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8 GP

[達人專欄] 【短篇】續:平安夜,未眠

作者:【神說要有光】LanTern│2019-12-30 23:59:32│贊助:16│人氣:256
 

 
  前篇:平安夜,不眠

  封面,來源忘了



 
  我很輕易的就在人群中找到他。
 
  他正抬頭,仰望樹梢燈飾閃爍,明滅的微光在他臉上勾出稜角。
 
  在其他倉促往來、低頭看著手心的行人間,那副身影相當顯眼。
 
  讓人捨不得打擾他。好像只消出聲叫喚,就會攪亂他身旁純澈的空氣。
 
  他的樣子就如同當年一樣,毫無二致,而那時的我還是一個懵懂憧憬著愛情的小女孩。
 
 
  六年前,我和康哲還是國中三年級的學生,正值應考。
 
  我們不同班,但總是會在學校附近的公立圖書館自習區看見他。
 
  他總是在早上八點,坐在靠窗數來的第三個位子,攤開書、拿著筆,認真地唸書。
 
  總是在十點時,起身伸展身體,然後出去裝水和上廁所。
 
  總是在十二點時,前往圖書館附近的自助餐店包便當。
 
  吃完飯後,小睡一會,大約在一點會前往圖書館附設的小球場,獨自一個人運球、射籃。
 
  總是會在兩點時回到座位上,繼續唸書,並在五點半準時回家。
 
  數個月來始終如一。
 
 
  「啊,那個男生,好像是七班的學生。」起初,我只是這麼想。
 
  但漸漸的,我的目光開始追逐他的身影,原因連我自己都不明白。
 
  「好乾淨的人。」
 
  我記得,這是在我的對他的感情從好奇轉變為憧憬之間,我心裡的想法。
 
  跟那些十五歲,正直青春期年紀的男孩子截然不同。
 
  讓人捨不得觸碰的澄澈。
 
 
  上高中的第一天,我在捷運上看見他。
 
  他穿著嶄新的西式剪裁校服,身體輕輕靠在車廂門邊的壓克力板上,戴著耳機,讀著一本看起來很無趣的書。
 
  『木工入門,成為DIY達人的十二種竅門』,書名我至今都還記得。
 
  我唸的國中離我家步行不過十分鐘,那天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搭捷運通學。
 
  通勤時間的人潮擠得我喘不過氣,某一次停車,我被躁動的人群粗魯推擠,踉蹌之間,手上的新書包掉到地上。
 
  他彎下腰,將書包撿起,交還給我,露出靦腆的微笑,接著站在我身旁,伸手抓著一旁的護欄,用他的手臂將我和擁擠的人群區隔開來。
 
  一路上,他一句話都沒說,但是那段車程,是我這輩子心跳得最快的十分鐘。
 
  那是憧憬轉變為愛慕的契機。
 
 
  康哲注意到我了。他穿過人群朝我走來,臉上笑嘻嘻的。
 
  「妳到了幹嘛不叫我?」
 
  我又怎麼捨得?
 
  「看你什麼時候才發現我呀。」
 
  他伸出手,替我將圍巾收緊一些。
 
  「到很久了?」
 
  「不久,二十分鐘吧。」
 
  「神經。」
 
  他爽朗的笑了笑,牽起我的手。
 
  「走吧。」
 
 
  「好多人噢。」我張望。
 
  「每年也只有這個時候才會稍微熱鬧一些。」康哲說,「雖然『聖誕夜宴』這玩意兒看在我們這些學生眼裡很麻煩,但我想商家應該很高興吧,至少的確替這座小鎮帶來不少人潮和商機。」
 
  「你不喜歡這活動啊?」
 
  「我不喜歡人多的地方,這妳早就知道了吧?」
 
  「悶騷少年耶。」我揶揄。
 
  「這妳也早就知道了。」康哲笑著說。
 
 
  整點到了,車站前的人造水池開始水舞表演,沖天的激流一下子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離我們不遠的一個小男孩發出驚呼聲,混雜著依稀的聖誕歌聲,聽起來倒也別具佳節氣息。
 
