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8 GP

[達人專欄] 【只會製造春夢的造夢師到底有什麼用?】── 第一章 04

作者:犬本│2020-01-14 18:39:00│贊助:16│人氣:81



只會製造春夢的造夢師到底有什麼用?

目錄:


第一章 04


  「那台機器人消失了冬哥,夢被重置了。」陸香海的聲音在陳冬木的耳邊響起。「那女孩換了另一個夢,要小心點。」

  「妳當我眼瞎嗎?不用妳再跟我說一次。」陳冬木背起躺在地上的陸香海,讓顯夢者趴伏在他的背上,他喬好舒適的位置,並扣上連接彼此的扣環。「要不是妳不早點把那台破爛放開,哪有機會給他們逃走?又哪有時間讓他們換夢?」

  「我只是想說先把機器人咬住,以免它發動攻擊──」

  「妳說什麼?」

  「沒什麼……」

  「把催淚彈跟手槍給我。」

  「好。」

  陳冬木剛說完,他的雙手裡便憑空出現一顆催淚彈及一把史密斯威森M500左輪手槍。這不是他第一次遇到他追殺的人躲進建築物裡,所以在他製造的夢中總是會多準備一些武器,專門對付這些只會躲藏的懦夫。

  要不是這次老闆要的是活人,不然他大可以丟幾顆燃燒彈進去,把裡面的人都燒得一乾二淨,不留痕跡。

  陳冬木有自信可以把那個滿臉鬍渣的男人揍得爬不起來,但他們現在啟動了一場不知名的夢,所以他還是必須小心行事,如果催淚彈可以把他們逼出來最好,盲目進入廁所裡實在不太明智。

  陳冬木繞了公共廁所一圈,他從遠處估量著廁所牆上唯一的一扇氣窗,那扇氣窗連小女孩要鑽過去都有困難,也就是說他們只有一個出口。

  「他們是在男廁裡嗎?」陳冬木走回廁所前,問陸香海。

  「對,我剛剛看得很清楚,他們是往男廁跑。」

  「再給我一顆催淚彈。」陳冬木把左輪手槍銀色得長槍管插進長褲口袋說:「以防妳看錯,我兩間都丟。」

  「好。」

  陳冬木熟練地把兩顆催淚彈的插銷拔開,精準地投入兩間廁所內。

  「再兩顆。」

  「好。」

  於是,他又投出兩顆催淚彈進入白煙中。

  他舉起手槍,瞄準廁所門口,眼睛盯著兩邊的白煙。他屏氣凝神,準備射殺所有從裡面走出來的人,一個都不能放過,當然,目標除外。

  一分鐘過去,男廁出口的煙霧開始出現一點動靜,幾個搖晃的影子從廁所的煙霧中走出來,陳冬木立刻扣動板機,巨大的槍聲響起,大口徑左輪手槍後座力就連陳冬木這樣的壯漢都全身一震。

  子彈精準地打在影子上,卻沒有傳來任何聲響,陳冬木只聽到彈頭落地的聲音。於是他繼續開槍,每發都打在影子上。但對方絲毫沒有受到影響,雖然陳冬木仍持續開火,但他看到從煙霧中出現的東西他便馬上明白,為何子彈會沒有作用。

 
 

