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0 GP

[達人專欄] 哥布林之歌:三銀幣殺手

作者:苦楝樹│2019-12-28 02:58:00│贊助:138│人氣:351
  哥布林之歌:三銀幣殺手

  「可惡,臭屁什麼啊,死小鬼……」在一座巨大都市的夜晚,一名身穿紅衣,體形肥大的男子,渾身散發著酒氣,走在髒亂的街道上。

  「不過就是家裡有錢,讓他從小就去神學院,然後又幫他蓋了教堂而已,靠爸的富二代,根本就無法體會我們這些底層爬上去的庶民。」男子又喝了一口酒,然後將空掉的酒杯隨手一丟。

  「『難道您沒有讀過聖典嗎?』王八蛋,老子在宣教的時候,你媽都還沒被幹過呢。」男子靠在牆上,解開褲子,將黃色的液體灑落在地上。

  「他媽的到底知不知道我是誰啊!我可是帝都主教耶,現任皇帝的神學還是我教的!說什麼素行不良,信仰動搖要我寫報告書到教廷,他到底算老幾啊!」

  主教穿好褲子,正打算朝著修道院繼續前行的時候,突然感覺到一股惡寒。

  他四處張望了一下,並沒有看到任何能威脅到他的東西,他臉上露出的苦笑,這幾天教廷的代表團不斷過來調查他的帳本和人際關係,讓他變得有些神經緊張了。

  怎麼可能會有事,在帝都,他的地位甚至在皇帝之上,不僅現任的皇帝是他的學生,上級貴族,授勳將官,高階文職人員無一不受到他的照顧,別說是人,就算是路邊的野狗,看到他都會肅然起敬,只有遠在帝國外的教廷才敢對她頤指氣使的。

  更別提,他所在的地方是貴族與公民居住的中層,即便是深夜,保安官也隨時在巡邏,就算有人想對自己幹嘛,也不可能瞞得過他們的眼線。

  「真是的,被那些小鬼弄得我都膽小起來了。」

  他繼續晃晃悠悠的走在街道上。

  他沒注意到,巡邏的保安官也沒注意到,甚至是路人都沒注意到,路邊一個由沒公德心的居民隨手亂丟的垃圾堆中,一根竹管慢慢露了出來。

  噗──

  「奇怪?」主教覺得自己的脖子被刺了一下,他朝後頸摸去,似乎是被蟲子咬了,後頸種了一個小小的膿包,「真是……這種天氣還有蚊蟲……」

  他再度邁開步伐,當他的腳踩在地上時,身體的重量居然將他的腳壓垮,整個人摔在地上……他試圖撐起身體,手卻在施力的同時無力地癱軟下來,隨後從四肢開始,他覺得身體的力氣逐漸流失,最後連抬頭的力氣都沒有,整個人倒在地上,再也無法起身。

  等到巡邏的保安官注意到時,主教的身體已經畫作一攤屍水。

  那堆沒公德心的垃圾堆,早已被人打掃得一乾二淨。



  聖艾伯拉姆斯,帝國的首都,這裡是全大陸人口最多的城市,同時也是種族成分最複雜的城市,百分之七十的居民是人類,剩下百分之三十,充斥著跟人類智慧相近,卻與人類截然不同的非人種族。

  其建築分成三部分,擁有皇宮與眾神的神殿,皇族、上等貴族和神官居住的上層。人口最多,商家林立,貴族與公民居住的中層。以及最髒亂,垃圾堆和排水管聚集,還有諸多非人種族居住,治安最為敗壞的底層。

  即使是非人種族,地位依然有差,神的奇蹟誕生的精靈,半神與人類混血的半精靈,在人類的族群中非常受到歡迎,即便什麼都不做也能被人類尊敬,反觀有神的血統但不純的神代,甚至是魔族的眷屬,對人類來說就是值得鄙夷的存在,而在這其中,貪財好色,矮小醜陋,喜歡潮濕陰暗的哥布林,是歧視鍊的最底端。

