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8 GP

[達人專欄] 【番外之四】重生計畫EP‧18:E-Day

作者:Luis│2020-01-14 23:18:41│贊助:16│人氣:268
  「看樣子他們已經收到我們的邀請函了。」海格里希說道,看著那從鏡面另一端燒穿過來的黑色火焰,海格里希不慌不忙地拔出了腰間一把細長的武士刀斬去,頓時一道耀眼的火焰順著他的刀勢飛掠而去,和那黑色火焰交纏在了一起,兩道火焰互相撕咬著,很快便化為點點的火星飄散了開來。
 
  「真可怕,這東西不只能吞噬物質,連能量也不放過嗎?」海格里希皺眉收起了刀,和他一臉慎重的表情不同,塔羅蘭倒是一副理所當然的表情。
 
  「用不著這麼驚訝,他可是聖光會最強的戰神,如果做不到這種程度那才叫奇怪了好嗎?也很讓人失望。」
 
  「是我的錯覺嗎?感覺隊長今天的心情好像特別好啊。」海格里希有些訝異,看著正津津有味的吃著鬆餅的塔羅蘭。
 
  「啊,那是當然的,這可是戰爭啊,不同於半個世紀前我打過的那場扮家家酒似的鬧劇,這次可是整個世界都被捲入的大戰爭,你說我能不興奮嗎?」塔羅蘭嘿嘿笑著,她幾口吃完了甜點後抹了抹嘴,嘿咻一聲從椅子上跳了起來,海格里希見狀也跟在了她的身後,兩人隨即走出房間來到外頭一條狹長的通道上。
 
  「海格里希,我這個人做事不喜歡半吊子,一旦舞起來我就要舞到極致,誰都不能阻止我,明白嗎?」塔羅蘭邊走邊興奮地搓著手說道。
 
  「當然了,隊長,一切都已經按妳要求的準備就緒了,請盡情享受吧。」海格里希恭敬的欠了欠身說道。
 
  「很好,那麼讓我們來把宴會的客人給叫醒吧,沉睡了那麼久的時間,老先生們肯定已經等不及了。」塔羅蘭說道,在通道底端的一扇大門前輸入了密碼,隨著一陣齒輪的運轉聲,厚重的門扉立刻往兩旁打開,露出了門後一處巨大的空間來。
 
  「醒醒囉,各位大老爺們,太陽曬屁股了。」隨著塔羅蘭打了個響指,這個房間內的燈光亮了起來,而當最後一片黑暗被光線所驅散時,這個房間的樣貌也終於顯露了出來。
 
  成千上百個人影如同燈柱一般站立其中,探照燈打在他們的身上,將他們的影子在地上斜斜拉開的同時,也將他們全身上下的裝備映照的散發出一陣無機質的冷光,他們全都穿著厚重的鋼鐵護甲,頭戴刻有納粹標記的鋼盔,臉上則帶著相貌兇惡的防毒面具,這上千人就這麼直挺挺的靜靜站立在原地,他們甚至連手指頭也沒動一下、脖子也沒轉一下,就只是這麼站著不動,可光是這樣就散發出一股讓人不寒而慄的氣息,就彷彿他們不是活人一樣。
 
  理論上來說也沒錯,因為他們確實不是活人,至少現在還不是。
 
  五千名變異狼人士兵,五千名變異吸血鬼士兵,雖然因為是利用取巧的方式大量複製的,因此沒有辦法使用這些血統原本的技能,但強度依然還是不容小看的,每個士兵的身體素質均等同於解開基因鎖二階的強度,肉體年齡則被設定在了戰鬥力最強的三十五歲,除此之外每名士兵還依照其生前的專長和特性配備有不同的武器,從制式的騎兵式突擊步槍、暮丘機槍,到大範圍殺傷的榴彈發射器、地獄火噴射器,甚至是能夠殘忍地將裝有微型炸彈的箭矢射進敵人體內的機械弓等等,各式各樣把戰爭工藝發揮到極致的武器應有盡有,全都裝備在了這一萬名士兵的身上了。
 
  但,光是只有武器和裝備是不夠的,就像一場球賽要好看,靠的可不只有場地和啦啦隊而已,球員才是吸引觀眾們掏錢買票的主因。
 
  好在塔羅蘭最不缺的,就是士兵了。
 
  塔羅蘭深吸了一口氣,隨著一道淺淺的光芒從她身上竄出,下一刻一只造型古樸的酒杯樣器皿立刻從塔羅蘭的胸前憑空浮出,那個器皿不知是用什麼材質做成的,正散發出一陣淡金色的光芒,而在那個器皿的杯口處則還刻了一圈神秘的符文,像是某種失傳的古文字。
 
  「那個就是…聖杯嗎?」海格里希問道,指著漂浮在塔羅蘭手心上的那只酒器。
 
  「沒錯,這才是大君主行動真正的目的,並不是要保護什麼神秘物品或是外星科技,雖然那確實是其中的一部分,但這個計畫真正的核心,是我們的士兵!」塔羅蘭點頭說道,她咬破了自己的手指後將流出的血珠滴進了聖杯裡,奇異的是,隨著那幾滴鮮紅的血珠落入杯內,整個聖杯上立刻發出一陣刺眼的金光來。
 