  「總而言之,就照我剛剛說的那樣做吧。」

  「好的!交給神奇廚師阿貝我吧!我的魔法料理絕對能夠滿足您的心!」

  阿貝從自己的圍裙口袋中扯出一頭豬,還有一把看起來相當鋒利的刀子,她舉起刀露出自信又甜美的笑容,看起來非常迷人。
  
  「喔,這頭豬看起來真是凶神惡煞,比起這頭豬,外面的三頭犬可能還可愛一點……你以為我會這麼說嗎?這頭豬要怎麼對付外面的怪物?」

  「吵死了,別恢復精神就說屁話。」

  「謝謝,阿貝小姐的料理真的讓我舒服很多,血好像也止住了。」

  「這就是料理的魔法喔!別太驚訝,我還能變出更多神奇的料理,當然包括……」阿貝抱著駱孟輝的手臂,圓潤又大小適中的胸部隔著圍裙在上面磨蹭。「催情料理。」

  「如果能成功讓我們逃走,那我願意光一個晚上的時間嚐嚐妳的催情料理。」

  「輝哥,一言為定喔。」阿貝將紅唇幾乎貼在駱孟輝的耳邊說:「我不僅會滿足你的胃,還會滿足你的心。」

  「你們兩個……這裡還有未成年的女孩在,別這樣好不好。」
  
  「我還以為妳成年了,妳沒有嗎?」

  「不是我啦!是多蘿西!你看她眼睛都不知道要看哪裡了!」駱夢妍大聲地在駱孟輝的耳邊說,音量大到對方都皺起眉頭。

  「吵死了,快死的人是可以這麼吵的嗎?」

  外頭突然傳出鐵罐撞到地面的鏗鏘聲,駱孟輝馬上閉上嘴,並舉起拳頭讓大家安靜。

  殘障廁所的門板縫隙開始冒出白色的煙霧,最靠近的多蘿西開始流眼淚、咳嗽、打噴嚏,小小的臉糾結成一塊,就像個破布團,而且是沾滿鼻涕與眼淚的破抹布。

  駱孟輝把小女孩拉近自己,讓她的臉埋在大衣中,然後他也用手摀住自己的口鼻,眼皮不斷眨動,試圖減緩眼睛刺辣的不適感。

  「是催淚彈。」駱孟輝看向阿貝,美女廚師也不停咳嗽流淚。「是夢的催淚彈。看來對方的耐性並不好。」

  外頭再度傳來鏗鏘聲,他又丟了一顆催淚彈進來。

  「而且還火力強大,我們卻只有一位漂亮的廚師姐姐跟一頭豬。」駱夢妍擔憂地說:「你認為真的行得通嗎?」

  駱孟輝沒有回答他的妹妹,他一腳往殘障廁所的門踢上去,發出巨大的聲響。

  「你在幹嘛?」

  「把門拆了,如果他們有催淚彈,那應該也會準備幾把槍吧?門板可以當作盾牌可以擋子彈。」

  「原來如此,看不出來你腦袋還挺聰明的。」

  「妳倒是跟看起來的一樣蠢,怎麼會想用自己的身體去擋那隻狗的攻擊?」

  「什麼啦!我是要保護多蘿西……」

  「妳死了就能保護她嗎?」

  駱孟輝終於把滑軌式的廁所門踢出它原本的軌道,他一邊咳嗽一邊扛起門板往阿貝的方向看。美女廚師已經照著他的想法,把那頭豬處理成他剛才說的樣子。

  「阿貝……好厲害,根本一模一樣。」駱夢妍看到阿貝的成品後不禁讚嘆,美女廚師聽到稱讚後,露出大大的笑容並比出勝利手勢。

  「計畫因為這該死的催淚彈有點改變,我會先扛著門板護送阿貝出去,畢竟阿貝沒辦法移動這塊門板,等到阿貝順利完成任務,把那隻狗料理完後,就按照我剛才說的計畫進行吧。」

  「所以你會再回來把我們帶出去吧?」

  「不然妳能從那個小窗戶爬出去嗎?就算妳沒受傷好了,妳那麼胖──」

  「閉嘴啦!」

 
 

  一塊門板衝破煙霧,從廁所中跑出來,就算大口徑的子彈威力再強大,只要是夢裡的東西就沒辦法對現實的物件造成影響,除非那塊門板會作夢。

  「香海,他們出來了!」

  「沒問題!」

  三頭犬馬上向前跳躍,攻擊拿著門板的人,而對方似乎也因為想躲避三頭犬的攻擊而弄掉了門板。躲在門板後面的人是那個鬍渣男,還有一個……只穿著圍裙的裸體女人?

  那個女孩沒有出來,這是誘餌嗎?那個只穿著圍裙的裸體女人是夢嗎?