  我晃了晃我們兩人牽著的手。
 
  「對不起嘛。」
 
  康哲將目光從水舞中拉回來,詫異地看著我,「對不起什麼?」
 
  「我硬是要來這裡過聖誕。」
 
  他啞然失笑。
 
  「又沒關係,我不介意啊。」
 
  「害得你沒辦法回家。」
 
  「反正我爸媽他們出去玩了,回去了也沒人。」
 
  「我就是想來看看,」我笑著說,看著燈光絢爛的車站,「看看你這幾年生活的地方。」
 
  他從鼻頭發出笑聲,哼哼哼的,聽起來介於鬧彆扭和撒嬌之間。我一直好喜歡他這麼笑。
 
  「幹嘛說得妳好像沒來過一樣。」
 
  「跟你來找我的次數比起來壓倒性地少吧。」我抱著他的手,「而且從來沒在聖誕節來過,明明這裡的聖誕活動那麼有名。」
 
  「妳又沒到外縣市唸書,當然是我回去找妳比較合理吧?我只不過是回家而已。」
 
  「你的意思是來找我只是順便?」我仰望他。
 
  他的笑臉在燈飾下染上五顏六色。
 
  「怎麼可能?妳去哪裡我就在哪裡。」
 
  「這還差不多。」
 
 
  和作為我們兩人故鄉的城市不同,這座小鎮並沒有成群的百貨公司和商圈,甚至連能夠稍微勾起聖誕購物欲望的店家都幾乎沒有,這還是在車站前的情況。
 
  取而代之的,是高掛在路樹上的造景和燈飾,還有從遠處教堂傳來的,隱隱約約的歌聲。
 
  沒有那種經過大肆渲染的商業氣息,而是更加單純的祝福和同歡。
 
  一種與大城市截然不同的沈醉。
 
 
  我們緩步走向車站另一邊牽康哲的車,順便欣賞高掛在行道樹上的璀璨燈飾。
 
  「書柔。」
 
  他的聲音將我的目光從燈飾上拉回來,將安全帽遞給我。
 
  「嗯?」
 
  「妳的裙子。」他平靜地說。
 
  我低頭,看著那件為了今天新買的短裙。
 
  「怎麼樣,不錯吧?」我笑嘻嘻地說,搖晃著他的手,「多誇幾句。」
 
  他嘆了口氣。
 
  「太短了,這樣沒辦法坐車吧?」
 
  他這麼說著,伸手拍了拍他機車的座墊。
 
  我眨眨眼。
 
  大城市的大眾交通太過方便,我完全忘了這回事。
 
  我低頭衡量了一下,雖然我穿著褲襪,但不管怎麼看都不是能夠遮掩的程度,肯定會曝光。
 
  「……搭公車?」
 
  「不怎麼方便。」康哲說,看著我的眼睛笑了出來。
 
  「你還笑。」我瞪著他。
 
  「這不是我的問題吧?」
 
  「好啦,抱歉啦。」我怒氣沖沖。
 
  他脫下穿在最外頭的羽絨外套。
 
  「這個可以遮一下吧?其他就得麻煩妳將就點了。」
 
  我糊里糊塗地伸手接過,「這樣好嗎?你那個樣子騎車會冷吧?那件那麼薄……」
 
  因為康哲穿了以台灣來說太過溫暖的羽絨,脫掉之後,除了圍巾以外,他身上就只剩下一件單薄的襯衫而已。
 
  「是啊,會很冷。」他乾脆地說,「所以妳等等記得抱緊一點。」
 
  我忍不住笑出來,衝上前抱住他。
 
  「那有什麼問題。」
 
 
  晚風呼嘯,遠離了車站後,小鎮的寧靜和樸實撲面而來。
 
  我將頭靠在康哲的肩膀上,雙手如他所說,肆無忌憚地用全力摟緊。
 
