從小接受凜紅茶訓練的他,已經有專業級的紅茶技術了。
 
  凜專心的品茗士郎的作品,之後露出滿意的笑容,點了點頭,「味道不錯,跟你的不相上下喔,Archer。」
 
  職階為Archer的從者坐在凜的身旁,也喝著士郎泡的茶,他在品茗的過程中,表情十分豐富,讚嘆和困惑並存,讓士郎對他充滿好奇。
 
  「那麼,從哪裡開始說才好呢,士郎你知道聖杯戰爭的事情嗎?看你似乎很了解聖杯戰爭了嗎,那傢伙果然告訴你什麼了嗎?」凜說話的時候,感覺到一股不舒服的視線,他們三個和樂喝茶的時候,Saber依然全副武裝的站在一旁,手中的劍也沒放下來過,「可以請你的從者放鬆點嗎?這樣我們很難投入在喝茶的事情上。」
 
  「Saber,解除武裝,一起坐著吧。」士郎說完後,起身走向廚房,打開冰箱開始忙碌,手中動作的同時回答凜的問題,「是啊,身為他的繼承人,或多或少也知道聖杯戰爭的事,包括七十年前我的祖父也擔任監督者,以及十年前的意外,還有照理來講應該還很久才會開始第五次聖杯戰爭這些事情,我全都知道。」
 
  Saber拿起紅茶,喝了一口,她的臉上露出幸福的表情,但隨後又想到自己前面坐著的是敵人,又立刻板起臉來與他們相望。
 
  Saber表情的變化沒有逃過凜的眼睛,她貪婪的看著Saber的臉龐,像蛇一樣,忍不住貪婪的舔舌,「這樣四目相望,仔細一看,Saber還真是可愛呢。」
 
  Saber聽到凜的話,臉上冒出一絲紅暈,害羞又故作嚴肅的對凜說:「請不要愚弄我,雖然我們現在停戰,但依然是敵人。」
 
  坐在凜旁邊的Archer則是無奈的聳肩,「身為妳的從者,我對於自己不夠可愛這件事,向妳道歉。」
 
  「啊啦──還在吃醋嗎?」凜輕浮拍了Archer的肩膀,「我不是說我不在意了嗎?雖然Saber更好,可愛的Saber簡直是好到無法形容,但我依然接受你不是Saber也不可愛的事實了,不用特地跟我道歉。」
 
  無法忍受凜調戲的Saber對廚房問:「士郎,我們還要在這裡坐多久?」
 
  「好了好了,不用急嘛。」士郎從廚房裡端出一大盤的三明治,當Saber看到三明治的時候,臉上的表情從不耐煩瞬間變成期待。
 
  「我想你們兩個剛才戰鬥這麼久也餓了吧,吃點東西,我跟凜專心討論接下來的事吧。」
 
  「我不客氣了。」一等士郎說完,Saber立刻兩手各拿一個三明治,雖然撐不上狼吞虎嚥,但也絕對不淑女的吃著士郎做的佳餚。
 
  Archer拿了一塊三明治,細細的品味,同時看著Saber吃東西的模樣,兩邊都讓那個無名的英靈倍感懷念。
 
  「那麼,你打算怎麼合作?」凜手裡拿著三明治,眼神銳利的問。
 
  「別說得好像是我一廂情願的想合作啊,一開始的時候不是凜先是出友好,用令咒讓我們彼此停戰的嗎?」
 
  「那是因為你用手槍抵著我的腦袋!」
 
  「好啦好啦,那個細節就別在意了。」士郎朝Archer看了一眼,他總覺得那個英靈有種熟悉感,Archer對自己的敵意並不像剛到衛宮家這麼濃厚,反倒比凜和藹多了,「我想就先交換情報,然後蒐集其他御主的消息,確定好戰鬥的順序和場地之後,由我們當誘餌,Archer就從遠方支援攻擊如何?」
 
  「喔,主動當誘餌和盾牌讓我們可以攻擊嗎?」凜懷疑的看著士郎,「我實在無法相信你的動機如此良善。」
 
  「這是雙方戰力能最大化的結果,畢竟對我方來說,近戰比較有利,而且我實在不想戰鬥的時候,還要保護凜啊。」士郎有意無意地提及了剛才在學校戰鬥時發生的事。
 
  「嗯哼。」凜雙手抱胸,儘管她對士郎沒有任何信任感,但感覺不到這個方案對自己有什麼威脅,「好吧,看起來沒有拒絕的理由,就這樣合作吧。」
 
  「感激萬分。」士郎對凜伸出手,凜遲疑了一陣子之後,才握住士郎的手,「雖然妳可能不相信,但我其實並不想與妳為敵,前輩。」
 
  「你這傢伙還滿上道的嘛。」凜得意的笑了出來,搭配著士郎謙遜的表情,有種凌駕於對方之上的快感,「不介意空一個房間給我吧,我回家整理一下行李,這樣作戰起來比較方便。」
 