  而我,就是哥布林,職業是名殺手。

  「我回來了。」

  躲在垃圾堆一整天,只為了等那個紅衣胖子路過,也許人類覺得生活在髒亂環境的哥布林很喜歡窩在垃圾堆,其實不然,我們只是習慣那樣的環境,不代表真的喜歡。

  「你回來啦,味道真難聞,快去洗澡吧。」說話的是我的房東,同時也是教導我刺客技巧,照顧我長大的師傅,半精靈安娜大姊。

  她正在辦公桌前數著今天的收入,燭光照應著她成熟的臉龐,柔軟的頭髮散落在背上,讓我想躺在上面。

  「還不快去。」發現我在看她,安娜大姊不悅的催促著我。

  我走進浴室,將身體泡在水裡,回想著安娜大姊剛才專注的神情,我實在無法理解,一個對人類來說應該是很尊敬的半精靈,為什麼會住在中層和下層的邊界,幹著買賣人命的勾當,還收養一個連人類都覺得髒的哥布林。

  洗完澡後,我隨意地將毛巾披在身上走出浴室。

  安娜大姊剛好算完,露出滿足的神情將銀幣收在袋中,「殺死一個沒有防備的紅衣主教,換到一萬第納爾,這筆生意做得真划算,相較之下,之前接的案子一個人才一千第納爾,真是划不來呢。」

  考量到紅衣主教的身分,我覺得一萬第納爾太少了,就算是殺普通人,一千第納爾也不過是中產家庭努力存錢幾年的積蓄,背後代表的都是一條人命,只能說人類的性命廉價到難以置信,如果連人類的命都這麼便宜,那哥布林的命又值錢到哪裡呢?

  想太多,根本不會有人想出錢買哥布林的命。

  「來,這是你的。」安娜大姊將三枚第納爾交給我,我接過第納爾,將這次的收入丟入存錢筒中。

  每次工作之後,安娜大姊都會給我三枚第納爾當作獎勵,老實說,我不知道我要這些銀幣幹嘛,吃住都是安娜大姊張羅的,哥布林不需要,也沒辦法有其他消費,光是走進人類的商店,被打死都算小意思了。

  會想要獎勵,純粹就是喜歡發著光的東西,其實根本不用給我銀幣,一塊黃鐵我也能開心一整天。

  「小布你存錢有想買什麼嗎?」安娜大姊好奇地看著我的存錢筒。

  我歪著頭,實在想不到要什麼東西,就在我專心思考的時候,纏著下半身的毛巾掉了下來,安娜大姊打量的看著我的身體,露出輕蔑的笑容。

  我決定,我要買件衣服。



  第二天,我在安娜大姊的帶領下,走在帝都中層的街道上。

  安娜大姊穿著深色的長裙,手中撐著一把黑色的洋傘,我走在她身旁,身上穿著唯一的一件破布。

  「怎麼了嗎?」安娜大姊笑著問我。

  明知故問,可惡的大人,我在這裡生活好幾年,這應該是我第一次在白天走在中層的街道上,哥布林那怕在最底層都要迴避其他居民,社會地位更高的中層,除非是要工作,不然平常我打死也不會過來。

  「抬頭挺胸,你可是我的隨從喔。」安娜大姊看出我心中的不安,牽起我的手,她手心的溫度讓我覺得安心,但我還是極力地避免與路過的行人眼神交會。

  從他們經過時難以置信的表情,可以看出一個哥布林和半精靈走在一起,遠超過他們可以理解的範圍。

  「到了。」安娜大姊在一間服飾店門口停下,這家店還用玻璃這種高檔工藝品做了一面跟牆壁一樣大的窗戶,並用人偶展示他們店內的商品,光看外表就知道是高檔到普通人無法進入的店。