  「欸。」
 
  停紅燈時,我將下巴靠在他肩膀上。
 
  「幹嘛?」
 
  「你記得今天是什麼日子嗎?」
 
  「今天是聖誕夜吧?」
 
  「還有呢?」
 
  「……?」
 
  「?」
 
  「妳媽的生日?」
 
  「我要生氣囉。」
 
  康哲嘆了口氣。
 
  「我怎麼可能會忘記?四週年對吧。」
 
  「嘿嘿嘿。」我將他抱得更緊了些。
 
  「仔細想想,這四年來還真是辛苦我了。」
 
  「喂。」
 
  紅燈轉變城綠燈,他的輕笑聲消失在機車引擎和晚風中。
 
  忽然間,我發現紅綠燈的顏色還挺有聖誕氣息的。
 
 
  抵達目的地後,我先下車讓他停車。
 
  「如果真要說,你這四年改變最多的,大概就是反應能力變快了吧。」
 
  「怎麼說?」他用力一踩,將中柱立起來。
 
  「以前我跟你打情罵俏的時候你都不敢接話。」
 
  「是嗎?」他大笑,「看來妳調教有方啊。」
 
  「好說好說。」我將他借我的羽絨外套還給他。
 
  「不過書柔,所謂的打情罵俏,是雙方有來有往才成立的喔。」他穿上外套,將皺褶撫平,「以前妳只不過是單方面勾引我而已。」
 
  我感覺自己的臉有點發燙,一想到當年我無所不用其極的暗示,就不禁覺得又害羞又驕傲,當然,同時也對他的遲鈍生氣。
 
  「……什麼勾引,說得那麼難聽……」
 
  「的確是『勾引』喔。」
 
  康哲微笑,稍微低下頭,湊近我。
 
  突如其來的靠近讓我忍不住退後了一步,腰卻被他的手臂環住。
 
  「如果不是妳不斷拉我,我一輩子也不敢踏出那一步。」  
 
  康哲的臉近到我能看清他的睫毛,那是四年前的他不會露出的表情。
 
  「雖然這麼說可能有點自大,但是我覺得,書柔妳大概永遠也不會知道我有多喜歡妳。」
 
  他的手臂收緊,將我拉進他懷中,邁開步伐。
 
  「好,走吧。」
 
  我的臉仍然發燙,心臟跳得很大力。
 
  「……你這混蛋,從哪裡學會這些把戲的?」我忿忿地說,拉了拉領口,讓寒冷的空氣滲進燥燥熱的身體裡。
 
  「我不是說了嗎?」他淘氣地眨眨眼,「妳調教有方。」
 
  我啐了一口,幸好燈光昏暗。
 
 
  康哲牽著我,在一間火鍋店門前停下腳步。
 
  說是『門前』其實不太準確,這間火鍋的店面位於一座小公園旁邊,門前只有一條狹窄的防火通道,對面就是公園的草皮。火鍋店的帆布遮雨棚已經將那條連汽車都不夠通行的小巷蓋住了一半,棚子下方垂掛著明亮的吊燈,在四周拉出長長的影子。
 
  店面的裝潢帶點日式風格,相當精緻,遠遠看起來,有點類似那種日劇中常會出現的拉麵或關東煮攤車,站在前臺後的老闆也穿著日式的裝束,但是桌椅的陳設卻是十足的台灣味道。
 
  雖然店內有座位區,但數量不多,更多的是橫跨過那條小巷,凌亂放置在公園旁人行道上的幾張桌子。那些朱紅色圓桌和白色塑膠凳子擺放的方式,就像是夜市的擔仔麵攤一樣,不管怎麼看都不合規範,至少在大城市中,肯定會被檢舉。
 