  陳冬木往還在煙霧中的鬍渣男身上開火,他連開三槍,傳回兩聲清脆的金屬聲響。

  「他……用鍋子擋下子彈了,你有看到嗎?那個大炒鍋居然擋下子彈了!」

  在煙霧中,勉強可以看到鬍渣男蹲在地上,用一個大大的炒菜鍋擋住自己的身體。

  「白癡,沒有什麼鍋子有辦法擋住這把槍的子彈,除非那鍋子是現實的東西,但剛才有傳出聲音,所以那鍋子一定是夢。」陳冬木又朝鬍渣男開了三槍,這次響了三聲清脆的聲響,這把左輪是他精心設計的,有自動裝填子彈的功能。「聽清楚了傻子,這是子彈打穿鍋子的聲音,那傢伙躲在鍋子後面早就被打成蜂窩。」

  但鬍渣男不如陳冬木所想地倒下,他開始在煙霧中移動,並始終用鍋子面對著陳冬木,他以自身為盾,保護著自己後方的裸體女人往三頭犬的反方向移動。

  陳冬木又繼續開槍,這次除了金屬聲之外,煙霧中傳出了不一樣的聲音,伴隨著嬌柔的女人呻吟聲,鬍渣男也停止了移動。

  「春海,快點!」

  「好。」

  三頭犬衝入煙霧之中,中央的頭張開血盆大口,把蹲伏在地上的鬍渣男連同他拿著的鐵鍋一口咬住,強健的下顎與鋒利的牙齒咬爛了炒鍋,也把鬍渣男咬成四分五裂的肉塊,他的頭滾出煙霧,正是剛才把目標帶走的男人。

 
 

  駱孟輝看準時機丟棄了門板,就在巨大的狗爪差點把自己劈開之前。他已經成功把阿貝還有那頭誘餌豬護送出來,剩下的就要靠阿貝了。他趁著三頭犬被阿貝吸引的空隙潛入煙霧中。

  他在進入廁所之前,餘光瞄到自己樣子的豬仔變成肉塊,心裡感覺有點詭異。阿貝的能力無庸置疑,那頭豬還真的長得跟自己一模一樣,甚至有點超乎駱孟輝原本的期待。

  不過計劃成功了,那頭駱孟輝樣子的豬體內有阿貝精心調製的劇毒,絕對可以把三頭犬毒死,身為一個專業廚師,知道哪些食材的搭配會有劇毒是理所當然的吧?那頭豬就是那隻狗最後的晚餐了。

  「撐著,等阿貝把那傢伙黏住就能出去了。」駱孟輝抱起躺在地上的駱夢妍,看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多蘿西說。

  「多蘿西,他說要妳加油,等等就沒事了。」駱夢妍在多蘿西耳邊用英文說。

  多蘿西堅強地點點頭。

 
 

  躲在鬍渣男身後的裸體女人沐浴在血雨中逃出煙霧,左手臂鮮血直流。她將兩手伸進圍裙中央的大口袋中,在翻找東西時手臂上的血染紅了她的純白圍裙。

  陳冬木也立刻舉手開槍,但沒有命中正在狂奔的裸體女人。雖然沒有命中,但他的手槍沒有需要換彈的困擾,只要他的手還承受得住巨大的後座力,就能不停開火。

  裸體女人突然改變奔跑的方向,直直地往陳冬木的方向跑來,她從圍裙的大口袋中搬出一個至少有六十公分高的大鍋子,並用受傷的左手環抱著鍋子,右手從口袋中拿出一支鍋勺,放入大鍋子中。

