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7 GP

[達人專欄] 【夜物語II–水波外的幻影】5、企鵝糖果罐

作者:貓眷捲心餅│2020-01-07 21:47:10│贊助:14│人氣:91


  如同鏡子對照,但看不到自己身影。
  這條走廊向後,無限延伸至黑暗之中。
 
  向前,是緊緊關閉的另一道門,就算伸手打開了,還是進入同一條走廊。
  燈光閃爍著,將紫紅色的光芒照映在地毯上。
  也照在那位面容疲憊、失去目標的孩子身上。
 
  在這毫無救贖機會的夢境裡,季影被困在這條紫紅色的走廊上,無論向客廳的方向走去、或者通往走廊另一端,打開本來通往浴廁的門扉,通通會回到這裡,看到永遠不變的走廊場景。
  於是,季影坐下來深深呼吸、大口換氣,等到心情完全放鬆以後,才開始檢查這個走廊空間。
 
  接近客廳的門扉旁,放著一尊門德列夫的胸像。
  那不過一尊石膏仿製的藝術品。
  但是季影還記得,那雕像曾經是親生母親季嵐的最愛。
  回憶裡,被放在空無一物的某個房間裡,成為房間的唯一擺飾。
 
  回憶裡的母親季嵐,常常這麼說,「門德列夫啊!是第一位正確排列出原子序列的人,沒有他的努力,現在的元素表根本亂成一團……那些就算只能合成不到半秒的神秘新元素,也找不到可以歸類的正確辦法。」
  閉上眼,那總是有著一雙高傲眼神的女人季嵐,竟然在這尊雕像面前,也曾經露出欽佩和讚許的面容。
 
  「季影,你知道嗎?門德列夫藉由夢境,找到通往另一世界的方法,應用另一世界的知識,解決我們世界的難題。」
  「另一個世界?」
  「對!在夢境的另一邊……那個世界有現世無法想像的重要珍寶、知識和所有難題的解答……門德列夫不是第一位打開那扇門、找到連結契機的偉人,卻能夠找到那把打開門扉的重要鑰匙。」季嵐說著,眼神充滿敬佩。
  「可是,夢中的事情都是虛假的。」季影想起自己當時這麼回答,口吻也許很天真吧?
  「知道嗎?發現問題的關鍵之處,那是一回事。」季嵐微笑著回應,依舊眺望那座雕像,「找到解決問題的鑰匙,又是另外一回事。我正在尋找的東西、曾被這位偉人找到的東西,我都相信、相信自己能發現那把鑰匙,最重要的解鎖關鍵。」
  回憶逐漸模糊了。
  季影好想提問。
  就算季嵐不可能給予解答,他還是很想這麼問她,「拋棄一切以後,妳是否已經找到那把屬於自己的重要鑰匙了?」
 
  張開眼睛,季影凝望門德列夫的側臉。
  不過,存在於現實世界裡、位於光佑家中的這條走廊,似乎並不存在這尊胸像。
  可是,為什麼會在夢境裡的走廊出現呢?
  「門德列夫?為什麼是門德列夫……?難道暗示著什麼嗎?」季影望著那尊白色大理石像,他記得自己曾經在季嵐的指示下,仰望過這位偉人。
  也經常在書中,不只一次的看過這位偉人。
  但這一次,卻是第一次接近、甚至能夠看到這座雕像的捲曲頭髮上,覆蓋了多少灰塵。
  「這個夢境裡,連灰塵都能具體表現呢!」季影撥弄石膏雕像的頭髮線條,當然不可能摸到柔軟的觸感,而是沙沙的、手指也會沾上白色粉末的石膏感觸,他想要找出什麼疑點,但完全想不通。
 
  「夢的世界充滿瘋狂,但也存在某些可以掌握的規則。」小男孩的聲音輕聲說著。
  「是誰?」季影回頭,但找不到聲音的來源。
  「我在這裡,在門德列夫的雕像下面。」
 
  一隻企鵝玩偶,坐在門德列夫的胸像下方。
  牠戴著一邊黃銅色、另一邊紅褐色的棒球帽,肚子則是透明的塑膠罐,裡面塞滿五顏六色的糖果。
  他曾經是季影的收藏品之一,本體是一個造形糖果罐。
  「布魯?是布魯嗎?」季影抱起那只企鵝糖罐。
 
