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2 GP

[達人專欄] 比史萊姆還不如 3-07:故地重遊遇舊交

作者:古今變│2020-01-14 20:40:55│贊助:64│人氣:117
3-07 故地重遊遇舊交


  「石破天驚」是形容我在毫無預警的情況下,突然看到石堆中出現一個巨大拳頭的心情,事實上這一拳雖然威力驚人,但是卻無聲無息。我的面前原本還有一些石塊擋著,可是這些我剛才花了不少氣力搬開的石塊,碰上這一拳居然跟豆腐一樣,並沒有被破開、而是直接化為碎石粉砂,如果被結結實實的打個正著,恐怕我身上就要開個洞了。

  我使盡全力向後一仰、堪堪躲過這一拳,但還是被拳威帶到。而就這麼被輕輕擦到一下,我居然向後滾了好幾圈、躺倒在地上。

  我驚魂未定,撇開木偶和劍聖那些異常的精靈魔法不說,實在難以想像有人身懷此等威能。

  身縛抑制帶並吃下智慧果實,我在解封的一瞬間也能爆發出毫不遜色的力量,但是卻做不到像這樣凝力集中、勁道毫不外洩的程度。甚至連我的第六感都來不及發出警訊。

  (難道是那人!?)

  想到自己可能誤投羅網,再想到木偶說過我「非死不可」,逃命立刻變成我唯一的念頭。我這時才發現這條通道的坡度十分平緩,但確實是向上行,所以黑氣在我專心追殺蛇群疾奔的期間漸漸變淡、到這邊時早已消失。

  如果是其他人,我或許可以向後逃入黑氣之中,但如果是那傢伙,這只會是毫無意義的掙扎。

  就遲疑了這麼一下,突出亂石之中的巨拳立即左右橫掃、上勾下擊,把打出來的洞擴大,我心知這時要跑已經來不及,只好全身繃緊、準備應變。

  在亂石包圍的空洞中,慢慢露出一張「臉」,讓我瞬間聯想到過去看過的恐龍驚悚電影。那張臉就像迅猛龍或鱷魚一般佈滿厚實的鱗片,口吻部突出,而且不時伸出舌頭,像毒蛇吐信一般。

  (這是殺了太多雜魚,所以身為稀有怪的老大出現了嗎!?)

  腦中閃過荒謬的念頭,不過我的直覺也告訴我這怪物並不是那個人。如果墨布斯的匕首還在,或許我還能一拼,但是現在不要說匕首,我身上根本光溜溜的不著寸縷;對上這個怪物毫無勝算。

  (要退入黑氣之中嗎……?)

  在我還來不及動作的時候,這怪物的整個身體已經從那洞裏擠出,這通道雖不寬敞,但我一個人活動還是頗有餘裕。可是牠彎著身體還是擠滿了整個通道,二旁的石塊被牠擠得互相摩擦、發出「咔啦咔啦」的聲響,有些還被推得飛濺出去。

  看到牠的全貌之後,我剛才的念頭似乎不是那麼可笑,因為牠看起來就像電玩裏的「蜥蜴人」,外型就像是長了人類手腳的巨型蜥蜴,全身被看起來非常厚實堅硬的鱗片覆蓋,雖然手上並沒有拿武器,但身上穿著有點眼熟的衣服。

  因為通道被牠塞滿,向前突破是不可能的,那麼我只能選擇向後退入黑氣之中,但是在目前這個距離,加上我和牠之間已經沒有石塊阻擋,如果牠暴起攻擊,我實在沒把握能夠逃出生天。

  幸好牠似乎覺得通道太狹窄,再深入可能不利,所以也停了下來,二眼不斷掃視,鼻子深深吸氣、舌頭也不斷重複吐信的動作。

  我這時就像被蛇追補的獵物一般,連大氣都不敢喘,一邊絞盡腦汁思考如何逃命,一邊可笑的暗自在心中祈禱:「希望牠不要發現我……希望牠不要發現我……希望牠不要發現我……」

  奇怪的是,我明明就在牠面前不遠處,可是牠好像看不到我一樣,臉上露出有點懷疑的表情,拼命的吸氣吐信,似乎要把我給「聞」出來。

  過了一會,牠慢慢退了回去。從慢慢遠去的「咔啦咔啦」聲響,我難以置信的發現危機已經解除。

  (這是怎麼回事?)

  我忍不住抬起右手輕搔自己的腦袋,發現我頭上只有短短不到一公分的頭髮,但我在意的不是這個。

  我的右手不見了!