  「我覺得……不太舒服……」別鬧了,連人進去都會難受的店,哥布林進去裡面哪受得了。

  「啊啦啊啦,昨天到底是誰,用非常強硬的手段跟我說要買衣服,而且要買比我現在所有衣服都高級的禮服的啊?」安娜大姊瞇起眼睛,臉上掛著可怕的淺笑盯著我,「我跟你說過,絕對不能反悔對吧。」

  「不要……救命啊……」我反射性的想轉身離開,但安娜大姊抓著我的那隻手,輕易的把我拉進店內。

  「歡迎光臨……喔,安娜小姐,真是久違了啊,要參加新的宴會嗎?」店主身上穿著剪裁合宜的西裝,梳著油頭,脖子掛著一條皮尺,舉止優雅斯文的跟安娜大姊大招呼。

  「這位是……」店主用打量的眼神看著我,可以看得出他眼神中的不信任和厭惡,要不是我站在安娜大姊身旁,應該馬上就會被趕出去了吧。

  「他是我的隨從,最近想幫他做幾件衣服。」

  「哥布林……穿衣服嗎?」店主狐疑的看著安娜大姊,「恕在下孤陋寡聞,從沒聽過這種事情。」

  「是的,畢竟是我的隨從,可不能把他當成普通的哥布林喔,金士曼先生。」安娜大姊握著店主金士曼的手,語氣中帶著令人不安的寒意,「我希望您能用最好的待遇招待他,他等於就是我,明白嗎?」

  「我知道,我一向都很尊重安娜小姐,當然也會尊重安娜小姐的隨從,如同尊敬安娜小姐一樣,這位……」金士曼蹲下腰,疑惑的看著我。

  「叫他小布就好了。」

  「布先生。」金士曼站起身,從抽屜裡拿出一條全新的皮尺,「需要做什麼衣服呢?」

  我不解地看著安娜大姊,原來衣服還有分種類嗎?

  「我看就幫他做兩件外出用的便服,一件禮服,和兩件替換的內衣好了,量身訂做,我想應該沒問題吧。」

  「沒問題安娜小姐,不過……」金士曼將我領到一個小椅子上,椅子還特地披上白布,「我從沒做過哥布林的衣服,價格可能會比您的還要貴上一點喔。」

  安娜大姊閉起眼睛,點了點頭。

  等到我量完尺寸,金士曼答應一個星期內會送到家裡之後,安娜大姊便帶我離開了服飾店,那五件衣服共花了一千多第納爾,我對衣服的價格不熟,但我很確定她被坑了。



  夜裡,我讀著安娜大姊為我買的人類的繪本,不管再怎麼努力,我能記得的人類單字無法超過一百個,與其讀書,看只有圖的繪本輕鬆多了。

  書上說的是一個對兄妹被自己父母拋棄,在森林裡遇到巫婆的故事,這故事聽得我格外有親切感,有時候我覺得自己就是被父母拋棄,然後遇到好心的巫婆的哥布林,但我很清楚,我根本沒有父母。

  哥布林的社會體系並不存在家庭,我連哥布林有沒有體系都無法確定,就我所知,哥布林會在發情期的時候交配,完全省略求偶的過程,任何在發情期碰面的哥布林異性都會直接交配,並產下為數可觀的受精卵,之後不論雌雄的哥布林都不會照顧那些卵,任由牠們自生自滅,卵孵化後,多數哥布林會為了食物互相殘殺,倖存的哥布林再與其他哥布林共同生活。

