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為閣下而設的精神煉獄》第一章- EP 35 失憶症與創傷後遺

作者:黑化desu│2020-01-01 23:57:50│贊助:8│人氣:99




《為閣下而設的精神煉獄》第一章-

EP 35 失憶症與創傷後遺


————————————————————————————————————————

「勿忘初衷」,然而初衷又為何物?

混混噩噩地過了這些日子,頗實是混,儘管從來沒有所謂正常生活的經歷,不過「每天躲東藏西、於黑暗中活動,光明外沉睡」的日子,多半不是什麼别人夢昧以求的生活吧,緊崩且透不過氣的每一天,正是自己的日常



被追殺是家常便飯,時不時額頭會有紅點白光,見同伴肚子穿洞已習以為常,血液腥臭早就成為體汗味的一部分,不說肉體的傷害也好,單說支離破碎的心靈亦罷,看到那個誰頂不住崩潰了,似失去了身體的控制,聲帶與四肢各有自己,一言不合直接跨出去;見了這個誰忍得快瘋,正啃咬著自己的指頭,一副要吃掉自己,好能消失於世上般,雖說嚴重情況自己是沒什麼經歷過,卻不知道在把這些當日常,又有誰可以否認自己不是活在一個荒謬的世界?

彷彿一個只為自己而出現的地獄,精神煉獄





『倒不如說,在世上的此等眾人,何曾不認為這世界就是地獄的代名詞?』

『活在痛苦之中,死亡猶如唯一救贖』

『最恐怖的是,您忘不掉那感覺』




我曾經聽過的,許多出自同伴口中,出自所接觸過的人口中,明顯地不是只有自己如此認為,世界貌似是故意凡事為難,快樂,一詞成為了遙遠烏托邦之居物,而相對地,悲傷只不過是空氣一樣的存在,當初誕生吸的第一口,苦得哭出,漸漸便適應、麻木,卻別說世人需求起此物,我才不相信什麼變得依賴,一缺不可,老實說,毒蟲們也是這樣說的,我們面對不幸也是這樣


想想看



閉上眼睛,畫面出現,張開眼睛,處於畫面,跟隨至世界的每一個角落, 每一個角落,成為了聲音本身,吵醒時困擾著,連寧靜的時候,反而特別的明顯

號哭、泣鳴、斥叫、哮喝、吼吟



我每秒,甚至是輕輕一提,亦感受到,逐漸習慣,又不至麻木


麻木是不可能,但肯定是成為了我們的一部分,甚至沒有此感覺就不能生存下去,這是病態,至少對我無可否認,這絕對不健康




話說我的以上想法也不是甚麼一直以來,最近才開始有的,出處?因為⋯從誰聽到了?不盡然這樣子說吧,單單是得知其能力之後萌生之念頭吧,什麼異常想法、意識傳播,藉其控制、刺激當事人的體能,抑或當其是宿主時,強制啟用能力⋯










⋯⋯




這根本⋯其實是自己的能力原型吧?啊啦,沒所謂啦







『儘管出生追求幸福,然而幸福由恐懼與焦慮組成』






話說,嗯,再話說,話說這想法萌生的當時,正又在加班進行任務,對——欸欸,「祕密任務」,在「祕密任務」途中,我,抱歉,保密協議,我正與那傢伙共事





啊,或許不該叫「那傢伙」,畢竟不多少的確是無禮,好像物化了什麼什麼,然而叫「他」還是「她」,在[       ]自己也不能真正地給出個肯定答案,好像沒有其他更適合的叫法⋯






總言之


那次任務是要[-—-—-—-—-—],呃,保密協議,嘛,那些也沒多重要,您們知道來也沒什麼用,您們知道了,也不是這麼好,畢竟我們的存在,就是支撐整個認知的存在——[刪除]









離題了對不起,讓我重新開始,那天我們正在「那邊」的「那一座大樓」,完成著系列任務中最後一個行動







在[-—-—-—-—]時,突然有個身影由左方攝入視野,眼前瞬現,迅速的程度並非只是體能而已,就彷彿比較豹與汽車的分別,然而前提是電磁活動偵測不能,該般情況便得出,可劃出的唯一結果