  季影的母親,是絕對不可能買玩具給季影的,但這座糖果罐,則是唯一的例外。
  牠在季嵐送給季影的那一天,本來是空蕩蕩的罐子。
  「季影啊!從現在開始,你若表現的好,我就給你一顆糖果。考試的成績進步,也換算等值的糖果給你……我相信有一天,當這隻企鵝吃得飽飽、塞不進任何一顆糖果的時候,你就能夠帶給我驕傲,也必定能有所成就。」
  季嵐的獎勵方式相當刁鑽,只有考到一百分,才有機會得到一顆糖果。
  接下來,則要視問題的難度、自身能力進步了多少,才有機會得到新一顆的糖果作為獎賞。
  失敗的話,也要損失某些數量的糖果做為懲罰。
 
  不知何時開始,季影已經把這座糖果罐視作珍寶,他常常在自己的夢境中,跟著這隻企鵝一起探險。
  只要能夠解決難題,夢中的企鵝糖罐就能塞飽,他也會在滿足感中醒來,感覺全身充滿精力。
 
  「我想起來了,你在我的夢中是聰明無畏的,對吧?」季影開心叫著。
  但是布魯不安得轉動眼珠,口吻充滿恐懼,「因為……那是你的夢,我不必害怕自己會死掉啊!」
  「可是,這裡也是夢啊?」
  「這裡跟夢境相似,但不是普通的夢境,而是更加危險的地方喔!」布魯苦笑著搖頭。
  「怎麼危險了?」季影也報以苦笑。
  「我的靈魂被困在這裡,你的也是……這樣才危險啊!你還不懂嗎?」
  季影沉默著思考一會,還是搖著頭,不太明白。
  「還不懂?」
  「反正,夢都是一樣的,只要充滿自信,遲早能夠脫困吧?」
  「你不懂,真的不懂!」布魯不斷搖頭,用了肯定口吻。
  「唉!布魯現在好軟弱啊!」季影微笑嘆氣。
  「以前嗎?」布魯的眼珠轉動著、不斷轉著,最後垂下不安的小手,有氣無力回應,「反正……我雖然擁有靈魂,也只是你的夢中小角色,以前的自信是因為無知,現在的我才算是真正聰明。」
  「學會害怕,才算是聰明嗎?」
  「對!恐懼死亡,才會明白恐怖的真正含意,否則只要跑著、夢境遲早會醒、危機也遲早會解除。可是恐懼本身,是沒有理由的,你明白自己會死,才能表現出自己的能力和技術,不會以為自己隨便走走就能醒。」
  「嗯!聽來好哲學的感覺。」
 
  但那更加年幼的記憶,其實也相當遙遠了。
  到底,跟企鵝糖罐冒險的那段日子,是多少年前的事情呢?三歲、還是五歲的時候?
  「這不是你的夢……」企鵝低聲警告,緊張得望入石膏雕像的空洞眼眸,似乎想從中找到什麼,接著牠望向季影,「但我知道一件事,他殺死了你,你絕對不可以幫助他。」。
  「誰?」季影疑惑得望向糖罐。
  「你那同父異母的哥哥,護光佑。」
  季影覺得很煩,於是慢慢將糖罐放下,抱胸坐到一旁,「我不知道自己為什麼來到這裡,可是你和溫蒂都把我當做死人,但我不知道自己怎麼會死,明明沒有死掉的記憶。」
  「你當然不知道,你被夜魅襲擊了!對吧?」
  季影點點頭,想起那只白色怪物,感到發冷虛脫。。
  「你遺失了一部分記憶,包含瀕死的記憶。」
  「反正,你說什麼我都信,這樣好了吧?」
  「這樣當然好,反正你坐在別人的地盤上,不必想太多,照單全收就夠了。」
  「不過……你怎麼知道我被襲擊了?」
  「我在那個玩具箱裡,都看到了。」
  「可是你沒有動,也不打算救我,對吧?」
  「哈!我當時不能亂動啦!因為老大在場。」
  「老大?……是指那隻貓嗎?」
  「貓?」布魯先是困惑,接著搖頭微笑「喔!貓啊!……總之,就算我能動吧!我真的沒辦法救你啦!那種怪物太恐怖,我一定會逃走的。」
  「唉!你越來越膽小了。」
  「這才是真正的我,哈!你以前所做的夢,其實都是我親手編織的,在自己的地盤上充滿自信,也理所當然……反正我不怕多說幾次,這裡不是你的夢、也不是我的,只有呆子才會到處亂逛,毫不害怕呢!」
  「呆子?哈!我算是呆子囉?」
  企鵝擔憂的靠近季影,那雙充滿幽愁的雙眼直勾勾的望著他,「還有,你可不要睡著了,夢是不穩定的世界……。」
  「哪裡不穩定了?都是走廊啊!」季影望向天花板,「怎麼可能在夢中睡著,這也太蠢了。」
  「夢的世界會消耗你的精神力,動眼期所耗的精神能量,跟清醒的時候一樣多。」
  「既然你是聰明的布魯,一定什麼都知道!」季影望著那企鵝糖罐,「我們常在夢中一起冒險,你一定知道什麼方法,能夠救我出去。」
  「有鑰匙!造夢的那位大人,一定有留下鑰匙。」
  「鑰匙?」
  「記住,邏輯就是解開謎題的鑰匙!」企鵝開心的說著。
  「什麼啊?」季影苦笑,「你說話都在拐彎,我聽不懂啦!」
 