  所謂的共同生活,也只不過是一起狩獵然後搶食物吃,發情的時候交配然後生下更多的卵罷了,我很能理解人類為什麼一直不願承認哥布林是有智能的物種,因為我也無法承認。

  這種東西怎麼可能存在父母或家庭,也難怪這座城市每個人看到哥布林都露出嫌惡的表情,有時連我自己都覺得噁心。

  安娜大姊到底是為什麼要收養我這種東西?我很想問,但一直不敢去問,很怕知道真相之後,我就無法用現在的心情看待安娜大姊了。

  我沒有媽媽,但安娜大姊給我很像媽媽的感覺,維持這樣就好了,我不需要真相。



  「有工作了喔。」

  我脫下價值連城的棉質睡衣,換上一身破爛的斗篷,這就是我出任務的裝扮,適合躲在任何髒亂到沒人想看一眼的垃圾的垃圾。

  「這次的目標是底層的一對夫妻,他們有小孩,不過雇主只要求殺死丈夫而已,帶一百枚第納爾過去,殺死丈夫之後,將錢留給他們吧。」

  安娜大姊總是喜歡做我無法理解的事情,但我還是乖乖的把銀幣帶著。

  「好重。」

  「你這次帶的是任務收入的一半,就別抱怨了,你要把那一百枚第納爾獨吞我也沒意見,別讓我知道就好。」

  也就是說,這次任務只收兩百枚嗎?人命貶值的速度太可怕了。

  我沒多問,也沒多說,接單的不是我,我只負責殺人,對於我要殺死的對象是誰,做什麼,為什麼有人想要他死,有什麼人不想他死,對我來說都不重要。

  我拿起塗滿毒的匕首,戴上裝有毒件的吹箭筒,朝底層走去。

  很快就能結束回家了吧,底層不像中上層,哥布林十分常見,也沒有這麼多巡邏的保安官,根本不需要掩藏身分或偽裝,輕鬆愜意的就能走到目標居住的房子,那是一棟夾在兩棟房子之間,特別矮小的違章建築。

  我輕輕的將門打開,拿出匕首,尋找著目標。

  「嘎嘎嘎嘎──」瞬間,一個熟悉又陌生的聲音,吸引了我的注意。

  「嘎嘎嘎嘎──嘎嘎嘎嘎──」

  我看到目標了,但我手中的匕首卻無法動彈,我也無法動彈。

  那對夫妻,是哥布林。

  「嘎嘎──嘎嘎──」丈夫拿著棍棒,將自己擋在妻子和兩個小孩身後,妻子則緊緊的抱著兩個孩子,不敢看我。

  我聽不懂他在說什麼,我甚至認為哥布林根本不存在所謂語言,都只是憑著情緒的發聲罷了,但眼前的哥布林,似乎想告訴我什麼。

  「他叫你把刀放下,聽不懂哥布林語的同族。」我聽到了人類的語言從我身後傳來,我轉過頭,一個穿著人類童裝的哥布林,一臉無奈的看著我。

  那一瞬間,我懷疑自己根本不是哥布林。

  「簡單來說,我們都是人類的奴隸,這些年來在底層幫人類做著高危險的工作,幾個月前,我們成功的逃了出來,原本想說能安穩的過日子,沒想到你居然來了。」

  我在底層,昏暗的地下道中被整理出來的休息區,有床和桌子,我們一群人圍著一張桌子,聽著那個會說人話的哥布林說話。

  「我叫卡夫卡,以前是煤礦奴隸。」

  「這幾位是蛇、三角形,跟他們的孩子,藍寶石和紅寶石。」

  我困惑地看著卡夫卡介紹的一家人,他們還是恐懼地看著我,並與我保持距離。

  「我不知道哥布林還有名字。」我有些難堪的低著頭。

  「當然沒有,卡夫卡是奴役我的礦坑的名字,蛇跟三角形則是他們的奴隸主在他們身上烙下的記號,唯一稱得上名字的,應該只有幫他們接生的時候,我取的兩個寶石吧。」

  「接生?」我再度困惑的看著卡夫卡,「我們不是卵生的嗎?」

  「喔──看得懂人類的字的哥布林啊。」卡夫卡顯然非常鄙視我剛才的問題,「哥布林當然也有分物種,基本上會跟人類混居,被人類奴役的哥布林都是胎生的,不知道是幾萬年來產生分歧,還是打從一開始人類就記錯了,總之,這塊大陸上的哥布林都是胎生的。」