電流感在毫秒內傳入精神肉體交匯處,視覺的改變卻不及直接的通知,身長、體型大小,品種、維生系統,當然,接收的頓下若在毫秒內是反應不及,倒是視覺正以每秒3000幀的速度去更新視野,以至程度能看清對象的所有與資料合符



腫脹的皮膚,然而又有一方陷入,雙腳比例完全不一,無法稱之為常人無異的模樣,一短一長,異形的臉部扭曲,物理性的扭曲,漿化了的面頰、牙齒、眼球,整張臉無一是「常態」,兩眼睛與口更是交換了位置


可變動的軀體,即也是與顯示一致的

『Slime 型』




而此姿勢,如融蠟般的手,正向自己伸來,雖說Slime型,亦稱「史萊姆」,其原型是古代的弱小生物,但在現實中,因為型態的能力特性,基本上就是一團可私動的黑洞


黏著、捕捉、消化、吸收


它正實行第一階段

但出奇地,我居然沒有提前察覺到,為什麼?是從哪裏來——

從上⋯而下?


通風口嗎?




果然流水聲什麼的——


現實中,過了半秒之際,左手忽然傳來一陣痛感,不單是刺痛,而是一種燃燒的感覺,皮膚起火,它捉住了自己的手,只見融蠟正侵喰自己



—— 啊?


準確的感覺到一秒的過去,然而本來緊湊的氣氛又無故停了下來,回神發現視野內的光度直跌,黑色一團,才不是,純粹⋯純粹我的頭正被不透光的漿液包裹,卻在要被真正捕捉之前停了下來,左手的灼感也是瞬間消除

是死前的錯覺?

但在下一陣子,角落傳來的聲音證明了自己推斷的錯誤,電筒光持續往下著,或可能純粹是黏液擋住了直照到自己的光,鬼才知道,也是鬼才在意



「嘛⋯沒睡醒嗎?」


如此陳述般的口吻


「那傢伙」的腳步聲漸近,站於我能見到那雙黑白運動鞋的程度,隨之要捕食自己的那團便回到之前,扭曲狀態,再回復,成為一個「正常人」,是說五官端正之類的感覺,本來的樣子,是個男人


「怎、怎麼——」


要説另一詞時,他的嘴合上了,驚嚇的眼神由然訴說此並不平常,不難理解,又是那傢伙的動作


「説不了話?」
「當然,我不想您說話,您便只好閉嘴呢」




輕輕一笑,從衣袋取出一筆大小的枝體,但顯然地並不是筆,畢竟記憶中沒有拿到任何筆或文具,那傢伙



「作為一個特務,您的經驗還真的有待磨合呢,探員」



瞬速地弓身,手肘如彈弓的反跳出懷內,枝狀物一下子黏在其身上,是黏,不是插,因為即使是據以往作風,那傢伙無論任何情況,亦是和平解決

和平是指不殺死而已

電光一閃,物理的電光一閃,對方沒有發出任何聲音,沒有能造出任何聲音,一下子,萬計伏特進入了身體,結果?倒地,當然

「呼⋯」

把手伸入面巾內,抹著積在唇頭以上的汗,[**]在原地伸了伸腰,再是打了個哈欠

「快點完事就快點走吧吶?」

「謝了」

「沒什麼」

俯視腳旁的昏迷,正打算把話說出來,如風吸,突然空氣往某方輕輕流動

不了,基本上不用擔心啦,反正只要我稍後把保安系統重啟,再亂搞搞弄弄些東西,便弄到他是比保安系統弄昏的了」
「嘛嘛,反正又不是只有我們知道這兒的存在」

對自己「讀心」,意識滲透,回答了未說出口的問題

「是啦是啦,別亂給我浪費抗模因欸⋯說起來⋯」

「嗯?」

試圖以額為聚點,將正前方的氣壓扯低,使風吹來,空氣流動起來,卻情況比想像中的更容易般

⋯⋯

⋯⋯是間諜?