  「嗚啊啊啊啊!」從走廊深處,傳來低沉的呼喊聲。
  連空氣也不斷振動著,讓季影嚇得頭皮發麻,「你有聽到嗎?那是誰的聲音?」。
  但企鵝糖罐只是依偎在季影身上,害怕得望著那尊石膏雕像。
  「門……眼睛的門不能開,我只能說這麼多……」企鵝說完,害怕得顫動身體。
  牠突然嚇了一跳,並且向著無盡長廊的深處揮開雙腳,用令人發毛的詭異高速,消失了蹤影。
  季影沒有力氣追那隻玩偶。
  回想起來,那隻企鵝罐子雖然聰明,但每一次在冒險的夢中遇到危險,牠都是第一個落跑,果然膽子非常小。
 
  「總之,牠提到了眼睛!」
  季影環視走廊。
  門德列夫的雕像右方,是季影的房間門,上面掛有一隻卡通貓咪的頭像;更右是護光佑的房門,上面掛著一隻蝙蝠形狀的門牌;再右就是牆的邊界,有扇門通往浴室。
  現在不管打開那一扇門,都只能回到走廊。
  只剩下……光佑房門的對面。
  那裡在現實中,本來只有空白的壁面,在夢裡卻多了一扇門。木門上方用利刀,草草刻畫出一隻眼睛的圖樣。
  那眼睛之門無疑在誘惑著季影,彷彿正眨動著木製的眉睫,要求季影打開它。
  「不能開?為什麼不能開?但其實是在暗示我打開嗎?」季影伸手,卻又縮了回來,「不行呢!感覺好可怕!但如果是哥哥的話,一定會毫不猶豫吧!」
 
  季影再次望向門德列夫,那雕像似乎正吐著舌頭嘲笑自己。季影也對那雕像做了鬼臉,這才發現那位老者雕像的嘴裡,藏著一張紙條。
  季影翻開那張便條紙。
  『在夜空裡飛翔的生物、在沉眠時回去的地方;
   在夜空下旅行的生物、在沉睡前沉靜的地方。』
  清秀整齊的筆跡,寫下艷紅色的文字。
 
  「生物和地方?夜空和沉睡?」季影複述詞句裡重複的地方。
  一樣格式的詞句排列著,似乎正暗示著什麼。
  「代表什麼呢?這是一則謎語吧!為了隱藏什麼東西嗎?……或者要我做出一些行動,來證明我能不能理解……就跟媽媽常常出謎題,要我找出藏在家中的小東西,感覺一摸一樣呢!」他想起了季嵐,並自言自語著,環視這條走廊空間。
  「可是,這裡只有門而已……。」下了結論後,季影陷入沉思。


  先前有畫出這隻企鵝的形象。
  理由嘛~~

  因為牠很可愛啊!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64673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水波外的幻影|光與影的夜物語

留言共 3 篇留言

萱弟
企鵝可愛XDDD

01-07 21:48

貓眷捲心餅
對啊!
牠是本作的吉祥物。

有空的話。
我還得把設定集拿出來,好好整修一番呢!01-07 22:01
大漠蒼鼠
看來是時候把門打開了!

01-07 22:06

貓眷捲心餅
門後是另一個深淵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2001/e0d7555666abab53062c9975cc56b835.JPG?w=30001-07 22:11
ilwiKAMINA
很少雕像不是抿緊嘴的XD

01-08 01:08

貓眷捲心餅
因為“牠”有生命。01-09 00:5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7喜歡★kicancat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夜物語I... 後一篇:[達人專欄] 【夜物語I...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