  「所以,有家庭也很正常嗎?」

  「是的……」卡布卡看著蛇他們一家人,「三角形是被人類眷養的寵物,蛇則是負責餵食人類飼養的危險生物的工人,他們相愛,然後懷孕,並下定決心離開人類,原本我們打算製造混亂好讓他們離開,沒想到計畫開始執行前,你就來了,想必是那個人類,覺得寵物被奴隸拐跑,很不甘心吧。」

  「你們也知道我?」

  「是啊,知道我們哥布林是怎麼稱呼你的嗎?」卡夫卡貼著我,臉上露出帶著鄙視的表情,「死神。」

  死神啊,我都不知道我有這個名字,如果可以,真希望安娜大姊能幫我取一個更好聽的名字。

  「我們打算利用炸彈,炸毀帝都的地下道,讓帝都的街道陷落,趁這個機會逃離人類的魔掌,大概還有五百哥布林會一起行動吧,你打算跟我們一起嗎?同族。」

  我有點想念安娜大姊,但我也沒辦法丟下這些人,或許這是我這輩子,最接近自己同類的一天,就這麼離開,我可能永遠都無法了解哥布林了,也無法了解自己。



  第二天一早,帝國引以為傲的街道突然裂開,隨著接連不斷的爆炸聲,陷落出一條條的大洞,切開了帝國各區的聯繫。

  「就是現在,南門的道路被切斷了,他們只有幾個守衛,把他們幹掉,搶下大門!」卡夫卡帶頭,帶領了一群身材矮小,衣不蔽體的哥布林,從底層一湧而出,手上拿著對人類來說太小的短劍、短矛,有如潮水般的包圍城門。

  「嘎嘎──嘎嘎嘎啦!」

  「哥布林……哥布林叛變啦!」守門人立刻大吼,「把城門放下,別讓這些奴隸跑出城外。」

  守衛們很快地被哥布林包圍而死,其中一人在死前,用斧頭砍斷拉起城門的鎖鏈。

  一個哥布林擋在門下,試圖阻止大門關上,但他瘦小的身軀根本扛不住大門,隨著木柵門的烙下,他的身體被截成兩段。

  「該死。」卡夫卡看著被關上的大門,以及那個被門壓死的同伴,「拿斧頭來,從門框上砍出一個小洞就好,快點!」

  「卡夫卡,你看!」一個哥布林指著街道口,聯繫南門的街道,人類的士兵開始聚集,他們遠比哥布林高大,身上全副武裝,毫無破綻,手中的武器更是讓哥布林的短劍看上去像隻牙籤。

  「你……專心地把門砍破。」卡夫卡將斧頭交給他,隨後走到部隊的最前面,面對著高大的人類軍隊,「女人和小孩留在最後,剩下的人,拖延時間!」

  其他的哥布林聽到他的呼喊,紛紛舉起武器,擋在婦孺的面前。

  「哼──」人類的指揮官看著這群只有他們腰際高的哥布林,露出不屑的笑容,豪不在意的隨手一揮,「殺光牠們。」

  「嘎──」

  哥布林們高昂的怒吼,有如螳臂擋車般地衝向人類,人類們舉起長槍,輕易的貫穿了矮小的哥布林,手中的劍,輕而易舉的將牠們的肢體切斷。

  很快的,哥布林的數量,從五百,變成三百,再變成不到一百,人類們甚至不費吹灰之力,就將我們擊潰了,唯一的例外,就是踩著同伴屍體,揮舞著雙劍不讓人類近身的卡夫卡。

  我拿出吹箭,原本要殺死哥布林而準備的武器,我不知道我在幹嘛,我也不知道我能幹嘛,我看著奮鬥的卡夫卡,心裡想起安娜大姊說的那句話:「殺手的職業道德,只有收錢的時候才殺人。」