「這裡的囚犯⋯嗎?」

「不是,不過上一個猜法沒錯,純粹雙面間諜」
「嘛,老實說,KDUL的存在,就如黑夜中,海上的冰山頂,大家知道它的存在,卻因為太過離其遠,而觸及不了,但又怕走太近而會撞到被沉沒,於荒洋之上的它,大家知道這冰山的存在,沒有人記得它的存在,它的樣貌,作為一片祕密的冰山頂,它,引起了不少人的好奇,而且事實上,我們並不是能看見它深層的唯一」
「然後⋯⋯也並不是每個組織也有如我們⋯一樣的說」

「目標一致嗎?和我們」

「您指?」

聳著肩,隨後發出「唔?」一聲

「不是我們之後的目標,是指我們來到這裏的目標,當然」

「嘛,就基本上是」
拜託,那⋯⋯那種東西可是對任何行動也有用的欸」

「侵犯人權來保護人權什麼的⋯」

至此,我稍稍一笑

「嘖嘖,什麼什麼的啦,我又不是私自用來幹什麼⋯⋯的說」

「又不是未曾發生過⋯⋯的説」

靠近,輕語對其説,我之後更發出了數聲相當明顯的取笑聲

「好、好啦!先專心任務喔!」

對方把氣忍了下去,話是「在憤怒」,但表情仍然一下塌崩,然後少女脾氣似,鼓著臉頰,發著笑聲

「夠啦⋯吶我說⋯」

「地點?」

「不,另一個」

「啊,您是在說他們?」

「嗯,他們那邊還好嗎?我懶得去看信號了」

把電筒關掉,瞬間的昏暗後,本來微光的環境再次回復純黑,微彩轉成黑與白的視野,視野距離亦有所減弱

照意思去查看信號,把手放在牆上之物,把指頭碰著金屬片,耳朵的低壓感沒特別的改變,頻率也在儀器認證下沒什麼異量,何況也一直也沒有主動刺激到自己,既然聽不見另一頭木偶的聲音,可是代表沒事了

⋯⋯


「他們完成任務了?」

「貌似」

我捂著耳朵,試圖用所有方法把低壓感加強,以有更清楚的感覺,聽得更深









⋯⋯











⋯⋯

很弱小很柔軟,但頻率不斷



頻率不斷,仍然又不是沒有規律







叮⋯⋯叮叮⋯叮⋯⋯




「嗯,完成了」

再三確認,我才對其覆述,同時,把臉上的面罩稍扯起,以令聲音、咬字能更輕易聽到、清晰

「那麼我們也快點搞定吧,別叫他們等」



「嗯




摸著口罩的濾盒,那特意於面巾上開洞,以使能安在面巾下口罩,正方形的「濾餅」,緩步走向那邊的鐵門,距離目標物的最後一道障礙



從腰包內拿出一小瓶子,一瓶「熱熔器」,只見以熟練的手法,把插嘴對著鐵門的右上角,插入那突出的洞位,某種訊號儀器,然後扭開瓶蓋






「吶」


「唔?」


「趁此時,稍微談談⋯那對⋯他們吧?」


「他們⋯⋯?啊⋯他們」









他們⋯⋯






剛才完全默靜,剛才的空氣凝固,叫人緊崩得無視了五官六感,儘管本應是習慣了,這下子才感覺到氣息與溫度存在,自己也好,[———]的也好,數秒前仍似靈魂遭從肉體抽了出來,靈魂出竅,感官模糊,直到此刻再次放鬆,血液再次流動,固態的空氣再度融化,彷彿這秒之前並不真正「活著」,嘿,怎麼說得自己真的是活著般,是「活著」而不是單純存在



懂嗎?