  大多數圓桌邊已經坐著客人,單口爐正咕嘟咕嘟地煮著火鍋。
 
  火鍋的熱氣冉冉上升,配上小公園樹梢上的聖誕燈飾和淡黃的燈光,相當有情調。我幾乎是立刻就喜歡上這裡。
 
  「今天天氣不錯,我們就在外面吃吧?」康著牽著我,在一張空著的桌邊坐下,舉起手向老闆揮了揮。
 
  「歡迎光臨呀阿弟,」老闆拿著點單,熟稔地向康哲打招呼,「喲,今天帶女朋友來啊?」
 
  「聖誕夜,她過來找我。」康哲笑著說。
 
  「喂,女朋友大老遠來找你,結果你帶她來吃這種路邊攤,冷得要命,這樣不太對吧?」
 
  「別這樣說,老闆。沒吃過你的火鍋,那可就白來了。更何況,我女朋友可不是那種麻煩的女生。」
 
  我抬頭瞅了他一眼。還蠻會說話的嘛。
 
  老闆蹤聲大笑,「完了,你給我這種壓力,看來我得端最好的料出來招待你們才行。」
 
  「那當然,老闆可別給我漏氣啊。」
 
  「沒問題。」他豪氣萬丈地回答,看向我,「小姐妳等著瞧,包準讓妳從今以後再也吃不下大城市的那些連鎖火鍋店!」
 
  「我拭目以待。」我微笑。
 
  老闆戰意高昂地走回前台,我則轉向康哲。
 
  「你常來吃啊?」
 
  「嗯,冬天大約一個禮拜會來吃一次。」
 
  「你自己來?」我嚇了跳,「真的那麼好吃?」
 
  「還不錯。」康哲微笑,給出了意外保守的答案,「因為我很喜歡這裡的氣氛。」
 
  「噢。」我瞭然,轉頭張望,「這間店面的確弄得很特殊。你選店還挺有眼光的嘛,阿康,八十分喔。」
 
  「別誤會,我指的不是店面。」
 
  「不然呢?」
 
  「等等妳就知道了。」他意有所指地說。
 
  「這麽神秘?」
 
  「妳就好好期待吧。」他露出游刃有餘的微笑,起身替我倒茶。
 
 
  基於一種不成文的默契,我和康哲在一起的四年來,每年聖誕夜都是吃火鍋,就如同四年前我們互相表白的那晚一樣。
 
  老闆的自信並不是虛有其表的,這間店火鍋確實很不賴。
 
  湯頭相當清爽,冬天的白菜鮮嫩甘甜,老闆自製的凍豆腐和甜不辣更是一絕。
 
  「不錯吧。」
 
  康哲一臉得意,愉快地吃著品質很好的溫體肉片,同時用蒸騰的高湯燉煮冬粉。
 
  「的確很好吃。」我小口地喝著溫暖的昆布湯,這樣的水準以這種小店面來說算是相當優秀了。
 
 
  隨著時間越來越晚,上門的客人也越來越多,當我們在吃收尾的冬粉時,店內外都已經坐滿了,路旁還有兩對夫婦牽著孩子在等待。
 
  「時間差不多了。」
 
  比我早吃完的康哲看了一眼手錶,抬頭張望。
 
  「什麼東西?」我滿嘴熱湯和冬粉,口齒不清地問。
 
  「這裡的隱藏菜單……啊,來了。」
 
  康哲露出笑容,用下巴朝小公園另一頭的方向點了點。
 
  在閃爍的公園樹下,三道人影緩緩靠近,最後,他們在一個小廣場停步。
 
  「那是——」
 
  看到他們背上背著的東西,我已經猜到了。
 
  康哲點點頭,「沒錯,街頭藝人。」
 
 
  那三人將家當放在地上,進行準備,看見他們停下腳步,四周零星的行人漸漸地朝那個方向聚集。
 
  康哲起身結帳,他回來時我剛好吃完,我們倆牽著手走向小廣場。
 
  「平常我都是邊吃火鍋邊聽啦。」他禮貌地說,「今天就近一點看吧。」
 
  「你對街頭藝人有興趣?」我歪著頭,嚇得不輕,「他們很厲害嗎?」
 