  「千年的帝國,需要千歲的戰士,嗚…哇!!!!」塔羅蘭語音剛落,她忽然臉色一變,接著猛的張口嘔吐了起來,但塔羅蘭吐出的卻不是酸水也不是之前吃下未消化的食物,而是無數的光點,那些光點如同煙火一般從塔羅蘭的口中噴發而出衝上了半空中,接著雨點似的落在了那些士兵身上,奇特的是,當那些光點進入士兵們冰冷的身體時,他們那彷彿雕像般一動也不動的身體似乎隱約顫抖了一下,而隨著愈來愈多的光點從塔羅蘭體內竄出,她的身體也漸漸產生了變化,她的四肢變得修長,身材變得高挑,原本平坦的胸部更是像充了氣的皮球般股了起來,幾個眨眼不到的時間,塔羅蘭就從十來歲的小女孩模樣變成一個成熟的女子了。
 
  當然這個過程並非毫無代價的,相反的,從塔羅蘭臉上冒出的冷汗和不斷顫抖的模樣來看她相當痛苦,可塔羅蘭的表情卻在笑,看著自己變回大人的身體,塔羅蘭知道她成功了,那一萬份的生命已經離她而去,灌注到了這一萬具精心打造的戰爭機器裡。
 
  果不其然,當最後一個光點飄進了最後一名士兵的身體後,這些士兵忽然像是通了電般顫動了一下,接著從他們臉上配戴的防毒面具鏡片上緩緩亮起了紅光,下一刻所有的士兵立刻疑惑的四下張望了起來。
 
  「我、這是在哪?」   
 
  「不知道,奇怪,這身裝備是什麼?我怎麼沒看過?」
 
  「我們不是在飛往英格蘭的飛機嗎?現在什麼時候了?該跳傘了嗎?」
 
  「這裡是哪個單位?指揮官是誰?」
 
  「總覺得身體…好奇怪。」
 
  「怎麼回事?我怎麼什麼都想不起來了?頭好痛,肚子空蕩蕩的…好像有一團火在燒…」 
 
  「好餓、好餓、好餓、好餓、好餓、好餓、好餓、好餓、好餓、好餓、好餓…」
 

「餓死啦!」

 
  「嘎嗷!!!」隨著一名士兵仰頭發出長嚎,這名士兵立刻撲向了身旁的另一名士兵,兩名高大的士兵立刻在地上扭打在了一塊,就連合金製成的金屬地板都承受不住他們打鬥的餘波,在一連串的巨響中被打凹了好幾處,而這兩名士兵除了裝備有些破損外,居然看起來還沒受什麼傷似的,依然一個勁的扭打著。
 
  見這兩名士兵打的上頭,其餘士兵也坐不住了,他們紛紛嘶吼著、嚎叫著和身旁的同伴們鬥毆了起來,一時間到處都是野獸般的嚎叫聲和金屬的碰撞聲。
 
  「他們看上去似乎不太受控的樣子啊,隊長。」海格里希皺眉道,將身子虛弱的塔羅蘭攙扶了起來。
 
  「哪會,這不是很正常嗎?老人家們太久沒活動了,有點起床氣也是合情合理的,不過能看到他們還這麼有活力,我就放心了。」塔羅蘭微笑說道,她也不管因為急速成長的身體而撐破了身上的衣服,逕自披著外套半裸著走到了觀看台前,塔羅蘭取出了柄小刀一把劃破了手腕,接著便把流出的鮮血灑向了底下亂成一團的士兵們。
 
  這些士兵們本來已經殺紅了眼,可當鮮血隨著塔羅蘭劃破手腕噴灑而出的一瞬間,他們的動作忽然停了下來,接著不約而同抬起了頭,像是獵犬一般不停嗅聞著,空氣裡有什麼東西的味道…那是自他們甦醒一來就不斷在大腦深處迴盪著、渴求著的東西,是能夠填滿他們肚子裡的飢渴的東西。
 
  那是血的味道。
 
  「這、這是女人的鮮血散發出的香甜味道啊!」很快的,第一個士兵便發現了飄散在空中的淡淡血腥味,而他一抬頭便立刻看到了這股血腥味的來源,正半裸著身軀站在觀景台上的塔羅蘭!
 
  這名士兵立刻發出一陣興奮的嚎叫聲,他雙腳一蹬整個人頓時跳上了五、六米的高空中,恐怖的肌肉爆發力甚至在地面上留下兩個深深的足印,而他衝向的目標不是別的,正是塔羅蘭。
 
  「女人,拿命來!」士兵興奮的嘶吼著,彷彿人體砲彈一般落在了觀景台上。
 
  「啊呀,真是有活力的孩子啊,不過很遺憾,開飯時間還沒到哦。」塔羅蘭見狀也不驚慌,反而是饒有興味地說著,而那名餓瘋了的士兵也管不了那麼多了,他嘶吼了聲後大步衝上前,接著舉起爪子就往塔羅蘭赤裸的身軀抓去。
 