  「當然,隨時歡迎。」



  根據凜的說法,身為模範生的她為了維護形象,不可能跟從來不上課的小混混一起行動,所以在校園的範圍內都要維持距離,不能違抗家主的命令,這是遠坂家魔道的規矩,士郎也不知道她說真的還是假的,反正他也不想靠近那個女人,這個規矩認識十年從來沒有破壞過。
 
  然而在今天,一起用過士郎的早餐之後,凜極為罕見的說:「等一下,一起上學吧。」
 
  士郎聽到凜的提議後,沒有馬上回答,而是默默地走到櫥櫃前,拿出醫藥箱,將一包退燒藥遞給凜。
 
  「你在幹嘛?」凜不解地看著士郎。
 
  「原來妳沒有發燒嗎?我以為妳已經神智不清了。」
 
  「你才發燒哩!」凜拍掉士郎手中的藥,她總覺得在這個男人面前她永遠無法維持從容優雅,簡直是天生的敵人,「聖杯戰爭都開始了,認真點看待好嗎,萬一我們之中有人被敵人在路上埋伏解決掉怎麼辦?現在不是管我小時候對你隨口胡謅的規矩的時候了。」
 
  「原來那是隨口胡謅的嗎?」士郎有些受傷,眼神哀怨地看著凜,十年來被凜欺壓的過往,原來只是胡謅就能擺平了。
  
  「咳──我是遠坂家的家主,本來就有權力制定規矩。」凜尷尬的別開臉迴避士郎的視線。
 
  「Archer就靈體化,在學校附近的至高處待命吧,萬一有需要,我會立刻叫你過來支援的。」接受凜的命令後,原本在凜身後待命的Archer身影消失。
 
  「那麼,Saber就跟以往一樣,去街上蒐集情報吧。」士郎說完後,拿出兩張福澤諭吉,交給穿著深色系男性運動服飾的Saber,「省點用喔。」
 
  「遵命。」Saber恭敬的將福澤諭吉收好。
 
  「去買件女孩子的衣服吧,士郎的品味實在不怎麼好。」凜看著士郎平常穿的黑色系常服,忍不住碎嘴,「一身漆黑,看起來簡直像家裡死人了一樣。」

  「很抱歉我的品味是從小養成的。」
 
  「下次放假一起出去買東西吧,士郎想跟的話也可以喔,你沒跟女孩子約會過吧。」凜得意的問士郎。
 
  「我曾經在安哥拉跟蹤一個女死徒兩個星期,直到她露出弱點才把她解決掉。」士郎一臉正色地反駁。
 
  「那根本不叫約會!」
 
  「好啦,不要計較那些細節……」士郎突然想起來,和凜一起吃早餐這件事,似乎是很久遠的回憶了,同為被綺禮養大的孩子,在小時候一起生活的記憶還是有的,但至少兩年甚至三年,他應該都沒跟凜一起生活了。
 
  「幹嘛?」注意到士郎的沉默,凜好奇的問。
 
  「我只是在想,似乎很久沒跟凜一起吃早餐了,上次在這用餐,是什麼時候?」
 
  「三年前,你第一次接受代行者的任務,被外派到台灣的時候,那天夜裡我跟你一起研究戰術和練習魔術到通霄,你回來之後,就在也沒這樣了吧。」凜沒說的是,那天回來之後,她明顯感覺到士郎變了一個人,原本給人的虛無空洞感變得更加嚴重,她不是教會的人,也跟魔術協會沒有多大牽連,所以也從不過問士郎接受兩方任務時的細節。
 
  「真是懷念呢,聖杯戰爭結束之後,多來這裡吧。」
 
  士郎露出了笑容,完美的四顆牙,嘴唇揚起的角度,眼睛跟著浮動的肌肉,經過精心訓練,每一分都不多不少,落到他認為最好的位置。
 
  凜看著士郎的笑臉,心中揚起一股想甩他巴掌的衝動,他到底為什麼會覺得如此虛偽的笑容能騙得了誰。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65386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聖杯戰爭|FATE|言峰士郎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a2433316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小涼宮春日的完結...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love549487030
我第一次寫GL小說,有興趣的可以來我的小屋看唷~030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0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