活著與存在,可是兩個層次欸

壓根兒就兩個不同意思的字



不過今天就不學[———]談哲學了


說起來[———]是他們的⋯他們的⋯⋯就是⋯關係人士,在這裏先提一個背景故事——











「〇〇?」

「嗯?」

「話說⋯他們最近過得如何?」

「別擔心,身分隱藏什麼的,本身他們也挺會的,生活方面,也算不錯吧」
「至少她最近也少了抑鬱症狀了」

見對方的氣息稍平和,我繼續説下去

「那個⋯他身體也好了許多」
「嘛⋯⋯我說,最近也沒多聽到他有症狀的消息」
「倆人也是開始回復正常生活了呢」

「吶⋯⋯」

忽然,停了下來,對我輕語些什麼

雖說聽不清楚,然而下意識地回答

「嗯⋯⋯」

點頭,我道

將插嘴的角度調正,姿勢重校,繼續著

「吶,若果我——」

「並不需擔心,其實,即使個人意見也好,我認為他們足夠勝任,何況這選擇也是對他們來說,是種信任展現吧?」

「確定?他們啊⋯⋯性格可十分奇特呢」

「嘛⋯⋯」
「⋯可⋯可能吧」

「可能吧⋯可能⋯⋯吧⋯」

「行了,行了,人家是不確定啦,但您這樣做也不是不行欸」

我如此唸道,同一時間,把視線再轉到其身上

是了

剛剛所提及到的「背景故事」⋯⋯

⋯⋯

「⋯⋯謝

「您這話還是對他們說吧」
親自去,那樣子就最好不過,當然」

是啦⋯」


濃縮個,純粹是分離的劇本



⋯⋯




因為當時的幼稚、曾經的執念,從來,從來沒有打算負責;以為自己擺脫所謂的「自然定律」,卻忘記「存在」一字的定義;只為一私己欲,犯下用三輩子仍不能補救的錯




世界的惡不在乎有多麼壞,只是良者默不作聲




他們沒有



與奧古斯特·蘭德梅賽一樣



他們成為了第一個,不,首兩人


⋯⋯



一個選擇,改變了一切




若不是他們,可能我早就⋯⋯






⋯⋯











「⋯⋯」

若不是他們,面前的,也許⋯⋯

「⋯⋯真的,都這麼久了,拜託,我是在說——」

「待會再說」

—— 嘰 ——

輕壓門柄,測試著有沒有什麼卡點,頂住開門動作之障礙,看了看這邊,對自己確定後,便在空氣重新固化後,使自己的氣息完全消除,彷彿把視線移開,就喪失對其的存在的認知


儘我管確實理解、認知其存在,視亦覺確定了,越是嘗試去肯定存在,大腦越便是辛苦,甚至連未開始處理資訊的之前就選了擇忽略,那説是不出的、看不出的、聽不到的感覺,存在,但不確能實了地解,這,稱為「逆模因」的存在


不是[———]的本質,只是一部分,這部分的認知單為盲人摸象般的偏面知識,信息危害純粹是能力而已,就如手腳並非人體的全部,而是一部分




神秘,正正是本質




不,我沒有扯遠到,畢竟現在的情況是怎不樣正常,不,不叫正常,才不是如形此容的呢,總就之是怎樣不平和和平,該死的

⋯⋯

「好、好了嗎?」

「現在沒有受到感官刺激吧?」

「沒有,您明白的話」

「可以的啦,現在它碰不到您的了

⋯⋯

先補上剛剛發生的事情

我沒有立即理解,或該說去把意識留於現實正發生的所有,所做的,猶如發白日夢,放空,放空自己,即使身處危險中,它,剛剛是在罩著左右的空間,連空氣也成為當中,我卻只能忽視,因為我看到它,它也能看到我,察覺到察覺的意識,消滅存在其消滅存在

希望您能明白的說,先小人,我不喜歡長篇大論,嗯,當然,是非自願的題目上時

開門,進入作為最後防線的存在之中,直到[H——E]完全使用了我製作的抗模因來屏障化之前,嗯,我在放空,想些有的沒的,好讓自己不去想

好讓它看不見

⋯⋯

淡檸錄的光線不是它,但它早已融入這感官,那是雷射,探測器的雷射,儘管本該如此,但似乎不是探測器放在此處的理由,反而是作為媒介,寄生於視覺的作用,在屏障內,是檸綠,但若曝於其中的話,相信是能感測以外的顏色吧?我不知道

畢竟想法的原型是生命與社會,而不是人類

「吶,自由行動吧,完全屏障化了」
「目標物是一個C型記憶體」

於這空間內慢行,嘛,要是一快跑,刺激到腎上腺素分泌就會影響心理狀態,屏障亦會變形,欸,好像忘了說,這屏障不是物理性的,純粹是一個對抗環境內模因的存在

打個比方,若不懂哈姆立克急救法的人,把傷者抬起倒立,便會以為是救其的方法,而事實,則是相反

這便是所謂「無知殺人」

而屏障的存在便能使我暫獲「知識」,去防止「無知」帶來的傷害,那麼變形什麼的,嘛,我猜您不會一邊跑一邊看書吧?