  「!」可就在那名士兵離塔羅蘭只剩一步之遙時,一道黑影卻忽然擋在了他面前,士兵下意識的伸手抓去,可卻什麼也沒搆到,而就在這名士兵還在震驚時,海格里希不知何時已經來到了他的身後,一手還持著把細長的武士刀,刀尖上微微冒著焦煙。
 
  「不可以對隊長無禮,士兵。」海格里希冷冷說道,喀的一聲將手中的武士刀納入鞘裡,那名士兵還來不及說些什麼,整個人忽然從頭頂到腳底炸裂成了左右兩半,那斷面極其平整就像被熱刀切過的奶油一般,可卻沒有半滴血跡從傷口處漏出來,取而代之的是一整塊被燒熔的護甲殘骸跟焦黑的血肉,海格里希皺眉將那名士兵的屍體踢下了觀景台,頓時一陣人肉燒焦的焦臭味襲來,那些原本還在彼此撕咬的士兵見狀後這才安靜了下來,紛紛抬頭用敬畏的眼神看著兩人。
 
  「哎呀,真是麻煩呢,還沒開戰我就先少一個士兵了,九九九九可不是個好數字啊,海格里希。」塔羅蘭有些無奈的說道「你是三階巔峰的輪迴小隊成員,這些傢伙充其量只能算是二階的半成品而已,下手別那麼重,不然我精心培養的士兵可都要沒了。」
 
  「還請隊長閣下見諒,我只是為了要確保妳的安全而已。」海格里希躬身道歉,不過塔羅蘭倒也沒有真的生氣的意思,只是調侃了他幾句後便不再多談,轉而笑吟吟的看著底下剩餘的九千九百九十九個士兵。
 
  「Achtung!(德語:注意)」就在這群士兵不明就裡的看著塔羅蘭時,她忽然冷不防地開口喊了聲,塔羅蘭的聲音並不大,她也沒有任何戲劇性的動作,可就是這麼簡單的一句話,卻讓所有的士兵們全都不由自主地挺直了腰桿。
 
  塔羅蘭的話語彷彿有某種魔力般,讓這些士兵無法自拔的服從,那是比剛才的鮮血氣味還要讓他們無法抗拒的…鋼鐵般的氣質,此刻正從塔羅蘭的身上源源不絕地散發而出,如同鐵鍊一般牢牢捆住了底下數千名士兵的靈魂。
 
  「歡迎,各位沉睡多時的亡靈們,歡迎成為這被世人遺忘的帝國軍隊中最古老的新兵,吶,我按照約定將各位帶回來了,回到這令人懷念的戰場上,回到這令人無法忘懷的戰爭上!」塔羅蘭高舉雙手,看著底下的數千士兵說道。
 
  「戰爭?這次要攻擊的目標是哪裡?法國嗎?敦克爾克?還是隔了一片海峽的英倫群島?」一名士兵問道。
 
  「嘖嘖嘖,才不是那種小家子氣的目標呢,要說這是場有目標的戰爭也行,沒有目標的戰爭也行,因為我們的敵人…可是全世界哦!」塔羅蘭笑吟吟的回答道。
 
  「全、全世界?!」一名士兵很是詫異。
 
  「沒錯呦,就是全世界,英國、美國、法國、俄羅斯,聯合國、歐盟、北大西洋公約組織、獨立國協,這些全都是我們的敵人!嘛,雖然因為現實重構的關係中國已經不存在了,亞洲戰場會無聊許多,但是不要緊,因為這次的戰場可是整個地球啊!這個有著六十五億人口的地球!」塔羅蘭興奮的說道。
 
  「妳想用不足一萬的殘兵敗將和整個世界開戰嗎?」一名士兵皺眉。
 
  「這根本是自殺嘛,女人,我是不知道妳是哪來的,但這種情況根本不是戰爭,妳是想叫我們去送死!」另一士兵不滿道。
 
  「沒錯,你說對了,我就是要你們去送死,怎麼了?這不是我們一直期望的東西嗎?屠殺與被屠殺,享受死亡與賦予死亡,這不正是我們這些戰爭瘋子存在的意義嗎?!」塔羅蘭瞇起了眼睛,一副理所當然的表情說道。
 
  「妳瘋了!我說這個婊子根本有病,我們幹什麼要聽這個來路不明的賤人的命令?我們…嗚啊!」一名士兵聞言立刻不滿的咆哮了起來,可他話還沒說完,這名士兵忽然發出了聲慘叫,下一刻他的腦袋便像是香檳的瓶塞一般衝上了半空中,脖子的斷口上還冒著一股燒焦的黑煙。
 
  「我說過別對隊長無禮的吧?同樣的話別再讓我說的三遍了,否則,殺光你們。」海格里希扣著手中的武士刀淡淡說道,眼神冰冷的看著剩下的九千九百九十八名士兵。
 
  「哎呀呀真是的,這下又少人了,海格里希,我不是叫你出手時注意點的嗎?」塔羅蘭有些頭痛的說道,轉頭瞥向了緩緩將武士刀收回刀鞘裡的海格里希。看來要是不盡快想個法子讓這些士兵乖乖聽話的話,塔羅蘭很快就要沒有棋子可用了。
 