  如果是直線奔跑的話,那陳冬木沒有理由打不中她。就在陳冬木改變準心位置瞄準的那個瞬間,裸體女人用鍋勺舀出鍋中的液體潑向陳冬木,後者收起槍警戒地往後閃躲。

  裸體女人靈巧地彷彿那個大鍋不存在一般,她一勺又一勺地舀出鍋中的液體潑向陳冬木。不過陳冬木並沒有這麼弱小,他是不會被一個朝他潑水的發瘋裸體女人給嚇到的。

  陳冬木一邊冷靜地往後退,一邊舉起槍對準裸體女人。

  「冬哥!有人從廁所跑出來了!是目標還有……那個男人還活著!不可能……他已經被冬哥的狗吃下肚變成好幾塊肉塊才對。」

  「妳說什麼?」陳冬木分心往廁所的方向看去,果然看到那個鬍渣男抱著顯夢者女孩往公園外面的方向跑去,而目標就跟在他們的身後。

  陳冬木才分心一秒鐘不到的時間,就差點被裸體女人潑出來的液體給潑到,他在驚險的一瞬間躲過白色的液體,然後用非常不穩定的姿勢舉槍射擊,還差點把背上的陸香海摔到地上。

  那一槍命中了,裸體女人的肚子連同白色圍裙被開了一個大洞,她往後倒下噴出大量的鮮血,手中的大鍋也摔到地上,裡面的白色液體濺了出來,沾滿陳冬木全身。

  「快讓狗去追他們啊!還要我提醒嗎?妳這個廢物!」陳冬木收起槍,用手不停抹去身上的液體,身體雖然沒有任何不適感,但他覺得很噁心。

  「我已經試過了!可是……可是我……」

  「哭什麼啦!廢物!」

  「狗狗牠沒辦法動了……」

  陳冬木驚訝地看向自己的狗,那頭他引以為傲的三頭犬現在倒在地上,三顆頭都口吐白沫,身體也不停抽蓄著。

 
 

  他們在廁所入口待命,駱孟輝看著外面,被煙霧干擾看不太清楚,但那隻三頭犬就倒在廁所附近。槍聲又響了好幾聲,駱孟輝抱著妹妹輕輕往煙霧較稀薄的位置移動,多蘿西也跟在他後面。

  沒想到才剛到視野較為清楚位置,駱孟輝就看到刺客往他們的方向看來,視線也對上了。

  「被發現了,快跑!」

  原本駱孟輝以為對方會立刻朝他們開槍,但阿貝阻止了刺客,她往刺客的方向跑去,並用那一鍋阿貝特製的黏性超強糯米汁潑灑對方。

  刺客為了閃躲阿貝的攻擊,沒有朝駱孟輝他們開槍。於是駱孟輝他們總算成功逃出公園。

  「好了,把夢結束掉,讓阿貝回來,這樣就萬無一失了。」駱孟輝扳動著駱夢妍腦後的增幅器,卻沒辦法像一開始那樣順利打開。「妳的頭怎麼打不開?」

  「什麼我的頭……不對啦,不要用摳的,旁邊有按鈕可以按啊!」

  「可是我剛才就是這樣開的。」

  「白癡喔,硬把它摳開會壞掉啦,一定是我剛才很不舒服才沒有發現。我跟你講,按旁邊的按鈕就能打開了。」

  駱孟輝找到了按鈕,按下去之後卻沒有發生任何事,增幅器沒有打開。

  「沒打開啊!」

  「天哪!該不會被你弄壞了吧?」

  此時,廁所方向的槍聲停止了,駱孟輝回頭看到阿貝躺在血泊之中,糯米汁灑了滿地,與血溶成粉紅色。刺客身上也沾滿了糯米汁,他看起來想要移動,但不管他如何掙扎都沒辦法從阿貝特製的糯米汁中掙脫。

  「那妳快醒來,別做夢了!」駱孟輝回頭對著駱夢妍大吼。

  「不行,我的身體不讓我醒來,我昏迷了。」

  「該死!」

  駱孟輝又回頭往阿貝的方向看去,美女廚師躺在地上動也不動。他臉上的表情逐漸扭曲,因為催淚彈而鮮紅的雙眼瞪出怒火,他把駱夢妍放下,倚靠在人行道的樹旁。

  「等等,你要做什麼?」

  「我要回去救阿貝。」

  「你在說什麼?好不容易才逃出來的。」

  「我說了,我要回去救她。」

  「幹嘛要這麼冒險?她只是一場夢!」

  「她才不是夢!她是我創造出來的,是我的朋友。」

  「等一下,你──」

  駱孟輝不等駱夢妍說完,就拋下她們自己又跑進公園中。





——待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65339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 篇留言

只是個東
這世界觀真棒!!好細膩的設定,好想趕快看後續!!

前天13:57

犬本
感謝你的回覆哦!未來會持續更新,請期待[e12]昨天02:4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8喜歡★s906012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只會製造...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jacky051201所有人
YOUTUBE實況主 宇策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fKAxDYv_DHs0wTXczcEo5Q 實況各類遊戲)訂閱我或到小屋看看也行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4:0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