  現在的我,連殺手都不配當了。

  吹箭準確的吹進士兵盔甲的縫隙,毒藥效果很強,士兵馬上就倒地不起,其他人還在搜尋我的蹤跡,但多年擔任殺手的我,迅速的躲藏在屍體和雜物之間,然後又射出第二支吹箭。

  「該死,有哥布林在亂戰中放冷箭,大家小心。」

  人類的士兵高吼著,但殺成血海的士兵們根本沒有注意到,他們沉浸在殺戮之中,根本注意不到混亂的哥布林內,存在著死神。

  第三、第四、第五,五名士兵倒地,這是我能做到最大的極限,我的身上已經沒有吹箭了,塗毒的匕首除非貼緊身軀,否則無法傷到士兵。

  「夠了。」卡夫卡將舉起匕首的我擋在身後,他身上滿是傷痕,手中的短劍也充滿缺口,「作為一個外人,你做得已經夠多了。」

  「你有什麼打算嗎?」

  「我要保護他們,我也希望你能在我死後,替我保護他們。」火光燃起,卡夫卡將炸掉街道之後剩餘的炸藥纏在腰間,「為了我們的未來和自由!」

  「嘎──」

  卡夫卡喊出哥布林獨特的,尖細難聽的叫聲,高舉著兩隻雷管,朝著人類的部隊衝去,「為了自由!」

  「有炸彈,有一個哥布林抱著炸彈衝過來了!」人類的士兵發出驚惶的叫聲,隨後一團混亂的四處逃竄,卡夫卡有如英雄般的,逼退了哥布林遠遠無法比敵的人類。

  碰──

  隨後,有如煙火般,點亮天空之後消失。

  「為了自由……」、「自由!」、「自由。」、「為了自由!」

  受到卡夫卡激勵的哥布林們,紛紛撿起地上的炸藥,點燃,並衝向人類。

  碰──碰──碰──碰──碰碰碰碰碰碰碰碰──

  爆炸聲前仆後繼,毫無懼色的哥布林們,用炸彈和自己的命,逼退了不斷屠殺他們的人類。

  我推開婦孺,擠到城門前,搶走那把斧頭,用上我全部的力氣,砍在門上。

  同族們爆炸的聲音,就像激勵我的戰鼓,我不斷砍著堅硬的木柵,最後終於在木柵門上砍出一個小洞,一個頂多讓小動物出入的洞。

  對哥布林來說夠大了。

  「快點出去,快點!」我催促著哥布林的婦孺從城門的洞口離開,我回頭望著奮戰著的哥布林們,最後一個人,我認得他,那正是安娜大姊要我殺死的對象,他的名字叫蛇。

  他也認出我了,他的臉上露出安心的笑容,隨後點燃身上的炸藥,衝向人類。

  碰──

  看著婦孺們從城門離開,我的心也安定起來,這道毀壞的城門一時半刻無法打開,那些逃走的哥布林應該有機會爭取到逃離人類追捕的時間,而我,應該會跟卡夫卡一樣,死在這裡吧,雖然很想念安娜大姊,但這樣的死法,不算太壞。

  咻──

  弓箭的聲音從城門傳來,我的心裡涼了下來。

  一支箭準確的射中一個正在逃亡的小女孩,接著是另一支和另一支跟另一支,拉弓的速度之快,簡直像好幾個人同時射箭般,精準無誤地將每一個逃出城門的哥布林射死。

  我記得,這種弓術。

  「全部都解決掉了,不用擔心。」安娜大姊的聲音從城門上的箭塔傳來,我難以置信地抬頭看向聲音的來源。

  安娜大姊穿著一身皮衣,手中拿著弓,從容優雅的從箭塔上走下來,將我擋在士兵面前。

  「安娜小姐,您身後好像還有一個倖存者?」指揮官懷疑的看著我。

  「您記錯了,這位是我的隨從,他依照我的吩咐,潛伏在哥布林的聚落中,將他們的情報交付給我,所以我才能快速的行動。」

  人類指揮官打量的看著我,隨後不屑的吐了口痰,「最近因為哥布林叛亂,我們對哥布林的追殺可能會延續好幾天,請安娜小姐管好自己的寵物,萬一落單了,發生什麼意外,我們可不敢擔保喔。」