  不過當然了,這種小問題還難不倒她就是了,要知道塔羅蘭之所以能成為南炎洲隊的隊長,靠的可不是那僅僅只有一階的基因鎖而已。
 
  就在海格里希和這九千九百九十八個士兵對峙著時,塔羅蘭逕自走到了觀景台前的沙發上坐下,好整以暇的翹起了腳。
 
  「諸君,我喜歡戰爭。」塔羅蘭說道。
 
  「諸君,我喜歡戰爭。」塔羅蘭掃視著底下的士兵們,然後又說了一遍。
 
  「諸君,我~最喜歡戰爭了。」塔羅蘭微笑著,眼睛彷彿瞇成一條線了。
 
  「我喜歡殲滅戰,我喜歡討伐戰,我喜歡閃電戰,我喜歡包圍戰,我喜歡撤退戰,在平原上,在高空,在草原,在大海,在泥濘的坑道裡,在凍結的冰原上,所有發生在這世上的戰爭我都喜歡!」塔羅蘭愈說愈興奮,雙眼彷彿像是色狼看到美女一般發出了狂熱的光芒來。
 
  「我喜歡排列整齊的砲兵對著敵軍一輪齊射,當砲聲響起,那些自以為躲在安全的工事後的敵軍被砲彈炸成碎片時的模樣,總讓我的心情興奮無比!」
 
  「我喜歡雄赳赳氣昂昂的坦克衝破敵軍的防線,當敵人的戰車被虎式坦克的主炮轟成廢鐵,上面的士兵渾身著火的慘叫著從車上跳下來,又被重機槍掃成馬蜂窩時,我的心就雀躍不已!」
 
  「我喜歡高大的士兵拿著刺刀步槍對敵人發起神風特攻,當那些初上戰場的新兵一邊強忍著被子彈命中的恐懼,一邊不要命的朝驚慌失措的敵軍衝去時,我就會感到如高潮一般的快感!」
 
  「抱著敗北主義的逃兵,他們的屍體被吊死在路邊的街燈上的樣子總是讓我忍不住一看再看!瑟縮在城市廢墟裡,還在用小口徑武器做著無謂抵抗的可憐傢伙們,當88毫米高射炮和古斯塔夫巨砲發射的彈幕將他們連同所在的城市一起夷為平地時的盛況,更是讓我時至今日作夢時還能夢到!」塔羅蘭說道激動處,興奮地從沙發上跳了起來。
 
  「我喜歡被俄國佬耍得團團轉,當我們前一秒剛攻下客廳,下一秒就被從廚房衝進來的俄軍殺個措手不及時,這種爽快感實在難以言喻;我喜歡被英美用巨大的物資優勢壓得抬不起頭,當它們穿著厚大衣享受著熱食而我們的士兵只能從死去同伴的身上扒些舊衣剩菜時,這是多麼讓人悲傷的事情啊!當本該是被我們保護的城市被敵軍攻陷,本該被我們保護的平民和女人在敵人的戰俘營裡被殘殺蹂躪,這是何等的奇恥大辱啊!」塔羅蘭搖了搖頭,可話語裡卻沒有半點傷感的情緒。
 
  「諸君,我期待著一場地獄般的戰爭,那麼你們呢?追隨我的帝國戰士們,身為無敵的慘敗軍的諸君們,你們所期待的又是什麼呢?現在你們更期待戰爭了嗎?期待一場既無榮耀亦無人性、如同狗屎一樣的戰爭?期待一場超越了常識,超越了空間與時間,殺盡一切所見之物的鐵血戰爭了嗎?」塔羅蘭張開了雙臂,看著底下的士兵昂然說道。
 
  這些士兵沉默的聽著塔羅蘭的話語,奇特的是,那些一開始還抱有蔑視或反抗心理的士兵們居然沉浸在了她的話語中,那些話就彷彿無形的毒氣般,透過皮膚滲進了他們的五臟六腑,刺探到了那隱藏在靈魂最深處的東西,那是比他們對於鮮血的渴望還要更加原始的衝動。
 
  「戰爭!戰爭!戰爭!」終於,第一名士兵舉起了拳頭大吼道,然後是第二個、第三個,很快整個房間內就充滿了此起彼落的戰爭吶喊聲,就像是一大群野獸在咆哮嘶吼著一般。
 
  「很好!那就來戰爭吧,諸君,我們已經等待的太久了,此刻的我們已經積蓄滿了力量,握緊的拳頭更不可能放開了,但是普通的戰爭已經無法滿足我們的胃口了,我們要的是大戰爭!一場遍及全球的大戰,雖然我們只是一個師團不到的兵力,一支不滿萬人的殘兵敗將,但是我相信死而復活的各位都是身經百戰,有著以一擋千實力的精兵,因此我們的總兵力將是九百九十九萬零八千,外加一人的鋼鐵勁旅!」塔羅蘭微笑說道,她舉起手,看向了遠方高掛在牆壁上的卐字旗幟「叫醒那些,妄圖將我們的存在掩埋在歷史長流河底的人,揪住他們的頭髮,讓他們回想起我們震耳的大砲聲,刺刀的霍霍聲,幫助他們重新回想起,這世上有些恐懼,是無論過了多久也無法被遺忘的!」
 