  就我所知,康哲對於音樂沒什麼研究,也沒什麼堅持,當然這點我也是。況且在我們居住的城市,街頭藝人其實隨處可見,我不太明白康哲特地來這裡的理由。
 
  「厲害?」康哲苦笑,「完全不行啊,如果以街頭藝人的水準來說的話。」
 
  「那為什麼——」
 
  我話還沒說完,就被康哲伸出食指摀住嘴。
 
  「妳意外的很沒辦法享受拆禮物的過程耶,書柔。」他笑著說。
 
  我瞪了他一眼,不再發問,站在那三人正前方,靜靜等待他們準備。
 
 
  仔細一看,那三人其中兩人竟然是頭髮有些斑白的中年人。
 
  站在中間那人身材矮胖,即使穿著厚毛衣和外套,也能看得出來他微凸的啤酒肚,戴著金屬框眼鏡,眼睛瞇成一條細線,笑盈盈地從他的黑色皮盒中拿出一把金光閃爍的薩克斯風。
 
  另一個中年人稍微瘦一點,身穿相當應景的全身紅色服飾,頭頂半禿,看起來就像是聖誕老人一樣,正蹲踞在地上調整音箱。
 
  剩下的那人是一個年輕女孩,以女性的身高來說相當高,比我高了整整一個頭,穿著條紋襯衫和背心,拿在手上的樂器是小提琴,腳邊還放著一把吉他。
 
 
  「欸……喂喂喂……有聲音齁。」
 
  矮胖的伯伯笑瞇瞇地說,對著麥克風試音,口音中帶著濃厚的台灣國語。
 
  場邊人群傳來稀疏的回應,那個伯伯看上去很滿意。
 
  「那我們就話不多說,開始吧?老規矩啦,我們都不會唱歌,所以只負責演奏樂器,你們會唱的話就一起唱蛤。如果想一展歌喉,我們也有準備麥克風,歡迎大家上來高歌一曲。OK,今天是聖誕夜,那就從應景的歌曲開始吧?」
 
  他轉過頭,詢問後方的同伴,得到兩人同意後,他舉起薩克斯風,湊到嘴邊,開始演奏。
 
  第一首果然是聖誕歌,即使是普通人都能哼起旋律的〈Santa Claus Is Coming To Town〉。
 
  胖伯伯和年輕女孩分別演奏薩克斯風和小提琴,那個穿著像聖誕老人的伯伯則負責操作伴奏器和敲打音箱。
 
  傾刻之間,稱不上優美,而是透著濃厚鄉土氣息的聖誕音調響徹公園。
 
 
  不過聽了一小段,就算是我這個外行人也已經明白了。
 
  他們完全是二流的樂隊,因為組成很簡單,編曲也很單純,有些地方甚至還會因為失誤而對不上,必須仰賴臨場反應補回來,真要說,這場演奏只是勉強過關而已。
 
  但是,很有魅力。
 
 
  胖伯伯的薩克斯風將的激昂澎湃一層一層疊上去,雖然技術不足,但靠著架式將整個表演的水準硬是拉高,曲子過半後,胖伯伯可以說是熱身完畢,火力全開,高亢嘹亮。
 
  那女生的技術應該是三人當中最好的,小提琴襯托著薩克斯風的聲調,拉出一絲優雅溫柔的感覺,將曲子修得更精細一些。我從來不曉得原來小提琴和薩克斯風的配合能有這種效果。
 
  聖誕伯伯則是偶爾敲打音箱,偶爾高舉雙手,帶領圍觀的群眾們鼓掌,擔任混音和鼓手之類的職位。
 
  演奏水準不怎麼樣的三人有一個共通點,他們的笑容完全沒斷過。
 
  那是我過去不曾見過的笑容,在大城市中罕見的笑容。
 
  他們全身沈浸在演奏中,徹底放開手腳,沒有絲毫畏縮或擔憂,那樣的架式將音樂和其中的情感強而有力地送出去,讓人忍不住隨著旋律而鼓動。
 
  我好像能夠明白康哲帶我來的理由了。
 
 
  一曲過後,掌聲盛大,圍觀的人群已經翻了三倍不止,一部份是跟我們一樣在火鍋店吃完飯的客人,而絕大多數則是附近聞聲而來的中老年人,甚至有不少人將機車停在馬路邊,熄了火,就這麼遠遠地遙望聆聽。
 