  「請您不用擔心了,哥布林在這座城市的待遇,我再清楚不過。」

  人類指揮官輕蔑地看著我,隨後對自己的部下說:「收隊,把受傷和死亡的隊員帶回去,叫清潔隊把地上的垃圾清一清。」

  人類們走光了,只留下滿地的哥布林屍體,我,安娜大姊。

  「真是好險呢,幸好你沒事。」安娜大姊蹲下身,想檢查我的傷口,但我卻將她的手甩開。

  「為什麼,要做這種事?」我跪在地上,看著死去的哥布林們,城門外的她們甚至連自己被殺這件事都沒意識到,臉上還帶著解脫的笑容,不讓被殺的人感覺到死亡,這是安娜大姊時常掛在嘴邊的仁慈。

  「我收了錢了。」

  「收了錢,就殺掉這麼多無辜的人嗎?連小孩子都殺!」

  安娜大姊用我無法理解的表情看著我,抿著嘴唇,想要說些什麼,但最後她卻只說了:「我是殺手,收錢殺人,一直都是這樣的。」

  「是啊,我一直覺得殺手這個職業很讓人噁心,比哥布林還要噁心!」我脫下安娜大姊幫我買的衣服,折斷她送給吹箭。

  「小布……」

  「不要叫我!」我看著安娜大姊,她的雙眼帶著淚水,快要哭出來的樣子,我別開臉,深怕再看下去,我會忍不住也哭出來,「我沒有名字,對妳來說我就只是個方便殺人的哥布林吧,但他們都有,每一個,妳今天殺死的人他們都有名字的,他們跟我不一樣,比我還值得活下去多了。」

  「我沒有……」

  「抱歉,再見。」

  我邁想要盡快地離開這裡,離開滿是死去同族的地方,離開安娜大姊。

  「小布……」安娜大姊的呼喊讓我停了下來,我猶豫了一會,然後再度邁開步伐,向前奔跑。

  「你會回家吧,我會一直,一直等你回來的!」安娜大姊的呼喊越來越小聲,等我回過神來時,我已經在底層的小巷中了。



  我沒有回去,不知道該怎麼面對安娜大姊,也不想回去過殺人的日子,我躲在底層的垃圾堆中,每天撿人類吃剩的食物過活,對我們來說,溫暖的被窩和潮濕的地下道,美味的食物跟腥臭的麵包並沒有太大區別,我過得挺自在愜意的,就是在睡覺的時候,總是會想念安娜大姊。

  不知道過了多久,一天中午,我一如既往地在街道上翻著垃圾,聽到了一個令人不安的消息。

  「你聽說了沒有,今天刑場那邊要處決一個半精靈呢。」

  「真的假的啊,我們的帝都原來也會判半精靈刑罰啊,我還以為他們光靠那對尖耳朵就能為所欲為了呢。」

  「這個半精靈不一樣,最近帝國人事異動,把帝都市長換了之後才發現,前任市長幹了一堆骯髒的勾當,你知道那個紅衣主教嗎?就是前市長雇殺手把人殺掉的,而且那個殺手就是今天要處決的半精靈,她還殺了一堆人呢。」