  「德意志第四帝國最後的大隊聽令,我以代理元首之名下令,出擊!讓我們一起來創造地獄吧,諸君。」塔羅蘭說道,她單手一揮,底下的士兵立刻興奮地振臂狂吼了起來,沸騰的士氣彷彿要將房間的天花板都給掀掉。
 
  但,要想用最快的速度將戰火散播到全世界的話,光靠這些士兵是還不夠的,不過這種小問題塔羅蘭自然也已經考慮到了,她彈了個響指,三個人影立刻從身後的陰影處走了出來,分別是一名身材高大、臉上戴著鐵面罩的男子,一名身著筆挺軍裝的英俊男子,以及一名穿著歌德式禮服、臉上畫著煙熏妝、眼神空靈的女子,這三人外加上海格里希和塔羅蘭,就是南炎洲隊最後的成員了。
 
  「隆美爾、加蘭德、沃爾夫,戰爭開始了,準備出擊。」塔羅蘭看著三人宣佈道。
 
  「是!遵從您的命令,隊長!」三人聞言立刻單膝跪下說道。
 
  「沃爾夫,我們的戰備道準備好了嗎?」塔羅蘭問道,看著那名身材高大的面罩男子,這個重構後的現實世界非常有趣,雖然大部分發生過的歷史事件和走向都和重構前十分相似,但它的地貌卻有了極大的變化,重構後的世界板塊很像遠古時期還沒有分裂的盤古大陸,歐洲、亞洲、非洲、大洋洲、南北美洲仍然相連在一起,在大陸的南北兩側極端則有著高聳的冰川和美麗的極光,一些我們知道的國家仍然存在,也有一些消失了,像是那曾經號稱有五千年文化的歷史古國如今就只剩下一大片遼闊的內陸海了,而一些我們熟知的國家如香港、日本、韓國、新加坡等就坐落在這片內陸海中。
 
  「都已經準備好了,這塊大陸的地底已經被我們給挖穿,只要隊長一下令,我們可以在二十四小時之內就將這一萬名士兵佈署到世界上的任何一座城市中,那些傢伙只注意把槍口對著牆外,肯定沒料到我們會直接從市中心出現的!、面罩男子沃爾夫悶聲說道,他的身上插滿了數條流淌著綠色不明液體的管子,此刻這些管子裡的液體也因為沃爾夫高漲的情緒而冒出了煮沸般的氣泡來。
 
  「很好,隆美爾,陸軍的部分由你指揮了,你可以動用除了斯克蘭頓現實穩定砲以外的所有戰爭機器,我要在一天內看到整片大陸都被戰火給點亮,是要連從外太空用肉眼看都能看到火光的亮,明白我的意思嗎?」
 
  「遵命。」隆美爾微笑說道,俐落的行了個軍禮。
 
  「加蘭德,妳帶領一千人,霧之艦隊已經準備好了,追殺所有想從陸地逃往海上的膽小鬼,順便掃掉他們的海上增援,給妳一天的時間,一天後我只要看到大海上漂浮著機油和著火的殘骸而已。」塔羅蘭說道「另外,船上的衛星定位裝置已經準備好了,來吧,用黎明之錘的火光讓這場戰爭更加盛大吧!」
 
  「是。」加蘭德面無表情的說道。
 
  「現在各國的首都基本被毀了,然而他們的國家機構仍然有指揮能力,所以接下來的重點就是要進一步摧毀他們的反抗能力,機場、導彈基地、步兵營、城市中樞機構、通信鏈接、港口等等,全都給我通通破壞掉吧,一磚一瓦都不要留!」塔羅蘭說道,一面巨大的世界地圖隨即投影在了她身後,上面則依序標出了各個國家的重要機構位置,也即是他們下一個的攻擊目標。
 
  「隊長,那麼白宮呢?」好大喜功的隆美爾聞言第一個問道。
 
  「當然是拆了啊,礙眼的東西,美國佬的一切我都討厭,拆了拆了。」塔羅蘭揮了揮手,不以為然的說道。
 
  「那麼日內瓦呢?之前還在現實世界的時候,那些傢伙可是阻攔了我好幾場有趣的實驗啊。」沃爾夫也開口問道。
 
  「破壞掉,把看到的東西全燒了,會動的東西全殺了,到時你就有用不完的實驗素材了。」塔羅蘭瞇著眼說道。
 
  「那麼聯合國總部呢?」一名軍階少尉的吸血鬼軍官忍不住問道。
 
  「毀掉,把整座大樓夷為平地,在那些傢伙的廢墟和屍骸上豎立起我們的旗幟吧!」塔羅蘭說道。
 
  「倫敦大橋呢?」加蘭德問道。
 
  「炸掉,連同橋墩一起讓整座橋像歌詞裡的一樣垮下來吧!」塔羅蘭微笑,拿起了海格里希遞給她的一個高腳杯走到了眾士兵面前。
 
  「好好大鬧一場吧,諸君,盡情的吃,盡情的喝,這個四十億人口的大陸就是各位醒來後的第一頓大餐,現在打開水閘,讓戰爭的洪流奔向世界各地吧!」塔羅蘭舉高了手中的高腳杯,對著一眾士兵邀飲「諸君,讓我們一起慶祝迎來戰爭的夜晚,乾杯吧!」
 