  「聖誕快樂!」聖誕伯伯高喊。
 
  包含我和康哲在內,聽眾也高聲回應。
 
  「接下來是我們比較熟悉的曲子了。」胖伯伯哈哈大笑,不過才一首歌,他的額頭上已經微微冒汗。
 
  「〈愛情限時批〉怎麼樣?」聖誕伯伯問。
 
  「行啊。」
 
  聖誕伯伯轉過頭,望向圍成一圈的聽眾,高聲大喊。
 
  「〈愛情限時批〉怎麼樣!」
 
  「好!」
 
  旋即,俗氣而熱情的旋律在微寒的夜空下綻放。
 
 
  我震驚不已。
 
  聽眾們自發性地鼓掌,不少人甚至扯著嗓子跟著樂聲高唱。
 
  素昧平生的人,參差不齊地共鳴。
 
  離好聽這樣的形容詞還有段不小的距離,但是,很動人。
 
 
  這是大城市的街頭藝人表演中看不見的演出方式。
 
  表演者太正式,觀眾太害羞。
 
  直到這時我才注意到,他們三人甚至沒擺放零錢箱,他們根本不準備讓聽眾投錢。
 
 
  隨著曲目,空氣越來越熱,就連我也忍不住冒汗。
 
  「〈大稻程〉!」
 
  伴唱機激昂的拍點和高亢的薩克斯風粗糙地結合,遠遠傳出去。
 
  前方有一對中年夫婦走進人群圍起的圈子中間,牽著手,跟著旋律前後搖擺。
 
  很笨拙,一點也不優雅的,跳舞。
 
  一看見那兩人下場,四周聽眾又爆出高聲的歡呼和掌聲,像是大浪一樣,差點將音樂掩蓋下去。
 
  下一曲〈歡喜來恰恰〉單單是前奏響起,又有兩對男女加入那圈舞池中。
 
 
  康哲牽起我的手。
 
  「我們也來跳舞吧。」他在歡呼聲中朝我笑著說。
 
  「咦?咦咦?」
 
  我顧不得形象,慌亂地看著他。
 
  「我……我不行啦,我不會跳舞……」
 
  「我也不會啊。」他大笑,略加施力,將我朝廣場中拉去。
 
  「等……等等……」
 
  圍觀的聽眾看見康哲牽著我,一腳已經踏進『舞池』,又再次群起歡呼,響亮的掌聲像是能驅散寒意一樣。
 
 
  康哲輕輕握住我的手,帶著我隨著俗氣的節奏前後搖擺,遠遠稱不上一支舞。
 
  但就連我,也忍不住心潮澎湃。
  
 
  「哎唷,有年輕情侶,看來我們該來一首比較年輕的歌喔?」
 
  〈歡喜來恰恰〉結束後,胖伯伯用手帕擦了擦汗,調侃地說。
 
  「就『那首』怎麼樣?」聖誕裝伯伯在一旁幫腔,就像講相聲一樣。
 
  「喔,『那首』喔?好啊。」
 
  演奏的三人互相露出心照不宣的賊笑,將樂器再次拿起。
 
 
  前奏一下,周圍的人群立刻發出尖叫和口哨聲。
 
  我感覺到自己臉紅了。
 
  陶喆和蔡依琳,〈今天你要嫁給我〉。
 
 
  康哲哈哈大笑,仍然握著我的手,輕輕搖擺。
 
  我瞪著他。
 
  「我發誓,這絕對不是設計好的求婚橋段。」他在我耳邊認真說。
 
  「哼。」
 
  「不過如果妳希望我順勢求婚,我也是可以勉為其難一下啦。」
 
  我笑出聲。
 
  「白痴。」
 
  用力踩他的腳。
 
 
  「欸。」
 
  「幹嘛?」他幾乎是用大喊地回我。
 
  音樂聲和歡呼聲讓我們幾乎聽不清對方說話。
 
  「你剛剛說錯了一件事喔。」我微微笑,並沒有刻意揚聲。
 
  「妳說啥?聽不見!」
 
  「你剛才說,我永遠也不會明白你有多喜歡我——」
 
  「啥啦!」
 
  「你才是,根本不會曉得,我從多久以前就已經開始喜歡你了。」
 
 
  「什……」
 
  康哲皺眉。
 
  我想他大概隱隱約約從我的嘴型看出我在說什麼了吧。
 
  我朝他扮了個鬼臉,忍不住笑起來。
 
 
  我伸出手,輕輕抓住那條跟我成對的圍巾,我四年前送他的圍巾,將他拉向我。
 
  「欸。」
 
  有短短的一瞬間,他望向我的目光看起來就像是當年那個我遠遠眺望的男孩。
 