「⋯這⋯」

步往第三排伺服器櫃,無意中的視覺改變引起自己注意,返回上一排,第二排,果然,不同笫一排,末端的並不是伺服主機,而是更矮的存在,正方的墨黑

走前,直覺告訴自己,目標於前方

個鬼,我才不相信無憑之直覺,純粹植於腦椊的晶片給出了漸強的信號,特別是看著那個體時

夾萬

「波伊噠」

「找到了?」

「嗯」

腳步聲靠近,以複數聲線說

我有提過嗎?現在這個年代能偵測到聲波來定位喲,當然地,要有對應方法咧

「開到嗎?」

我對正在以電筒照著夾萬的對方説

「N3r0ÜmÛ-0RGa2m」

「嗯?」

「沒,等等」



—— 咔 ——

—— 嘰 ——

—— 嚓 ——

—— 咯 咯 ——

—— 咚哄 ——

—— 啪唧 ——

—— 咻 ——


—— 咇 ——




「喂,這可不是電子鎖耶」

對剛剛數下電子聲,反應道

嘖嘖,那我也不會用髮夾與批子開鎖欸
那可不科學

「嘛,我也不見能噴冰與雷射的電筒有多常的説」

反撃,我語道

「真多話,吶,快——」





呀?


糟糕




















[——]    [——]

[——]


[——]


[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

[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





[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


[〇〇〇]

[〇〇〇]

[〇〇〇]   [——]

[——]


[——]


[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

[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





[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


[〇〇〇]

[〇〇〇]

[〇〇〇]

   

[——]


[——]


[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

[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





[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


[〇〇〇]

[〇〇〇]

[〇〇〇]







——



[——]

[——]


[——]


[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

[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





[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


[〇〇〇]

[〇〇〇]

[〇〇〇]

——————

[——]

[——]


[——]


[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

[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

[——]

[——]


[——]


[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

[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





[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


[〇〇〇]

[〇〇〇]

[〇〇〇]




[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


[〇〇〇]

[〇〇〇]

[〇〇〇]

——

[——]

[——]


[——]


[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

[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





[〇〇〇〇〇〇〇〇〇]


[〇〇〇]

[〇〇〇]

[〇〇〇]






「——啊!幹!」

」快門把關上 ¡ 『

__ 嘰 ——

『關起門來!「

「[——]快點啟動它!」

—— 咇 ——

「該死的!去他的!我去!幹!幹!!!」
「屌!」

「クッソ!(kuso)(靠)」

捉著存在的脖子,剛剛不只窒息,更是失去窒息的能力,細胞消失又似新生,不知道維持該樣了多久,但嘛,我在説的是不存在,時間亦不存在的情況下,又說什麼維持?

那是存在危機

「嗚咽⋯」

不是生理上,但痛楚足以使自己差點忘卻不能把面巾脫下的一點,是同行的在自己即將犯錯的瞬間阻止了自己才叫好辦事,雖然知道生理感覺的呼吸困難是為自己緊張的反應,況且面巾的設計是自帶濾氣作用而令呼吸有所阻力,不過,嘛,哈哈,嗚咽,咳,嘖,欸,怎說好咧,呼,唔⋯⋯嗯,剛剛經歷的,是⋯是您小時候在思考「死亡」的感覺,嗯,恐懼得輕輕飄(?),然後半夜睡不著要哭個半小時再怕個半小時才睡到的——

感覺

⋯嗯

「剛剛的是⋯?」

「我⋯我不知道⋯⋯我⋯⋯嗚⋯咳⋯咕⋯⋯」

—— 啪 ——

「啊⋯[——]?」




————————









資訊:[——]

輸入密碼: o o o o


[- .... --- ... .   若是  .-.. .. ..-. .   成為 . -..- .. ... -  了   .. -.  的話   .-.. .. --. .... - 便    ... .. -. -.-. .     - .... . ... . 絕不可能會    .-.. .. ..-. . 後悔    -.. .. . 404    .. -.     -.. .- .-. -.-]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64104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原創|持續更新中|原創小說|不明不白|中二文|低質量|owo

留言共 1 篇留言

暗夜血月
摩斯密碼?!

01-02 00:27

黑化desu
不知道咧01-02 00:3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Sylviepoiowo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為閣下而設的精神煉獄》... 後一篇:《為閣下而設的精神煉獄》...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iyn24525米納
累人的日子還在繼續,總之先回來更新小屋( ´Д`)y━・~~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6:37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