  「乾杯!」九千九百九十八名士兵同時大吼道,將杯中的酒精一飲而盡。
 
  「沃爾夫。」塔羅蘭喊了聲,沃爾夫立刻走了上前,他從口袋裡掏出了幾顆紅白相間的小圓球,看起來倒和神奇寶貝裡面的訓練師用的寶貝球有幾分相似,可當沃爾夫將那幾顆圓球扔出後,從裡面跑出來的可不是什麼可愛的神奇寶貝。
 
  那是數條身長數百米的巨大蛇形生物,牠的表皮如同岩石一般粗糙,上面還用鐵鍊裝上了數塊帶刺的金屬護甲和各種武器發射口,而在這頭生物的頭頂上更是被沃爾夫魔改出了一具巨大的鑽頭,隨著沃爾夫吹了聲口哨,這幾條巨蛇立刻仰天發出一陣嘶吼,接著翻身便用頭上的鑽頭在地上鑽出了一條條隧道來。
 
  「全軍出擊!」隆美爾拔出了腰上的軍刀大吼,數千名士兵立刻按照塔羅蘭的分配,一隊隊的衝進了那些隧道中,如同一陣黑色的浪潮般。
 
  「隊長,飛艇部隊已經準備就緒了,隨時可以出發。」海格里希說道。
 
  「很好,讓我們出發吧,我等這一刻等了好久了,可要找個好位置好好欣賞這場好戲才行。」塔羅蘭笑了笑,轉身便和海格里希走出了房間。
 
  ○
 
  戰爭的第一槍,就在當晚的深夜十二點整正式打響了,雖然因為時差的關係多少有些誤差,但幾乎在同一時間,整個世界的人都感受到了一場前所未有的大地震,震幅之大,就連那些從小生活在地震頻繁地區的人也感受到了恐懼,紛紛不由自主地跑到了外面的街道上,可當他們來到外頭後卻是看到了更令人震驚的場景,只見在城市內各處的地面上都出現了巨大的坑洞,這些坑洞有大有小,大的足以讓一座大樓直接沉入其中不見蹤影,小的卻也有數十平方米的範圍,將一些重要道路的樞紐都給堵死了,而這番景象自然引來不少好奇民眾的圍觀。
 
  「這是怎麼回事?」
 
  「地震吧,天啊,我在這住了十幾年還是頭一次遇到這麼嚴重的地震的。」
 
  「不過這些洞好奇怪啊,總覺得不像是被地震弄出來的,就好像是被什麼東西給鑽出來的一樣。」
 
  「你是電影看太多了吧?那些巨大蚯蚓或是巨型蠕蟲之類的玩意兒不是只在恐怖電影裡才有的嗎?」
 
  「喂,你們看,洞裡好像有什麼東西!」
 
  就在那些圍觀的民眾對著眼前的大洞議論紛紛時,忽然從那深不見底的坑洞中猛的亮起了兩道紅光來,這些民眾還沒搞清楚狀況,更多的光點也跟著亮了起來,下一刻無數如雨點般的子彈頓時從坑洞中掃射而出,那些站在第一排的人甚至連慘叫聲都沒來得及發出,立刻就被這一整排的子彈掃射成了馬蜂窩,而就在這陣槍林彈雨中,隆美爾帶領著一群身著納粹重型盔甲的士兵率先從坑洞中衝了出來,看著那些倉皇逃跑的民眾,隆美爾臉上頓時露出一抹殘暴的笑容。
 
  「殺!把這座城市所有會動的東西通通殺掉,一個活口都不要給我留!」隆美爾握著軍刀一揮手,那些早已等的飢渴難耐的士兵們立刻嘶吼著衝了上去,用手中的槍械朝每一個逃跑的平民開火,他們的武器威力極大,一槍下來就足以將人打得支離破碎,一時間遍地都是被打斷了手腳的平民在哀號著,然而光只有這樣還滿足不了士兵們的殺戮慾望,他們殘忍的對倒地的平民補刀著,用槍上裝著的鏈鋸刺刀將這些還有一口氣的人開膛剖肚;用手裡的火焰發射器將逃跑的人類烤成外酥內嫩的燒烤;用高爆手榴彈朝每一個可能躲藏人類的建築物窗口丟去,一時間到處都是槍聲、爆炸聲、慘叫聲響起,這是戰爭的聲音。
 
  而隨著隆美爾一同來到地面的不只有納粹士兵而已,塔羅蘭秘密培育的生物兵器也跟著悍然登場,這些身長數十米的大岩蛇不僅僅只能挖洞而已,經過沃爾夫的殘酷實驗和改造後,這些本來溫馴的生物如今成了最可怕的戰爭機器,牠們龐大的身軀上配備有多具火砲和機槍,人類的飛彈和導彈不只沒有辦法殺死這些大岩蛇,反而只是更加激怒牠們而已,甚至好些個城市還沒遭到納粹士兵的襲擊,就已經在陷入狂怒的巨獸攻擊下被夷為平地了。
 