  乾淨而純徹。
 
  「又……又怎麼了……」
 
  我踮起腳尖。
 
  「來接吻吧。」
 
 
  四周,樂聲高昂。
 
 
 
  ※
 
 
 
  一切歸於平靜後,這座小鎮顯得有些冷清。
 
  昨天晚上的景色好像一場夢一樣。
 
  天空很藍,是大城市少見的一望無際。
 
  
  康哲站在月台上,靜靜目送我,他不斷揮舞的手始終沒停下。
 
  我依稀還能看見,他手上那只跟我成對的手鐲在陽光下閃閃發光。
 
  讓我忍不住撫摸自己的手腕,轉了轉那圈還戴不習慣的銀環。
 
 
  火車行駛的聲音有某種莫名的節奏感,讓我更深刻地感受到那股每次和康哲分開就會攀上來的寂寞。
 
  我拿出手機。
 
 
  『下次就不准再送我手鐲囉。』
 
  『……妳不喜歡?』
 
  『很喜歡啊。』
 
  『那為啥不要?』
 
  『手鐲太大了。』
 
  『啥意思?』
 
  『我在等你送我更小一點的。』
 
  『比方說?』
 
  『比方說,能套在手指上的那種。』
 
  『……』
 
  『左手無名指上的最好。』
 
 
  我坐在位子上,愉快地笑起來。
 
 

  Fin
 



  【後記】

  兩年前〈平安夜,不眠〉的續篇。

  我本來想順勢將兩年前的那篇小說修改一番的。

  但想想還是算了。

  雖然有不少不滿意的地方,但也有某些是只有那時候的我才能寫得出來的東西。


  這次刻意用了『書柔』的角度來寫,真是一場折磨。

  我很容易就能把女生寫得很可愛(至少我覺得很可愛),但要將『女生眼中的男生的魅力』描寫出來,實在不是一見容易的事。

  總之,我每年給自己年末要寫一篇戀愛小說的這個課題總算是達成了,不曉得是不是我的錯覺,好像一年比一年難。

  這個活動在我這裡好像也變成定番了,乾脆就叫「藍燈年末戀愛祭」好了。

  算了,當我沒說。


  有點遲了,祝大家聖誕快樂。



  近期粉專重新營運,走過路過有興趣的看官,不嫌棄的話點讚追隨一下吧,我會盡力端好料給各位。

  ↓

  FB
  Blog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63828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藍燈|聖誕|短篇小說|愛情小說|短篇

留言共 2 篇留言

ToT
甜爆~連前作一起看的我還懷疑店員是不是不小心做錯我的無糖拿鐵了.

01-01 00:31

殤玥
ㄚㄚㄚㄚㄚㄚ~
被閃瞎了
我覺得演奏音樂那裏的氣氛營造得很棒!!

01-28 14:0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8喜歡★ga83942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短評集】... 後一篇:【隨寫】2019年末回顧...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aliyaaa所有人
【殺戮之星-凡提亞】(第二期)精緻重製版(第五章 - 革命軍出動) 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4870563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5:0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