  可是……我明明感覺有什麼在搔我的頭,而且也感覺到右手明明沒什麼異狀。我慌張的掃視身體,驚訝的發現我全身都不見了!

  我二手在身上亂拍亂摸,我清楚感覺到全身都還健在,但眼睛就是看不到。

  我把右手伸到貼近鼻子,才勉強看到與周圍環境略有不同的輪廓。

  (擬態!)

  我把二手放到眼前快速翻轉,發現我的皮膚居然能夠因應環境改變顏色紋理,如果在青天白日底下或許還是小有破綻,但在這黑暗的地道之中,連我超凡絕倫的眼力都看不到自己。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雖然搞不懂背後的原理,但是已經知道牠為什麼看不到我,然後我深深的一口氣,發現我身上也幾乎沒有體味,甚至遠方那些蛇的屍體的味道都還比我重。所以牠也無法用嗅覺找到我

  苦笑了一下,我心想:「看來這新生的皮膚還帶有新的機能……」

  謎題解開,危機也已遠離,我原本吊在半空的一顆心才慢安定了下來。然後我發現皮膚上的迷彩慢慢褪去,恢復原本的慘白。

  這時我才知道我的皮膚到底像什麼……像那種能夠模擬環境色澤質感的章魚或魷魚。

  我心中百感交集,身體的狀況比起先前的慘狀算是小有改善,但是我覺得自己越來越不像人類了。

  因為退路已經被那白光封死,我沒有別的選擇,只能繼續向前探索。

  壞消息是我無法控制這種擬態的能力,似乎只有在感覺到危機時才會自然發動。好消息是剛才那怪物身上有種氣味,而我也漸漸體悟到在這樣的環境底下,嗅覺是更加有用的感官。

  我忍不住伸出舌頭模仿吐信的動作,看看是不是也發展出特異功能……幸好沒有。

  有那怪物幫我拓寬通道,我行動起來方便了不少,但是卻更加謹慎、生怕發出任何聲響。

  我運用嗅覺和聽覺小心翼翼的前進,但是越走越覺得奇怪。這地方照理講我應該不可能來過,可是卻有種熟悉的感覺,越往前行這種感覺更加明顯。

  終於,我的耳朵捕捉到遠處有交談的聲音,鼻子也聞到許多種不同的氣味,然後我總算知道這地道通往哪裏,並且了解到那神秘人物為何要驅動蛇群去攻擊此處。

  更重要的是,我記起那怪物身上的衣著和氣味究竟是屬於誰,雖然不知道他為何會變成這種模樣,但是依照先前交手的經驗,這傢伙確實可以讓身上長出鱗片,就像我剛才發動擬態能力一樣。

  我必須要通過前面那個地方才能回到地面。但我上次經過那邊的時候其實不算太愉快,而且還傷了幾人。

  以目前的情勢,硬闖實非上策,那麼我也只能出此下策了。

  我小心的前行,果然抵達一條地上舖著石板,二旁牆壁平整而且鑲著照明裝置的道路,儼然就是前不久才來過的「獸穴」。

  我深吸了一口氣,然後大聲喊:「我要見狂犬。」

  通道共鳴的效果把我的聲音變得十分洪亮、向著遠方迴蕩。過不久就聽到腳步聲,一隊獸穴守衛迎面向我衝來。

  他們對於我全身赤裸和詭異的肉體似乎並不感到特別訝異……畢竟他們在我看來也是怪形怪狀、不太像普通的人類或精靈;也因為如此,他們身上的衣著同樣是形形色色,其中肌膚裸露程度很高的也不在少數。

  為首之人用生硬的精靈語問我:「來者何人?」

  我說:「我來向狂犬回禮,感謝他先前賞臉與我共飲『魔之血』。前不久我得知某處藏有『龍之息』,特別來邀請他一起去見識見識。」

  為首之人皺著眉。狂犬應該是不久前才回到這裏,而且是來示警,我在這個時間點出現,而且是出現在這個地方,當然引人懷疑。不過他沒有立刻率人打過來,總算是個還不算太差的開始。

  在他正想說話的時候,他們的背後出現巨大的人影,一雙巨臂把獸穴守衛向二旁撥開,走上前大笑說:「哈哈哈……老朋友好久不見了,來來來,快過來喝二杯。」

  來人正是狂犬……是說我跟他有那麼熟嗎?


  前一話  後一話  目錄頁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65350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穿越|仙俠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2喜歡★mthous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比史萊姆還... 後一篇:小說達人連任 (好像是第...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hana963有緣的您
小屋收錄了超精彩的因果故事,可以改造命運、解決各種疑難雜症,有空可以看看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5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