  普通的警察已經沒辦法應付這種場面了,從塔羅蘭開始發動攻擊到現在還不到幾個小時的時間,世界各地的警察系統就已經徹底崩潰了,而哪怕是受過正規軍事訓練的軍隊們在面對這種新型態的攻擊時,也是在第一時間被打了個措手不及,納粹士兵的突襲都來自地底下,當無數的納粹士兵透過出現在軍營內部的坑洞殺出地表時,那些他們自豪的高科技防空武器和瞄準外圍警戒的砲塔完全成了笑話,即使他們倉皇組織起來反擊,可各國的人類軍隊所裝備的小口徑武器在面對身披重型裝甲的納粹士兵時,能起到的效果十分有限,就算用十幾把槍同時掃射,可子彈打在這些士兵身上也全都被他們的護甲給彈開了,甚至連用單兵式火箭筒轟擊也沒有,哪怕一砲下去將他們炸翻了,可這些士兵只是甩了甩頭後便又重新爬了起來,依然生龍活虎的繼續戰鬥著,彷彿那種程度的攻擊完全不痛不癢似的。
 
  除了裝備上的差距外,更可怕的是這些納粹士兵有著的變異血統,雖然這些大規模生產的血統不如主神空間的強大,也無法使用那些血統的原生技能,但取而代之的卻是對於身體素質的大幅度強化,這些接受過血統改造的納粹士兵每一個都有著媲美解開基因鎖第二階段的身體素質,空手就能輕鬆幹掉百名手持冷兵器的特種兵,極限出力的情況下甚至能夠達到上噸的力量,維持每小時八十公里的速度奔跑也只會有些微的疲憊而已。而且更可怕的是,就算人類的軍隊好不容易傷到他們了,可這些納粹士兵只要一經吸食人血,所受到的傷勢就會用十倍於常人的速度癒合,然後繼續肆無忌憚的屠殺著人類的軍隊,奪取一切可供他們利用在戰爭上的東西,現代化的摩托車輛、坦克、飛機、各種彈藥等等,然而繼續向下一個目標進攻。
 
  而那些死在變異納粹士兵爪牙下的平民們也沒有真正的死去,他們的屍體一旦被含有變異吸血鬼或狼人病毒的尖牙啃咬過,這些死屍就會變成更加可怕的食屍鬼,別把牠們和尋常的殭屍混為一談了,這些食屍鬼不只動作迅速、力大無比,就連腦袋中槍了也不會死去,而且牠們的牙齒也具有這種將活人轉化為同類的能力,如果一個納粹士兵一個小時內可以製造出十具這樣的食屍鬼,那麼這十具食屍鬼又會再製造一百具,然後是一百變一千,一千變一萬,一萬變十萬…不需要多久的時間,整塊大陸上就到處都是這些遊蕩著的活死人的蹤跡了。
 
  一些小國的政府在這樣地下有納粹士兵、地上有食屍鬼的雙重攻勢下,不到幾個小時就全面崩潰了,哪怕是當今聯合國中的四大佬們,在這種新型態的閃電戰下也是被打了個措手不及,第四帝國的士兵沒有運兵車,沒有後勤中心可以偷襲,也沒有指揮官可以暗殺,他們的突襲也大多來自地下,就算暫時將他們從一個地方逼退了,可一旦納粹士兵們躲到了地底下,人類的軍隊就完全無法掌握他們的動向了,然後他們又從另一處地方破土而出繼續發起攻擊,這種戰術讓人類軍隊往往疲於奔命、防不勝防,從地下鑽出的坑洞也徹底打破了過往的戰爭概念,到處都是前線,到處都是戰場,只要是還在陸地上的,那就沒有任何一處地方是安全的,隨時都有可能成為第四帝國下一個攻擊的目標。
  
  「還不夠。」而正坐在飛船上看著這一切的塔羅蘭顯然仍不滿意,她看著底下已經被戰火燒紅了的大地下令道「第四帝國軍聽令,V3改火箭發射準備,武裝親衛隊登陸準備!」
 
  「是!代理元首閣下,全體飛船部隊注意,V3改全彈發射,全力攻擊、全力攻擊!」一名負責操控飛艇的士兵聞言,立刻按下了控制面板上的發射紐,隨著一陣齒輪運轉聲響起,飛艇兩側的武器口隨即緩緩打了開來,下一刻上百枚如同無人機一般的火箭立刻從中飛射而出,這些飛彈都有著精靈導引系統,一發射後立刻就朝那些重要的建築物如指揮機構、通信中心飛去,這些飛彈的破壞力極大,在一陣令人頭皮發麻的嗡鳴聲中,就算是構造在怎麼堅固的建築物都瞬間就被炸成了巨大的火球,將戰爭的氣息提升到了另一個高潮。
 
  「還不夠…」但,塔羅蘭仍然還是不滿意,她緊抓著座椅的扶手,如同一個等待雲霄飛車到達最頂端後往下衝的孩子般焦躁難耐的低吼著「更多!給我更多戰果,更多戰火!」
 
  「真是漂亮啊。」而在飛艇內,數百名等待著指令的納粹士兵正聚集在敞開的機身旁,雙眼發光的看著底下燃燒著的城市,看著那些正在大街上肆意燒殺的同袍們,他們的眼神裡是既羨慕又忌妒。
 