  「真是可怕啊,他們長這麼漂亮,沒想到心這麼惡毒。」

  我心裡產生不好的預感,丟下手邊的食物,急忙地跑向刑場。

  我的預感應驗了,刑場之上,安娜大姊穿著囚服,身上滿是傷痕的被繩索繞著,身旁的行刑官宣讀著她的罪行。

  「安娜大姊……安娜大姊……安娜大姊!」我擠開人群,想要靠近她。

  「哪來的哥布林,髒死了!」一個人將我踢倒在地,我在人類的腳下爬行,想要更靠近她,我想救她,想跟她道歉,想跟她說話,想跟她再一起生活。

  我爬到圍觀群眾的最前面,抬頭看著安娜大姊。

  行刑官剛好宣讀完罪行,就在絞刑台落下的那一瞬間,我與安娜大姊四目相對。

  就在那一瞬間,安娜大姊面無表情的臉龐,露出了一絲笑容,隨後再也沒有動過。



  不知道過了多久,一名旅客來到帝都,走進中層的一家酒吧中。

  店內人聲鼎沸,剛下班的士兵,前來交易的行商,朝貢的使節團,小偷,強盜,各式各樣的職業與物種,都在這家店內,用唯一的共通語言,酒,來互相交際。

  「一杯啤酒。」旅客將一枚銅板丟在吧台上,「最近有沒有什麼有趣的事啊?」

  「你是外地人吧,現在帝都的人根本沒有閒情逸致聊閒話家常了。」酒保將啤酒交給旅客,並調侃了一下。

  「是啊,剛來這裡做點買賣。」旅客看了一下周圍的人,除了風塵僕僕的外地人,大部分的人確實臉上都帶著苦瓜臉。

  「這是怎麼回事,全大陸最繁華的都市,每個人都像是家裡死了人一樣。」

  「差不多吧,幾天前,市長被暗殺了。」酒保滿不在意的說,「據說全身癱軟像爛泥一樣,超噁心的死法。」

  「這死法確實夠值得讓人苦瓜臉啊。」

  「聽說,是死神做的。」酒保故做神秘地說。

  「是,不然生命之神又不會殺人對吧。」旅客不以為然的回應。

  「這個死神,是我們最近出現的傳說,也剛好符合客人您說的有趣的事情啦。」酒保說完後,從錢袋裡拿出三枚第納爾,「聽說,如果客人您有想殺得人,只要在半夜的時候,將這三枚第納爾放在刑場的絞刑台上,過去被絞死在那的殺手就會收下這些銀幣,殺掉你的仇人。」

  「殺個人只要三第納爾?划算!」

  「不是沒有代價的。」酒保小心的將第納爾收好,「委託死神的人,在對方被殺之後沒多久,也會跟著被殺,三第納爾不是酬金,而是死神所收取的過路費,真正的費用,是委託人的命。」

  「酷啊,這個傳說真應該說給吟遊詩人,值得寫成一篇故事好好流傳下去。」

  「我是很不想拿這件事開玩笑啦。」酒保感慨的說,「被吊死的那個殺手,以前是這裡的常客,她常常帶著一個矮小的哥布林,來我們這裡吃吃喝喝,老實說……我很懷念那個時候,還看到他們的景象。」



  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63528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4 篇留言

電刃
對哥布林的雕刻和社會事件寫的很好,但是男主好可憐呀QAQ

01-01 01:14

苦楝樹
謝謝欣賞,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我已經無法寫出好結局了呢01-01 01:26
電刃
我也是寫不出好結局:(

01-01 01:31

苦楝樹
握手01-01 01:32
RacSin
精彩的短篇,簡潔有力卻回味無窮

01-04 23:28

苦楝樹
謝謝捧場01-04 23:37
雅仲
小布的處境很為難呢…不曉得最後決定持續殺戮的小布心境上又會有什麼樣的變化QQ
讀後讓人感到很難過的一篇,感謝餵食

02-05 22:11

苦楝樹
變成為自己而生,自己決定殺誰的殺手02-05 22:1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0喜歡★a2433316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兔潮男孩:荒誕的不是角色... 後一篇:[達人專欄] 第六十六章...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unshare3117123
KYO請你管好自己粉絲和觀眾,不要亂講話.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09:10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