  「看啊,地獄的火光在燃燒著,我們都是怪物,只能在那裏生存,只想在那裏生存!」一名士兵舔著嘴唇說著,就在他們等候的快要失去耐心時,機艙內的燈號終於由綠轉紅,那是開始進行降落的燈號。
 
  「來了!出發吧,前線豬玀們,這就是戰爭!」一名下士納粹士官興奮的低吼著,他率先走上了準備空降的平台上,一具大小足夠讓一個成年男性踩上去的發射台,你說降落傘?抱歉,第四帝國的士兵是不使用那種娘娘腔的裝備,撇開落地前在半空中就被地面的防空炮擊落的可能性不說,降落的過程還很浪費時間,對於這些迫不及待想投入戰爭的惡鬼來說,他們是連一秒鐘也不願意耽擱的,而塔羅蘭自然也料到了這一點,並十分貼心的給了他們一個快速降落的方法。
 
  「準備進行彈射,倒數五秒,四、三、二、一,發射!」隨著一陣倒數聲響起,那名士兵踩著的發射台立刻啟動,下一刻這名士兵就彷彿飛箭龜上的怪獸一樣被彈射了出去,不只是他,所有在世界各國上空盤旋的飛艇都在同一時間進行了空降,一時間上百名的士兵就彷彿雨點般從天而降,帶著他們的強大火力與無窮的戰鬥慾望,朝著底下他們期待已久的戰場高速降落,為本來就已經緊繃的人類戰線再添一記沉重的打擊,雪上加霜。
 
  至此,這場戰爭不過才進行了七個小時不到而已,各國的防線就已經在納粹士兵和食屍鬼的進攻下相繼失守了,全世界的人類死傷人數加起來更是超過了總人口的四分之一,而有幸能在這場戰爭中存活下來的人們也給這一天取了一個極為貼切的名字。
 
  事變日,Emergence Day。


O5解密:超常武器,亦即某樣器具擁有其他同類型的器具所沒有的能力,如異想體294就是一台異常性質的咖啡機,能夠製造出任何輸入在其面板上的液體;異想體298則是在彈奏時會產生強大電流和蝙蝠群的電吉他,聖光會一直在調查這些物品的來源,一開始我們認為是來自其他同行組織,如安德森機器人工廠或是教廷,然而這些組織的人員顯然也對這些東西的來歷摸不著頭緒,普遍被O5級人員們接受的說法是,製造這些東西的人或是團體是來自於超出我們當今科技水平數千年以上,甚至是和我們不同維度的文明,而對於4級以下的人員,我們更希望他們不要知道這些東西背後的真面目,只要負責好好收容就行了。
最近,聖光也在利用從敵對組織手中獲取的情報與技術,嘗試製造自己的超常武器,例如還在實驗中的斯克蘭頓現實穩定大砲,就是基於第三帝國的二戰裂變分子砲理論而來,然而該武器缺少了關鍵的核心能源,迄今仍未能成功製造出來。-O5-10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65371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2 篇留言

聖光月想
我的鑽頭 是突破天際的鑽頭

啊 錯棚了

01-15 00:07

Luis
突破盲腸了01-15 00:36
青蛙子
南炎囤這些囤多久啊?

01-15 00:20

Luis
塔:一兩個世紀那麼久了啊01-15 00:36
青藍雨天
等等,那大航海時代呢!?

01-15 02:43

Luis
蛤?什麼大航海時代?01-15 02:47
青藍雨天
那個神鬼奇航什麼的

01-15 02:49

Luis
不是結束了嗎?怎麼了01-15 02:53
青藍雨天
在這樣的世界線應該有點難發生吧(剛剛好像還沒打完就按發送了

01-15 02:55

Luis
大概懂意思了 你是說重構後的現實吧?01-15 03:02
Bruce
沒想到寶可夢還能這樣改造啊,換一隻寶可夢感覺也是非常昂貴,畢竟既有一定實力,而且還是活生生的生物

01-15 08:43

Luis
大木博士呼籲各位訓練師 請勿改造自己的神奇寶貝01-15 11:16
青藍雨天
嗯,還是之後會解答呢?

01-15 12:30

Luis
應該是不會提到了 畢竟版面不夠01-15 15:32
白煌羽
辛苦了

01-15 13:09

DanLAI
沒有空軍?

01-15 15:56

Luis
被打下來了01-15 16:34
邪惡秋雨
牧沈所在的世界位面跟項羽是同一個還是平行世界?

01-15 15:58

Luis
同一個01-15 16:34
Red Joker
戰爭機器囧

昨天00:03

Luis
有問題嗎昨天00:40
Red Joker
不不愛死了,想不到會用這個劇情 [e24]

昨天00:42

Luis
https://youtu.be/ndaJphlTPY8昨天00:4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8喜歡★a1245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番外之四...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d8047905b[繪圖]寶可少女打排球
https://www.pixiv.net/artworks/78953988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5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